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二章
雖然各位看官對以下如此無厘頭的展開可能會感到吃驚,不過不管怎麼說,我現在在綾瀨家里做客.

新垣綾瀨,是妹妹的親友兼同班同學,在做雜志的專屬模特,是個黑發的美少女.

一直以來對我抱持的成見是『酷愛近丅親**的惡心宅男大哥』——不過不知為啥最近,又就其百合友(大家都知道是誰吧)的問題來找我談了幾次.

這就是我和綾瀨之間的,有些不可思議的關系.

暑假開始後過了幾天,綾瀨竟然軟下來給我打來電話了.

『——今天,請問有空嗎?』

一聽這句話,還在進行高考最後沖刺的我雙手迅速抓緊手機.

「有空有空!超級有空!」(譯:說他是有節操呢還是無節操,芳心所屬是綾瀨吧.)

我吐沫星子亂甩,立即回答道.就算因此到時候落榜了我也絕對不後悔.嘛實際上,說這邊很忙拒絕掉也行的,不過反正就算要學也會擔心那邊,結果都一樣了.這可不是我自吹自擂哦,到時候肯定能進合格的安全范圍的.

不過我還是得向桐乃和黑貓學學,好好努力一下才好.

嘛,雖然在她倆眼里我是打打GAL啊,去秋葉原買買工口商品啊,還看到小學生的裸體啊?淨干些這種不入流的事,不過在看不見的地方我也有認真學習的呢.

『……是,是麼……不用這麼大聲喊出來也……』

綾瀨這惹人憐愛的嬌聲,搔得我的耳朵癢癢的.

『啊喏……我呢……對歐尼桑你,有很重要很重要的話要說.能麻煩下你,這之後找個時間到我家里來一趟可以嗎?』

「去,去你的家!?我嗎?」

我,我去……這是幻想鄉嗎?綾瀨想要我……到她家去.

不,等等先,冷靜下來…….……這是綾瀨設的套.

穿什麼衣服去好呢♪我怎麼一瞬間就手舞足蹈起來了,不過還得立馬收住.差不多該學乖了吧!接受了這個鬼畜女的邀請,之後會有何種下場啊!不過綾瀨用她那甜美可人的輕聲細語將我的警戒化于無形.

『沒錯……想叫你到我家里來一趟……不行嗎?』

「沒,沒說不行……完全沒問題……」

就算知道是套…….艹……能拒絕如此可愛的天使的『冀求』的男人,這個世界上存在嗎?即便是對她的極度危險的本性深信不疑,我依然會這樣英勇就義的.

「知道了,現在就過去」

『真的嗎?十分謝謝你,歐尼桑!』

最毒不過婦人心啊.

「好啦,不是什麼打不了的事,我也有些事想找你談談」

而且……萬一,她真有什麼事……怎麼辦呢!

就是這樣,我問清楚了去綾瀨的住所——新垣邸的路線.

從高坂家的地利位置來看,綾瀨家在車站的另一側.綾瀨還經常和桐乃一起回家啊,現在知道了住址,看來綾瀨回家的路線明顯繞了個遠路…….

想和桐乃放學後一起吧——應該是這麼回事了.也真不容易呢,這家伙.(譯:綾瀨之心,路人皆知)

新垣邸是家自帶庭院的獨立住房.雖然是比不上前些日子去紗織家經過的那幢豪宅,不過從興趣的角度來看不愧是綾瀨的家啊.

「咕嘟」

我仰視著新垣邸,吞了口吐沫冷靜一下.

雖然是隨處可見的建築物樣式,可迫于這是綾瀨家的壓迫力…….

就好像是有惡鬼羅刹環繞的伏魔殿一般的威壓感存在著.

我伸出顫得厲害的手指,按下內線電話的按鈕.

「啊,歐尼桑.很高興你能來!正等著你來呢!」

于是看見便服裝的綾瀨出來迎接我,不覺間我想到『啊,這不像是到女朋友家里去玩一樣麼?』.今天的綾瀨穿的是給人老成的印象的連衣裙.和我家老妹一樣,穿什麼都合適.

「那……呃……我帶你進我的房間來吧?」

「啊,啊啊.打攪了」

對方開的似乎是很歡迎的模式.這家伙吃錯藥了嗎?還是說,我一點一點一點一點積累綾瀨線Event的好感度上升,終于見到成效了?誒?是這樣嗎?如果是的話怎麼辦——

『很重要很重要的話』是,沒搞錯吧說不定是!?

嗚咻咻咻~~~~~~~~~~~~~!總覺得小鹿亂撞呢!

越來越緊張的我,剛踏入玄關一步的時候,看到雙不可能是綾瀨的東西的成年人款式的高跟鞋,心髒都跳出來了.

「……綾瀨小姐……您的家人在家麼?」

「什麼?嗯,母親在呢……」

「是,是這樣啊.岳母在(男生說お母さん有這層意思吧,這里這樣翻有趣點)……哎」

說到綾瀨的媽媽,就是當PTA的會長的,那個…….(PTA是學生家長組織,專門監管學校的)

啊,這絕對會讓人提心吊膽的.

那簡直就是綾瀨的升級版吧?

已經有魔王水准了.

「我,去打個招呼比較好吧?」

「我想她現在在辦公室工作中……要去叫她嗎?」

「啊!沒必要!打攪她工作不太好,所以就算了!」

我快速揮動手掌表示拒絕.

「這樣啊?那,請走這邊」

點頭點頭.我就像是被人抱回家養的貓一樣,老老實實地聽從家住的只是輕聲輕腳地走著.

登上樓梯後,綾瀨停在一間房間門前.

「這里就是……我的房間.請進來吧」

「哦,好」

我在綾瀨的帶領下,踏入她的房間.

……嗬,這就是綾瀨的房間啊.和膩膩地一股化妝品氣味的某位童鞋的房間截然不同,到處聞聞,就發現這里充滿清淡地肥皂香味.

井然有序地整頓過的樣子,肯定經常收拾.房間著色大多是清爽的藍色色調,床上還擺著小熊布偶.

沉頭邊上立著幾張照片.掃了一眼,看到的照的有,綾瀨的家人以及朋友樣的人(綾瀨媽媽,超美人啊).其中有一張,照片中的綾瀨和桐乃靠在一起笑著.

「……那,那個……請不要看了.……太不好意思了」

「哎?啊,對不起啊」

咕嘟,又咽了口吐沫.今天的綾瀨,和平時想比怎麼也不帶刺了,總覺得微妙地很可愛啊.

「那麼——這個,是什麼……要對我,有什麼事吧?」

「沒錯」

綾瀨點點頭.稍微扭妮了下.

「歐尼桑,兩只手能這樣……朝前面伸出來嗎?」

「?……這樣嗎?」

咔嚓.

「誒?」

看看手腕,上面多了一副金屬的手銬.

「哈啊!?」

我大聲叫出來.愕然凝視銬在手上的手銬,然後抬起頭看向綾瀨.

「為偶說,這是啥!」

「手銬desu」

不是問這個!這東西看了就知道了吧!

看著我的狼狽相的綾瀨,像是害羞般臉一下子發紅了.

「因為啊,要和歐尼桑兩個人在屋里呆著——不是感覺很危險嗎?」

「表情和台詞對不上啊!」

「話說回來,不這麼做的話,只和你兩個人在這屋里,我根本呆不下去」

「啊……」

這都啥事啊.

都啥啊…….因為你都那麼kuǒ愛地說有『很重要很重要的話』要說了……

其可修修修修修修修修修修修修修修,果然是個套!

我興奮起來,手銬咔嚓咔嚓地發出聲音.

「綾瀨你這家伙!竟然……竟然玩弄我純情的少女心啊!」(譯:大哥你還少女心啊)

「啥……」

綾瀨雙目圓睜,氣紅了眼.

「玩弄……你,你都說什麼呢!?」

「因為啊,都想你一定是要告白的,結果歡喜地跑來一趟,卻給我來這套?」

「告你個頭的白!怎麼可能!」

「你用那麼愛憐的聲音叫我出來,不管誰都會小期待一下的吧」

「我只是平常的說話而已啊!」

還准備好了手銬來逆襲啊.都怎麼一回事啊……?

我別扭地盯著綾瀨不放,

「這反抗的眼神是啥意思?我要大聲去把媽媽叫過來了哦?」

「這樣做我的確會陷入大危機,不過你准備對突然跑來女兒房間的母親怎麼說明啊」

咔嚓咔嚓,還是手銬在響.

綾瀨用光彩盡失的眼睛瞥了一眼我的手腕.

「變態跟蹤狂闖入我的房間後,『請用手銬把我銬起來』強迫我這樣做,如此說明怎麼樣」

「我還真是不得了的大變態啊!?」

就假設是有如此性癖的我吧——不行,就算有這種變態,這不是在自己願望得到滿足的瞬間就被捕了嗎.

還真是罪孽深重啊.

我無力地搖搖頭.

「行啦.為啥會被如此對待這點我還是放棄,趕緊說有什麼事好了」

然後趕緊把手銬解開.

「是呢——」

綾瀨又斜眼看了我一下,用冷淡的表情切入主題.

「…………歐尼桑,這個,到底是怎麼回事?」

「啊……!!」

我看到綾瀨拿出來的東西,強烈地動搖起來.

那東西竟然是,前幾天和桐乃一起照的,Lovelove雙人大頭貼.

這是從一版上面撕下來的一張,綾瀨用指腹托住.

「我啥你會有這個的!?」

「我是怎麼入手的呢——這事不是應該這時候討論的問題」

不對,是該討論的吧.不知道是哪傳出來的.

我們兩個人照的這個大頭貼,桐乃是絕對不可能給別人的,貼別是綾瀨!話說,桐乃拿著的那半大頭貼,前些時候扔給我了啊?

所以說桐乃不可能還有剩下的大頭貼的.

而且——交到我手上的大頭貼,我都夾在工口書里,藏在連老媽也找不到的新的場所去了,所以也絕對不會有從我這里泄漏出去的可能性.

阿嘞?這不怪麼.那麼請問綾瀨到底是怎麼得到這大頭貼的呢.

好可怕!難道是發生了難以捉摸的超自然現象.不過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

我悄悄從大頭貼移開視線,對上綾瀨那失去光彩的眼瞳.

「阿喏……為何歐尼桑,回合桐乃一起,用心形花邊的大頭貼照相呢?而且還這麼親密地胳膊挽在一塊,真是關系很好啊…….我忠告過了吧?要對桐乃出手的話——」

「……呃……那個……這個是,因為啊?」

艹,不妙,很不妙呢.

這家伙執著于和桐乃相親相愛啊.『要對桐乃出手的話殺了你』曾經這樣對我宣告過的.

「……哈~……哈~……」

我再次懷著戰栗的心情看著綾瀨手上的大頭貼.

上面照出的我和桐乃,不管從什麼角度看,都像是日常中的能時不時"啾"一下的情意綿綿的笨蛋情侶吧.而且眼前的綾瀨的眼中清清楚楚的映著『殺』這個字.

「等等……千萬別殺了我啊……」

我一步步後退,半正經地哀求著.

沒想到我還會在現實中遇到說這種台詞的情況啊.

而且剛剛還歡欣雀躍地想著『可能會被告白吧?』這樣的事,我應該是個純粹的樂天派吧.

能不能和綾瀨兩人親熱親熱什麼的,絕不會再期待了!

我用令人同情的目光,尊敬地望著綾瀨大人的尊顏.

「…………都怕成這樣,果然還是有留下傷痕啊」

結果是一副繃緊的表情.

「我只是,普通的,問問這個大頭貼是怎麼回事罷了……有過分嗎?」

綾瀨緊張起來,用有些不爽的表情說道.

一瞬間心中像是要原諒她了樣的,不行,不能被騙了.

如此的話應該也沒必要給我銬上手銬吧.

不過嘛,現在老實地回答比較好吧.為了我的人身安全.

「好,那我就說明一下.綾瀨,這是有比山高~比海深的原因在里面的」

「……我好像覺得之前也有從歐尼桑那聽到過類似的說法呢.」

是這樣麼?的確我上次碰見綾瀨的時候,也找了不少借口吧.

因此,我對綾瀨講了,照這張雙人大頭貼前前後後的經過.桐乃作為專屬模特被美咲小姐看上了,為了更好的拒絕這個offer所以才來扮男友的.

知道了美咲小姐要來監視約會,才裝作男女朋友一起出街等等,都說給她聽了,綾瀨這才點點頭.

「你說那天,藤真社長,尾丅行著你們兩人,監視著約會?」

「啊啊」

「……原來發生了這種事啊……不過」

綾瀨把指頭盯住翹起來的嘴唇,做出深入思考狀.

「你講的這些,總覺得有些奇怪啊」

「是嗎,沒騙你的」

「不是,不是在說歐尼桑有沒有撒謊——藤真社長去看上桐乃這件事我也是知道的」

「啊,這樣啊」

「這不是當然的嗎.對我來說,桐乃是必須保護的對象.好不容易桐乃回來了,絕對不會讓她再離開……我也會盡自己所能的幫忙」

……原來如此啊.說不定美咲小姐之所以能這麼輕易就放掉桐乃,也托綾瀨也在背後做了許多工作的福吧.

不過要說做了什麼的話,想想都覺得可怕,還是別問了.

接著,對可疑的話沒有啥興趣,總而言之——

「——誤解解開了吧?我再說一次,大頭貼事件全都是演技,不像你想的那麼可疑」

我留著冷汗微笑道.綾瀨也艱難地點點頭.

「是……」

「行了,太好了……那,差不多該解開手銬了吧?這樣下去不可能好好說話啊.」

「……你真的,不要做什麼奇怪的事哦?」

「我知道了啦」

無可奈何啊,我還真沒什麼信用啊.雖然說像黑貓一樣太沒防備了不太好,被這樣過分警戒著又有點受傷啊.不過這樣做,應該是意識到我是個純爺們吧.這樣想來,還是有點心動的.

「……那個,怎麼我解開手銬碰到你瞬間,你怎麼惡心地笑起來了呢?」

「不是因為你碰到我而笑的.因為你和我兩個人相處很害羞,看到這個才笑的.」

「不管哪個都很惡心啊.而且我也沒有害羞……」

「是嗎?其實是羞死了,以至于不自覺就使出了手銬這個必殺技?」

「媽,媽————!我的房間里有變態啊!」

「嗚哦哦哦哦哦喂,真的喊啊!」

吧嗒吧嗒我躲.

驚的我慌忙找藏身之處.綾瀨則在一旁竊笑.

「——認真你就輸了哦.呵呵,有嚇到麼?我也不是啥惡鬼來著——啊啊啊!剛還解開手銬的,別鑽進我的被窩啊!怕死你哦!」

「痛痛痛!手銬啊!別拿手銬打人啊!」

「你不是犯罪未遂麼!?」

「你才是,頂著一副可愛的面龐對我施行越獄犯般的攻擊!是不是漸漸打我打上癮了!」

如我所述般對我狠狠地用鐵拳毆打的綾瀨,終于呼地平靜下來,接著立刻伸出一只手.簡直就像是為要和好而做出的握手動作.

「來,歐尼桑?請伸只手」

「哦,好」

我也沒怎麼懷疑,就把右手伸出去.

咔嚓,再次被銬上.

「為啥又來一次!」

綾瀨接著利索地把另一個環鎖在床邊木欄上,就這樣我就被完全固定住,然後笑嘻嘻地說.

「沒啥,我要出去給歐尼桑倒杯茶」

「不好意思,我不清楚你啥意思」

「……因為嘛,再我去倒茶的時候,就只剩歐尼桑一個人在我房間了吧——絕對會翻箱倒櫃一番吧?翻,翻出我的……我的內褲帶在頭上什麼的吧?」

「你,你說我會干些啥……?不論如何,你說的那些勾當我還……」

「不,不好了.私藏著大量可疑的妹控游戲和漫畫,還在我面前抱著實妹高叫『我超喜歡我妹妹』,還有讓我穿H的cosplay……等等,等等……這些罪狀數的完麼?」

「不是啊~,連我都有點渴了.能給我來杯茶麼」

綾瀨回來後,又再次把手銬解開.

我在踏入這個家門後第一次松了口氣.

想想真不容易啊.我就像是虛弱的勇士走在布滿魔物的掉線城般,之前把這個家比作伏魔殿的我的第六感,也不見得錯的太離譜.

接著.

盤腿坐在坐墊上的我,品了一口香茗,切入話題.

「剛剛我也說過了,我,其實也有事想找綾瀨你商量.……嗯嘛,是個超怎麼樣都行的事罷了……順便說說我是這麼認為的,能不能聽我說說呢?」

在我面前正坐的綾瀨,收起清秀的眉目,用警戒的眼神看著我.

「……又來問些性騷擾的問題嗎?」

「又來什麼的,我還真沒信用啊.我去……我對你性騷擾之類的事,最近有發生過嗎?」

「最近見面的時候干過!」

「啥時候?」

「記不得了!?上,上次見面的時候……對,對,對我說……跟——『跟我結婚吧』……沒說過嗎?」

膝上的小手握成拳頭,綾瀨瞪著我.

「那是……」

我偷看了下凌然可畏的綾瀨的臉色.

「那個……不算是性騷擾啊.那是充滿愛意的求婚啊」

「對不起.生理上不可能」

啥!?

「被用很犀利的話甩了啊!你……我要去自殺怎麼辦?」

「歐尼桑,要和我談什麼呢?」

「不要在這個時候把話題拉回去啊!」

繼續啊!說句話啊,至少複我一下……!

在我充血的眼睛施加的彈幕的威壓下,綾瀨緊抿的雙唇才打開一點.

「嘛,最開始見到的時候……感覺上……還可以吧」

「誒?那時候嗎!?」

這可是第一次聽到啊!

「啊!臉,臉!靠得太近了!」

綾瀨雙手用力推開我的臉.

「現,現在是超討厭的.不過——最開始,覺得有個溫柔的哥哥真好啊……想和他再靠近點啊……不,不過現在是討厭死了!」

「這樣啊……」

雖然很高興,不過從某種意義來說又不想聽到這種話.也感覺到自己的血氣退散下去.

我按住額角絕望道.

「哦,哦哦哦,我算個啥東西啊……這也太可惜了啊!糟蹋了這麼好的機會啊……!如果我去年先天,沒去iket的話——現在,綾瀨說不定就成我女友了……!」

「我還沒說成那樣吧!別在那亂YY了!話,話說回來!內心想的都說出來了哦!?」

「啊—莫—……超泄氣啊……」

「嗚哇,真的萎縮下去了……」

綾瀨看我看傻了,無力地歎了口氣.

「我先說一句,歐尼桑的所作所為,全都是從麻奈實姐——姐姐那里聽來的」

「知道啊,經常被說教呢……」

不過,那家伙的說教完全沒恐怖感.

呼,不好意思這個說法,對我的抑制力不夠啊.

「順便一說,歐尼桑和桐乃去約會的事,最開始也是姐姐提供情報給我的.」

「最近那家伙還真是淨多管閑事呢!」

早知道就想好借口了.

嘛,說不定托麻奈實溫和地傳達這件事的福,我的性命才得以延續.如果那時候碰到的不是麻奈實而是綾瀨的話——絕對沒有流言這麼簡單了.

「總而言之——現在是,要我成為歐尼桑的女朋友……是絕不可能的」

「是嗎」

哈地歎口氣.嘛,沒啥,雖然覺得可惜——不過要說和綾瀨成為一對的話,還真想象不出來.不管怎麼樣都不配啊.

「那,把話題轉回去」

「……好」

「桐乃有男友麼?」

「誒!?」

面對我突如其來的提問,可以看出綾瀨完全沒轉過來.

「神,神神神,神馬啊!?怎麼可能有!」

「咕呃!?」

抓住我的領子就拉過去.

「怎麼可能有啊!桐乃的男友!問這種事來耍我——你又有什麼企圖!」

「好,好難受啊……」

雙腳拼命蹬著,綾瀨才「啊」地注意到放開手.

「咳!咳……!哈啊,哈啊……」

嗓子被按住的我咳出來.還向前伸出一只手做出『冷靜冷靜』的手勢.

于是,面對痛苦的我,響起冷酷無情的話音.

「……那,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不,就說不是,所以說啊——」

我把偽裝約會完了之後,和桐乃發生口角的事說了一遍——

『夠了,下次我就拜托真正的男友就行了』

向綾瀨坦白桐乃這樣的話.

「……你覺得呢?」

「針鋒相對,最後自爆出來的胡說吧」

綾瀨立即認真回答,我稍稍有些高興.

「果然,是這樣嗎?」

「這不是當然的麼!至少我這邊,是沒聽說過……桐乃交了男友什麼的,一次都沒」

「是嗎,摯友的你這麼說的話,稍微安心了——」

咳咳.(清嗓子)

「男友這回事——,應該是桐乃瞎掰」

怎麼了這家伙,搞的跟個傻瓜樣的,蠢死了?

從背負的壓力下解放出來了,呵呵笑了下.

不過這時,綾瀨不甘心地咬著嘴唇,「不過……」這麼嘟噥一句.

「誒?」

「確實桐乃,不管再學校,還是校外,都很有人氣的……那其中也可能……有求愛的人吧……」

「會有嗎?」

「嗯,不少」

唔…….那,想想這也是自然的.只是看的話——是如此的可愛.而且性格上,在學校也像只聽話的貓咪一樣.

受男生歡迎這點可以理解.

呃,總覺得——焦躁不安啊.

不過我現在依舊感覺很惡,對妹妹被表揚得好厲害好厲害啊這樣的事.

沒什麼特別的理由.

「不過啊,桐乃控的男生,不是大三歲以上的不行吧?好像她看同年代的男生都覺得跟小鬼樣的」

作為同班同學的本人都這麼說了.

「大三歲,嗎……」(譯:凶介你淫了)

「怎麼了」

「不,沒什麼」

綾瀨若有所思地朝我看過來.

「嘛不管那個了.總之也可能會有年紀大的男生向桐乃示愛哦.其中有的是模特啊,有的是設計師啊,有很多看上去也很帥哦.」

「啊,哦」

「桐乃想交個男友的話,不論何時都能交到.嘛,即便如此,現在在我能觀察到的有限范圍內……還沒有這樣的情況發生就是了」

能這麼斷定,這也是綾瀨大人厲害的地方啊.

問為啥,能在自己視線范圍內斷定,桐乃沒能交男友有啊.

就算是小心眼的京介,也沒有必要再問下去了.不管怎麼說,作為情報來源來說還是可以信賴的.

「不過,桐乃的交友關系中……還有我照顧不到的地方在」

綾瀨艱難擠出一句話.

是啊…….確實綾瀨是桐乃的摯友,不過,我家老妹還有綾瀨所不了解的『真面目』存在.

「歐尼桑,關于桐乃男友的事……保險點,在多調查一下好嗎?」

「……了解」

也只有點頭應允.

嘛,沒辦法啊.我雖然對,妹妹交沒交男友,完全不放在心上——不過不是別人是綾瀨拜托的話,只好勉力而為了.

桐乃到底有沒有男友,這次要從『內側』來證明下.

第二天一大早,盡管暑假中,我還是套上制服,往學校趕去.

目標是游戲研究部的活動室.盡管學校休假中,社團活動依舊正常進行著.

因為長久以來我一直以歸宅部自居,像這樣在休息日特意往學校跑——,說實話我是第一次.

「哎……稍微有點期待啊」

就像小學生的時候,暑假每天早上去做小操帝——那種感覺吧.

天氣晴朗,神清氣爽,精神飽滿的一天開始了.

我懷著滿腔愉悅,屁顛屁顛地打開活動室的大門.

咔啦.

「好啊—」

嗚咕~~~~~~~~~~~~~~~~~~~.

「好熱……味兒死了!?」

我迅速4D往後擦彈.狠狠皺起眉頭,瞪著大開的活動室入口.從那門口,慢慢飄蕩出廁余般像是還能看見顏色氣味,融入走廊的空氣中連外面也被汙染了.

「蝦米啊這是……!」

我那爽朗的心情頓時消失得無影無蹤.

捏著鼻子走近活動室,

「啊——這不是高坂麼!」

活動室中傳來一聲很有朝氣的叫聲.我下定決心,大踏步走進活動室,向那個異味的根源說.

「今天這是咋啦部長,怎麼搞的跟有人嘔吐過樣的」

「……高坂你這麼說,正好刺中我的胸口啊,多少讓我有點受傷啊」

這聲音的主人正坐在椅子上,失望地耷拉下肩膀.

帶著深度眼鏡,看上去身形消瘦一臉宅像的這家伙,叫做三浦弦之介.

是我加入的游戲研究部的部長.

「不要這樣啊,還真是臭死了.我來過了哦,可以回去了吧?」

「怎麼和真壁說的話一模一樣…….你們兩個是商量好的吧」

「才沒」

也只有真壁這個吐槽能和我媲美的童鞋可以指望了,互相還是有些影響的吧.對部長用・冰屬性吐槽攻擊.

「不是啦~最近不是有點悶熱麼?才兩三天沒洗澡就變成這樣了」

呵呵呵,話說為啥還能這麼得意地說著不洗澡的話,這部長真是受夠了.

「請別再靠過來了!」

離房間冷氣完全制冷還需要些時間,電腦卻已經運轉起來了.

這兒比外面還熱啊,不知道機器會壞麼.

對異臭沒辦法的我只得繼續皺著臉,在椅子上坐下.接著超周圍看了一圈,沒有什麼其他部員在的樣子.

「其他人呢?」

「女生還沒來呢,男生來的早的都去買除臭劑去了」

「為啥是除臭劑啊?……哎,是用來噴部長的吧」

「要噴也是噴活動室啊!別這樣一個人在那理解啊!就連真壁,也沒說過直接把除臭劑噴我身上的話啊!」

你這家伙最近吐槽越來越犀利了呢——部長如此恨恨地小聲說.

他從桌上抓起條毛巾,霍地起身.

「一會見,我就先去那邊水龍頭擦個澡.這樣下去肯定會被瀨菜熊一頓的」

「拜,一路走好」

這個家伙的回歸自然的表現,總是讓人吃驚啊.

說起來初次見面的時候,他還席地而坐玩著工口游戲來著.

背過去高高舉起一只手揮了揮,中二地裝帥的部長出去之後,女生陣容也相繼出現.

赤城瀨菜,以及五更琉璃.兩個人都一年級生,對我來說都算是後輩.

「早上好啊—」

開朗地打著招呼的是瀨菜.

她是我的同班同學・赤城浩平的妹妹,眼鏡妹,給人一板一眼的印象.實際上另一面是個腐的很厲害的女生,還有胸部很大.

然後是五更,其實是我和妹妹共有的朋友——黑貓,的另一面.

一頭漆黑的頭發,前面留得一般長,宛如白色陶瓷般細嫩柔滑的肌膚,乍一看面無表情,讓人覺得她是不是沒感情啊……不過其實內在又溫柔又很關心人——她就是這麼個可愛的女孩子.

雖然現在關系有點曖昧,不過暑假之前,她kiss過我一下——

「呃,Hi……早上好」

「……早上好,前輩」

從那之後,我一直惦記著……這家伙的事.

而前幾天,被她目擊到我和妹妹約會的場景,在那之後我也沒做任何解釋.

兩人間充滿拘謹,還是瀨菜打破了這沉默.

「呃……」

瀨菜誇張地皺起臉,用像見到廚余般的視線看著我.

「你干什麼了高坂前輩.怎麼一股嘔吐物的味兒?」

「那不是我身上的味兒!?」

「誒~?臭,啊受不了啦~~~」

臭!?竟然被女高中生說我臭!

啊,真是趕的不好~,這味兒的元凶剛剛離席你們就出現了!

真是失禮的誤解啊……!

「好啦,給我聽好赤城……!這些都是剛剛暫時去洗澡了的部長身上的味兒!」

「誒?部長的味兒麼,那為啥會從高坂前輩的身體上散發——哈!」

「大錯特錯!」

「呃……我還什麼都沒說呢」

「不用說我也知道你在想啥,你個腐女!非要強行把我們代入你那猥瑣的妄想麼!話說誰來,這些都是部長留在活動室里的味道.」

我較真起來對捂著口鼻忍著異臭的瀨菜解釋道.

「…………」

轉而看黑貓則馬上靠近我.

她聞聞我的衣角,露出軟綿綿的微妙的表情.

「……果然,有少許氣味轉移到你身上了」

「是,是麼」

「在房里換好氣之前,都先出來吧」

阿嚏!黑貓打了個大大的噴嚏,徑直去打開窗戶.

三十分鍾後——

「哈啊~~~~終于房里沒味兒了~」

活動室正中央,取下帶著的三角巾和口罩的瀨菜伸伸懶腰.那之後,真壁君一行人回來後,除去跑去洗澡的部長之外,其他人把活動室大掃除了一遍.因為是一絲不苟的瀨菜打頭陣指揮,結果就變成了毫無計劃性可言的大規模掃除.

算了,收獲就是活動室變得相當整潔了.

「3Q瀨菜親.總覺得不太好意思啊,就我一個人在享受」

剛洗完澡回來,還在用毛巾擦著濕漉漉的頭發的部長,開口大笑起來.

「啊,部長身上還是很臭啊.每天都要好好洗澡才行」

瀨菜捏著鼻子,噗呲噗呲朝部長身上噴起除臭劑.

這是一個長者娃娃臉的男生說了一句.

「洗澡多了身體都會溶掉了吧,一定是這麼想的」

他叫真壁楓,是這個游戲研究部的二年級學生.掌握了冰屬性吐槽技能,是個難得的人才.

部長稍稍為難地說.

「呃,我是細菌人啊——吶瀨菜親,你也幫我說說真壁啊」

「真壁前輩,以後就用廚余來稱呼部長吧?」

「好啊.不過廚余就該有廚余的樣子,用垃圾袋套起來怎麼樣?味兒會少點吧」

太過分了這兩個人.不論如何當作垃圾來對待也太可憐了吧——才這麼想著,突然發現淚目的部長,像個僵尸一樣朝我這邊靠過來.

「高坂啊~,那兩個後輩合起來欺負我唉」

「不要靠過來啊」

去去,我揮手趕他走.

「……哈」

一直沉默地看著這互動的黑貓,突然回過神來嘗嘗歎了口氣.

「差不多該談談正事了吧,要討論下夏i吧?」

沒錯,是這事.這個暑假——我們又要去闊別一年的iket了.

而且今年和一般的參加不同——我們要作為同人團體參加!

「喔!」

一直失落的部長,突然滿狀態複活插話道.

「今年也順利被選上了啊——我們游戲研究部會在『第二天』參展!」

簡單說明一下,所謂的iket,是個每年白天連續三天舉辦的一項活動.

夏i的第二天,主要是同人游戲團體集中參展的日子.如果真的是大型的同人團體,就可以占據靠牆邊的一大排展台,很厲害的.當然像我們這樣弱小的游戲同人團體,是不可能拿到外圍或是角上的好位置的.

「順便問下,我們要拿什麼參展?」

瀨菜用輕快的語氣問問部長.

「我是想吧至今為止做過的DVD燒錄好帶去」

「那個……我們之前作好的東西,嗎?」

面對後輩的問題,部長挺起胸膛這麼回答.

「沒錯,那不是你們初次合力做出來的有紀念意義的作品麼,不帶過去怎麼行?」

「個人看來,那是部黑曆史的作品……」

瀨菜怯生生地說.上次,以黑貓的提案為基礎我們一起做出的RPG游戲『強欲的迷宮』(略帶BL要素),雖然沒有屬上同人團體的名字,但在2CH上惡評不斷甚至還有人說是糞作(還有人來打醬油).從造成的巨大反響的意義上來看,這也算是個成果吧——不過好像瀨菜受到很大的精神創傷的樣子.

因此才會對把『強欲的迷宮』帶去夏i參展感到猶豫不決吧.

「唔」

部長摸著沒怎麼剃過的胡須沉思.

沉默了幾秒之後,黑貓緩緩開口,小聲嘰嘰咕咕地說.

「……之前,我們兩個合作提出了『強欲的迷宮』的改良方案.趕在夏i之前,把那個提到的改良版做出來,然後帶去參展怎麼樣?」

這家伙,在我不知道的時候做了這麼多啊.

聽了黑貓意見的瀨菜,依舊還沒想開.

「的確,作品的話,是覺得比之前要好一點……不過我想也改變不了批評的大潮流吧?把糞作升級一遍,也推翻不了糞作的評價.反而還會成為他們的燃料——這些家伙還沒被批夠麼,這樣落井下石」

「可能如此吧」

「那麼當『強欲的迷宮』是黑曆史吧,就算趕不上夏i,我們再制作個更有意思的新作可能會更有效率……我是這麼想的……」

說出正兒八經的意見.不管是誰,屢罵屢戰這等事,敬謝不敏.失敗作就一刀兩斷,再迅速朝下一個目標前進——這不才有建設性麼.

黑貓閉著眼睛坐在椅子上,聽了瀨菜的意見後,從容不迫的睜開眼睛,直勾勾地盯著瀨菜的眼睛.

「不過……就是因為是我們做的……被批評了……還什麼都不做,我絕對做不到.說不定的確沒什麼效率,我想盡我所能地去干」

「真是麻煩的人啊,五更同學.你是受虐狂啊」

「……因為啊.說有點意思的人……即便少還是有的…….對于這些人,是不會說那是個失敗.所以就算是說謊也要理直氣壯地,這是我的責任哦」

「再加上頑固」

瀨菜"唉"地歎口氣,渾身無力了.因為她是個邏輯性很強的人,對黑貓所懷有的感傷之情,怎麼也理解不了.

不過瀨菜接著要說的——我還是能想象的出的.

「沒法子啊,那,就這麼干吧?」

瀨菜聳聳肩微笑了一下——聽到這句話,黑貓也趕緊點頭.

「定好了呢」

部長又露出虎牙笑了起來.他依次看向我,黑貓,瀨菜.

「這個游戲,就像是你們三個人的孩子一樣.要好好干哦」

「……說的也是.不過,我可是排不上用場的」我這麼說.

「是,是」

瀨菜輕巧地回應.

還有黑貓——

「……………………」

無口狀態下,朝我丟來視線.

決定了夏i第二天的方針後,我們一直干到傍晚——然後今天就解散了.

天空還很亮,太陽落下去還有的一陣子.

瀨菜好像還有什麼事,活動已結束,她就消失不見了……所以我現在,是和久違的制服裝黑貓一起,兩個人離開學校.

「……………………」

「……………………」

兩人都緘口不言,只有有規律的腳步聲想著.並不是令人討厭的沉默,不如說是這種沉默帶著一種難為情的氣氛,飄蕩在我們之間.和麻奈實一起走的時候不同,也和桐乃一起的時候不用——這種感覺,到底是什麼啊.

「……阿喏,撒」

意已決,還是我先開口.不過黑貓看都沒看我一眼.

「……有什麼事嗎,讓妹妹叫自己"京介",還卿卿我我的妹控變態先生?」

「…………」

果然還記恨著麼…….那時黑貓嚇的夠嗆,桐乃拿這點狠狠調戲她一頓.結果,就生氣了吧…….

「不,你搞錯了.那個是,桐乃那家伙擅自——」

雖然話還沒說完,我都對自己將要說出的話動搖不已.臉一下子發燙,偷瞧過來把這些都看在眼里的黑貓,就像是被我的動搖傳染了一樣慌了神.

「為,為啥你會臉紅啊……和妹妹約會,有那麼開心麼?」

「笨……你搞錯了!什麼事都沒有……」

現在這番對話……簡直就像是男朋友在向女朋友解釋他並沒有外遇樣的,我們兩個還真有點像在交往的樣子啊.話說我在想啥!(譯:你無節操了)

「吭吭!桐乃那家伙啊……」

我清了清嗓子,把之前對綾瀨做過的說明,再對黑貓講一遍.

「——整個事就是如此」

「呼…….偽裝約會啊……嗯」

斜眼盯著我看的黑貓,突然不好意思起來.

「怎麼了啊」

「不……沒啥?只是想這還真是和你喜歡的,那些妹控工口game里的劇情差不多呢……」

「這可不能聽了就算,別一下子就爆出來啊.我去玩妹控工口物,還不是被桐乃逼的」

「啊是這樣嗎?真沒想到啊……那是個借口來著,我想已經成為你自己的興趣了吧」

黑貓把手搭在嘴角女王笑起來.擦……為啥只有在調侃我的時候,兩人緊張的氣氛才能緩和啊.

到此為止,突然話題中斷了.

我們再次陷入沉默中踏上回家的道路.

仰望傍晚還亮著的天空,緩緩地走著.這樣走下去,感覺好像不管多久都走不回家似的.不過並不覺得有什麼不好.

「說起來還有點事,能問下嗎?」

「……什麼?」

對話還是斷斷續續的進行著.

和桐乃不同,也和麻奈實不同,這變成我和黑貓之間的對話方式.

我把『綾瀨拜托的事』問了黑貓一下.

「桐乃她——你覺得有沒有交男友?」

再多說一遍,其實我根本沒怎麼在意哦.

黑貓抬起她那沒有戴彩色隱型眼鏡,黑的透亮的眼睛望著我.

「除了你之外的?」

「別開玩笑了.——說正事」

前面一輛車開過來,我們停下腳步,在路邊等著.

車跑過之後,我們才又繼續對話.

「……不,總覺得那家伙……因為說了些有了之類的話……這到底怎麼回事呢的……」

「……噗……呼呼」

黑貓忍不住笑出來.

「——控妹還真是控的不行啊你,真的」

「都說了不是那回事了.……那,怎麼樣啊」

「撒,是怎麼樣呢」

黑貓注視著我,嫣然一笑.

「……」

我避開她的眼睛,頭扭向一邊.于是黑貓輕輕攢住我的手腕……踮起腳,小聲在我耳邊說道.

「……我覺得沒有哦」

「是,是嗎.也是啊……」

總是這麼肯定,這家伙.不過我微妙的感覺到,聽上去黑貓好像比綾瀨更加確信『桐乃沒有男友這事』.(譯:同為情敵而已@@)

呼……嘛,先不談這個.總之從桐乃的『另一邊的朋友』這里也確認到了.

哈哈……好,總算可以滿意地向綾瀨報告了.

自然面露喜色.不過,這時,

「……吶」

黑貓把嘴巴貼近我的耳邊,不懷好意地出聲.

「如果你妹妹交男朋友了——你會怎麼辦?」

黑貓的氣息在耳邊吹著,好癢好癢.被她抓住的手腕,也不經意感到發熱.

「……………………撒吶,我哪兒知道」

我一吐而快,接著反問回去.

「你又是怎麼樣,如果桐乃有男友了」

「如果那個女人有了戀人的話——啊.還真是很有意思的假設啊」

從我身邊離開的黑貓,低下頭,稍微想了一下後,小聲悄悄地說.

「如果那個女人有了戀人的話……肯定會沉迷進去吧,和通常一樣的」

「說的沒錯」

那家伙的話,不論何時都是如此.田徑啊,學習啊,模特活動啊,otaku的喜好啊都是一樣,都沉迷于其中,一旦戀愛的話,肯定會一心一意去努力把.

全部都很重要,全部都是我的一部分——她一定會這麼說吧.

「和現在相比,玩的時間肯定會減少……這樣的話,紗織會很寂寞吧」

寂寞的應該是你吧,話說,還真是喜歡插嘴啊.

「不過」

黑貓小聲嘟噥著.

「不過,我呢……可能會有點高興的」

和黑貓告別後,我就回到家里.大開玄關的門,地上沒看到桐乃的鞋子.

「……大概和朋友一起,到哪去了吧」

啊——呃,怎麼辦好呢.我可是找那家伙有事的…….

我脫掉鞋子朝自己的房間走過去.一邊上樓,一遍掏出手機.

打開房門——順便調出聯絡表.

液晶屏上顯示著『桐乃』,下面有妹妹的手機號碼.

雖然是美國那邊打不通的——電話呢.

不過現在的話,按下通話鍵,就可以和妹妹講話了.

這是方面呢,還是不方便.

「呼」

不,還是先和紗織通話吧.

話說我真是很不情願和妹妹通電話,所以找桐乃的事還是往後推推.反正她會在6點門禁前回來,然後在面對面談就好了.

我把書包擱在床上,做到桌邊椅子上,然後打電話給紗織.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響了兩遍後,對方接聽了電話.

『——這邊是紗織,有什麼事嗎,京介氏?』

「……結果還是這個形態啊」

和我現在聊著的人是,紗織・巴吉納.帶著圈圈眼鏡,身材很高,總是一身Otaku打扮的她……是我的好友.她和黑貓一樣,有被稱為『槇島沙織』的另一種姿態——

『沒錯!之後還要多多指教哦,京介氏!』

她不是作為槇島沙織,而是要作為紗織・巴吉納,和我們一起繼續交往下去.美人大小姐『紗織』的樣子,我自然也非常喜歡不過……

「哦,這才是我所認識的紗織嘛.這邊才是,請多指教」

也就是這麼回事.什麼時候,應該還有機會和槇島沙織見面才對.

再一次拜見到『在下的美貌』的時候,應該會很開心吧.

那麼,說正經的.

「嗯——在電話里想商量的,是關于夏i的事」

『好的』

「『第三天』——我們再一起去吧」

『……』

「怎麼了?」

『啊,啊——不,當然沒有問題.雖然如此,不過聽到京介氏說出這樣的話,還真是意外呢』

「呵呵,有下一跳嗎?」

『正是如此!呼呼……京介氏也長進不少呢』

「不哪有,實際上剛剛和黑貓聊了下.第二天我們有活動,要以同人團體參展,黑貓說想在第三天也參展,以個人名義」

『嚯嚯』

「所以這次夏i,就去幫黑貓參展吧?但和一般不一樣.我,和黑貓,和你,還有桐乃——我們一起做同人志吧.——怎麼樣?」

大家一起去iket啰.

這是從美國帶妹妹回來的時候,和她約好的.

所以這次不能拜托紗織,必須由我親口對她說出來才行.為了能讓大家充分享受這一年兩次的『祭典』,我想盡我所能的去做到最好.在這先說一句,這之前意氣高漲地做著考試的複習,都是為了擠出搞這個的時間.聽了我的想法的紗織,一下子就回道.

『這主意很棒喔!』

大贊成.

「喂—,槇島小姐?注意露出本相了,注意下」

『嗚……這還真是失敬了,一興奮就.呼姆,不能這樣子啊……對方是京介氏,立馬就露餡了』

「也只是微疏忽了一下吧?因為是朋友嘛」

『……哎.而且也表明過一次正體來著』

哈哈,和女生對話能感覺到如此的親密感……應該就是因為是這家伙吧.

『詳細的等大家都有空的時候,定個碰面的地方再說吧.找地方的事就交給你了』

「了解,多謝了」

『哪里哪里』

慣例的對話後,電話就掛斷了.

恐怕這事我能拜托的,也就只有這個比我小兩歲的人罷了.

但紗織也只不過是個高中一年級的——女生而已.

因為知道了紗織的正體,她給我的感覺也比以前更好了.(譯:和黑貓同年級啊,紗織線伏筆?)

那麼……第二天第三天,預定是夏i活動了.

說不定我已經成為一個優秀的otaku了呢.

掛上電話後,用力伸了個懶腰的時候——

嗶嗶嗶嗶嗶嗶,有短信來了.才掛電話沒幾秒鍾啊.

可能是紗織有啥忘了說的吧——看向液晶屏,不是電話而是郵箱.提示音和來電話一樣,搞的我都分不清了.

「我說是誰呢,原來是赤城啊」

傳來短信的的是赤城浩平.是剛剛一起參加活動的赤城瀨菜的大哥.他是足球部所屬的大帥哥,同時也很溺愛妹妹.

是個和我完全不同類型的哥哥.

我出了房間下樓去.

「那個家伙發短信給我還真少見呢.平時有事的話都是來電話的」

有點怪啊.

短信的標題是,『高坂,你覺得我現在在哪?』……知道個頭你個蠢貨.打開信件.

『我躲在妹妹房間的櫃子里呢』

「搞什麼啊你!」

我不自覺地直接吐槽出來.

被嚇了一跳,差點從樓梯上摔下去.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陷入這種狀況還真是難以理解啊.遇到這種異常情況才給我發短信的嗎.

藏在櫃子里干啥?要懺悔自己的變態行為?還是說根本就是來曬的?

無論是那種情況我都不想扯上關系啊.

我在樓梯上坐下來,對著友人發來的短信困惑著,然後按常規回了一封.

『你搞什麼鬼?要發個實況帖嗎?』

幾秒鍾後,赤城回信過來.

『手機響了想害死我啊(^.^;)』

「妹妹呆在房間里啊!」

你那邊到底是什麼狀況……?話說,不讓手機響不就好了!

我又收到短信.

『呼……剛才太危險了,總算沒發現樣的.把手機調成振動模式應該大丈夫だ』

咔嘰咔嘰,我快速回信.

『你的腦袋問題ない?我再問一遍,你在干嘛?現在是什麼情況?』

『妹妹可能有男朋友了』

「!」

看著赤城回的短信,回應不能,我不知為啥動搖了.

『怎麼了?』

『之前,和瀨菜醬很像的那個lovedoll被發現後,妹妹就啥都不跟我說了』

啊,還發生了那種事吧,那是你不好吧.

『然後昨天,對我說有男朋友了的事』

「………………」

『結果還是鬼迷心竅,趁妹妹不在的時候潛入房間.想找到有男朋友的痕跡.結果最後妹妹回來了,情急之下就躲進櫃子里了.妹妹開始玩BL游戲←就在外面』

「不是吧!?」

最後這不是大危機嗎……!原來我和赤城是一樣的情況啊,混亂之下就想找誰商量一下.雖說這是別人的家事,不過這種情形很容易就在我腦中再現出來.

當然妹妹是桐乃.

……我偷偷侵入桐乃的房間,然後桐乃突然回來了,情急之下我躲進了櫃子,然後桐乃在外面玩工口游戲.

……哦哦……天吶……!這是2012啊……!

『混亂了,我一個人想不出什麼好辦法,幫幫忙吧好友』

「就算你這麼說我也……」

『被發現的話會死的』

不能就那麼老實地走出櫃子嗎?

但是會一聲不能和妹妹說上一句話.

或者,對了……我正考慮著作戰計劃的時候,嗶嗶嗶嗶又來短信了.

『不好了高坂!』

『……發生什麼了』

難道被發現了嗎!?

『在櫃子里發現了工口SM裝.瀨菜醬,什麼時候有這種……』

『那不是你去成人商店給瀨菜買的禮物嗎?』

『!對啊!嘖,嚇我一跳……!』

『你啊,要被發現了哦』

對話一下就變得白癡起來.

『高坂,說道去成人商店的事,一起出錢買的那個DVD(很像田村同學的女優的那個),什麼時候還給我吧?』

『誒?那是我一個人的吧?』

『別說蠢話——啦\(̀д́#)丿!確實錢是你出的多,不過有980円的所有權應該是我的吧!』

『我只是說說而已,如果我現在就給你妹妹打電話,叫她打開櫃子看看的話?……?』

『你,你這個混蛋……!真,真鬼畜!』

『這樣說吧,吃虧只是980円而已,卻能從那里逃出去的話,也算是很便宜了?』

『有什麼對策嗎?』

『我給你妹妹去個電話,把她騙到房間外面不就行了』

『是啊,你腦袋真好』

是你太蠢了.

也就為了這招才一直從櫃子里傳短信過來吧.

『好,那就快點把』

『OK—』

那麼,瀨菜的號是……

先說一下,因為是一個社團的活動,我和瀨菜還是交換了郵箱.

我剛按下090三個號碼,那邊又發過來封短信打攪.

『等等!剛剛瀨菜醬動了下』

等下…….瀨菜不是一直在玩那啥好評不斷的BL游戲嗎.

我有些興趣的回信.

『你不是偷看不到嗎』

『也不是那樣.瀨菜醬好像拿出什麼照片在看』

『男朋友的照片?』

這麼說那家伙真的有男友麼?就算是認真的,也還真是難以想象啊…….

『可惡啊,看不見……!吶高坂,瀨菜醬的男友是誰——你有什麼線索嗎?』

也不是說沒有.

比如說游戲研究部的真壁君.他應該是當初最先注意到瀨菜的人吧,『可愛的女孩愛呢』好像是這麼評價的.還對我說過『你要去搭訕嗎?』這樣的警戒態度,從這些都可以確認.

不過…….那之後知道了瀨菜是腐女之後就萎了,現在怎麼看瀨菜的我就不知道了.

『要說線索,也不能說沒有……不過說實話,還是很難說呢』

我這麼回信過去.

……結果,那家伙的事,不去直接問問不會清楚的吧.

就算問她的朋友,也不可能全部都知道吧.

所以,無論是表還是里……綾瀨和黑貓就算沒有線索,也說桐乃沒有男友,不過我還是不能斷定.

我無意中看了下手機上的時間,坐在樓梯上,無力的看著玄關.

「桐乃那家伙……還沒回來啊」

……其實對于妹妹有男友這事,完全感覺不到.

已經過了五點了,好不容易我有事找她,這也太巧了吧.

赤城那個笨蛋,我雖然覺得是個徹底的變態——不過那種鬼迷心竅,想要確認一下的大哥的心情……真的只有一點點的話,也不是不能理解.

我忙清清嗓子,然後這樣發短信.

『吶,如果,你妹妹有男友了——你會怎麼辦?』

『抹殺!』

短信標題這麼寫著.

哈哈,抹殺啊!這還真是痛快啊!

加入真壁君真的傾心于瀨菜的話,等待他的也只有修羅之道.

就算兩人能有好的結局,還得承受女友是個腐女,哥哥結果是個妹控的雙重痛苦.

真可悲呢.

情緒稍微好轉了點的我,想了想,又這樣回信.

『不過啊,赤城——妹妹就只是妹妹吧?』

送出去之後,寫下這種意思不明的文字的我稍微有點後悔.

不過如果是赤城的話,這個和我一樣是大哥的人的話,我的言外之意一定能傳達到的.

妹妹,不管怎樣都是妹妹,總會有了男友,結了婚,從大哥身邊消失了,不需要哥哥的保護了的時候.

我家的妹妹,不管怎麼看都應該是沒有男友,先暫且這麼想吧——不過我還是不要,忍受不了.拼命也要去外國再三央求帶妹妹回來.

不過,不過啊.

因為對桐乃來說,一個人獨立還太早了.

不過那只是遲早的問題吧.

結果還是會從我眼前消失的吧.

吶,赤城.瀨菜應該也是一樣的吧?知道了嗎.

『我知道了啊.所以會打男友一頓.打他一頓,如果真的有的話』

一向無所事事的老哥,會較真到這種地步,還真是佩服.

『你這個妹控!嫉妒妹妹的男友了吧(笑)』

送信,『要你管!』又有這樣的短信回來.

『高坂,我啊,只想讓瀨菜能幸福一點——這樣精神可嘉的台詞是說不出來的.一直一直對你撒嬌的妹妹,突然之間被其他男的拐走了,不會不甘心嗎.不過各種層面上還是理屈,這點我知道啊,不過就是沒法那麼簡單的割舍啊』

「……這樣啊」

簡單割舍不了,啊.

受不了啊,真的是——受不了啊.這樣爆出自己的感想,還真強啊.

呼,歎了口氣,坐在台階上望天.看著十八年來生活慣了的自家.

這個台階上面,有我的房間,還有妹妹的.

不可能一直這樣下去,不過現在對我來說,是理所當然的事.

有時會這樣想吧,果然我還是很幸福的.就照現在這樣一直持續下去,這樣強烈的願望才會生出吧.

與希望的相反,我這一年間變化還真不小.

被妹妹和Otaku感化,而且被感染了.

約定好要一起再去iket,自己這邊先行動了.

不過這樣的我同一年前也沒太大變化,還是希望著每天每天這麼過下去就好了.

對以前認為是非日常,現在變成日常的東西,十分珍惜的.

還真是奇怪的話呢,真看不出是同一個人呢.

那麼——現在赤城那家伙怎麼樣了?就算是超級妹控的大哥,想要和妹妹戀愛這種事,應該還不回抱有這麼瘋狂的想法吧.

這樣的話,這家伙應該也想著『照這樣下去』就行了吧.

瀨菜那邊呢.大哥的事,兄妹的關系,她是怎麼想的呢?

還有——

桐乃呢?

「啊——,不好不好」

真惡心.

就在我皺起眉頭的時候,嗶嗶嗶,收到短信了.

「哦好」

一定是赤城的吧.不好不好,搞忘了.

要給瀨菜去電話,把她從房間里引出去.

好——就看著吧.

打開短信.

『妹妹打開櫃子了/(^o^)\』

好像遲了一步.

「赤城……我不會忘記你的」

桐乃回來時,已經是超過門禁的六點半了.

這時候,我還坐在台階上,想著無聊的事.

所以,咔嚓桐乃打開大門回來了,我也立馬發覺了.

「我回來了」

到家的桐乃,穿著一身很陽光的衣服.是我沒見過的衣服,應該是新買的吧.肩膀腿啊露出度很高,是個很大膽的樣式.打扮成這樣,不知道去哪了還回來這麼晚.還看見提著名牌的購物袋——和誰,去買東西了……?

「回來啦啊」

小聲無精打采的說.

察覺到我的存在的桐乃,直眉瞪眼看著我.

「你在搞什麼啊?坐在台階上」

要把大家一起去夏i的話告訴你,高興麼——

我是沒敢這麼說.

「誒?你,難道說是有什麼話想要趕快和我說,才坐在那等著的嗎?啊哈哈哈,惡心死了,跟個忠犬八公樣的」

說什麼話呢,我只是在想事情才坐在這的.

「怎樣都好啦」

「……這里,不暗麼?」

樓梯的燈亮不了,所以有些暗.不過我更強硬地「不覺得」這樣回答.

「你怎麼都好,讓開.擋我的路了.」

「……是是」

咚咚,走下為數不多的樓梯,用怎樣都好的語氣問道.

「……這麼晚了,都去哪了?」

「……和你有關系嗎?」

帶刺的回答.啊……說來,這家伙臉色挺可怕的.

就算現在不得不說iket的事,桐乃生氣的理由不知道還是沒辦法說啊.話說我不管多少次回想起之前的片段,還是覺得是桐乃一邊不好,干嘛突然就生氣了啊.

「………………」

令人討厭的沉默持續了數秒.

「……惡心」

桐乃從我身邊過去.

驚……

一瞬間,背心湧起無以言表的惡寒.我自己無意識地回過頭,抓住妹妹的手腕.正上樓的桐乃也回過身,對上眼睛.

「………………痛死了,啥事?」

「沒……」

喂,為啥我……要去抓妹妹的手腕啊.

完全不知道說什麼好.要說的話,為啥我會做出這種事也理解不能.

「放,放開我啊」

桐乃彎起胳膊抵抗.

我也沒有抓住她手的理由.——即便這是本來所想,反射性的指頭上加力,就是沒放開.反而桐乃彎著手臂想要甩開,結果我們兩個的距離一下拉近了.妹妹的臉就在眼前.

「等……真的痛死了……什,什麼嘛……還較起真了嗎?」

桐乃的聲音有些顫抖.

「你啊……這個……」

震驚和生氣相抵消,桐乃的臉紅了,硬是用強硬的語氣看著我說.

「什,什麼啊……」

「真的……有,男友嗎?」

斷斷續續地,發問.

「………………誒?」

抵抗力一下子弱下去.我說的話,好像太出乎她的意料了.

把心中藏著的話——會怎麼樣不管了,總之一吐為快,之後我的手指上的力總算松了下來,放開桐乃的手.

「痛痛痛……」

桐乃甩了甩已經被抓紅的手腕,淚眼婆娑地再次瞪著我.

「……超痛的」

「不,不好意思啦」

我還是老實道歉.為啥剛才情緒為啥這麼急躁,還有為啥會冒出那種台詞——連自己也講不出個所以然來.總之先老實地低下頭道歉.

「……本來想好好地修複下關系.……不是,你怎麼做都好,這次完全是我不好」

對妹妹亂用暴力……我真是,太差勁了.

「…………」

桐乃什麼都沒說.

忍不住把視線別開.太糟糕了,連正眼都不敢看妹妹一眼.

到底會被罵成什麼樣呢,還是說會被打——我都做好了覺悟.

「……噗」

聽到的是一聲笑聲.

「呵呵……什麼啊?妹妹有男朋友了,嫉妒了嗎~~~~~~?哈哈哈哈哈!惡心~~~!用超認真地臉對著妹妹說『真的……有男朋友了嗎?』這樣的話!」

桐乃突然目露光輝,歡天喜地地把我當蠢人看.

為,為啥心情會這麼好啊.你不是在生氣嗎?而且還剛剛被可怕的我那樣對待…….說實話啥都不知道.

自暴自棄地問道.

「……那——結果是有,還是沒有?」

「撒吶—」

「切……」

反正是沒有的吧?黑貓和綾瀨都這麼說了.

別得意了可惡——.

「……你到底在想什麼,我完全不知道」

「我也是,你這家伙腦袋里的東西,也不知道」

桐乃呼地轉過身子背向我.

「——下次就介紹給你認識認識吧?我的男朋友」

留下挑釁般的話語,桐乃走上階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