第一卷 從今天開始魔之自由業 第四章
這真的是在用餐嗎?

走向乳白色的石頭圓桌時,我手腳緊張到僵硬起來。

“與其說是晚餐,不如說是軍事會議還比較恰當。”

在餐廳里的是長男和三男,兩個都是理所當然地穿著制服。和孔拉德一樣,他們兄弟的正式服裝就是軍服。不過,雖然制服的款式一模一樣,顏色卻不相同。古恩達魯穿著不是很鮮豔的青綠色樣式,沃爾夫的則是非常藍的深藍色。顏色大多隨所屬部隊而異,也很容易辨識軍種是陸、海、還是空。

拿著盆子像是服務人員的男子,對我深深地一鞠躬。但是長男和三男手里只顧捧著看似盛有香檳的杯子,連聲招呼都沒打。無法忍受這種尷尬氣氛的當然還是我。

“你,你們好呀。”

沃爾夫不屑地笑著。這種輕蔑態度的殺傷力因他的美貌頓時增加三成。孔拉德微笑著插了進來,並把左手放在古恩達魯的背上。

“他是我的哥哥,名為馮波爾特魯卿·古恩達魯,而這邊這位是……”

孔拉德一用手指摸向他的金發時,他便喊了一聲“不要碰我!”,而將他的手撥開。

“……我弟弟馮比雷費魯特卿·沃爾夫。這兩個人原本一直都被稱呼為殿下,不過現在已經變成‘閣下'了。比起陛下的地位還有一段差距,陛下只要直接以名字稱呼他們即可。”

“不要碰我!”

古恩達魯一直保持沉默,但較年輕的那個開始歇斯底里地吼著。

“不是說過不要用你那人類的手來摸我嗎?!我可從沒承認過你是我的哥哥!”

“好,好,我知道了,你可不要用飲料潑我。我的衣服和你們不一樣,是純白的,如果沾到其他顏色可就糟了。”

這位次男似乎已經很習慣了,就這麼走離自己兄弟身邊。美少年的潑水計劃也宣告失敗。

“我之前曾經向您說明過我們是同母異父的兄弟吧。您應該也已經發覺,只有我是維拉卿·孔拉德,並非十大貴族之一。我的父親是個身份不明的旅行者,也是個除了劍術以外沒有任何優點的人類。”

沃爾夫面露不悅,古恩達魯則是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

“那麼你是個混血兒咯?啊,應該不算是混血兒或是雙重國籍吧!母親是魔族,父親是……”

“是人類。有著淺棕色的頭發和眼睛,而且身無分文……”

“還是個非常棒的男人呢!”

所有人的視線都移向門口。只見那位性感女王身穿讓人想入非非的煽情服裝,臉上還帶著微笑。她穿著一件材質光滑的黑色晚禮服,露到肚臍的V字開口,以及露出一雙美腿的高叉裙擺。身上沒有任何裝飾品,簡直在昭告天下她本身就是一顆寶石。

這副打扮比全裸更誘人啊。

“母親大人!”

“母親大人?!”

三人當中是哪一個人喊的都無所謂,反正他們全都得叫她媽。這個女人身為三個近百歲人的母親,看上去根本只有三十出頭。

“三十……乘以五……一百五……所以大概一百五十歲左右。”

也就是說,剛剛我才被一個一百五十歲左右的老女人搞得小鹿亂撞。就算再喜歡熟女,也該有個限度吧!

那位母親首先擁抱離她最近的兒子,金色的卷發優雅地散了開來。

“好久不見了,孔拉德。才一陣子沒見到你,就愈來愈像你父親了,真有男人味。”

“母親大人您也是,還是一樣那麼美麗動人。”

“討厭,這些話你一定常對其他女生說吧!”

這是母親和兒子之間的對話嗎???

在她一個接著一個擁抱她的兒子時,唯一一個勉勉強強看起來比較像母子的只有三男沃爾夫。在擁抱長子古恩達魯時,看起來像是年長但善于撒嬌的熟女,跟一個比自己年輕但頗為穩重的男朋友相擁。讓我不禁偷偷問了次男一個問題。

“他應該不是她親生的,沒錯吧?”

“不,我們三個確實都是她所生的小孩。”

“古恩達魯呀,你別再皺眉頭好嗎?這樣女孩子會不敢靠近你喔!沃爾夫,沃爾夫呀,讓媽媽多看看你的臉蛋嘛。哎喲,簡直就跟我是同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哪家的王子會不喜歡你呢?”

“……母親大人,我們今早才見過面吧。還有,被男人喜歡沒什麼好高興的吧。”

“是這樣嗎?男孩子之間都會這樣嗎?適婚年齡的男生實在很難讓人理解耶。啊啊,為什麼我生不出女兒呢?男孩子一旦變粗魯後,就開始疏遠母親了。”

“什麼啦,我可沒有疏遠母親大人呀!”

“是喔,真的嗎?”

真是一對蠢母子。

此時,性感女王的目標馬上轉向我。

“陛下~~”

“哇!”

那副充滿誘惑的肉體,朝我這個只有十五歲的弱冠高中生身上貼了上來。我們兩人臉的高度差不多,距離近得仿佛准備要接吻似的。只見那玫瑰色的嘴唇泛起一絲笑意。

“我們在浴室里見過面對不對?您就是新王陛下吧?”

“是……是的。”

“看您緊張到全身繃得緊緊的,真是可愛~~我之前一直期待,如果有你這樣的人來當我們的新王,不知道該有多好呢。”

“這樣啊……”其實我身體緊繃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你那凹凸有致的身體上那個“凸”的部位碰到了我的胸口。

“哎喲,有利陛下,您叫有利陛下對吧!”

“我就是。”現在可不是跟客人寒暄的時候呀。

“你有女朋友嗎?”

“到此為止!”

“哎~喲!”

浚達用著不知道是害羞還是生氣地臉插了進來,將這位撒著嬌的媽媽從我身邊拉開。

“請不要和新王陛下談戀愛呀!上王陛下。”

“浚達你最討厭了,我聽得出來,你的聲音就像個別扭的寡婦喔!”

“不管你討厭我還是罵我都沒關系。總而言之,我不能讓新王陛下變成上王陛下的情夫……不是不是,是要避免你們發展成不適當的男女關系。”

“上王?誰呀?你是指……這個女的?”

原來她不只是性感女王,還是個正牌的女王呀。只見這位身穿黑色晚禮服的美豔魔族(也許是魔女),伸出了嫩白的雙手。

“有利陛下,歡迎來到真魔國。我就是前任魔王馮休匹茲梵谷卿·潔西莉亞喔!就是因為我要退位的緣故,才把陛下請回來的。”

“那我就是因為你的關系,不……呃……馮休匹茲梵谷卿·潔……呃……潔芝里亞?不對?是莉亞?”

“請叫我潔莉,潔、莉。雖然大哥希望我能在考慮一下,但是不能享受自由戀愛的生活,我已經很厭煩了!”

潔莉夫人,就因為你這個理由,就要讓我這個未成年的高中生成為魔王嗎?我握著眼前纖細的手指歎了口氣。哎哎,這個手指如此細嫩白皙的女人,如果能夠再繼續執政個一百年,或許我就會在日本度過平凡的人生,不幸地讓老婆比我先離開人世,然後在半年後的某個春日,在我唯一的兒子、媳婦和可愛的孫子們的守護下,前往另一個世界。等等,如果所謂的另一個世界就是指這里的話,那不就表示我現在已經死了……

“您怎麼了,陛下?”

充滿希望的人生規劃,有如走馬燈般忽隱忽現。

據說有這麼一個故事。

有一天被招待到某個國家參加晚宴的客人,由于過度緊張,不小心在國王和眾多的貴族面前,將原本要拿來洗手的水一口氣喝了下去。周圍的貴族們一邊冷冷地笑他“鄉下土包子”,一邊在水盆里優雅地洗著手。但是卻有一個公主殿下,裝作若無其事地將洗手盆里的水喝光,希望能讓客人不那麼難堪。

雖然那也叫水盆,但是並不是像臉盆那麼大的水盆喔,所謂的招待客人就是要這樣嘛!

真是一個溫馨的小故事。

如果我把這杯水全都喝光的話,誰會來當我的公主殿下呢?

看著注入銀器里的水,我偷偷歎了一口氣。

算了吧。孔拉德看起來對我還滿友善的,但是我根本不會對長男和三男抱任何希望。

雖然不知道潔莉夫人會站在哪一邊,看她裝得一臉無辜,我看還是別試探她的立場了。

我只好將手伸出去,小心翼翼地泡在眼前這個小水盆里。此時……

“咦?”

其他人都用兩手捧著水盆,一口氣將水喝光了!糟糕了,真不應該那麼認真地把公民與道德的課本讀完的。一旁的孔拉德則沒有喝,讓下人將水盆退了回去。

“看來你還滿清楚自己的低賤汙穢,所以才用酒來清洗自己。”

坐在隔壁的沃爾夫向我投以惡意的正面攻擊。照沃爾夫這麼說,這里面裝的是酒咯!既然是酒的話剛好沒差,反正我也不能喝酒。我並不是要乖乖遵守法律,而是希望能夠繼續長高,並保持正常的心肺功能,所以我禁煙禁酒。

浚達就坐在離圓桌有一段距離的地方,指揮著下人。由于他不是魔王的近親貴族,所以不能和真王一同用餐。因此圍繞在圓桌的有五個人。按照年齡的先後順序,以順時針的方向圍了一圈。

身為新王的我——有利陛下、沃爾夫前太子殿下、孔拉德前太子殿下、古恩達魯前太子殿下,然後才是前代魔王潔西莉亞上王陛下。

所以現在的我正夾在令人討厭的沃爾夫,和根本無心用餐的性感女王陛下中間。沃爾夫可能是突然感覺到自己原本明明還是王子殿下,現在卻好像被降了級,才會這麼痛恨我,所以我了解他的心情。如果一開始你們就乖乖地制定世襲的制度,就不會碰上這麼麻煩的事了。

江戶風格的雕花玻璃杯里裝著飲料(八成又是酒),下人輕輕地彎下腰,就像是飛機內的空服員在向我詢問要用什麼餐點。

“陛下,今日的主餐有魚和肉……有鳥類、哺乳類、爬蟲類和兩棲類,請問要哪一種?”

哪一種?!我記得以前的養樂多隊里也有一個球員吃過鱷魚肉。其實這也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每個國家的飲食文化都會有差異嘛。在日本,蝮蛇也算是國民美食,但是一般人所說的蝮蛇通常都是指鰻魚。

“這樣呀,因為我正值成長期,就選哺乳類吧!不不,請等一下。今晚的哺乳類是怎樣的菜色?該不會是活蹦亂跳的猴子,或是剛出生的小狗吧?!”

此時中國菜市場的景象在我腦海里浮現。

“是牛。”真是太好了。

“是一只有八個胃,頭上有五根角的超高級品。”

“五根角……該不會是操作基因的關系吧。好吧,那就……牛吧!”

牛蜂巢肚、牛百葉肚、牛……不行了,其他的牛肚名稱我怎麼想也想不起來。此時,有著高湯顏色和香味的湯品,以及像是前菜的盤子被端上了飯桌。

我伸手拿起外表像是刀子和湯匙的東西,那是磨得非常光亮的銀制品。

“……真是令人懷念呀——湯匙的最前端有著像叉子的分齒。嗯,看起來還算是合乎常理的東西。”

國小吃營養午餐時,就有這樣一支兩用的湯匙,既可以喝湯也可以用來吃前菜。

“那麼,請問陛下是在怎樣的國家長大的呢?和我們的世界又有什麼不同?”

前代魔王潔西莉亞上王陛下,緊緊地握住我的右手。原本是體育社員又不受女生歡迎的男高中生,此時的體溫又急速上升。

“有什麼不同喔,其實也不是什麼特別奇怪又有趣的地方啦。呃,不過呢,和這里非常的不一樣。沒有人會使用魔法,科學也比這里還要進步……”

“科學!我又聽說過喔!就是即使沒有法術也可以輕易把位于遠處的敵人打倒的技術吧?聽說人類的國家一直在做這種研究。這是可怕呢,攻擊距離竟然可以比弓箭的射程還要遠。到那個時候,人類真的還會遵守戰力條約嗎?”

三男帶著冷漠的眼神對母親說。

“那些人類怎麼可能會跟你講道理!”

“別說那些會令人感到恐懼的話嘛,沃爾夫。如果真的發生了,我們該怎麼辦才好呢?”

“那還不簡單,只要解除魔法的限制不就好了。就是因為我們基于戰力的平等性和公平性,一直禮讓人類,才會讓人類得寸進尺。”

“等、等一下,所謂的科學並不是為了這些事而發展的!舉例來說呢,嗯,讓機器做一些麻煩的家事,像打掃和洗衣服之類的,還有耕種也可以讓機器來幫我們一口氣完成。也就是說,科學可以讓人類的生活更加便利。”

潔莉夫人故意裝出一副可愛又驚訝的表情。

“我不覺得打掃和洗衣服很麻煩呀!因為那些都是傭人和下人的工作,不是嗎?”

至今我從來都沒想像過,女王陛下是過著怎樣的生活。

“那,那麼,機器就可以代替那些打掃和洗衣服的傭人啊!”

“如此一來,傭人們不就都失業了嗎?”

“這樣的話,那些人就會跑去工廠從事制作吸塵器和洗衣機的工作……”

這樣是否可以讓人類的生活更加便利呢,我這下也被搞混了。

“那麼,陛下,戀愛方面呢?是否容許不同人種的戀情呢,是否還是要有一些障礙和反對,戀情才會發展得更轟轟烈烈呢?”

我不太了解她所謂的不同人種是什麼意思。她指的是魔族和人類之間的愛情吧,這對日本人來說要拿什麼樣的人種來作比較呢?難道是指異國婚姻?這種自由的確令人向往,但如果是人類VS.黑猩猩的話,應該不太可能會發生戀情吧!

“總之,您就是從很遙遠的世界來的吧!您能夠繼承我的王位,真是太棒了。這下子我也終于可以離開王城了,人家呢老早就很想離開這里,來個自由戀愛之旅。”

“很棒吧?”,我的手被她握住,只能害羞地點點頭。

“很、很棒。”

看起來很美的東西陸續被端上桌子。這些就是主菜的肉類了吧,看了看眼前的東西,是一塊幾乎全生的紅肉。而端在前女王面前的是兩棲類的生青蛙……不,是烤青蛙。我心想……性感皇後,您如此的美貌,竟然要吃青蛙?

“突然要您成為魔王,您一定多少會擔心自己行不行吧?我那個時候也和您一樣。突然有一天就來了一個使者,說真王聖旨中清楚記載著我的靈魂就是下一代的魔王。但是呢,陛下您不必太擔心。困難的事情您身邊的人都會幫您處理,而我的兄長和兒子們也會誠心誠意地侍奉您的。”

“母親大人!”

用刀子切著雞肉的沃爾夫用責備的口氣說:

“我才不會去侍奉那個家伙呢!這個人到底能不能勝任到現在也還不清楚,反正我是不會承認他的。”

“真是的,那你願意繼承我的王位嗎?沃爾夫?”

他這次舀起看似馬鈴薯的白色物體,放在盤子里後搖搖頭說:

“不敢當。比起我,大哥應該更適合當魔王。如果是大哥,想必能讓那些既愚笨又卑鄙的人類得到一些教訓才是。”

接著,他手里拿起盛有不知是紅酒還是其他酒類的玻璃杯。

孔拉德就坐在一旁,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將魚肉往他的嘴里送。但這位麼弟似乎只把他沉默寡言的長兄當哥哥。

“你說是不是呀,古恩達魯?”

沃爾夫再次用刀子切著雞肉,好像食用的順序有一定的規律一樣。前女王可愛地把頭傾向一邊。

“可是沃爾夫,你應該不會不知道,違抗真王命令的人會招致怎樣的後果吧?”

似乎只要不遵循這位如天神般偉大人物的命令,就會招來可怕的後果。那麼,如果我拒絕成為魔王的話,可怕的後果是會降臨在這個國家或人民身上呢,還是我這個菜鳥的身上呢?

“當然,陛下自己也不能幸免喔!”

“什麼?!”

仿佛看透了我的心事,孔拉德如此對我說。

“什麼跟什麼嘛——!我壓根沒想過、也沒拜托過大家讓我當魔王的呀!你們這樣根本就是威脅嘛!”

“……果然如此。”

心想按照食用順序他下一個動作一定是用湯匙舀馬鈴薯,而一直斜眼偷偷瞄著沃爾夫的我,因為古恩達魯的一句話而不由得將目標轉向他。因為他那簡短的一句話里充滿了對我的鄙視。

“打從一開始,你就不想成為魔王吧!”

古恩達魯手里拿著用來盛紅酒也未免太堅固的玻璃杯,看也不看我一眼的繼續說。他那雙凍結般的藍眼睛根本沒把我這個膽小的日本人放在眼里。

“管你是雙黑還是擁有黑暗的人,那些問題根本就無所謂。重點是這家伙根本不想成為魔王嘛!打從一開始你就沒有那種心理准備。是不是這樣,異世界來的客人?”

“嗯……的確是……”

我不由得正想如此回答時,就被孔拉德的話給打斷了。

“陛下來到這個國家才兩天,對這一切也都還不清楚。你們這些無禮的猜測,是不是太傲慢了點?馮波爾特魯卿?”

“但是這是無法逃避的事實。你應該比任何人都要清楚,一個無心負起魔王責任的一國之君,會造成人民多大的犧牲。陛下,如果您如我所說,並沒有做好要成為魔王的心理准備的話,請您馬上回去原來的世界吧!”

有著和魔王地位相稱臉孔的男子,首次對我發出冷漠的微笑。

“我代表所有的魔族請求您。趁著人民對您的期望還不高,趕快消失在我們面前吧!”

“我也是身不……”

如果可以回去的話我早就回去了,雖然很想這樣回答他,但是體內一股無以名狀的力量堵住了我的喉嚨。不知那股力量是不服氣呢,還是自尊心在作祟,還是愛逞強?

我振作一下精神,將注意力轉回我的紅色牛肉上,台面上大家還是持續批判著新魔王。

面對反對者古恩達魯、沃爾夫,及保持中立的潔莉夫人,孔拉德依然在孤軍奮戰著。

“雖然大家都不知道這家伙是不是真的擁有魔王的靈魂,但是我也不想特地去確認。因為他終究是馬上要回去的客人,所以趕快尋找代理魔王的人選才是首要之務吧!”

“他確實就是魔王,古恩達魯,他是真的魔王。”

“為什麼你如此確定?”

雖然眼睛盯著的是這塊生牛肉,但是卻似乎看到了孔拉德在微笑。呃……感覺是看到了啦,就好像之前明明只看見他的背影和後腦勺,卻覺得也清楚地看見了他的笑容一樣。

“我不可能認錯有利。”

聽到孔拉德從容不迫的說出這句話,沃爾夫開始歇斯底里地接著說。

“那你有什麼證據呀?!我才不會因為一個什麼語言可以相通的理由就被你給唬弄過去!頭發的顏色說不定是染的,眼睛說不定也是……戴上有色的玻璃片罷了,要魚目混珠方法多的是,不是嗎?”

“非常不巧的是,我無法提出能夠讓你信服的證據。”

“那你就不能下定論!就算這家伙真的擁有魔王的靈魂,但他畢竟只不過是個出生在人類世界里的卑劣小卒罷了。怎麼能將治國的重任交付給這種人?這樣只會讓偉大的魔族曆史留下汙點!”

“沃爾夫,身份是否卑劣不是用出生來判定的。而是在人生的過程中,依照自己的所作所為來判定的。如果你還是如此堅持,那就讓我來告訴你。陛下的靈魂是被寄放在另一個世界的魔王陛下身上,然後再從魔王的部下當中選出合適的人選來讓有利出生。那個人就是陛下的父親,雖然說他並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但是他身上流著魔族的血卻是不爭的事實。”

“什、什麼?!難道,爸爸也是惡魔?!”

不是惡魔,是魔族。雖然在日本經濟陷入空前不景氣時,也有人稱呼銀行員為魔鬼或是惡魔,但是爸爸怎麼可能是真正的魔族呢?今後身為兒子的我該如何面對他才好?

“以後該用什麼樣的態度去面對爸爸呢——,他竟然是魔族?”

“這有什麼關系?站在您父親的立場來看,他的親生兒子可是魔王呢!”

次男以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說著。這樣說倒也沒錯,不過這樣不是更糟嗎?

“可是為什麼孔拉德連我爸爸的事情都知道呢……”

“就算你父親是魔族又怎麼樣!你母親終究還是人類呀!”

看樣子攻擊還是沒有停止的趨勢。沃爾夫咕嚕咕嚕地喝下一大杯酒,向我投以因太漂亮而更顯得險惡的眼神。

“因為你的身體里流的有一半不是魔族的血,也就難怪你會跟孔拉德這麼談得來。因為兩個人都是同病相憐的人!身體的另外一半都是肮髒的人類血肉,你身上流著的不知道是哪個來曆不明有放蕩的女人的血吧?要讓這種人來當我們的……”

糟了,等我發覺的時候已經太遲了,後悔總是在事發之後才會降臨。當初之所以會放棄已經持續練習了十年的棒球,也都是拜我這突如其來的沖動個性所賜。小市民的正義感總是會不時爆發,這是身為一個捕手最要不得的缺點,對我的人生也很不利。

我在眼前這個漂亮的臉蛋上,呼了一個耳光。

真是一記漂亮的耳光,聲音很響亮,角度也沒話說。球落的點好到足以形成一支安打,對敵人造成的破壞更是無法估計。因為對方正驚愕地看著我,看樣子並沒有要反擊的意圖。四周安靜地可以聽見水滴聲,挨打的沃爾夫這下左頰變得紅通通的,而且不只是左頰,右頰也是,連額頭、眼睛也是……

孔拉德臉色大變,倏地站了起來,還撞倒了椅子。

“陛下,快收回,現在馬上收回……”

“我不要!”

潔莉夫人慢慢地將刀子放到盤子上,浚達則連站也站不穩的往這邊跑來。

“我絕不會收回,也不打算為我的行為道歉!你要把我當笨蛋,還是要說我壞話,我都不所謂!但是你不能這樣講我媽!你根本就沒有見過她,怎麼能夠罵人家放蕩?!還罵她是個來曆不明的女人?!來曆不明的人就不能生小孩嗎?!我媽是人類,來曆很清楚,不管怎麼看她就是人類,就是你所說的流著肮髒的血的人類!你以為你是誰呀?憑什麼罵人類肮髒?如果你媽也這樣被人家罵,身為兒子的你會做何感想?!反正,我是絕對不會道歉的!”

每次只要抓狂就會這樣,就好像機關槍一樣噠噠噠噠噠地提出抗議。我制止浚達,繼續說著。

“我絕不會道歉的!我還看在他臉蛋漂亮的份上,才忍住沒用拳頭,只甩了他耳光喔!”

“你是說你絕對不會收回你的話是嗎?”

確認我點了頭之後,潔莉夫人在胸前啪的一聲拍了個手。

“太棒了,求婚成立!”

球根?

就是埋在土里面就會開出郁金香的那個東西嗎?(注:意指球根,在日文里和求婚同音)

“你看吧,沃爾夫,正如我所說的吧?你長得這麼漂亮,哪家的王子會不要你呢?”

只見她十指交合,高興得好像快要跳起來一樣。

她所說的王子,指的難道就是……我媽?!

“因為陛下實在長得太可愛了,我真是有點忌妒你。不過那也沒辦法,這也是為了我心愛的兒子著想。”

“先等一等,大家先冷靜一下,不,是誰趕快來讓我冷靜一下,快點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有違反了什麼規矩嗎,誰來跟我簡短的解釋一下吧?!”

愛護我的教育官垂頭喪氣的低著頭,一副“那A安**”……的表情。

“……您沒有違反規矩。只不過陛下使用了目前在貴族間也很少使用的古代傳統方式,向他求婚了。”

“你說的……求婚,不會就是……”

“就是向對方提出結婚的意願。”

結婚?!日本男人還沒滿十八歲是不能和異性結婚的呀。雖然如果只是形式上的訂婚就無所謂,可是沃爾夫他不管怎麼說,都不可能和我形成異性關系呀。

“結、結,結婚?!男人和男人?!而且還是我求的婚?!我到底是什麼時候求的婚呀?”

“您用手打了對方的左頰,那就是貴族間求婚的儀式。如果被打的人用右頰回應您的話,就表示願意接受您的求婚!”

“不會吧,怎麼會有這種事!而,而且,我和他明明都是男生!”

“這也不是什麼罕見的事情。”

什麼跟什麼嘛,我向侮辱我母親的人求了婚?!開出來的花既不是郁金香也不是風信子,而是情侶的愛情之花。而且這下誕生的不只是一般情侶,還是一對王室情侶?!

浚達在一旁啜泣,希望這不是喜極而泣才好。

“陛,陛下,您什麼都沒先告訴我們,就這麼突然地提出求婚,未免也太……不,應該要替陛下開心才是。如此一來陛下也會以國王的身份,一直留在這個國家了吧……”

“我們兩個都是男的耶,誰快點幫我解圍吧!”

“受到如此的屈辱,我絕對不會原諒你的!”

好不容易回過神來的沃爾夫大喊了起來,看樣子他並不打算用右頰回應我的求婚。

“我又不是故意的!也沒有人先告訴我揍人要用拳頭啊!”

“住嘴!從我出生以來第一次受到如此的屈辱!”

“喔喔,是唷!那麼看起來你一直都是過著十分幸福的生活呢!我可是曾經幫搶走我先發位置的學弟洗襪子,還曾經被隊上腳程最慢的人盜過壘呢,那些才叫屈辱!你活了八十幾年,連他人犯的一點小錯都不願意原諒……”

不知是否因為被求了婚心情過于亢奮還是怎樣,沃爾夫亡桌上一撥,所有餐盤和玻璃杯都被掃到了地板上,一支銀制的刀子還彈到了我的腳邊。

“哇,真的很危險耶。別把晚餐也都撥下來喔,那是晚餐耶!”

“陛下,不能撿……”

我蹲下身子,拾起上面沾了一層雞肉油脂的刀子。

“你撿起來了嗎?”

又怎樣?

看一看四周的人,只見孔拉德和浚達以一副無計可施的表情垂著頭,而將東西摔落的美少年臉上則浮現了由于憤怒而帶點痙攣的輕蔑笑容。

“你撿起來了是吧?那我們就約在明日正午。武器和方式都讓你來選。畢竟你是個沒上過戰場,連馬也騎不好的膽小鬼。所以至少讓你使用你最得意的武器,再跟我一決死戰。”

“什,什麼?”

“你覺悟吧,我會把你碎尸萬段的。”

說完那些話,他冷酷的笑了笑,就向席間的母親和兄長請求離席,之後就走了出去。只見一直沒有幫上忙的教育官,垂頭喪氣的歎著氣。

“您向他求了婚,又馬上接受了他的決斗請求。陛下的心意變來變去,真叫臣下無所適從。”

“他向我請求……決斗?跟我嗎?”

“故意地將刀子丟在地上,就是無言的請求決斗行為,被請求的對手如果撿起了刀子,就代表願意接受挑戰。”

“決斗?!喂,那我如果輸了,不,我一定會輸,輸了的話會死掉嗎?!只是不小心還親切地幫人撿起刀子,就要被對方給打死嗎?!”

以我貧乏的想象力,只能想到在塵土滿滿的西部荒野里,向前走十步之後轉頭互相射擊的決斗畫面。在那種西部片里,所謂的決斗就是比誰的槍拔得比較快而已。

不用擔心吧,現在因為決斗而丟掉性命的人已經不多了。就准備一些會讓沃爾夫意想不到的特殊武器銼銼他的銳氣,怎麼樣?還是穿上可愛的衣服讓對方失去戰斗的意志,這個方法又如何?孔拉德和浚達兩人如此商量著。在一旁不發一語地看著正在安慰新王陛下的兩個“有利派”的古恩達魯和潔莉夫人,各自將杯中的酒喝光之後開始說道。

“雖然說那孩子從以前就不太會控制自己的脾氣……但怎麼也沒想到他會突然做出這種決定。”

“就是說呀,真沒想到他會這麼突然就請求決斗。”

他們只要冷靜想想,應該就能理解我的求婚只是個無心之過才對。我畢竟是在所謂的異世界里長大的,連左右都分不清的海外歸國子女,哪有可能知道魔族貴族之間的傳統慣例呢?

“但是,這也不完全是那孩子的錯。”

“那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古恩達魯也在一旁聆聽著。

我有股不祥的預感。那個母親每次只要對著我默默微笑,大多表示後面還有隱情。

“嗯……,哼哼……,陛下的頭發散發著我的美香蘭的味道。我把它加在洗發精里面後,就一直放在浴池旁。您一定是不了解它的功用,所以才拿來洗頭的吧!”

“你說的功用是?”

“那是我拜托藥術師做的,只會對魔族產生效果的珍貴藥劑喔!聞到香味的人只要對那個人有一丁點好感的話,就會變得更熱情、更大膽。”

“也就是說,那是一種催情劑,還是興奮劑一類的東西咯?”

“哎呀,怎麼用那麼粗俗的字眼呢?”

會讓原本就對對方有好感的人更加大膽。那麼如果原本就對對方沒什麼好感的話呢?微微皺起眉頭的古恩達魯,做了一個暗示下人斟酒的動作。

“如果討厭對方的話,就會變得更憎恨對方……所以沃爾夫才會這樣吧,母親大人,這件事您是不是應該早點告訴我們?”

“咦,為什麼呢?你不覺得沃爾夫生氣的臉才是最可愛的嗎?世界上有哪個母親不想看見自己兒子最可愛的樣子呢!”

“……的確是沒有……”

“對了!你要不要和艾妮西娜獨處的時候試試看呀?”

“……生命很可貴……我還不想死……”

就好像聽見廣播的英語教學節目一樣,我茫然地聽著他們的對話。

討厭對方的話會變得更憎恨對方;喜歡對方的話會變得更熱情、大膽。

原來如此,難怪從剛才開始,浚達的眼眶就一直很濕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