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深夜的girls’talk
我的名字叫高板桐乃.是個運動萬能學習優秀容姿美麗的妹妹.

那樣的我現在為什麼會在這里——

我在溫泉的更衣室,仰著頭休息.保持著剛出生的姿勢,兩手兩腳散漫的放開,讓電風扇的涼風給治愈著.

因為大腦完全因泡澡而昏昏乎乎了,我擺著連十分熟的人也沒有見過的姿勢,要是被人看見了真想糊弄過去.

"呼呼…….呼呼呼……"

看著天花板,我回想著妹樂園.啊,不好差點危險的思想就蹦出來了.好險好險,要是現在就失去意識了,恐怕就回不來了…….

是的——一直追求的桃源鄉,一直到剛才都還在我的身邊.

我來到了H游戲的世界

"——我的人生里,已經沒有半點的後悔了……呼"

"……各種意味上說我都見到了一幅很糟糕的東西呢"

"嗚哇"

突然有冷的東西壓在我的臉頰上,我叫了出來,我抬起頭確認究竟,那里站的是穿著土氣的浴衣的黑貓的身影.

"……那樣的姿勢,就算是百年之戀都會跟你說分手喲"

"再只要勾一次魂不久好了"

"好好.那盡量別讓自己澡後受涼喲"

我愕然的吐出一口氣,黑貓把罐裝冰綠茶和浴巾遞給我.我直起身子接了過來.用浴巾遮住自己裸露的身子,噗的打開易拉罐,咕嚕咕嚕咕嚕……

"呼,thank you"

"不客氣.少許回複了吧?"

"是呢,你才是,已經沒事了嗎?明明白天那樣誇張地倒下了"

"醫生已經診斷過了,沒關系哦"

"那就好——小珠妹妹和日向妹妹呢"

"…….逃掉了"

聲音低沉而表情也變得僵硬的黑貓.我用食指輕觸了上唇.

"我我的話,在小珠妹妹的身邊的時候,只是因為泡澡泡暈了,糊里糊塗下做的事呢—,只是想嚇嚇她"

"你說你….沒有自覺……但珠希逃走的理由絕對不是這個哦

"?"

"…….那個…….桐乃….雖然很感謝你和我妹妹關系搞得很好……日向先不說,但是珠希很怕生,希望你更慎重點"

"……知道了"

我老老實實的開始反省.確實剛才的我因為覺得妹妹們太可愛了,可能有點暴走了.

終于情緒低落的我,現在才注意到自己的形象.

"不好,得梳梳頭發才行,不做點什麼的話."

在我慌慌張張的時候,黑貓繼續說著

"日向也真是的,雖然看到了你的本性,但就算這樣也對你很在意呢"

"咦,真的嗎?"

"恩,要是可以的話,希望你過會兒陪他們說說話"

"噢噢噢,太好了!!那麼我告訴日向妹妹今天晚上一起睡!"

"…….啊,你一點點都沒有反省呢"

"有什麼不好!可以嗎?可以嗎?"

我雖然同京介住在同個旅館不同的房間,但是洗牌分配房間的時候應該包含五更家人才對.不這樣的話……你們想嘛?我可能會被妹控京介襲擊吧?

我認為絕妙的提案卻被黑貓說"很遺憾,不行哦".

"因為那個孩子今天晚上無論如何無論如何都要和父親在一起."

"戀父情結?"

"並不是那樣……那個,說來很難過….父親他"

"在父親的強烈要求下,決定了房間分配"黑貓這麼說

順帶說一句房間的分配是——

房間①:桐乃,黑貓,珠希

房間②:京介,黑貓的父親,黑貓的母親(包括日向)

大概京介可能要過個最窘迫(氣氛最尷尬)的一夜了.

"…………沒問題吧,那家伙"

那天深夜.我在被窩里嘟噥著.

"……那句話,已經說了多少回了呢"

旁邊的黑貓從被窩里回答到.順便說一句,珠希妹妹和黑貓在同一個被窩里酣睡,正在夢的世界里旅行著.

"但是啊……你的父親他們對這回的事情了解到什麼程度了?"

"已經知道了呢.因為我剛剛把"命運的記述"中的"創世篇"和"鳳凰篇"給了父親"

"那大概什麼也沒傳達到吧"

我的女兒很危險!雖然這點倒是成功的傳達了.

肯定是黑貓在家消沉被看到了,而京介又是原因,盡管有若干誤解還是有所察覺……

要是那樣的話,京介現在正在被黑貓的父親痛揍…….

啊啊~~~~~~~~~~~~~~~~~~~~~~~~真是的!總覺得糟透了!這個事情!

正在心中疙疙瘩瘩的我,黑貓照例用哪種讓人火大的笑法對我說

"……呼……順帶一提"命運的記述"已經有名為"來世篇"的第十三冊出現了哦"

"所以說,你別一次一次的提這些過于沉重的東西,你想這種互瞪的長期戰持續多久!?"

"……只要一想到我這一生所無法實現的願望……不小心就…"

"……"

告白的台詞——"來世一定也會喜歡你的"這個麼?

真固執啊這家伙,我不是指邪氣眼啊電波啊,那樣無聊的東西,而是我從中窺視到的些許愛情的碎片,卻著實駭人.

那是將自己的整個人生都像棒球一樣投出去的,真正舍身的戀愛.

我自己又是否能為了戀愛如此拼命呢——一想到這兒,焦躁,尊敬,擔心,感謝,恐怖和憤怒就混雜在我的心中.

……但是啊黑貓

那可能是不行的…你自己也是知道的吧?

"那個,說點之前的事可以嗎?"

"什麼?"

"你啊…….這次,果然很無情哦"

"……"

"是為了我嗎,嘛,雖然也有為了自己的部分…….我理解你的心情,雖然也非常感謝你……"

嗚,說不出口啊.我一直都是這樣,最重要的事情,卻很不擅長傳達.

"你突然說要離開,突然就不在了——對方有多麼的傷心你考慮過嗎!?雖然這次的結果可能是很好,但你說的那種"儀式",不是自己隨意的不講理的中二病幻想嗎.雖然說我被中二妄想拯救了改變了,但是失敗的可能性也是有的,那麼,陪著你妄想的對方不是超可憐嗎."

"……對不起"

不妙,這家伙估計哭了.但是,到這個地步已經沒法停下了.

"我才應該說對不起,謝謝你幫了我,但是——別開玩笑了!"

嘴停不下來,明明我都沒有指責別人的資格.

最近,我深切的知道了.

我的大哥,並不是什麼無敵的超級英雄.

是個和其他人沒有任何不同的,普通的高中生.

有了女朋友就會高興,被甩了就會失落.被當做傻瓜就會生氣,受傷了就會哭泣.——和我一樣的,是普通人.

這麼簡單的事情,過去的我卻並不懂.一點都不懂.而且可能現在也,沒能理解.

"……你啊,你腦海里想想喜歡的人臉試試看."

"……"

黑貓閉上眼十秒後,我說道

"沒這種人喲"

終于我也,不得不承認了.

在很久以前就被人指出過,但我卻一直沒有承認,一直當作沒有這回事——

我們一直像個笨蛋一樣度過著每一天,一直在繞著原路,一直在擦身而過.

其實,明明一直在自己身邊.

我不能讓我眼前的這家伙,和我駛進同樣的軌道中.因為這是對為了我而做出自爆這種蠢事的,好友的一種禮貌.

"所以,你不好好注視著真正的他,是不行的."

不那樣的話,那個笨蛋就會立即沖向艱辛的道路.會硬說自己是無敵的,把事情拉到自己身上,進行壯烈的自爆行為.

這次的事情也是,反正又會因為自己的不中用而懊悔吧?

明明不中用的——是我們才對.

很不甘心…真的不甘心.我這次一點也算不上一個好妹妹,也算不上一個好朋友,連那個人的腳跟都及不上.

啊,不好.這麼想可不行——

就在我這麼想時,房間隔門被拉開了.

"高板君超帥的!"

那是穿著睡衣的日向妹妹.她興奮地上氣不接下氣.

"瑠璃姐!瑠璃姐!高,高坂君他!雖然我認為"這家伙超廢的,怎麼還不去死",但是超帥的耶!那是什麼人啊!想讓我迷上他嗎!?"

又 來 嗎.

那家伙……又搞砸了嗎.

"日,日向,別這麼大聲哦.你以為現在已經幾點了?"

"不,不是說這個的時候了!太糟了!高坂君真的很糟啊!"

我向著高呼的日向妹妹這麼問道

"日向妹妹的爸爸和京介說了什麼?"

"是那個呢!聽我說聽我說!是——"

"不說也可以的喲,日向"

想說到不行的日向妹妹卻被正色的黑貓制止了.

"咦?為什麼?""哈啊?!為什麼?"

"……因,因為那個人會說什麼,就算不聽我也能明白"

這個……話是這麼說啦!但你那絕對是不好意思聽吧!

"日向妹妹,那就告訴我一個人吧?"

"恩,那個呢"

"日向,我都說了你不用說的吧"

"咦,但是但是"

"——這麼喜歡胡蘿蔔和青椒的話,每天都給你吃哦?"

"oh…….對不起,桐乃姐姐"

胃袋被作為人質的日向妹妹,可憐的屈服了.可惡…….

"但是啊,有在和平談話喲?應該.所以不用擔心喲?也許?"

"這不是讓人更在意了嘛!你這夾雜在微妙斷句處,滿含深意的問號是什麼意思啊!"

"沒,沒關系的!因為真的關系很融洽!爸爸把高板君邀去,兩人單獨洗溫泉了哦"

夠了住手吧!京介的生命值要歸0了啦!

我要是男人的話死也不會接受這種互動.無論怎麼說都太悲哀了……

雖然那家伙確實很沒用,但也沒有必要做到這種地步吧!

"瑠璃姐瑠璃姐!瑠璃姐和高坂君分手了對吧~?那我就要和高坂君結婚了哦!這樣一來和桐乃小姐之間也會變成真正的姐妹了♪"

"別胡說了小丫頭!想一輩子沒飯吃嗎!"

"哈啊!?就算不這麼做,日向妹妹也已經是我的新娘了啊!笨~~蛋!"

"嗚…….對,對,對,對不起…….我沒想到你們兩人會如此憤怒……."

日向妹妹用著敬語一個勁的顫抖著.

"那,那麼我,得去睡了!"

逃得真快.

騷動平息了,室內變得安靜下來.

我瞄了一眼黑貓,她也同樣的向我的方向看來.

"恩…….那個"

"……什麼?要是有什麼要說的話,請直接的說出來?"

"通過這次的事情我明白了,現在的你還沒有交男朋友的資格"

"咦?"

"要是不甘心的話,就證明給我看看吧"

"呼,正如我所願"

我和黑貓在被子中,互相對視著.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