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我姐姐是電波少女聖天使』
我的姐姐 一年一班 五更珠希

我有兩個姐姐.大姐姐叫瑠璃姐姐大人,二姐姐叫日向姐姐.兩個姐姐都很溫柔,很疼我,所以我最喜歡瑠璃姐姐大人和日向姐姐了.日向姐姐很愛說話,總會給我講好玩的故事,還會跟我一起玩.瑠璃姐姐大人很會畫畫,總是在拼命地畫漫畫.晚上睡覺前她還會給我讀書,陪我一起睡,為了不讓我害怕而在我睡著之前一直呆在我身邊.她還很會做料理,總會給我們做很好吃的飯菜.媽媽也好,爸爸也好,日向姐姐也好,吃的時候都會大贊好吃好吃.瑠璃姐姐總是很拼命.前段時間——————…………

「嗯—」

在茶房讀著妹妹的作文的我,心情非常複雜地叫了出來.

「小珠啊」

「什麼事,姐姐?」

端莊地正座著的娃娃頭幼女呆呆地仰視著我.

這女孩叫五更珠希.超級可愛的,我的妹妹.

「嗯,沒什麼」

「嗯?」

……不不,怎麼可能問得出口啦.

小珠是不是比起我更喜歡瑠璃姐?這種問題.

「哎呀,真是頭痛.這樣讓人怎麼不吃醋嘛」

明明標題是『我的姐姐』,可是卻以8:2的比例寫著『好喜歡好喜歡瑠璃姐!』嘛.身為珠希的另一個姐姐,多少有點不愉快.

不過更多的是難為情.珠希是個不懂說謊的壞孩子,所以寫在這張原稿紙上得都是真的啦.好喜歡好喜歡好喜歡姐姐,喜歡這種地方,喜歡那種地方——能和兩個姐姐一起生活,我覺得非常幸福.

都快羞死我了啦!

怎麼說呢,感覺快要融化掉了.

「小珠,這東西啊……要在教室里發表嗎?」

「是的!」

「要在大家面前讀嗎?」

「是的!」

朝氣蓬勃的回答.

「這,這樣啊」

啊~~~~~~真的假的?不得了了啊.想象一下就會死掉了啦.

「……不行嗎?」

「沒,沒這回事哦?」

怎麼可能不行,我反而很開心啦.不過就是超級難為情的啊.

——好,拉個人墊背好了.

「小珠,等下也給瑠璃姐看看吧——她一定會超開心的哦?」

「哎嘿嘿」

她應該是在想象最喜歡的姐姐開心時的樣子吧.珠希露出軟綿綿的微笑.

——這女孩到底有多乖啊?

就連我都臉上發熱了,要是瑠璃姐看到這個最愛的妹妹所寫的情信,毫無疑問會難為情得不得了,痛苦得不斷抽搐吧.

「嘻嘻嘻嘻嘻」

糟糕,超想看的.超期待的.我舔著嘴唇妄想著那一光景.

「?怎麼了嗎?」

「哦哦,沒什麼沒什麼」

我搪塞著再次看向原稿紙.

好了好了,我覺得差不多應該在這里自我介紹一下了.

我叫五更日向.是個以雙辮為標志的小學五年生.被超可愛的妹妹和溫柔而笨拙的姐姐夾著,處于三姐妹的正中間.

差不多就這樣了吧.關于我自己,其實也沒什麼值得一談的東西呢.我是個住在千葉的相當普通的女孩子,嗯.

我們正在茶房等晚飯做好.我們家的茶房要說寬敞倒也挺寬敞的,不過跟朋友的家相比,感覺有點老舊?以前好像沒這感覺,不過最近我開始有點在意了.畢竟也到了多少有點憧憬打扮品位的年紀了.最近還開始在書店讀流行雜志什麼的,不過手頭上的衣服盡是姐姐穿舊了的那些樸素到不行的,身為一個女孩子在這一點上可謂相當不滿.

雖說如此,在這個家里根本沒有可以一起商量服裝事宜的人.

媽媽的品位超級樸素的.妹妹又是小學一年生.姐姐也不行,要是跟她商量可能一興奮起來就會給我做禮服了.

她絕對會說什麼『……呵……看來你也差不多需要暗之衣了嗎?』

沒錯.我的姐姐——有點,不,非常電波.

五更瑠璃.我們親熱地叫她瑠璃姐.

她好像在用『黑貓』這個網名.

她是個擁有漂亮得讓人羨慕的黑發和白皙肌膚,散發出厭世氣氛的人.感情非常冷淡,那沉靜的面容不帶些許的體溫——看上去是這樣.

總是以冰冷的眼神藐視著周圍的人——看上去是這樣.

如果一起生活過的話,就會發現她是個很調皮很讓人想去欺負的人.

可至今,我還沒有遇到過能夠共享這一愉快愛好的同志.

從小就主要在家里玩,現在完全沉浸在動畫,游戲,漫畫和小說等室內系愛好的姐姐,應該算是所謂的宅吧.

她從幾年前開始自主創作小說和漫畫,後來還受動畫影響,甚至自主制作哥特蘿莉服來穿,每天晚上還在自己的房間里舉行奇妙的儀式.

姐姐的"儀式"還逐漸升級,跟架空的對手打電話什麼的現在已經是家常便飯了.

要是沒那些行為的話,她就真的是個好姐姐了……

我一邊這樣思考著親愛的瑠璃姐的事情,一邊繼續讀妹妹的作文.

————那時候,瑠璃姐姐大人好像在漠漠的日常之中,看到了閃閃發光的命運.很遺憾,我一點都不懂,不過她好像很開心地說道「啊啊,他的靈魂在轉生之後仍然沒有毀損啊」.就像她在跟『暗之世界的住人』對話的時候一樣,臉頰發紅,情緒激動.希望將來有一天能夠理解瑠璃姐姐大人所說的話.

「不可以去理解啊——!!」

忍不住叫了出來.糟糕……給天真無邪的小孩帶來嚴重的壞影響了啊……

要是幾年之後珠希開始說"墮天聖","吾之真名為黑貓"這種很痛的話該怎麼辦……再說,這篇作文在引用了瑠璃姐的台詞的瞬間黑曆史氣場就變得很不得了了……!不過不愧是聰明伶俐的珠希,(不過在某種意義上來說這種傾向非常不妙就是了)她把瑠璃姐的電波文章清清楚楚地翻譯成日語而寫了下來.

由于我不是很懂,所以我按照自己的想法想了一下,覺得一定是這樣的意思.

姐姐大人有喜歡的人了.

「咦,咦咦!?」

好像寫著很厲害的東西!

等下,呃……什麼?小珠這不是要在教室里讀的嗎——不對!

「那個,小珠……這里寫的全部都是真的對吧?」

「是的!」

珠希緊緊握拳對天一伸.也是呢~這女孩不可能寫假話嘛~

實際上,瑠璃姐偶爾會偷偷跟還不怎麼懂事的末女說一些秘密的心底話.就是『給我聽著,珠希——』這種感覺.大概算是類似于向布偶吐露秘密那樣的代價行為吧.

要問為什麼我會知道這一點的話,那是因為我用來捉弄瑠璃姐的素材之中,有幾個就是從珠希那里得到的.

嗯,嗯,既然如此——那這次也有可能是真消息了?

誒!真的假的!?那位瑠璃姐——有喜歡的人?反正一定是動畫里的登場人物,要麼就是腦內男朋友之類的吧?

「嗚……不過,亂下定論也不太好呢」

如果這是真的話,那就沒有比這更有趣的素材了.

去確認下好了.

我馬上前往廚房.雖然這麼說,距離也就只有那麼幾步而已.

「瑠璃姐瑠璃姐」

我對穿著圍裙切著青菜的瑠璃姐說道.

隨後,我就聽到了一如往常的溫柔回應.

「……真吵呢,再等一會兒吧」

「不,我不是來催你做飯的啦」

「那是來干什麼的?」

「瑠璃姐,你真的有喜歡的人了?」

噗嚓!菜刀刺到砧板上的聲音響起.然後瑠璃姐以好像機器人一般的生硬動作唧唧唧地轉過頭來.

「……你,你你你,你在說什麼呢?」

「咦……等下,原來是真的啊?」

這個反應,可信度上升了百分之五十!

「啊,不對……不,不是這樣的.」

好了確定了~.臉都紅透了,真可愛啊!

「騙人!瑠璃姐真的有了喜歡的人!恭喜!」

「都,都說了,我不是說不是這樣的……」

雖然並不能排除腦內男友說,總之這個笨拙的姐姐變成了戀愛中的少女卻似乎是事實.我干勁十足地問著.

「是什麼樣的人呢!?告訴我嘛!」

「真,真是不聽別人說話的孩子呢.」

「別裝了,好啦好啦,告訴我嘛~.我好在意我好在意!」

「我好在意我好在意!哎嘿嘿!」

不知什麼時候跟在我屁股後面的珠希也(我覺得她大概不明白是什麼意思)重複了同樣的問題.

然後瑠璃姐臉色就變得像蘋果一樣,低下頭,開始顫抖.

「……非,」

「非?」

「非常……出色的人哦」

「呀——————!」

來了——!棒,非常棒!超級有趣!

「已,已經在交往了?」

「還,還沒.」

「什麼——!那,那……表白呢?」

「你,你給我適可而止.我生氣了哦.」

「什~麼啊,還沒呢?」

我看出現在挑撥會有效!

「果然瑠璃姐也是小孩子呢~」

「嗚……」

瑠璃姐生氣得拳頭顫抖.

「……呼……請不要小看我.」

看看,上鉤了.小菜一碟.

「就算是我,結下《契約》的男子什麼的……還是有的.」

「哎哎!?契,契約!?」

契,契契契,契約是……

「呵呵,是的——沒錯,《契約》.」

瑠璃姐得意地微笑.

「他于現世之名為《京介》.過去我為《黑獸》時,應是我伴侶的野獸……」

「什——麼啊,果然是動畫里角色麼.」

嚇我一跳.

一瞬間,我還以為姐姐登上了成人的階梯.

「不是的.他是確實《存在》的.」

…………瑠璃姐,真可憐.

「小珠,到一邊兒去吧?」

我不忍讓最小的妹妹看到長女可悲的樣子,把他趕走.然後,擦著流淌的眼淚柔聲說道.

「嗯,是這樣的呢……黑獸的……那個,京介哥哥?是存在的呢.」

在瑠璃姐的心里.

「?……為什麼我會被妹妹哭著同情呢?」

「嗯嗯,別在意?只是有點雜物飛進眼睛里了……」

眼淚停不下來.雖然我一直都以為姐姐電波,但沒想到她真的創造出了腦內男友,甚至在腦內做出H的事情……可悲,太可悲了……

總之這就是……每天晚上的《儀式》里加入了新的設定——這麼一回事吧……

直到瑠璃姐的心變得更堅強一些……或者說直到出色男友真的出現時,必須要讓她直面現實.

至少,就算只有我們,也要配合她.

「那個……瑠璃姐喜歡的人,什麼地方很出色呢?」

「……全,全部.」

返回的是少女味十足的回答.

嗚哇……徹底迷上了哦.

對妄想中的人.

瑠璃姐害羞得站不住了,蹲坐在原地.

不過她還滿面通紅地干巴巴地低聲說道.

「他是個帥氣,溫柔……非常可靠的人哦.」

「腕力也很強?」

如果是瑠璃姐喜歡的Maschera的主人公,確實應該很有腕力.不過瑠璃姐,

「不……今生的《他》應該沒有戰斗能力哦.」

好好,是這樣的設定呢.

「……不去,表白麼?」

「也對呢……他是非常遲鈍的人,不好好說清楚他不會明白的呢.」

明明都結下《契約》了,思念還沒有傳達麼?總覺得不太明白?

「而且……喜歡他的人,除了我之外還有別人……」

嗯……雖說是腦內男友,卻有很多不利于瑠璃姐的設定啊.平常的瑠璃姐,感覺會做出『他是我的仆人哦』這樣的腦內設定.雖然『堅強少女』是瑠璃姐的本性,但是將其隱藏起來作惡才是真正的瑠璃姐.

「如果我表白了,會有人受傷的.」

「那……就是不表白了?明明喜歡他.」

「……………………」

姐姐露出的表情實在過于認真,我沒能開玩笑.

從姐姐那里聽說高坂桐乃這個人的事情,是什麼時候來著.一年前的夏天,姐姐初次參加『線下聚會』——成功交到朋友然後回家的那一天.就是在那天以後吧.

『嗯~,呀,線下聚會是什麼樣的,我很在意.——很開心?』

『——當然很開心.交到了許多趣味相投的朋友,我正准備去二次聚會呢.』

線下聚會當天,透過電話聽到的姐姐的聲音,似乎在逞強……難道說線下聚會失敗了……之類的,我記得我有這樣的擔心.

在還要大約半年前,我曾經隨口問問『難道說,瑠璃姐沒有朋友麼?』,那時姐姐回答『……沒那樣的事情』,擺著無畏的笑臉,拿出手機.

『……就讓你看看我有很多朋友的證據吧.』

瑠璃姐讓我看了手機的通訊錄.

那里確實記錄了很多名字.

有很多,不過……

阿櫻九尾——《俗世之狐(瑪蒙Mammon)》

飛鳥優湖——《邪蠅之王(別西卜Beelzebub)》

篤子•艾留蘇奧斯•雷雨——《惑亂之黑羊(阿紮塞爾Azazel)》

《Ω(Unkown)》

女?∕真名不明∕Username∕第二種複仇對象——《Fairy》(注:前三人的注釋人物均為神話中的惡魔)

——大概就是這種感覺,還有百余名.

『……………………』

『……呼……怎麼樣啊?這麼一來你明白了吧.』

『……嗯,明白了.』

我明白了瑠璃姐根本沒有朋友這件事.

正因為體驗過了這樣的情節,我會擔心姐姐也是沒有辦法的.

不過——事情並非如此.瑠璃姐真的交到了趣味相投的朋友.

我還沒來得及問,回到家里的姐姐就得意地向我傾吐著《熾天使》《巨神》之類的莫名其妙的話——不過不知為何,我明白了姐姐在『炫耀朋友』.因為和以前蒼白的炫耀朋友完全不同.

好久沒看到如此開心的瑠璃姐了.

我稍做反省.我一直在小看姐姐.

之後——還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吧.

那天,姐姐從回到家開始,就抱著裝書的紙袋鬼鬼祟祟地走進自己的房間.

這樣的姐姐,居然買黃色書刊了?

如此想著的我,興奮地偷襲了姐姐的房間.

咔啦!

「瑠璃姐,有空麼?」


「呀……什,什麼事.」

瑠璃姐嚇了一跳,把剛才在看的雜志藏到背後.

看她的反應——絕對是讓人害羞的書!

「啊咧?瑠璃姐,你剛才把什麼藏到背後了?——雜志?」

我一步一步地靠近.剛想要繞到瑠璃姐背後,瑠璃姐就轉身想要避開——不過,太嫩了.我突然做了個假動作.

「成了.」

「啊……」

偷盜成功.瑠璃姐的害羞書籍GET.

興奮激動地嘩嘩翻看著書.

「?什麼嘛,不就是普通的書嘛.」

就是類似于我一直在書店站著讀的,青少年向的時尚雜志.

瑠璃姐似乎也放棄了,「哈~」地歎了口氣.

「請不要瞎猜……這本書是,那個,單純的低俗時尚雜志哦.」

「也是呢,也沒什麼奇怪——」

不對,很奇怪!絕對很奇怪!

「——瑠璃姐會去看時尚雜志!?」

「……我看面向青少年的時尚雜志,有什麼好奇怪的?」

「非常奇怪!發生什麼事情了!?你是假的!?」

「……被否定到這份上,就算是我也會生氣的呢.」

不對,因為啊……她可是瑠璃姐哦?那個,一直在讀可疑的魔導書,穿著哥特蘿莉裝滿臉得意地外出的……那個瑠璃姐哦?品味如此錯位的我的姐姐,某天突然開始閱讀華麗系青少年雜志什麼的,有種對牛彈琴的違和感!然而眼前的現實還沒有變化,雖然覺得難以置信,還是試著問問.

「……什麼?對普通時尚覺醒了麼?」

「不是的.這怎麼可能會穿這麼不知廉恥的衣服.」

「我倒覺得挺合適的啊.」

不是的.

「……那為什麼?」

我再次問道,姐姐害羞地撅起嘴.

「……朋友刊登在上面哦.」

「瑠璃姐有朋友!?」

「………………(抽動)」

「好咚好咚好咚好咚!」

臉頰被擰了.

「灰不起!研諒我!……痛痛,好痛啊.」

「接下來,再重新說吧.」

瑠璃姐無表情地宣言著,再次害羞地撅起嘴.

「……朋友刊登在上面哦.」

「哎哎——!?真的假的——!?」

這是在做戲.

但是我真的很吃驚哦.畢竟,說起瑠璃姐的朋友,應該是前段時間宅女線下聚會時認識的人——

「刊,刊登在雜志上……也就是說,那個人是模特?」

瑠璃姐紅著臉點點頭.

「是誰是誰?」

瑠璃姐唰唰地翻到雜志的中間,為了讓我也能看到,把雜志放到地上,低聲說道.

「……這中間最婊子的就是她了.」

「最婊子的.」

就算你這麼說……話說回來盡是些花哨的人,和瑠璃姐趣味相投的——像是宅女的女孩子似乎沒有呢.

「那個,這個人?」

「不對.」

「……那就,這個人?」

「不對.」

「……那是這個人?就算你說婊子什麼的,我也不明白啊.」

「…………是這個人哦.」

瑠璃姐手指著那一頁中最漂亮的女孩子.

「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原……原來是這個人麼!?」

「沒錯哦.哼哼,很婊子吧?」

「哪里!?」

這不是超級美少女麼!嗚哇,腰好細!臉好小!好棒~我都迷上她了!

『瑠璃姐的朋友』,穿著大膽而花哨的夏裝,彎著腰做著V字手勢.淺棕色的頭發和耀眼的笑容.在陽光下閃閃發光的身姿,我第一眼就被迷住了.

「你說哪里……全部啊全部.不僅僅是全身,連靈魂都婊子.這就是這個女人的真面目哦,哼.」

對漂亮的朋友毫不客氣,高興地不斷說著婊子婊子的瑠璃姐.與說的內容完全相反,提到朋友的語氣很是得意.

「好好看看,就算在這本雜志上刊登的模特中間,也是最婊子的吧.」

「嗯……」

婊子,是相當于『帥氣』的誇獎的話吧……?我是不是把單詞記錯了……?一,一定是這樣的呢.

「嗯!很婊子呢!這個人!」

「看來你終于明白了呢.」

瑠璃姐滿足地點點頭.看來終于理解了,我也暫時安心了.

「這麼說的話,瑠璃姐最近每天打電話的『婊子姐姐』,就是這個人麼?」

「是的.」

「嗯~什麼什麼……哎——!叫桐乃姐姐啊~~~~~~!」

我像要把她吞下去似地注視著桐乃姐姐.如此漂亮而開朗的人,居然會和瑠璃姐成為朋友——難以置信.

「哎?這麼說來……婊子姐姐是宅女?」

「是,是的.」

「哎~沒看出來~」

「我,我沒騙你哦.看吧,看看這個.這是之前在秋葉原照的相片.」

瑠璃姐鬧較真地拿出手機.顯示在液晶屏幕上待機畫面,是瑠璃姐和桐乃姐姐,還有一個看上去就是個宅女的戴著圈圈眼睛的人,三人並排著的照片.

「哦,真的啊.話說瑠璃姐把和朋友一起照的照片做成待機畫面了呢.」

「這,這是偶然哦.」

才不是偶然改變待機畫面的吧,我是這麼想的.

「話說,之前瑠璃姐的待機畫面是我吧?」

「你為什麼會知道.」

「呀,看過一眼.」

「……那,那只是那個時候而已……或者說輪換圖片之一.」

「是的是的.也用過小珠當待機圖片吧?」

「嗚……」

不過是被說中弱點而已,瑠璃姐就不甘心地咬著嘴唇顫抖.

想稍微問問各位有姐姐的妹妹——姐姐把妹妹的照片當做待機圖片,你會怎麼想?我的話,一半是微笑,一半是難為情.然而,充當待機圖片的角色變成了桐乃姐姐,感覺得救了的心情,與姐姐被搶走的嫉妒心在心里交織著.

「嗯哼,妹控.」

「……日向,今天的晚飯……你做好覺悟吧.」

呃.

看起來玩笑開過頭了.

「抱歉抱歉……話說回來——是叫桐乃姐姐吧……好想見見她啊.」

我對還沒見過面的『姐姐的摯友』,產生了遙想.

「絕對不可以哦.我絕不會讓你們見到那頭猛獸.」

「哎~為什麼?不要說這樣的話嘛.我也想見見她嘛.」

「不行就是不行.」

「我不會從瑠璃姐身邊搶走桐乃姐姐的~~~」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可真正是為了你們好才這麼說的哦?拜托了,給我聽話.」

「……呀,為什麼會這麼拼命?」

我明白瑠璃姐如此拼命阻止我和桐乃姐姐見面的理由——是那之後一年多的事情了.那個時候的我,只是一個勁地疑惑著.

——回到剛才的話題.µ

那是八月,在我聽說了『京介』這個腦內男友的名字後,幾天之後發生的事.

我得知了,瑠璃姐和名為『京介』的腦內男友之間,關系好像有了進展.

和腦內男友之間關系進展了.

這句話超亮的.

雖然在瑠璃姐開始說起京介這個人物——『桐乃小姐的哥哥』,這一具體的妄想設定時,我就在想這個姐姐有點不對勁了——但這一天卻是決定性的.

在暑假進入中段的某一天,我雖然在玄關向著剛回家的瑠璃姐搭話,

「瑠璃姐你回來啦—.今天晚飯吃什麼啊—?」

「…………呼呼……呼……呼」

「瑠璃姐?」

這人怎麼了啊.一邊傻笑著還一邊搖搖晃晃的.臉也好紅—發燒了嗎?

「瑠璃姐—,你不要緊嗎—?」

「……庫……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

「…………」

啥啊這是.已經無藥可救了耶.

瑠璃姐也不管發呆的我,跟平常一樣一副歌特蘿莉打扮的她,搖搖晃晃地走進了自己的房間.

「呼—,呼—,呼—嗯?嘻嘻嘻,好像有種,有趣事件的預感?」

我懷著八分湊熱鬧兩分擔心的心情,跟在姐姐的背後.

和平常一樣,姐姐房間的拉門還是敞開著.

「……瑠璃姐—,晚飯怎麼辦呢……咦」

在我的面前展開了一副令人恐懼的場面.瑠璃姐她因為有專心于一件事就看不到周圍情況的傾向,所以每天晚上都是在我的眼前進行著什麼謎之『儀式』的——

但是現在不是這情況.

瑠璃姐這會兒,也沒換下中意的歌特蘿莉服,臉朝下趴著抱住了坐墊,還啪嗒啪嗒地拍著腳.

「~~~!~~~!」

……怎麼回事啊.我早就有點懷疑了,這該不會是正在妄想著進行合體吧.

越看下去瑠璃姐的奇怪行為就越多了,終于她抱緊了坐墊開始骨碌骨碌地滾來滾去了.

「~~~!~~~!」

骨碌骨碌.啪嗒啪嗒.雖然還在嘀咕著什麼但是聽不清楚.

「……糟了,瑠璃姐壞掉了」

我冒著冷汗石化了.

「……發生什麼事了?」

「……小珠,現在不能來這里」

因為SAN值會下降的.

我把妹妹趕走,但又不能放著現在這副模樣的姐姐不管,于是就站在房間門口繼續觀察著事態發展.骨碌骨碌啪嗒啪嗒了好一會兒的瑠璃姐,突然站了起來.

「!」

這回又想做什麼啦,我警戒著.

瑠璃姐完全陷入了視野狹窄狀態,就連近在咫尺觀察著她的我都沒發現.

她的臉蛋紅紅的,搖搖晃晃地靠近書桌,開始寫起了什麼.

「……?」

開始畫漫畫了嗎……?話說晚飯…….

我偷偷靠近瑠璃姐從後面一看,

「嗚哇」

刷拉刷拉刷拉刷拉—.瑠璃姐在筆記本上高速地畫著不知道是畫啊文字啊什麼的.而且還是,帶著一副非常幸福的表情.……在寫下了「高坂瑠璃」幾個字的時候,瑠璃姐還慌張地搖著頭,咯吱咯吱地塗黑了.

……完全成廢人了啊.法律已經阻止不了瑠璃姐了啊.

還有今天的晚飯,好像只能由我來努力著做點什麼了.

這個時候的我開始真心擔心起來了,瑠璃姐的腦內男友症狀是不是惡化了,是不是都達到了可以稱之為疾病的程度了.

從那天開始,瑠璃姐的樣子眼看著就變怪了.不,要說奇怪的話雖說至今為止也夠怪的了,但這該說是怪法不一樣了吧.

坦白地說就是小兒女作態了.

「……現在我要打個重要的電話.從此時此刻開始一小時……如果靠近我的房間,吵吵嚷嚷的話……魔王的詛咒就會降臨,將今晚的一道菜消去」

瑠璃姐半個身子探出拉門,要把我們都趕走.

「切—,把我們都當成礙事的了」

「姐姐大人,您又要和『暗之世界的住人』對話了嗎?」

抱著圖畫書的珠希很遺憾地說.瑠璃姐一直被自己的小妹妹稱為『姐姐大人』的.

我搖搖手指,用低沉的聲音說.

「……瑠璃姐收到了『暗之世界』的電波,就要與腦內男友通話了喲.不用管她了.來,走吧?我來幫你讀圖畫書」

「哇—」

珠希坦誠地高興起來.看著她那樣子,我也苦笑起來.

順便解說一下,所謂『暗之世界的住人』,指的就是瑠璃姐經常用手機通話的架空的朋友們,不過最近第一次交到的現實朋友桐乃小姐也包括在內.

不過,現在瑠璃姐打出的『重要的電話』的對象是——

我在離開的時候站定了幾秒鍾,豎起了耳朵聽.

「那個……並沒有……什麼事找你……給你添麻煩了嗎?那個……就想……聽聽你的聲音,所以」

哇咧,卿卿我我的耶.

但是,因為對象是只存在于瑠璃姐妄想中的人,從這個前提來看的話,這個貌似很幸福的對話的意義就180度掉了個頭了.變成了雷人電波女悲哀的獨角戲了.

「……嗚嗚」

真的要哭出來了.因為實在是太悲哀了,實在沒法把她當作笨蛋…….

「哈~啊,這該如何是好呢……」

「???……請打起精神來,姐姐」

「……謝啦」

我強壓著心頭一陣陣刺痛的感覺,撫摸著妹妹的腦袋.

當天晚上——

「……呼……庫庫庫……呼呼呼哈哈哈……終于……終于完成了……」

瑠璃姐也不知道我正看著她,就像是最終BOSS似的奸笑著站了起來.解說一下,我招呼著洗完澡咯—,拉開拉門而入的時候,沒想到這會兒正是『暗之儀式』進行到中途的情況.雖然都已經目擊到好幾次了,但還是習慣不了瑠璃姐這種來勁了的樣子.

現在瑠璃姐正擺著超現實的造型,開始跟八音盒上的裝飾一樣滴溜溜地轉了起來.

「……從暗"反轉(class change)"為光……終于趕上了呢」

嘴上說著酷酷的台詞,腳下在滴溜溜滴溜溜地轉.(超得意狀)

目擊到這一幕的我,受到了巨大的沖擊僵住了.

「……………………」

因為只要稍微放松點的話,我就會笑得背過氣去了.

不,不行啊……不能笑……我要忍住啊…….

為了呵護親愛姐姐的心靈,我都已經發過誓不管看到什麼奇異舉動都不能——

「呼,明白了.……自今宵起我就是聖潔的存在,但並不會逃離黑暗……」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不行不行不行不行!到極限了!

這絕對會做夢夢到的!在學校里一想起來絕對會笑噴的!

雖說我捂著肚子好歹把爆笑變成咳嗽蒙混過去了,但聖潔的存在卻轉了半圈對准了我.——保持著單腿站立的動作.

「——看到了吧?」

「咿——!」

放聲大笑的沖動和恐怖同時襲向了我,搞得我自己都鬧不明白現在自己擺出了什麼表情.


「瑠璃姐,我洗好澡了…………你,你正在干什麼呢?」

我戰戰兢兢地問出了核心問題,

「……縫東西」

這是何等居家的回答.再仔細一看確實,在姐姐愛用的縫紉台上,現在正放著一件白色的衣服.新作服裝完成了——應該是這種情況吧.

「……那個,是什麼新的cosplay之類的?」

「不——」

姐姐把手擱在下巴附近,擺出了個高貴的姿勢這麼說

「……這是充滿了魅惑男性的魔力的,聖天使之衣」

雖然聽不太懂,但我就只有會玩兒脫了的預感.

這天晚上姐姐所進行的『暗之儀式』的真正含義,我到幾天之後才真正明白.

那個—,從出問題那天的『前一天』發生的事情開始說的話比較好理解吧.

那天晚上,在吃完了晚飯之後,瑠璃姐一臉嚴肅的表情,提出了這個話題.

「日向,珠希……我想找你們探討人生」

「誒?」「嗚誒?」

我們姐妹倆聽到了姐姐的發言,都驚訝得一楞一楞的了.

「姐姐大人,探討人生是,什麼東西啊?」

珠希坐正了問道.瑠璃姐遲疑了幾秒鍾,

「……作為參考我想聽聽你們的意見……你們倆,在我做的料理中,最喜歡的是哪種?」

「醃菜飯團!」

珠希想也不想就興高采烈地回答了.在幼兒園時期,因為珠希的便當每天都是瑠璃姐做的,因此醃菜飯團也就變成珠希最喜歡的菜了.當然我也很喜歡.

「我覺得是昆布飯團吧—.——為什麼要問這種事?」

「沒什麼,那個……這是有很深的理由的,因為便當要連著別人的份一起做……所以我才先問問你們.——有參考了.謝謝」

「嗯——」

雖然我自己說有點那啥——如果是這樣的話,姐姐的醃菜飯團和昆布飯團,那不都是群眾喜聞樂見的嗎?我這麼想著,

「如果是姐姐大人的飯團的話,大家都會很高興的!」

「……是這樣嗎?」

「嗯!一定的!」

「……這樣啊,有你打包票的話,我就放心了」

卻沒把那些話說出口.如果說不受好評的話,那就對不起了,瑠璃姐.

「對了對了,順便問一句哈—.你帶了便當去找誰啊?」

「……呼……是約會」

瑠璃姐一臉得意地說.

「和桐乃小姐嗎?」

「不是.……為什麼我非得和那種女人約會不可呢」

真不坦率.

「那麼是和誰?」

「……和,和誰都可以的吧」

瑠璃姐一副談話到此為止的樣子,站了起來.

……不過剛才的感覺倒像是『和男友約會』一樣的呢.因為『高坂京介』先生是妄想的存在,所以就算是我,也很難用這個梗來戲弄瑠璃姐.

——瑠璃姐,『高坂京介』先生什麼的,根本『不存在』的喲?現在的瑠璃姐克變成了為架空的男友做便當,打扮得漂漂亮亮的,還去腦內約會的超級無敵雷人女了喲?

這種話誰說得出來啊—!

如果是平常的我的話,毫無疑問明天一定會去跟蹤瑠璃姐的,但偏偏這一次在精神上實在是太難受了.

在說好的見面地點誰都沒有來……瑠璃姐她,向著一個人都沒有的空間揮手,笑著迎上去的話…….

——咿——!

光是想像一下就要哭了.很可能把這輩子的眼淚都要流盡了.

于是到了第二天——『約會當天』的早晨.

我比目擊到『暗之儀式』的時候更加吃驚.

在我吃完了估計是做便當沿用下來的早飯(醃菜&昆布&大芥菜飯團等)後,躺在茶室里對付著還剩下很多的『暑假之友』時,有個打扮極度雷人的可疑人物從我的視線前經過.

「嗯?——嗯!?」

剛剛那是什麼!?我想著是不是出現幻覺了扔下暑假作業爬起來.拉開了拉門上了走廊,就只見那個可疑人物不是幻覺就存在在那里.

就在玄關,一副明明穿了一雙不合腳的鞋卻又煞費苦心的樣子.

「瑠,瑠璃姐……?」

沒錯——那個穿了一身奇怪的白色歌特蘿莉風格衣服的可疑人物,正是我的姐姐.她不光穿了一身誇張的長裙,還配上個奇怪的面具,甚至在背上還背著一對巨大的天使翅膀.

白色的可疑人物聽到我在叫她回過了頭.

「……不……你搞錯了——」

「——現在的我,已經不是你那美麗的姐姐了.我新的真名是——沒錯,就是聖天使"神貓"喲」

這誰還能忍住不笑啊.

聖天使神貓喲ww

超大的天使翅膀

「咳咳咳咳!」

因為槽點實在是太多了,我都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我保持著就像是肚子上挨了一拳似的姿勢,大口大口地喘氣.

接著雖然我也知道這話不該對親姐姐說——.

在說啥呢你這笨蛋,我這麼想著,

「……那麼?這身打扮是怎麼回事?」

我慎重地問到,一個得意洋洋的回答回來了.

「是聖天使之衣」

就是前幾天縫的那個啊.

「我問的不是這個.你穿著那身聖天使之衣什麼的,要去哪里?」

雖然我也在想難不成是那樣,但不幸預感的中了.

「當然,是為了去約會穿的」

「絕對別這樣比較好啊!」

這已經不是『有』或者『沒有』的問題了.如果這副去參加假面舞會的變態打扮在千葉的大街小巷走來走去的話,毫無疑問立馬會被抓去輔導的.不,說不定反而巡警叔叔會動搖了不敢靠近姐姐了.

總而言之,則絕不可能是去約會的時候穿給男友看的衣服,絕對的.

但是我的這些擔心,好像並未傳遞給聖天使大人.

「……庫庫庫……人類的少女喲,你在說什麼呢.毋需擔心.因為這是為了今天,你的姐姐深思熟慮之後才設計而出的聖潔衣裝」

「不對不對不對不對!才不是咧—!」

我為了保護親姐姐的面子,盡管經曆了幾番頑強反對,但陷入恍惚狀態的瑠璃姐卻完全不配合——

「至少就那翅膀也好想個啥法子處理一下吧!你看!就連出個門都很麻煩的!好嗎?好嗎?求求你了就算只有翅膀也好——好嗎?」

「……呼……人類的少女喲.我就聽從你的祈願吧.盡管外表有些瑕疵……換上一對小翅膀戴吧」

就只比一對巨大的天使翅膀正經了那麼一丁點兒.

……話說,還有預備的啊.

弄到最後還是一身微妙到極點的裝扮,自信滿滿的天使大人還是出發去約會了.

「—呼,那麼我走了」

「……已經隨你怎麼著都成了」

我放棄了一切,疲憊不堪地送走了姐姐.

什麼神貓啊.我已經—,不管你了喲?

不過……如果真的是和男友約會的話.

……如果那副模樣都不會被甩了的話,我覺得姐姐的男友就是神了.

不過嘛……這個時候的我,不折不扣地完全沒有領會姐姐的話——在很長的一段時間內,都以為『瑠璃姐喜歡的人』,是只存在于姐姐腦內的人物.

但是……事實並不是那樣.

「瑠璃姐的男友啊—————————————!」

我在茶室的入口,和珠希一起呆站著.

「誒誒!?」

在我們眼前,有一個被我的大嗓門嚇著的高中生年紀的大哥哥.

那天,瑠璃姐有說『……呼……非常遺憾,你們不能來參加這場戰斗……老實地在外面一直玩到傍晚吧』,在用這種可疑度爆表的理由把我們趕出了家門後,又好像超有干勁的開始大掃除.因為我以為這一定是把腦內男友叫到自己家里來的設定,所以說還是和平時一樣在中午之前回到家里去一看……

「好厲害——!真的有啊!」

等待著歸來的我們兩人的,是現實中存在的瑠璃姐的男友.

這可把我給嚇得.但是啊,我也超級開心的.

因為——我最喜歡的姐姐,才不是戀上腦內男友的電波悲催少女呢.

我最喜歡的姐姐她,是健康地喜歡上了男孩子,鼓起勇氣告白,並且抓住了幸福的了不起的人.

是值得我尊敬的女性.沒有比這更讓我高興的了.

「呀————!最近我總覺得瑠璃姐有點不對勁.還說『……現在我要打個重要的電話.從此時此刻開始一小時……如果靠近我的房間,吵吵嚷嚷的話……魔王的詛咒就會降臨將今晚的一道菜消去』什麼的!今天還突然說『……呼……非常遺憾,你們不能來參加這場戰斗……老實地在外面一直玩到傍晚吧』什麼的!偷偷摸摸偷偷摸摸地嘛——」

瑠璃姐的男友——高坂京介.

這就是在第一次與高坂君會面的時候,我情緒那麼高漲的理由.

該說是對他的第一印象嗎,我首先想到了兩點.

真的存在實在是太好了.

還有——

——哎呀?不怎麼帥啊?

「長得不帥還真是抱歉了啊!」

高坂君的吐槽讓人感覺不錯.

「呀,你誤會了ww,高坂君你比平均水准的男性要差,土氣,平凡什麼的,我才不是那個意思.」

暑假的一日.在瑠璃姐為了為做午飯款待男友,在廚房奮斗時,我在餐廳和高坂君閑聊起來.

「因為瑠璃姐之前一直都在誇你,我感覺有點失望罷了.」

「……黑,黑貓會?」

「嗯,那個男朋友多麼像個王子!那種完美超人真的存在嗎!?——之類的感覺……果然還是有些落差,那個,吧?」

戀愛會使人盲目啊.

聽了這話的高坂君,一下子高興起來,色迷迷地害羞起來.

「……是,是嗎.哎……」

被看成那樣,他似乎很高興.他那不自重的表情,果然很惡心.

「順便問一下,她是怎麼——」

咣!

像是鐵鍋的鍋底敲向人頭聲音.回頭望去,只見穿著圍裙,滿臉通紅的瑠璃姐,"鏘鏘鏘鏘!"地敲著鍋子跑了過來.

「你,你們說什麼呢?」

「在說瑠璃姐有多喜歡高坂君.」

「~~~~~~~~~!」

抖抖抖——瑠璃姐像音叉一樣顫抖著渾身硬直起來.

Yoooo!我姐姐的反應好可愛.再稍微玩弄一下她吧?

「你,你你你……你……」

「『又帥,又溫柔……非常可以依靠的人喲.』」

咣!

「啊痛!」

「給我記住……給,給給給,給我記住……」

瑠璃姐用般若一般的表情瞪著我.

「咿呀!」

真的被嚇到的我,瞬間躲到高坂君背後.

「高坂~瑠璃姐欺負我~」

「喂,喂……!」

基本上高坂君都很笨拙,在這種時候只會戰戰兢兢的.我一面緊貼在這位未來的姐夫(會不會太急了?)身上,一面對他耳語道.

「給我看看你值得依靠的地方啊,快.」

「即便你那麼說……」

高坂君,真的很笨拙啊.不過,我也不會白白放掉這個有趣的情景.

好.

我用色氣嬌媚的聲音,在高坂耳邊嗲聲輕語道:

「呐~你幫我的話,我可以親你一下哦~?」

呵呵呵,我可是魔性之女.現在的高坂君,已經被我迷得神魂顛倒了吧?

這樣一來,高坂君和瑠璃姐二人,應該能做出更有趣的行為吧——

「算了吧,感覺好惡.」

「哈啊啊!?」

啥,剛才他也沒有隱藏害羞,只是普通地,自然地說出來的吧!

「太失禮了!」

被憤怒的我絞首的他,「咕啊」一聲漏出一聲可憐的悲鳴.

看見如此的我們,瑠璃姐以從容的態度說道:

「咕咕咕……那個男人的靈魂,就快成為我的私有物了……像你那樣的小孩子的誘惑,應該不會起作用的吧?」

「……(小聲)明明和我是一個罩杯.」

咣!

「好痛!你在打人吧!用全力的吧剛才!」

「哼,遺憾啊……那些情報太古老了.前些日子的體檢表示,我的位階已經更新了……」

「這麼說來,你在前幾天還超拼命地調查B罩杯是從多少開始呢吧.」

咣!咣咣!

「嗚啊……!從剛才起你就咣咣咣咣地敲我的頭!要是變笨了怎麼辦——唔!」

「那是因為你憑空捏造毫無事實根據的事.」

「沒有捏造!」

「你有證據嗎?」

「咕嗚嗚……」

……可惡!真想讓這個貧乳的女高中生嘗嘗我的厲害!

證據……物質的證據……

無視悔恨的我,高坂君感歎道:

「……話說回來,上次你扮成神貓的時候,胸部很大啊.」

「…………!」

會心一擊.瑠璃姐像是被電擊一般渾身僵硬.

「不,高坂君……我也很希望能給你展示證據.但是那些事情瑠璃姐是不能說的吧!明明就是瑠璃姐超在意高坂君喜歡巨乳這件事,就說著什麼魅惑的魔力,在那套衣服上縫了胸墊的吧!」

「唉?啊,不,抱歉.……但是,我覺得那些話你也不能說哦?」

「啊!糟了!」

我唰地一回頭,在那里,一個被暗影籠罩,曾經是我姐姐的生物,恍惚地笑著.

「呼,呵呵呵呵……咕咕咕咕……」

「黑,黑貓……?」「瑠璃姐……?」

「咕咕咕……哈哈哈……好吧.我稍微理解你們的心情了.——你們是想死吧?」

那是獵人的眼光.

「「咿呀————!」」

我&高坂君,遭到了被沒有成為神貓,而是化為暗貓的瑠璃姐襲擊.

在炎熱的午後,餐廳響起了叮叮咣咣的嘈雜響動.

在這種吵鬧的騷亂中,珠希從廚房中走來說道:

「大家,水已經開了,我火關掉了喲.」

——這種新的日常,在不知不覺間形成了.

高坂京介——高坂君.


瑠璃姐傾慕的人,學長,恩人——桐乃小姐的哥哥.

是最近經常見面,溫柔善良的哥哥.

雖然和他交流的時間不長,但我現在對他就是這種印象.他是個非常好說話,非常直爽的人.

雖然我是不怕生的性格,但是怕生度MAX的瑠璃姐和珠希也能和他普普通通地對話,我覺得他是個圍繞著讓人安心的氣氛的人.雖然高坂前輩聽到的話,可能會說這『喂喂』而感到失望,但他給人的好像不是『男孩子』的感覺呢.

感覺他從根本上就是『哥哥』的屬性.

雖然即便被瑠璃姐一直表揚,他也不算是正人君子.

雖然秘密中我第一次與他直接見面的印象是『好寒酸!』

但那個人,毫不費力的和我們家打成了一片.

不知從何時起,"他在這里"好像就變成了理所當然的事情一樣.

他不來的日子,會感到有些寂寞.

……表面上看不出,那個人,可能意外地受歡迎.

如果是的話,瑠璃姐今後就會很辛苦了……假設他在無意識中使出那種手段的話,當然也沒什麼辦法抵禦,各路女生都傻傻地被他吸引來的可能性也很大.假設他成了我的哥哥的話,我也會想把他抓得牢牢的.

嘛,嘛……"對我溫柔"這一點,可別誤會了哦!

咳哼.

我覺得,瑠璃姐因為與高坂君,桐乃小姐和圓滾滾眼鏡宅小姐的相遇而發生了改變.

當然,姐姐從前就對我們非常溫柔,但是她在家庭之外的地方肯定不是這樣.雖然她不想說出具體的情況,也不打算說,但我們不可能不擔心.

對于完全是小孩子的我們來講,有著無論如何也不能做到的事.

所以,我非常感謝她們.

——真的.

所以,雖然瑠璃姐不太希望,但我果然還想見見她——並非高坂君,而是和桐乃小姐直接會面,並對其致以謝意.

我是那麼想的.

瑠璃姐好像和高坂君分手了——

我知道這件事,是在港塔開展花火大會的那一夜.

看到穿著浴衣的瑠璃姐,高興地說『像是輝夜姬一樣』的高坂君.

並不坦率,但卻因為浴衣姿態被誇獎,高興而又害羞的瑠璃姐.

我以幸福的心情,為親親熱熱地去參加花火大會的二人送行.

兩個人完全是互相迷戀,親密無間的戀人.

這麼看來,就連還沒有初戀的我,也能感受到他們的愛意.

本應如此——花火大會結束,孤身回家的瑠璃姐,就像是馬上就會死掉一樣悄然低著頭.

來到玄關迎接姐姐的我,驚訝地問道.

「怎,怎麼了?和高坂君……吵架了嗎?」

「沒什麼.」

不帶感情,失魂落魄一般的神色.

「……這是禮物.你們兩個好好分去吧.」

「……」

瑠璃姐把面具,棉花糖還有嬰兒蛋糕遞過來,邁著幽靈一般的步子進入了自己的房間.

我覺得肯定出事兒了.因為,和最喜歡的人一起去看煙火——不會變成那個樣子的!我馬上向姐姐的房間走去,靜靜打開拉門.

房間里一片漆黑.借著打開的拉門中照入的光線,模模糊糊地,瑠璃姐在房間一角蹲坐的姿態,展現在我眼前.

「……瑠璃,」

剛叫出姐姐的名字,我就把氣吞了回去.

因為瑠璃姐也不脫下漂亮的浴衣,在一片漆黑的房間里蹲坐著——正在哭泣.

「……吸……抽泣……抽泣……嗚……嗚…………!嗚啊啊啊……!」

那樣子看起來非常痛苦.

比以往的『儀式』之類的,更令人心痛.

只是看到就覺得很悲傷.

那之後,瑠璃姐都悶悶不樂的,這種令人毫無辦法的狀態持續了許久.

即使珠希「乖~乖~」地安慰她,她也只是做做樣子——好像連裝得有精神都做不到了.雖然珠希和我都很擔心,不斷問『怎麼了?』『高坂君呢?』,但瑠璃姐只是保持著那個樣子搖著頭說『什麼事都沒有.』

可能是擔心丟了魂一樣的瑠璃姐吧,爸爸帶著全家去溫泉街做家族旅行——但即便如此,瑠璃姐的精神還是沒有恢複.

明明平時都很在意穿戴的,她卻只以平時在房間中的破爛運動服說:

「……我稍微出去走走.」

然後便走出旅館.

「……哎呀呀.」

瑠璃姐變成這個樣子,我只能想到『被高坂君討厭了』這一個理由.線索只有一個——瑠璃姐要轉學了.如果瑠璃姐對這個事實緘口不言的話——雖然很過分,但被討厭也沒有辦法.

但是,高坂前輩會因為那點事兒就討厭瑠璃姐嗎?

因為那個人,不是超迷戀瑠璃姐的嘛.

不是能和聖天使"神貓"大人約會的人中豪傑嗎?

或許只是我一廂情願的希望——無論如何,我也無法想象那位待人和善的大哥哥,會在一夜之間討厭起瑠璃姐.

所以——可能沒什麼證據.但這件事,肯定是瑠璃姐的錯吧?姐姐像平常那樣自顧自的用電波的理由提出分手——怎麼看都是這樣吧?

如果是這樣的話,高坂君就太可憐了.遇到那種電波女,被拋棄了也沒有辦法.

想讓那個人幫助瑠璃姐,說不定是個任性而過分的要求.

「……但是,」

在旅館的門廳,我自言自語道.

我吸了吸鼻子,帶著鼻音吐出真心:

「做些什麼吧,高坂君……!」

「你叫我?」

「嗯?」

我唰地抬起頭——那位一臉平凡,待人和善的高中生,也就是高坂君正站在我眼前.

好像是他剛好從外面走進前廳.

「喲,日向妹妹.」

高坂君爽朗地舉起一只手.

「不,不不不,」

怎,怎麼回事!?難道說,高坂君,背後是瑠璃姐!?

我以為是幻覺,揉了揉眼睛.

「不是夢!也不是幻覺!是真正的高坂君啊!」

「說什麼呢你?」

別用"你笨蛋嗎?"的眼光看我!

即便在混亂之中,我還是努力問道:

「你,你為什麼在這里!?」

高坂君偷偷看著背後的瑠璃姐,用平穩的聲音說道.

「一看就知道吧,我是來見那家伙的.」

「好……」

好帥!這人怎麼回事!?

咕……不覺之中我也心跳了一下!

大概瑠璃姐也是一樣,在高坂君抓在背後,滿臉通紅的臉吧.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她看起來有些乏力,是因為受到的愛的告白而被打倒了嗎?

咿呀!雖然她好像恢複精神了!

「唔,嗯……」

「抱歉呐.不過,已經全部解決了.」

「噢噢……」

高坂君果然不廢.我的煩惱,一瞬間就得到解決了……!

高坂君旁邊,一個人馬上接聲道:

「——你啊,那算什麼說法?就好象全都是你一個人解決的語氣……嘛,算了.」

「哈哈,抱歉.」

唉?我看了高坂君旁邊的女人一眼:

「啊啊!」

雖然失禮,但我用手指指著她.

存在感如此強烈的人,為什麼我剛剛才看到?

淺棕色的頭發,耳朵上戴著耳墜.著裝是華麗的當前流行風,還有著性感的長腿.漂亮,可愛得不得了——而且,這是我有所耳聞的人.

「你,你是——」

「啊,初次見面.那個,我是……」

我在興奮之余,像是要掩蓋掉超可愛女人的自我介紹一般打起招呼.

「婊子小姐你好!我超,超級想見你!」

「……噶?」

婊子小姐的臉上立刻布滿黑線.

高坂君說了句『糟了』然後捂住臉.

婊子小姐的笑容抽動著,瞟了一眼在高坂君背後的瑠璃姐.

「……喂,這是怎麼回事?絕對是你吧,給這孩子灌輸奇怪事情的.」

「……呵……我只是不斷地告訴她真實喲.就告訴她'這個女人正是婊子中的婊子女王’之類的.」

婊子小姐無言地向瑠璃姐的背後作出肘擊.

「咕嗚……桐,桐乃,你……怎麼對病人這麼惡劣……」

「給我好好介紹啊!」

「……真是沒辦法.」

瑠璃姐從前,就強烈反對我和婊子小姐會面,但我現在還不知道為什麼.明明她是個可愛到看一眼就會令人著迷,稍微觀察就能理解的爽快的人.

「瑠璃姐,我也拜托你了.」

「……哎……我知道了.那個——」

「哎~你被稱作瑠璃姐啊~」

「吵死了.我不介紹了哦?」

「抱歉抱歉.好,那拜托你了~」

瑠璃姐撅起嘴,一臉不滿地瞪視著婊子小姐.

……驚.這兩個人,還真是瑠璃姐的朋友呐.

否則的話,生性怕生陰郁的瑠璃姐,不可能拿出如此親密的態度.

「日向,我給你介紹.這個婊子是高坂桐乃——」

「是我的朋友喲.」

……這樣啊.太好了……太好了……姐姐.

「請多關照了,我是高坂桐乃.」

「我這才是請多關照——我叫五更日向.」

「是日向妹妹啊……呼嘻嘻」

「?」

啊嘞?不知為何,剛才那一瞬我背後掠過一絲涼意.

「那個,可以叫你婊子小姐嗎?」

「不可以!咳哼,我說,那個……你叫我『桐乃哥哥』試試看.」

「哎?為什麼是哥哥?」

我歪了歪頭,高坂君無言地向她投去質問的視線.

桐乃小姐以『啊啊失敗了』的感覺,敲了一下後頭部.

「哎嘿~剛才說錯了.」

她呼呼大喘,鼻息慌亂地豎起一根手指.

「那,那……嘿嘿……就叫『桐乃姐姐』.還有不要加敬語.」

「OK.再次請多關照——桐乃姐姐.」

「……再,再叫一次?」

「哎?桐乃姐姐?」

「唔噢噢噢…………好棒!」

桐乃小姐按著臉頰,一副害羞地心神蕩漾的樣子.

這是怎麼了?有點惡……不,是錯覺吧.

「不,不行,她快要到界限了……日向妹妹,你就普通地叫她『桐乃小姐』吧.別說那些不妙的話了.」

高坂君如此說道.雖然不知道什麼意思,但我的直覺告訴我,還是按他說的做比較好.

啊啊!比,比起那個!

「那,那個,我一見到桐乃小姐,就想一定要和你道謝……」

「?向我道謝?」

「是的!」

……感覺有些緊張.

低著頭的我,下定決心抬起頭.

「桐乃小姐,能和我姐姐成為朋友,真是謝謝你了.」

「…………」

桐乃小姐睜大了眼睛……好像是很驚訝.

高坂君露出了大大的笑容.然後,背後的瑠璃姐慌慌張張地:

「等,等一下日向!」

不行不行.這個台詞阻止不了我喲.我直直地向桐乃小姐的眼睛看去,說:

「我姐姐,在線下會那天,因為交到了談得來的朋友而顯得很高興……所以,謝謝.」

說出來了.瑠璃姐則顫抖地念著「啊啊……笨蛋,笨蛋……」

真可愛啊.

桐乃小姐,認真地聽過我的話,把手覆在胸口.

「……不用謝.不要說什麼道謝啦.因為,我們也是互幫互助嘛.」

啪,她毫無隔閡地拍了一下姐姐的肩膀,露齒一笑.

「沒有這家伙的話,我的人生也會無聊很多.」

「這樣啊……」

「……笨,笨蛋……請別說那麼讓人害羞的話.」

瑠璃姐害羞地轉向一旁.

我在一瞬間,喜歡上了桐乃小姐這個人.雖然在初會之前就很喜歡,但現在比以前更喜歡了.我想和這個人多聊聊看.

腦海中強烈地這麼想.

「喂,話說回來日向妹妹,你們是住在這間旅館吧?」

「嗯,沒錯.」

「那,我也住在這里吧.」

「真的!?」

「嗯.一會兒一起去洗溫泉吧?和姐姐一起吧?好不好?好不好?」

「好啊!啊,別總站著了,快來房間里吧!我給你們介紹家人!」

「家人……這麼說來,你還有個妹妹來著?」

「有啊!這個啊~雖然我說不大合適,但她超~可愛哦!」

「嘿,哎~(嘶哈♡)」

嗯?嘶哈?

在我和桐乃小姐因為溫泉和珠希聊得很熱鬧的時候——

高坂君和瑠璃姐,不知為何面無表情,冷汗直流.

然後,在溫泉里——

「口耐的妹妹有兩個!呼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糟了糟了糟了糟了!來了來了來了——!」

「瑠璃姐!?桐乃小姐發狂了!?怎麼了她!?」

「……咕……終于從理性的枷鎖中解放出來了呢.……這便是高坂桐乃的本性"野獸化"……好了,珠希,到這邊來吧?被那個野獸抓到的話,會被吃掉哦.」

「……嗚嗚……咕,好可怕,姐姐大人……」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