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從今天開始魔之自由業 第二章
“陛下!”,那個人這麼叫我。

那個人有著深灰色的長發和紫羅蘭般的淡紫色眼睛,以及修長的九頭身。

由于我不會一個人下馬,只好一直坐在馬背上,困惑著該如何應答。被尊稱為陛下的我,該怎麼回答他才好?而且對方竟然還是個三十歲左右,正值壯年的超級美男子!

我之所以無法貼切地形容出他的俊美,並不是因為我的辭藻太貧乏,也不是因為我的CPU處理速度太慢。而是以一個高一生來說,身邊根本看不到這種美男子,而且眼前的男子也不是我們所熟悉的日本人。

一直緊抓著維拉卿的背部約有半天之久的我,對第一次騎馬的感覺只有痛苦二字可以形容。經過一段痛苦的騎程之後,我們來到了一個比剛才的村子規模還要小一點的木造建築村落。這里的房子只有十五間左右,因此與其說是村落,應該說比較像一個小鄰里。不遠之處有一片森林,可看到全副武裝的士兵一個個從四面八方回到森林入口。可怕的是每一組人馬都有“飛吧,人體骨骼標本!”跟隨著他們。我心想,搞不好人體骨骼標本就是這個主題樂園的吉祥物。如果真的是這樣,這里的品味還真叫人不敢恭維,噢,但也十分令人耳目一新就是了。

和士兵們分開之後,我們進入村落的中心,來到一個偌大(差不多是四房二廳大小)的房子前,這時有人用力地將門打開,飛奔了出來。

看到他的長相的那一瞬間,我完全啞口無言。他就是那種超美形、超級美形、超級無敵美形的……男子。玉樹臨風、英俊瀟灑都不足以形容他的美。反正他給我的第一印象就是……一副聰明相的超級美形男!雖然這樣形容他顯得我很笨。

他除了外表美形之外,嗓音意思出奇的悅耳。雖然剛剛的阿達爾貝魯特已經是相當不錯的帥哥了,但是眼前這個人已經達到只要少女一看到就會馬上失神的完美程度。他的年紀看來在二十五至三十歲之間,所以會失神的應該不只是少女而已。就連熟女、老太……只要是女的可能都難以幸免。

“孔拉德,快點扶陛下下馬……”

“是是,陛下,請稍微傾斜您的身體,慢慢地下馬。對,慢慢來。”

維拉卿的名字好像叫作孔拉德。我終于可以離開馬背,兩腳踏在平坦的地面上了。可是身體感覺仍在上下搖晃。

“陛下,恭喜您平安歸來!您可知道微臣馮克萊塞特,是多麼引頸期望這一天的到來嗎?”

他以仿佛在做戲般的語調說著,並跪了下去。我嚇得往後退了幾步。這突然的動作讓我的臀部感到一股劇烈的疼痛,不禁嘖地叫了一聲,美男子頓時臉色大變。

“陛下,您是不是哪里受傷了?孔拉德,你不是一直跟在陛下身邊嗎?”

“您是屁股痛吧,陛下。這應該是您第一次騎馬!”

被人笑眯眯地說“你是屁股痛吧”實在不知該怎麼回答。但是,這個叫做馮克萊塞特的美男子可不只是這種反應而已。

“第一次?!最近的初等教育都沒有騎馬的嗎?為什麼真王會把陛下送到那種世界去呢……”

“現在可不是討論這些事的時候,浚達,剛剛差點就被馮古闌茲給捷足先登了。”

“被阿達爾貝魯特捷足先登!陛下,他們有沒有傷害到您呀?!”

“……是有被他們丟石頭,還被他們拿著鐵鍬和鋤頭威脅啦……”

“您說什麼!那些人類……可是,陛下,為什麼您會……”

你是想問我為什麼語言會通吧!我無力地揮揮右手,擺出一臉虛脫的表情。

“真是的,大家的日語真的講得都很棒耶。根本用不著這麼謙虛,還怕我聽不懂。你們已經出師了啦,真的,大家的日語流利得讓我嚇了一跳,太厲害了,真是演員中的演員。你們來日本幾年了?從哪一個國家來的?”

“我們的國家……就是這里呀!”

“你是在日本出生的?!”

這時候,維拉卿說出了沖擊性的發言。

“陛下,這里並不是日本哦!”

“啊,看吧,你果然不是在日本出生的吧……咦?不然這時哪里?”

什麼?

這里不是日本?

你剛剛是不是說這里不是日本?

“那,那為什麼大家都會講日語呢?”

“我們並沒有講日語。”

這時候我才從正面清楚地看到維拉卿的臉孔。他的身材看起來大約十九、二十歲,身上穿著與剛剛所遇見的村民們大不相同的實用性服飾。不知道是不是受到電視和電影的影響,皮帶和長靴都是用卡其色的皮革制成,看起來很像某些國家的軍服。

他有著深咖啡色的短發和散發著銀色虹彩的棕色眼珠,眉毛旁邊有一道舊傷疤。不過有傷疤的地方不只是那里而已,兩手的指尖和手指上也有。他將手放在我的肩膀上,刻意將目光往下看。

“這里並不是日本,有利。不只不是日本,甚至不是你所生長的世界。”

他們告訴我這些令人震撼的事情,可是我卻恍恍惚惚的想著其它的事情。啊,我知道這種人。如果要我來談談這個人,我一定可以很厲害地把他分析出來。

維拉卿·孔拉德這個人呢,就是那種在溫布頓中央網球場上不經意地做出勝利姿勢時,全場的觀眾就會起立為他鼓掌的那種人。但是,這些鼓勵並不是拜他的長相所賜。比起浚達和阿達爾貝魯特,他長得比較普通,很多好萊塢的配角都是這種長相。但是從這個人的表情,可以看出他曆盡了人生滄桑。他不受神的眷顧,也不是藝術家手下的完美作品,但是他活出了自己的人生。

孔拉德就是這麼一個人。我覺得我可以向大家如此介紹他。

“康拉德……不對,呃……是孔拉德。”

“咦?哦,如果聽慣英文,康拉德是比較好發音沒錯,我朋友也有人這樣叫我。”

“我是不是在哪里見過你?”

孔拉德稍微想了一下,又搖搖頭說:

“沒有吧!”

有著灰色長發和紫羅蘭眼珠的年長美男子插嘴說道:

“總之陛下,這邊比較不好說話。這屋子有點簡陋,還請您見諒,里面請!”

在別人的地盤上還亂講話的浚達,趕緊催促著我進了屋子。不經意地轉身一看,發現在每一間質樸的木造房屋里,看起來像是村民的人們正貼在蒙著一層灰的窗戶上窺視著我們。

屋子里很暖和,壁爐里還燒著柴火,教仍舊穿著濕嗒嗒的學生制服的我覺得感激涕零。直到剛才我還置身日本的五月天,但現在這時哪里?又是幾月呀?眼睛里只看得到橙色的夕陽,從分不清是向東還是向西的肮髒窗戶外投射進來。

被公園的馬桶水浸濕後被沖到這個地方,直到現在渾身還是要干不干的,如果這里是日本的家,我早就沖去洗澡了。

我脫下濕黏惡心的上衣,把它晾在火爐旁。這個舉動似乎讓浚達特別感動。

“陛下,您平時都穿著黑色衣服吧!的確非常非常適合您!平時就穿著黑衣,是只有大王和至親的嫡子才能做的事。還有那高貴的黑頭發黑眼睛,您果真是我們的陛下!”

“……雖然聽你這麼說,可是這只是日本的學生制服而已……而且大部分的日本人,一出生就是黑頭發、黑眼睛呀……”

雖然隨每個人的成長過程不同,膚色有時候也可能改變。像之前有一陣子很流行的109辣妹和松崎茂(注:唯一膚色黝黑的日本著名歌手)就是代表。我呢,在國三下學期前都還是棒球社團的社員,之後好不容易頭發終于可以留長。可是一到了暑假,我就想放棄了。

“學生制服?這種上衣叫做學生制服?原來如此,這一定是特別請全國手藝最好的裁縫師為陛下縫制的吧!”

實際上是成衣廠大量生產的,也是日本全國男高中生的愛用品。而且我為了准備穿三年,尺碼還比現在的身材大一點。

“陛下,您現在可能會有點冷,但這已經是這個國家的春天了。”

孔拉德說完就往大門旁一站。他應該是打算站崗吧,只見他將劍立在地上,兩手抱胸,頭就這樣靠在牆壁上,慢慢地閉上了眼睛。

沒辦法,我只好盡可能將椅子拖到火爐附近,靠在深山的藝品店里才看得到的粗糙圓木桌子上。一般來說應該會吊著電燈的天花板上,卻只有一盞在山中小木屋里才看得到的小燈籠。

“……連季節都設定好了……真是一場細膩的表演秀啊……”

“這並不是什麼表演秀。”

孔拉德眼也沒張地糾正了我。

“可是你們說的這些話,叫我要怎麼相信!我現在心里想的大概只有三個可能,第一、這是某座重金建造的主體樂園里舉辦的一場很逼真的秀;第二、就是電視上常看到的‘整人節目';第三、我現在一定是在做夢,就這幾個可能。如果要我選擇,個人希望是第三。”

孔拉德並沒有回答,但是臉上充滿困惑的浚達,念著他不曾聽過的單詞,向我走來。

“主題……整人……?請等等,陛下,我會按照順序慢慢向您解釋的,請您冷靜一點,也請原諒我無法了解異國的單詞。”

“好,我會冷靜下來。即使接下來你要說你是我媽媽,我也只會拍手笑笑,回你一個美國式笑話。”

我舉手投降、坐在我對面的浚達馬上趨身向前開始說道:

“那微臣就來向您解釋一切吧。陛下,距今大約十八年前,陛下的靈魂原本應該是要出生在這個國家的。但是由于當時戰後的紛亂不斷,以及國內四處謠傳有人將取您的性命,在真王的明斷下,決定將您的靈魂送往異世界。于是我們遵照真王的命令,將當時尚未出生的陛下魂魄送到您所謂的地球上去。陛下在那里拜您現在的令尊令堂之賜獲得了形體,直到今日都在那個世界里成長。原本打算讓您到成年之前,都一直平安無事地待在異世界的,但是就在前幾天卻發生了一些事,必須提早將您請回來……”

“等等,您來您去的讓我聽不太懂,可不可以講得口語一點!”

“恕微臣無法遵從。陛下貴為一國之君,我們只是您的臣子。”

“不要再一直陛下陛下的,我叫做有利,就是涉谷有利,原宿不利啦!雖然好久沒這樣開自己玩笑了。那你說的是不是這樣?!其實我本來應該要出生在這個世界,因為某個理由,我在另一個世界長大成人。但現在突然要用到我,才把我從日本叫回來。是不是這樣?”

“太厲害了,陛下說得一點也沒錯。陛下的聰明才智真是令微臣欽佩不已。”

對于我簡短的解釋,浚達似乎打從心底開心地深深點著頭。

這是《那里亞故事集》(注:《TheChroniclesofNarnia》,C.S.Lewis于半世紀前發表的經典童話)嗎?不,應該不是,只是剛好這劇情很常看到而已。電影里常出現這種劇情,卡通和漫畫也常利用這類題材。一般的小說和兒童文學也是,不管品質好壞,已經有數不完的小說賣得慘兮兮的了,原因是題材大多乏善可陳。但是,實際上會碰到這種事應該不多,而且,發生地點竟然還是公廁,這可就更稀罕了。

“那你的意思就是,我是從廁所的馬桶穿越連接異世界的隧道,才掉到剛剛那個山坡上的咯!”

“是的。本來是計算好讓您降臨在都城的領域內,可是不知道是不是用了過多的力量,竟然讓您掉在邊境外的人類城鎮。真是十分抱歉,陛下。幸好我們為了以防萬一,在邊境派駐的人員之一孔拉德能及時趕上,實在是謝天謝地。這里是我國的領土,竟沒有危險的疑慮了,請陛下務必放心。”

“雖然你叫我放心,但我想就連你們這些人也放心不下吧!我真的就是你們要找的人嗎?就日本的人口密度來看,你們非常有可能是找錯人了啦!而且我的外表和腦袋都很普通,身上也沒什麼奇怪的痣……”

我的身體找不到任何可以作為證據的特殊標記。如果硬要找的話,左手肘上倒是有一個小時候挫傷的疤痕。

“而且,浚達……先生,左手臂上看起來像是燙傷的東西,是我在打棒球的時候擦到人工草皮留下的傷痕。什麼與身俱來的‘陛下印記'之類的東西,我身上是沒有的喔……”

我原本那副知性的模樣,這下開始有些裝不下去了。說好聽一點,現在我變得像是在回應記者關于熱戀緋聞的演員,說難聽一點,就像是在聊自己養的貓的飼主。

“不,當我第一次見到陛下時,就有一股強烈直覺告訴我就是您沒有錯!高雅的黑發、清澈的黑眼珠,天生就是如此完美高貴的顏色。而且,還穿著烏黑的衣服,除了您之外還會有誰?”

啊,他是說我完美嗎?真正完美的應該是像你這樣的人吧!

“而且,您也通曉我們的語言,使我更確信就是您沒有錯。阿達爾貝魯特在您身上做的事……說來很慚愧……因為他從陛下的靈魂溝渠之中引出了記憶中的語言。每個靈魂都會累積至今所活過的每一‘世'的記憶,絕無例外。當然通常這扇門是不能被開啟的,能運用的就只有當‘世'所學到的知識。可是,那家伙將您的這扇門打開,強迫喚醒已被封印的一部分記憶。這是野蠻、卑鄙又毫無操守的人類才會使用的法術!”

看他解釋的那麼激動,我戰戰兢兢地回答說。

“……聽起來好像蠻好用的……”

“千萬不可!如果只是技巧性地喚醒言語的部分,或許還可以,但是若是不小心喚醒了不必要的記憶,那該如何是好!這世上是沒有任何一個人想知道自己的靈魂所經曆過的每一世的。”

在日本還滿多人想知道的。在大門旁邊,孔拉德冷靜地加入了談話。

“但是仔細想想,我們能夠像這樣和陛下談話,也多虧了阿達爾貝魯特的法術。至今還在為那件事生氣,可就太浪費時間了,馮克萊塞特卿。”

“……為了教陛下高等貴族的語言,我還特別准備了教科書和尺過來……”

聽他的語氣似乎略帶了遺憾,讓我不由得在意起那支尺的功用。如果只是要劃線倒是沒什麼大問題。

“總之,擁有語言記憶這一點,就是陛下的靈魂曾經存在于這個世界的證據。現在我更能肯定這一點了!”

“浚達先生也真是的……說不定我只是剛好聽過而已……”

他們似乎非常確定我就使他們的“陛下”。

但是,像這種劇情通常應該都是那種被稱為勇士、救世主,還是王子、公主的主角解決了那個世界的問題後,就可喜可賀地落幕才對。

不是HAPPYENDING的故事都不會受歡迎,這是某位知名暢銷作家曾說過的話。

“好吧,但要叫我相信可能還是有點困難。總之在這件事結束之前,我也只能乖乖聽你們的話了,所以呢,我們就快點把事情解決吧,我到這里來的使命是什麼?要去就哪個公主?還是要去打敗Dragon?”

“Dragon?您說的是龍吧?我們是不殺龍的,由于人類的獵捕而瀕臨絕種的龍,反而是我們努力保護的動物呀?”

在這個世界,龍被列為最上等的保育類動物。

這時有人輕輕敲了幾下木門,孔拉德拿起劍,小心翼翼地開了一個小縫。站在門外的是一群差不多十歲出頭的小孩們,全都抬頭看著孔拉德,露出滿面的笑容。

“孔拉德!快教我投球,我怎麼投都投不進球帶!”

“也教我打擊,之前不管怎麼打都打不到球!”

大人們似乎很害怕士兵而不敢踏出家門,可是小孩們卻毫不在乎。或許對他們來說,管他是維拉卿還是什麼大人,他只是比他們年長一點的孔拉德罷了。

“小朋友們,等一下太陽就要下山,會變得黑漆漆的,什麼都看不到喔!”

“還沒啦!”

“還可以玩啦!”

他困惑的轉向我,點了個頭就走出了屋子。

“……從小孩子都很喜歡他的這一點來看,他應該是個不錯的人噢。”

“是呀,就軍人來說,他應該是我們國家的第一棟梁,我引以為傲的學生。”

“原來你是個老師呀,呃,應該叫你馮克萊斯特卿吧!”

“請您叫我浚達就好。是的,我是老師,而且我身為宰相,必須輔佐大王陛下。”

“那,浚達,既然你是老師,請你簡單扼要地告訴我,我來到這個世界到底該做些什麼呢?我必須打倒什麼麻煩的敵人,才能回到琦玉縣的老家呢?”

“就是人類!”

此時壁爐里的木柴突然爆開。

“……人類……然後呢,他是個什麼樣的人物……”

“並沒有特定的人物,陛下。我們必須消滅與我國為敵的所有人類,並摧毀他們的國家。因此現在我們必須借重身為最高領導者,也是一國之君的陛下您的力量。”

消滅人類,摧毀他們的國家?

消滅人類?!

我不小心踢到椅子,往背後一仰,屁股整個跌在地上。浚達慌張地跑上前來。

“陛下,您沒事吧?”

“哇,等等!你剛剛說要消滅人類?!浚達,那不是連我也會被殺嗎!可是我只是個平凡的人類而已呀,不對,這麼說來,你們不也是人類嗎,雖然長得有點不太一樣……可是你們畢竟還是人類呀!”

“不管怎麼看,陛下都和我們一樣是魔族的人。不,您身上具有完美高貴的黑色,更是值得我們尊敬的貴人!身體上具有與生俱來的黑色,就只有魔族之王或者是被選出來的靈魂才有的。而且頭發與瞳孔都是黑色,您就是擁有雙黑之人呀……”

總覺得每一句話都得仔細聽才行。

“你說和你們一樣是什麼?”

“魔族。”

怎麼可能!

“……那,我是什麼陛下?”

“您是我們的魔王陛下!”

魔王?

爸爸,爸爸,“魔王”好可怕喔!

“魔王”?“噴唾大魔怪”里的“魔王”?

還是職棒選手——橫濱“大魔神”佐佐木主浩?

那這個“魔王”到底是什麼意思?

總覺得就是那種會詛咒人類、攻擊人類、殺害人類,感覺很可怕的魔頭。

先別管那麼多,你說我是什麼陛下?

“振作呀,筆下,請您一定要振作!保持您的頭腦明晰!您是我們唯一的希望,因為您是我們第二十七代的魔王陛下呀。”

啊啊,果然,他們果然也叫我魔王。不過二十七這個數字還真不錯,二十七代——。

他們抓著我的肩膀一前一後地搖晃著。由于我驚嚇過度,大腦一時之間還無法接受現實。因為這個人竟然叫我當他們的魔王,替他們消滅人類。怎麼可能,我怎麼可能下得了手?為什麼我的敵人不是史萊姆、邪惡魔法師,還是什麼惡龍、大魔王之類的!而且我自己才是魔王,所以我在這個世界里是邪惡的一方咯?!在這個世界的某個地方會有一個人類的勇者或救世主,他在最終迷宮中打倒了最終魔王就是我嗎?!可惡!那我一定要拼了老命和勇者戰斗,讓玩家不多按個幾次RESET鈕就無法破關!為了讓對方等級沒有升到99之前都別想看到結局,我拼死也要……喂喂喂還說什麼拼死也要,被當作最終魔王的我根本就死定了嘛!我在遇到危機時心頭思緒就像是機關槍掃射一樣!而且受到敵人的魔法攻擊而呈現混亂狀態!

啊啊啊,這不是真的,誰來告訴我這一切都不是真的!

“我說的一切都是真的,陛下!您確實是魔王。恭喜您,從今天開始您就是我們的魔王了!”

這有什麼好恭喜的啦!

外面的天色已經暗了一大半,另外一半則還帶點橘黃色。

從每戶人家的窗戶里透出來的燈光,也都只是搖搖晃晃的昏暗油燈燈火。

偶爾還可以聽到小孩子的笑鬧聲,也能隱約地看見他們的笑臉。

“陛下?”

“哇,別這樣叫我,可不可以不要叫我陛下!”

孔拉德仍舊兩手抱胸地靠在牆上。

在距離他二步遠的地方有一塊四角形木板,木板旁邊站著一個十來歲的孩子。兩手緊抓著棒子,看起來像是介于板球和棒球之間的游戲。握棒的地方纏了一些布,感覺球棒特別粗,在投手後方只有兩個內野手,而且場上一個捕手都沒有。

“我不太了解板球的玩法,不過這個打者之後,下一個輪到誰上場呢?”

“哪有得輪呀,這個村子里只有五個小孩而已。”

還有一個守在外野,在黃昏里看起來只有一個影子。

投手投出看起來像是棒球的球形物體,打者使勁揮棒,但是揮了個空。

孔拉德撿起打中牆壁掉到地上的球,傳回去給他們,就這樣一直反複地進行這個游戲。

“揮棒落空,出局,郝威魯,換你去守一壘。”

“原來是棒球啊!”

可是在這個又是刀又是魔法的世界里,為什麼會有棒球呢……。原本在外野的孩子跑了過來,他是在五人當中長得最高大,留著一頭金色頭發的少年。

“等一下,既然是棒球,怎麼可以沒有捕手呢。你來蹲不就好了。”

“因為有大人加入會不公平。”

“也不能這麼說,啊,那我知道了,就這樣吧,守外野的,你叫什麼名字?”

“布蘭登。”

果然是正值變聲時期的少年,聲音聽起來很沙啞。

“那布蘭登,就你來當捕手。你看,就像我這樣蹲著,球來了就接。啊,你們不會沒有捕手手套吧,啊,該不會連一半的手套都沒有吧?!”

“陛下……啊,有利少爺,這里是從國境那里逃難過來的難民所居住的村落,所以玩具並不是很齊全。”

這時小孩甩開我的手,以畏懼的眼神看著我。

“陛下?!你剛剛叫他陛下,孔拉德,難道這個人就是,就是媽媽她們說的那個很可怕的人嗎?”

“布蘭登!這一位就是我國的國王。他不是可怕的人,是一個可以保護這個村子的大好人喔!”

別隨便跟小孩說些我壓根沒想過的事好嗎?

“國王?!”

這五個人……四男一女,當場就跪了下來向我行大禮,有的甚至還磕了頭。可是看起來卻不像是尊敬的舉動。

“請原諒我們,國王,請您不要砍我們的頭,不要燒掉我們的房子。”

“郝威魯,你們沒做錯什麼事情,陛下是不會隨便就做這種事情的。來,艾瑪,快點把頭抬起來!”

“可是,國王把爸爸給……”

少女好像想起什麼悲傷的會議,開始放聲大哭。這時有某些人家的門打開了,出現在門口的母親們叫著小孩們的名字,小孩們聽到之後,一齊向家里飛奔而去。

我撿起落在腳邊的棒球。球的重量很輕,而且又是那個小投手投的,對捕手來說應該用不到面罩和捕手手套吧。雖然說是棒球,其實也只不過是皮囊里塞了些稻草的軟球,投這種球,應該連投手本人都無法預測自己到底會投出怎樣的變化球吧!

“我還在他們這個年紀的時候,也曾經玩棒球玩到天黑才回家。回家之後不是看電視,就是玩電動,完全沒有時間寫功課。”

“不管是哪個國家的小孩,都是這樣的吧!”

我踩了踩充當壘板的木板。

“喂,孔拉德。”

“是!”

“我真的是國王嗎?而且是人人敬畏的大魔王嗎?”

“是的,當然並不一定要加上大字,但是陛下的的確確是第二十七代真魔國國王。”

“那麼,我也會砍人民的頭咯!”

“那可不一定!我也說過這里是個難民村。大約在六年前的冬天,由于宗教上的一些誤會而受到打壓,男人們全部都被處死。為求庇護而來到國境一帶的老弱婦孺,在她們答應不會擴張農地的條件下,我們幾乎沒有課稅就借給她們這塊土地。殺了那些男人又燒掉她們房子的人,正是她們所背棄的人類國家的愚蠢國王。當然……”

孔拉德咬緊嘴唇,不甘心地低下了頭。

“……當然不是每個人類都會做這種事,希望陛下能了解這一點。來,陛下,我們進屋子去吧!天黑之後這里的氣溫會急速下降,再不進去,等一下一定又得聽浚達說教了。”

天上的星星開始閃爍,月亮也還在半空中。從窗戶透出來的燈火,模模糊糊地,感覺隨時都會熄滅。

其余沒有一處是亮著的。沒有霓虹燈,沒有自動販賣機,沒有便利商店,更沒有街燈。

我,到底來到了什麼地方。

“……我究竟是掉進了什麼樣的陷阱里呢?”

“這里是屬于您的世界呀。”

孔拉德一邊打開大門,一邊笑著。在沒有其他光線的黑夜里,室內的燈光仿佛探照燈般投射了出來。

“歡迎歸來,陛下。”

歡迎回到您的靈魂該存在的世界。

啊啊,可怕的飲食文化差異!

他們稱之為晚餐的東西,竟然是連狗也咬不動的造鞋皮,和即使在常溫之下也可以拿來釘釘子的干面包。還有與其用咬的,不如用舔的對牙齒還比較好的水果干!

“因為這是軍隊的糧食,所以才會又干又硬。”

我面向如此大言不慚地如此說道德浚達,默默地進行著每一口咀嚼三十次的動作。雖然肚子餓得要死,但是吃起如此難以下咽的肉干也只能慢慢來。

深受小孩歡迎的軍人孔拉德,好像跑去布蘭登、郝威魯、艾瑪,還有其他兩個不知道名字的小孩家吃晚餐去了。

“我也要去他們那里吃——”

“萬萬不可。這里是人類的村子,如果食用了人類的東西壞了陛下的龍體,該怎麼辦才好?”

“我也是人類,所以美關系吧!”

“不行!陛下又怎麼知道他們會不會圖謀不軌?要臣下不顧陛下的性命,讓陛下暴露在危險當中,使絕對不可能的!”

接下來,天啊,睡覺文化上也有差異!

想當然的,我始終都相信自己應該會睡在向村民借來的房子里最高級的那一間。因為我畢竟是他們所說的魔王嘛,所以他們應該會讓精疲力盡的我躺在松軟的棉被里吧!就我從剛剛到現在所看到的這個世界來說,這時候應該不能說棉被,而是床鋪才對。但是浚達以理所當然的表情回答了我的問題。

“為什麼?喂,為什麼我得睡睡袋,而剛剛走進房間的士兵就可以睡在舒服的床鋪上呀?!喂,我真的是魔王嗎?這個睡袋有沒有拿出去曬過太陽呀?”

“如果有刺客闖進房里行刺陛下,那要怎麼辦才好?所以安排了剛剛的士兵做為陛下的替身。而且這邊沒有窗戶,不用擔心會被襲擊,大門則有孔拉德看守,請陛下安心。”

“陛下明天還要騎一整天的馬,今晚請好好休息,以恢複體力。”

雖然叫我要好好休息,可是這里連個窗戶也沒有。在既狹窄又滿是塵埃的密閉儲藏室里,要攤開一個沒裝多少棉花的咖啡色戶外用睡袋,這實在有點……。地板很硬,睡的還是只適合硬漢使用的睡袋,再加上我還是第一次像這樣在兩個西洋帥哥的簇擁下進入夢鄉。啊啊,這就是所謂的“川”字睡眠吧。任何一個“當皇帝”的男人,也絕對比我要自由一點吧!

接下來的翌日早晨,啊啊,又體驗到了交通文化上的差異!

五只活蹦亂跳的栗毛馬被牽到睡眠不足的我面前。每一匹的鼻孔在早上清新的空氣里都冒著大量的白煙。

“又是馬?!”

我就這樣穿著那件濕了以後被晾干的學生服,小心翼翼地將手伸向那巨大的生物。馬兒突然嘶叫一聲,于是手又趕緊縮了回去。

“對了,你們不是魔族嗎,應該可以隨心所欲地使用法術吧?”

“法術……您指的是魔法吧!”

“嗯,沒錯,就是魔法。所以你們有沒有那種可以直接到都城也好,城堡也好的魔法?不需要快馬加鞭地趕路,只要用魔法就可以一口氣把我送到目的地,這不就好了嗎?”

就像任意門,或是竹蜻蜓之類的方便的道具。

浚達故意咳了一下清清喉嚨說:

“陛下,魔法並不是萬能的。”

“哪有?我常常在電視上看到巫婆,還有魔法師,他們幾乎不把科學放在眼里,只要揮一揮魔杖就萬事OK了。”

“我不知道您說的***是誰寫的歌劇或舞台劇,但您所提到的都是誇大不實的資訊,魔法幾乎只有在戰斗時才能派上用場,除此之外,就是像把陛下召喚回來時那種非常重要、特殊的情況下才會用到。”

原來電視和現實生活是不一樣的?正當我還想要再繼續抱怨時。

“總之說得簡單點,就是節省能源。”

孔拉德一邊撫摸著馬的鼻子一邊說道:

“當然,讓沒有魔法的我來說這些話,好像不太有說服力。那麼,陛下,今天您要和我,還是和浚達共乘一匹馬呢?昨天您提到您的騎馬經驗是……”

“坐過幾次旋轉木馬。”

“沒錯,您說您只坐過旋轉木馬。這樣的話就算花上三天也到不了王城,所以還是請您坐在我的背後吧!雖然會增加馬的負擔,但是只要適度換乘,應該可以勉強撐過去才對。”

“可是我的屁股從昨天痛到現在……咦,你怎麼會知道旋轉木馬?”

“總之請您先做好心理准備,說不定比昨天還痛。”

走在隊伍前頭的士兵向他們行過禮後一一出發。往上一看,天空上飛的還是和昨天一樣的人體骨骼標本。當然,連我們的頭上也有。果然它們就是吉祥物吧,該取什麼名字好呢?骨飛號?鈣質先生?

“就叫骨飛好了。喂——骨飛,雖然我看不出你是不是昨天那一個,不過昨天真的很感謝你。”

我自作主張地替它取了名字,並靜靜地朝它揮手。這時候,骨飛的下巴開始咯咯咯地作響,還不斷地拍動著翅膀,看起來真的非常怪異。我不由得問教育官:

“哇,生氣了!喂喂,它們現在是在生氣嗎?!”

“不實的,它們是因為承蒙陛下的召喚,正感動著呢。它們沒有所謂的‘個體'的觀念,所以您只要和其中一人講話,就會傳達給所有人。骨飛族人就算不在一起,也可以互相傳達簡單的訊息,所以用來做為巡邏和偵查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困難的辭藻實在太多,有點聽不太懂,但是這應該就是所謂的我為人人,人人為我的觀念吧。

“陛下,我們也該出發了!”

孔拉德右手拉著缰繩,伸出左手打算拉我上馬。這時原本大概是因為害怕而一直沒露面的村民,有一戶人家把門開了一道小小的縫隙,可以看到留著一頭金色短發的男孩正佇立在門後。

我對著他大喊了幾句。

“真是太可惜了!如果用重一點硬一點的球練習的話,那群小孩一定會進步得很快的!球棒如果再削得光滑一點,握棒的地方再細一點的話,就一定會打得更好,而且……”

還有,就是一定要有捕手。

“而且玩棒球——,怎麼可以沒有捕手呢?”

只看到金發男孩被母親給抓了進去,並慌張地把門關上。

“我偶爾會順道經過這個村子。”

孔拉德用力將我拉上馬。

“雖然他們曾經經曆過一段痛苦的經驗,但那些孩子們還是活得很堅強。”

“是呀!”

其實我根本無法想像父親被處死,房子被放火燒光這種事。

浚達臉上帶著不滿的表情,我佯裝沒看見,踢了踢馬的肚子。

猶如地獄般的一天就此展開。

根據手上指針式的G-SHOCK來看,從早上開始出發到現在已經走了六個小時了,我們在稱之為中繼站的地方換了兩次馬匹。在第三個中繼站,我們來到一個比剛剛那個村子規模要大很多的城鎮。將馬匹綁在柵欄後,一群士兵在浚達的命令下也都休息去了。

“您看起來似乎很疲累,而且從剛才就一直念著高深莫測的話語呢,陛下。”

由于孔拉德一直不斷地催促馬匹前進,所以不知不覺就記下了它們的名字。這時,差點從榛果色的母馬諾坎蒂的身上摔下來,我以沙啞的嗓音呼救:

“幫幫我!”

“當然。只要走完剩下的路程,不管什麼吩咐我會悉聽尊便。”

“不是啦,我是說現在。”

“總之我們先補充一點能量吧!也就是吃午飯。”

雖然雙腳已經踩在地面上了,感覺卻仍像坐在船上一樣。現在才不過是入春的第二個月而已,卻有著令人想起冰箱的炙熱陽光。

“總覺得沒什麼食欲。晚上那麼冷,白天又這麼熱,我的喉嚨就像吃到沙子一樣又干又啞,啊啊!”

眼前突然出現了渴望已久的東西,不由得伸出手又趕緊縮了回來。

一只看似外行人自己DIY制造的粗糙玻璃杯里面注滿了冰水,由于水的冰涼,使得杯子外側罩著一層水氣。這正是我想要的東西。

“……冰水……”

“陛下!”

浚達快步的跑過來,想必是要來警告我不能再取用人類給與的任何食物吧。可是,捧著竹籃過來的女孩也不過是十來歲,頭發和眼睛都是紫羅蘭色的。除了這個之外,其余的地方都和人類沒兩樣樣,但是……

“你應該是魔族吧?”

小女孩點點頭。

“是的陛下,這是我們所剩無幾的一些水,希望這些能夠讓陛下感到舒服一點。”

所以沒關系咯!她是魔族,我是魔族的國王。用手碰了碰玻璃杯,這水果然正如想像中般冰涼無比,教育官又說了一些話。

“陛下,請等一等……”

這時候手上的水突然不見了,往旁邊一看,原來是孔拉德從我手上接過玻璃杯,並將杯子望嘴上送。喝了一口之後,才把水遞回來給我,並且悄悄說了一句“最後一口請不要喝”。

將喝到僅剩下一定點的玻璃杯放回籃子後,小女孩開心地向我行了個禮就走了。一道冰涼感通過喉嚨,一鼓作氣地在胸前擴散開來,眉頭間也仿佛吃完挫冰般痛了起來,在一瞬間讓我站都站不穩。腦袋則立刻清醒多了,可以清楚地看見四周的綠地。

“……看來我真的超~渴的,就像是夏天參加社團活動後的脫水狀況一樣。”

“那孩子能夠將茶水獻給陛下,這一生一定都會感到非常榮幸。”

但是,像剛才那種場景大概也只有在古裝劇里才看得到。孔拉德剛才替我試了毒。為了我,他竟然幫我試了毒。

教育官一連錯愕地靠了過來。

“陛下,我不是再三告訴過您,除了我們帶來的東西,其余的都不能取用嗎?”

“可是這里是屬于魔族的村子吧?而且這里的居民,看起來都跟浚達長得很像,個個都長得超美形的。”

“所以剛才我不是試了毒嗎……”

孔拉德把諾坎蒂身上的馬鞍卸下來,就有如對待人一般喂水給它喝。

“水並沒有怪味,而且我本來還擔心會不會有毒物沉澱在杯底,所以也請陛下留下最後一口不要喝。更何況陛下也是個懂事的人,不過是第一杯水想嘗嘗冰的,之後不管是水囊的水,還是行軍的干糧,陛下應該都有胃口可是食用了吧?”

“孔拉德,你太袒護人民了。”

“那又怎麼樣?”

孔拉德一副不以為然的表情說道。

“不袒護人民,要袒護誰呢?啊,那當然就是……”

諾坎蒂咬了咬孔拉德的頭發,看起來很開心。

“對陛下不要說是袒護,我連這雙手、這顆心,甚至這條命都可以獻給您。”

“……我才不要你的心還是命呢!”

“請不要這麼說。”

“要不然就借用一下你的魔法。我現在已經快要不行了,請你用魔法一口氣把我送過去。我不要再騎馬了,騎馬太辛苦了。”

“若是魔法的話我就無能為力了。之前不是就跟您說過我沒有魔力嗎?想用魔法的話,那當然得找號稱我國最強魔法師的第一把交椅、浚達大師莫屬了。”

浚達皺起眉頭。哇——浚達大師連憂郁的樣子也超帥的。

“比起我,陛下本身具有的魔力更是強大。若要論起曆代魔王的能力,那可是連神族都會懼怕的呀!”

“等等。我是人類,所以身上沒有法力,沒有魔力,也沒有超能力!”

“陛、下、是、不、折、不、扣、的、魔、族!”

“可是我既看不到幽靈,沒中過樂透,也沒辦法透視女生的泳裝,就連那次玩錢仙十塊錢硬幣會動都是……”

在這里我要坦誠一件事。

小學四年級的時候,我和同學下了課後留在教室玩錢仙,當時是我移動了十塊錢。和我一起玩的野澤同學嚇得哭了出來,所以讓我根本不敢說那是我玩的把戲。不知道浚達是不是會錯了意,很有感觸地對我笑了笑。

“您心里所想的是異國的什麼高級儀式嗎?是不是和魔法有關系,由于微臣孤陋寡聞,所以並不了解……但是絕對沒問題的,陛下。魔力是來自靈魂的資質。或許現在還無法使用,但是總有一天這世界上的任何事情,都會順著陛下的想法進行的。”

“我倒不這麼覺得。”

身上沒有任何魔力的孔拉德輕撫著愛馬的鼻子說道:

“雖然我不會魔法,但是也不曾因此感到不便。總之,那是未來的長期計劃。目前比較重要的,是先讓陛下學會自己騎馬才對。”

“自己騎馬,我嗎?”

諾坎蒂激動地甩了甩頭,不知道是它喝剩的水,還是它的鼻水飛濺了出來。要讓我……騎它?!

“不,當然不會讓您一直自己騎馬,只有在進入王城的那一段路而已。您應該不希望讓人民失望吧?他們需要的是一個強勢又有威嚴的國王,因此我們不得不讓您獨自騎馬,讓您英氣十足地入城。”

“那我……要騎它嗎?”

“不是的。我們特別為陛下准備了一匹溫順的母馬。出生的時候是我接生的,而且是我辛苦調教出來的一匹愛馬,是一匹非常適合陛下的黑馬。”

看來,我乘著白馬奔馳的夢,破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