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二章
『喂喂,是哥哥嗎?嗯,郵件我讀了!看來加奈子真的成功禁煙了呢.其實我也從事務所的人那里聽說了不少傳聞啦.舞台好像也盛況空前,而且好像布麗吉特也黏上加奈子了……嗯,真是大成功呢.拜托了哥哥你實在太好了.』

「我什麼都沒干啦.不過能讓你這麼說真是幸運」

『啊哈,請你不要謙虛了.我真的非常感謝你.辛苦你了,哥哥.』

「不不,別那樣子贊我啊……我會很難為情的.先,先別說這事,我完成你的委托了,所以……那個,啦」

『是,我明白的.來電拒絕的設定已經解除了.(

「太好了!」

『請你不要老是打電話過來哦?我會很為難的.』

「……………………」

『哇?怎麼了?剛才好像聽到好響的"喀嚓"一聲……』

「抱歉,打擊太大把手機弄掉了」

『哈,我到底該作何反應才好……!話,話說,哥哥最近是不是太過執著于我了?這應該不是我自作多情吧?』

「我最喜歡你了嘛」

『等,請不要得寸進尺了.……明明半年都沒發現我拒絕你的來電……』

「不不,正因為這樣,我才想要今後和你搞好關系啊?」

『這話,完全不是認真在說的吧.……真是的,再捉弄我的話,我真的要生氣了哦?唉……真是越來越沒心情想報答你了……』

「誒?除了解除來電拒絕以外,還有別的謝禮嗎?」

『不是您自己說的嗎,叫我「負起責任」』

「我確實這麼說過啦……我還以為那只被當成了個玩笑而已」

『你,你看,一點都不認真.就是因為這樣我才無法相信你!大騙子!』

「別,別生氣啦!——那,那怎麼說?你到底打算怎麼報答我?」

『秘密——不過,我覺得您一定會喜歡哦?畢竟,那是承載了我的滿滿心意的「驚喜禮物」啊.』

「嘿,那還真厲害.真是讓人期待啊.呀,我認真的」

——和綾瀨通的這麼一次電話,是在昨天晚上.

現在是早上.我正走在上學的路上.一走到平時條熟悉的丁字路口,在那里等待已久的麻奈實就發現了我,抬起了頭.

「啊,小京」

這個戴眼鏡的樸素女生名叫田村麻奈實,是我珍重的青梅竹馬.

「喲,早啊」

「早上好~」

溫吞而又柔和的早晨問候.聽著聽著我就想睡覺了啊.

我「哈」地一聲打了個哈欠,沒怎麼看麻奈實的臉說道,

「那,走吧」

「嗯……那,那個啊……小京?」

「啊?」

我帶著睡意的雙眼回頭看去,只見麻奈實以充滿期待的眼神看著我.

「怎,怎麼樣呢?」

「什麼東西?」

「什,什麼東西……就是……那個……」

麻奈實突然滿臉通紅地低下了頭.她咕嚕咕嚕地搖了搖頭,然後好像下定決心了一般抬起臉,不知道為什麼很緊張地問道,

「今天的我……有沒有跟平時不同的地方呢?」

「沒有啊」

「沒有嗎!?」

「嗚哦,別突然間叫那麼大聲啊,嚇我一跳」

看到我瞪大眼睛向後一仰,麻奈實的臉變得更紅了.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不過她好像在生氣.

「嗚,嗚~……再,再看仔細一點!?」

「……就算你跟我這麼說……」

跟平時沒什麼不同嘛.我仔細地打量著早已看慣的青梅竹馬的身體.

最近,這家伙胸變大了呢.正當我想著這種事情的時候,突然發現了一件事.

「啊,麻奈實,你那頭發……」

「誒?什麼?頭發怎麼了?」

她的表情一下子變得非常明朗.看來這就是正確答案了.唉,真是個麻煩的家伙.

我親切地說道,

「你頭發,好像睡亂了哦?」

「才沒有睡亂啦!小,小京是笨蛋!」

時間流轉,到了當天的休息時間.

麻奈實向坐在自己的位子上眺望窗外的我搭話.

「……小京,怎麼了嗎~?」

「啊?什麼?」

「總覺得小京今天一直好像有什麼心事的樣子……有點在意呢」

早晨的那份(莫名其妙)的怒意不知道哪里去了.麻奈實應該是在擔心我,想來助我一臂之力的吧.這家伙真是太寵我了.就好像溺愛孫子的婆婆一樣.

正因如此,我才能夠像喜歡婆婆的孫子一樣,發自心底地安下心來,把自己交給她吧.

「其實我在煩幾件事情啦」

我停止煩惱,直率地說道.在這種時候隨意敷衍的話,會讓這家伙更加擔心的.因為如果立場相反的話,我也會那樣子.

「可以聽我說說嗎?」

「當然」

麻奈實露出了溫吞的微笑.我也感到自己的臉頰放松了.

「其實是我妹的事情……」

我向這家伙吐露了一個煩惱.

麻奈實帶著認真的表情,「嗯嗯」地點著頭傾聽了我說的話.

「嗯……『明明硬是把她從留學地帶了回來,桐乃妹妹的樣子卻跟以前沒有什麼變化,總覺得有點無法釋然』——就是這麼回事吧?」

「說白了就是這樣吧」

「嗯……好像有點難懂呢.嗯……」

嗚,她沒聽懂嗎.要說得更淺顯一點的話……就是這樣吧.

明明應該和妹妹豎起了某種旗,卻不知道為什麼接下去的事件卻一直不發生——就像這樣的感覺吧.呀,我當然不會想要看什麼自己和桐乃的事件——還不如說,光是想象一下就覺得惡心了啊!

(A:旗,FLAG,姑且……解釋一下吧,也就是小說,漫畫,噶拉給,動畫什麼的里面,用于引出之後特定展開,狀況的事件.比較單純的定義是「慣例的模式」,比如回老家結婚,戰前曬妹,我們就可以說這個人豎起了一根死亡旗,慣例的模式,就是戰前曬妹必須死.)

都發生了那麼大的事情了,不管是好是壞,我早就做好「不可能還保持原樣」這一心理准備了.然而,明明我這邊那麼強烈地在意著桐乃,可那家伙卻完全沒有這種感覺——該說是覺得很掃興呢,還是說難得做好的心理准備落空了呢……

「總覺得安不下心來.不過倒是沒構成什麼問題啦……」

「就是,明明應該能夠跟桐乃妹妹的關系變好一點,好奇怪啊~,的意思?」

「才,才不是啊!?」

「是嗎?最近一年左右——小京不是一直跟我說了很多小桐乃的事情嗎?聽了這些話……我一直會覺得,太好了呢」

「那只是在發牢騷而已啊」

「但是桐乃妹妹去留學的時候,小京不是覺得很寂寞嗎?」

「那時候……的確是寂寞得不得了啊.有意見嗎!就算那是自己最討厭的家伙,但是突然間少了一個家人的話,那當然還是會覺得寂寞的啊!」

「為,為什麼要生氣!?」

「吵,吵死了」

我「啪啪」地拍打麻奈實的頭.麻奈實則是,好痛,好痛地按住自己的腦袋.

「嘛,的確,最近一年來我和那家伙之間的關系可能有變好那麼一點點啦」

我有點生氣地說.

「但那也可能已經沒戲了.我以違背那家伙意志的方式,強行把她帶回這邊來了,就算被她記恨,也沒辦法」

桐乃她,是絕對不會對我說出什麼抱怨吧.

就算這樣,我拖了那家伙的後腿,讓她半途而廢這一事實也不會改變.那家伙不可能不對我懷恨在心.盡管從一開始就知道這一點,但我還是把妹妹帶回日本來了.

現在才來啰啰嗦嗦大說一通,也只會讓人覺得很奇怪吧.但是——但是啊,沒出息的我無論如何都會說出「但是」.無論如何都會在那里拼命煩惱,讓青梅竹馬擔心.

「我覺得那麼一來,和那家伙的關系應該會惡化吧」

我和妹妹豎起的,絕對不是什麼戀愛旗.

既不存在妹妹線,也不可能有妹妹結局.

「就算跟一年前一樣開始被她無視,那也沒辦法.我早就做好這種程度的心理准備了.可是啊,那家伙以跟留學前一樣的態度來跟我相處.就是這一點讓我覺得無法釋然啊」

明明關系不可能不發生變化,但一眼看上卻跟以前一樣.

老實說,這還是挺讓人提心吊膽的哦?

「就算,桐乃妹妹有對小京懷恨在心——小京所做的一切也不會浪費的啦.我覺得小京的心理准備應該是落空了」

「你憑什麼這麼認為」

這語氣連我自己都覺得過分.明明是自己找人商量的.

可是麻奈美卻微笑著熔化了我那凝固冰結了的煩惱.一如往常.

「因為小京的溫柔,我是最清楚的啊」

「……你這個人啊,居然能若無其事地說出這種台詞……」

跟我這種人比起來,肯定是這家伙要溫柔多了.

在煩惱的時候吃了這麼一招的話,我就會很失敗地感動起來,這還真是頭痛.

「你還能說別人嗎?在妹妹陷入困境的時候,十萬火急地特地跑到海外去救援的哥哥?」

「嗚……」

我要被人借這件事玩弄到什麼時候呢.一生嗎?難道是一生嗎?

「而且啊,之前跟綾瀨妹妹打電話的時候,我偶然聽說了呢.'桐乃真是的,最近一年開始老是在說哥哥的事——’」

「綾瀨她這麼說嗎……」

「嗯,不過她說的時候很生氣啦」

……綾瀨和麻奈實.又是這個組合嗎.這兩個家伙還真成好朋友了啊.

不過,如果情報源是綾瀨的話,桐乃老是在說我的事這一點應該是真的吧.

哼,哼.就算是這樣,也不能說明有什麼特殊含義吧.

麻奈實舉起一根手指,以一副好像什麼都知道一樣的表情說道,

「還有,如果我是桐乃妹妹——這麼想的話,總覺得……好像明白了她之所以要保持原來態度的理由了呢」

「什麼啊,那理由是」

「是覺得難為情了啦,一定」

「哈,哈?」

我一發出困惑的聲音,麻奈實就小聲地笑了起來.

「如果我去留學——假設我覺得每天都好痛苦,好不順利,非常沮喪.然後呢,就在這種時候,小京非常拼命地,拼死地來把我帶回去的話——我會超級高興的啦.可能會覺得太難為情……在小京面前會拼命地假裝無動于衷呢」

「你……那個……那也只有你會那樣吧」

明明應該是在問桐乃覺得難為情的理由的,

為什麼現在會是我在覺得難為情啊.

麻奈美聽見我的話,微笑著說,

「呵呵,沒這回事啦.所以呢,小京,不用擔心也沒問題哦.你和桐乃妹妹的關系今後一定能變得更好的.我保證哦」

「哼…………我也不是,想和妹妹關系有多好啊」

我哼地一下把臉轉向一邊,然後慢吞吞低語,

「不過,謝啦」

「哎嘿嘿……不用謝」

麻奈實害羞地摸著自己的腦袋.那頭發看起來仍然像是睡亂了一樣.差不多該理一下了吧.

「話說起來,小京,其他煩惱呢?既然你剛才說有幾件,也就是說還有吧?」

「有是有,但不會找你商量」

「是對我也不能說的事情?」

「正因為是你,才不能說啊」

「是嗎.那沒辦法了呢.如果有我能做到的事情的話,什麼都可以跟我說哦?」

「嗯」

「你真是個令人羨慕的家伙啊」

麻奈實回到自己的座位之後,赤城一靠過來就這麼說.

稍帶一點紅色的栗色短發,體形健碩的帥哥.

這家伙叫赤城浩平,是我的同班同學.順帶一提,他有一個一年級的喜歡基的妹妹,但這家伙本身應該不是同性戀,應該.大概.

「還好啦」

「在我認識的人之中在這種時候會回答『還好啦』的家伙只有你一個啊」

「有什麼事嗎?」

「嗯.高坂,你下個休息日有空嗎?」

「目前還沒什麼預定.可能就在家里學習吧」

「是嗎,那樣的話啊,有個地方我想你陪我去的」

「嗯」

說起來,我最近都只和禦宅朋友和妹妹什麼的在玩,和這家伙一起玩的機會少了呢.前不久才剛剛去參加過梅露露的活動——偶爾兩個普通男生去不是秋葉原系的地方玩玩也不壞.

「明白了.那你想我陪你去哪里?」

「秋葉原」

「……………………」

看來不管我怎麼掙紮,我的命運都無法從禦宅業界的咒縛之下逃脫.

因為這樣,星期日的早上十一點,我站在了秋葉原的某個H游戲店前面.

「還真是抱歉啦高坂!讓你陪我來這種地方!」

「真是的,為什麼我非要陪你來秋葉原不可啊」

「哎呀,別這麼說嘛」

赤城把店里的袋子抱在胸前,心情非常的好.這家伙肌肉比較發達,所以挺適合半袖T恤的.順帶一提,裝在袋子里的是他妹拜托他買的新作搞基游戲.

就算這是在秋葉原,我還是挺尊敬能夠光明正大地買下搞基游戲的這家伙的.我一邊快步離開色情游戲店,一邊對旁邊的赤城說,

「可是啊,居然還真的有專門賣BL游戲的地方呢.雖說我一輩子都不想知道啦」

「其實池袋才是真正的聖地啊.那邊的話還有更多種類的BL游戲和商品哦?」

這家伙是一個會把我完全不想知道的知識教給我的朋友.我眯著眼睛看向赤城,說,

「我的任務就這樣結束了吧?」

「不,這只是順便而已啦.其實妹妹拜托我的這趟跑腿,我本來是打算一個人去的.想要你陪我去的是別的地方啊」

「嗯……」

所以不是去池袋而是來秋葉原買同性戀游戲嗎.

我們以赤城為先導,走向電器街口的方向.

「那接下來要去哪里?」

「問得好」

赤城突然露出爽朗得非常多余的笑容.

「高坂,我們這次升上了三年級——滿十八歲了.……接下來的你懂了吧?」

「完全不懂.要說就說清楚點吧傻子」

我報以白眼.赤城馬上滿懷沖勁地說,

「不,你應該懂的吧!總而言之,我們這下正式滿十八歲了啊,所以不用像以前那樣偷偷摸摸了,光明正大挺起胸膛地去色情商店吧——今天就是以這為主旨的遠征啊!」

「原來你想讓我陪你去的是那種地方啊!想去就一個人去啊!」

原來如此.這就是剛才在色情游戲店那麼光明正大的原因嗎.

「一個人的話太難為情進不去啊!」

「真虧你能說出難為情這種台詞啊.明明自己一個去色情游戲店和同性戀游戲店幫妹妹跑腿都去那麼多次了」

「一碼歸一碼!求你了高坂,一起來吧!」

「別靠過來,好惡心!」

我高速後退.

哈……哈……冷,冷靜下來想想的話,桐乃也經常拜托我干類似的事情嘛.……不過,為什麼說出同樣台詞的變成了個體格壯碩的男人就會讓人覺得這麼惡心呢.

「而且,兩個人進去就不覺得難為情啦,這種理由根本就是莫名其妙.難為情的東西就是難為情吧」

「不,有個同伴在身邊就是不一樣的啦.說真的,真的拜托你了啊.你也想去一趟看看吧?」

「……你說的色情商店……到底是怎麼樣的?」

赤城超酷地收下女仆正在派發的傳單,一邊回答我的提問.

「嗯.我這次想要跟你去的,是一家只能存在于秋葉原的成人用品店.再怎麼遮遮掩掩,我對那十八歲未滿禁止進入的桃色空間始終是興趣十足啊」

「別說得這麼光明正大啊……」

「就男高中生來說這很普通吧.你也有興趣吧?」

的確……也不是沒有.雖然至今為止陪妹妹她們逛過幾次秋葉原,買過幾次色情游戲,但因為只有十七歲這個問題,而且更重要的是跟初中女生在一起……沒什麼機會好好看看店里到底有什麼東西.

也是呢……嗯.把這事當做是社會實踐……

稍微看那麼一眼可能也不壞……

「喂,你這悶聲色狼,一臉好色的表情哦?」

「哼,錯覺而已」

我這種人就是一但下定決心就會變得興致勃勃.

嗯嗯.雖然說場所是秋葉原這一點有點那啥,但偶爾兩個男生一起玩也還是挺不錯的嘛.

有女人在的話,也不能扯這種傻話呢.

稍微有點失言就會馬上被很過分地罵成性騷擾啊,變態惡心什麼的.

我明明這麼清廉潔白,真是群不通人情的家伙.

說實話,比起跟桐乃和黑貓她們一起玩,我更喜歡跟赤城還有班里的其他男生一起玩啊.我這種歲數的話,無論是誰應該都是這樣的吧.

就是這樣,我的情緒比平時還要高揚.

我以快活的聲音大聲說道,

「好了,那該去哪里?赤城,既然是你主動邀請別人的,那應該有好好調查過的吧?」

「算是有調查過啦.不過我也是第一次去,別抱過高的期待啊」

「知道啦」

「你看,到了」

就到了啊,這不是離電氣街口超級近的嗎.

赤城抬起下巴指向的,是一家有著『成人公寓•L’s』這一可疑名字的商店.不知道是不是這家店的印象色,整體統一為白色和黃綠色.

一眼看上去感覺就像便利店一樣,很有清潔感.幾乎沒有成人用品商店特有的那種來錯地方的感覺,那種『這家店不是我該踏入的地方』的負面壓力.

店前陳列著的東西有女仆的等身大POP手繪海報還有動畫的Cosplay衣裝等等.櫥窗里展示著制作得非常精巧的人體模型(?).

「『LoveDoll』,這是這個人體模型的商品名嗎?難不成是用來賣的嗎這東西?」

看起來真的如此.我歪了歪腦袋.世界里還真有不少不可思議的商品.

買了這種東西又能干什麼呢.不管怎樣,收納在櫥窗里的LoveDoll們全部都打扮得非常漂亮,所以這家店看起來也像是商店街的女性服裝店.倒是家挺別具一格的商店呢.

繞到商店的側面一看,發現有各層的介紹.1F是DVD,書籍,2F是男性用品,差不多就是以這種感覺標示著每層分別在賣什麼.

「男性用品……吶?這說法真夠好聽的.赤城,你有什麼想買的東西嗎?」

「嗯,在五樓」

「你打算在五樓買什麼啊?」

「當然是給瀨菜的禮物啊」

…………給妹妹的禮物?

這位大哥到底打算在這種店里買些什麼啊.你懂不懂啊?這里可是你進去都要猶豫半天的成人用品商店啊?

而且還是五樓……上面寫著是女性用品銷售處哦?

女,女性用品?誒?什麼?難不成……

「赤,赤城你這家伙……想把■■■(嗶—)當成禮物給妹妹嗎?」

「怎麼可能啊!?干出這種事情的話會被斷絕兄妹關系的吧!」

「也,也是……呼,居然敢嚇我」

「你到底把我當成什麼人了啊.在哪個世界里會有送■■■(嗶—)給妹妹的大哥啊.我想送給瀨菜的是更加健全的東西啦」

「嗯.那你想在女性用品銷售處買什麼給妹妹當禮物?」

「SM用品.拘束服之類的」

「根本沒有什麼區別吧!?哪里健全了啊!?話說……作為一個有妹妹的大哥,我給你個忠告好了……你超惡心的啊!」

超級掃興的.在這種時候說清楚一點也是為這對兄妹好.

何況你剛才不是受妹妹所托買了搞基游戲嗎?

到底想向妹妹進貢多少啊.

承受了我的全力吐槽的赤城卻一臉若無其事地說,

「不是啦,感覺好像瀨菜很想要的樣子.雖然她沒有拜托我買啦,但如果買給她的話她應該會很高興吧」

「喂喂喂!就算你在這種時候一臉羞澀地,哎嘿嘿發笑我也絕對不會贊賞你是個好大哥的啊!何況居然想要那種東西,你妹到底想要怎麼用那SM用品啊?用鞭子抽打她大哥?」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這次真的得重新想想要不要跟你們赤城兄妹交往下去了.

「她說想要用來作為游戲的作畫資料.有實物的話比較易懂吧?」

「誒……那還真是……」

沒這麼搞的好不.

「那我們坐電梯直上五樓?」

「不,高坂,就當成是社會實踐,我們全部逛一圈吧?總而言之趕快進去吧」

「赤城同學真是興致勃勃呢」

一看你就超興奮的.相當期待的樣子嘛.

其實「給妹妹的禮物」什麼的只是想要進這里借口而已吧?

平安夜跟妹妹去涉谷的時候,桐乃正好也是這種感覺.

赤城腳步輕快地走進了店內,我也只好勉為其難地(真的啊!)跟在級友的身後.赤城以一股象是要把我拋在身後的氣勢,飛快地往里走去.

「……那家伙真是的……」

我一臉愕然地歎了口氣,環視店內.

店內比從外邊看上去的印象要來得狹窄.感覺就像車站里的便利店一樣.

進去之後左手邊是電梯,中央是收款處,往右手邊走的話有樓梯.收款處旁邊正在販賣『大禮包』.袋子里好像裝有各種成人用品.

1F是DVD,書籍銷售處——說白了就是色情書刊和色情錄象銷售處.跟影像出租店的18禁專櫃沒什麼區別.你問為什麼我會知道?——別問啊!

在這一層的客人只有我們兩個.

「喂,赤城,這一層也沒什麼好看——」

「也是.去地下吧,地下」

赤城這麼說完,再次充當先鋒沿著樓梯往下走.我歎了口氣可還是跟在了他的後面.

我們來到了B1F.賣的東西跟1F沒多大區別——

但是有一點明顯的不同.

店內顯示屏上正在播放試看影像.而且還音量還相當的大.

啊啊~嗯♡嗚呼~~~~~~嗯♡——就是這種聲音.

「……………………讓人怎麼待啊~~~~!」

就是這個.就是這種來錯地方的感覺了.我在色情游戲商店之類的地方感覺到的就是這種壓力.

你們明白嗎~~~~~~.不明白嗎~~~~~?

有去過的人一定明白的.就算是色情大師們一開始也是初心者啊.我覺得這種「到了不該來的地方!」的感覺對于我們這種成人商店初心者來說,應該是必經之路吧.

我用手帕擦了擦臉上的汗,對同行者說道,

「我說啊,赤城.已,已經夠了吧?差不多該到上面去了吧?」

蹲在銷售處的架子前淘寶的的赤城一臉高興地回過頭來.

「高坂!這家店的貨超全的啊!?」

「別弄得跟個熟客一樣啊!」

真的是初心者嗎你!

「什麼?赤城……難道說你在這層樓也有什麼東西要買嗎?」

「不……怎麼說呢.其實我正在存錢買摩托.可以的話我想要一輛七十萬左右的.所以不怎麼能用錢啦……嗚……可惡!」

端正的面容染上了苦澀的色彩.苦惱中的帥哥就在我的眼前.

你居然說「可惡」……「給妹妹的禮物」果然只是口實而已吧!

雙手各拿一張DVD,駝著背蹲著的赤城,猛然抬頭看向我的臉,

「我說,我說啊高坂,我們一起各出一半的錢吧?」

「我才不買」

「嗚,那這個有點像田村同學的女優怎麼樣?」

「我宰了你啊啊啊啊!」

我全力地揪住他的衣領把他往上扯.真是的!這什麼人嘛!你以為我會答應這種邪惡的邀請嗎!別開玩笑了!

切,我對赤城說道,

「…………兩千日元就夠了吧?」

明明剛進到店里還沒多久,但我已經開始覺得累了.就精神面的意義上來講現在疲勞程度遠遠勝過了夏IC.

雖然就色情滿載這點來說,這里和夏ic一樣,但這邊的光景卻更讓人無法輕松地描述下去.

上樓後——我們來到了男性用品,也就是說所謂的男性成人用品的賣場.不過頭疼的是這實在是讓人無法描述.

……唔…….也是呢,總之就先從普通一點的地方開始描述吧.

其實1F,B1F已經很窄了,但2F卻有過之而無不及.

要說為什麼的話——這里的人實在太多了.多到幾乎無法做到和別人擦肩而過地步的擁擠.如果要想再往里面走走的話,會花非常大的力氣.人口就是密集到了這種程度.

嘛……畢竟這層樓人氣商品滿載啦.

男性用品正是這家商店的招牌商品.

雖然剛才一樓已經被裝修成給人『像是狹窄的超市』的感覺,但2樓則不但也充滿了這種氣氛,而且架子上擺放的商品,也全都是色情!色情商品.至少有數百種的色情商品被排列得滿滿的樣子,簡直就只能以壯觀來形容.真的好厲害.……有這麼多.

呼.說到這里就行了吧——咱們得和諧.

但是這時,有一個笨蛋用超大的聲音叫起了我的名字.

「喂!高坂快來看這個!電動自慰杯誒!」

不行了……我明明已經顧慮了那麼多,結果全都白費了……

可惡.好孩子的大家就算不明白這個笨蛋說的什麼也請不要去網上搜索哦?就當是和我的重要約定.

「不過高坂啊,這個居然要一萬七日幣哦?就算興趣滿滿如我遇到這個也只能收手了.」

要是伸出手就打算買嗎你?沒問出口.

我受不了了,趕快做完要做的事離開這家店吧.

因為兩個臭男人要是聊起天來,話題就會漸漸往下流的方向前進.

真想告訴幾十分鍾之前的自己現在的狀況.去你的和男同胞一起走走也不壞啊.

太壞了啊!

這麼說來,像是桐乃啊紗織啊黑貓啊

該怎麼說呢,女孩子們真是文雅啊.和她們在一起的時候,是絕對不會有過這種下流的展開的.

赤城的妹妹是例外就是了.

沒錯,那家伙是站在這附近的男性,根本就無法比較的變態……

「喂,高坂……怎麼突然開始感慨了?」

「沒什麼啊?不過那個.種類還真是多啊」

我從架子上取下一個「筒狀的男性用品」

「像是這個,一眼看上去沒人會覺得是拿來做色情事情的吧」

「哦,那個啊.就是傳聞的TENGA呢.我雖然也不是很清楚,不過據說是努力在用品的形狀上下功夫,然後使用像我一樣的爽朗系模特兒做海報,試圖抹去成人用品的猥瑣形象的公司呢.然後這邊這個雞蛋型的也是」

「那個不說明也可以!你是從那家公司那兒拿了錢的嗎!」

話說你太清楚了吧!

我對你的固有印象正在崩壞啊!

就在這種氣氛下,我們一層一層地逛完來到了五樓.

途中的樓層並沒有什麼值得大書特書的地方.雖然大書的話會很糟糕的東西倒是有很多,不過那些就讓我在這里省略掉吧.要是一定要咱說一個下流的東西的話,就是會有「使用過的內褲扭蛋」這種商品的店大概全宇宙僅此一家.

在我們終于來到了目的地的女士用品賣場後,赤城很快就選好商品到櫃台去結賬了.

「請問要積分卡嗎?」

「啊,拜托了.然後能幫我包上禮物用的包裝嗎?」

熟練地可怕.完全無法相信他是第一次來的客人.

「是,在這邊包裝.請問客人還有什麼問題嗎?」

「嗯——問一下,這個積分卡是可以交換獎品的嗎?」

你這……還打算來嗎!這個讓我不斷吃驚的家伙……

就在赤城和店員說話的這段時間,手空著的我便畏畏縮縮地逛起了這層樓.店內里SMplay的束縛衣裝和道具被大量地陳列著.

要是讓綾瀨或黑貓穿上這些衣服的話,一定很合適吧.其它還有男性用的束縛衣裝,以及讓人覺得這該不會是「穿在」下半身的天狗假面.

終于搞定結賬的赤城提著紙袋回來了.這時他指向賣場一角:

「喂,高坂快看.——那邊有試穿室誒?」

「————所以呢?」

「不……哈哈,就只是在想要不要去穿穿試試呢~而已」

「試試吧.從那個瞬間開始你的外號就是HardGay赤城了」

「你不覺得你最近的吐槽都很冷淡——嗎!?」

大概是真壁君的影響吧.

由于和他一樣是吐槽役同伴,所以感覺互相都受到了影響.

「那麼這就是說要辦的事已經辦完了.趕快回去吧」

「等等高坂,好不容易來了,就全看完了再回去唄.就還剩一層樓了啦」

「你還真的很喜歡這個地方呢.——也行啦」

我已經自暴自棄了吧.

我放棄地歎了口氣,然後走上了通往六樓的階梯.

說實話.這時的我,因為一路上所目擊到的大量成人用品群,而不知覺地大意了.

然而,就在上到六層樓梯一半的時候.

「嗚……!」

在我的身體里,電流疾走著.

不,不可能……!這種東西……怎麼可能存在于這個世上……!

我們像是被人綁住了一般硬直了.抬頭看向那個.第一次來到這個地方的,無論是誰大概都和我們是一個反應的吧.我眼中的東西,就是厲害到了這種程度.

「呼呼呼……出現了啊高坂……這家店的最終兵器……」

不過,與我的驚愕形成對照,赤城的嘴角浮現出了大膽無畏的笑容.

「有趣到讓人發狂啊……走吧!向著最後的階梯……!」(A:這里是在捏福本伸行的漫畫《アカギ》中的台詞,沒錯,赤城的發音就是アカギ)

「啊,啊啊……」

響應著親友的號召,我的靈魂也沸騰起來.

然後,就在我們即將到達的第六層,真真正正,現在這個時間點「世界最強成人用品」,在等著我們.

究級的人偶公司•莉莉恩特工業所開發的,最先端技術與性愛的結晶——

——性愛人偶(Love·Doll).也就是超精巧的等身大美少女型人偶.

「喔喔喔……!!喂喂喂喂喂喂喂喂喂喂喂喂喂!高坂快看——!這個人偶怎麼看都是真的裸體大姐姐啊!」

「嘎——!好強!這個真的好強!不妙不妙不妙!」

我們騷動了起來.湊到了展示櫃台旁.

「喂高坂!這個確實是進來時店頭裝飾的那個超級真實人偶吧!?」

「啊啊!那個,是這種東西啊!原來如此呢!」

展示櫃台展示的人偶們,與店頭的不同,穿著極盡煽情的衣裝,就算說是全裸的也不為過.而且超級真實.

走近看就能明白.雖然在大腿內側等等地方,能看到非常細微的類似結著面的線……但這個質感!這個臉部造型!這對乳房!……都是能和真實的美女混淆的程度.

和模特人形的等級完全不同.不好,越來越興奮了.

情緒終于回複了的我們,一邊整理著呼吸一邊開始了對話.

「高坂……你知道『詭異谷假說』嗎?」

「記得,那說的是機器人不斷接近人類的樣子,一旦超過了某個界限,就會突然讓人覺得詭異的那個吧?」

「這個……是怎樣呢?也看不出來多不舒服……吧?」

「雖然剛才太興奮,但冷靜下來看看……該怎麼說好呢,就是差一點點就快要越過那座山谷……吧?日本的技術真厲害呢.我們生在了未來哦」

嗯?

「怎麼了高坂?」

「不……這邊這個巨乳眼鏡的人偶……仔細一看……」

我直直地看著赤城的眼睛說道.

「不是和你的妹妹一模一樣嗎?」

「宰了你哦噢噢噢!」

突然一下子衣襟就被提上去了.等,喘不過氣……不,不好!我究竟對妹控大哥說了什麼啊……!

咚!赤城象是把我給扔出去一樣解放了我,然後怒罵道:

「你!究,究究究,究竟是怎麼看別人家妹妹的啊!」

「抱歉對不起!但,但是真的很像誒?」

「你這家伙還說!不,不不不,不可能有那種事吧!這種人偶什麼的,像我可愛的妹妹——————」

…………………………

「糟糕超像的……!」

「所以說了啊!一模一樣的!真的!」

赤城啪地一下將臉貼上展示櫃,然後呼呼呼地喘著粗氣.

「這是啥怎麼回事!?什麼時候莉莉恩特工業的家伙將我家妹妹的模子取到手了!?」

「不,應該是偶然吧……冷靜點!」

心情能理解.

要是哪天在成人用品店里找到和桐乃一模一樣的人偶,我也沒有能保持冷靜的自信.

「……呼」

深呼吸.總之我也冷靜些吧.

話說那個性愛人偶,大概要多少錢的啊?

我望向了坐在床上的某個loli系人偶.在看到其標價後,我驚呆了.

……得要幾,幾十萬……

而那個和瀨菜很像的人偶,不知是不是由于巨乳的緣故,其價格更是高到了驚人的七十萬日幣!

嗚哇……幾乎都能買輛車了吧……

哈—……這是今天第幾次歎氣了呢.竟然還有如此彪悍的世界.學到了學到了.

「那,那……既然已經沒有什麼可以看的了,赤城……差不多該回去咯」

我對友人說到,他卻一副很困難的表情皺著眉,似乎在想著什麼.

「………………七,七十萬嗎……」

「快給我清醒點啊赤城城城城城城城城城城城城————!!」

「……哈!什,什麼?怎麼了高坂?」

「什麼怎麼了啊!你,你這家伙剛才可是差點踏入了絕對不能去的世界了哦!?」

「什,什什,什麼事?」

「少裝傻——你個變態!你的臉上剛才寫滿了,你打算用原本拿來買摩托車的錢去買一個和自己妹妹一模一樣的人偶哦!?」

「你,你是笨蛋嗎高坂君!才沒那種事呢!哈哈哈我可能去做那種事嗎!」

赤城滿臉動搖.因為太可憐了所以就當是他說的那樣吧.

「算了.不過真的別去買啊?要是你買了,某一天妹妹本人發現了一個和自己一模一樣的人偶的話……你的人生就完了哦!」

如果是在我家——

——你————你,你你你,你……那,那那,那是——————

不好,我用桐乃想象了一下.怎麼想都會被殺.絕對會被殺啊我.

赤城似乎也用自己的妹妹做了一樣的想象,臉色鐵青並且顫抖不已.

互相都是有著可愛妹妹的哥哥.還真是辛苦呢,赤城啊.

「……好,決定了哦高坂.我可是,完全沒有過要買這個的打算.只不過最後還是買一個『展示品目錄』作為進入成人用品店的紀念而已!」

說到展品,自然就是指那個和瀨菜一模一樣的人偶.有賣配上解說和專用商品目錄,似乎還附贈有樣品皮膚.H游戲里出現的,妹抖機器人的皮膚說不定就是這種東西.

而且這玩意兒明明就只是個目錄但還是會花200日元.

「呀……隨你喜歡啦」

其它還能說啥呢.

赤城一副喜滋滋的樣子,將性愛人偶的展示品清單放進了剛才買的BL游戲的袋子里.

結束了成人用品店見學的我們兩個,現在正在附近的某個漢堡店吃著飯.

「呀~~~~~~~~~~,今天真是充實的一天呢!對吧高坂!」

「是嗎?」

總之我知道你這家伙的確是很享受的.

而我這邊,果然還是覺得有夠郁悶哦?

赤城豪快地大口嚼著漢堡包.

「怎麼了高坂,別這樣啊.你不也買了DVD的嗎」

「嗯?啊,嘛,那個啊」

適當地打了個馬虎眼的我.裝了DVD的袋子很寶貝地放在膝蓋上.

就算說是兩人合資買的東西,但我可完全沒有讓出所有權的想法.

吃完漢堡的赤城,用舌頭舔了舔黏在嘴巴上的醬後,

「呼呼,我現在開始會在這兒等瀨菜醬,然後一塊兒去看電影.而且給她的驚喜禮物也買好了吶」

和在妹妹後面加醬嗎,我是無論如何都無法理解這家伙的想法的.我要是試著將妹妹叫做『桐乃醬』的話,就連自己也會覺得惡心.要是桐乃的話則直接會說「好惡!」吧.

話是這麼說,不過這可不象是剛剛才從成人用品店逛回來的人會說的話吶.

「嘿,兄妹感情要好真是好吶」

和哪里的某對兄妹完全不一樣.

這家伙,有一個抱持著奇怪興趣的妹妹——然後一直照顧著那樣的妹妹.

赤城照顧妹妹,似乎對于被其亂來的任性呼來喚去這件事,也是樂在其中.

無論是今天也好,深夜販賣時也罷——只能這樣想.

我無論如何也是學不來.為什麼能做到那種程度呢.

「喂,赤城」

「嗯?」

「對你來說,妹妹是什麼?」

「天使」

考慮都不考慮啊你.而且還一臉滿足的.

「是嗎,天使啊」

「你不是嗎」

「至少不是天使吶.……問我那麼是什麼我也只會困擾答不出來.雖然一年前也許能馬上回答,不過現在已經,不明白了」

用輕松的口吻說道.

對于我來說,妹妹究竟是什麼——就連我也不知道.

「哼,這樣啊.這麼說來,你現在是在和妹妹吵架中?」

「也不是……你啊,從麻奈實那兒聽說的?」

「是因為你在那兒妹妹長妹妹短的,那里特讓人在意啊」

赤城嘿嘿嘿地笑了起來.心情非常好.

我漸漸明白了.本來還在想,這家伙的態度,似乎在哪兒見過——原來是和桐乃很像.

說到妹妹的事情後,就會超high,然後變得羅嗦起來.

盡管有二次元和三次元的差異,無論是赤城還是桐乃,都受到了『萌妹妹』這種不治之症的侵蝕.

赤城一口喝光還剩下一半的飲料後,開始說起了些從沒聽到過的事情.

當然是關于妹妹的.

「那個啊,妹妹這種存在,就是某一天突然咚一下被生出來的吧?當然不可能是因為我拜托誰說想要個妹妹,她才會誕生的.小鬼和大人不同,沒辦法選擇自己的家人.」

「是啊」

我點了點頭.赤城像是想起什麼似的苦笑起來,然後繼續.

「不知什麼時候老媽肚子突然大了起來,然後在某一天我被告知『浩平也要當哥哥了哦』.因為我當時還是個小鬼,所以突然間跟我這麼說,我也搞不懂是什麼意思.記得當時我還因誤會而擔心『哈?聽不懂?話說老媽,你最近不會太胖了嗎』什麼的.你怎樣?」

啊啊.

我記得很清楚.

桐乃出生那一天的事情——不可能忘記.

明明就那麼討厭她.

真是不可思議.

那一天,從早上開始就吹著大風,暴雨一下子完全放晴,云順著風飄走,在醫院前抬頭望向天空時,耀眼的朝陽刺得眼睛很疼.停車場上出現了一條小小的彩虹,花壇中不知其名的花葉上所沾著的水滴,反射著小小的光輝.

明明連三天前吃的東西都想不起來的說.

那一天的光景,全部都仿佛是昨天發生的事一般,浮現在眼前.

和那家伙第一次相遇的那一瞬間,也一樣.

桐乃被放在保育器中,臉就像是只猴子一樣在睡著.

這樣的——嬌小.不知為何看著看著,突然覺得害怕起來.

「自從妹妹出生後,她的事情我都知道,雖然,我其實並不想要什麼妹妹,不過還是很高興」

赤城像是在回憶當時一般嘿嘿的笑道.

「來到家里的那家伙,經常不是哭著就是喝著牛奶再不然睡著或者大小便,特麻煩.這邊可是光是換個尿布就鬧的天翻地覆的.外表看起來就是只猴子,一點都不可愛.我就像是一個小鬼一樣,每回妹妹哭的時候都拼命地嘩啦啦搖著沙錘逗她別哭」

啊……是嗎.

「哪家都一樣啊」

「是吧.你家的情況是相差三歲來著吧.都一樣咯」

這時赤城突然害羞起來.撓著臉頰移開視線.

「照顧妹妹什麼的,才不是因為什麼喜歡討厭.也不是什麼家族愛那樣堂堂的說辭.這種東西,要說的話就是習慣吧.有年齡相近妹妹的兄長的,習慣」

「習慣?」

「嗯」

赤城——

將剛才在色情商店買的BL游戲拿出來,靜靜地擺在了桌上.

「大概,我到現在,每次只要妹妹一哭,我就會嘩啦啦地搖著逗她呢.拼命地」

噗,我噴了.赤城剛剛說的話,完全刺到了我的笑穴上.

「嘩啦啦地,這個?」

「類似吧.把這個遞過去她就不會哭了」

「真過分的比喻」

也是個恰到好處的比喻.我抱著肚子爆笑到.因為我也感同身受啊.

一定,是這樣的.妹妹哭了,逗她不哭就是大哥的工作.就這樣持續下來來,就成為了習慣銘刻在身上了.

那是到現在已經無法改變的習慣.

雖然對于我來說,桐乃並不是天使——

但她是從出生開始,就一直了解,照顧的妹妹.

這樣就夠了.

那家伙對我來說,無論過多久,就算過了幾十年——還是那個在懷中哭哭泣的,嬌小生物.一直到有一天,真正地,和我分離之前,我都必須聽從她的任性,好好的保護她.

「對了,赤城.我忘說了——」

「啊?」

「你的天使啊,就站在你後面哦」

「啥!?」

赤城臉色鐵青地轉過身去.

在那里,赤城之妹•瀨菜,正笑眯眯地站著.

「久等了,哥哥」

「瀨,瀨瀨,瀨菜醬!?你從什麼時候開始在那里的!」

「『對你來說,妹妹是什麼?』『天使』那一段開始的」

「嗚哇啊啊啊啊——————」

赤城害羞到極點地抱頭絕叫,然後就那樣趴倒在了桌子上.

「嘿~~對哥哥來說,人家是天使呢?」

瀨菜撲哧撲哧以一副捉弄人地樣子笑道.那個口吻,和部活動遇到時比起來,完全就是個小孩.呵,和大哥說話的時候,這家伙是這樣的啊.

這的確可愛.我稍微了解了點赤城的心情了.

「……高坂……知道瀨菜醬在那兒就快說啊!」

「哈哈哈」

因為如果你和我立場相反的話,你也絕對不會說的吧?我就是這樣的哦.

「你好,高坂前輩」

「哦」

我舉起手來打了招呼.瀨菜看著我們,突然臉紅起來.

「…………今天是……約會嗎?」

「喂那邊的腐女子.別把倆個大男人出去玩給叫做約會」

「啊哈,關系真好呢」

你有在聽我說話嗎這臭丫頭.

「喂,赤城你快說說你妹妹呀」

「吵死了!我現在正很認真的考慮要不要自殺什麼的吶……」

「這麼說來前輩,兩人一起去哪兒了?」

「嗯?就是在對面的成人用品店,買了眼鏡娘的色情DVD而已」

「下流」

眼鏡後面眼可人的瞳孔眯成一條線的瀨菜.

「不是你自己問的嗎.一般來說這是一個拜托哥哥去買搞基游戲的人能說的話嗎?」

「啊!是這樣啊!」

然而瀨菜卻一點沒有要反省的樣子,反而兩眼發光伸手取過桌上色情商店的袋子.

「這可是話題新作哦!我從很早以前就一直在期待發賣日了——」

你已經完全不在我面前隱藏自己的興趣了呢.雖然也的確沒有隱藏的必要就是了.

這麼說來這之前也說過.只有價值觀不會起沖突的時候才會把自己顯現出來什麼的.也就是相信我了的意思,嘛,還是很高興的啦.

瀨菜將BL游戲很寶貝地抱在懷里,幸福地微笑起來.

「誒嘿嘿……謝謝哥哥」

「也,也沒什麼啦」

害羞得不得了的赤城.完全讓人無法想到這家伙就在剛才還在那兒說什麼死啊活的.

「啊,對了對了.還有另一個禮物,那邊也好好期待哦」

「騙人,好高興~~~是什麼呢?我喜歡的泰迪熊什麼的?」

「嘿嘿嘿,因為這個稍微有些重,所以回家後再給你哦」

只要道聲謝就這副樣子了.

……做大哥的還真可悲.

「不過我也沒資格說別人吧」

苦笑了一下.我抱著複雜的心境一個人站了起來.

「那麼我差不多回去了」

「啊,是.高坂前輩,那麼明天學校再見」

「明天見咯高坂」

「啊啊,你們現在開始會兄妹一起去看電影吧?——好好相處呢」

與關系要好的兄妹告別後,我朝著出口走去.

但是就在途中——

「啊,哥哥,這個袋子里裝著奇怪的廣告單」

「啊」

「這,這是什麼……等身大美少女人偶「巨乳眼鏡娘由莉佳百式」?性愛人偶!?你打算買這個嗎!?難不成所謂的禮物就是指這個!?」(A:其實我有理由相信,這里是在捏ユリア100式……)

我的級友(K注:這個詞和傳說中的「基友」同音,並不是咱翻譯的問題,而是原文就是如此……巧合?)那句「明天見咯」究竟還能不能實現呢……

那種事,當然是只有神知道的事情咯.(A:同樣,神のみぞ知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