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一章
翻譯 sharpkg@貼吧

“請跟我交往吧。”

黑貓依然的抬頭望著我,清晰的說出了這句話。

好像眉間被子彈擊中了一樣的沖擊,還有一陣陣的眩暈向我襲來。

這短短的一句話,究竟飽含了多少決意在其中啊。

那樣孤傲而固執,不善言辭,一點也不坦率的她。

需要鼓起怎樣的勇氣,才能將這份愛意訴諸于口。

我——

現在有生以來第一次被女孩子告白了。

“——”

在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的瞬間,我膝蓋頓時軟了下來。

歡喜得都快站不住了,我幾乎就要這樣暈了過去。

心跳無限的加速著,好像全力奔跑後那樣劇烈的跳動。

“哈————”

忍不住呼出的氣息,都那麼的灼熱。

眼前所見的,是那穿著白色連衣裙楚楚動人的黑貓,她緊緊的握住拳頭,嬌小的肩膀不住的顫抖。那雙眸子微紅而濕潤。

為什麼?還用說嗎!當然是因為在等待告白後對方的回答了。

但是我卻無法立刻回應黑貓的這份情意。

“…………”

她的真心沒有任何懷疑的余地。黑貓是真正的喜歡上我了……這一點,現在清楚直截的讓我明白了。但明明我高興得要死去,幾乎要當場跳起舞來了,卻無法說出那個接受她的回答。

我就像以前那樣,全身僵硬得動彈不得。

就這樣彼此無言相對間,時間靜靜的流逝。

終于……

“嗚,”

等待著回應的黑貓的濕潤的眼眸中,冒出了小小的淚滴。

看著沒有回應而彷徨的我,她大概覺得自己沒有被接受吧。

“…………”

被不安壓垮了一般,黑貓垂下頭。雖然看不見表情,但卻看到她緊咬著下唇,強忍著不哭出來的樣子。

罪惡感碾壓著我的胸口。雖然我自己也對自己說這樣的話就得好好回應人家才行,但自己的意志卻絲毫指揮不了身體。

又過了一會,黑貓再次抬起頭。

“……有,其他喜歡的人了?”

“……不是這樣子的”

干枯的喉嚨中,發出了嘶啞的聲音。

“那,為什麼?”黑貓用她漆黑的眼眸問著我。

我在心中反複的尋找著答 案,但是——

不知道。

我不禁愕然。

黑貓對我來說,是非常非常珍惜的朋友,是非常非常可愛的後輩。自從我被她吻過臉頰之後就一直對她十分在意,在意得不得了。每次見到她都心跳不已,每次跟她說話心里都蠢蠢欲動,即使是無話可說時的沉默也讓我感到心情舒暢。

黑貓用快要哭出來的聲音說道。

“……那,是不喜歡跟我交往嗎?”

“不是!”

被珍視而可愛的黑貓告白,我現在實在高興得不得了。

有生以來第一次,有女孩子向我告白“我喜歡你”,我已經幸福得要升天了!高興得快斷氣了!雖然如此,為何我這家伙卻連對黑貓說句“是”這樣的回答也做不到!?為何連拒絕的理由,也完全說不出來!

這樣不是最差勁了嗎,我——

忍不住移開了視線,卻聽黑貓說道。

“你在猶豫?”

“…………”

我無言以對。似乎是對我這個樣子感到幻滅了吧,黑貓歎了口氣。

“……真是沒出息的男人呢”

說得太對了。這幾天,我對自己的評價可是在一個勁的下降。明明覺得自己這一年來有所改變,成長了一些呢……為什麼還是這副鳥樣。

“無藥可救的廢物”

“怎麼說我都好了”

“…………呼”

跟往常一模一樣的語氣,帶著演技成分的嘲笑。剛認識她的時候還覺得很不爽,但不知何時起發現自己習慣了,聽到後反而覺得很安心。

我稍微好過了一點,“呼”,她歎了口氣,耳邊又響起她溫柔的嘲笑。

“……嘛,算了。在我預料之中呢。……本來我就是在明白你會是這種反應的情況還向你告白的。”

“這算什麼呀”

“撒”黑貓裝傻著,同時又微笑的說道。

“我啊,可是連你的沒出息這一點都喜歡哦”

“!?”

出其不意的告白,隱藏著讓我面紅耳赤的十足破壞力。剛才還快要哭出來的黑貓,突然間,渾身縈繞著一種魅惑的氣息。

“怎麼?害羞了麼?”

黑貓哧哧的竊笑著。

“那麼,既然是這樣……那就沒辦法了”

我打了一個寒戰。

“我說……”

黑貓向我走近了一步。

我不禁往後退了一步跟她拉開距離。

“……為什麼要逃呢?”

被這像是在取笑我,又像是在撒嬌的聲音所束縛住,我的腳動彈不得。

“沒,沒有”

咕咚,我吞了下口水。這是要干啥啊,這家伙……

在這人跡罕至的教學樓後面兩人獨處,這樣跟上次相同的情景,如果說自己沒有意識到什麼也是不可能的。黑貓慢慢的靠近我,就在我眼前停下。

彼此間的距離,近到伸出手就能抱住對方的程度。

這不是,前輩後輩的距離。也不是,好朋友之間的距離。

這是戀人間的距離。

“…………”

“…………”

黑貓抬頭凝望著我,“前輩?”,她好像在撒嬌要求著什麼似的叫道。

然後靜靜的走近,慢慢的把嘴唇靠過來。

恍惚著眼前開始扭曲——我想起了她的嘴唇留在我臉頰上的感觸。

這一刻仿佛經曆了永遠——然後黑貓,

“請給我端坐在這里”

說了這樣一句話。

“………誒?”

心里的聲音就這樣從口中發出。剛才……說啥來著?這家伙。

“什麼?……剛才說什麼來著?”

“請正座下來,就在這里”(注1)

“……下面,可是地面啊”

“對你的待遇可有何不滿?你這個廢物”

“沒有”

我服從她所說的,就這樣姿勢規范的正座在地上。

……這是怎麼回事?明明是被叫到教學樓後面進行愛的告白的才對啊。

現在要開始做什麼?說教麼?

黑貓“嗯嗯”了幾聲調整了下聲調。

“……前,前輩”

有些緊張的叫著我。我也不由得跟著緊張起來。

“……什,什麼事情?”

“你……討厭我嗎?”

“那怎麼可能呢”

“是,是嘛”

黑貓松了口氣。

“那,那……那個……o,”(注2)

“o?”

“便當……你喜歡嗎?”

“便當?”

讓人家端坐在在地上,為什麼這里會冒出便當的話題呢?

“……跟我交往的話,我每天,都會為你做便當的。——呼,怎麼樣?”

“怎麼樣……”

莫非,這就是……

“我也算是擅長料理的人哦。就算田村前輩我也不會輸的。……雖然無法教你學習方面的,但也決不會妨礙你學習的……而且,你願意的話,我還可以為你做衣服……cosplay,也可以一起……如果成為我的戀人的話,會有很多好處哦”

那種盛氣凌人的語氣已經幾乎要變得支離破碎了,黑貓渾身變得僵硬,微微的顫動著。

語調也提得很高,而且越說越快。

“……黑貓”

“什……這樣你還不滿足麼?真是貪得無厭的雄性啊。哼,還有……如果說我還有什麼能做的話……”

黑貓,唔唔唔,的低下頭煩惱著——突然睜大了眼睛。

“啊……誒?誒誒?那,那個……”

啊……呼的一聲,臉蛋已經紅得要冒出煙來了。

“喂!你現在在想象些什麼呢!?別這樣一副要哭出來的樣子望著我啊!”

“沒,沒什麼,絕對不是在想什麼下流的事情哦”

從這種反應來看絕對是在想那些東西。

“所——以說啦”

黑貓強行轉換了話題,呼,灼熱的氣息從她嘴吐出,臉上滿是紅潮得偷偷望了我一眼。

“……覺得怎麼樣?”

果然是這樣。

剛才這些話,雖然理解起來很難……但好像正是她特有的自我表現形式呢。

甚至特地要對方正座下來,明明就要崩潰了還裝出一副自大的態度……

……何等笨拙的家伙啊。

“噗”

“做,做什麼要笑出來?”

“……沒有,謝謝你呢。你的心意啊,我已經十分——的了解了。”

黑貓好像有些生氣的樣子閉上眼睛,鼻腔發出“哼”的一聲。

“從正式的形式上我還沒向你說清楚呢。因為我只說這一遍……你要仔細聽著哦。”

我抬頭望去,黑貓浮現出溫柔的表情,凝望著我。

“我,喜歡你。在這世界上最喜歡你,比其他任何人都更加更加喜歡你,永遠都喜歡你。雖然跟你相遇後還不足一年……但我的這份心意是不會輸給任何人的。即使我的身軀腐朽,從這個世界上消失後…… 到了來生,我依然會喜歡上你。”

一如她的風格,真是純粹得讓人心痛的告白啊。即便發生了什麼事情也不會聽錯,不給任何誤解的余地,直截了當的話語。

對于這樣帥氣的告白,

“請讓我考慮一下”

我很可恥的俯下頭去,只是給出了這個遜到極點的答複。對于她的真情實意,我不可能用隨隨便便的心情去回應。

不可能用連自己都不知道的“理由”去拒絕她。

如果要說我的真心話——對她的心意我實在太過高興,黑貓告白的樣子也太過可愛了,我快要受不了了。

黑貓聽到我的回答後,稍微琢磨了一下,沉吟著。

不一會兒,他靜靜的點了下頭。

“……好吧。那答複就在明天的慶功會後給我吧。”

“好”

壓制著就要四溢而出的感情,我點了點頭。

黑貓轉過身去,走了幾步後,突然停了下來。

“……本來是想當做最後手段保留的。不過我討厭沒有盡全力而到時後悔呢,于是還是說了吧。”

她轉過身來,像背台詞那樣認真的說道。

“如果是前輩希望的話……我可以戴上眼鏡哦”

“……這提案真是太贊了。”

從學校回來的路上,我一直思考著黑貓的事情。

黑貓的樣子,聲音,如同烙印在我腦里一般,盤旋不去。她給了沒出息的我猶豫的時間。

“……慶祝會之後,啊”

……這次可非得好好回答她才行啊。

不止是給黑貓的答複。

明日午後會舉行下夏季漫展的慶功會。

沙織好不容易計劃好了聚會,卻給我們浪費了一次。

這次,一定要讓聚會成功舉行不可。

我想著這些事情回到了家里,桐乃正在客廳沙發里看雜志。

穿著夏日風情的熱褲,如同體育坐般屈著膝蓋,隨意的靠在沙發上。

“…………”

何等讓人瞎眼的光景啊。

“我回來了。”

“……嗯”

桐乃目不轉睛的看著雜志,冷淡的應道。

現在,我們兄妹之間的關系——實在有些難以形容。

可能有人已經忘了,于是再自曝一下。

昨日,桐乃把男友帶到家里來了。

我對這件事情怎麼想都很不爽,擔心啊擔心得不得了,于是暴種了(誤,暴走了)

結果說出了“我不願意你跟男生交往”這樣的心里話,而且還對妹妹的男友說了“如果你要跟桐乃交往的話,那你得讓我承認你比我更珍惜桐乃,讓我安心才行。”這樣的漂亮話。

……對我來說,這簡直是不可思議的愚蠢行為啊。

不過那時候要我不這麼做是不可能的。

要說說完這些漂亮話之後事情的發展……結果居然發現“有男朋友了”這件事只是桐乃的謊話而已。

為什麼桐乃要做那樣的事情呢。

到現在我都問不出口,今後想必也不會再有提起的時候了吧。

發生了“男友騷動”的事件後,還不到一天。

該用怎樣的態度對待妹妹呢……老實說,現在正煩惱著呢。

想來桐乃也是這樣吧,我這樣想著,但,

“喂”

出乎意料的,桐乃很干脆的叫住了我。

“……干,干嘛?”

“你去那哪里了?”

“學校,有點事情要處理”

“哼”

一副其實怎麼都好的語氣。桐乃保持的屈膝的姿勢,繼續盯著雜志不放,完全不看這邊。

“——我說啊”

“嗯”

“發生了,什麼奇怪的事情嗎?”

“沒,什麼也沒有”

“哼”

這家伙怎麼了?我一邊驚奇不已,一邊走到廚房里喝起了麥茶。

回到客廳里,桐乃好像算准了時機那樣放下雜志。

“好了”

撲的一聲妹妹仰頭躺在沙發上,兩只光滑的小腿架在一起。

“喂”,桐乃對著嚇了一跳的我,嚴肅的說道。

“什,什麼事情?”

“過來這邊”

桐乃勾了勾手指

我遵照指示走過來後,她命令我道,“把這桌子搬開!”。雖然不明白這家伙到底想干什麼,但感覺不照做的話會很可怕。

“……這樣行了嗎?”

“嗯”

桐乃嘴唇好像“へ”字一樣點了點頭,指著搬開桌子而露出的空隙。

“那,在那里正座下來”

“哈?!”

“哈什麼,不是叫你正座下來嗎?沒聽到嗎?”

“………”

煩死了!這家伙搞毛啊!

煩得我把幾秒前還在悶悶不樂的想的事情都拋到九霄云外去了。

“切,快點!”

“好好好好!這樣總行了吧!”

我自暴自棄的正座了下來。

怎麼回事啊!我剛才才被女孩子要求正座呢!

“那………什麼事啊”

桐乃鄙視的看著我。

“什麼事,當然是昨天的事情啦。”

“誒誒!?”

“你吃驚啥呢?這是理所當然的吧?”

“那個……”

剛才我還想著“今後想必也不會再有提起的時候了吧”呢……結果還是要提起來啊,昨天的事情。

“如果不好好說清楚的話,感覺很不爽。如果被誤解了什麼的話,我討厭這樣”

“也,也是……啊”

“你,可知道自己干了什麼事情麼?”

“……啊,我知道”

“真的嗎?”

知道啊。

“說,說起來,我也說了謊就是了……那件事情”

桐乃撩了下發梢,瞥了我一眼,然後立刻轉過頭去。

“你啊……如果我帶回來的人是真正的男朋友……你會怎麼做?”

“那樣的話……”

想了想,回答道。

“當然是做同樣的事情唄。因為我在沒被劇透之前可是一直以為那只是你真正的男朋友呢。”

“‘不要跟男生交往’、‘ 如果你要跟桐乃交往的話,那你得讓我承認你比我更珍惜桐乃,讓我安心才行’,這些話是你說的吧?”

“是,是啊”

別什麼都說出來啊。我羞得快死了。

“哼,那……在那之後呢?如果我不說出他是假的男朋友,如果禦鏡真的是喜歡我,而且還跟你直面以對,說服你的話……會怎麼樣?”

“那樣……”

你都問些什麼事情啊。

完全不願去想象的事情。

如果桐乃真的有了男朋友,而且彼此喜歡對方,沒有我的容身之處的話……我……會認可桐乃的男朋友嗎?

“撒……我不知道”

在我把頭轉向一邊去裝傻的瞬間,妹妹那穿了襪子的腳掌,戳了戳我的臉頰。

“好好回答嘛”

“唔”

這個死小孩!我咯吱咯吱的撓了下頭,

“如果你真的有了男朋友……”

“然後呢?”

“大概”

“大概?”

“…………我會哭”

“……這算什麼?”

也許是聽到了意外的回答而不知所措,桐乃有些茫然的歪著頭。

“……揍他兩三拳,好好的說他一頓,然後……如果是看起來還行的家伙的話……你也喜歡那家伙的話……我也只有哭泣了吧。很不爽,雖然超不爽……但也無法阻止了啊。”

我老老實實的回答道。雖然一定會被當做傻瓜吧,但是我覺得這件事上不能說謊啊。

“哼,是嘛”

于是桐乃,垂下眼簾點了點頭,突然間氛圍大變,噗的一聲笑了出來。

“你還真是重度妹控啊?太惡心了!”

“隨便你怎麼說!”

“是是”

不知是害羞還是生氣的緣故,我的臉上火辣辣的。

桐乃一副興高采烈的樣子,進一步追擊道。

“還有啊——你啊——說了“要珍惜妹妹”對吧?”

“咕唔!”

殺了我吧!干脆殺了我吧!如同挖開新鮮傷口般的苦痛,讓我無語了。

“說要好好珍惜我啊——,具體你會為我做什麼呢?”

“做什麼……”

不知道啊,那種東西,畢竟是在沖動之下說出來的話啊。

“難道你想都沒想過?虧你還那樣勇氣十足的說出來啊”

“…………”

就是這麼回事,不過這句我可說不出口……我暫時在思考中彷徨著,

“那……為了表達之前的歉意,我可以實現你任何的請求。僅限一個”

“真的嗎?什麼可以嗎?”

“如果我能做到的話”

要禮物還是什麼盡管放馬過來吧!就算是要工口游戲我也會去買的!

“那麼——嗯”

桐乃食指抵住嘴唇稍微思考了一下。終于是想到了要我做的事情吧,慢慢的交叉著雙手,轉頭向著另外一邊說道。

“如果近期,被“你所珍惜的女孩子”告白了的話,你要好好的……認真的考慮哦”

“那孩子,真的是很喜歡你啊”

——第二天的早上。現在已是暑假過半的時候了。

我向田村屋走去。

今天的午後開始,我們的社團“神聖黑貓騎士團”的夏季漫展慶功會要在高坂家舉行咯。現在正為這事去買些點心回來。

“——該怎麼辦呢”

莫名其妙的,我有些失落。

明明妹妹有了男朋友的時候,我是那麼的不知所措那麼厭惡啊……

妹妹卻對我有女朋友這件事,覺得無關緊要什麼的。

不得不反複重申再重申的一點是——我可是最討厭桐乃的了。

這是依然不會變的事情。

不過也差不多,不得不承認了吧。我看來還是稍微有那麼一點——像妹控之類的地方啊。

這種自覺,在桐乃有了男朋友後——應該說在以為她有男朋友後,才醒悟的啊。

本來還以為自己只不過微微有這方面的傾向,但是到這時候才清楚的醒悟了。

桐乃啊,想讓她的哥哥注意到吧?

桐乃的偽男友——禦鏡這樣說過。

“難道他說的就是這個?”

錯了吧。

我的妹妹,明明讓我發現了自己是一個妹控,卻還叫我去交女朋友。

“哼”

我的擔憂似乎用錯地方了啊。虧自己還去在意那句“不要交男朋友”呢,我還真是一個笨蛋。

我各種煩躁的向前走著,不一會就看到田村屋了。

店前站著穿圍裙的麻奈實,一看到我就舉起手來揮動著。

“小~京”

“喔~”

我還是跟往常一樣,看到麻奈實的笑臉後就放松下來。腳步都自然而然的輕了很多,不自覺的小跑起來。

“來,給你”

“3Q”

我取過事先預訂好,已經裝了點心的紙袋。

“要吃點東西不?肚子餓了吧?”

“為什麼,你會經常覺得我是餓著肚子的啊”

就是這一點,總讓我想起我去世的奶奶。

“算了,今天先回去了。”

“是嘛”

“對了對了,必須得跟道謝才行呢。——謝謝你,托你的福我才沒被綾瀬殺掉。”

麻奈實一瞬間露出“在說什麼呢?”的表情,很快明白了我所指的事情,“啊”的一聲合上手。

“變成桐乃醬的男友了嗎?”

“……別取笑我了。反正你還不是從綾瀬那里聽到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嗯,確實”

啊哈哈,她笑了出來。

“兄妹之間怎麼可能交往嘛。不對,”

“不對?”

“沒什麼”

糟糕,我剛剛想跟麻奈實說什麼啊。

說到一半的話就這樣中途吞了回去,麻奈實一動不動的盯著我的臉直看。

“小京,是不是有事情要找我商量,對吧?”

“不,沒有啦”

我雖然內心很驚慌,但還是維持表情不變的回答道。

“嗯——”

于是麻奈實,慢慢的把臉靠過來,一直到鼻子跟鼻子要碰到一起的程度。

“怎,怎麼啦”

“哼”

麻奈實那讓人心曠神怡的表情突然一變。

“你表情可是寫著,‘想讓麻奈實聽我訴說煩惱啊~’哦?”

“什、”

我立刻摸著自己的臉

“你在說什麼呢。我可不是這樣的表情”

“就是那樣”

“不是”

“就是哦~”

“都說了不是”

“真是,太固執了”

“你好煩啊”

還有,你臉離得太近了!

“想要跟你商量的事情什麼的,我可是一件都沒有哦”

呼的一聲,麻奈實背過臉去,用平穩的語氣說道。

“小京”

“——我生氣了哦?”

“對不起”

我當場就快速的謝罪了。麻奈實小姐,真的是在預告她時隔三年來的真正的發怒。

雖說她是未真正的發過火,但反過來說,是絕對不能惹她發火的。

這個我比其他任何人都要清楚明白。如果要說心里話的話,比起從真正發怒的綾瀬來說,真正發怒的麻奈實要恐怖得多。雖然綾瀬很糟糕,甚至有被她殺掉的可能性,但是如果完全惹麻奈實生氣的話,我會體驗到比死更加可怕的事情。

那種感覺,我實在不想再嘗試第二次。于是深深的俯下頭去,打心底開始反省。

“對不起,我說謊了。確實我有些煩惱想要跟麻奈實商量!不過實在是不願說出來!所有才——”

當我回過神的時候,發現在田村屋進進出出的客人們都呆呆的圍觀著在絕贊下跪中的我。

而且淨是些年輕的女客人——

“(唧唧喳喳)討厭哪,高坂在向田村下跪呢……”

“(唧唧喳喳)終于腳踏兩條船的事情暴露了?莫非是最精彩的時候?”

“仔細一看這些人不都是同班的女同學嗎!”

“現在才注意到啊……小京你啊,總是一下子就忘記了自己身處的環境呢……”

“非常的抱歉”

……啊,我在班里面的風評,看來就此完蛋了。

暑假結束的時候,我新增了一個“下跪男”的綽號,不過那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雖然一下子就下跪已經變成了一種習慣,這點是我難以否認的事實就是了。

“總,總之站起來吧?進去里面吧”

“哦,哦”

我跟麻奈實好像要逃走一般跑進了田村屋的里屋。

然後兩人再次面面相對。

好吧,雖然很讓人害羞。不過得跟這家伙再說一次同樣的台詞不可了。

我撓著臉頰一邊微笑道。

“……謝謝你呢,麻奈實”

“誒?為什麼要道謝?……因為我看著你下跪了,所以要感謝我?”

“才不是!那個——當然是指發現了我在煩惱之後,剛才你強迫我說出來是怎麼回事這件事吧?”

如果把立場對換一下,我也會這麼做的

“那只是我很在意,所以才讓你說而已啦。就因為這個要向我道歉,反而讓我很困擾啦。”

“是嘛”

沒錯。我跟麻奈實,就是這樣的關系呢。

所以,要坦率的把自己的真心話說出來。

“我確實有在煩惱一些事情。不過,不太想跟你說起這個。”

“嗯”

“所以說——”

“是黑貓的事情吧?”

“——跟你商量,咦?”

因為麻奈實太自然也不過的說出了正確答 案,我不由得不加掩飾的回答了。不是吧?難道其實是千里眼嗎?這家伙!

“猜,猜對了?”

啪,微笑著麻奈實合上了手。

“你,你……原來是在騙我說出真相?”

“也不是這樣哦。我只是想著,一定是那樣子的吧。小京跟黑貓在學校里可是傳出了緋聞呢,知道嗎?”

“……鬼知道”

說起來,我經常跑去一年的教室那里接黑貓,還邀請她一起吃午飯,一起進社團,一起放學回家……淨是做些讓人產生誤解的行動呢。

難怪啊,會傳出緋聞。

“所以說嘛,大體什麼事情我都能想象到了。不想跟我說的理由,對換一下立場來考慮的話,也基本能理解了。”

“……是這樣啊。不過,”

那樣的話,為什麼你還要這樣親切的對我呢。

麻奈實似乎僅僅是感受到了我的視線,就明白我想法的樣子。

“如果小京是在為黑貓的事情而煩惱的話,我有一些話要先說給你聽。”

如同自說自話一般,麻奈實這樣說道。這一定是為了我給出的建議吧。

這家伙從以前開始,就一直是這樣啊。

一旦我有了煩惱,她就一定能察覺到,然後自發的給我幫助。

奶奶的智囊。

人生商談。

回想起來,我最近以“人生商談”的名義自發的去幫助別人,說不定也是因為有麻奈實這個師傅的緣故呢。說不定只是因為有別人這樣幫助我而高興——所以也希望自己能同樣幫到別人而已吧。

我的人生指南啊

對于麻奈實,我如茲評價到。

“啊,小京,你不是誤解了什麼吧?下面開始說的話可是我的真心話哦”

麻奈實豎起一只手指說道。

溫柔的說教pose。我喜歡青梅竹馬的這個表情。

“我要說的話也有很嚴厲的,你要做好覺悟哦”

“……喔。我會很認真的聽著的。”

“嗯”

麻奈實稍稍害羞的紅著臉,“咳咳”的小聲清了清嗓子。

“小京。你要認真的對待黑貓哦”

“——是”

聽到這好像大姐姐一樣的話語,我坦率的點了點頭。我在小孩子的時候,很多很多次都是這樣被青梅竹馬訓斥。完全不可怕的說教,有的只是震撼心靈的言語。

“不要焦急,好好的考慮,要珍惜自己的真正心意。”

“——是”

有時候像母親一樣,有時候像奶奶一樣。

像妹妹又像姐姐,如同真正的親人一般——我的青梅竹馬。

“感到辛苦的時候,不要客氣,任何時候都可以依賴我的哦”

“——是”

“嗯,很好”

噗嗤,的笑了出來。

現在也是,周圍彌漫著好像頭被輕輕撫摸著,從很久以前就一直在身邊的,令人懷念的氣氛。

是那樣的令人喜愛,溫暖的,我的家。真是的……不是一點也不嚴厲嘛。

“說起來。當初那個小小的小京啊……日月穿梭的速度真是快呢。”

嗯嗯,手托著臉頰不住的點頭。

“你是老婆婆啊。……你啊,真是一點也沒變呢”

“嘿嘿……啊,我差不多得回店里面了”

“是嘛。那麼,我也差不多回去了。——謝謝你啊,很多事情都是”

“嗯”

戴著眼鏡的青梅竹馬,一如往常的對我說道。

“一路小心,小京”

“——啊,我走了”

到了中午過後,黑貓跟沙織來到了我家。沙織還是往常的死宅套裝,黑貓呢——哥特loli裝啊。如果她是穿著告白時候的那套衣服過來的話,就沒有自信能保持冷靜吧,某種意義上來說我也是松了口氣。

夏季漫展的慶功會,這個曾經一度以失敗告終的令人期待的活動,要重新來過一次了。

“在下打擾了”

“——你好”

“哦,歡迎光臨,來,進來吧”

她們兩個人,雖然還是一如往常的樣子沒變……不過至少黑貓,我覺得她只是在強裝平靜吧。如果仔細的觀察,那雙戴著有色隱形眼鏡的眼睛,可是充血得利害呢。就算是被告白的我,昨晚也基本沒睡著覺。即使是遲鈍的我,也能察覺到黑貓的心情吧。

領著兩人進來客廳時,在准備聚會的桐乃看到她們過來了。

“啊,你們來啦”

雖然還是一副冷淡的語氣,但那表情可是非常的慈祥啊。

桌上並排擺著從田村屋買來的和式點心,跟桐乃沖好的茶。

“哦哦,准備完畢了呢。那麼,現在就開始舉行慶功會吧。”

“好啊”

不過,在那之前有件事得先做了不可。

“喂,黑貓,桐乃”

微微點了下頭。我們互相眼神交流了一下,並列成一排面向沙織。

“喔喔?”

沙織有些茫然的歪著頭。我們三個一起低下頭——

“之前真是太抱歉了”

對上次糟蹋了慶功會的事情進行謝罪。

“哎呀哎呀。哈哈。那個,特地這樣做反而讓在下有些困擾呢”

好像能聽到她嘻嘻的笑著,沙織若無其事的撓著後腦。

她發出“哈哈~”的微羞的笑聲,轉過身去背對著我們。

雖然也覺得沙織的話肯定會這麼說的……但現在安心了。

我跟桐乃跟黑貓齊齊松了口氣。

“怎,怎麼樣,不是沒怎麼生氣嘛。到底是誰啊?說什麼沙織絕對會生氣什麼的”

“就是你啊,你。電話里面你不是一邊痛哭流涕,一邊說‘這次沙織肯定要生氣了啦,該怎麼辦~’的嘛”

“我才沒有痛哭流涕什麼的呢!”

桐乃跟黑貓的爭論,這是彼此關系回複到跟往常一樣的證據啊,我不禁想到。

“真是對不起啊,沙織。這次完全是我們部隊。你可以盡管生氣啦?不用客氣哦”

因為是個好機會,先讓她心中的怒氣發泄一空再說吧,我是這樣想的。

“哎呀哎呀,在下完全是沒有生氣的啦,所以大家也不要過分在意哦——”

“你們以為我會這麼說麼?”

“誒?”

沙織突然口風一轉,把我們嚇到了。轉過身來的沙織已經換了副眼鏡。是之前去她家玩的時候她戴的,那副太陽眼鏡。

“你們這群混蛋,給我正座在那里!”

誒誒誒

“是,是?”

“正座。快點”

糟糕,槙島小姐發飆了。

啪啪啪啪!我們連眼神交流也來不及做,就順從的跪下去了。

高坂京介,兩日間的第四次正座。

“……”

沙織好像桐乃那樣交叉著雙手,站到我們面前。因為這個子高得離譜,所以生氣時的姿勢也分外有魄力。平常一副自大態度的桐乃跟黑貓,也都縮著身子在反省呢,那個樣子實在是有些超現實,如果不是跟她們同個立場的話我可能會笑出來也說不定。

“咿”

旁邊正座的桐乃從後面用手抓住我的腳。

“都是你慫恿她可以盡管生氣的,才會變成這樣,快點想個辦法!”這是桐乃的意思。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

“那個……沙織小姐?”

“喂,那邊,誰跟你說可以說話了”

“對不起”

好可怕——比她看到山寨高達的時候還要恐怖——

然後不知何時起,桐乃跟黑貓都藏在了我的背後而不跟沙織直接對視。太狡猾了吧你們,居然把人當成盾牌……

“……”

發怒的沙織,把牙齒咬得嘎吱嘎吱響。

“……知道怕了吧。如果大家還想像之前那樣搞得亂七八糟的話……我可是會更可怕的!”

沙織揮舞著拳頭,傾泄著她的怒火。

因為曾經經曆過關系和睦的宅女團體分崩離析的緣故,所以沙織才對那種可怕的情景,比起當事者的我們來更加的恐懼吧。

沙織摘下太陽眼鏡,用手帕擦了擦眼淚。

“……不過,太好了。大家又和好如初了。”

那成熟的姿態一瞬間化為浮云,剩下的,只有一個深思熟慮的害怕寂寞的孤獨少女。

“對不起”“非常抱歉”“我錯了”

對著這樣的沙織,我們真心的表示歉意。

不過戴回去太陽眼鏡的沙織又呼的背過臉起,不高興的說著“不能原諒!”

“作為懲罰,我要玩個痛快哦。還有,至少在今天不能吵架哦。要好好相處,知道了嘛”

“誒?”

“——回答在哪里?”

換了眼鏡就改變性格——本來我還這麼想著呢。

結果,根本就沒變嘛的樣子。

正座著的我們三人,互相望著對方,一起回答道“了解”。

就這樣,慶功會就此開始。我們圍著桌子,坐在沙發上。我跟黑貓並排坐一起,對面是沙織跟桐乃。

“好了,首先玩些什麼呢”

我先提起話題。

“梅露露三期,終于開始在千葉播放了呢!我一早就錄好錄像了,大家一起觀賞吧!”

首先回應的,當然是桐乃了。

黑貓有些厭惡的吐糟到。

“……為什麼在夏季漫展的慶功會上,非得看梅露露不可啊”

“夏季漫展不是看過PV了嘛——,我對最早放送的東京的居民真是羨慕得要死了!比起前作來戰斗部分要給力得多啊,作畫的人真是太強了”

完全沒在聽啊

“……那是因為第一話的緣故吧?單純看PV的話,確實是做得很精彩,不過明顯那東西弄出來後那些制作成員都得折壽呢。我可不覺得能一直這麼下去。”

“這個你得看完最終回才能這麼說吧”

“嘛嘛。你們兩個,首先得為我們‘神聖黑貓騎士團’的同人志完售而祝賀,不干一杯嗎”

“唔……”“說的也是”

桐乃跟黑貓爭吵起來,沙織從中調解。這種一度支離破碎的羈絆,出乎意料的強韌,看起來是那樣的難以切斷。

如果是我們的話總會沒事的——我感覺到。

“干杯”

裝果汁的杯子碰在一起放出清脆的聲音。

此時,我們的夏季漫展,終于結束了呢。

“同人志的風評如何?有反響了嗎?”

我心情激動的問道,結果黑貓的答複讓我愣住了。

“才印了不過五十本而已,怎麼可能有什麼反響嘛”

“……是這樣的嗎?”

太掃興了。好不容易做好的本子啊,真想看看別人的感想如何呢。

看著我失望的表情,黑貓趕緊又加了一句。

“……嘛。在網上搜索了的話,說不定還是有一個人寫了感想吧”

“與其說感想,不如說是把你的cosplay圖片上傳上了網站吧”

桐乃說道

“真的嗎!?”

“嗯,不過最好不要看的好”

“誒!?怎,怎麼回事?不是因為我的cosplay人氣很高才上傳的麼?”

“…………”

“喂!為什麼無語的移開了視線!”

可,可惡。雖然很是在意,不過等會自己再調查一下吧……

在那之後——我在cosplay的編集網站上看到了我的cosplay相片被人拿來當做惡搞的素材,目擊了這一幕的我淚濕透了枕頭,不過那就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算,算了。說起來,今天我有東西要給你看哦”

“哈?”

煩躁。對面的妹妹一副蔑視的表情望著我,不過我還是忍耐下來。“今天不准吵架”可是跟沙織大人的約束呢,而且——咳咳,要說咯?

我下了一個很大的決心,決定以成為“珍惜妹妹的哥哥”為目標而努力。

雖然在發生了偽男友騷動後還沒過幾天,我對桐乃的事情,用我的渣智商冥思苦想了很多很多。說真的,我可幾乎不曾煩惱到那個程度呢。

結果,桐乃為什麼會做那種事情的理由,因為中途哭了出來而沒能聽到。

“那是因為……你……你……嗚!”

我——我怎麼了嘛。

難道是,喜歡我……之類的,是不可能說的。

我們是兄妹。所以那種胡扯的事情是不可能的。二次元跟三次元,是不同的啊。

桐乃對我來說,是最珍愛的妹妹。經過這次的事情,我終于明白了這一點。

不對——從最討厭的妹妹跟我商談人生的那天起,才慢慢的讓我明白了這一點也說不定呢。

一起尋找同樣興趣的朋友,守護著妹妹的愛好而跟父親對決。

當她坦率的說出“謝謝”時,不由得讓我覺得她很可愛。

與妹妹惡魔般的好友對決,給自己潑了一身髒水而讓她們重歸于好。

被妹妹用“我可能喜歡你呢”取笑了一番,雖然有些不甘心但自己確實動搖了一下。

即使對妹妹的嫉妒有所明悟,卻依然為了守護她的作品而四處奔走。

看著無邪而歡樂的妹妹,終于能坦率的想著“真是太好了”。

某一天妹妹不見了,終于明白——或者說是讓我體會到,妹妹的存在對自己來說是多麼的重要。在妹妹處于危急關頭而奔赴海外,甚至哀求著讓她回來日本。

然後,當妹妹有了男朋友的時候,我在心里的深處,冒出了“不想把她交給任何人”這樣無可救藥的任性的真實想法。

讓我明白了,我是一個妹控。

當然,對那家伙來說,根本不在乎這一點就是了。

妹妹所想的事情,我還是完全都理解不了。不過,我想那是沒關系的。那家伙就算討厭我也好,不是也好,察覺到這一點之後的我的這份心情是絕不會改變的。

我啊,想要跟妹妹,關系變得更好啊。

所以,要從自己能做到的事情開始。

“想要給我看的東西?你的?”

“對啊。那個,稍等一下——”

我從後褲帶里面取出手機,然後拿著它沖著對面的桐乃。

“哈?你說手機怎麼了?”

“呼……好好看看背面吧,桐乃”

我把手機轉了個身,背面貼著的是……

給她看到那張“我跟桐乃的相親相愛雙人大頭貼”。

“貼上去了哦,嘻嘻 ♡ ”(注3)

“呀—————!!!”

桐乃好像被熊襲擊了一樣尖叫著。

“啊!你你你你你你,你到底干了什麼?!”

“在手機貼上跟你一起拍的大頭貼嘛”

“別說得這麼理所當然!快還我!”

呼的一聲桐乃手伸過來想搶我的手機。

“哎呀呀”

我輕巧的躲了過去。站起來伸直了手臂,又躲過去桐乃的第二波攻擊。

“什麼還給你啊。我在自己的手機上貼什麼東西,那是我的自由吧。”

“那也不用特地把那張大頭貼貼上去啊!”

“順便說下手機的待機畫面,是你的泳裝圖片哦”

“去死吧——!!!”

桐乃好像肉食猛獸般向我飛撲過來。——轟的一聲!我被她推倒在後面的沙發上了。

“嗚哇!咕咕……”

“還、給、我……”

想要奪取手機的妹妹跟被迫跟她緊貼在一起的我,兩人開始來密著狀態下的爭斗。

呆呆的在一旁圍觀的沙織突然噗的一聲大笑起來。

“這還真是——京介氏,你到底經曆了怎麼樣的心境變化啊!”

“大概能想象到就是了,還是那樣扭曲而下流的想法呢……這樣一來我只能看到他把性騷擾的對象擴大到連妹妹也不放過呢。”

雖然被黑貓她們各種吐糟,但是我這邊可不是聽風涼話的時候啊。

“都跟你說還給我啊!你這個大色狼!”

“哪里色了!父親還不是在收集你的寫真集啊!跟那個一樣!”

“完全不一樣!你是處于下流的目的收集的!”

“你說什麼!”

在我們正爭吵時,黑貓突然從旁吐了下糟。

“……‘今天不准吵架’,這不是剛跟沙織約定好了嘛”

“這才不是吵架!只是為了守護我的尊嚴而進行的正當防衛!”

“……哈,真是受不了你們”

……附帶提一下,為了給手機貼大頭貼,我從房間里面的暗格拿出“相親相愛雙人大頭貼”的時候,本來應該放在一起的“桐乃那份的大頭貼”,卻找不到了。

在那之後,我好不容易才讓桐乃淡定下來,大家一起吃著點心聊天,一起鑒賞梅露露第三季的第一集。

轉眼間慶功會就結束了,于是我就准備送沙織跟黑貓到半路上,雖然以前不曾送過,不過今天是有著特別的理由的。

“那麼,在下就此告退了。”

“喔”

“沙織……那個”

“哦呀,有什麼事情嗎,黑貓氏”

“謝謝你”

黑貓輕輕的坦率的說出了這句話。

“…………”

突然被她道謝的沙織,不知是否有些搞不清楚狀況,並沒有立刻回答她。

我也不明白黑貓的真正心意。不過,接下來的話讓我一切都明白了。

“那時候,你邀請我參加二次會,謝謝你”

“————”

“今天,真的很開心。在那之前的夏季漫展,我也很開心。之前大家一起游玩的時候,我也很開心。……跟你們相遇之後,我無論何時總是很開心啊。所以,真的很感謝你。這都是因為有你的緣故。”

“黑貓氏……你這是想讓在下哭出來麼?”

已經在哭了吧

沙織摘下眼鏡,用袖子擦了擦眼淚,這樣回應道。

“我也很開心。從今往後,一直到世界末日,都要請你多多關照了。”

不過黑貓也實在是害羞的不行。只見她滿臉通紅,說不出話來。

跟沙織道別後——我跟黑貓單獨兩個人繼續走著。

突然間,我們之間橫亙著讓人揪心的沉默。

“…………”

“…………”

“那個,啊”

“是!……什,什麼事情呢?”

只是稍微搭了下話,黑貓卻很少見的大聲回答道。

“說起來你的家,我雖然不知道在哪里,不過貌似很近吧?”

“誒……?”

黑貓好像安心下來一般歎了口氣,然後有些不滿的盯著我。

“嗯……也不算太遠吧”

“是嗎。那麼,我送你到你家附近吧。”

“……嗯”

在橘紅色的晚霞中,我們兩個並排走著。

“那個……”

“嗯?”

“……沒有,我是說cosplay的照片啦”

“喔”

“……一起cos,真的很開心。”

夏季漫展的同人志上,我跟黑貓一起去買了數碼相機,一起穿戴衣裝,一起拍相片。因為我一句戲言而開始的計劃,雖然其他成員各種惡評,但是,

“是啊,我也很開心啊。——以後還一起,cos吧”

“……嗯”

一邊這樣有一句沒一句的,斷斷續續的說著話,一邊走著。

“那個……”

“嗯?”

“……很帥氣哦”

“呼呼,3Q”

雖然這是之後說的話——不過黑貓對我的這句贊揚,讓我有種得救了的感覺。

就這樣走了一段時間,黑貓露出戀戀不舍的表情說道。

“……到這里就行了。家就在那邊很近。”

“是嘛,那麼,就到這里”

“……嗯”

我們停下了腳步,靜靜的對視著。

“我說,黑貓”

“是,是”

黑貓雙手交叉在裙子的前面,低著頭。雙肩不住的顫抖著。潔白的臉頰染上了黃昏的顏色,那豔麗的黑發在風中微微的飄動著。

雖然服裝是不一樣,不過除此之外卻重現了昨日告白的情景。

黑貓給了沒出息而猶豫不決的我,一天的時間。

現在,我必須得向她說出我的回答不可。

——如果被“你所珍惜的女孩子”告白了的話,你要好好的……認真的考慮哦。

——不要焦急,好好的考慮,要珍惜自己的真正心意。

我考慮過了,一直都在認真的考慮著。

不焦急的,好好的考慮,珍惜自己的真正心意的……考慮過了。

然後,為了我眼前這位我所珍惜的女孩子,我已經得出了結論。

我在心中用力的點了下頭。然後說道。

“好吧,我們交往吧”

“!”

黑貓吃驚的抬起頭。也許是不理解到底我說了什麼——就這樣一副茫然的表情,眼睛睜得大大的。

接著,那雙眼眸開始濕潤起來。

就這樣,

我跟黑貓,成為了戀人。

注1:其實正座就是跪坐的意思,是一種正式的禮儀。怕有些人可能會覺得別扭,還是解釋一下。

注2:這里的o是日文中便當(お弁當)發音的第一個字母。

注3:這里的原文是フヒ♡,這里凶介很可恥的惡意賣了下萌,模仿的是小豬的叫聲,大家譴責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