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我的妹妹可愛到爆!"
還是說說關于妹妹的話題吧.

就說我的妹妹就是這麼可愛.

也要談談關于我是多麼疼愛妹妹的內容.

可是從哪里說起呢,這樣啊……

如果是我的朋友的話,他先舉出一般的兄妹關系的例子,然後和自己這邊來對比的吧.

就是"如果是那些實際上有妹妹的家伙的話"——這樣的感覺.

不,在那之前,他可能會用一向別扭的口氣,來給自己放不下心的妹來妹誇口吧.然後再以"這樣的妹妹最討厭了"來結束.

不會有錯的.如果有以那家伙為第一人稱的小說,最後一句話絕對會是這個的吧.

算了,高坂的事就這樣吧.

總而言之如果要我說什麼的話,很不巧,我不像高坂那樣能把妹妹的事情說得那麼溜.

雖然那個家伙是個在"普通"這單詞後加什麼後綴都OK的存在.

普通的兄妹是什麼吶.

我覺得把我們兄妹和讓人很不明白的所謂的"普通兄妹"比較是毫無意義的.

因為我可愛的妹妹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

所以我和妹妹的關系,也應該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

即使如果高坂就在我眼前的話,肯定會露出一副厭惡的表情吐槽,但我就是這樣想的.

所以,開始與其他的哪對兄妹不同的,關于我們自己的話題吧.

開始我的可愛的,全世界獨一無二的,特別的妹妹的故事.不過在此之前,好像還沒說自己的名字呢.

我叫赤城浩平.是世界上最幸福的赤城瀨菜的哥哥.

雖然是一個比我小兩歲的妹妹,但她實在是超級可愛啊.

名字是瀨菜.赤城瀨菜.

一言以蔽之的話,她就是我的天使吧.

我並沒有開玩笑.因為實在是沒有其他的說法了.

非要用其他的話來說明下的話……嗯,這樣吧.

或許才色兼備來形容比較接近吧.當然對我來說沒有天使以外的說法,但是想要經過幾多的讓步,妥協,把妹妹的事情傳達給他人的話,除此之外沒有別的表達了.

就是這樣!我的妹妹,赤城瀨菜,是才色兼備的美少女.

帶著時髦的眼鏡,喜歡漂亮,一直顯示出良好的外形.幼兒園的衣服,七五三節的和服,中學的制服——從出生開始就跟這樣的正式而時尚相稱.

正如所見的認真實在的性格,在學校也從來積極的擔任著委員長的職務.當然學習也很好,也很會照顧人,應該肯定是班級里的熱門人物.

外表也好聲音也好都是那樣的美好而可愛.雖然我仍繼續著從前的"妹妹是我的天使"的想法,可最近妹妹突然的變得更加有女人味,正漸漸具備了即使是血親兄妹也會心跳不已的美貌.應該不是眼睛不好的緣故而帶上了眼鏡,可能是擔心那張光輝映照的美麗素顏會刺傷周圍人的眼睛而做出的貼心的關照吧.

我覺得有這樣可愛的妹妹的我,真是世界上第一幸福的人.

說起來最近,我這幸運的哥哥最近也有了些小小的煩惱.

實話說就是,最近瀨菜的樣子有些奇怪.

怎麼說呢……就是,雖然我不覺得這是妄想,想讓你聽一聽看.

最近妹妹,好像總用火熱的目光凝視著我.

不是,是真的啦!就在昨天,我在庭院里做引體向上的時候,突然有種感覺,我看到了越過起居室窗戶的槍一般的視線!

對.就在此時——

我一邊繼續著引體向上,一邊向妹妹揮了揮手.

于是,瀨菜好像受驚了一樣的睜大了眼睛,將視線扭轉了過去.如果僅此而已的話只不過是平常的來往應答而已.幾年前開始,妹妹也進入了青春期.對哥哥的反抗心理就是這種時候.不如說神氣十足的反抗著的妹妹的反應,也讓我覺得非常可愛.所以這時候也是,如果追過去問她"剛才怎麼了啊?"的話,或許能見到有趣的反應也說不准——抱著這樣的打算,我向妹妹靠近了過去.

結束引體向上,回到起居室看看的時候,妹妹仍然在那里.

坐在活動椅上,讀著帶著書皮的文庫小說.

這樣文學少女一般的姿態,我覺得簡直就像畫一樣.

我從廚房的冰箱中取出了運動飲料,喝了一口,然後返回了起居室.若無其事的出聲發問.

"瀨菜,剛才怎麼了?"

"嗯?什麼?"

"我在院子里做引體向上的時候啊,你看我了吧?"

"啊.怎麼了麼?就是無意中看了一眼啊."

"嗯……"

但是,無意中被妹妹看到了,也稍微有些高興呢.

瀨菜用什麼也沒有的口吻如此說道.

"……哥哥,你倒是很有肌肉呢."

"也就那樣吧.因為社團活動的鍛煉啊,足球部的."

小學生的時候開始就一直繼續著的足球,雖然不至于是我將來的夢想的程度,倒也是希望一輩子繼續下去的重要的興趣.

"稍,稍微摸一下可以嗎?"

"可以啊."

為了回應妹妹的期待,我伸出了用力隆起的肌肉.瀨菜在那里輕輕地用手指碰了碰.

"哇,好硬啊."

"呃……好癢……"

簡直就像還是孩子的時候——在青春期之前的時候的交流一樣.最近這樣的肌膚接觸一直都沒有,讓我有些感動.

"其他的部員,也有這樣的肌肉嗎?"

"每個人有每個人的不同,比起來不做運動的人的話,還是有差別的吧?怎麼了?瀨菜也進高中了,要開始部活了嗎?"

瀨菜好像和我進了一所高中.

雖然只是一年生,但是說來還是進了一所學校,作為哥哥我還是很高興的.

從剛才開始我就一直說著高興高興呢.

"倒也不是這麼說……嘿嘿."

"?"

妹妹那抿嘴含笑的意味,那時的我還沒有察覺.

"什,什麼都沒有哦?社,社團倒是想試試看,運動我是很不擅長啦.要試的話也是文學部的吧."

"瀨菜好像是想成為游戲設計師的吧?"

"為,為什麼你會知道啊!?"

"哈哈哈,哥哥我啊,關于妹妹的事情可是什麼都知道的喲!"

雖然是自己是打算將這句話作為王牌的,可瀨菜不知道為什麼退縮了.

"哥哥……,感覺好惡心."

"誒!!!"

"什麼嘛,在我的屋子里看到了電腦程序設計的專業書籍了不是嗎?因此知道了我的志願吧?明白了吧?"

妹妹吐出舌尖,閉上一只眼睛看著我.

"哎呀,別隨便就進妹妹的房間啊."

……僅,僅限于沒有什麼大事的情況啊.

"但是對不起呢,我收過瀨菜的快遞,結果在那時候不小心錯手打開了."

在那時候看到的快遞里的東西,就是這方面的專門書籍了.

"下次我會小心的……瀨菜?"

我的台詞說到一半就停下了,是因為看到妹妹的臉色隨著我的話而變青了.

"簡,簡直不能相信!你怎麼能隨便開我的包裹呢!"

"對,對不起……"

……居然變的這麼憤怒.算了,因為正是年輕的女孩吧.

"真的對不起,哥哥知道錯啦.肯定注意不會再犯了."

我在真心實意的道歉著.因為只有被妹妹討厭這件事,我是一定要逃避開的.

迷戀產生弱點——雖然這麼說可能有語病,可我們兄妹中確實是妹妹的權力更加強大.

……總是跟在妹妹屁股後面,言聽計從的——但是,我覺得這樣也不錯.

因為對我來說,無論為了妹妹做什麼,我都感到十分樂意.

接受了我的道歉的瀨菜,很快就怒氣消弭了.

"那,這,這樣就算了吧.那個……我也有些抱歉咯?稍微說的有些過分了……但是,下次一定要注意收件人姓名哦?也,也有即使是家里人,也不願意被看到的東西的……"

"嗯,明白了."

我微笑的點了點頭.妹妹所說的"家里人也不願意被看到的"快遞我當然是很在意,但我還是會努力忘記的.因為妹妹不喜歡.理由什麼的有這一條就足夠了.

"回來說說社團活動的事情吧.如果妹妹喜歡游戲的話,這方面的社團怎麼樣啊?"

"這方面的社團……?"

"嗯……要說的話……好像是叫游研的吧."(游戲=game,游研=ga研,所以在瀨菜耳朵里就成了Gay研)

"什麼?Gay研?"

哇!瀨菜突然睜大了眼睛把臉湊了過來.

"……怎麼了?這麼熱心的樣子."

"咳嗯……沒怎麼啊?"

簡直太像是刻意的了.雖然我確信她絕對是裝作不知道的樣子,但還是別追問的好吧.

"那……Gay研什麼的,都研究些什麼呢啊?是體位方面的嗎?"

"不是啦,就是說,游戲研究的吧?大概."

"誒?B,BL游戲嗎?"

"哈?"

怎麼回事?好像,話題突然接不上了的樣子.

話說回來體位是什麼?BL游戲?那是什麼的縮寫啊?出處是哪里來的啊?

瀨菜的口中不斷念叨著"游戲?game?"這樣的詞語,突然發出了"噫啊……"的激烈而含蓄的笑聲.

"哥哥!Gay夢什麼的……總覺得真是無比美妙的回響啊!"

我……看著妹妹美麗的笑顏想說些什麼,可還是什麼都不明白.

赤城家是一棟有著庭院的三層小樓.面積不是很大,外觀是長方形的,帶著樓頂的平台.除了一樓以外的各房間都有著陽台,我和妹妹用的是三樓的房間,二樓是父母的空間,而一樓就是全家聚集的場所了——差不多就是這樣.

那天,我在自己的屋子里一邊練習拉伸體操和肌肉鍛煉,一邊看著前一段時間流行的訓練教學片.正做著拉伸練習和肌肉定格訓練——就在我按照不發聲的訓練菜單進行鍛煉時,突然感覺到有人正在看著我.

"……?"

我從來都是盡可能的相信自己在這方面的感覺的.在足球比賽預讀對方的傳球的時候,就根據這種直覺采取行動,很多次都作出了很精妙的回應.

——是誰,在背後看著我?

這種感覺跟"僅僅是被看著"不同.要說明的話,感覺好像是伴隨著"去擒抱住那家伙吧"一樣明確意志的視線.就像被滴著口涎的食肉動物盯上了一樣的惡寒.但是,應該沒有這種可能性.我自己確認過屋子里沒有人的——說起來我從今早起床,下樓吃早飯之後,然後一直都呆在自己的屋子里吧?躲在我屋子里這種機會或許有幾次也說不定,但這種空隙也……

我一邊進行著腹肌運動一邊想著.

脖子的附近在抽搐.簡直是讓人汗毛倒立的惡感視線.

我暗中的發抖著.

或許也有小偷潛進了這個房間這種可能性,但我的直覺警告著我"正在被變態盯著"這樣的討厭感受.

……不行了,太在意的緣故不能集中注意力了.

"呼……"

電視節目告一段落的時候,我站了起來.即使在這種時候也不能中斷訓練的一絲不苟和不能靈活的隨機應變,或許是我跟妹妹的共同點吧.

一邊進行著接下來的手腕的拉伸練習,我朝著感覺到視線的方向,若無其事的慢慢靠近過去.

當看著我走過了巨大的衣櫃,邁向房間門口的時候——

我突然飛快的返身回來拉開了衣櫃的門.

梆!

"!"

誒!里面真的有人啊——!我向著衣服中蠕動的黑影,瞬間伸出右手全力按了過去.就在此時——

"……瀨,瀨菜?"

我正在用著全身力氣大把抓握著妹妹的胸部.

絕對是E罩杯以上的絕妙手感.

"你,你在干什麼?"

雖然這話也可以問向我自己,可這是驚慌失措之下的舉動還是希望她能原諒.

"嗚,嗚嗚嗚……"

藏在衣櫃里的瀨菜眼睛睜的溜圓,一動不動,好像是還沒明白發生了什麼.一秒,兩秒,三秒左右的時間過去了,妹妹一邊扭過頭去僵硬地笑了笑,一邊說 "捉,捉迷藏,呢吧?"

"這種事情不可能吧!"

頓時,好像高坂京介附體一樣的吐槽奔湧而出.雖然不可能放置著妹妹的奇怪行為不顧,希望打聽出什麼來,瀨菜憤然的出聲回擊.

"哥,哥,哥哥你才是,想揉我的胸到什麼時候啊?!"

"啊!對不起!"

我差點都忘了!

"別一邊道歉一邊按著啊!"

啪!

……被妹妹扇耳光了.

"十分感謝!十分感謝!"

"居然對出手打你的我道謝!"

"呃……因為有兩個原因……"

"還是別說了吧!哥哥惡心!"

我受到了藏在衣櫃里的妹妹全力吐槽.

什麼啊這種狀況.

我不滿的發著牢騷.

"明天到學校去跟高坂自誇好了."

"……"我啊,昨天被妹妹扇巴掌了哦?"這樣."

"嗯,那家伙也有妹妹,所以我覺得肯定會羨慕的吧."

"明白了,那個人也挺病態的."

不知何故瀨菜對高坂的事感到頗為悲哀.看來我好像在妹妹還沒和他見過面的時候開始,就讓妹妹對高坂的好感度大幅下降了.

算了,就這樣吧.

妹妹"嗨喲"一聲可愛地把自己從被裝在其中的衣櫃里拔了出來,噗噗的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塵,用叱責的口吻說道.

"呼嗯,就原諒你這一次好啦.拜拜~!"

"等會."

我抓住若無其事離開的妹妹的肩膀止住了她.

"啊?"

"瀨菜,你這樣強勢的打斷我,是想就這麼模糊不清的把藏在我衣櫥里的事情混過去是吧?"

"…………"

被我說中了.直冒冷汗,眼鏡也打著顫的妹妹也很可愛呢.

我"唉……"的長歎了一聲,開始了說教.

"剛才雖然我也不對,但瀨菜也是,藏在別人屋子里的衣櫥里,很不好的吧?好像腦子有問題的人一樣."

"嗚,嗯……"

打了蔫的瀨菜低著頭.這個實在真誠的丫頭規規矩矩的聽著我的訓誡.

"……對不起,哥哥."

"嗯,我原諒你了."

滿口說著"好孩子,好孩子"的我撫摸著妹妹的頭,瀨菜紅著臉直點頭.

"真,真是的!別像對待小孩子一樣的啊!"

"哈哈哈,對不住啦."

這樣就算和好了.暫且先這樣假裝下吧.

"雖然很在意你為什麼進到我房間的衣櫃里,不過要是不願意說的話那哥哥就不追究了."

話說回來,怎麼辦啊.當然這次是發現了,但也不能大方的說"喜歡您來,喜歡您再來"吧.

"那……我先出去了."

還是先暫且離開吧.我揮了揮手,正想離開房間,妹妹叫住了我.

"再,再等一會."

"嗯?"

"那個……我這樣做的理由什麼的."

"哈?"

難道說,妹妹想要告訴我嗎?

"那個……不會笑話我?"

"不會笑."

我當即回答道.

"瀨菜不想的話,我就不會笑.絕對不會."

"…………"

瀨菜目不轉睛的凝視著我的眼睛.過了一會,似乎是最終拿定了主意,開口說話了.

"我……最近在練習插畫……那個,嗯……看,看這個."

妹妹交出了一幅小小的寫生簿.

正畫著訓練中的男人(大概是我)的素描.

雖然不太清楚,但畫得不是挺好嗎.

「瀨菜……這是」

「……以哥哥為原型畫的人」

哎?也就是說……

「因為這個,才藏起來的?」

「……嗯」

明明已經做好了覺悟,不會笑話她的.

老實說是有些掃興.

「什麼啊.一早就這麼說不就好了.這樣的話當模特我還是很樂意的」

「真的?哥哥……願意為我的藝術作品當模特嗎?」

「啊」

「謝謝你哥哥!最喜歡你了」

嘣!

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沒想到……瀨菜竟然抱緊了我.我在人生的最高峰中,拼命地將瀨菜說的『哥哥!最喜歡你了!』這句話烙印在我的腦海中.

不過,沒想到會這麼讓人高興——

瀨菜說了一句『獎勵就到此為止』,立刻離開了我,

「哥哥……雖然還畫了幾張素描……這個也要看嗎?」

「哦?要看要看.無論多少張都要看哦—?」

「是,就是這個」

妹妹讓我看的是,一個酷似我的角色被一個光頭基佬摁倒在地的素描.

「這蝦米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的藝術作品哦!哥哥!」

「……………………!」

瀨菜帶著非常漂亮的笑容說道——我只能默默地擦著滲出的汗水了.

幾秒之前的狂喜心情也飛到九霄云外了.

瀨菜很興奮,臉上泛起了紅潮.眼睛閃閃發亮,喘著粗氣說道.

「太棒了!沒想到哥哥是男同認同派的!要是早知道我一開始就不用那麼煩惱,直接找你商量就好了!」

「不,不……」

我想,糟了.話題確實想著非常糟糕的方向前進著……

「之前對不起呢!嗯,你看擅自打開行李——這麼說的時候!郵購過來的「資料」要是被哥哥看見的話——就很擔心,不禁就生氣了!但是現在放心了!因為在我需要男同資料的時候,哥哥會幫我帶回來的!」

「瀨菜冷靜下來!等等,等等等——等一下暫停!」

「首先是我無法入手的重口商品——嗯,怎麼了?」

像機關槍一樣說個不停的瀨菜忽然停住了口.

就在仿佛時間停止一般的靜謐中……我試著整理這凌亂的情報.

總之雖然假設說了出來,但還是不能最終確定.

「瀨菜……?嗯,那個,啊.剛才一連串的話……是,是怎麼回事?」

「怎麼回事?」

啊,糟了,話題接不上了.我的妹妹偶爾也會有這種事的.只會認死理一樣地往前沖.雖然這一點也讓我很喜歡,但是……現在不是說這種事的時候,我坦白地問道.

「你喜歡男同?」

「嗯!」

大聲地回答道.

「是嗎……」

我遠目了.

「藝術作品,就是很有男同感覺的那種?」

「當然!」

連我都在懷疑我是不是問的方式不對,她卻還是肯定地回答道.

已經沒有辦法不確認了.

我妹妹是——————————超級大變態.

可是……………………但是…………這是怎麼回事呢?瀨菜是喜歡男同的變態.——那又如何?就算如此,會改變什麼嗎?不不,絕對不會!

無論妹妹有怎樣的興趣————我也絕對不會把她當笨蛋的!

無論發生什麼,瀨菜都是我可愛的妹妹,重要的家人.

就算是像這樣的震驚,也是絕對不會動搖我的.

「…………好」

盡管我在不為人知的情況下對這事下了崇高的決心.但是這期間的沉默似乎還是讓瀨菜有些不安.她帶著消沉的表情戰戰兢兢地問道.

「那個……果然,這種愛好……很奇怪嗎?」

「不!完全不會!」

「真的!?那哥哥也會變成男同嗎!?」

「絕對不要!」

「到底是哪種啊!?不要說些模凌兩可的話!」

「為什麼要對我生氣啊!?」

為什麼解釋會這麼兩極分化啊!

咳咳.我為了切換話題咳了兩聲.

「瀨菜……冷靜下來聽我說.我啊,那個,不是男同認同派的.我是喜歡妹紙的」

「………………」

不要露出一副要哭的表情啊!咕……糟了,要是被妹妹用這種表情看著……不就會說謊說自己是基佬了嗎.倒不如說可能真的會成為基佬了……!不行……不行不行……冷靜下來,赤城浩平……!

「老實說,現在我也不能理解這些.可是,我並不會覺得奇怪,也絕對不會笑你的」

「……是嗎」

瀨菜似乎終于對情況有正確的認識.不停地點了幾次頭,說道.

「對不起,哥哥.嚇到了嗎?」

「嗯,嗯……」

「我呢,以前一直都是這個樣子的哦.很容易就得意忘形,興奮起來——因為在外面會控制自己不絕對做這樣的事情,還以為自己是不是最近改正過來了……還是完全不行啊」

「沒關系的.我覺得無論瀨菜全身心投入喜歡什麼,都有你的優點.而且,在我面前無法自制的話,就說明我是個值得放心的對象咯?」

這不僅僅是安慰,還是自己的心里話.

瀨菜像孩子一樣害羞地「嘿嘿」地笑了.

「哥哥很擅長讓人打起精神呢.很受歡迎吧?」

「那是因為我是你哥哥啊.對別人就不能那麼擅長了」

「笨,笨蛋啊!」

瀨菜不知為何有些不高興,嘟起嘴來怒視著我.

我說錯什麼話了嗎.

「話,話說回來……真的沒有女朋友?」

「沒有」

連告白都不曾試過呢.

「是,是嗎」

看起來好像有些放心的樣子,是我的自我意識過剩了嗎.

瀨菜又嘟起了嘴,埋怨地說道.

「好奇怪.哥哥周圍就沒看到什麼女人啊」

「哎呀哎呀.也就是說,如果瀨菜不是我的妹妹而是同班同學的話,就可能會喜歡上我?」

「這怎麼可能.別得意忘形」

「對不起」

「……為什麼我這樣子罵你,你還那麼高興地道歉啊」

因為很高興啊.就算不說出來.

「哈哈,嘛,話又說回來.現在還沒有和女孩子交往哦.和男生一起出去,一起踢足球比較有趣.……像小孩子一樣嗎?」

聽到我自嘲一樣的問題,瀨菜溫柔地「不」否定道,

「很基的感覺哦!」

「這不管怎麼說都太牽強附會了吧!」

「不不,我覺得哥哥果然有男同的潛質」

「……就算你一臉認真地說」

雖然已經決定不會以奇怪的眼光來看了……妹妹喜歡男同,也相當痛苦啊.

只是,聽到接下來瀨菜說的話,這些想法又煙消云散了.

「那個……雖然說這種話可能會讓你有些困擾……果然,讓哥哥知道真是太好了.之前我就一直……都很煩惱」

那麼,妹妹將男同話題提出來,就輕松多了.

我獲得與我的人生變得密切相關,喜歡男同的女孩子——『腐女』這個單詞,是在不久之後的事情.

「——嘛,開端就這個樣子的吧」

我輕輕吐了一口氣,將發現妹妹的秘密時說的話全部和盤托出.

時間是九月,放學路上.

我對旁邊走著的高坂自信滿滿地說道.

「怎麼樣?我的妹妹很可愛吧?」

「……喂,喂.……難道……莫非,剛才的話可以一臉得意的說出來的嗎?」

怎麼可能啊,高坂一臉這種表情流著冷汗.

這家伙叫高坂京介.三年來和我同一班的朋友.說是好朋友也可以.

基本上平常一臉懈怠的樣子,老好人還非常愛管閑事.

可是呢——在女性關系上就非常遲鈍.

最近剛剛被女朋友甩了,在新學期剛開始的時候非常消沉,(雖然是自作自受)涉嫌腳踏兩條船的男人被班里的女生欺負『下跪吧垃圾』,然後又遭到田村同學冷酷的對待,所以今天久違地一起回家尋求安慰——的情況.不知何時開始變成了炫耀瀨菜的話了,不過『妹妹的話題』是最近和高坂很容易聊起來的話題.

高坂肯定也想聽我那可愛的妹妹的故事,以此來打起精神的.

「我一開始就拒絕了『我的妹妹很可愛之類的話題』了吧.否則你以為是什麼啊」

「……我是打算聽『我的妹妹喜歡男同實在太變態了活著真辛苦啊』的」

「才不是.確實總會發生很多很大條的麻煩,但是我每天都很幸福哦?我真心覺得瀨菜是我妹妹真是太好了」

「……我是該贊揚你是一個好哥哥呢,還是勸你這M趕快清醒過來呢」

「不管怎樣,高坂,你也沒資格這麼說啊.我是以從你和田村同學那里聽來的,和妹妹相關的故事為借鑒——我的做法可全都比你高明哦.我直說了吧——高坂,你太糟糕了」

「我單單不想被你說!」

還是和往常一樣在完美的時機吐槽的男人.

可是只有這次目標偏了.

「這世界那里有被妹妹拜托去買工口游戲的哥哥啊?」

「你不也去買耽美游戲了嗎!被妹妹拜托去的!而且在這之後還去成人用品店猶豫要不要買和妹妹一樣的充氣娃娃!?你才比較變態呢!」

「不要被迷惑了!我只是買了個目錄而已,沒有其他目的!」

我的辯解被高坂一臉「哈?說大話吧傻瓜」的表情看著,于是我決定馬上換個話題.

「而且高坂……即便是我,聽到什麼因為妹妹不情願所以沒法和女友破鏡重圓這樣的理由,也會懷疑你腦子是不是壞掉了」

「嗚……咕……那,那個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說清楚的事情和糾紛……啊」

「哼」

這種感覺,老實說很難說清楚.無論多麼可愛,多麼想留在身邊的妹妹,總有一天會離開自己的.要是清楚地表達自己不願意的話……自己嘴里蠻不講理的話就這樣應驗到自己身上了.就算不是完全一樣,和他擁有類似煩惱的人應該也很多吧.

只是就我來說,這應該是一直以來都經曆過的煩惱才是,花了很長時間才談妥的問題才是,為什麼這對兄妹才開始煩惱這些問題呢,真讓人有些吃驚.

這麼說的話,之前和這家伙一起去成人用品店的時候也說過妹妹的話題啊.

『妹妹對自己來說究竟意味著什麼,自己還不清楚』盡管記憶有些模糊,但總之這樣的話是說過的.

「高板,你和妹妹的關系一直很差的……最近怎麼突然變了呢?」

「哦,哦……那又如何?」

「所以說啊」

急劇變化的人際關系是很難徹底處理的.況且現在還是包含女朋友在內的三角關系,那就更加複雜了.一旦全部暴露了之後——就算是拼命想要修複……也就成了現在這個樣子了.

「嘛,加油吧」

「哦,我會加油的」

性格別扭的人坦率地回答道.肯定會想到辦法吧——只要充分相信他他就會很強大.這家伙是個不好不壞的普通男人,並不是超人,可是正因為如此,才會在普通人都有的煩惱,一步步地向前邁進.

作為一起度過學生生活的好朋友,我這麼想道.

……啊,說了些讓人害羞的話啊.

那麼,因為安心下來,就回到話題來吧.要說應該說什麼話題的話,當然是我的妹妹很可愛的話題了.

「為了繞過經曆很多困難的你打起精神來,我就講更多我妹妹的話你聽吧」

「……都說了那麼多了還有話說嗎」

「那是當然,畢竟我妹妹是世界上最可愛的啊」

我挺著胸脯回答道,高坂不知為何太陽穴有點抽動.

「世界上最……嗎?」

「嗯.所以說『喜歡妹控H游戲』的家伙的心情我真沒辦法理解.因為跟瀨菜比起來,其他人的妹妹都只是蘿蔔一樣的東西啊」

「啊?喂你丫」

「……喂,怎麼突然生氣了?」

「哈?我沒有生氣」

不,肯定是生氣了吧,哪來的美國佬啊.滿臉郁悶的眼神望過來,一臉不高興的高坂又低聲說了一遍「我沒有生氣」.

「只是,我覺得你的發言有點不正確」

「……什麼?」

這家伙說什麼呢?難道是覺得自己的妹妹受到貶低,所以生氣了?

……哎呀哎呀,真是誇張的家伙啊—.嘛同樣作為哥哥,情緒被破壞了的心情也不是不能理解,不過應該更冷靜地反駁才是,現在簡直就像是被擊中要害而發狂不是嗎?

高坂說道.

「我妹妹比你妹妹更可愛啊」

「唔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唔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突然間就跳起來了啊!使用咬咬功攻擊太卑鄙了太卑鄙了!」

「咕嚕嚕嚕……!」

「說人話啊!」

「咕嚕嚕嚕……!高坂——你丫說了絕對不能說的話.我把這話原封不動還給你——我妹妹比你更加可愛啊」

「哈?噗,才沒有呢」

在我的唇槍舌劍中畏縮的高坂眼中,再次燃起憤怒的火焰.

「我妹妹比你妹妹可愛一百倍!」

「不!瀨菜更加可愛!」

「「啊啊!?」」

我們兩個以極近的距離相互對視著.

「呼呼呼……高坂……!既然這麼說就決斗吧……!」

「呼呼……好,好膽量!方法呢?」

「那肯定是——」

第二天,在休息時間的教室里,我和高坂的決斗拉開了帷幕.

「我先攻!我的回合!瀨菜的七五三寫真!」(譯注:七五三指七五三節,新生兒出生後30至100天內需至神社參拜保護神,到了三歲(男女童),五歲(男孩),七歲(女孩)則于每年的11月15日再去神社參拜,感謝神祇保佑之恩,並祈祝兒童能健康成長.以下全部是捏他游戲王)

咚!地將秘藏的妹妹寫真扔到了桌子上!

高坂仿佛是受到了肉體上直接攻擊傷害一般,作出防禦態勢往後退.

「咕……!」

「哈哈哈哈哈哈怎麼——樣!很可愛吧?世界上最可愛的吧?」

「太天真了……!我的回合!登載桐乃寫真的流行雜志!」

咚咚!

「唔啊……!」

我被華麗地吹飛了.

「哼……不管你有什麼,我的妹妹可是模特兒哦.世人都承認她是非常可愛的.你的妹妹有這種社會評價嗎?呵呵呵……沒有吧?——赤城,我贏了!」

別,別得意忘形!

「哼,其他人的評價無所謂.我確信瀨菜才是世界上最可愛的妹妹.這場決斗,就是要讓你承認這一點的決斗!」

重要的是,雙方妹妹「最可愛的地方」是不參考其他人意見,只給雙方當事人看的.

在任何一方認輸之前,這場決斗都將繼續下去.

啪!我又拿出一張妹妹的收藏品甩到了場上.

「瀨菜妹妹的不戴眼鏡長發版照片!」

「哼,你以為那種卡對我有效嗎?」

「你太大意了呢,高坂!翻開場上埋伏的照片,陷阱卡發動!」

轟轟轟!

我的腦中響起了轟鳴的音效,同時翻開了我秘藏的超稀有抓拍照片.

「接招吧高坂!這是我這個夏天才拍到的,瀨菜妹妹的比基尼泳裝照!」

「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高坂發出了臨死前的慘叫,同時全身顫抖著——

「……呼」

然後很自然似地將瀨菜妹妹的比基尼泳裝照片收進了胸前的口袋里.

「你丫別想占為己有!!」

我用在足球部鍛煉出來的腳力,全力踢向高坂.

「嗚哇!不是禁止直接人身攻擊的嗎!?」

「因為你丫想對我的寶物出手!」

「話說赤城,你這個是偷拍的吧!照片上瀨菜明顯沒有察覺到有人正在給自己拍照的樣子呢!?」

「要是很平常地拜托她讓自己拍照的話,她一定會穿件外套的吧!我可是很想拍下自己妹妹的胸部的!」

「你還真是個最糟糕的哥哥呢!但是干得漂亮!」

「那還真是謝謝了.這張照片我原本是不想讓任何人看的.——好了!這下你應該承認了吧!比起你的妹妹,瀨菜妹妹要來得更加可愛!」

「不.雖然這確實是一張非常美妙的照片.那麼我也就必須要拿出自己珍藏的寶物了呢」

「什麼……?」

曾經公開表示自己最討厭妹妹的高坂,居然稱之為自己的寶物的東西……?

「來吧,盡情顫抖吧!」

砰!高坂甩到場上的,又是一本雜志——

「這,這個是……」

「夏日泳裝特集!像是妹妹的比基尼泳裝照片這種程度的東西,我可也是有的呢!」

那份雜志的封面,是高坂的妹妹,和另一位黑發美少女一起的泳裝照片.

因為這是由專業的攝影師所拍攝,所以照片整體拍攝得都十分完美.而且作為模特的兩個人都很配合,所以兩人都擺出著完美的笑容和姿勢.

要是比起拍攝效果來,我所偷拍的那張照片根本連做比較對手的資格都沒有.

「咕……!——恩?喂,喂……高坂……」

「怎麼了?」

「旁邊那個黑發女孩子,超可愛啊?」

「是吧!?不愧是赤城!果然眼光也很不錯呢!」

高坂好像也非常贊同的樣子.

「這個女孩子叫綾瀬.她大概是除開桐乃以外,這個世界上最可愛的美少女了」

還要特意把妹妹除外嗎……!這家伙,真的討厭自己的妹妹嗎?其實是最喜歡了吧?嘛,不過我也覺得瀨菜妹妹是絕對不會輸給綾瀬妹妹的.雖然這麼認為……

「好想和綾瀬妹妹結婚啊」

「我也是我也是」

「可以把這份雜志送我嗎?」

「絕~對不行!我不是說過這是我的寶物了嗎?」

「嗚嗚……這樣啊.不過亞馬遜應該是有過刊可以買的……」

「你可以上出版社的網站直接訂一份的」

「真的?謝了」

我們倆暫時忘記了決斗開始沉迷于綾瀬妹妹.

突然,高坂回過了神來.

「——如何,赤城?你承認你輸了吧?」

「不不,根本沒這回事吧?像這種特意擺出的笑容,根本就無法打動我的內心的.話說啊,高坂,你從剛才開始就一直拿雜志出來給我看.你們明明是一家人,難道連一張妹妹的生活照都沒有?既然你打算用笑容燦爛的照片來和我一決勝負的話,那就得拿出『對著哥哥露出笑容的照片』才行呢」

「咕……」

高坂一臉苦澀地畏縮了.是呢,那家伙和妹妹關系不好呢,所以根本不可能有那種照片.從這之後就一直是我的回合了呢!一口氣干掉他吧!(注:"一直是我的回合"a自游戲王)

「瀨菜妹妹幼兒園版照片!」

「瀨菜妹妹第一次幫忙做家務的照片」

「瀨菜妹妹第一次挑戰馬尾辮的時候的照片!」

——以下略——

「哈啊,哈啊,如何……你該承認自己輸了吧……高坂」

「不——還差得遠呢.雖然馬尾辮那張確實很有感覺」

我們之間的決斗逐漸陷入了泥潭中.兩人的防禦力都很高,所以沒辦法迅速分出勝負.我和高坂都沒辦法讓對方承認自己的妹妹是世界上最可愛的.

很快——

「……該死,沒辦法分出個勝負來……」

「……得盡快分個勝負出來呢……」

兩人隔著桌子,同時擦了擦汗.

這時,田村同學插話到.

「小京,赤城同學,下節課要到移動教室去上哦~?」

田村麻奈實,和眼鏡非常適合的我的同班同學.她也是高坂的青梅竹馬.

「哦,哦……不過我們還沒分出勝負呢」

「那我們讓田村同學來做裁判怎麼樣?」

「可,可以啊.好,吶,麻奈實——你應該看到我們剛才的戰斗了吧?那你覺得誰會贏?」

「我覺得哪邊都讓人覺得很惡心哦~.啊,那我就先走了呢?」

喀拉喀拉——砰.

田村同學很柔聲地說了這麼一句就走掉了.

「……喂,高坂.你快去和田村同學和好吧」

「……我們又沒有吵架……」

最終,我們決定把決斗放到放學後再說.

放學後,我們補充了彈藥後(妹妹的照片),再次開始了死斗.

決戰場就是我家.

我房間里的瀨菜妹妹相冊中,沉睡著無數的超強力稀有卡.

——絕對不可能會輸的!

這一點我非常有自信.

而對方,高坂看上去也很微妙地有自信的樣子.

而在我們向決戰場進發的途中還發生過這樣的事.

「喂,高坂.你不回一趟家嗎?」

我詢問他是不是要回去補充一下彈藥,不過高坂搖了搖頭.

「就算我回家,也不知道那家伙把相冊藏到了什麼地方」

「喂喂,沒有彈藥你准備怎麼辦?」

「你稍等一下,我給妹妹發個消息」

我偷偷看了一樣高坂那邊,發現他的手機屏幕上顯示著這樣一條信息.

『我現在正在和朋友較量誰的妹妹才是世界上最可愛的.你馬上發些你可愛的照片過來』

嗶,消息發送完成.

大約一分鍾後——

「哦,回消息了」

高坂的妹妹恢複了消息.

『真是超惡,去死吧』

「…………」

「……高坂,你妹妹真的是很討厭你呢」

「等,等等!還有一個附件呢……!」

高坂慌慌張張地擺弄著手機查看起附件來,而且還把手機斜過去不讓我看到.

「哦哦~~~~~~~~~!什麼嘛,那家伙~!明明回了這麼一封語氣爆差的消息,里面不還是附了超給力的照片的嘛.哼哼哼……喂,赤城,這場較量我拿下了!我可是入手了會讓人想死過去好幾次般可愛的照片呢!」

高坂看著附件的照片沾沾自喜著.

……真是的,這對兄妹……真搞不懂他們.

就在說話的期間,我們到達了我家門前.

「到了哦.快進來吧」

「沒有那個必要」

「你說什麼呢?」

突然自信心極度膨脹的高坂微紅著臉,

「吶,赤城,你看這個可愛度,已經根本沒有繼續比下去的必要了吧?」

他半強迫地將手機塞到了我的面前.這應該是高坂的妹妹自己拍的——一位身穿制服的美少女,正露出著燦爛的笑容,一只手擺著V字形,真是張超了不得的照片呢.……好厲害,看樣子對方很清楚怎樣才能照出自己最可愛的一面呢.

怪不得高坂那家伙會被迷得神魂顛倒的呢.

話說,看到這張照片,讓人完全想象不出這和發來那種惡毒消息的是同一個人.

「確,確實是很可愛……不過我家里可是還有很多很多瀨菜妹妹的超給力照片……」

「不用再給我看了.你妹妹的照片的傾向我已經看透了.那種照片,不管你拿多少出來都絕對贏不了我妹妹的」

「你說什麼……!」

聽到高坂的話我不禁暴怒起來.高坂用一只手制住了我,

「我並不是在貶低瀨菜,而是在說——你拿出來的照片有一樣致命的不足之處」

「不,不足之處……?那是什麼?」

「就是你自己哦」

「……!?」

高坂指著我說道,而我則像是被雷劈中一樣僵立在當場.

「你所拿出的妹妹的照片上都沒出現你.說到妹妹,那只有和哥哥在一起的時候才能發揮出最高的魅力!如果沒有和妹妹的合影,那也就沒辦法表現出這世界第一的可愛……!」

「確,確實……!」

高坂,你這家伙說出了何等的真理……!你這家伙到底什麼時候學得這麼能說會道了!這該不會是從哪個妹系H游戲里面照搬出來的吧?

「但,但是高坂!這一點你可也是一樣的!」

「哼——」

看到不屑地哼了一聲的高坂,我終于注意到了.

他就是想讓我說出這句話.

「庫庫庫……現在就讓你見識見識我真正的殺手锏吧……」

高坂最近總是會說些微妙的聽上去很帥的話.

啪啪,啪啦啪啦.

高坂擺了個毫無意義的看似很帥的POSE.

「擦亮眼睛看好吧!這樣一來這場比賽就到此為止了——!」

他將手機的里側轉向了我這邊.那里貼著一枚大頭貼.

「怎麼可能……!你居然會有和妹妹的LoveLove合影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你這個混蛋,太讓人羨慕了!居然敢設好套讓我跳.

「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高坂得意地大笑起來.

難道說我就這麼眼睜睜地看著他擺出這麼一副囂張的態度嗎?沒想到……沒想到他居然是出了這麼一張奇跡般的卡……!該死……不行了……能和這個對抗的照片……就算翻遍我的收藏也沒有.

「……對不起,瀨菜妹妹……我……已經不行了」

我擺出orz的姿勢雙膝跪倒在了地上.

看到我這個樣子,高坂笑得更加囂張了.

「……那我回家了.你妹妹應該也在家了吧」

然後向我投來了勝利者的台詞.

但是!

「那個,我希望你們能適可而止一點呢」

在已經放棄了的我的身邊,響起了天使的聲音.

「誒……?瀨菜……妹妹?」

我回頭一看,發現我的天使——瀨菜妹妹正站在那邊.

高坂也緊隨著我注意到了瀨菜妹妹.

「哦,哦……是赤城啊.剛回來?」

瀨菜妹妹半睜著眼,有些呆呆地呼了口氣.

「才不是什麼『剛回來?』吧?到底在搞什麼啊,那邊兩個白癡哥哥?我從剛剛開始就跟在你們身後了,不過因為太不好意思所以沒有跟你們搭話」

「誒誒誒誒誒誒誒!那瀨菜妹妹你聽到剛才我們說的話了!?到底是從哪里開始聽到的!?」

「……從『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如——何!很可愛吧?世界第一的可愛吧?』開始」

「那不是在教室里的對話嗎——!?」

「我是要給哥哥送你忘帶的東西去的!然後就正好聽到你在說那麼白癡的話——我可是害羞死了!」

「那你就當場說出來嘛!」

「聽到那種話我怎麼可能跑出去跟你搭話!周圍可是有很多三年級的學長學姐呢!」

嘛,也是.

「……對不起,瀨菜妹妹」

「……抱歉」

我和高坂都老老實實地道歉到.

瀨菜妹妹雙手環抱,「哼……算了」地瞪了一眼我們倆.

「可別再做這種讓人害羞的事了」

「了解!而且就在剛才我們已經分出勝負了呢」

高坂一臉得意地仰著頭說道.該死,真讓人火大!但是卻沒辦法反駁……!

「哦.……聽你們剛才的對話,好像是因為哥哥他沒有和妹妹一起的合影所以才輸掉了,是這樣吧?」

「恩,這就是我決定性的勝利」

「是這樣啊」

瀨菜妹妹用沒有絲毫起伏的語調說道.

「哥哥,你站那邊別動」

「誒?」

「照我說的做就是了.還有,高坂學長,請你拿著手機在那邊做好拍照准備」

「……?」

我們雖然很驚訝,不過都照著做了.

就在我們因不知道她要做什麼而困惑時.

啾.

我的臉頰被親了.

「!?!?!?!?!?」

「好了,這樣子哥哥就贏了呢.——那再見了,高坂學長」

「什……什……」

瀨菜妹妹丟下啞口無言的高坂,拉著滿臉通紅的我的手走向了玄關.

雖然妹妹裝著很平靜的樣子,不過果然她的臉也跟我一樣通紅呢——

「回去之後可要沒收掉哥哥的那些照片哦?還有,剛剛那事立刻給我忘掉」

我——

我還是抱著和之前一樣的觀點.

我的妹妹,實在是太可愛了.

之後,高坂家——

「我回來了」

「……贏了嗎?」

「嗯?」

「我問你比賽贏了沒有」

「啊啊.……抱歉,輸掉了」

「哈啊?為什麼!?我明明都拍了照片發給你了!?」

「那個……你看下這張照片.是赤城兄妹的『臉頰親親』照」

「誒誒!瀨,瀨菜她……騙人……這真的假的……」

「吶?果然贏不了吧?不過我也不想承認失敗,不過看到這樣的照片,還真是不好說自己能贏」

「嗚……」

「………………」

「喂,你別盯著我看!?我,我才不會跟你做那種事情!」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