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從今天開始魔之自由業 第三章
漸漸亮起燈火的店家不計其數地排列著,人們吵雜而忙碌地四處走動著。

巨大的城門在我們面前敞開,衛兵們的臉上都帶著尊敬的表情,個個挺直了身子。

有匹馬來到我的身邊,浚達說道:

“歡迎回來,陛下。這里就是您的國土,也就是我們的國家,偉大的真王與魔族的所有人民共榮的地方,世界上一切事物皆始于魔族的創世主,抱持著不輸給創始者的能力和智慧、勇氣,魔族的繁盛將永垂不朽……”

這是國歌嗎?

“……王國的王都。”

沒想到那一大串落落長的竟然是國名。“簡稱真魔國”,孔拉德小聲地告訴我。看來我還是記住這個簡稱就好了。

進入王都的第一個感覺,如果以一個淺顯易懂的方式來描述呢,就是“規模大到嚇死人的豪斯登堡”(注:位于日本九州的主題樂園,園內的荷蘭景觀為其特色)。不管是街道也好,居民也好,在我的眼里,這里就是國外。但是,也正因為如此,我沒有繼續懷疑這里到底是不是主題樂園。因為日本根本沒有如此巨大,又如此逼真的主題樂園。就算這里不是日本,而是在國外的某個地方,應該也沒有人會這麼大手筆地為了騙一個人而設計這樣的事情吧!

到昨天為止,都還只是個平凡高中生的我。

竟然從今天開始當魔王。

如果我不是被騙了,那也只有一個可能,就是“做夢”。

“那麼直到我夢醒為止,也只能繼續陪他們玩了。”

就好像上船後,在船還沒進港前是不能下船的。打棒球時也是,在絕大部分的球賽里,如果不打到第九局,比賽是不可能結束的。在還沒看到END字樣出現之前,就必須要奉陪到底。

“您說什麼?陛下,來,我們走吧!我和孔拉德會跟隨在您身邊的。”

我知道了啦,我走就是了。

前面有九個人,其余的人都跟隨在後面,一行人排成三列走在主要大道上。街道上的居民都聚集在兩側,朝我深深地一鞠躬。

“啊,你好。啊,該怎麼說。啊,別這樣。啊,不用這麼客氣。”

藉于禮貌,我也向他們一一回禮,年長的教育官表現出吃驚的表情。

“陛下……請不要向人民行禮,您得威嚴一點。”

“你在說什麼呀,打招呼是人際關系最重要的基本禮儀耶。這不管在什麼世界都一樣,是各國共通的規矩吧!”

這里看起來比起之前經過的每個城鎮都還要富裕。

至少大馬路這一帶看起來是如此。

我坐在看起來有如好學生般優雅地走著的馬匹背上,俯瞰著這個城市。剛才就把身為主人的男子摔下來兩次,而如今卻一點也看不出它是匹會令人心生畏懼的黑色惡魔。

為魔王所准備的駿馬身上有著罕見的黑毛,在日本稱之為藍毛,這個國家則稱之為闇毛。比起在馬場所看到的競賽馬,身形較為矮胖,腿也比較粗,似乎也兼具備軍馬所需的資質。據說它們即使心髒停止了,還是可以載著主人繼續跑,原因是它們有兩個心髒,還真是方便。

就叫它“小青”吧,因為還滿好記的,感覺就好像人類常用的太郎一樣。在日本,“小青”是從古時候就很流行的馬名,在古裝劇里也常常出現。

這里的人們的發色和膚色繽紛多彩,感覺很不真實。就如他們告訴我的一樣,看不到任何一個黑發的人,金發,棕發,銀發,白發,紅發,栗紅發,橘發(這是染的吧),紫發(這是白發染的吧),綠發(好像有葉綠素的感覺)……綠?!

“喂喂喂喂喂喂喂,浚達。”

“是,陛下。”

“那個綠色的人,是不是外外外星、外星人呀。”

“喔喔,那是擁有治愈之手的族人。由于他們的血色非常的獨特,所以膚色也呈現青綠色,他們具有一種特殊能力,就是能提升患者本身的治愈力。在二千年前他們遭受到人類的迫害而遠走他鄉,來到此地。也多虧了他們,我們才能擁有如此長的壽命。”

“那,那邊那個紫色頭發的人呢?剛才那個女孩也是紫發。”

“他們是湖畔族。他們其中有許多生來就具有高強的法力,在王都擔任教育和治安的工作。陛下,您或許還沒有察覺,我也是繼承了湖畔族血統的人。”

一樣是紫羅蘭色的眼珠,原來如此。

我在馬背上歎了口氣。

“有兩個心髒的馬、在天空飛翔栩栩如生的人體骨骼標本、綠色和紫色的頭發,一堆在日本完全看不到的東西。會不會繼續出現一些更誇張的東西呢?像是兔子耳朵的女人呀,性感的黑豹女,還是擁有三只眼睛的鳥人?”

孔拉德看著光想像就很緊張的我,強忍著笑意,向教育官使了個眼色。

“這個國家有多到讓您無法想像的種族。不只是長壽的我和浚達,還有連學者們都不知道的種類。光是人形的種族人口總和就約五千萬左右,但如果是骨飛族或骨地族、水棲族或石鳥族的話,就無法得知正確數量了。另外,如果將隱居在森林和山岳地帶的靈魂們也考慮進去的話,不管是天空、大地、河川、樹木等,所有地方都有魔族的人。陛下,跟隨您的人,也分別散落在這個國家的四處呢。”

很明顯的也是其中一員的金發眼珠少女,小跑步地跟在小青的旁邊,打算要送鮮花。那是一束含苞待放的淺紅色八瓣花朵。浚達接過花朵,檢查了一下,才勉勉強強地遞給了我。

“這是一般觀賞用的花,既沒有毒也沒有刺。我想那個小女孩應該比較想親自將花獻給您才是。”

“怎麼可能?你應該比我還要受歡迎才對——”

這還是我有生以來頭一次有女孩送花給我,感覺似乎還不錯。

隊伍順利地行進著,不久便抵達了真正的城牆。

城門發出低沉的聲響漫漫地敞開。

“……哇。”

這時候我的腦海里,出現了DISCOVERY里介紹世界古跡的節目。

以白色石頭鋪成的筆直道路一直延伸到遠方,道路兩邊還有流水滔滔的水路。流水分成兩路,分別朝向都城的東邊和西邊流去。抬頭仰望城堡正面,這是常在歐洲童話里可以看到的建築,但是並不是德國古堡型,而是英國風格的大型村屋式,左右兩邊對稱的建築物。就好像看到了廣角畫面一般,寬度與縱深都很寬廣。背後被一片綠油油的山坡環繞,水道則從位于山腰處的隧道流出。

“……呃,這下,我真是啞口無言了。”

“您什麼都不用說,這里就是您的城堡‘血盟城'。”

血盟?是要我跟這個城堡歃血為盟嗎?總覺得這個名字聽起來不太妥當。如此美麗又壯觀的城堡,背後竟然有著感覺上問不得的故事……雖然一點都不想知道,可是教育官還是開始說明了起來。

“真王決定以此地為王都時,和地之精靈約定以不傷害地之精靈為首要條件。地之精靈為了表示友好,也立下誓言,如果這個城堡被魔王以外的人給占領了,將會以血來贖罪。這就是血的盟約,也就是說血盟城只效忠于魔王陛下。這里是難攻不落,不,應該說是個固若金湯的王城。”

“喔——,所以說並不是這個城堡和國王蓋過血印咯!”

孔拉德非常開心地用下巴指著中央的道路。道路的兩側直至遠處,並排著筆直不動的士兵。我想只要我一通過,他們大概就會像棒球場的波浪舞一樣,開始對我行禮吧。之前也曾遇到過這種狀況,為了抄近路而在百貨公司一開門時就從店內橫越,每個店員都朝著我鞠躬說歡迎光臨。

不知道從何處傳來類似混合了拉威爾(注:RavelJosephMaurice,法國作曲家)和埃爾加(注:EdwardElgar,英國作曲家)曲風的獨特曲子,這大概是國歌吧。

“從這個歡迎的陣仗看來,馮休匹茲梵谷卿的勸說是失敗了吧。”

那個名字很饒舌的人是誰呀。還有啊,為什麼這個國家的人的名字都有個“馮”,後面還有個“卿”。難道說,“馮”就好比日本姓氏里的“山”一樣,就像山田先生、山本先生、山川先生之類的,是許多姓氏的第一個字嗎?還是說……。孔拉德察覺我似乎又有疑問,便說明了起來。一進入庭院,就如同我預料的,歡迎禮地獄隨之展開。

“這個國家是由魔王的直轄地、以及追隨魔王的十大貴族領地組成的。‘馮'是十貴族的姓。他們在自己領地前面加上了一個‘馮'字,就分別變成了各個貴族的姓。以浚達為例,因為他就是治理克萊斯特這個地方的十貴族之一,所以他的姓氏就是馮克萊斯特卿。後面會加上‘卿'的就代表只要國家一有戰事發生,就必須赴戰場打仗的人。所以基本上貴族就是軍人,不分男女都一樣。所有具戰斗能力的貴族只要一成年,就會被這樣稱呼。”

咦,我最早見到的那個肌肉男的名字,前面好像也有一個“馮”字。

“馮休匹茲梵谷卿·休特菲爾是前魔王的哥哥,他希望能夠以攝政的身份繼續擁有他的權力。但是前魔王……現在已經退位為上王陛下,由于她表明了她的辭意,我們才決定請陛下回來。可是那個家伙一直要求要上王陛下撤回她的退位宣言。打算說服上王陛下,以保全自己的地位。不過,如今看來他的勸說是失敗了。”

咦,那孔拉德的名字……

“這一次他盛大地歡迎新王的歸來,看來是打算要取得陛下的歡心。”

心地好到不行的維拉卿臉上首度浮現出憎恨的表情。不過那表情馬上就消失了,就在我將花束從左手換到右手的那一瞬間。

不知道是他馬上控制了自己的情緒,還是因為浚達馬上說:

“我們不能再讓他為所欲為了。這一點古恩達魯和沃爾夫應該也和我們同仇敵愾吧!”

“希望如此。”

再怎麼遲鈍的家伙一定也能嗅出一股火藥味吧,我邊想邊趨身向前。

拿著花束的右手就這麼湊向了佯裝乖巧的小青的耳朵。

“喂,那個叫做史匹茲,還是什麼史匹柏的人……”

他拿了幾座的奧斯卡獎呀?我這種傻話都沒能說出口,這匹突然發狂的黑惡魔就好象在屁股裝了V8引擎似的,活力全開地往前飛奔。

坐在馬背上的我完全搞不清楚到底是哪里惹它不高興,它竟然就這樣失控了。唯一可以知道的是,如果被它摔了下去,一定不可能安然無事。我死命地緊抱著往前狂奔的小青,發出既不是哀叫也不是歡呼的叫聲,單槍匹馬地以異常的速度,飛快地朝著城堡大門的方向前進。

打算向我敬禮而排成一列的士兵們,心底說不定還想著眼前飛過的那一陣黑色疾風該不會就是新魔王陛下吧。這是突然聽到背後傳來的指示:

“陛下——,缰繩,快拉住缰繩——。”

“孔拉德!看來這匹馬訓練得還不夠充分啊!”

浚達踢著馬腹緊追在後,嚇得說不出話來。

“應該不至于這樣就發飚了吧。雖然我已經好好訓練過它了,可是我沒想到該教它花瓣跑進耳朵里時該怎麼辦呀。陛——下,拉住缰繩——,雙腿夾緊——!”

此時的我的腦海里浮現的都是一些像失速的卡車沖進店里,或是客人以及店員們掩著頭左躲右閃等會在報紙上出現的新聞標題。小青輕松的飛越過了幾個高低不一的地形,徑往城堡的正面逼近。此時,剛剛一直排成縱列的士兵們突然轉換隊形成橫列打算阻止小青前進,但是小青卻一溜煙地就越過人牆。在這群愕然呆立的士兵中間,有一個金發的中年男子。

小青又跨過了一個高低不一的地面。當我連人帶馬停留在空中的短促時間里,我開始想像起最壞的結局。

我從馬上跌落下來,接著向孔拉德和浚達交待了一些後事後,就撒手人寰了。什麼後事呀?!為什麼會撒手人寰啊?!

就在離緊閉的城門還有一點距離的地方,小青突然停了下來。我一定會摔下去的!一直很慌張的我,手里不只抓著缰繩,還緊抓著它漆黑的鬃毛,緊緊閉上眼睛,做了撞上東西的心理准備。但是,過了五秒後,預想的疼痛並沒有來臨。

“……停下來了……”

就在它停下來的那一瞬間,我摔了下來。可惜的是,這一次摔下來的地面是又硬又冰,而且相當昂貴的大理石。這時候突然感覺到保護動作很重要,我以自己的身體學到了這寶貴的一課。

我躺在地上仰望上方,恍恍惚惚地想著。

啊啊,天花板真是高呀,自己仿佛正躺在國立科學博物館的大廳地板上。

小青踏了幾步後,把臉湊到我面前。它以仿佛忘了自己曾做過什麼壞事般的眼神問我“老大,你在干什麼呀”,嘴邊還沾了許多白色唾液。

此時一陣腳步聲來到我身邊。我稍微改變一下視線,在高處看到了一張臉孔。看來似乎是個長得非常高大的人。但是這個人既不跟我說話,也沒有伸出雙手攙扶我。這種對任何事情都毫不關心的家伙,我在這世界還是第一次遇到。看來,我哪是什麼魔王還是這座城堡的主人,完全都是我自己在做夢吧!

所以,何不干脆讓我好好享受一下?

“陛下——!”

我聽到孔拉德和浚達的聲音,也聽到踩在石頭路上的馬蹄聲。那個高高在上的男人聽到他們兩個人的聲音,這才好像大夢初醒似的,一臉錯愕地開始自言自語起來。

“……陛下?……就是這個小東西?”

什麼叫“這個小東西”,怎麼可以說人家是“東西”……當我正想出聲抗議的時候,我腦袋中傳來教父里的主題曲。你的主題曲已經決定了。站在沒有靠他人幫忙就爬起來的我眼前,是一個不管我轉生輪迴幾次,身高還是絕對比不上的對手。

而且不只身高,連長相也是……長相……。

那半長不短的長發,有著說是黑色似乎又少了點什麼的濃灰發色,其中有一小部分紮在腦後。眯成一條線的眼睛里有著深邃的藍色瞳孔,其中看不到一丁點快樂。是因為他眉目之間很狹窄,所以看起來才會讓人覺得他似乎心情很不好;還是因為心情本來就不是很好,所以才……以我不多的人生經驗,實在無法判斷。但是女孩子看到他的酷表情,應該會覺得很帥吧!

被稱為魔王的我,不管是表面還是內心都還是那種不會追求地位的高中生。再者,我不論是長相還是頭腦也都是普普通通的,而且既然身高不是很高,自然也不可能擁有那種低沉的嗓音。雖然偶爾玩玩棒球,但是很丟臉的事,這三年來都只能坐冷板凳。

“陛下,您有沒有受傷?!”

率先到達的孔拉德迅速下馬後,朝我這邊走了過來,剛剛試圖阻擋小青的那一群金發美形士兵也紛紛趕了過來。浚達從葦毛馬上跳了下來不知喳呼些什麼,我怎麼都想象不到,自己會被圍在這麼一大群人中央。

“他就是新一任的魔王?!”

歇斯底里的低音環繞著整間屋子。

這個第四位美男子,以體型來說,是我唯一可以一決勝負的。腿長是他們這一族的特色,所以這點我也沒辦法,不過論身高和壯碩程度的話我可不會輸給他。我什麼時候變成這種會計較身材壯不壯碩的人呀?大概是在被二流投手抱怨“就是因為你這個目標太小了,我才會投不進好球帶……”的那天開始的吧!

看樣子我跟他在身材上還算是勢均力敵,但是如果稍微把視線往上掃一點,勝負就已經很明顯了。這是怎樣,哪里來的美形男啊!而且頭上還散發著金色光芒,雖然可能是因為他那頭金發的關系,所以我才會看到什麼光芒。不過他的確是擁有像維也納少年合唱團團員一般的聲音和臉蛋。晶瑩剔透的肌膚、宛如湖底般翠綠的瞳孔,而且下巴也不是長成屁股型。他是天使,簡直就像正在生氣地天使!但既然他人在這里,應該也是個俊美的魔族吧。

“古恩達魯……不,哥哥,您真的打算要把那家伙帶來的,來曆不明的人類當成國王來迎接嗎?!”

講到“那家伙”這幾個字時,那少女漫畫中才會出現的超級美少年朝孔拉德狠狠瞪了一眼。我剛剛聽到的是古恩達魯這個名字,和他站在一起的男子則叫做甘道夫還是沃爾夫。原來以教父主題曲為出場音樂的叫做古恩達魯,維也納少年合唱團團員就叫沃爾夫。

“我無法信任那個肮髒的人類!乍看之下一點知性和威嚴都沒有,和街上到處可見的男人有什麼不同?”

“沃爾夫!”

出聲制止他的並不是身為兄長的古恩達魯,而是浚達。

“看你說了什麼不成體統的話!要不是陛下宅心仁厚,你現在早就沒命了。”

宅心仁厚?是說我嗎?怎麼想都覺得他指的應該是別人。

“請注意你的用詞遣字。如果再侮辱陛下,就算是貴為皇太子的你也無法原諒!也不要對孔拉德說那種無禮的話,再怎麼他也是你兄長。”

咦?

這幾個人的複雜關系教我聽得霧煞煞。教父和維也納少年合唱團團員是兄弟關系,而孔拉德也是沃爾夫的哥哥,也就是說呢……

古恩達魯、孔拉德、沃爾夫。

是魔族三兄弟。

“……不會吧?!一、一點都不像!”

“抱歉讓您失望了。”

孔拉德走到了我身邊,笑著對我說,臉上還掛著對這種事已經習以為常的表情。

“這是因為我們的父親不是同一個人的關系。不管像不像,我們都是血濃于水的兄弟,古恩達魯是我哥哥,沃爾夫是我弟弟。不過我想他們兩個恐怕不想承認我是他們的兄弟吧!”

那你呢?在我心中問了這麼一句話。

孔拉德,你自己又怎麼看他們?

正當我准備脫口問他時,所有人的目光焦點已經移到我身上來了。只因為浚達的一句話——

“新王陛下。”

此時有個金發中年男子也往這邊靠過來。對如今已經習慣看到美男子的我,這個男人的外表也引不起我多大的注意了。這個嘛……以五十歲左右的年紀來說是很相當出色的,他是個擁有淡金色的頭發和藍色眼珠的老頭子。只是瞳孔深處那扇暗門里,似乎隱藏著許多卑劣的念頭。

“臣下為前魔王馮休匹茲梵谷卿·潔西莉亞的哥哥,目前以攝政王的身份為本國效命的馮休匹茲梵谷卿·休特菲爾。恭喜陛下能夠平安無事的到達,臣下在此由衷的表示熱烈歡迎。”

“嗯,馮休匹茲梵谷卿;”

我刻意以和藹可親的口吻問道:

“在你和我,或是你和你的兄弟當中,你比較希望誰當魔王呢?”

“啊?!”

真笨,沒有馬上回答,不就代表你覺得你自己當比較好嗎?

“是,當然是新王陛下您了。王室在適當的時機由您繼位,可說是全國人民之福啊!新王陛下是我們的救世主,是擁有偉大的靈魂,並將要創造這個國家未來的英主呀。”

“你認錯人了吧,我可沒有你說的那個偉大的靈魂。”

“您太謙虛了!您有一頭漆黑的頭發,和有如闇夜般的眼睛,陛下可是站在魔族最頂端的人物呢。”

這個國家的標准就是,只要頭發和眼睛是黑色的,就可以輕松勝過你們這些大帥哥?也就是說呢,只要像我這種平凡的日本人,就可以成為這個國家的君主的繼承人嗎?

總覺得很不真實,讓人不舒服。

要擁有繼承權,不是該先做出一番功績嗎?

“你們有證據嗎?!”

一個人用充滿敵意的口吻說出我的心里話,他就是金發天使沃爾夫。

“這家伙就是魔王本尊的證據在哪兒?在確定之前,我絕對不會承認這個小鬼就是魔王。”

“小鬼?!”

啊~就算你們外國人的年紀光看外表是看不出來的,但是不管怎麼說,你看起來也跟我差不多年紀吧!很像那種愛裝成熟的美國高中生,說不定年紀還比我小呢。

“你幾歲?”

三男沃爾夫傲慢地將雙手交叉在胸前,高傲地問著我。看來我沒必要特別命令這個人無需太拘謹,他講話已經夠不客氣了。

“……十五歲……再兩個月就十六歲了……。”

“哼。”

“‘哼'?什麼叫作‘哼'!那你呢?你又幾歲?!你該不會想告訴我,你雖然看起來是個美少年,其實已經是個老人了吧?”

“我八十二歲。”

“……什麼???”

八十二歲?那麼他光滑的肌膚,頭發的數量,還有那青春年華的外表是怎麼一回事?

“這怎麼可能嘛!”

難道你們的人生經驗真的比我爺爺還要豐富?!

這兩天以來第一次可以洗澡,而且浴室還是我個人專用的。

這個以奶油色為基調的石造浴室,是魔王陛下的私人洗澡間。浴槽就像標准游泳池大小般寬敞。洗澡水從一個長著五只角的牛嘴里不斷地湧出。在第一水道的一角,我慢慢的將身體浸入水中,一直想著此刻之前發生的、以及接下來將要發生的事。

怎麼辦?還會發生什麼事呀,涉谷有利?!

被抽水馬桶給沖到這個主題樂園般的異世界、北居民丟石頭、被說是魔族、被說是魔王、還要消滅人類、騎馬騎到差點死掉、被大家捧上天、被帶到這個名字嚇人的城堡、被稱呼為“東西”、不被承認是魔王、得知原來大家的實際年齡是外表年齡乘以五、還住進了這個名字嚇人的城堡。

房間有兩百五十二間,有的地方有三層樓,有的地方五層樓,天花板高到不可思議,而且堅固到連哥吉拉都會覺得棘手。

樓梯高到爬起來會叫人斷氣,城內的工作人員約有一百九十余人,在馬廄的對面有個簡樸的卻巨大的兵營,駐紮的士兵約有四千五百人。位于其它方向的客房目前則被古恩達魯和沃爾夫的軍隊所使用。他們各自從自己的領地帶兵到這兒來。

我被帶到這個大小如籃球場的房間,暖爐里升著火,地板上還鋪著編織物和動物皮毛。塗著白色油漆,讓人感覺不出是石牆的牆壁上,掛著小時候媽媽帶我到上野時看到一模一樣的油畫。其它三面牆則掛著類似國旗的東西和掛毯。令人意外的是,房間角落還有觀葉植物。

“沒有電視,沒有電玩,也沒有MD~。”

反正根本就沒有電、沒有瓦斯、也沒有電話。

“……這張床大得也太誇張了……”

這床實在是太大了。

雖然上面沒有床蓋,但是叫五個國中生一起擠在這張床上睡覺也綽綽有余。

長相斯文,在一旁服侍我沐浴的人,穿著勉勉強強可以遮住重要部位的腰布,手上拿著金光閃閃的豪華水桶過來,希望能幫我擦背,我馬上就拒絕了,因為會覺得自卑。

我隨手拿起就在我附近的瓶子,里面盛有桃紅色的液體。好香的味道,這個應該就是洗發精吧,我用它來洗頭,再用水瓢舀起熱水,沖了幾次頭就洗完了,至于潤絲精就省了!這樣才有男人味,才像個體育社團的學生。

在我把身體洗得清潔溜溜,充分享受兩天以來洗的第一次澡之後,又在浴池里泡了一會兒。正當我覺得差不多該起來的時候——

“咦?”

從澡堂入口的反方向處,出現了一個身體圍著浴巾的女性。是個女孩?不對,是個女人。難道這里是男女混浴?!等等,我記得浚達說過這里是私人澡堂,難道這個女人是給我的特別服務?怎麼可能會有這種色情的服務呀。不過,到目前為止我都只是一介平民百姓,所以可能不知道,像國王、大臣或是國會議員也許會有這種服務。但是等一下!浴池這麼寬廣,為什麼偏偏要擠在第二水道,還赤裸裸地跑來我身邊啊!

擁有一頭及腰金色卷發、性感到令人不知所措的女人,來到離我約一公尺處的地方,水則浸泡到她胸部的高度。不知是熱氣還是緊張和興奮使然,我眼前變得一片朦朧,雖然無法仔細地看清楚,不過她的確是個成熟嫵媚型的女人。即使圍著浴巾也能看出她凹凸有致的身材,泡過澡後的眼眉、臉頰以及嘴唇都被蘊染成粉紅色,更顯得她的美麗。

她是個“女人”,不是和我同年紀的“女生”。

“耶呀。”

“啊啊啊啊啊,這這這……這個,我不知道這里是男女混浴!”

“沒關系,不用怕,這里是魔王陛下專用的浴室。我只是因為習慣在這里洗,不小心進來而已。請您不要太在意,新·魔·王·陛·下。”

“唔,啊,等等,請不要再靠過來啦。”

“您就是新王陛下吧?我真是三生有幸呀,能夠在這里遇見您。”

現在的我不管是臉、心髒和下半身的某處都充滿了血液,已經無法冷靜地做出判斷了。糟了糟了糟了!正值青春期的我遇到這種事,不妙的程度高達十倍,不,是二十倍呀!

“這……這位小姐,不對,這位姐姐,沒有先洗身體就進入浴槽里是違反規定的喔?!而且身上還圍著浴巾!圍著浴巾進來泡湯,在大眾澡堂里可是很沒禮貌的事喲?!”

我頓時失聲尖叫。

“耶喲,對不起嘛,我已經很久沒和王上一起共浴了。”

她看著動彈不得我笑了起來。

“嘻……真可愛。”

就在這一瞬間,我發出無法形容是哭聲,還是鬼吼的叫聲一路往外沖。

這個性感姐姐為什麼要說我可愛啊;為什麼你這個費羅蒙姐姐會進來魔王專用的澡堂呀。而且,你到底是誰呀,性感女王姐姐!

身上只圍著一天毛巾就沖出澡堂,一路沖進之前被告知屬于我的房間後,在那里又看到了一個年輕可愛的女生,讓我語不成聲地大喊了起來。

“您怎麼了?陛下!”

自稱是有利派的兩個人跑過來時,只見少女抱著具有光澤的黑布在角落里發抖,又看到蹲在巨大床下的新王陛下,呆滯的目光四處游移,還不知道在嘀咕什麼,而且還光著屁股。

“陛下!陛下!”

“……我喜歡女生,就算我喜歡女生,可是突然要讓別人看我的身體,我還是辦不到,我又不是那邊尺寸傲人或特別雄偉的人。”

吩咐侍女離開房間後,孔拉德朝床邊走了過來。這是,我總算能夠恢複平靜,冷靜下來,看來把身體坐正,並在腰際圍上床單。

“哎呀哎呀,剛剛屁股露出來了。”

“在這個國家里沒有個人隱私的嗎?!”

“陛下,國王身邊當然會有隨從和侍女呀,如果你連這點都感到驚訝的話——”

“連浴室或房間里都有會不會太誇張了點?!那我以後該把A書藏在哪?!在澡堂被全裸的美女搭訕的時候,我該跑到哪里去喘口氣?!”

“在澡堂里被全裸美女搭訕?啊啊……”

孔拉德仰頭長歎,似乎在感歎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

“……被搭訕呀。”

“我一開始以為又是什麼奇怪的服務,可是我剛剛差一點就失身了……總之,我又不是什麼大人物,所以就逃了出來。”

“太好了,感謝陛下您做出理性的判斷。”

“嗚……嗚,密下(陛下),小心別感冒了。”

手里拿著黑布的教育官,不停地擤著鼻涕,眼里還不斷地流著淚。

“你怎麼突然變成這個樣子?你有花粉症嗎?”

“真,真的非常的抱歉。請您來到這個習俗與地位都截然不同的異地,看見您如此辛苦的樣子……微臣實在是萬分欽佩,同時又感到很不忍……啊啊真的是非常抱歉!您看看我現在說的是什麼話,我真是太亂來了。”

“浚達你到底怎麼了?這真不像你。”

“如果是花粉症的話,擤擤鼻子就好了,我哥在擤完鼻涕後就馬上舒服很多。”

就在我要拿衣服的時候,我的手指碰觸到浚達的手腕。他馬上以超誇張的速度退向牆邊,整張臉好像發燒似的變成紅色的。當我拿起最上面那塊閃亮的布時,看起來感覺就像一條內褲似的。

“連內褲也是黑色的,布料也十分滑順,而且……”

竟然是要綁繩子的內褲,是可以從兩側束緊的那種款式。轉頭看了一下,孔拉德好像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我明明是個男人,為什麼要穿這種綁繩內褲?!”

“噢?這可是這里最普通的內褲耶。”

“不會吧!照你這麼說的話,這個人,還有那個人也是都穿綁繩內褲嗎?!擁有那種臉孔的男人也穿綁繩內褲?!不會連你也……”

“啊,不,我穿的是平民款式。”

“哈啾。”

我們兩人同時回頭看,發現縮在牆邊的浚達用手搗著鼻子,果然是受不了花粉,看他應該打了不少噴嚏,連眼睛也布滿血絲。該怎麼說呢,聽他這下突然開始用著意大利男人特有的浪漫口吻說話。原本就已經是超級美男子了,現在這個樣子女孩子會更愛他吧。

“您怎麼說出這種像個獲得貞節牌坊的婦女一樣的話?請不要讓臣下為難,陛下。陛下排斥這種容易被脫下來的內褲,就好像拒我于門外一樣……啊~?!我剛剛到底在說什麼呀!”

這時候浚達就好像隨時會拿出深紅色的玫瑰獻給我似的,一個人自言自語了一陣子之後才又回過神來。

“飛……飛腸的炮欠!我……我……剛剛真是太失禮了!”

“用生理鹽水沖一沖鼻子吧,生理食……失禮?什麼失禮的事?”

“我出去讓腦袋冷靜一下!”

在浚達沖出去的時候,我對著他大喊說“不是叫你冷靜,是叫你去沖鼻子啦”,不過他似乎沒聽到。但是目前最大的問題是,我用指尖捏著的內褲。黑摸摸的內褲正中央居然只有小小的一塊,真的除了丟臉之外還是丟臉。

“不過,算了,就算是日本人,也有傳統的‘兜檔布'呀!”

“就是呀,陛下,說不定這內褲會意外地好穿呢,搞不好還會讓您發現自己全新的一面喔!”

這我可不想發現。

“對了,剛剛浚達到底是怎麼了呀。好了,穿了內褲之後再穿這一件。咦?”

我一一將這些看起來像是學生制服的衣服穿上後,孔拉德湊近我的臉問道:

“……陛下身上是什麼味道啊?”

“喔喔,大概是那瓶洗發精的味道吧!放在浴池旁粉紅色的那一瓶。”

不過是誰放的呢,我也不知道。

所謂真王的晚餐,並不是像介紹快速料理密技的節目,也不是那種會邀請前職棒超一流投手當來賓品嘗紅酒的節目。

“餐桌周圍只有魔王陛下以及其血親貴族,是個既高貴又特別的晚餐。”

不知道為什麼,在鼻子里塞了棉花的浚達,心情特別興奮地走在前頭。頭發整齊的綁在後面,身上穿著類似僧衣的衣服,全白的,衣服也很長,前面還有金色的刺繡。

“不好意思,我遲到了。”

緊急換裝完的孔拉德,用小跑步的方式跟了過來。看他的裝扮,讓我有一種“本年度的COSPLAY冠軍就是你了”的感覺。

他穿著美國女性相當憧憬的海軍士官服。就像理查基爾主演的那部電影“軍官與紳士”,原名是“AnOfficerAndGentleman”里的造型。配上那首不管是誰都聽過的主題曲為背景音樂,肯定會成為全美No.1的大明星,差只差在他沒戴帽子。

“這也算是正式的服裝喔!”

窗外可以看到一片綿延無際的山脊,山頂上還閃爍著燈火。周圍的天色漸漸暗了下來,使燈火比天上的星星還要閃亮。

“請您看看,那就是魔族聖地真王廟的燈火。也是我們全魔族的發源地,真王永眠的場所。”

都名為魔族了,還有所謂的“聖地”?我先把這個疑問放在一邊,望著山頂上那搖晃的火焰。那應該是像日本寺院之類的地方吧!在我這個現代日本人涉谷有利的眼里看來,對這些人來說,所謂的真王,應該是有如神一般的人物。既然都有墓碑了,我想他應該已經不在人世了。

可是,我就是因為真王的指示還是命令,才會被帶到這個世界來的。

“……還不知道我是否真的是你們的魔王呢?”

“陛下,請您看看,這走廊兼具著展覽室的功用,這里放了所有曆代魔王陛下英姿的畫像,不過前任和前前任的魔王畫像都還未完成。”

在永無止盡延伸的走廊上,放著二十幅就算兩手張開也沒辦法摸到畫框兩側的大畫像。不管哪幅畫像都相當傳神,細膩到看得人連眼睛都發痛。

“我好像來到了上野的伯恩斯美術館。”

“畫像的順序是由新至舊,依序排列著。這位是第二十四代魔王馮拉德福特·貝爾多闌陛下,國民們都尊稱他為獅子王。”

“獅子王呀,看來這外號不管在哪個世界都有耶。”

“這位是第二十三代魔王馮卡貝尼可夫·耶諾特,被稱之為嚴格王。接著這位是被稱之為武豪王的第二十二代魔王羅貝爾斯基·亞瑟尼奧,他的名聲可是相當高的。而好戰王是第二十一代魔王陛下馮基連赫爾·迪威,前一任的芬斯多里吉·德貝生陛下是殺戮王,再前一任時殘虐王馮羅舒福爾·巴西里歐……”

“你覺不覺得魔王的稱呼越來越可怕?沒有比較輕松的嗎,像是石油王啦、報紙王啦、名牌王之類的?”

“這個嘛……我想大概是因為這里沒有石油、報紙和名牌的關系吧!”

“第十五代魔王庫里塞拉·多闌迪尼亞陛下是斬首王。第十四代魔王馮溫格特·布利塔尼陛下是流血王……”

我漸漸能夠了解魔族的國民性了。

畫像上的人有坐在椅子上,手摸著狗頭的;有倚在刺在地上的劍上的;也有那種騎在舉起前腳往後仰的馬背上,手里還拿著敵人頭顱的,就屬這幅和魔王的形象最符合。其中有三個是女性,也有看起來還只是青少年的魔王。

不過,盡管發色和眼睛顏色不盡相同,每個魔王的長相一點都不含糊,而且這樣一路往過去的時代看去,也感覺到曆代魔王的長相越來越俊美。反正,基本上他們本來就不是人類嘛!比起現在的魔族,服裝也更多添一些奇幻的氣氛,有的甚至還穿著披風和盔甲。

“原來他們以前都穿得像RPG游戲里的人物呀,果然非得這樣才像是刀光劍影的魔法世界。你們穿的軍服未免太現代了點。啊,這個人!”

“他是第七代魔王馮波爾特魯·佛羅吉亞陛下!”

“長得和剛剛那個教父主題曲根本就一模一樣嘛!”

“教……您是說古恩達魯呀!因為他就是古恩達魯的祖先。”

“呃?!這樣的話,他不是應該當下一任的魔王嗎?如果他的祖先是國王的話,他的子孫也應當要繼承王位吧!”

浚達開始展現說教的一面,稍微歪著頭對我說:

“陛下,魔王這個位置並不是世襲的。”

“但也不可能是靠選舉吧?真是個難以理解的制度啊。”

“我知道您的困擾,畢竟您在不同的世界里生長了十五年。總之,您慢慢就會了解的,只要過個一年左右,您就會像一個魔王了。”

“一年?!我要在這里待上一年?!”

看到我如此回問,身為教育官的浚達有點失望。

“因為陛下是這個國家的主人,今後已經確定會在這里過一輩子,過個一年有什麼值得驚訝的嗎?”

這下麻煩了。再這樣下去,我肯定會被留級,而且是在剛升上高一的五月,再怎麼說都太快了吧?既然如此,我必須盡快完成被賜予的使命,用最快的速度抵達終點才行。

“接著在這要隆重的介紹這一位,他就是統一我們魔族、打倒創世主,奠定了真魔國基礎的始皇真魔王陛下,他光輝燦爛的靈魂永遠受到世人的敬仰。”

“什麼,他也太像之前那個小鬼的吧!一定又是他的祖先之類的,那他的名字是?”

“他的大名是不可以隨便說出口的。”

“連名字也不跟我講,切,真是小氣。”

“陛下!”

“我又沒說錯,因為這家伙的關系,我才會被帶到這里來,而且呢仔細想想,我就是因為這個早就已經死翹翹的魔王的一句話,我的靈魂才會被送到異世界去,不是嗎?可是你們卻連他的名字都不告訴我,你們不是小氣是什麼?”

“我等一下會告訴您的,陛下。”

孔拉德的聲音,聽起來像在強忍笑意。

一幅看起來相當大,又放置在正中央的肖像畫里,有個金發青年單手拿著出鞘的劍佇立著,長相非常酷似沃爾夫。他的雙眼是宛如清澈湖面的湛藍色,比起後代的魔族,總覺得有某些地方不太一樣。如果要我這個外行人來形容這個人的話,就是“一個偉大的大人物,給人一種天生注定要當魔王的感覺”。

“……這個人是?”

只有這幅畫里不只出現魔王一個人。在後面一點的地方,畫著一位明顯和魔王們長得不一樣的人種。他穿著普通的衣服,連劍或是鎧甲都沒有。從那嘴角微揚的笑容來看,看來並不是他的臣子或隨從之類的人物。

“看起來有點像東方人的臉孔耶。”

說明畫中人的浚達,感覺相當自滿。就算我不認識這號人物,也可以感覺到浚達對他打從心里的尊崇與敬愛。

“他是擁有雙黑的大賢者,也是在這個世界上唯一能與真王平起平坐的偉人。如果沒有他的話,我們魔族早就被創世主攻陷了,失去土地和國家,繼續漫無目的地四處流浪。甚至成立國家之前,可能早就被創世主給消滅了。”

“他是這麼厲害的人嗎?”

“沒錯,非常厲害,而且比誰都還美麗!”

“啊?!”

總覺得這些人對美的品位,是我這個日本人完全無法理解的。如果硬要我說的話,這個擁有穩重外表的東洋人,頂多只稱得上五官端正罷了。其實以他的外表來說,知性要明顯勝過美貌。

“這位大人和陛下長得十分相似。相信全國人民一定會發現陛下的高貴之處,而歡喜地贊歎不已。”

馮克萊斯特卿剛把鼻子里的棉花彈了出來。啊,等等,鼻血,你再流鼻血呀!

“一點也不像?!哪里?!到底哪里像了?!”

“陛下您看看,那發色和眼睛的顏色,真的非常神似耶,陛下真是個天生英主啊。”

“我說過了,黑頭發黑眼睛是日本人的遺傳呀!”

除此之外,沒有一個地方像,就連我的家人也沒有一個像他。

真是恨死你了,真王。我在心里罵了一頓。

多虧早就死翹翹的你,我才會被卷入這一連串的事件里。如果因此害我留級的話,我一定會把你的宗廟或祠堂炸粉碎。

我想著這些會遭天譴的事,也不知道自己會得到什麼報應。

浚達像是在陶醉在自己的世界里,開始說一些羅曼史小說里才會出現的話。

“真王是黑暗,賢者是光明,他們互相憧憬著對方,也渴望著彼此。他們帶著各自的顏色誕生到這個世界。也就是說,黑暗拯救了光明,光明拯救了黑暗!”

“不要理他,他會講很久。”

看來孔拉德已經聽到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