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四章
翻譯 gitetsu@貼吧

中二病,邪氣眼,而又有一點電波的女孩

那就是我的女友,黑貓的特點

但是,就算退一百步,這玩笑也太大了——

“和學長分手”什麼的

被告知那個預言之後,已經過了好幾天。那以後的事情幾乎沒有留在記憶中。花火大會的那個晚上——當場和黑貓分開(當然並非解除了戀人關系)後,一直到回到家發短信都還記得。

“剛才的那是,開玩笑的吧”——

沒有回信

短信也沒有回,黑貓也沒有打電話過來

“什麼是命運的記錄啊,可惡”

那種東西一定是亂開的玩笑,暑假也剩下不多了打個電話過去,約好下次約會就行了。

本來抱有這樣樂觀的想法,我無論如何也沒能給黑貓打電話。抱著讓人不快的懊惱,混混沌沌的度過了好幾天。

在這幾天里,要說我做了什麼,那就是學習。並不是什麼偉大的事,只是為了逃避現實,趴在桌上學習是最簡單的方法,而且也是和黑貓的約定。

“因為和黑貓交往,高坂京介考試失敗”這種扯淡絕對不讓任何人說,我這樣下過決心,賭上我的信念。

而且因為這個煩惱最終只是靠時間能解決的那種類型,應該不會變得特別深刻。

“新學期開始後,肯定還能碰到黑貓”

所以,沒有必要拼命地跑來跑去。

我當時是這樣想的。

暑假結束,新學期開始。早上上學的時候到處尋找過黑貓的身影,可惜沒能找到。雖然沒有約好一起上學,但是上學期的時候已經有對好時間一起上學的共識。但是今天沒有碰到,也就是說,說不定……在躲避著我。說實話非常沮喪——但是我還是在休息時間是前往了一年級教室。無論如何,如果不說話的話永遠解決不了。好!我下定決心向教室里偷窺了一眼……黑貓不在啊。難道新學期剛開始就請假了?

我沒有別的辦法,向瀨菜打了招呼。

“——今天啊,五更沒來學校嗎?”

但是瀨菜回答的話,和我的預想大大的相反。

“高坂前輩——你在說什麼?怎麼可能會來呢?”

“五更同學已經轉學了啊“

交雜著寂寞和憤怒的口氣

不要提這種讓人難受的事了。雖然並沒有說出口但是我感到被這樣批評了。

“哈……”

當然我也不明白是什麼意思,大腦一下陷入了大混亂中。

“前,前輩?”

“喂!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

“疼……請冷靜一下”

被大聲呵斥後,我終于醒過神來。松開抓著瀨菜肩膀的手道歉。

“對不起……”

“沒事……但是看這樣值得話,似乎完全都不知道呢……事實上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是要說像她的風格也像是她的風格。”

不管別的,先去別的地方吧。

突然跑到一年級教室大吵大鬧的三年生。這種情景,明顯是太吸引人的目光了,所以瀨菜的提案是非常實際的。

說起來,她好像是很注重外面的評論的那種人來著。

我們去的地方是教學後的後面,也就是我被黑貓告白的——那個地方。

似乎感覺到了某種暗示性的東西。

“雖然說過一遍”

帶領著我的瀨菜停下腳步,回頭對我說

“五更同學已經轉學了”

“這件事我沒聽說過——是真的嗎”

“是真的”

“真的……是真的嗎?”

“沒錯”

我以防萬一重複了幾遍後,瀨菜的眼鏡的深處,已經滲入了幾滴眼淚

好友轉學了——正在傷心,吧。

“不是某種錯誤……嗎?

“很羅嗦哦,前輩“

這樣強硬的說謊的理由,估計沒有。這樣的話……莫非,真的已經?

黑貓真的轉學了嗎?

“為什麼……沒有告訴我呢……“

雖然省略了黑貓這個主語,這樣說的,但是看起來瀨菜似乎認為主語是自己

“我以為前輩當然應該知道。因為是五更同學的——男朋友”……扛不住啊

話語毫不留情的紮進我心中

“你和那家伙一起做得游戲呢?”

“首先中斷了。五更同學要轉學這件事在暑假之前就已經聽說過了。既然這樣,就把本來應該在暑假制作的游戲一起做了”

“進入暑假後我和瀨菜,也一起參加了這個的制作哦”

“和瀨菜兩個人做得RPG呢”

“制作終端了,首先完成這個射擊游戲,先讓它告一段落”

原來,如此。

“這樣啊。果真是……這樣啊”

“……前輩,還好嗎?臉上一股死氣哦”

“……沒事。我沒事”

不過至少現在。眼花還是很嚴重……大腦沒有認識到情況,所以還沒事。

雖然過了一會,黑貓已經轉校這個事實被認識後——感情一下子都湧了上來。

而且,還無法相信,黑貓竟然從我的身邊離開什麼的。

在用自己的眼睛確認之前絕對不會相信。

我被甩了這件事還好。不對,一點也不好,相對的,還好。因為還能見到黑貓。就算不是戀人,還能和大家聚在一起打鬧,度過吵鬧而快樂的時光。

但是——

“但是!!黑貓!!這樣離開了是不行的吧!!”

一下課,我馬上跑了起來。目的地是她的家。和黑貓的妹妹相處融洽的,充滿濃厚的昭和氣息而溫暖的家。

一邊跑著,一邊在心里這樣想著——黑貓就這樣離開了什麼的,肯定是搞錯了。今天只是感冒了學校請了假而已。只要直接去訪問家里,一定會吐著“……笨蛋啊。來干什麼了?應該說過和你分手了哦,這個渺小的人類”之類的毒舌出現。

突然你離開了什麼的,絕對不可能。

“騙人……的吧”

我一到達黑貓的家,就呆然的站住了。我看到的是沒有人的氣息的伽藍洞似的屋子。看到門牌已經被卸下,動搖的我驚慌失措的沖了進去。

“對不起,請問有人在嗎”

從門口怎麼喊也沒有人回話。放在門口的鞋盒也沒有了。

到處看了一下,自作主張的走進茶屋,廚房,還有黑貓的房間。家具全都沒有了。和黑貓一起看過masukera的電視也,小珠希用來睡午覺的坐墊也是,桐乃送的meruru的DVD何止也是,所有的東西就像從來沒在這里存在過似的消失了。

那個曾經溫暖的空間已經不再了。留下的只是變成寒冷的空殼的房子。

“……哈

哈”

終于有了實感

黑貓已經——去了別的地方了

“……哈……”

我一回到家,立刻就撲倒在床上,就這樣趴在床上試著給黑貓打了個電話——別接,就這樣不接也好。因為就算電話通了,我也不知道要對她說什麼。

——————和前輩分手

也就是說,我被他甩了吧。

幾天前就應該思考的事情,雖然已經晚了,我開始思考了。

雖然感覺是錯的。雖然可能是無法面對現實的男人讓人看不下去的想法。

我曾經是被黑貓喜歡著的。不對—現在也是被喜歡著的。我有這自信。

永遠都喜歡你

我決定和黑貓交往的原因是,我想要回應那家伙的那樣率直而專注的心情。有生以來第一次被他人那樣拼命地追求。是那麼高興那麼高興,好像都要壞掉似的。

那時候黑貓說出來的話語,絕對不是謊言。我相信。

是因為搬家。家離得遠了就決定分開了嗎?

不對,就算再怎麼樣就因為這點事就分開實在是——還有遠距離戀愛這一招啊——

這樣的話,——開始交往之後,就讓她厭煩了嗎?

這,還是有可能的。

兩個人度過的夏天,非常快樂的暑假。

黑色的預言書,暗著“命運的記錄”我們重複著約會

和前輩,約會

讓前輩,了解我

把前輩,叫到家里

帶前輩,到我的房間

和前輩,去游泳

和前輩,去看煙火

除此之外,還干了很多其他的是,不管是哪個對我來說都是一生的回憶。

我和她在一起後,越來越喜歡她了

但是—對她來說,可能不是這樣。

和我在一起,黑貓對我已經不抱希望了也是有可能的。

和前輩,分手

到了自己寫下這樣命運,

將那句

永遠喜歡你

變成謊言的程度

“我並沒有覺得……失敗了啊”

是Badend,剛以為是Happyend,結果一下被推下地獄。失去所有的氣力,像一具空殼樣的睡著了。

在昏暗的房間中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深夜了。時鍾的時針,指著早上一點。

“不知啥時候就睡著了嗎”

就算是我也真是太漫不經心了。明明被重要的女友甩了。

到底是怎麼了

對著突然浮上腦海的台詞苦笑。喂喂

京介……難道你還認為能怎麼樣嗎?黑貓對我什麼都沒說就轉學了呀?已經被宣告“分手”了吧?

和這樣的自嘲相反,我一直重複著思考“到底是怎麼了”這件事

好似數盤子一樣,淡淡的,或者說像是詛咒那樣……是怎麼回事呢——

“不是這樣吧!!”

笨蛋嗎,我是

我猛的從床上起來了

我到底多麼自私自利!我忘記了最重要的事情!

首先,首先是!黑貓走了這件事……

桐乃到底知不知道?

“========”

我撓著頭,一下意識決心了,朝著牆壁一個頭槌後—再次取出了手機。

想讓某個人聽我說話。我無法忍受一個人一直思考這件事。

“痛苦的時候,不要客氣,不管什麼時候都來依靠我吧“

我撥出了對我這樣說的青梅竹馬的電話號碼。

“……不”

啪的一下,關上了手機。

那個房間沒有上鎖。大概今晚偶然忘記上鎖了吧,本來本著放棄了一半的星期扭動把手,沒想到發出了輕輕地“茲”,沒有什麼阻力門就開了。

如果上了鎖得話,我恐怕已經回到房間給麻奈實打去電話了吧……好暗啊。

看來已經睡著了。不自覺地,消除了腳步聲。

當我靠近床時,看到的是安詳的睡臉。

在這里睡覺明明早就知道了,看著這臉龐的時,還是心怦怦跳。

“桐乃……”——

睡美人。突然想到的形象就是這個。看來我這個妹控已經沒治了啊。實在不忍吵醒的睡臉。真是好久沒看到這家伙這樣無防備的樣子,感到了一股像是被抓緊了胸的鄉愁。

“……”

稍微猶豫了下,點了點柔軟的臉。

“唔“

不起來啊,看來這樣太清了。

“真是的,睡的時候這麼”

當我沒說。

我接著掀開了妹妹的被子——

果然還是不起來。睡的真熟。看這樣就算揉胸也不會發現吧。(我不能繼續沉默了,不帶這樣的啊,禽獸)

“………………………”

這個沉默並沒特別的意義,不要搞錯了。

“好”

我下定決心,把身子蓋了上去(應該是有點騰空的)。實在也不能像某人那樣騎上去吧。但是用好像要喚醒睡美人的王子那樣的姿勢,從正面看著妹妹的睡臉。

當然不是要kiss,本想用巴掌(混蛋……)把她叫醒的……但是發生了沒有料到的事

“……恩恩“

桐乃睡糊塗了,用手腕勾住了我的脖子——

哈!?你,,等等……!

“嘻嘻嘻嘻……小雅……❤”

“喂喂”

我,我不是小雅……

完全慌了,被睡糊塗的妹妹抱住——而且

“恩-,親親”

“嗚哇哇哇”

剛,剛……剛才似乎碰到了?太

太糟糕了吧!?

“快起來啊,我說”

啪啪,連續給了她兩下輕的(輕的也殺了你),終于有效果了

“好疼……怎麼,誒”

桐乃眨了眨呆滯的眼睛。

“呐——那”

發現了超近距離的擁抱著的我,睜大了眼睛。

噓,大喊大叫就糟糕了!我慌忙地堵住了妹妹的口。

“唔——!嗚嗚”

“安靜點……!你以為現在是幾點啊!”

“唔——!嗚嗚唔-唔-唔-”

妹妹抵抗的更激烈了。

“老實點,這個……”

深夜一點偷偷跑進妹妹的房間,撲在睡著的妹妹身上,要被大喊時堵住口‘給我老實點’這樣威脅的大哥。(這家伙終于知道自己做了什麼了…)

回過頭來看,簡直就是強奸魔。

桐乃要拼命掙紮也是當然的。

“唔——!嗚嗚”

“不是的,桐乃!你現在又一個非常重大的誤會……!”

“唔——!嗚嗚”

別哭啊!

“聽好了,現在解放你但是別喊出來哦?絕對不要喊出來”

“唔——!嗚”

含著眼淚點了點頭的桐乃。

“好”

我把堵著桐乃口的手拿開了。

“你,你夜襲妹妹!?”(原文大概是夜里來通情的意思,姑且這樣翻譯了)

“所以說不是了!!別發出那麼大的聲音,老爸老媽會聽到的”

“但,但是”

“拜托了,我是有正事的”

“撲在妹妹身上,那樣的表情……”

我不管別的,就這樣凝視著桐乃的眼睛。

P239-

“……你也是,對我做過同樣的事吧”

一年前的那天。

當我說出這句話是,桐乃一下放松了。就這樣互相看著。

“切……”

終于,桐乃好像放棄了似的把頭偏了過去。

“先讓開啊”

按她說的做了後,桐乃在床上慢慢地直起身子。看來終于願意聽我的話了。我起身准備點亮房間的燈時。

“別開燈”

“……為什麼”

“就這樣也能說話吧”

“雖然是這樣”

“……頭發什麼的亂七八糟的,又沒化妝……這都不明白嗎”

桐乃嘟囔著

不過這些事都不在意的說。嘛,這種要求,實在是舉手之勞。

“然後……是什麼?”

桐乃開始催我了

說出的台詞已經決定好了。

“——有人生咨詢”

“——你說的事情明白了”

桐乃沒有說話,一直聽著我的故事。對于黑貓轉學這件事表示也是第一次聽說,這樣的話大概對紗織也沒有說吧。

黑貓對我們什麼也不說,就離開了。

像是明白了命不久矣的貓那樣,突然的——消失了。

“那個臭貓……突然一面的道別什麼的……到底在干什麼啊?真是不知所以”

噶的一下咬緊牙齒的桐乃,強忍著的怒火充滿了昏暗的房間。

在黑暗中,妹妹銳利的眼光射穿了我

“然後呢……你啊

准備怎麼辦?”

“……不知道”

到底怎麼樣做才好,不知道啊。所以才找你咨詢的啊。

桐乃無表情地吐出一句“啊這樣”。看來對沒用的大哥失望了吧。

不對,怎麼會到現在才——這家伙恐怕一直對我感到失望吧

一小段沉默的時間後

桐乃緊緊地盯著我的臉,像是在沉思。

“……我說啊”

說了一半,但是沒有後半。光線不足沒法看清表情,是在猶豫嗎。終于,桐乃大大的歎了一口氣,說道。

“問你一個重要的問題”

“……”

“你啊,難道喜歡那個黑的?”

“——啊“

“……就算被做出這樣不講道理的事情也是嗎?”

“——啊,喜歡啊,就算是現在”

連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地,輕描淡寫地說出來了。

妹妹的一直沒有回答。

“啊,這樣”

沒表情的一句話,不知為何讓胸中一陣痛楚。

眼眶開始變熱了。

是因為說出了自己的心情,再一次認識了現在的狀況了嗎

還是……

“……唔”

沒法停止嗚咽。沒辦法停下,流下了熱淚。

真是太沒用了。但是,沒有辦法。

身上的熱變成眼淚,一滴一滴地落下。


明明沒怎麼開冷氣……卻那麼冷。

冷的人都要凍僵了。

事實上,我可能是想給別人看到我沒用的樣子。所以對這就在身邊的,就在隔壁屋子里的妹妹哭了。

“別,別哭了啊“

突然打個在眼前哭了出來,就算是桐乃也驚慌失措了。

“……拿,拿著“

猶豫許久,桐乃拉長睡衣的袖子伸到了我的臉上。

眼淚被擦干,慢慢地消失了。狂暴的心也稍稍平靜了。

“……謝了”

帶著鼻音道謝

像是對我這樣子驚呆了似的,桐乃“哈……“得歎了口氣

“你啊,稍微,轉個身“

“誒“

“快點啦“

房間很昏暗,視野里還夾雜著淚水。

明明就在身邊,桐乃到底是什麼樣的表情也看不見。

“……這樣嗎?“

我慢慢地背朝妹妹

“恩,對“

“……?“

就算等著,也不會發生什麼

桐乃……?剛一回頭,桐乃一下從後面抱住了我的脖子

“額……要,要做什麼啊“

“別朝這里!不是說過朝那邊嗎“

“還不是因為你突然抱住我的脖子……“

“吵,吵死了,看到你的背,不知為啥就不爽了“

什麼啊這是

“快,朝前面——快點啊“

“……“

照她說的做。不會又被抱住脖子吧……這家伙。

但是,妹妹的手沒有掛在我的脖子上,而是

誒?

接觸到背的,柔軟的感覺

溫暖的擁抱,桐乃從身後抱了過來

“你,你……“

過于吃驚,我一下僵硬了——試著擺動身子,碰碰兩下,被桐乃打頭了。“別多說,就這樣別動”

桐乃安慰道。

所以我卸下身上的力氣。任妹妹擺布。

“打起精神來!“

桐乃用溫柔的聲音,撫摸著我的頭。

什麼時候,妹妹在線下會被孤立的時候,也這樣安慰過她吧——

你已經很努力了

“因為我是你的同伴啊“

到現在,立場已經反了過來

妹妹,在安慰哥哥

“就算大哥是多麼無可救藥的家伙,被大家拋棄,我會在這里陪著你,擔心你,批評你,一直到最後哦“

雖然很害羞,覺得不好意思。但是非常非常有力,讓我比任何人都安心。

“——所以,打起精神來,大哥“

家人的絆、血的緣。兄妹哎。用什麼語言都可以,都無所謂了。反正嘴笨的我絕對沒法正確的傳達現在的心情。

只是……只是啊

“……謝謝了,桐乃“

我被妹妹拯救了。

和之前不一樣的熱淚又流出來了

“好溫暖啊,你的身體“

“誒?——笨,笨蛋“

桐乃現在終于感覺到這個姿勢很不好意思,開始辯解。

“……媽,媽媽啊……當我輸了心情低落的時候……這樣安慰了我,所以……沒別的意思“

“這樣啊“

“恩,所以啊,別說亂系八糟的,明白了?”

“……明白了”

明明應該害羞的不得了,桐乃還是這樣從後面抱住了我

用力地抱緊了我

溫暖了我冰冷的行。

在黑暗中,我們兄妹靠在一起。

眼淚還是停不下來,看不到臉真是太好了,我想……明明,已經遲了

我沒用的樣子已經被這家伙看了個遍了,被徹徹底底看了個遍,我的弱點就這樣被妹妹抓住了。一輩子抬不起頭來。

已經沒藥可治了。

就這樣過了到底多久……

我的眼淚終于停了下來,桐乃這樣說

“我說,那個”

“誒?”

“你不是說過嗎?如果我真的有男朋友了……你會哭”

“……啊”

“那麼啊,如果我真的找到了喜歡的人……然後和他交往……然後被那個甩掉然後消失,哭起來了的話?”

你,怎麼做?

桐乃用溫柔的聲音問我。

“那個……”

“啊,,果然別說了。那種事不說也知道。因為我們是兄妹啊。反正——就這種感覺吧。”

“啊,真是的,沒辦法啊”

桐乃好像在模范那個的口氣,故意似的發起牢騷。

分開靠著的身體,繞到我的面前。

就像某次臨別的時候那樣——奇妙的清爽地笑了

“京介,交給我吧”

第二天早朝,星期日

我和桐乃搭上了往西去的新干線。我們並沒有和紗織說。值得信賴的搭檔紗織=巴基納得花還好說,不能再讓因為上回的偽男友事件而繃得緊緊的槇島紗織擔心了。一定會大哭後,胃都要爆炸的。

當初的預定本來是想在學校問出黑貓的轉學的目的地,但是似乎沒這個必要了,因為黑貓的所在,出人意料很快就找到了。

很堅決的拒絕了我所有的聯絡的黑貓,走投無路讓桐乃給她打電話試了下,雖然沒接電話,但是早上收到了回的短信。

“你啊,現在在哪里啊?”

“視野被‘白色的黑暗’遮蓋住了“

從黑貓那里來的短信上,付著顯示她現在為止的地圖。

好像是最近的手機上叫GPS的東西……黑貓為什麼送來了這種東西呢

“不行,那之後一直沒有回信“

在旁邊的座位上盯著手機的桐乃打了下舌頭,收起了手機。

“那個邪氣眼電波女……什麼事白色的黑暗啊,好好用日語說話啊

我說“

那家伙的文章讓人費解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但是要說是耍我們的話,應該也不是。那家伙總是用那種方式認真的打短信。

“我留學的那段時間……大家都是這樣的心情嗎……”

一年陰霾地歎著氣,桐乃低下了頭。

黑貓給我們的地圖上的地方是某市的溫泉街。

因為是平日,並不是特別熱鬧,被山圍住的觀光地的風情實在不錯,如果是晴天的話風景也會更美麗吧。

那種麻奈實在散步樣的氣氛,反正是我喜歡的地方。

如果不是這種時候,可能會沉浸在輕松的氣氛中吧。

“——搬到這種鄉下來,那家伙沒問題吧”

“如果是我的話肯定受不了,有去不了秋葉原,還看不到千葉電視和MX”

看來住在關東的宅男宅女,不得不被地域束縛住

對對,黑貓的短信里的

白色的黑暗

是什麼,到這里來馬上就明白了。不愧是溫泉街,到處都是硫磺的味道,處處都有水汽上升

和有著微霧的多云天氣相應。從山上往下看真是一片白色

“……到了是沒錯,到底干怎麼辦”

“你啊,跑到那麼遠的美國去接我的行動力到底跑哪里去了。”

真是的,那時候我的氣勢不正常的說。

明明是相似的狀況,我卻完全不行。多虧了桐乃終于恢複到可以行動的狀態,但是……到現在身邊還有一股隨時准備從橋上跳下去的空氣。

三行半的男人,讓妹妹陪著,畏畏縮縮地去帶回新娘。

現在大概就是與此相似的狀態。

“我所你啊,在別人碰到危機的時候那麼拼命,輪到自己的時候一下就不行了呢”

“……可能是這樣吧”

“切……回回嘴啊我說”

真是沒反應的人啊,桐乃說

“嘛,沒辦法啊,誰要你是妹控啊,那你就在這等著吧”

“你要去哪里?”

“當然是到處問問”

桐乃對我亮出黑貓的照片,在線下會的時候,桐乃和黑貓和紗織,三個人一起照的令人懷念的照片。

“那家伙又顯眼,還挺可愛……如果在這里的話肯定有人會注意到對吧。”

“原,原來如此”

“那麼,你就在那里。別迷路了給我添麻煩啊”

丟下這句話,桐乃進入了那邊的店里。

GPS也有誤差,而且也沒有保證黑貓真的是從這里送的短信。但是似乎沒有其他的方法了,再說,到處都是不明白的地方。

黑貓為什麼轉學了

黑貓為什麼什麼都沒告訴我

黑貓為什麼突然說要和我分手

黑貓為什麼在這邊

好幾個‘為什麼’在我的腦海里轉轉

最後的問題的話,估計可以用,黑貓的搬家的目的地在這邊

來解釋,但是,如果是那樣的話。

“太遠了吧……”

用被桐乃的行動力拉著的這種形式,遠征到了這麼遠的地方……果然還是很遠。

像以前那樣聚起來玩,看來已經很難了。

被黑貓甩掉的我,現在說這些話可能有點太自以為是,但是這種距離,遠距離戀愛也很辛苦了。

很難見面,就這麼少點事,也太巨大了

全世界的遠距離戀愛情侶,我太崇拜你們了,我要給你們加油。

我實感到我的未來要被關在黑暗中了

“快點啊,走了”

想要劈開黑暗似的,桐乃的聲音把我從黑暗的思緒中帶了回來。

“在那邊的店里有人看到黑的了。那家伙果然在這附近似的”

“今天的你超值得信賴啊”

看這樣子,只要跟著桐乃我就能和黑貓再見面了

拉著我的走,直直的向前進的桐乃回過頭說道

“我不是說過交給我了嘛”

桐乃太帥了,都要迷上了!

我們再溫泉街到處晃,尋找黑貓的聲音,我邊走邊對桐乃說

“但是啊,相對容易的就找到目擊者了啊,果然哥特蘿莉還是很顯眼的啊“

“那家伙今天可能不是哥特蘿莉“

“為什麼“

“我最初,也是強調哥特蘿莉式的黑色衣服到處詢問,感覺沒什麼回應。但是一把照片拿出來,就知道‘啊

那孩子’“

“…恩……“

如果是這樣的話,今天的服裝不是白貓就是神貓了吧。不管是哪個,看來以沒有穿黑衣服為前提來找比較好。

回頭一想,黑貓的衣服的變化還真是不多呐。

我們把照片給路過的人看,不斷地詢問著去尋找黑貓

到處都是特產店和飲食店的小鎮,到處都是看起來很有古風的建築,一不小心就會忘記現在是身處現代這件事。

然後,大約找了兩個小時吧……

我和桐乃商量著差不過該去哪里吃飯休息,就在這時——

“……你,你們”

我們和黑貓重逢了

就在離建築物群幾步遠的地方。前面在還有淡淡的薄霧,就好像森林深處樣的。我們和從山道上下來的黑貓,意外的相遇了。

一瞬間以為是看錯人了。黑貓並沒穿任何一件一直以來的那種特征明顯的衣服,第一次看到黑貓穿著那種平凡的牛仔褲的樣子。但是,不可能看錯喜歡的人的臉。

“……黑貓”

和單方面地被宣告分手的對方重逢,我一下說不出話來,沒用地中了定身咒。好像心髒被誰掌握住了樣的,呆呆地站在那里。黑貓那邊也是,雖然送過來了地圖,但是看起來也沒有想到會在這里和我們見面。

臉上還是那種看慣了的淡淡的表情,只是睜大眼睛看著我們。

唯一一個沒有停止動作的是桐乃。而且不只是沒有停止動作。看到黑貓的聲音,雖然花了一秒鍾的判斷時間,馬上就飛奔了過去。

飛奔過去——將比自己要小的對方,用兩臂緊緊地抱住。

“啊——,你啊……”

“抓住你了!你!你啊!!”

“喂,喂……“

我本想阻止兩個人突然開始的爭執,不過看來沒有那個必要了

桐乃放棄了擁抱的姿勢,黑貓的——緊緊握住了離開的朋友的手

“……再也不讓你跑了“

“不會跑的啊。很疼的,別那麼用力“

好似放棄了似的歎氣的黑貓。輕輕的瞟了我一眼後,再次對桐乃說。

“然後呢……不辭辛苦地跑到這種地方來……怎麼了啊?“

“哈?不是‘怎麼了啊‘吧”

桐乃表現出壓抑著的憤怒

“那是我的台詞吧。你啊——為什麼做出這種事?根據你的回答可能不會原諒你的”

“……這種事?是?具體來說是什麼?”

黑貓的表情——不太明白。輕輕的歪著頭這樣說。

“別裝糊塗了!你為什麼瞞著我們,就那樣轉學了??”

“那是因為……”

說著說著,黑貓一瞬間睜大了眼睛。吞了下口水

“我再問一遍。你們,為什麼到這里來了?”

“這還用說,我是來把你帶回去的”

真是讓人著迷的大喝。有著不管什麼難題都可以輕松解決的力量……真帥啊。雖然很不甘心,但確實這樣想了。

綾瀨醉心于桐乃的理由,感覺大概明白了。在身邊被做出這樣的事,大概不管是誰都會一見鍾情吧。

“……這樣,帶我……回去呢”

黑貓好像靈魂被抽走了似的,發著呆。

幸虧桐乃不是男人。如果桐乃是男人的話,剛才這一瞬間,恐怕黑貓就被他搶走了。

“雖然可能是把自己做的事放在一邊……但是,隨便就消失什麼的不要這樣做啊。雖然完全沒考慮之後該怎麼辦……但是我不願意你離開我到別的地方去。大家一起想想的話一定能找到辦法的”

“……可能……是這樣呢”

被朋友挽留到這種地步,大概很高興吧。黑貓臉變得通紅低著頭,真是害羞的不得了。喂……對我都沒有做出過這麼害羞的表情。

但是,

“……這件事……以後再說吧”

黑貓像是要斬斷似的,推開了桐乃的手。剛才差點點頭的樣子也已經沒有了。

“你應該還有其他想要說的吧”

“我說你就別裝樣子了……”

看著黑貓冷冷的態度,桐乃似乎開始煩躁起來,幾秒前還對黑貓傾瀉的友情也消失了

“那當然有了——當然有一大堆。”

“是嗎?那麼,說出來看看啊。不用客氣。”

被挑發起來的桐乃,用尖銳的視線瞪著了我一眼——直直的指著我

“為了麼對這家伙提出要分手?”

“我和前輩交往是為了完成一個願望,為了實現我的理想,我們進行了好幾個‘儀式’。而在此延長線上才有了現在的狀況”

“哈?這麼電波?給我好好回答”

“……我一開始就是准備這樣做”

“切……那就用我能明白的方式好好說”

接受了桐乃提案的黑貓點了點頭,面無表情的說

“我……我和你的哥哥交往……你覺得這樣好嗎?”

“——哈,用,用問題來回答問題嗎”

“回答我”

不讓爭辯的迫力。被壓倒的桐乃要緊了牙齒。

“不是說過可以了嗎!在電話里!你那時到底在聽什麼?”

“騙人的吧,完完全全的謊言”

“不是騙人的!我已經好好地同意了”

“是真的嗎?……現在也是嗎?”

黑貓不斷地確認

“……,……現在也是“

“……這樣,果然還是騙人的呢——應該是‘裝作同意的樣子’不是嗎,或者是只是想要這樣想而已?”……這兩個人,到底在說些什麼

電話的話——大概是那個偽男友事件之後被解決的那天夜里,桐乃和黑貓通的那個巨長的電話吧。打完電話後,桐乃莫名其妙的一副清爽的表情。

那是兩個人之間,到底談了些什麼呢……?

也就是說那時,黑貓問桐乃能不能和我交往——是這回事嗎?

對于那個問題,桐乃說了‘好’……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樣應該就那樣結束了。

為什麼到現在黑貓還去把那時的事拿出來說?我果然還是不能理解,就這樣桐乃和黑貓的戰斗越來越激烈了。

“笨蛋啊?完全不是那樣——如果就算是那樣也和你沒關系。”

“有,非常有關系。那種結局不是我希望的。那樣的發展無法到達我的‘理想的世界’。”

“完,完全不明白你說什麼!用我能明白的話說清楚”

“因為打破你的謊言,對我來說也是重要的儀式!”

“什”

出乎意料的一句話,猛烈地撞向桐乃

“……打破我的謊言?”

“對,就是這樣……沒想到竟然在這里和你對局,正好,就在這里解決吧”

好像這就要開始對決似的,庸俗的台詞。

然後黑貓兩眼用力地盯著桐乃

“——,你,並沒有認同我和你的哥哥交往”

“你到底要我說幾遍,沒有那回事”

“是嗎?那麼為什麼你那時候要用假男友來欺騙我們?”

“那,那是……”

“對不起,我忘記關于那件事說好的‘不再追問’了。雖然對我來說都是無所謂的事——接下來還有一件事,這是最近發生的事哦——為什麼你看到我到你哥哥的房間里玩的時候,一臉難受的表情。”

“難受的表情什麼的,怎麼會”

“就是那樣”

“……”

“為什麼自從我和你哥哥開始交往後一直顯得那麼痛苦”

“怎麼會顯得……痛苦”

“如果認同了我們的交往,你怎麼可能是那樣的表情——真是看不下去了,現在的你”

遭受著黑貓輕描淡寫的語言的攻擊,桐乃的表情漸漸地變得痛苦了。就算那樣桐乃也沒有承認那是“謊言”的樣子。兩人間認真的氣氛,讓我沒辦法插嘴。感到不能插嘴。

“看來語言還不足夠呢—真是頑固的女人。好吧,換個戰術吧”


“……隨你便!不管被你說什麼我都不會承認——我沒有說謊!”

那時候某黑貓“哼”地發出了一聲和氣氛格格不容壞笑。然後,這個女人用和桐乃幾乎一樣的口吻說道。

“——事實上啊,我說要是美咲小姐那天沒有跟蹤我們的約會的話?”(這句話的翻譯很糾結)

“什……”

非常厲害的樣子啞口無言的桐乃。

誒?剛才黑貓那家伙,是不是說了很不得了的事?

“你,你啊!?”

“哼……哎呀哎呀,你在動搖什麼呢?”

面對黑貓的嘲弄。桐乃完全不知所措。

“我所你就別騙人了!要是被誤解成怪怪的事請怎麼辦?”

“誤解?應該是事實吧?呵呵……那麼,我就這樣告訴你的哥哥那件事的真相吧“

“那個假約會的……真相?那個我和桐乃兩個人去電影院的那個嗎“

不小心說出來了。

“你給我閉嘴!堵住耳朵!“

桐乃封住我的口,重新面向黑貓,對黑貓發起進攻

“你到底是什麼打算!?那件事,和現在沒關系吧!“

黑貓‘哼哼哼’,好似是反派人物那樣發出邪惡的笑聲,宣告下一個計劃

“我會繼續暴露你羞恥的秘密,知道你承認你的謊言為止哦”

“你的性格真是太糟糕了!!”

“感謝你的表揚。那麼,接下來我是我精心准備的neta哦,那時候你在電話里說的那件事——‘……那個啊,我一把假男友帶到家里來——那家伙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桐乃大喊著打斷了黑貓的台詞。黑貓做作的用手堵住耳朵,閉上了一只眼睛。

“——真吵鬧呢。怎麼了?突然發出那樣的聲音?”

“殺了你……絕對要……殺了你……啊這樣,原來你要這樣做。如果你是這個意思,我這也得拿出對策了”

“哼,你是說你想要怎麼做呢?”

對著一臉輕松的對手,桐乃模仿起黑貓的口氣回答道。

“‘這只是一個朋友的事……如果有了男朋友,應該在第幾次見面的時,時候……把身體允許給對方?’”

“我,我不是說了這是一個朋友的事情啊!是朋友問我的!”

大聲否定的黑貓,非常的狼狽。桐乃沒有放松,乘勝追擊。

“哈?你怎麼可能有問你這種事的朋友”

“……那是……”

“因為我想絕對是你本人的事,我不是還借給你過一本約會的書嗎——約會特輯,從第一次約會到牽手為止

那本。你不是還‘這樣一來我已經是理論約會的打人了’這樣說過嗎。但你不是約會當天還說‘……看來似乎牽,牽手的訓練還是有必要的。’那樣心情低落了嗎”……啊啊,這樣一來終于能理解第一次約會時的黑貓的態度了。

然後,恐怕桐乃也是參考這本書去和我進行了第一次約會。

“——到此為止吧,這個爭論會毀滅我們兩方的”

“……OK”

一年鐵青的互相點頭的桐乃和黑貓。

黑貓又干咳了一聲,回到了話題。直直的指著桐乃。

“好了。關于我和京介成為戀人這件事,你到底是怎麼想的,老實交代吧。”

“——話題在循環耶!唉算了,就算假設我心底里沒有承認你們兩個的交往——再說啊你既然那麼懂我的心情,為什麼還向這家伙表白了?”

“——”

黑貓睜大了眼睛,桐乃的反擊看來正中要害。

“是不是很過分啊!明明知道朋友會討厭還這樣做的對吧!”

桐乃用冷酷的口氣問到。互相爆料大會多多少少變得舒緩的空氣,再一次變得緊張了起來

“那是……因為不做到那種程度你就不會說出真心話……”

“別說那種一聽就能聽出來的謊!怎麼可能只因為這些!就像你懂我那樣我也明白你的心情!你到底是多麼拼命我都看在眼里!所以……所以——我一直在忍耐啊!”

“忍耐?”

“天……”

完了,的表情張開著口的桐乃。似乎被黑貓抓到了尾巴。

“到底實在忍耐什麼呢?”

“那,那是……”

對著說不出話來的桐乃,黑貓長歎一口氣

“不要做這種不適合你做的事好嗎。你本來應該是任性的。貪心的……不知放棄的女人不是嗎。別客氣……不需要你忍耐什麼,因為我的未來不在那里”

對著緊緊閉上眼睛的桐乃,黑貓毫無顧忌地,繼續說出真摯的話語

“如果你認為我還是你的朋友,就像平時那樣——把真正的你展現給我看”

“……”

桐乃用像要把牙齒咬碎樣氣勢,把牙咬得吱吱響

“我說——我說不就行了嗎!”

完全放棄了似的大叫

“我,我——最討厭大哥了!最討厭!!最最討厭了!!!!”

“……是嗎”

雖然以前就知道了,但是被這樣大叫——果然還是很難受。

不,難道桐乃忍受著的東西,難道就是這樣的東西嗎。

我試著不去看桐乃她們

“對,然後呢?”

黑貓黑貓的視線緊逼著。桐乃整理好喘著粗氣的呼吸後繼續說道

“我最討厭大哥了。但是,但是——如果大哥有了女朋友絕對不願意!雖然討厭,非常討厭……但是如果我不是大哥心中的第一位就是不行!!”

桐乃任性的大叫著,被黑貓追到走投無路後終于說出來的,妹妹的真心話。

就像我那是大叫出來的那樣,赤裸裸的嫉妒心

“所以才做出那種傻事嗎”

“傻事是指……把假男友帶到家里來的事嗎”

“是!”

桐乃已經沒有看黑貓了,握緊拳頭,只是看著我——

“你啊……你啊……”

看來是那時候沒有說完的台詞

“你啊,和土妹子什麼黑色的什麼卿卿我我超討厭……討厭到受不了了,就想要讓你體驗一下同樣的心情!那時候要是被你說‘隨你便,就和他交往啊’這種話的話怎麼辦……超害怕的……但又不知道該怎麼辦。”……

原來,是這樣嗎。

“哈?這不是你自己的事情嗎?問我干啥?”

真想好好吧那時候的我揍一頓。

啊啊……這樣啊這樣啊。

一定很不願意吧,你啊。和我一樣——兄妹有了戀人這件事實在是無法忍受,但是這家伙,為我做了我沒做到的事。

如果被你珍惜的女孩告白了的話,你要為她好好的……認真的考慮哦

壓抑著自己的感情,推了我一把。正因為如此我和黑貓才成了戀人。

現在想來——我沒能立刻回應黑貓的告白,恐怕也是因為妹妹吧。對妹妹說“我不想要你有男朋友!”什麼的,發泄出自己自我中心的感情,然後自己馬上去找女朋友這種事,果然還是不對的,我想。

無意識的猶豫了。

正是現在,我終于明白了自己沒能理解的桐乃的想法

終于找到了妹妹堅強的關懷

“你不是說過不想要我有男朋友嗎?所以我那時候想,如果我說不要的話,你大概就不會和任何人交往了吧……“

就是那樣。如果被桐乃那樣說,我肯定就不會和黑貓交往了。

“那天晚上……和黑的打電話……對那個假男友事件道歉……和好……,然後被她問道‘我可以向你哥哥表白嗎’。我雖然說了‘可以’……雖然其實非常不願意……還是說了‘可以’。那是因為,這和我去和完全不喜歡的男幼交往完全不一樣的事。那麼認真地喜歡著你的女孩,又膽小有溫柔的女孩,拿出全部的勇氣想要傳達自己的心意——我怎麼可能從中作梗呢”

竟然是這樣……我有讓妹妹哭了嗎

“但是,果然還是受不了。變的開始後悔聲援你們兩個的關系了。當聽到你被甩的時候,說實話,心里的石頭落地了。但……但是啊

你看起來傷心地那麼厲害……哭的那麼傷心……不是都難受到找我來談話了嗎。看著這些,我變的更難受了。開始覺得突然甩了還轉學的那個黑的非常不爽。所以想一定要為你做些什麼——這就是我的真心話。現在在這里的理由。”

桐乃用拳頭捶了下自己的胸,誇示著自己

然後,編制出和剛才相似的,卻稍微有些不同的台詞

“我絕對不想要京介有女朋友。但是,也絕對不想要大哥哭……雖然很沒辦法,但是這就是我的真正的心情。所以啊,黑貓。我接下來要問出你做這麼沒道理的事的理由,然後打飛你,讓你對京介道歉。然後就算你不願意也要把你帶回去,讓你放棄轉學——有意見嗎?”

桐乃好好的叫出親友的名字,我是第一次聽到

“還是那樣亂七八糟呢。容易變得熱血這點真是像極了。你們”

明明是在嘲弄著我們的口吻,卻聽起來這麼清楚

“明明討厭哥哥有女朋友討厭的無法忍受,卻對征求許可的我逞強,還推了你哥哥一把,然後現在,還試圖讓已經分手的我們和好。”

黑貓,將以前對我問過的問題,這次對桐乃提出了。

“為什麼要做到這種地步”

“哼,難道不是因為是兄妹嗎”

桐乃的回答和我是一樣的。

“京介他……大哥他無論在什麼時候都幫助了我。不管離得多麼遠,都一直擔心著我,當我心灰意冷的時候,馬上為我跑了過來。一直都在我身邊,一直保護著我。當我難受的時候安慰我,讓我笑,讓我生氣。當我犯傻的時候批評我,還為我吃醋。當我煩惱的時候還為我咨詢。明明應該是那麼討厭我,無所謂,明明一直以來都把對方當空氣的。”

“——所以我也要這樣做。僅此而已”

桐乃為我做的事的所有,都是曾經我為妹妹做過的事。那就是我和桐乃一起走過的日日夜夜。

一直一起生活,時而分開時而再會,互相罵,而互相幫助,互相反對,吵過多少次架,最後能互相傾訴讓人驚訝的想法後和好。

這種關系叫什麼,我不用說也明白。

我們一點點,一點點地互相接近,終于能夠把手連在一起了。

其實並沒什麼打不了的,只是這樣的一點,當然的事。

我們慢慢地,花費了大量的時間。

到現在,終于回到了兄妹的關系。

只是這樣的小事,卻讓我這麼高興。

最近我,好像總是在哭啊

真是沒有辦法

因為,這是喜極而泣。

“終于說出了你的真心話了啊——我做到這個份上也算值得了。”

黑貓像是卸下了肩上的重擔似的,撫摸著胸前。

“哼-”

桐乃紅著臉偏開了頭。

“……然後呢?讓我說出真心話,然後你說你想做什麼呢”

“你的想法,你的心情終于傳到了你的哥哥那里。終于……終于在現在可以問出這個問題了。”

黑貓再次變得緊緊張張的,面向著我

“京介,你要怎麼做”

“你說過你喜歡我的吧?但是桐乃討厭京介有女朋友,討厭的忍受不了,就算那樣也說要讓我們兩和好。說因為你們是兄妹,如果在相反的立場上,哥哥也一定會做同樣的事。”

對著流著熱淚的我,黑貓說

“開始儀式的後續吧——告訴我吧”

清楚地追問

“——現在就算知道了桐乃的心情,你還會選擇我嗎?”

決定性的問題

就如我無法忍受妹妹有男朋友那樣,桐乃也無法忍受我有女朋友。但是強忍著那種星期,試圖讓我和黑貓和好。

如果是相反的立場的話,如果桐乃的男朋友真的喜歡她的話——

我大概也會做同樣的事吧

因為,我們是兄妹

黑貓一動不動的凝視著我的眼鏡。似乎比等著告白的回答的那是更加緊張。腳也在顫抖,額頭上貼著冷汗,臉色鐵青。

“——現在即使知道了桐乃的心情,你還會選擇我嗎?”

假設這個就是黑貓說說的儀式的話,現在這個狀況,難道就是她的目的嗎。以那種不講道理的方式和我分別,引出桐乃的真心話——然後准備再一次讓我選擇自己嗎。如果是這樣的話,這是多麼殘酷的事啊。

但是,說起來也是……我要對這件事負責。

已經不是至今為止那樣,大聲嚷嚷就能解決的問題了

也不是哭哭鼻子就會怎麼樣的問題。必須好好面對,給出答案。

“——”

開口的一瞬間,黑貓可憐兮兮的顫抖了一下

在害怕我的回答。比等待我對告白的回答那時候更加害怕。

我猶豫了一瞬間,決定了

我吸了一大口氣,然後回答道

“黑貓,我——”

“什麼的,開玩笑的”

准備回答之前,這種插進來一句不嚴肅的台詞

“——開玩笑的”

“誒?“

“……我說是在開玩笑,所有的都是……所以不回答我也可以。”

閉上眼睛,背過身去的黑貓。

就算是我這麼遲鈍的人也能明白。這個再怎麼說也是騙人的吧。已經說出去一半的回答,不管這家伙說什麼,我也要——“

“不,黑貓,聽我說,我——”

“停住”

沒能說出口

“誒”

“如果你繼續說的話我會死的”

“誒誒!”

她說會死?——她說會死?!不要用這麼認真的口氣說啊!這已經是威脅了吧!

好可怕……我時不時的會覺得黑貓很可怕。

這家伙,竟然用自己的生命當人質來阻止我說話。

“……哼哼哼……這樣就好”

這是桐乃飛奔到黑貓身邊。“別開玩笑了!給我說清楚!”本以為她會這樣說,沒想到

“你,你……沒事嗎”

桐乃勉強支撐住快要倒下的搖搖欲墜的黑貓,看了我一眼

哈-哈-,啊-啊……這樣,似乎要停止呼吸了

這個是……

“這個笨蛋……”

無法忍受等待回答的壓力,終于倒下了嗎!

仔細想想的確是理所當然,本來她就非常弱氣。告白的時候也是好想要死了似的。和桐乃的感情激烈相撞後,再加上這種狀況……就算暈過去也不奇怪。反而是現在還有意識這件事變得不可思議了。

桐乃拍著瀕死的黑貓的臉龐擔心著。

“等,你啊,臉色好像真的很差啊”

“哼……看起來已經有人來迎接我了……啊啊……桐乃……我已經看不到你的臉龐了……你在哪里?”

死別的台詞嗎這個?現在不是醞釀出高潮的場合吧!

“有說這種傻話的精力的話,不如快點做下深呼吸!”

“……哼……不要認為這樣就算贏了……這種情況不過是預想之中的事……完全的勝利不過是被推遲了而已……你們逃脫不了預言書的劇本”

當然不明白是什麼意思。

“……不要誤會了……我這不是逃跑。只是一時的戰略性撤退”(讓我想到了倒坦大廳的一個成就……)

“我知道了,我說你給我好好呼吸啊”

“……即使我的肉體毀滅了,我的靈魂,不滅……”

額啊。

留下最終大boss那樣的台詞,黑貓暈了過去

實在是和穿著牛仔褲的她嚴重不相稱的台詞。

然後,這件事還有下文。

因為黑貓暈倒了,我和桐乃把她搬到附近的溫泉旅館,讓她躺在休息室里,和店里的人講明事情原委後,叫來了醫生。幸運的是沒有大礙,就讓她這樣休息了。

醒過來的黑貓,好像很難說出口似的告訴我們了一個非常驚人的消息。

“‘松戶!?’”

我和桐乃同時發出驚訝的聲音

“恩……是的。我搬家的目的地就是千葉的松戶。飄舞著千之葉的

狂氣之城市”

住那里的人會暴走的,(比如2年前的我……感覺好巧我以前就住在松戶那邊……)再說……

“不是變得更近了嗎!!!“

“對啊“

她竟然說

對啊……

“父親的轉職地點決定下來了,終于可以住進職員宿舍了”

她似乎很高興地這樣說,我也沒能反駁。相反的桐乃開始吐槽了。

“那是什麼……那麼說為什麼你會在這里”

“家族旅行啊。因為手續辦遲了,學校是從後天開始”

“……哈,哈哈”

桐乃一下子聳下肩膀。我也是同樣的心情。

“那麼……你……”

“誒……雖然會轉學,但是不會影響聚會的……那個……今後也多多關照。”

“——”

到底是高興好還是生氣好——不,這里應該是高興。

桐乃也像是吃了一驚,瞪著黑貓。

“等等!,為什麼你不先這樣說?”

“……”

“快,快回答我啊”

“……怎麼,可能,說出來啊。那麼拼命地……來說服我的話”

那還用說嗎!我啊!我是來帶你回去的!

不要隨便消失啊……我不要你到那麼遠的地方。

這真是不好意思

黑貓低下頭,紅起了臉

“哇”

桐乃也事到如今終于發現自己做的好事,臉紅了起來……的確,那種對話的話,很難說出口啊。

“……嘿”

結果,我還是被甩的那樣,沒能挽回。但是,這兩人的關系似乎變得比以前更加牢固了。

“黑貓說的那個,命運的記錄,會不會是和小桐的人生咨詢差不多的東西呢”

這樣,麻奈實把她自己的理解講給我聽。這是時隔許久的兩個人一起放學回家的時候的事。

雖然在那里變得朦朦朧朧的,但是這次我被黑貓甩了這件事,我想還是有必要對聲援我們的麻奈實講清楚事情的經過的。這句話就是在那時她的台詞。但是

我還是很難信服地歪著腦袋。

“……是那樣嗎?確實各種各樣的儀式一起做了不少,但是感覺和桐乃的人生咨詢還是有點不一樣啊”

“是一樣的哦?——但是,如果只看表面的部分的確不太一樣呢。我要說‘要怎麼做才好’和‘這樣做’的區別

的話,能明白嗎?”

“啊-”

的確,雖然桐乃的人生咨詢有例外但是大概都是“怎麼做才好”或者是“幫我做什麼”這種形式,說是具體,或者說是好好說明了最終目標後,把解決問題這件事交給我。雖然每次都很不講道理。

相對的,黑貓的命運的記錄,最終目標是什麼對我來說太抽象完全無法理解。我只是按照黑貓發出的“這樣做”的指示,一個一個的完成所謂的儀式。

所以這麼糾結啊。

目標……也就是黑貓的願望到底實現了沒有,還沒有感覺到一定要去確認這件事。

“恩。但是,如果這樣的話,你是說“和我分手”這件事也是預定之中的事嗎?”

“恩-,是怎麼回事呢?造成那種狀態應該是預定中的,但是果然作為黑貓的話,如果選擇了自己肯定會很高興這種心情還是有的吧。”

因為我是女孩,麻奈實這樣說道

“看到小桐很驚訝這件事,也就是說追到旅行地這件事似乎還是預想之外的。正是如此,她應該很高興吧。”

雖然這是個無關緊要發現,但是我感覺最近……黑貓變得有點像麻奈實,而麻奈實變得有點像黑貓了。麻奈實將黑貓的感情說的條條是道——黑貓像麻奈實一樣明察秋毫。這到底是有什麼意義呢。

“……看來說不定,你比我更了解黑貓啊”

我好歹曾經是她男朋友吧……真是沒用啊

雖然我說了這種帶著自嘲的自言自語的台詞,麻奈實搖了搖頭

“沒有那回事哦,小京一定很想了解黑貓,但是,嘛,可能因為都是女生,也有我更了解的部分,就那麼一點點的說……”

麻奈實對我展現出一直以來的安詳的微笑。

“已經很努力了啊小京,能夠認真地面對黑貓了啊“

“……我一直被你所說的話救贖啊”

“但是,真的很意外……我還以為小京一定會找我談的”

“你那時候就知道了嗎“

喂,這

,這個家伙

嘛,的確,好好回想的話麻奈實的確說過“如果碰到了麻煩就來問我哦”,有過預想到我會碰到危機的情節。

“因為和小京交往的女孩肯定很辛苦,明明為了隨時都能幫上忙都做好了准備的說……”

“我就怎麼不值得信用嗎,我”

“怎麼可能有啊……”


今天的麻奈實,難道不是有點太嚴格了嗎?

麻奈實強而有力的斷言道

“因為小京很沒用,我認為和小京結婚能變得幸福的女孩基本上沒有——對于這個預想很有信心哦,我”

“你是不是被綾瀨病毒感染了,你啊”

我要哭了啊?我那溫柔的青梅竹馬去哪里了?

“小京以後一定要感謝你的新娘哦。因為肯定,那個女孩非常非常的努力了”

“——是……”

我非常奇妙的,將這句話印在了心中。

將來的新娘啊……對我來說,甚至無法想想她的姿態。

說著話,已經可以看丁字路口了。這個雜談也差不多該到收尾的話題了

“……那麼說的話

我和誰結婚才能變得幸福呢?”

我有氣無力的問道。麻奈實“誒“的一下狼狽的紅起了臉。

“嗯……那個……比如說吧“

麻奈實不知為何有點不好開口,扭扭捏捏了一會後這樣說了

“綾……綾瀨之類的……”

“誒!!”

為什麼不是別人偏偏是綾瀨!!?

“我認為如果是小綾的話,肯定就算不可能也會硬是創造一個大家都能笑著生活的家庭的”

“家庭什麼的……喂喂”

“真是很超前的話啊”什麼的“這是不可能的設定啊”什麼的,雖然有很多想要吐槽的地方,但是對于“就算不可能也會硬是”這一點,還是有很強的說服力的。

我當時沒法再接著說下去了

“當然

剛才是‘如果’的情況,我覺得如果要和小京交往的話,沒有小綾瀨的那種實力的話一定會各種辛苦的。如果只是交往的話可能還比較簡單,但是因為肯定會有無論如何都不順利的部分出現。黑貓那麼不講道理的分別的理由,肯定也在那里吧”

被說如果只是交往的話很簡單……

我這個人難道攻略難度看起來就那麼低嗎?

嘛,不管了。雖然不太好,先不管了。

在麻奈實的台詞里,有更讓人在意的部分

“無論如何都不順利的部分……到底是什麼?”

“當然是桐乃啊”

麻奈實清清楚楚地斷定

“黑貓因為和小京一樣喜歡小桐乃,所以是不是在想

不能無視小桐乃的心情,自己一個人去變得幸福

呢,如果是那樣的話一開始就不向小京告白就好了吧。就算那樣那孩子也沒做到……無論如何

不要問我為什麼哦,因為要遲鈍到那個份上,我都必須為黑貓生氣了。

“……你是”

“恩?”

“你啊,為什麼能明白黑貓的心情到那個地步”

我吧和剛才相識的問題,以和剛才不同的意思來問道

麻奈實用一直以來的口吻回答道

“明白啊,因為,我也喜歡小京”

“……!”

被說出意想不到的話的我,動搖了,停下了腳步。

“你……在說什……”

“呵呵”

麻奈實很不好意思似的害羞的笑了,看起來比平常更有魅力

“接下來,知道了大家的心情之後——小京,你會怎麼做呢?“眼前的問題的答案”似乎已經找到了,但是那也一定不會一直持續下去的——因為就算去期望不發生變化,也是不太可能實現的。這次,多虧黑貓犧牲自己好好地努力了,小京的身邊不是改變了很多嗎?就算對方不是綾瀨——大家能變得幸福的未來,說不定已經可以看到了哦?”

說到這,麻奈實露出靦腆的表情,有重複了一邊那句話

“小京,不要慌,好好思考,好好珍惜自己的心情吧“

這句話像劍一樣,深深地刺進了我的心的最深處。

幾天後……我和桐乃被邀請到了黑貓的新家。

那是個公寓式的職員宿舍。雖然離車站有點遠,但是周圍的綠化很多,是個安靜而清閑的地方。

我們在星期六的傍晚到達,然後就這樣住在這里了,然後就到了第二天的早上……這就是現在的情況。在早上的餐桌,我和桐乃面對面的坐著。黑貓正在廚房做著早飯,小日向他們貌似還沒起來。似乎是因為不用去學校,就趁機睡懶覺了。

順便說一下,我們還碰到了黑貓的父母。感想的話就下回再說吧。

“昨天啊,外面超暗的說,松戶這地方難道沒有燈嗎?”

正等著早飯的桐乃,趴在暖氣桌上做出驚人的發言。

“來的時候是有的吧!?”

“是那樣嗎?感覺啊,感覺就和鄉里的爺爺的老家那種水平耶,再說,莫非這里的路燈壞掉了嗎?”

“……偶然吧?今天大概就會修好的”

“不愧是被稱為千葉的‘狂氣之城’的地方啊”

那樣叫的人只有黑貓吧!

再說你也要適可而止了吧!被松戶居民發飆了我可不管了。

“……明明直接回千葉市就好了”

這個才是真心話嗎,那就原諒你吧。

“在家里的二樓啊,不是有個放東西的地方嗎。把那里收拾下的話,養一只黑貓應該沒問題吧,我說”

“別飼養朋友了……”

這不是讓我想象到,黑貓被關在放東西的地方,抱著腿坐著的情景了嗎。

“……就像莉亞(就是第六卷的小蘿莉)那樣,讓她住在我的房間里也行啊。生活費的話我來處……和小稚和小珠三個人一起來的話就好了……”

小稚和小珠,具體來說就是當然說的是黑貓的兩個妹妹。

我和黑貓曾經最害怕的,

黑貓姐妹和猛獸桐乃的遭遇……就像大家想的那樣,那已經是目不忍視了。可能總有一天會有機會講講吧。

“你啊”

“啊!對了對了!”

桐乃突然直直的直起身子,

“……那個”

好像要說什麼似的,但是還是沒說出來

“?什麼啊”

“不是……那個……我說啊……最後你准備怎麼辦?”

“怎麼辦?是在說什麼?”

“黑的那個……”

“……啊,是那個啊。那時候最終被蒙混過去了啊”

當黑貓冷靜下來後,好幾次都是出說出來,但是每次都被她跑掉了。

電話也是,一要說那件事就被被掛斷。

就一直在那樣被甩掉的狀態,不過就算這樣說也不是完全沒道理的事。

掛在空中搖擺不定。就連麻奈實口中的“眼前問題的回答”也沒能傳達給黑貓。也許正因為如此吧……才能慢慢地,思考關于那家伙的事。

和那家伙一起度過的那個夏天的回憶。一次一次的給予我寂寞和昂揚。

“你啊,那時候准備怎麼回答啊”

桐乃看著我的眼睛問我。因為我已經自問自答了很多遍,立馬就回答道”

“雖然以後的事情不太清楚。既然我不願意你有男朋友。只要你不願意我就不找女朋友——目前”

這就是彼此彼此吧

“哼……目前嗎,到什麼時候?”

“你要問到什麼時候的話……”

就算被這樣問

“……直到你找到男朋友?之類的……“

“但是你啊,不是不想要我有男朋友嗎?”

“恩。恩!”

帶著像是被追進死胡同似的心情回答道,結果桐乃噗的一下笑噴了。

“那怎麼行呢”

“……的確不行呢”

的確……這樣的話一生都交不了女朋友。

到底要怎麼辦……

我開始相對認真地煩惱了。

“妹控”

“咕”

“嘻嘻,真惡——心“

“彼此彼此吧“

我站起來叫道。桐乃也好像應戰似的站了起來。

“我的話就可以,因為我是妹妹。你的話就是惡心,因為你是哥哥“

“到底是什麼歪理啊“

夾著餐桌,我們繼續著激烈的爭吵

雖然和黑貓描繪的‘理想的世界’的構圖相似,但是表情完全不同。

果然黑貓的計劃還是失敗了——

因為,現在互相攻擊的兄妹,和那麼幸福的繪畫不是差得很遠嗎。

吵著吵著,

“久等了啊”

穿著貓兒女仆裝的黑貓,把早餐搬了過來。鲑魚的切片和菠菜,還有佃煮(就是把海帶,貝殼小魚用醬油啥的煮出來的東西,味道很濃)——非常普通的和食。雖然我覺得黑貓的料理做的相當好了,但是比麻奈實更愛做青菜這點算是唯一的瑕疵吧。順便說一句,健康志向的桐乃對此評價超高。

“呀霍-,終于來了啊“

“真是沒禮貌呢……你就不能老老實實呆著嗎“

簡直是母女一樣的對話。

穿著女仆裝的黑貓,靜靜地擺著‘日本的早餐’。

真是對不上號的情景啊。

接下來,現在我來吐槽大家正在想的問題。

“什麼啊這件衣服是!“

“啊這個啊?從紗織那里拿來的東西哦“

“這個一看就知道了!這不是女仆派對的時候的衣服嗎?那個,不是租借的衣服嗎?“

“裝作是租借的東西,實際上是紗織准備的。最近讓她招出來了“

原來是這樣啊……

“不是的!為什麼現在有必要穿這個衣服!“

“……因為,很可愛?“

輕輕的,從下往上地看著我的女仆黑貓。臉上泛起了紅色……看來這家伙,似乎一大早就准備殺掉我啊

這時桐乃無表情地說了一句話

“這個色貓”

“色,,色貓?”

黑貓驚呆了

“色貓!你啊,不是和這家伙分手了嗎?這樣說過吧?——然而為什麼一大早就在那里發情?……喂……如果有借口的話就說出來看看啊?”

“……”

被一年異常險惡的表情的桐乃頂上的黑貓,眨了眨眼睛。

低著臉,扭扭捏捏的說

“的確,我和京介已經不是戀人,也不是前輩後輩的關系了”

“然後呢——”

“沒了”

“哈,這不算是解釋吧!我是問你為什麼明明都分手了,還能心平氣和的誘惑他!”

“哼哼哼……遵循著命運的記錄里的預言,繼續進行著儀式而已。”

誒?剛才說了什麼啊,這家伙

“儀,式?……你啊,那個不是已經完了嗎”

“誰,什麼時候這樣說了。為了實現我的願望的儀式目前還在半路上,——根本沒有結束啊。不如說正在順利的進行中”

“不會吧——”

桐乃一下啞口無言,僵直了。我也張開著口看著黑貓。

麻奈實說過,黑貓的儀式就像是桐乃的人生咨詢那樣的東西。

也就是說,莫非,這個就是——

人生咨詢,還有。

是這樣一回事嗎……?

黑貓用優美的動作,滑到我的身邊,在我的耳邊輕輕的說

“——不要忘記了,我在你身上寫下的詛咒,還沒有解除哦”

“——”

心髒,拼命的跳

“等等!!你剛才做了什麼!”

從桐乃那里看的話,我和黑貓剛才看起來好像是親吻了似的。桐乃憤怒地吼了過來,就算這樣也沒有傳到我的耳中。混亂的思緒,在大腦中攪成一團……真是不得了的事。

和前輩分手

我本以為這樣就結束了的儀式,看起來還有下文。

就算下定決心‘現在不交女友’,這個夏天和黑貓度過的日日夜夜並不會消失。這就正像是‘詛咒’那樣,現在也留在我的心中。

永遠都喜歡你哦

那句話不是謊言哦。就像在耳邊,被這樣告知了似的。

雖然可能是死不死心的男人的妄想,但是感覺就是這樣。

我試圖去讀取她的思想,窺視著她的眼鏡

但是黑貓,紅著臉把臉背了過去。

“啊啊,對了。我還是先說好。通的這次的儀式,我的計劃向前邁出了一大步!”

像是要改變話題似的,不知從哪里拿出了那個黑色的筆記本。

仔細看的話,這個筆記本是嶄新的,估計是第二本吧。

“于是,我讓更加明了的願望,成型了”

她翻開命運的記錄第二本,翻到了最後的一節給我們看。

在這里畫的東西果然還是那個被命名為‘理想的世界’的人物畫。

描繪幸福的餐桌的那幅畫,和以前看到的那幅僅僅有一點不一樣。

在畫中,變得成熟的我和桐乃,正在迎接拿著早餐的黑貓。

不知為何感到有種即視感,這幅人物畫。

“……哈?這是什麼?我們嗎?”

“……這幅畫,覺得怎麼樣?”

黑貓平靜的問道。對我們兩個。

“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但是完全都不像耶——你最近畫功是不是退步了啊。”

真是完全不合作啊。這幅畫和我們像,也不像。

聽到這句話的黑貓說

“……看來路途還很遙遠呢”

很滿足似的苦笑著

這樣以來,騷動就這樣落幕了。

回頭想想,真是像照鏡子一樣的事件啊。

妹妹有了男朋友的時候,我察覺到自己藏在心中的感情,好不容易關系變好了的妹妹被其他的男人搶走什麼的,非常非常討厭。

“我絕對不把桐乃交給你!”

討厭到暴走到最後,終于說出這種不知羞恥的台詞的地步。

另一邊,當大哥有了女朋友的時候,桐乃的心情似乎也是同樣的。

通過黑貓那不講情理的‘儀式’,我終于被告知了這個事實

“我最討厭大哥了。但是如果我不是大哥心中的第一位就是不行!!”

大叫著這種話來著

但是鼓勵了被黑貓甩了後意志消沉的我,對我伸出了手——為我咨詢。就像什麼時候,我為妹妹做的那樣。

真是的,那家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的妹妹,不可能這麼帥氣

如果不是妹妹的話,肯定已經迷上了,可惡啊。

嘛,只看結果的話。多虧了禦鏡和黑貓,我和桐乃才得以這樣互相了解。如果沒有這種契機的話,恐怕我們會一直這樣互相誤解下去吧。雖然遠遠稱不上關系好,即使不斷地互相抱怨,但是碰到麻煩的時候還是會相互攜手,相互幫助。

這不就是所謂的兄妹嗎,難道不是嗎?……作為代價,也不能這樣說……我被黑貓甩了,被麻奈實和綾瀨訓斥了,還被學校里女生討厭了。在教室里,被這之前在田村屋前碰到的那些女生說了“啊,是高坂同學啊——來啊來啊,在這里跪下來看看啊”這種討人厭的話。太可惡了。

雖然是這樣亂七八糟的日子,這也算是自作自受吧。

我知道。這一次我從頭到尾都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沒用的家伙。

差點毀掉親友重要的同好會

弄哭了妹妹,甚至連哭的理由都沒注意到,立起“珍惜我的妹妹”什麼的目標,擦肩而過……然後,又一次讓妹妹哭了。

我自己也很痛苦。

但是相應的也有得到的東西

“戀愛還真是很難啊”

這個大教訓

“……惡心,一個人嘟囔著什麼啊”

好不容易發現的感情

“——哎呀,難道你也有和‘暗之世界’通信的‘能力’了嗎?”

急速成長的感情

“沒什麼事”

看是發現了,卻沒能發現的,正要發芽的感情

真是,我這個家伙,既不是一個好大哥又不是一個好男友啊。

今後,我也一定會犯不少錯誤吧。但是我准備盡我全力,因為這次也是,我全力以赴的結果。但是變成現在這樣也是沒有辦法,我沒有要改過自新的意思,最終,只有一次一次的犯錯,一邊痛苦著,一邊改正錯誤走下去。這就是所謂的平凡的生活方式吧,大概吧。

直到道妹妹身邊出現真正喜歡的人——我絕對不交女友。

我首先就這樣決定了。既然對妹妹要求了不要交男友,既然妹妹不希望我有交到女友。那就是彼此彼此,我也明白這是很像借口,被罵成妹控也沒意見。

只是,再多給我一點時間。

我們比我們想的還要幼稚。看到了吧?連戀愛游戲都做不到的樣子。犯錯誤,失敗,受到打擊,終于有點發覺到了。然後還遠遠不夠,受到的打擊還遠遠不夠。(M啊你)

被麻奈實警告過“眼前問題的答案”什麼的,黑貓也說過“儀式還沒有結束”。

也就是說,我的未來鋪滿著地雷。

又笨又沒用的我能明白的誠意,只有不繞彎子的直話——

不要焦急,好好思考,珍惜自己的心情

沒問題!雖然我發現這是個超嚴格的訂單,但也只有這樣做了

至少,要拿出這種程度的覺悟

要不然就沒法面對為了我犧牲自己的她們了

如果你被“你珍惜的女孩子”告白了的話,一定要好好地……認真的考慮她的話

但是這個是恕不能從。因為下一次,一定要讓我來表白。

我的高中生活的最後一個夏天終于這樣結束了。

假日結束後,到了星期一,我們各自前往不同的學校。在學校見面已經是不可能了……但是在周末還是可以這樣聚在一起吧。

在這里,紗織啊小日向,瀨菜他們也可能回來。

就像平時那樣真吵,打鬧——是不是的還有戀愛

如果再這前面有我們的未來的話。

我想這也不是什麼壞事吧。

想象著預言書最後一頁。

“看來還路途遙遠呢”,她這樣說過了。

從窗簾的縫隙中射進來的陽光,照亮了眼前的景色。

也不是這樣啊,我自言自語

比起一點不變地吵吵鬧鬧的這些家伙描繪的未來,更加耀眼。

“——你說呢什麼嗎?”

桐乃不高興地盯著我。

從正面看著妹妹,我想到了

“恩,不。那個……啊”

這回也是像照鏡子似的時間

這樣的話,我對妹妹的感謝,只有這樣了。

“——謝謝了,桐乃”

桐乃睜大了眼睛,眨了眨。然後,好像看到了很不好意思的東西似的,紅著臉僵硬地笑了。

“哈,突然說了些什麼啊”

“什,什麼啊你這態度,我在向你道謝啊……就那麼稀奇嗎?”

“是,是,對不起”

像是瞧不起我似的嘿嘿的笑著的桐乃,那時一下子停了下來——把嘲笑變成了微笑。然後,咳咳,紅著臉,干咳了一下。

“——不用謝,京介”

聽到了桐乃的回答的我,到底怎麼想的。

這才是,不說也知道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