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一章
身著一套嶄新的衣服的我,仰望著天空.

是日,天空萬里無云,簌簌的微風拂過,讓人神清氣爽.

現在是在暑假開始幾天後的車站前.

橫在眼前的一排排,是有著未來都市氣息的輕軌電車道.

和車站里匆忙地進進出出的人群不同,我的周圍散布著些衣著清爽瀟灑的90後們.其中不時能發現看著手表或是手機的人.我則自然也把目光看向自己的手表.

——九點半

「……來得太早了點啊」

正自言自語的時候,我要等的人出現了.

「久,久等了」

一抬起頭,眼前出現的是……掛著靦腆的笑容的我的野蠻女友.

我這位可人的戀人的名字叫,高板桐乃.

淺棕色的頭發,雙耳穿孔,雙腿修長,身形苗條.臉雖然還有點幼齒,不過這風韻就連身為肉親的我看了也不自覺為之傾倒.

桐乃一登場,周圍就是一陣騷動.他們應該是沒想到我這位萬年土包子所等的,竟是這樣一位超級美少女吧.

怎們樣強悍吧,如果說我心里一點這樣的優越感都沒有,那是胡說.

「也沒等太長時間.——我們走吧」

「嗯」

巧笑頷首,桐乃自然而然地挽住我的胳膊.

突然好想碰到了什麼軟軟的鼓起來的東西,不由得緊張起來.

我偷偷地四下望了一下,咕嘟一聲咽了口口水.

「很配你哦……這件衣服」

「是,是麼?謝謝」

桐乃嘿嘿地輕笑一下,從極近的地方向上望來.

「你這套扮相啊,今天還過得去哦,感覺還行.」

「嘛,只不過都是你選的衣服的說」

「那是你沒有一點品位」

「要你多說」

結束了這無厘頭的對話之後,我們兩個離開車站.

逆時針繞著站前轉盤走了半圈,繼續朝早晨的街市前進.

「呃……那個,啥來著」

「啊?」

「今天就叫你……就叫你"京介"好了」

「……突然搞什麼飛機」

「因為,這樣的稱呼……不是更像戀人麼?」

說出來就很不好意思了吧,桐乃囁嚅著漲紅了臉.

反過來就連我也好像受到這羞羞的傳染——

「隨,隨你的便啦」

啪地把頭扭向一邊.

我們倆如此的表現,不管是誰看來都是兩個戀愛菜鳥同志.

「那,京,京介……」

「神,神馬?」

「今……今天要去哪好呢?」

各位看官至此想必有很多都大吃一驚吧.

原本關系極度惡劣的兄妹兩人,不知何時就突然變成這等不尋常的關系……這還得追溯到上回的時間點來說明一下.

送走了莉亞後……我的妹妹,向我傳達出如此的「希望」.

——哥,來當我的男友吧.

初聽這破天荒的對白,我連自己的耳朵都有點不相信了,瞬間完全不知道應該怎麼回答好.吃驚地睜大眼睛,全身僵直,除了困惑還是困惑.

桐乃見狀.

「……誒托……」

噗地臉頰上泛出緋紅,馬上閉上嘴巴閃爍其詞起來.

用她怯生生的目光向上看來.

「阿諾……不,不行嗎?」

「也不是說……」

我想也沒想順勢就說.

「要說不行……也不是那個意思……!?」

條件反射般地,先和狀況有異常的妹妹保持距離再說.

回憶起最初的人生商談話題「桐乃沉溺于妹控game的理由」,發現現在的自己,竟與那時糟糕地胡思亂想時的心境相似.

「我,我我,我可是你的大哥啊?這啥來著?也就是說,你……喜歡我!?」

這不就像是妹控工口game里的對白麼.

怎料到自己會陷入如此窘境啊…….

「!」

聽到我一這麼故意地反問,桐乃死死地睜大了眼睛.透紅的臉一瞬之間變得蒼白——又一轉眼,變成一副咬牙切齒的樣子,帶著再度上臉的緋紅對我怒吼起來.

「不對!大……大錯特錯!就你……就你……怎麼可能喜歡上你!有沒有搞錯啊你!?」

全身顫抖著竭盡全力地噴出這麼一句——斬釘截鐵地否定.

盡管我嚇得不輕,然而依舊守本分地吐她一槽.

「不是你剛說"來當我男友吧"如此如此麼!」

「給我全部聽完再說啊!這全部是有理由的!」

「有理由?」

「沒錯!我剛剛提到的,只是想你幫忙做做樣子,當個"山寨男友"就好了!」

「山寨男友!?那就應該一開始就講清楚!就說個"當我的男友吧"……這也太——模棱兩可了!」

啪!(譯:打得好)

「痛!」

竟然扇我耳光,這娘們!這是來求人辦事的態度麼!

「啊!你,你你個妹控,一定是想歪了吧!?」

我能想歪……被說了那種話,誰都首先會想成那樣吧.

「⑨!你個⑨!"我是個妹控啊——!",你竟然這麼大聲地喊出來了!而且還在這麼多人面前!」

「咕……」

哦哦哦哦哦哦啊啊啊啊啊啊還是回想不起來啊!要逼得老哥我自殺麼!?

「那,那個和現在的事沒有關系啊!不要揭我的老底啊!」

「還是——有關系的!總之!你要裝做我的男友,有個不得不去見的人物!明白!?」

回想模式繼續進行.

「我是藤真美咲,初次見面」

對方臉上還帶著溫和的商務式笑容如此介紹自己.

結果遞過來的名片,上面寫著EternalBlue(永恒湛藍)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藤真美咲.

「您好,我是赤城京介.」

報上的自然是起先商量好的假名.

這里是暑假伊始,站前的咖啡屋.我與桐乃二人,同藤真社長(叫美咲小姐可能更好點)約在這里會面.美咲小姐在我們對面就座後,就用似乎能看穿一切的目光盯著我.

「那麼——你,聽說整件事了麼?」

「呃,大致上.誒托……就是有關正式物色桐乃做專屬模特的事?」

「是的.可以的話我希望把她帶去歐洲的本部栽培.如果她本人希望這樣的話,所有其他的事都由我全權負責搞定.」

美咲小姐一下就說出了這麼出人意料的事.真不愧是職業女性的典范.

在我認識的所有人中只有菲特小姐的氣質與此類似.聲音和體型也十分相像.那個人如果弄身女社長的cosplay,絕對就是這個樣子的感覺.

不過當然還是真正的社長的美咲小姐,更加沉著自信威風凜凜.

再說把她和那個欠了一屁股債的自由職業者比較就太失禮了.

「還有呢?」

「京介君,請你,和桐乃醬分手吧.」

「哈啊?」

「要多少分手費只管開價?」

「打住打住打住打住!並不是這個意思!」

這位大姐,突然之間放出神馬來了!

聽到這話美咲小姐愣了一下.

「阿勒?今天要說的,不應該就是這些東西麼?」

「請稍等一下,不管怎麼說這也太快了點吧.」

「我不覺得是這樣哦?嘛,這樣吧」

美咲小姐對桐乃溫柔的說道.

「桐乃醬,看來男朋友理解程度不行啊,那我再從頭詳細說明一遍吧.」

「好,好的.」

桐乃雙手捏緊放在膝蓋上.

「也沒必要那麼緊張」

美咲小姐「嘻嘻」微笑了下.

「要說的話,就是我看中了桐乃醬,不過她說因為有男友所以不想去海外發展.」

沒錯.桐乃的「希望」就是,為了拒絕美咲小姐提出的職業專屬模特選拔,讓我來裝做她的男友.

不過桐乃對這次選拔,打心底感到光榮吧.能夠當上自己最喜歡的雜志的專屬模特,是個女生就該高興得手舞足蹈了.

不過即便如此……桐乃似乎對這些並不感興趣.

嘛,這是當然的.正如莉亞說過的,這里才是桐乃該在的地方.

實際上只是拒絕對方的話應該並不是太難的事.不過話說回來,就算桐乃十分強烈地想拒絕,實際實施起來還是有點困難的.

一方面這家伙,說個不好聽的話——剛剛從海外留學的地方逃回家來.

如果為了當專業模特要再出國一次的話,她又能如何再放下面子去求老爸.桐乃上次去留學的時候,老爸就已經很寂寞了——他是不會這麼輕易的再放自己的寶貝女兒離開的.

那麼又為何要找我來幫忙呢,也就是為了讓這件事盡可能波瀾不驚地收場.另一方面的美咲小姐——也就是藤真社長,原來也有過做頂級模特的經曆,現在是精明強干的設計者,在業界中也是相當有本事的人物.不過就是一點,性格上很喜歡硬干.

這邊並不會輕易讓步,而另一邊本來就對模特這個職業不怎麼爽的老爸液氮介入,雙方鬧僵的可能性太大了.這樣一來桐乃原本的讀者模特的立場,立馬會變得搖搖欲墜.

說明就是這麼多,這時,桐乃突然說道——

『我,我有男友的!我想珍惜和他在一起的時光……還不想到外國去!』

桐乃還是吞吞吐吐地講出來了.

一旦被逼急了就淨干傻事,這妹妹還真是死性不改啊.不過因為聽到的是間接陳述,事實上的對話是怎樣的我也不知道.

『所,所以你,要裝作我的男友,和我一起去說服社長!』

大致上事情經過也就是這樣.

不過為神馬我非得趟這趟渾水不可呢,本人自然會有這種反感.

要說的話這家伙,除我之外可以拜托的男生應該一個都沒有了吧.

所以說是拒絕不了的哦.呃,反正我又要被叫成是妹控了.妹妹跑海外去啥的不要,本來喜歡的工作變得繁重起來,不是很可憐麼.

也只得「好嘞」這樣勉勉強強地答應下來.

「——所以說,請和桐乃醬分手吧」

「啊,請容我拒絕」

我面向美咲小姐,勇敢的說出自己的想法.

「五十萬円如何?」

「真的假的啊」

咔噠一下身體就伸過去了.

不好!有這麼多的話咱……咱不是可以買那個lovedoll(性愛人偶)了麼.

「咕……!?」

在美咲小姐看不到的死角,我的側腹吃了一記肘擊.緊張得汗直冒的我瞥了妹妹一眼,『看你心動個啥勁……!』帶著這樣的信息的視線也向我射來.

啊,沒有沒有.只是被嚇著了而已!

我有轉身朝向美咲小姐,一臉正經地說道.

「不好意思,這並不是金錢的問題.——要說為何拒絕,那是因為我,是深愛著桐乃的!」

噗嘰!腳上被狠狠地踩了一下.

「……!」

我忍著痛看看桐乃,她的臉都紅島耳根了,嘴巴一張一合說了些什麼.

「喂,這,這也太難為情了吧……」

「笨,這時候不好好說清楚是不行的」

「所,所以說啊……說得太過火了啊……」

桐乃一臉害羞眼框都濕了.

看著我們兩個你來我往的美咲小姐,妖豔地輕笑了下說了句話.

「唔,很Lovelove的樣子呢」

「誒……」

突然桐乃轉回正面.

我也露出牙齒,爽朗的笑道.

「關系超好的哦!是吧!」

啊啊感覺真差!不過想到如果要騙人的話,就這樣不夠吧!

嘿咻.我的手臂環過桐乃的肩膀把她抱近.

「啊」

桐乃一驚,身體僵直住——

「真惡!?突然搞什麼鬼!」

「痛麼!?我說,有說男友真惡的嗎!」

我繼續忍著側腹被肘擊的痛楚,和桐乃說起悄悄話.

「(嘀嘀咕咕)喂,你還有沒有心干啊!美咲小姐見到剛才那樣不會起疑心麼……」

「(嘀嘀咕咕)那,那是因為你這家伙……!話,話說,手上動作有點工口啊!」

「(嘀嘀咕咕)啊,絕對是你的錯覺!」

正在我們交換意見的時候,美咲小姐正深感興趣地觀察著我們.

「有什麼事麼?」

「「不,沒什麼!」」

二人異口同聲,並同時搖搖腦袋.

美咲小姐用手托住下巴,思考了一會意味深長地

「嘛,可以了」說了一句

「誒?」

「總而言之——桐乃醬是有男朋友的,我知道了」

「那麼……」

桐乃表情放松下來.美咲小姐漂亮的十根指頭頂著玻璃桌面,然後慢慢說道.

「嗯……還並不是說我放棄了.也有可能出乎意料馬上就分手了呢?」

「絕對不可能的」

桐乃大聲反駁.

這家伙,見到現在是說不說服的了對方的緊要關頭,也干上了.

不過面對桐乃的威勢,對方卻像柳樹般巧妙應付過去.

「唔,雖然要說的是不同了.不過桐乃醬,明天有空麼?」

「誒?有,有事嗎?」

「明天,在新宿有個我主辦的時裝秀.想來的話就來看看吧.如果有想要的衣服的話,就當是禮物送給你了——如何?」

一瞬之間,只見美咲小姐的雙眸中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光.

總覺得有點可疑,這個邀請…….這不就是找個理由先把桐乃叫出去,然後在無法拒絕的情況下直接把她帶走的心機麼?也可能是我想太多了,總之我對此表示懷疑.

感覺應該沒錯.因為這個人……

和菲特小姐在騙我們飯吃時候一樣的,有著一雙獵人的眼睛.

「不好意思,明天有些不方便……」

我搶在桐乃之前,先拒絕了邀請.

「為啥得你來回答啊?」

誒托……有什麼借口沒…….想到的瞬間脫口而出.

「明天我們要去約會的」

「誒!?」

旁邊的桐乃雙眼圓睜.

笨蛋,給我配合一下!

我試著向妹妹傳達自己的意圖,臉靠近她,在極近距離使眼色.

「是這樣吧,myhoney(我的甜心)(’-^*)」

「……哦呃('дˋ∥)」

哦呵呵.

連我自己也沒有料到,事態竟然會演變成如此糟糕.

這樣這一幕終于告終——別急,仍舊是回想模式.

「我說你啊,對你妹妹性騷擾過頭了吧!」

我正在自家的客廳,接受妹妹的說教.順便說一下,之前在美咲小姐面前,自然不能一起回家,所以兩人還是在咖啡屋分開後分別回到家里的.

我在地上正座著,桐乃則是一只腳踩在我的膝蓋上站在我面前.

踩踩踩踩.

「喂,很痛哦」

我鄭重的表示不滿.

「『痛』嗎!?你,你那都說了些神馬!?剛才那些!」

「你指的是啥?我這次自負作為自己來說一直有采取最好的行動哦」

「你所說的最好的行動都是些神馬?摟著超kuǒ愛的妹妹的肩,身子貼上來蹭啊蹭啊,在公共場合強迫人家進行羞恥PLAY之類的?」

「你這不是血口噴人嗎!」

這是工口game的情形嗎.

「話說回來,叫我裝個男友的不還是你麼」

「我可沒有說你能做些癡漢樣的事!啊,啊真是的!還,還留著些觸感啊……」

桐乃一面擦著剛剛和我貼在一起的部分,一面搖晃著身子表現苦惱.

可惡……真失禮啊……

我在意著還踩在我膝蓋上的妹妹的腳底的感觸說道

「不是你才有些自我意識過剩麼,不過是兄妹罷了,稍微有些身體接觸不行麼?」

「行你個頭!?」

簡直是要被氣炸了的氣勢.擦,真是個暴躁的家伙.不過我這邊對妹妹的身體也沒啥興趣,不過她這也害臊過頭了吧.

「我說啊……總覺得……你吧.是不是在我不在這的幾個月里,成了變態了?」

「你想多了」

我冷冷對應道,這點是完全不用你擔心的.

實際上,我想應該大家都同意——不記得有成變態.

不過認識的變態的人卻越來越多了.

「是,是這樣麼?」

「啊啊,作為證據,之前被綾瀨設定的通信拒絕狀態解除了哦.別說是變態了,我現在正一步步走在爽朗的好青年的康莊大道上.」

「被拒絕通信這事可是我第一次聽說.那,話說回來……最近綾瀨腦子突然奇怪了,是受了你的影響吧.」

「不可能.那家伙原本就腦子不正常吧.絕對不是我的錯.」

總之先這樣解釋了,最近接替了不在的桐乃,綾瀨開始找我『人生商談』(不過每次每次結果都變得無聊透頂).

話說到這,桐乃放在桌子上的手機震動起來.

嗡嗡嗡嗡嗡嗡嗡.

「呃,會是誰呢」

桐乃慌慌張張地去接電話.

……難道說是綾瀨麼.

在桐乃的發卡上裝個竊聽器什麼的,能針對我說過的綾瀨的壞話作出反應,直接把電話掛掉就……

不對不對.

當然不會有這麼一回事,不過一瞬腦中閃過的這不得了的妄想,也能說明我對新垣綾瀨這個少女畏懼到何等地步.

真是恐怖得夠嗆,那個女生.

桐乃就在我的眼前打著電話.

「嗯,嗯……是嗎,知道了.謝了,還專門來告訴我.嗯……拜」

嗶.關掉電話的桐乃,臉色鐵青地盯著我.

「怎,怎麼辦?」

「……就是你的緣故,現在事態不得了了.」

「哈啊?」

「剛剛的電話,是一起當模特的朋友打來的——」

桐乃突然把視線別開.

「美咲小姐,好像要來監視我們兩個明天的約會的樣子……」

「啊啊?」

我露骨地表現出驚訝.

「要來監視……那那個人不是說有她主辦的時裝秀麼?然而卻丟下秀不管,主辦者跑去尾丅行其他人的約會?」

「那個……可以找代理的人去主持時裝秀吧……」

「會做成那樣麼?不管怎麼想這樣的優先順序絕對有問題」

「……」

桐乃一瞬間沒話說了.

「不神馬都不知道!我也是剛剛才聽別人說的啊!這不是說明美咲小姐對我的執著程度有這麼高麼!?」

「哼哼……是這樣嗎?」

也沒怎麼生氣了.不過仍然帶著些許無法釋然的東西點點頭.

桐乃嘀咕著「知道了就好」.我又把話題帶回去.

「不論如何,那人不太妙啊.難道她……真要來確認一下,我們兩個交往了沒有,關系如何嗎?」

另外約定的時間和場所,最後都被美咲小姐逼著說了出來…….

「……想象著也可能是正好呢」

「為啥?」

「你看,我們知道美咲小姐會來監視,美咲小姐不是不知道我們知道麼?我們兩個好好地約會一番,她看到後就……」

「原來如此啊.給她看我們Lovelove的樣子,讓她放棄吧.現在也沒有什麼能種植約會了,嘛,不做不行啊」

「…………」

「?怎麼了?」

「嘿,沒啥……Lovelove什麼的,還是很惡.」

如上所述——與最開頭的場面連起來.

「那,那個……京,京介.……去哪好呢?」

「去哪呢」

我和桐乃留意著不知在哪監視著我們的美咲小姐的目光,像恩愛的戀人一樣挽著胳膊.

總而言之,先沿著鐵路線想千葉中央站那邊走過去.時間是十點不到,這麼早就開了的店鋪沒有幾個.先這樣隨便逛逛順便決定目的地這樣就行了.

「今天天氣不錯呢,去植物園怎麼樣?」

「我勒個去!喂,給我認真想想!」

這就是我絞盡腦汁後的結果.

「聽老媽說,她和她朋友之前去過一趟,感覺不錯呢」

「駁回」

毫無商量余地.

今天我們倆因為要遵守LOVELOVE的設定,所以隨隨便便就發火是不行的.

「那你說去哪好?有你想去的地方麼?」

「……去京介你想去的地方就行了哦?」

說出這話的女生,最讓人難辦了.麻奈實也說過同樣的話,不過她的話說的和想的是一致的沒什麼不妥.桐乃的『去你想去的地方』的意思就與原意相差十萬八千里,其實是『猜猜我想去的地方的QUIZ』的意思.(譯:凶介大哥你會讀心了!)

回答錯了,自然會被熊一頓.所以得好好按這家伙的喜好來作答……

「唔,那麼……」

說起來之前玩過的一個游戲里也…….正好我就學著游戲主人公的語氣來句.

「雖然是固定項目,不過還是去看電影吧(微笑)」

咯!桐乃爆踩我的腳趾,接著拉長臉靠近我說.

「你這滿是工口游戲選擇項意味的話算神馬!」

「⑨了……怎麼就露餡了啊……」

「游戲不全是我借你的麼!不要給我用工口游戲的知識來左右現實!」

「等等桐乃——盒子上不是寫了戀愛模擬游戲麼,這不是本來就可以拿來用的麼?」

「大錯特錯!戀愛模擬游戲的確很有意思,不過與現實中的戀愛想比,那只是超E難度下的戀愛啊!」

「姆Q……」

如此說來,感覺和桐乃約會,簡直就是超H難度下啊.

游戲不能拿來參考啊.

如果旁邊有個家伙能把我們的交談全部聽進去,他絕對會凍死的.

不過從別人看來,我們應該是一對挽著胳膊的戀人,臉相互靠近,正在甜言蜜語互訴衷腸吧.

接著就與麻奈實不期而遇.

身著土里土氣的便服,戴著眼鏡,在繁華街的拐角登場的,就是田村麻奈實.(淚,本卷唯一一次登場啊.)

我的青梅竹馬的麻奈實,什麼都發生樣的從我和桐乃的胳膊底下鑽了過去——

「?——誒!?」

咔啪轉過身.

「咯!?」「噗」

我大吃一驚跳了起來.只有桐乃還是沒有改變她從容的態度.

「…………」

只見麻奈實兩只眼睛睜的圓圓的盯住我們看.

對于成天到晚都聽我發老妹牢騷的她來說,這一定是很難以理解的光景吧.

這麼一大早就急匆匆的,應該是要趕某個賣場的大減價的麻奈實,突然目擊到本應是關系惡劣的兄妹兩人恩恩愛愛挽著胳膊在街上散丅步的情景.

這是個神馬狀況.

這里應該是找個借口敷衍過去的吧,而且還有監視的人看著,不慎重行事的話說不定會見閻王…….此時的我就連額頭上冒出的顆顆汗珠都能感覺到.

「………………京,小京?」

「啊,這個,那個」

我拼命想讓生鏽的腦子轉動起來,想硬擠出來句話.

桐乃則是呼地拉住我的胳膊.

「——逃吧,京介.」

「誒?喂,等……」

「行了別等了」

使勁,再使勁.

妹妹的力氣也不弱,我就這樣不知所措的被拉離了麻奈實.

麻奈實則一臉呆像目送我們離去.

「喂,我說……剛才的,絕對會被誤解的……!」

「那也沒辦法啊.我也不想和你這種人挽著胳膊散丅步的說.」

連看也懶得看我一眼.

哎呀哎呀,這麼一來,善後工作就難辦了……?

真糟透了——已經感到厭煩的我,之後才了解到現在的只不過是一連串麻煩的開始.

我們繼續朝著千葉中央站那邊——最近的電影院前進.雖然妹妹還想抱怨些什麼,不過最後還是同意一起去看電影.

「話說回來……呵呵,剛她的臉色還真犀利啊」

「……不許你這麼小家子氣欺負我的青梅竹馬」

「你說,我們兩個,剛剛別人看來怎麼樣?」

嘻嘻嘻,桐乃竊笑.

完全不聽人言.獨自一人高興起來了,就有那麼討厭麻奈實麼?

「你問我看來怎麼樣……」

麻奈實知道我們是兄妹,不過又撞見我們像一對戀人一樣挽著胳膊散丅步……

「誰知道呢」

說實話,完全想象不出來.我只是一味地感到糟糕&難受罷了.

「哈?給我正經點」

「啰嗦.來看,選那部看好?」

到了電影院,看牆上都貼滿了放映電影的海報,還是有幾部電影在上映的.

「嗯—」

桐乃想了想.

「這個……如何」

指向某個電影的標題.怎麼看怎麼像是戀愛電影啊.

我的臉則要多臭有多臭.

「戀愛片……啊」

「咋嘞?約會中這是當然的?有異議麼?」

「不,不如說……」

我指向旁邊一部電影的標題.

「這邊的動畫電影,你不是會更想看麼?之前不是說過這事麼?」

標題是『LITTLESISTERS』(小妹妹?)

「不過,這個,是子供向的動畫電影吧.」

「這不是正合汝好麼?」

「超喜歡的但……約會應該不會看吧,通常上.……一點都不像我啊」

我帶著桐乃朝售票窗口走去,交錢買票.

「『LITTLESISTERS』,高中生一張,初中生一張」

「啊,等,等下!」

「買了哦,沒什麼吧,是我想看哦」

「…………這樣啊,那就隨你的便了?」

桐乃如此吞吞吐吐.雖然有監視的人在,我們還是去看動畫電影——可能還是會有這方面的顧慮吧.不過作為我來說,對這樣的結果還是稍微安心一點的.

——能和妹妹一起去看什麼戀愛電影嗎!絕對絕對拼命也要抵抗!

兩個小時後——

「啊~~~~~~~~~~~~~~~~~~~~~~有趣極了!超滿足!」

現在我和桐乃正肩並肩走出電影院.之前極度不爽的桐乃,用動畫的內容補滿魔力後,高興地就連還有人監視的事都忘光了.像個小孩子般雙手平展,伸個大懶腰對我說.

「——聽我說聽我說!主人公的幾個女生超LOLI超可愛啊!原本就感覺人設不錯我很喜歡,不過原本這樣的動畫應該是萌系要素不明顯又帶有說教意味的感覺吧?不管稱為是子供向動畫還是萌系動畫都不夠格啊?看之前我還是有點擔心的.不過,實際看了後嚇到了哦!這不是部萌翻了的良作嘛!有些失算不過挺高興的,而且而且,配主角的聲優不就是配梅露露第一季里出現過的同班同學的那個女生麼?那個MIIKO小姐,其實我之前就開始注意她了,話說這難道是緣分麼?嘻嘻,嘛,能深入到這種地步也真不愧是我啊」

「…………好惡」

不知不覺就用上了妹妹的專利了.臉自然而然就繃緊了.

完蛋了這女的……完全不顧周圍人的目光,進入自己的個人世界了.

「喂!在聽人說話嗎?」

「是,是.聽著呢,我說,你很煩哎.」

「哈啊?」

「現在不也可能被監視著麼?」

指出這一點後,桐乃反應過來啪地用手捂住嘴.

「……這樣啊」

終于安靜下來.

我的頭好痛啊.

「……直到現在,我一次都沒發現過美咲小姐的身影.你呢?」

「剛才好像一下子看到一個像是的人.但現在人流太多了找不到了……我想應該還在哦.」

哎呀哎呀,還真尾丅行過來了呢.還真是添麻煩的人啊.

「這樣啊,已經知道你玩HIGH了……稍微冷靜一下,好嗎?」

「……知道了啦.不過,因為的確很高興啊」

「是嗎」

我歎了口氣.

對我而言這部電影也沒有有趣到這個地步——

「……這樣就好」

看到她能這樣開心,作為選這部電影的我,自然心情也差不到哪去.

「肚子餓了,吃點東西吧」

「FASTFOOD和家庭餐廳禁止哦」

「……好,好」

好像聖誕節那陣也說過差不多的話來著.

真是敗金的女生啊.

「那這次你來選吧」

「哈?通常,應該是男生計劃好約會然後再來配女生吧?」

真是個麻煩的女人,我用手頂住太陽穴.

「還有人在監視著吧?看的電影是我選的,這次應該你來選才對吧」

「……切,好像有這回事.知道了.那,吃東西就去我選的地方吧,為了下次這樣的時候,好好學著點.」

還有下次啊.

「……好,就這了.」

「……SWEETSSHOP?不是要吃飯麼.……嘛隨便了」

桐乃選定的是一家立在街邊的樸素的CAKESHOP.古典音樂縈繞在店內,室內的裝潢真的有種大小姐——的氣氛.確實在想要放松一下的妙齡少女之中很有人氣啊.我們在店員的帶領下,坐到一個靠窗邊的席位.由于桌面面基實在是小,所以互相之間隔不了多遠.

桐乃得意地翹起嘴角.

「氣氛不錯吧這家店?經常有和綾瀨他們一起來的」

「嘿…….嘛,雖說是家不錯的店」

我向周圍看了一圈.空氣中飄蕩著甜品店特有的紅茶和蛋糕的甜香.客人多為青年女性,另外除了我們之外只看見有一對情侶.不過那邊的男方也和我一樣平靜不了四下望著,對上這邊之後傳過來一絲苦笑.

——難呆下去啊.

我和這位陌生的男性產生了共鳴,也回了他一個相同意義的苦笑.

接著,在我對面坐下來的桐乃敏銳的察覺到了.

「不要老這麼張望.你的正後面那邊,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真的假的?」

「大概吧……有個類似的人在」

也就是說,還被監視著啊.這是要一直跟我們到最後麼.

「那——點些啥呢?」

一打開擺在桌子上的菜譜,突然就出現了情侶用的冰激凌,插圖還一一對應畫出來(這里ででんと不會翻).再旁邊還有插著兩根吸管的飲料的菜譜.

「…………果然像這樣的東西,下不了手吧?」

「這,這不是當然的嗎!」

桐乃忍不住動搖了.

啊啊得救了,剛這麼想著,桐乃艱難地盯著菜譜看.

「不過……美咲小姐應該也在看著這份菜譜吧……」

「不行不行!不管怎樣也沒必要做到這種地步吧!就算是我真的和女友一起來,也絕對不會點這麼不好意思的食物的」

「這,這樣啊.說的也是呢……嗯……」

桐乃害羞著點了幾下頭.

這家伙,只要是開始做的事就會一絲不苟地努力再努力,大概和我一起『扮約會』也是,不自覺就全力以赴進入角色了.

桐乃像是要遮掩自己害羞般啪啦啪啦快速翻動菜譜.

「點,點什麼好呢」

正想著的時候——

「啊嘞,是桐乃醬呢?」

從鄰桌傳來一個傲慢的蘿莉音,叫著妹妹的名字.

我和桐乃同時轉過身去看清楚是誰.

「加,加奈子!」

「好哦—」

這個看上去帶著壞笑的傲嬌女,就是來棲加奈子.她是桐乃的同班同學(就算升了一級結果好像還是一個班級的),同樣是模特的朋友.

在燈台下面太暗了沒發現嗎.

從監視人那邊看來,應該是認識的人剛好坐到了鄰桌這個發展吧.

不好,上次她來我們家玩的時候,看到過我的臉.

這麼下去我是桐乃大哥的身份不就要暴露了嗎?

「什麼?約會嗎?呵呵,話說,桐乃你果然交男友了呢」

這個蠢貨,完全忘記我的樣子了.虧得我白擔心半天.另外在化裝成經紀人的時候,她也沒怎麼注意我來這.虧她還能只讀了一遍劇本就完全背下來……總結起來就是,這家伙完全沒有關于我的記憶.

「……嘛,嘛……算是吧.不,不過,要對大伙保密哦.」

哦呵呵……桐乃掩飾著笑了出來.嘛,也沒有其他選項啊.直接否定的話,事情會變得更複雜.

桐乃,這是你的失策啊.選經常和學校朋友一起來的店,不久意味著肯定會被朋友撞上麼.幸好碰見的是加奈子.

如果是綾瀨的話,想都不敢想.

「話,話說回來加奈子這是?來買東西?說起來你有說過要去哪玩的——」

「嗯,釣凱子」

加奈子懶洋洋地說.

「這,這樣啊.成果呢?」

桐乃又問道,「那邊」加奈子則是隨意地用眼睛示意了下,張了下嘴.

順著她指的看過去,去幫加奈子拿餐巾紙的另一人也回到餐桌跟前.

「給你,加奈加奈醬,我拿餐巾紙回來了~」

「所以說啊~,不是跟你說過不要加奈加奈醬這麼叫我了嗎」

「嗯,但是……啊嘞?他們是?」

「學校的死黨.來,打個招呼啊」

「嗯,好……」

加奈子催促著的家伙,一副緊張兮兮的樣子,把手放到平坦的胸部上.

結果加奈子釣道德獵物是——

「啊!阿爾醬——不對,布里希特醬!」

正如桐乃大聲喊出來的,這個人是我們認識的.

布里希特?埃文斯,是個有一頭漂亮金發的女孩.穿一身整潔的白色連衣裙,和只是好玩去趕趕潮流的加奈子站在一起,說實話確實不搭調.

作為人氣COSPLAYER的她,轉向桐乃細聲打招呼道.

「你,你好……午安」

「午,午安!嗚,嗚哇~~~~~~~,竟然會在這里撞見!」

桐乃又大聲說道,看她說是緊張,不如說是倍感興奮啊.

「那個……您,認識我嗎?」

「誒?啊……啊……這個」

是去看了梅露露的COSPLAY比賽,其實是忠實的粉絲哦!總不能這麼說吧.

突然哽住的桐乃,總算找到個適當的借口.

「啊……在綾瀨那看過照片!那個,布里希特醬,你和新垣同學是同一間事務所的吧?所以說,那個,太可愛啦~……」

「啊,是這麼回事啊」

看上去布里希特接受了這個說法.

正想看看另一個人怎麼樣,結果加奈子正津津有味地吃著巨型冰激凌,沉浸在如此夢中,完全顧不上聽人說話了.

說起來……連布里希特也完全沒察覺到我是那時候的那個經紀人.我就只是稍微變裝了一下這麼多認識的人就認不出來了,還真是一群中二呢.如果是我的話,認識的人變裝什麼的,一下子就能發現了哦.

「我,我是高板桐乃!請多指教哦!」

「是……我叫,布里希特?埃文斯」

簡短的自我介紹完了之後,桐乃咕嘟吞了口吐沫,向傲嬌同班同學搭話.

「加奈子,你是去勾搭上了布里希特醬!?話說是哪抓到的!告訴我啊!」

「抓你個頭!在站前等著人搭訕的時候,遇到這家伙~,叫她不要靠過來什麼的她也不聽啊~,結果拜此所賜,想要不花一分錢的計劃徹底失敗.」

「嗯,唔……」

還真是衰呢.事實上前幾天,發生了些事情,結果就是布里希特挺喜歡加奈子的,後來就經常能看見她們兩個一起行丅動.

「嘛,得了,桐乃,一起來吃吧~」

加奈子也不等回應如何就擅自搬自己的椅子過來,擺在這邊桌子旁邊.

不過看見我也在這,就用裝可愛的聲音說了一句.

「那,男朋友,就拜托你來結賬了?」

我勒個去.簡直就是理所當然的一樣,直接把自己的發票插入這邊的點單架上.

「等,等下啦……加奈加奈醬……不能這樣啊」

「沒事你也一起來.啊,加奈子,好想吃那個草莓蛋糕啊~」

「我也是,我也是……」

說著這呀那呀,布里希特還是輕巧地坐在加奈子旁邊.

我說你們幾個啊…….

現在是裝裝約會的樣子還過得去,如果是真正在約會的話,這燈泡也太亮了.對吧桐乃?稍微朝對面看了一眼.

「…………那,就一起吃吧」

眼睛完全沒有笑.

確實加奈子真是很煩,不過你這什麼意思,還朝朋友使眼色來著.

之後結果就變成——和加奈子他們一起吃吃便飯的情形.桐乃坐我旁邊,對面坐的是布里希特和加奈子.

我們把點好的菜單交給服務員後,一邊吃一邊盡興地交談著.

布里希特用她那櫻桃小口大口大口幸福地享受著熟蛋糕,朝加奈子微笑道.

「加奈加奈醬,吃完飯……一起去ANIMATE吧?」(ANIMATE是散布于全日丅本各地的動漫相關連鎖店的名字.)

「哈啊?加奈子非得和你一起去玩嗎?」

加奈子明顯地擺出討厭的態度.不過布里希特依舊不放棄堅持主張.

「因,因為那個嘛.可能還會接到和梅露露相關的工作吧?所以,為此……要告訴很多很多東西啊」

「夠了沒必要.反正是工作上的事,劇本什麼的看看就夠了.——連假期也要來照顧小孩子什麼的我堅決不干」

「誒,誒…….怎麼這樣……」

簌簌,布里希特眼淚汪汪地.加奈子「嗨~」歎了口氣.

「丫的,服了你了.」

「加奈子,你做神馬要弄哭布里希特醬!?小心我殺了你!」

「啊!」「等下,怎,怎麼突然發起火來了,桐乃~!」

面對身體氣得縮在一起的桐乃,布里希特和加奈子都倒退了一部.

加奈子眨巴著眼睛問道.

「桐,桐乃,真是第一次見到這小鬼麼?」

「是,是這樣啊!」

「那,那為啥會發那麼大的火,太奇怪了吧.」

「那,那是因……因為……」

無話可對的桐乃.

這是因為,她已經萌COS阿爾醬的布里希特醬萌到不可自拔了.最後還是坦白了吧,那個我,看到你COS的梅露露興奮得連鼻血都噴出來了.啊,當然活丅動的直播場景的DVD也有去買哦!真是爽極了!太工口了!不管怎樣還是不可能說出口啊!突然向朋友公開表態的話,加奈子絕對會不知所措的.

「怎,怎樣說都行啦!總而言之,難得有小女生敬仰,老是欺負人家是不好的!」

「好的好的,姬到了啦」

加奈子用小指扣扣耳朵,馬馬虎虎地作答.

「加奈子,下次再這樣,我會向綾瀨打小報告的」

「啊,這樣……還是饒了我吧……」

加奈子臉色突然蒼白,這樣的她讓人倍感親近.

嘛,雖然惹桐乃生了一通氣,不過加奈子也不是故意要去欺負布里希特的.對于他們兩人的關系,我是比妹妹清楚很多的.

接著,桐乃朝被加奈子欺負了正消沉的(感覺錯了)布里希特,用撫慰小貓般溫柔的聲音搭話道.

「布里希特醬?,下次和姐姐一起去ANIMATE怎麼樣?」

「我和加奈加奈醬一起,不用了」

直接拒絕.

「…………這樣啊,可惜呢」

悲劇的桐乃,完全淚目了.

應該是第一次見到吧,這家伙都沒說幾句就完全敗北下來.

以布里希特的思考,應該是比起『對梅露露的事一概不知剛剛認識的大姐姐』,和最喜歡的加奈子一起更好吧.

「桐乃啊,對這種超惡的宅物,不會有興趣吧?不用勉強自己了」

「是,是啊…….啊哈,啊哈哈,哈哈……」

這邊是悲劇的隱藏著自己宅氣.桐乃做作的笑了起來——

「梅露露不是惡心的東西!」

布里希特又嚴肅地緊追不舍.被這目光盯上的桐乃「對,對不起!是我不對……!」,拼命道歉.不對……保留面子應該也很重要吧.

真正上是『我也超喜歡梅露露的哦』這樣說才對.

東西快吃完的時候,我們兩人對面的布里希特略帶羞澀地問道.

「阿,阿諾……說起來,你們兩人是,是對戀人……嗎?」

————.

我們兩個同時僵住了.

「沒,沒錯哦?我們兩個是——男女朋友的關系哦.」

注意著『背後而來的視線』,我如此回答道.

我勒個去,真正從嘴里說出來,簡直是羞死了.

「那,那麼……這個……還有點想問的……」

布里希特啪地一下抬起頭,眼睛濕潤,臉上隱隱能看見些紅潤.

「怎,怎麼了?」

桐乃的臉抽動著問道.于是,對方鼓足勁回答道.

「你們各自,都喜歡對方什麼地方?」

「誒,誒誒?」

「啥……」

這,這個小大人!干嘛要問這種問題啊……!

「為,為啥要問這個?」

「呃……果然對于戀愛的一對,還是很憧憬啊……」

「這,這樣啊……不過,布里希特醬……也很受男孩子歡迎吧?」

桐乃這樣問道,布里希特不好意思地「呃嘿嘿」地微笑了下.

「告白是被告白了幾次的……不過,喜歡,什麼的,還是有點,還是不太清楚啊……」

忸忸怩怩第低下頭,臉完全紅透了.

「……不妙,這個女生真是超可愛啊……」

桐乃興奮得連口水都流出來了.布里希特和桐乃對上眼.

「所以,想讓大姐姐你,教教我……戀愛的事情…….不行嗎?」

「隨便問吧!」

像是正中好球.桐乃對上這個早熟的布里希特就軟了.

另一方面,加奈子也噗噗地「這些話加奈子也聽聽吧?」什麼的小聲自言自語.

「因為,加奈加奈醬,光是教些經典的釣凱子方法之類的而已……」

「這樣啊,那隨你的便.話說,加奈子也有興趣哦!」

加奈子小瞧人樣半睜著眼,朝我看過來.

「男友同志啊,毫不隱瞞地說你也太土包子了吧,我覺得完全配不上桐乃哦.桐乃覺得這個人不錯嗎?」

要你管!我在內心吐槽道.

淨說些不沾邊的事……!被問這些,桐乃絕對會暴走的.絕對會不管監視的人,對著我就是一頓壞話.

想,是這麼想.

「……很溫柔,之類的」

桐乃卻,簡單的回答道.然後朝我瞄了一眼,開始嘰嘰咕咕的嘟噥道.

「還有……挺能靠得住……之類的?」

啊呀,和妹妹對上視線的我被嚇到了.

「不……嘛,嘛吶」

感覺不好意思的我用手搔搔後腦袋.

神,神馬啊……誒?她是這樣想的嗎?

不過這時,有如先例,桐乃用肘擊我,然後把嘴靠近我耳邊.

「別傻高興了笨蛋.都是演技啊演技」

「……我知道啦」

別每次都來捅我一下不行麼,剛剛高興的分現在反而想生氣.

我按著側腹愁眉苦臉的,桐乃「哼」了一下.

「然後……這個家伙,好像喜歡我喜歡的要命——」

因為是在演戲所以就大放厥詞麼.

「——有這麼厲害麼……喜歡」

「哇」

聽到桐乃模范般的回答高興壞了的小大人,藍色的眼睛里閃著異樣的光輝看著我.

「男朋友呢?」

「誒?」

「你喜歡女朋友的什麼地方?」

「喂,喂喂.我也要答麼」

「這不是當然的麼?想就我一個人回答了?」

桐乃漲紅臉瞪著我.看樣子是想要拉我一起下水.

喜歡什麼地方啊…….還真是問了個難題呢.我說不定的確有點妹控,不過基本上我還是很討厭這家伙的.……唉托?想想桐乃好的地方作答就行了吧?這樣的話就有那些,首先是——.

我也看了桐乃一眼.

「臉?」

「…………哈?」

桐乃滿臉不快.也不是不能理解.我們兩個相互說出喜歡對方的地方——什麼的,不管怎麼答都很不爽很難受.

「另外還有很多把!?性格很可愛之類的啊,想法很值得尊敬啊,很會照顧人啊——」

就看你那樣,還『性格可愛』『會照顧人』啥的,會有人這麼想麼?

要我不光是說你的外表,還要誇獎下內在的東西?

「好好,是這樣啊——」

漸漸感覺什麼都放棄了.我直直地盯著桐乃.

「我呢,喜歡你那一直都竭盡全力這點哦.對各種事物都能抱有興趣,然後逐漸去喜歡它們,還能全力傾注于其上,我覺得這一點很強大.」

「吶……」

比酷,桐乃如此反應.我順勢把手放到桐乃頭上.

「——雖然因此而失敗的事也不少,不過還是值得表揚下的吧,這點」

「搞啥啊……這樣看過來的目光……」

「——在感謝你哦,這些也都是,托你的福——」

「我的人生中,快樂的事增加不少呢」

這是真心所想.

和桐乃一起結識的,新的朋友們.被桐乃感化而改變的,我自己.

還有,現在在這里做著這樣那樣的事的我們的這種關系.

桐乃,給予了我很多很多.

「……如此啊」

桐乃冷淡地應道.

「知道了……手,可以放下來了吧……」

低著頭的桐乃的聲音,比平常小了很多……一定是在恨恨地想『這家伙的演技真是惡到家了.……不過現在不是生氣的時候』吧.

不對,這些都是我平常絕對不會說出口的羞死人的台詞啊.

正因為此,借此機會,以演技為名說出來也沒啥不好.

聽著我們的對話,「哇,哇」興奮著的布里希特,握緊的雙拳震顫不已.

「太強大了.真好啊~,真好啊~」

另一方面,一直冷冷的看著我們的加奈子

「……不過啊…………總覺得……沒啥戀人的意思啊?」

感到奇怪地嘟噥著.

吃完東西,和加奈子他們分開的我和桐乃,沒有目的地在街上信步而行.

要說是為啥的話……

「…………喂」

「…………」啪嗒啪嗒啪嗒啪嗒

「…………喂—,桐乃,等下啊」

「…………」啪嗒啪嗒啪嗒啪嗒

和加奈子他們分開後,桐乃突然變得心情很不好,丟下我就走掉了.盡管我慌忙追了上去叫她,不過不給我任何反應.

可惡煩死了……說生氣就生氣,說個理由出來啊.

現在的狀況,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就像是『如果桐乃是我的女友的話』的模擬不過——正如所想像的,這家伙的男朋友這個角色,簡直太難當了,我都快受不了了.

「咋了,鬧什麼別扭啊,喂」

突然,桐乃停下站住.轉過身折回來,滿帶怒氣朝我看上來.

「怎,怎麼了啊……現在還可能在被監視著的事,可說忘了啊」

「磧……」

桐乃咂咂舌頭,暫且扭向一邊,小聲說「……接下來」

「啊?」

「接下來——我們去哪?」

桐乃惡狠狠的說.

……還是一點沒變,女生到底在想些什麼我是一點也莫不清楚.嘛,總之——對我自己這個想干啥不知道也毫不有趣的家伙發發牢騷的桐乃,還是有繼續裝下去的打算.

「啊,啊啊接下來——接下來啊」

通常約會的話,電影,吃東西之後,買東西的話如何——.

去逛逛衣裝吧,時間又太長了,說不定又會被叫買些昂貴的衣服,再說也沒什麼興趣……

不過,也不可能說去工口游戲店溜一圈.

結果就是,我如此建議道.

「去電玩中心吧,怎麼樣?」

作為約會要去的地方,電玩中心到底妥當與否,我還是有點難以判斷的.不過還是認為選的不錯的.

對于不是演員的我們兩個,一開始就已經是趕鴨子上架了,要把戀人的角色完美的飾演出來啥的.

所以,要選就該選些不容易露餡的約會路線才對.

像電玩中心這里,打打街機,也不用怎麼和女友聊天,順帶也能殺殺時間,何樂而不為?

「知道了,這里可以」

「是,是麼」

就是這樣,我們下個目的地就是電玩中心了.一路上,桐乃還是寡言少語,連像之前會合之後挽胳膊的演技也沒有再做.

感覺就好像是平時的——兄妹間的那種距離感.

「怎麼了?不,不挽起胳膊了嗎……?」

當什麼也沒有地問道,桐乃皺起眉頭回眼來看我一眼,緊接著迅速一個人走掉了.我搔搔臉苦笑一下.

「……得.和女生約會就是個杯具啊.」

到了電玩中心,穿過自動門,各種混雜的聲音突然湧向鼓膜.

這家電玩中心地上三層地下一層構成,一樓陳列的是各種夾娃娃機.

「經常來麼,你?」

「……算是吧.和紗織他們一起來過——也有和學校朋友來過哦」

「嗬」

這樣啊,大頭貼啊,夾娃娃機啊,這種的應該挺受普通女孩子歡迎的.

這樣的話如果是不知躲在哪里看過來的美咲小姐看來,也不會覺得不自然才對.

「那,來玩玩夾娃娃機好了」

「我干嘛非要和你這家伙親親密密地夾娃娃啊?」

「不是要裝得像戀人麼?」

「……話是這麼說……」

大概就算要和我裝成一對,全身還是會散發不爽啊.

由剛才就開始的心情惡劣看來,應該不會有錯.不過,桐乃啊——不好好干的話,後事可就難收拾了吧?我也絕對不想你再跑到外國去了——

「認真點配合下撒?」

「我,我知道了啦……」

千難萬苦才同意的桐乃.

真受不了,我苦笑一下走近夾娃娃機.

「等,給我等下!」

「咕哎!」

突然就被同後面拽住衣領.

「這次又怎麼了!?」

「可能會有學校朋友路過……!被撞見在這里的話……」

「啊—」

那個高板桐乃還有男友啊!?被發現的話,肯定會掀起軒然大波.就算剛剛搞定了加奈子,這樣一個一個去封口還是有極限的.還是不要被撞見為好.

「沒辦法了,去別的樓層吧」

我們放棄夾娃娃,爬上二樓.二樓主要都是些格斗游戲.最近流行的可以網絡對戰游戲(麻將啊,游戲卡,問答游戲之類的,種類多種多樣),挨著牆壁擺了一圈.其他的部分就大多擺了格斗游戲的對戰台.

大廳一角有大頭貼專區和一台兌換機.

「……那個女社長還跟著嗎?」

走在上二樓的台階上,我小聲問道.

「……嗯,應該還在吧」

「在哪?我,剛剛留意了下,不過完全沒發現……」

「你,你這家伙注意力太不集中了.望來望去的不怕暴露麼?」

「……是我不好啦.沒辦法,還要按照被監視著的情況行丅動麼」

「嗯」

桐乃輕輕點下頭.一般的話,這家伙馬上就會沖去格斗游戲專區開始Siscalv上了,現在這麼淡定是要扮好戀人這個角色吧.首先是要以『我們兩個Lovelove哦』『我們不是otaku哦』為前提.

我們只得泄氣地朝大頭貼機器(令人驚訝的,竟然是情侶專用哦.現在還有如此羞羞的機器存在啊!),看過去——

「…………照大頭貼,嗎?」

「……照你個頭」

還是掀開布簾鑽進去.

嗨,我歎了口氣.

無比強烈的抵抗感.說實話,我這是第一次來照大頭貼.真想不到這初體驗是為了配合桐乃…….這簡直就是黑曆史,之後回想起來絕對會痛苦死的.

「呃?這個,怎麼玩的?」

「在那邊塞錢進去」

桐乃生氣地說.我"好,好"地應著,照她說的做.

「然後就是選擇邊框樣式」

「選哪個,」

嗶,在問完之前就按下去了.

「怎麼偏偏選心形啊!?」

之後就是我和老妹用心形邊框來照大頭貼嗎!?

如果這件事暴露的話,絕對會產生社會性質的問題的?

「嘖……做都開始做了,只能做到底了……」

「桐,桐乃……?」

你……你……怎麼眼睛發直啊?自暴自棄了嗎!?

桐乃在畫面中用筆寫上兩人的名字,自己多余地HIGH起來.

「准備好!要,要照啰!」

「等,」

接著桐乃使勁把我的胳膊拉過來——

咔嚓.

「……………………」

我和桐乃,從取出口拿出雙人大頭貼看著……一副不可言喻的複雜表情.

和實妹照了二人大頭貼.

而且還是情侶專用的心形花邊.

就這版大頭貼的實物,客觀上看來,就是我們兩個所經曆的噩夢的證明,連扔掉都不能,只得按照照大頭貼的規矩分成兩半,一人拿一半.

「…………走吧」

「…………嗯」

就像生命力完全被吸干了樣的,走出機器.

然後我們就遭遇了黑貓.

「…………唉?」

目擊到剛從情侶專用大頭貼照相機出來的我們的黑貓,瞬間石化了.

身著蘿莉風打扮的少女就是黑貓.是我和桐乃共同的朋友.

為啥此時此地這家伙會……就算去想也沒什麼難的吧.電玩中心就是這家伙的主場之類的存在.

我去,已經受不了啦.為啥就非得在今天,遇到這麼多熟人啊?(譯:這是伏見的陰謀,不是你的錯.)

而且每次時機總是這麼差!

總之先說些什麼吧,我這麼想著.

嘩啦啦啦啦啦啦!黑貓完全混亂了,啪啦啪啦手里的百円硬幣掉了一地.應該是剛從兌換機那邊過來的.

「喂,你的零錢!零錢都掉了哦!」

「?????????」

就算桐乃上去搭話,黑貓頭上還是滿是問號.黑貓就這樣,臉上冷汗直冒,用袖子擦擦眼睛,再轉眼看著我們的一瞬間連珠般發話.

「情,情侶專用的大頭貼機……?……你,你們兩個搞什麼飛機啊……你們兩個可是……」

先把零錢撿起來啊.有這麼吃驚啊!

「喂,喂桐乃」

「呃,嗯」

我們代替混亂中的黑貓,把散開一地的百元硬幣都撿起來.

「來給」

交給黑貓,

「……誒,誒誒」

她還是呆呆地接過錢幣.

視線在我?桐乃?高板兄妹lovelove二人大頭貼……之間以這樣的順序移動著.

「……神,神馬時候就……這樣了」

「等,等一下!不要用『果然有一腿』這樣的臉對著我們!你現在絕對是產生了重大的誤解!」

總之先說明一下啊.

咕!桐乃又用肘子捅了我一下.

「你在說些啥啊!都被看見了!」

「因,因為那個!」

「這家伙的話,之後再說明就行了!」

「不,不過……」

看到我們兩個緊密結合的狀態,黑貓的誤解絕對進一步加深了.

咔,臉頰泛紅.

「……不論如何,這個……在這種公共場合……顯擺那個……」

啊!別扭扭妮妮的啊!

好好想想黑貓!我和桐乃,怎麼可能啊!

就算我現在想緊緊抓住她的肩膀把她搖醒來開始說明,就現狀來說也是不可能的.

「咕」

我盯著淚眼朦朧的黑貓,用上了根本不可能傳到的傳心術,也只有期待她能理解.不妙啊……!喂,怎麼辦啊桐乃!我焦急地朝妹妹看去——

「哦呵呵」

不知怎的反而在高興地笑著.比起被懷疑起我們的關系,黑貓大吃一驚的有趣的樣子占了上風——看上去是這回事吧.

這家伙針對黑貓嗜虐性怎麼突然這麼強.

事態完全把握不了的黑貓,掩藏起動搖不動聲色地小聲說.

「……這,這是怎麼一回事……?」

「呃呃~?怎麼回事,既然你這麼誠心誠意地問了啊~?」

桐乃故意使壞的語氣,然後看著我,抿嘴一笑.

「吶~,"京介"?我們是什麼關系?來,你來說說看吧?」

不是要我說什麼是禁斷的關系吧!?現在的狀況訂正也訂正不了,怎麼把問題轉向我了!

話說回來,是不是因為你之前不是被黑貓像這樣耍過一次,而懷恨在心啊!

「嘛,嘛啊,關系嘛,現在還不錯啊」

還是想找辦法隱瞞一下.怎麼說也不可能直接對黑貓說『我們在交往了』這樣的話吧.

桐乃輕聲「嘖」地咂下舌頭,然後用同往常一樣的不爽的方式說道.

「沒錯,我們兩個,現在在約~會中哦!要閃了呢?」

「……啊,誒?誒,誒誒……」

結果黑貓依舊是臉色蒼白,像是妖夢樣的只剩半分魂魄了.

全身都輕輕地一震一震地.

看見她這樣滿足地點點頭的桐乃,又進一步挽起我的胳膊,朝我看上來.

「那,我們走吧?"京介"?」

「哦……」

嗲的讓人不舒服啊啊啊!

對不住桐乃,昨天你的態度才是正常的.

一旦進入戀人的角色,說起話來聽著全身起雞皮疙瘩啊!

拽緊!

「嗚咕……!?」

還在挽著的胳膊上掐了一下啊這家伙.

怎麼了?當過男朋友的大家,是不是都要受到女友如此的虐待啊?

「總,總而言之從這里撤退吧……」

我拉著桐乃,先一步下了樓梯.

我和僅限一天的女友——桐乃一邊挽著胳膊走著,一邊想.

『女友』還真是,麻煩不斷啊.

在一起就累得夠嗆,在想些什麼也完全不知道——.

盡管如此,也不能放著她不管.

「……………………」

話說這都什麼跟什麼啊.

這不是,和丅平常沒啥兩樣麼.(譯:別掙紮了,凶介你終于發現平時做的都是……)

「……京,京介.笑你妹啊?」

老妹不可思議般問道,我微笑著奉上我已經准備好的台詞.

「沒,沒啥特別的.……『妹妹』和『女友』啥的——也沒啥不同啊」

「——哈?」

誒—?

……阿嘞?我……剛剛,說了什麼中二話麼?

咚.桐乃突然放開我的胳膊,把我撞飛很遠——

「超惡心……妹控工口game玩太多了吧你?」

像是看垃圾一般的眼神望著我,就這樣出了電玩中心.

自動門就在我眼前這樣關上了.

「…………」

桐乃冷冷的視線和口氣,簡直就和一年前,冷戰時期的她一模一樣,我的胸中也生出令人懷念的生氣的感覺.

傍晚.回到家的我們,晚飯前的時間里都在客廳呆著.

我的眼前的桐乃在沙發上坐著.

「……嗯,嗯.誒,就是這樣——好」

恐怕電話那邊是美咲小姐.

「是,那麼,失禮了」

桐乃嗶地掛上電話,就像是怎麼都行一樣小聲說.

「去歐洲之類的話不會再說了哦.美咲小姐,對選拔我這件事——暫時放棄了」

看也沒看我一眼.剛剛耍了黑貓,才感覺她稍微愉快了點.——但由于我之前的失言,又再度不爽起來.

「那麼……首先解決掉一件事」

「嗯.美咲小姐,對你說…………」

桐乃掃了我一眼.

「要珍惜這麼可愛的女朋友哦,這麼說的」

「我去.總覺得,那邊的事太簡單就解決了呢」

我松了口氣回應道.

總之根據之前被卷入桐乃相關的騷動的經驗,平常的話,這之後應該會有更嚴重的問題發生——不應該是這種展開嗎.我們的戀人演技,自己都沒有認為能演那麼漂亮,最後在電玩中心還吵起來了……總感到很讓人泄氣.我自己一次也沒有發現監視著我們的美咲小姐,也算是讓我感覺期待落空的一個原因吧.

「不滿嗎?你覺得我跑去外國去要好些嗎?」

桐乃使勁盯著我.我對上妹妹直勾勾的視線,吐露出真正想法.

「說些什麼呢,終于解決了一件事,這很好啊.由它去吧.」

「……沒,沒錯.那就行了.」

又更朝我這邊靠近點.

桐乃接著又吞吞吐吐在嘴里嘟噥些什麼——

「那你,能說說對今天的約會有點什麼想法麼?」

突然就換成了高高在上的口氣了.

「……我說你啊」

「這次不管怎麼說很好的瞞過去了,不過都干的神馬事啊?完全不夠格,我說都懶得說」

「啊啊?」

我坐著吐出不爽的聲音.

「你對我這個好不容易聽從了你的要求的大哥,這都說些啥東西啊.」

「不知道?給我想想今天你的所作所為.毫不客氣的就對妹妹出手性騷擾,問你想去什麼地方,結果說出植物園……這邊稍微抱怨下,結果又聽到改成了工口游戲中選項般的回答——簡直遭透了」

牢騷牢騷牢騷牢騷……硬是把今天約會中看不上眼的事項一一羅列出來.

這家伙的男友可能一約會就只能做這些了吧.

糟透啦!看,還HIGH起來了哦!

「不能好好討你的女朋友喜歡麼?」

「不,我說你啊……沒高興過嗎今天」

比如看完電影的時候,你不是親口說過麼.

「別想錯了,那是電影帶給我的樂趣,並不是約會帶來的哦.LittleSisters意外很經典這事,並不是你的功勞吧?」

「那不是我選的嗎」

「即便如此之後的反應不行,看完一部好的電影,對津津有味回顧著一吐而快的我,沒怎麼配合吧?反而用可怕的聲音說了『煩死了你』吧?我,稍微有些受傷呢」

瞎說!

「還可能有監視的人在,你還喋喋不休地大放宅言.如果我不去阻止的話會怎麼樣」

「更溫柔點說出來不行嗎!」

「我是你的奴隸麼!想要能做成那樣的,就不要叫大哥來,去對你真正的男友說去!OK!?」

「什……」

桐乃對我說的無話可對.睜著眼睛肩膀發顫.

「今天……你就是我的男友吧?」

「是『山寨男友』吧?我去……好不容易我勉勉強強來協助你,結果招來這麼一堆牢騷,我再也不想做了」

我鬧別扭地轉向一邊,煩躁地一口氣說出來.

「你的男朋友這個角色,下次就敬謝不敏」

啪!桐乃甩了我一個耳刮子.

「痛……搞啥啊,」

「⑨死了!」

咔嗒,以猛烈的氣勢站起來的桐乃,粗暴地走出客廳.

「果然不該來拜托你的……」

小聲抱怨著,抓住門把手.

接著桐乃,用冷淡的語氣說——

「夠了.下次就去拜托真正的男友吧」

丟下這句話就離開了.

「……………………真正的男友?」

我的手里,還捏著妹妹丟來的雙人大頭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