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一章
妹妹離開家里已經過了一個月.

但是,要說我的生活因此而受到些什麼影響的話,那時完全沒有.

畢竟至今為止,我和妹妹之間的接點,也就只有接受妹妹偶爾向我提出的『人生咨詢』而已.

除此之外,我們基本持續著沒有日常對話,沒有眼神交流的關系.

不論妹妹在不在家里,根本就不會有什麼顯著的不同啦.

——不過,要說心里話的話.

不會再被卷入莫名其妙的騷動,終于可以樂得清淨了,真的喲.

不如說完全是好事一樁.不會再被她霸占掉客廳,也不會因為她邀請朋友來玩而被趕出去,更不用因為要顧慮到隔壁,而得注意不讓自己在房間里發出太大的聲音.

嘿,要說那真的是最後的人生咨詢的話,還真是有些掃興……不過,在最後的最後,總算是讓我覺得她好像也有一點~點可愛的地方呢.

不過果然還是不可能的.

那個混蛋.到最後,連半句話都沒讓我說就走掉了.

——再見了,大哥.

哼,都說隨你便了.

在這樣的感覺中,我度過了一個月清淨的日子.

不過,我這邊卻稍微發生了一些狀況.

那是新學期第一天的事情了.

「——早安,前輩」

這家伙,轉過身來這樣對我說道.

感覺有些得意,又有一點點臉紅,肩膀也有些僵硬.

我能從她的舉止中,看出她混雜著的複雜心境.

並不是早已看慣的哥特蘿莉風裝扮,穿在這家伙身上的是我們學校的女生制服.

「……你……你是…….……黑,黑貓,嗎?」

「……哼,哼,你這是什麼表情?」

一邊把話頂回來,同時又像在奚落我一樣嘀咕著.聽到這樣的口氣,我終于確定了.

絕對沒錯,這就是黑貓本人.她不僅是妹妹的禦宅族朋友,對我來說也是非常重要的朋友.

她完全轉過身來,將手輕輕放在全新制服的胸口處.

「……我在這里,就讓你那麼意外嗎?」

「也沒那回——不」

我輕輕搖了搖頭,「啊啊」肯定道.

「很意外啊.呃,也就是說,你這家伙……難道考進我們學校了?」

「嗯嗯」

黑貓滿足地點了點頭,卻突然注意到什麼似的繃緊了臉.

「——不過,我才不是因為你在這里才考進來」

「這我當然知道啊」

這種理所當然的事情,你不用挨個說明我也很清楚.

「雖然有聽說你家就住附近,不過我卻完全沒想到你也會讀同一所學校啊.不過啊,既然是這樣就告訴我一聲啊.真是嚇到我了」

「……這是我的自由吧.而且,就算我考進同一所學校,那跟你又有什麼關系?」

「呀,那個……果然還是,挺高興吧」

「————」

黑貓,無言地閉上嘴巴.就像是受到了什麼沖擊一樣,瞪大了眼睛,不過馬上又變回了往常能夠的無表情.

不過,原來是這樣啊.

之前說的『再過兩個月稱呼就會變了』,原來是這個意思.

要從"哥哥",變成"前輩".

我自然地露出笑容.實際上我也有所自覺,不知為什麼,我好像只要一面對這家伙就會變得異常直率.可能是因為對方太不直率,才讓我變得太過直率吧.

「……嘛,姑且還說說句請多多關照啦,後輩.哈哈,校服裝扮很新鮮也挺不錯吶」

「……請多關照,前輩」

悄悄話似地打完招呼,就蹭蹭地回過頭去,快步走掉了.隱約還能聽到"是笨蛋嗎……"這樣的啐語.

又怎麼了啊,那家伙,突然就變得不高興了.雖然我多少已經能夠讀懂黑貓的面無表情之下所隱藏的微妙感情,不過剛才的就有點搞不清楚了.

「是因為入學典禮感到緊張嗎?」

我跟在黑貓的後面正想追上去.不過,這個時候從身後傳來一個聲音.

「小京~,吶~我說小京啦~」

「嗯……哦,哦哦」

走到我旁邊的,是麻奈實.

田村麻奈實.我的青梅竹馬兼同級生,戴著眼鏡的老土女孩.

「抱歉抱歉,把你給忘了吶」

「真是的」

麻奈實"邦"地用書包打著我的腳.

來解說一下剛才的一幕吧.本來我正像往常一般和麻奈實一起上學,結果發現了校服裝扮的黑貓後,就不知不覺地把麻奈實丟下走到黑貓跟前和她說話,就是這樣一個情景.

麻奈實大概是看到我和黑貓已經聊了起來,覺得有些顧慮就一直待在一旁等著吧.

「剛才和你說話的女生是新生吧?你們認識嗎?」

「算是吧」

「關系很好嗎?」

「當然」

至少我是這麼認為的.也很想相信對方也能這麼想.

「簡單來說,她是桐乃和我的共同的朋友.雖然乍看可能覺得有些冷淡,但其實是個超好的家伙哦」

「這樣啊」

麻奈實露出軟乎乎的微笑.看著這個表情,真的是能讓人安下心來.

「之後介紹你們認識吧」

「嗯」

麻奈實一個勁地點著頭,接著若無其事地向我問道.

「……說起來那個女生,名字叫做什麼呢?」

「黑貓」

「嗚誒?」

麻奈實歪了歪腦袋.頭上冒出了問號.

「黑貓同學?那個,這是姓嗎?還是說,這是名呢?」

啊啊,對了對了.雖然照著往常的習慣就這樣告訴麻奈實,不過"黑貓"是網名來著的吧.只說是"黑貓"的話,果然是沒法明白的吧.

因為我回答地不怎麼准確,麻奈實開始自顧自地生出一些莫名其妙的妄想.

「嗚~~嗯……黑貓同學《kuroneko》?玖路貓同學《kuroneko》?黒音琥同學?《kuroneko》」

別拆開來啊.

「全都不對.抱歉.剛才說的"黑貓"是她的網名.那個啦,以前不是你告訴我的麼.在SNS上交到朋友的話——就是那個SNS.在SNS上認識的哦」

「啊,原來是這樣呢~」

麻奈實好像完全理解了的樣子,合起雙手.

「確實,在互聯網上認識的朋友,都是以網名來稱呼,所以互相都不知道真名的情況很多呢」

「就是這麼回事」

「那,黑貓同學的真名……小京也不知道咯?」

「……嗯」

麻奈實輕松說出口的台詞,意外地在我心中引起震鳴.

的確是這樣……

黑貓也好,紗織也好,雖然我認為大家都是關系很好的朋友.

但我對于她們,實際上是一點都不了解.真名也好,住址也好,學校也好.雖然紗織的姓名與住址,可以通過快遞的發件人信息來推測到,但這並不代表這就是真的.不去刺探網友的真實情況算是默認規則吧,我也不敢貿然開口詢問.

不過,既然黑貓現在和我念同一所學校,情況也就有所不同了.

通過互聯網認識,一直匿名往來著的朋友,從今天開始,成為了在同一所學校念書的後輩.也就是說,我和她之間,可說是多多少少有了跟至今為止稍微不同的關系.雖然可能是我想多了,不過還是有了些許的期待.

啊啊不是啦,並不是說要追她什麼的啦.

學校之外的朋友,如果能來同一所學校念書,總會覺得開心吧?

以後看來會很愉快呢——我可是真心這麼想的.

「嗚呣……」

我朝著黑貓走過的方向看去,自言自語地嘟噥著.

「黑貓的真名……叫什麼呢」

「五更瑠璃」

黑貓稍微地瞥開了視線,簡短地嘀咕到.

「……這是我作為人類的名字」

「GOKOU(ごこう)?」

「數字的五,夜深的更,是這樣寫的哦」

五更瑠璃.

嗚呣……五更瑠璃,嗎.

呼……

我做到了.

黑貓的真名GET!

真不愧是我!能夠這麼淡定地就問出來!

「……真是惡心.這有什麼好高興的?」

「別在意.不過,總覺得有點不習慣吶.畢竟一直以來都是叫你"黑貓"的」

「……確實呢.我也覺得有些奇怪,從沒想過會被你用"這邊的名字"來稱呼.學校之外還是和往常一樣,叫我"黑貓"就好」

「的確,就這樣吧」

我深深地點了點頭——

「…………我說啊,為什麼你們會在我的房間里啊?」

從剛才開始就一直忍耐著的想吐槽的內容,終于問了出來.

順便說一下,現在是入學典禮當天的放學之後.地點當然是我的房間.

「哈,哈,哈!京介氏,事到如今在說什麼呢!這種問題在進入房間的那一刹那就應該問出來了哦?都聊了這麼久,才慢吞吞地問出來,這究竟是哪門子的笑點是也?」

「因為驚訝過頭了啊,完全冷靜下來之前是無法吐槽的哦!?那——我要問咯?我現在要問咯?你丫在我房間里鋪一張紙究竟想要做什麼?」

「不用說,正在組裝鋼普拉是也」

《狼:*鋼普拉:雖然已經是比較普及的名詞了,不過還是注釋一下,鋼普拉=GundamPlasticModel=高達/鋼彈/敢達/剛大木/頑駄無塑料模型》

「……」

不用說你個頭啊.不好……我已經感覺到太陽穴處的血管正一跳一跳地爆出來.不知道是不是察覺到了我的不愉快,紗織端正了姿勢,重新說道.

「不用說,正在組裝沙紮比是也」

「我可不是因為想知道鋼普拉的型號才不愉快的啊!」

為什麼這家伙的日本語有時候會變得這麼狹隘?

這個女生名為沙織巴吉納.

圈圈眼鏡加上禦宅族風格打扮的她,也是桐乃和我共同的朋友.

重新解說一下吧.我一回到自己的房間,就發現已經是這樣的狀況了.

校服裝扮的黑貓橫臥在我的床上,正在看漫畫.

紗織則在地板上鋪了張紙,正在擺弄鋼普拉.

我對于這超乎想象的情景完全吐槽不能,只能呆然地站在那里.

接著——想要說點什麼而張開嘴巴,可能因為是有所動搖,說出口的台詞,竟是在學校時一直想著的要向黑貓詢問她真名的事情.

于是,就和剛才的一幕連接起來了.

「呼——」

我就這樣站在房間入口,推起眼角,然後重新將我抱持著的疑問,以更加清楚更加易懂的方式地問出.

「吶?我再問一遍哦.你們兩個,為什麼擅自進入我的房間,而且還玩得簡直就像在自己的房間里似的?」

「……呼.如果連這種瑣碎的小事都要挨個過問的話,可是會暴露出自己狹小的器量哦.比起這種事,客人來了,是不是應該先上杯上茶呢?」

「沒有考慮到這一點還真是對不住啊!」

我是器量狹隘的男人真是不好意思吶!說來你這家伙怎麼在別人的床上躺著了啊!

雖然黑貓就只是毫不留情地說著些蠻不講理的台詞,不過紗織則平靜地補充道.

「京介氏差不多該感到寂寞了,一起去看看他吧,黑貓氏是這樣邀請在下的.是吧,瑠璃妹妹?」

「請不要捏造這種根本不存在的事實."瑠璃妹妹"是什麼東西.你想死嗎?」

「庫,庫,庫……瑠璃妹妹還真是害羞吶.專程選在今天,難道不是想讓京介氏看一看你的校服裝扮嘛?」

「你,你蠢嗎?才不是.校服什麼的,今天早上就已經看過了……」

「呼呣?呼——呣?這麼說……哈哈啊,原來是這樣啊」

紗織仿佛看透了什麼一般,盯著黑貓的臉.

「那個時候,京介氏肯定誇獎了校服裝扮的樣子吧?是這樣沒錯吧,『這種裝扮很新鮮也挺不錯吶』之類的,就象這種感覺吧?于是——黑貓氏的回應雖然看似冷淡,其實心里早樂開了花,不禁為了讓京介氏再看一次而來到了這里.……呼,呼,猜中了吧?正中紅心了吧?不然的話黑貓氏可沒有理由會突然放棄那宛如商標似的哥特蘿莉裝扮呢」

紗織"呣呼呼——"地粗俗地笑著.我的確在早上遇到黑貓的時候誇獎了她的校服裝扮,而她的回應也很冷淡,不過紗織的說法怎麼說都是想多了吧.

實際上黑貓也立即表示了否定.她從橫臥著的姿勢猛地坐起來.

「……都說不是這樣了.只不過是因為回家換衣服太麻煩了而已」

哼地一正轉向了其他方向.

看吧,不高興了.

不過,原來如此,原來是這麼回事啊.黑貓好像也有個妹妹,而且這兩人天性善良,擔心我可能會因為桐乃——妹妹離開後而感到寂寞.于是就告訴我家老媽然後跑進了我房間嗎.

嗯,不過你們兩個的擔心可就搞錯了喲.

因為羅嗦的妹妹不在家中,我現在可是過得相當清淨呢.

不過,你們的這份心意確實難得,我真的是非常高興.

我如此理解之後點了點頭,黑貓則明顯地表現出厭惡的情緒皺起眉來.

「我要怎麼做只憑我自己的喜好……沒人能強迫我」

黑貓在床上變成體育坐的姿勢,將臉埋進膝蓋.

另一邊,在地板上進行作業的紗織,將鮮紅的塑料模型高高舉起,閉上一只眼睛像是在檢視什麼一般,不久,朝自己的作品吹了一口氣.

「嘛,一段時間內都會是這樣吧」

紗織"咚"地讓塑料模型直立起來,嘴巴變成"ω"的形狀,向我們展現出快樂的笑容.

「京介氏,就算kiririn氏不在,我們的友情也不會改變.沒錯吧?」

「——哈」

不知是不是受到了她的影響,我也不知不覺地笑了出來.

「沒錯」

根本不用說吧.

我啊,可是最喜歡你們兩個了.

就這樣,新學期才剛開始,便有兩名女高中生跑來了我的房間.

客觀上來看的話,應該是值得羨慕的情況吧.而實際上,紗織體格健壯,黑貓又總是口出毒言,所以根本沒可能迎來什麼色色的發展.

因為桐乃不在了,大家才會像今天這樣在一起,而今後這樣的機會想必也會增加.這樣也不壞.

我逆向趴坐在椅子上,來回望著在地板上盤著腿正注視著塑料模型的紗織,以及床上體育坐的黑貓.接下來,該干什麼好呢……我開始考慮起來.

突然,我注意到,黑貓正看著我的大腿附近.

「黑貓……你在看哪里?」

「那里」

黑貓用手指的是,我的大腿之間,桌子底下的那一塊.

我暫時從椅子上起身,看向她所指的地方,那邊放有裝著H游戲的包裝盒.

『妹x妹~妹控戀愛物語~』,在有著親妹妹的哥哥的房間里,絕對不應該出現的標題.

「這個標題我有印象」

「啊啊……這個啊.先說清楚,這可不是我買的.是從桐乃那里收到的,就是上次,你們都穿著女仆裝安慰我那次的……」

「啊啊——這是那個時候的禮物嗎.哈哈哈,真是懷念吶」

紗織咯咯地笑起來.

黑貓則面無表情地嘀咕道.

「……已經通關了嗎?」

「沒呢,我還一次都沒玩過.桐乃那家伙把筆電也帶走了呢……我也不好隨便動她的台機嘛」

沒錯,所以從那之後,我就一次都沒再玩過H游戲.本來禦宅興趣就跟我沒什麼關系.雖然也想過既然收下了那就玩玩看吧,不過果然還是要等擁有自己的電腦後,才會想去玩呢.

「這種事情就請交給在下吧.京介氏若是認為舊式的電腦也沒關系的話在下可以送你一台哦」

「啊,不用啦.本來我也不怎麼會用到電腦」

「呼呼呼,嘛嘛,京介氏你不用這麼說,請你認為這是在幫助在下.要處理舊電腦也得花不少工夫吶.如果京介氏能收下的話對在下來說可真是幫了大忙是也」

「是,是嗎?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收下了」

「好!那麼之後就送過來,下次讓我們來一起裝系統」

「哦,3Q」

道完謝,我望向桐乃送給我的H游戲的包裝盒.嘴角自然地笑了出來.

即使桐乃已經不在了,我還有,她留下來的宅友們.

看來我似乎不怎麼能擺脫禦宅族興趣了吶.

「不過話說回來……那個混蛋,連你們倆也沒通知一聲就離開了啊」

「哼,雖然有在SNS的日記上寫簡單的情況……不過也只有簡單的情況而已.之後就再也沒說過什麼特別的事情,也沒有任何聯絡」

「同上」

紗織也跟著黑貓點起頭來.

「也就是說,怎麼?桐乃那家伙,從那之後完全沒有跟你們聯絡過?」

「是啊」「然也」

哈?那家伙在干嘛啊.

「呼——呣.這樣子啊……」

嗯……不過,雖然我也略有想過會不會真是這樣.

畢竟那家伙,好像連跟她的親密伙伴綾瀨也一句話都沒有說就走掉了.

桐乃她好像真的除了老爸跟老媽之外,完全沒有向其他任何人坦白,就這樣留學去了.

之後,更是完全不和這邊的人聯絡.

說真的,我完全搞不懂妹妹在想什麼.

我長長地,長長地呼了口氣.

「真是,薄情的家伙~.雖然不能代替她,不過我還是得道個歉.抱歉,一直以來承蒙你們的照顧了……」

「……無所謂.哼,網上認識的朋友,也就是這種程度了.反正,我也差不多對那個女人感到厭煩了,她自己走掉反而樂得清靜」

有點可憐的黑貓,顯得非常無精打采.

這口氣,簡直像是剛被女朋友給甩掉的男人一樣.

而另一邊,紗織卻表現出了與黑貓截然不同的態度.

「若真要說在下的感受……那在下,如今正非常的憤怒是也」

紗織將下唇往上撅起,抱起了胳膊.簡直就是桐乃的姿勢.

「是,是嗎」

我感到非常驚訝.因為這是我第一次,看到紗織生氣的樣子.至今為止,我真的覺得紗織的感情里就只有喜怒哀樂中的喜和樂,雖然也知道這不可能.但明明總是以愉快的心情豪邁地笑著,讓人不禁如此認為的紗織——

以跟往常有著微妙區別的語氣說道.

「當然,在下為kiririn氏的上進心感到欽佩,關于海外留學的好處也能予以理解.雖然並不是什麼新鮮的情況,不過實際上,在下也有親密的同學跟kiririn氏一樣,因留學而遠走海外,所以在下能夠理解這種情況.不過——不對,該說是"正因如此"嗎?即使理性上能夠接受,但感情上卻無論如何也無法接受是也」

紗織"咳哄"地,干咳了一聲後,

「我……在下,將kiririn氏視作朋友,同時相信著kiririn也是這麼認為.因此,對于kiririn完全沒有和在下談起這件事的這一點,感到不甘,感到悲傷,畢竟是最親密的朋友突然離開,真的是非常難過.只要一想到已經不能再一起玩就會感到非常寂寞……讓人,不知如何是好」

「紗織……」

「而且,還連個郵件跟電話都沒有,日記一直都不更新,也從沒在MSN和推特(A:twitter)上出現過……讓人越想越火大.……不管是誰,都這麼自作主張擅自消失,難道他們以為在下不會為這種無禮感到生氣嗎?」

「…………」

我說不出半句話來.這家伙,竟然這麼想著桐乃.也是啊.難得關系變得這麼要好,明明覺得對方已經向自己敞開了心扉,可如果被對方一句話不說就走掉的話,感覺就像是被人背叛了一樣吧.

我並不認為紗織是一個度量狹小的人.

正因為對那人抱有親愛之情,才會為對方感到憤怒.

雖然,沒有很好地表現出來,但這家伙也是有著喜怒哀樂的人類,也是地地道道的女生.

我再一次認識到,我果然是喜歡黑貓和紗織的.

「好了」

我"啪"地合起掌.

「那麼,今天就把桐乃放到一邊,我們三個人來玩吧.但是你們兩個也要在SNS的日記里把這件事寫上.之後桐乃讀到的話,絕對,會感到懊悔的」

「……哼,這倒是個不錯的主意」

「明白是也.那,來玩什麼呢——」

二人在響應後,表情又回複了明朗.

哎呀呀.姑且先不論我這個大哥,但就連這麼好的朋友都丟在一邊,我的妹妹究竟想要干什麼啊.完全不與朋友聯絡,總該是有著與之相應的理由吧?

我只在心中,深深地,長長地歎了口氣.

——我最近的每一天,就是這樣的感覺.

有禦宅族朋友在,自己的房間中還有H游戲,而妹妹變得不在了.

和一年前的情況截然不同,不過這樣也不壞.

以前的非日常的事物,不知從何時開始,已經變得理所應當.

這也是我時常想要繼續下去的,非常普通,安穩的每一天.

若真能這樣就好了.

在學校有了後輩,經過一年,季節交替——

如今在我前方展開的全新景象,總有一天也會理所當然地出現在那里,成為非常普通的日常吧.然後——其間的過程,想必也是和至今為止相當的,甚至是至今為止以上的樂趣吧.

「自作自受」

我吐出這句話,卻並不是針對任何人.

新學期的第二天.通知放學的鍾聲響起,教室里一下子喧鬧起來.

麻奈實和往常一樣小跑著來到我的座位邊.

「小京,一起回去吧?」

「哦」

運氣不錯,今年也能和這家伙同班.不過就算分到不同的班級,每天班會結束後,我們也還是會出現這樣的互動吧,最多也就只會晚那麼一點點而已.

學年升了一級,班級也都換了,周圍明明已經有很多生面孔,不過只要麻奈實在我就覺得和去年其實沒什麼不同,還真是不可思議.

「哈,還真沒什麼新鮮感呢……」

「?什麼?」

「什麼都沒有——」

我拿著書包,站起身.快要到走廊時,開口說道.

「吶,麻奈實,今天要先去一個地方」

「好啊~去哪里?」

「一年級的教室」

「哦,難道是黑貓同學那里?」

「啊啊,說了要介紹你們認識的?走吧」

「嗯」

我開始快步走著,麻奈實則"啪嗒啪嗒"地趕了上來.

往常完全一樣的光景.下了樓梯,我向一年級的教室走去.

「話說回來.小京」

走了一會後,麻奈實提出了一個我非常討厭的話題.

「還沒和桐乃妹妹聯系上嗎?」

「啊啊.我是覺得怎樣都沒關系啦.可那家伙的朋友們倒是很擔心.——所以,昨天晚上試著打了個電話,可還是沒人接.郵件也發過去了,不過到現在還沒有回信」

想一想也是當然的.連紗織和黑貓的短信都沒有回複,怎麼可能只回複我的短信呢.到底在干什麼呢,那個笨蛋.

麻奈實聽了我的話,無精打采地垂下頭來.

「……這樣啊.那,一定很寂寞呢」

「哈啊?沒有啊?」

「……真是的.一點都不坦率.一定想經常和桐乃妹妹通電話吧?」

「怎麼可能啊.我才沒那麼想和她說話勒」

我一邊啐著,一邊加快腳步.

——就這時

我發現了一名朝向樓梯,快步走在一年級走廊上的女生的背影.

「啊……小京,那好像是」

「嗯」

我們開始追趕正在下樓梯的女生.丟下笨手笨腳的麻奈實,跑起來,追到鞋櫃處.我向正准備換上自己的鞋子的那家伙搭話道.

「喂喂,你這家伙,怎麼就要回去了」

「…………」

以一只手上正拎著鞋子的姿勢,那家伙——黑貓朝這邊轉過身來.

比平常更加面無表情.即使是現在的我,也讀不透.

一邊被她那讓人難以接近的氣場所壓迫,我拋出了理所當然的疑問.

「我不是發過郵件說,今天班會結束後就會到你們教室去,所以讓你等一下的嘛」

黑貓的回應十分冷淡.

「是這樣嗎.我不記得」

「……喂,喂……」

什,什麼啊.虧我還覺得最近……昨天不也是,關系明明處得那麼好.

你這家伙,在學校是不是太過冷淡了點?

這時,麻奈實終于趕了上來.

「……哈啊,哈啊……小~京,等~一下啦……」

肩膀不斷聳動著調整呼吸的麻奈實,抬起頭來,似乎感覺到我和黑貓之間存在著的微妙氣氛.

「……哎呀?怎麼了?」

…………………….

數秒的沉默.在這最尷尬的時候,黑貓的視線來回看向我和麻奈實.

過了一會才冷冷地開口道.

「……前輩,這位是?」

「哦,哦.其實本來就是想介紹給你認識的」

「我是田村麻奈實.請多關照哦——那~個,黑貓同學.還是說五更同學的稱呼方式更好呢?」

麻奈實用絕對沒有比這更友好的方式做了自我介紹.還展現出了軟乎乎的微笑.

相比之下,黑貓則簡直像是遭遇了大魔王一般,臉上浮現出了戰栗了表情.

「嗚!終于出現了嗎……Belphegor……」

「???貝爾菲?」

當然麻奈實是不可能理解黑貓的台詞的,我的這位戴眼鏡的青梅竹馬轉過身去看向身後.

抱歉啊,麻奈實.

很遺憾你的背後並沒有一位叫作Belphegor的同學.

剛才黑貓口中的Belphegor,其實是在黑貓創作的漫畫中登場,以麻奈實為創作原型,名為"真奈美"的角色,她的真實身份是惡魔.

超級難懂的.

不過說到黑貓創作的漫畫——

黑貓明明沒有見過麻奈實,為什麼會知道麻奈實的人物性格啊.

這件事還沒問過她呢.不過算了,總之為這種現狀想想辦法吧.

「喂黑貓,醒醒.快回到現實世界中來.這里可不是你作品里的世界哦?」

「……這種事情,我當然知道」

雖然說地一臉理所當然,可如果是這家伙,那這句台詞就仍然非常可疑.

桐乃曾經"邪氣眼啦,中二病啦,MarySue啦"這樣的字眼狠狠地貶低黑貓,關鍵一點好像就是說她是那種對于自己的創作設定過于投入的類型.

《狼注:MarySue,意思是"一個作者將自己本身代入的角色,這個角色會帶有作者本人的特征,例如他們名字經常是相近的,並且這個角色會帶有強烈的作者本人的個人色彩"》

——別把二次元和三次元混為一談.

這是我妹妹常說的台詞,桐乃能夠清楚地認識到二次元與三次元的不同而劃出界線,在此基礎上分別愛著這兩個世界,但相比之下,黑貓對于二次元三次元的劃分總讓人覺得有些曖昧.

所以她可能經常會做出一些將動畫設定當作現實一般的舉動.雖然我並不認為這樣就絕對是不行的——不過畢竟還是很危險,所以有點為她擔心.

麻奈實再次面向黑貓露出微笑.似乎重新打起了精神,又一次重複道.

「初次見面請多關照,我是田村麻奈實」

這時黑貓好像終于做好了覺悟似的,不情不願地還禮.

「………………初次見面請多關照」

「嗯,我才是」

麻奈實也還禮道.

仿佛沒有聽到最開始的台詞一般,麻奈實微笑地接受了對方的奇怪言行.

微妙的氛圍終于散去,安穩的空氣溢滿周圍.

然而黑貓又做出讓人意想不到的舉動.

「那,我先告辭……」

「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為什麼這麼冷淡就要回去了啊,後輩」

黑貓轉過身當場就要走開,我連忙從背後抓住她的衣領讓她停下腳步.

「……對不起前輩.很遺憾因為今天要去打工,所以我先失陪了」

「你之前不是說過絕對不會在星期四去打工的嗎?」

「…………今天是Maschera的播放日,所以必須早點回去」

「Maschera第二季的十二話就完結了,已經不會再播了吧?」

「別說得好像被腰斬了一樣!」

「嗚哦!?」

為什麼在這里認真了啊!居然連語氣都變了!?你誰啊!?

我可還是第一次聽到你在句子末尾帶"!"!?

看來似乎是觸到動畫宅的逆鱗了.真可怕.

「抱,抱歉.Maschera只是後面還沒有制作出來是吧?是吧?」

「……知道就好.還有請記住,任何一名粉絲都還沒有放棄」

是嗎.

但是,為什麼不惜撒謊也要回家去呢.我都還沒說有什麼事呢.

我又不是硬不准你走,只不過是有點在意罷了.

麻奈實對于這名可愛的後輩也是充滿興趣,親密地搭話道.

「那~個,我叫你黑貓同學可以嗎?」

「……請便」

「嗯.那,黑貓同學.在學校感覺如何?還覺得緊張嗎?」

「……一般吧」

「是嗎.你家就住附近嗎?」

「沒必要告訴你」

真是沒有相性的對話.

不論被如何冷淡地對待,都不氣餒笑眯眯地搭話的麻奈實,與不論被如何親切地搭話都總是面無表情地拒絕的黑貓.

這種既視感是怎麼回事.

確實……之前也,好像也有……這樣的情景…….

啊——…….想起來了.

「……喂,黑貓……喂,過來聽我說」

「……?什麼啊……?」

黑貓不情不願地靠過來,我將嘴巴伸到她小巧的耳朵旁邊.

稍微瞥了一眼在一旁發著呆的麻奈實的表情.

「我說,你這家伙……雖然覺得不怎麼可能……但該不會是……討厭麻奈實吧?」

「…………………………………………沒有啊」

跟桐乃一樣的回答.

這算什麼,這是什麼情況?你和麻奈實之間不是沒有任何接點的嗎.

而且這是第一次見面吧.為什麼好感度要從負數開始算啊.

「……哈哈啊,是桐乃嗎?是桐乃跟你說了些關于麻奈實的什麼吧.所以麻奈實也會在漫畫中登場」

黑貓的回應只是「……哼」.這也就是說,沒有否定咯?

就這麼認為吧.

「……你聽我說.我非常清楚你很喜歡桐乃.不過也別完全聽那家伙的話啊.既然能夠像這樣直接見面,你就應該用自己的眼睛去判斷」

「……我也沒有說過討厭她啊」

黑貓小聲嘟噥著.不過我並不認為那是她的心里話.

果然,看來是我的推測正確了.也就是說,黑貓討厭麻奈實,是因為被桐乃灌輸了一些有的沒的,所以才會在我正要介紹麻奈實給她認識的時候,想要馬上逃回家.

不過,真搞不懂.

即使黑貓真被桐乃灌輸了什麼,若親眼見到剛才麻奈實的友好態度,也改立刻明白桐乃說的都是錯誤的.

但這家伙為什麼直到現在還展開著對于麻奈實的AT力場呢.

對我來說麻奈實也是陪伴我長久的青梅竹馬.

黑貓現在不僅是我重要的朋友,也是可愛的後輩.

好不容易能夠在同一所學校念書.

所以我真心希望你們兩個能成為好朋友的……

當然這只是我個人方面的願望,我也知道是強求不來的.

「……我知道了啦」

「嗯?」

黑貓「哼」地聳了聳肩.

「我說,我知道了——前輩.找我是有什麼事吧?雖然很不情願很不情願不過也沒有辦法——不管做什麼都好,我陪你就是了.所以能不能請你別擺出這種可憐的表情.太影響人心情了」

竟然說可憐的表情.

一有機會就口出毒言,你果然是不輸給桐乃.

不過,剛才那句話……實在是有點難懂,不過……我可以把它理解是對于我剛才說的『麻奈實的情況就用自己的眼睛去判斷』這句話的回應吧.

估計應該是看到我在為難,所以為我考慮了吧.

黑貓,你也是不輸給麻奈實的老好人啊.

「而且,如果在這里和你爭執,也只是無端浪費時間罷了.有什麼事的話就趕緊處理吧」

「哦,目的已經達成一半了.我就是想介紹麻奈實給你認識嘛.那個……對了」

機會難得一起回家吧.我剛想這麼說,樓梯的方向傳來招呼黑貓的聲音.

「五更同學——」

"啪嗒啪嗒"地下著樓梯的,是一年級的女生們(通過室內鞋的顏色就能知道學年).

想必是黑貓的同學吧.其中的一人用快活的聲音說道.

「現在起有空嗎?我們大家正准備去卡拉OK,如果不介意的話——」

「……我沒空」

直截了當.黑貓用毫無感情地聲音拒絕了.這樣做不好吧.這可不是對才剛認識沒多久的同學該用的態度.就算你真的有什麼要緊事.

而立即采取善後措施的是麻奈實.她向一年級女生們雙手合十,閉上一只眼睛.

「真是抱歉~我們先邀請她了呢」

「誒,前輩們嗎?」

「嗯.所以,大家等下次咯……行嗎?」

「好,知道了.這樣子的話也是沒辦法的呢.那,五更同學,明天學校見哦?」

「…………」

向著揮手道別的同學們,黑貓只是送以無言的視線.

對于這個冷淡到極點的後輩,麻奈實只能露出有點為難的笑容.

「……我是不是……多管閑事了吶?」

「…………」

黑貓仍舊是無言地,來回望著我和麻奈實.過了一會後,搖起頭來.雖然非常兜圈子,不過這就是『謝謝』的意思.我正想翻譯給麻奈實的時候,

「是嗎.那就,太好了」

看來似乎沒有這個必要呢.畢竟這家伙,基本上來說是個非常會照顧人的老好人呢.

麻奈實稍微觀察了黑貓一下,就把我要說的台詞也搶了過去.

「那,機會難得,我們一起回家吧?」

「……隨你們吧」

換好鞋的黑貓一個人迅速地走了出去.

黑貓跟麻奈實的初次見面,就是這樣的感覺——.

嘛,這還不算太壞,我如此認為.

于是我們三人一起離開學校.不過黑貓對于麻奈實的態度仍然很僵硬.麻奈實也似乎察覺到這一點,不再勉強和她說話,好像決定采取一點點接近的方針.自然地,也就成了我和麻奈實將黑貓夾在中間一起走的情形.

……不過黑貓這樣的性格,真的能和班上的同學融洽相處嗎?

看到剛才的一幕,實在是感到不放心.班上的同學雖然現在表現得還算友好,但黑貓如果一直采取這樣的做法的話,總有一天會被孤立呢.

走出校舍,出現了比較新鮮的光景.從校舍一直到校門之間,零零星星地有並排著的兩三張課桌出現在校庭的角落.

「那是什麼?」

「社團的勸誘哦.你看~,去年不是也有的嗎?」

「啊啊,已經是這種時候了嗎」

在這所學校里,第一開始時,體育館中就有向新生介紹社團的活動.

活動結束的翌日起,各個社團的成員都會一起向新生發出邀請.

因為現在才剛放學,要回家的新生們的數量還很少.

社團部員們的勸誘活動要正式開始,應該還得再等一會吧.

經過最靠近的勸誘團體的時候,稍微瞥了一眼,原來是文藝部的成員.

將兩張課桌靠在一起,前面掛著用魔術筆寫有『文藝部』的紙.

課桌上擺著手制的小冊子.

「哼——嗯」

我不禁聯想到ike同人展攤位,看來我遭受宅文化的毒害不淺了.

「請問——想加入文藝部嗎?」

對于這樣的勸誘,我冷淡地「對不起.我是畢業年級的——」,馬上離開了.

看一看前面,除了文藝部也有其他正在做著勸誘的社團.不論哪個社團,都為了爭取到有入部希望的新生而努力著.不過這一切,都和永遠歸宅部的我們沒有關系.

「說起來黑貓,你的社團是?」

「……我沒有加入社團.畢竟有很多要做的事情……」

「的確,有在打工呢?」

「嗯,算是吧」

「嘿誒……在打什麼樣的工呢?」

麻奈實剛一說話,黑貓立馬將臉撇向一邊.

「…………要打什麼樣的工是我的自由吧」

「這,這樣啊」

被冷淡地甩開的麻奈實,微笑著回應後,變成淚目看向我.這是『怎麼辦啊~小~京~』的意思.

因為我最喜歡麻奈實露出這種表情了,平常的話經常還會接著說些欺負她的話來,不過現在因為黑貓在這里所以得自重.

『別慌啦.只有慢慢讓關系變好咯』,我聳著肩表達著這個意思.

「……嗯」

麻奈實直點頭.

做了一些只有青梅竹馬的冤家之間才能理解的交流後,新登場人物的開場白傳了過來.

「喲——田村同學,高坂,現在要回家了?」

「赤城」「赤城君」

我們往聲音主人的方向轉過身.在那里的,是一名套著號碼背心的男子足球部員.

赤城浩平.順便說一下這家伙和我也是同班.

「嗯,現在正要回家哦~」

「這樣啊」

赤城朝麻奈實露出爽朗的微笑.今天也是帥的毫無意義啊.切,真讓人不爽.

我非常認真在考慮要不要揭穿這家伙關于買搞基游戲的事實,但因為和這家伙締結了"H游戲什麼的才沒買哦"的同盟,出于道義還是算了吧.

于是作為交換,我以打斷正向麻奈實搭話的赤城的方式,插話道.

「怎麼了你這家伙,社團活動已經開始了?」

「嗯,算是吧.勸誘哦勸誘」

啊,這樣啊.這家伙也是勸誘組的呢.足球部的.那還不趕快跑到哪兒去完成任務.

「哼嗯.那麼,情況怎麼樣啊」

「不怎麼樣啊.對了,這個女生是誰?」

赤城盯著黑貓,有點驚訝.大概是因為看到我和麻奈實的組合中,混入了平常沒見過的人物.

相比之下黑貓雖然抬頭瞥了赤城一眼,不過似乎完全不想和他說話,馬上就將臉轉向旁邊了.這種態度和面對麻奈實的時候是一樣的.

……該說是果然嗎,黑貓可能是怕認生的類型.第一次在線下聚會見面時,也和桐乃一樣被孤立,我和紗織為了讓兩人成為朋友花了不少時間吶.

這樣一來,若說黑貓討厭麻奈實,果然是我的誤會吧.

「她是新生哦.實際上是以前就認識的朋友啦,所以現在正要一起回家」

因為黑貓似乎什麼都不想說,所以由我來代替回答.

赤城馬上似有深意地說道,

「嘿~.朋友呢.是什麼樣的朋友啊」

我瞄了瞄黑貓,接著又看了看麻奈實的表情.……赤城你小子到底想說什麼.

麻奈實似乎也不知道的樣子,只是呆呆地傾著腦袋.

「?怎麼了?赤城君」

「啊啊,沒什麼喲,田村同學.只是因為高坂這混蛋,竟然帶著兩個可愛的女生走路,太狡猾了」

「咳,你這小子,在說什麼」

我因為驚訝至極連氣都歎不出來,但單細胞的麻奈實似乎為這明顯的恭維而感到開心.將一只手放在臉頰上害起羞來.

「討厭啦,赤城君你真是的~…….小京你聽到了嗎?他說"帶著兩個可愛的女生走路太狡猾了".我,我也是被算在里面的嗎?」

「哈,我怎麼知道」

我哼了一聲.不高興地歪起嘴角,用銳利的目光瞪著赤城.

「喂,現在可不是偷懶的時候啊足球部的.趕快回去招人吧.再偷懶的話我就只有把某人之前買的游戲標題給公布出來啦」

「馬上就生氣.……真是個好懂的家伙」

「你說什麼」

雖然我用了非常險惡的語氣……不過意外的是赤城根本沒有在意.

「誰知道呢.還有,高坂,我可不是在偷懶哦.已經得到部長的許可了.今天和妹妹約好見面呢」

「妹妹?」

「對,妹妹.有在附近看到她嗎?我妹妹.也是個新生」

「你白癡嗎.我又不認識你妹妹的樣子」

對于我理所當然的吐槽,赤城卻說出更令人驚訝的台詞.

「沒問題,因為我妹妹世界第一可愛所以一看就能認出來哦」

「………………」

我下意識間退了一步.

這,這家伙是個真正的笨蛋哥哥……!他說這句話的表情可是發自內心的啊……!

實際上之前在秋葉原深夜銷售見到的時候,就隱約覺得該不會真是這樣吧.

畢竟這家伙,只是因為妹妹的請求,就能專程跑到深夜的秋葉原買搞基游戲哦?而且還是排在全是女性的隊伍里.

不尋常.絕對非常不妙啊.

雖然我也沒有資格說別人啦!畢竟我也是因為妹妹的請求,才去秋葉原買了那兩套H游戲,而且還借了痛自行車狂奔三十二公里送回家哦!

客觀地來看,要說哪個更變態的話————………………果然還是我嗎.

不過,嘛,我的事情請先放到一邊.

赤城這家伙真的是變態啊!簡直豈有此理!

「赤城同學的妹妹,這麼可愛啊~」

「當然啦.戴著眼鏡,給人感覺很挺拔苗條.和田村同學有點像哦」

明明和麻奈實有點像,卻還是世界第一可愛?

赤城,你這家伙的審美觀到底是怎麼樣的啊?

麻奈實的哪里能夠讓人感到"挺拔苗條"啊,有的話你倒是說說看啊.

哈啊.哎呀哎呀,所謂的妹控果然是種絕症吶——.

何等不知羞恥的家伙.明明有親妹妹竟還說喜歡妹妹什麼的,要惡心也該有個限度吧.

簡直難以置信.我渾身都起雞皮疙瘩了,這話題沒法繼續下去了.

而且黑貓已經飛快地先走掉了,不快點追上去的話.

「總之,我沒見到那樣的美少女.拜啦」

「啊,喂……」

我輕輕地揮了揮手轉過身去.就這樣無視掉赤城,開始追趕黑貓.

咳.

若只論外表的話,比起你妹妹,絕對是我妹妹要可愛的多.

我和麻奈實一起緊跟在黑貓身後.

這時,本來飛快地向前走著的黑貓,突然停下腳步.

我追到黑貓旁邊,向她說道.

「抱歉吶.讓你等久了吧?」

「…………」

沒有回應.

又來了嗎…….真是奇怪吶……最近明明相處地那麼好.

為什麼在學校里就會變成這種好象是初次見面一樣的態度了啊,這家伙.

嗯?這家伙為什麼會站著不動了?好像在看著哪里一樣.

沿著黑貓的視線看去,那里是游戲研究會的勸誘團體.

「游戲研究會啊」

還有這樣的社團啊.

原來如此.畢竟黑貓喜歡游戲嘛,因為引起了她的興趣才停下來的吧.

游戲研究會的攤位有六張課桌,其上放有三台筆記本電腦.每台筆記型電腦上都運行著游戲程序,路過的同學都能自由試玩.

也就是所謂招攬客人的節目吧.就和足球部表演顛球,吹奏部表演樂器是一個道理.

「不介意的話,請試玩一下」

大概是因為我們一直看著的緣故吧,像是游戲研部員的男學生搭話過來.黑發童顏——感覺沒怎麼見過他,大概是二年級吧.

將目光落到顯示器上,現在正播放著射擊游戲的演示錄像.

也就是所謂的縱版射擊(這點專有名詞我還是知道的).操縱的機體是女孩子一般的形象,不時會有對話情景插入.

「這個游戲,難道是你們社團做出來的?」

「是喲」

果然啊.要說是拿到市場出售的游戲的話,角色的插畫未免太差勁了.

「這是同人游戲吧」

「是的.我們的主要活動就是做出游戲然後去參加集會.嘛,雖然在別人眼中我們只是拿著部費在玩,不過你瞧,現在的這種做法也算是文化活動的一環吧」

啊哈哈,地惡作劇似的笑起來,

「像這樣將游戲擺在這里,比較能吸引到顧客,而且,如果實際玩一下,能夠更多地了解一下我們,這樣也不錯」

他以和藹的笑容說明道.

說起來,在我說剛出"同人游戲"這個詞的一瞬,游研的部員似乎抽動了一下,我似乎是被當作同類了吧.雖未中亦不遠矣.

「……哼,這就是一般所說的彈幕STG呢.把這個作為吸引客人用的節目,不覺得難易度有點太高了嗎?」

在我注意到的時候,黑貓已經在極近的距離注視著屏幕上播放著的演示畫面.

這家伙可是是技巧高超的玩家,說起來,好像也說過想做同人游戲呢.

「哦,你看得明白嗎.呀,這個,其實是我們部長做出來,用來當做入部測驗用的呢——.說是"無法將它通關的家伙我們並不需要"什麼的.不過實際上,根本就沒立場說這種話呢.學校里也沒有幾個核心玩家,若實行精英政策,根本連部員都招不到呢」

游研部員"哈哈"地搔著腦袋.

「雖然演示畫面上的是相當高的難度,不過還是有簡單模式,所以請輕松地玩一下吧」

「……啊,不用,我……」

手柄向著黑貓遞了過去,不過她並沒有接下來.

她一會看向校舍那邊,一會看向校門那邊,一會又看著手柄——似乎在猶豫著什麼.?這家伙,剛才不是有說想早點回家嗎…….

我正覺得奇怪,這時麻奈實溫柔地向她說道.

「黑貓同學,反正機會難得,去試一試吧?」

「……但是……」

黑貓皺著眉頭看著游戲畫面.看起來似乎真的非常想玩.她的眼神,就像在廟會上,非常想撈金魚,卻沒有零花錢的小孩子一樣,戀戀不舍.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已經完全沒有余裕的緣故,連對麻奈實也做出了毫不修飾的率直回應.

不過,想早點回家似乎也不像是在說謊的樣子.可能還有打工之外的什麼要事吧.所以,才會這麼猶豫嗎.哎呀呀,真是麻煩的家伙.

「趕緊把它通關不就好了嗎?如果是你的話,即使不花太長時間,也能輕松搞定吧?」

略帶挑撥地催促了一下,黑貓的行動方針似乎終于確定下來.

「……真是沒辦法呢」

黑貓點了點頭,接過手柄,在顯示器前的椅子上坐下.

游戲研究會部長作入部測驗用彈幕STG『滅義怒羅怨』.

《狼注:滅義怒羅怨,為メギドラオン的漢字寫法,メギドラオン在『真女神転生3-NOCTURNE-』之前,一直被譽為女神轉生系列的最強攻擊魔法,雖然打不出暴擊,不過屬性為『萬能』,特點是傷害穩定》

「……相當了不起的標題品位啊,喂」

「……真是羞愧」

游戲研部員不好意思起來.看來這種了不起的品位似乎也是游研部長的獨斷.

「那……我開始了」

難易度選擇.

黑貓當然沒有選簡單模式,而是超難易度的困難模式.

「啊……沒關系嗎?這個,真的非常難的哦?」

「沒有問題」

輕描淡寫地回應後,游戲開始.

那麼.到黑貓將游戲通關為止,怎麼也得稍微等一下吧.和麻奈實聊一會打發時間吧.

「小京,黑貓同學,很擅長玩游戲嗎?」

「超擅長的.嘛,看看吧……大概馬上就能通關了,這個」

「我倒是認為不可能哦……?實際上連作者本人都過不了這個模式呢」

喂.

明明是入部測驗用的游戲,結果連游研部長本人都過不了嗎,這算哪門子玩笑.

簡直就是各種意義上的破綻百出.

「那.像這種的,不是改被稱為"糞作"嗎?」

「哈哈哈……不不,前輩,因為難易度過高就說這是"糞作"可不好哦.即便是『MysteryOfConvoy』和『Spelunker』之類,只要能夠玩進去,並且有一定的操作技術的話,也都是相當好玩的游戲——啊好快!?已經過了一關了嗎!?」

《狼注:『MysteryOfConvoy』,『變形金剛-護航之謎』,TAKARA公司于1986年12月3日發布的FC動作類游戲.『Spelunker』,『地下冒險』,MGI公司于1985年12月7日發布的FC動作冒險類游戲.》

顯示器上,超大型的敵人正在"崩轟邦亢"的轟鳴聲中被火焰所吞沒.只是在我眼睛稍微離開屏幕的一段時間里,似乎就已經通過第一關了.

「只要緊貼住從零距離不停射擊也就是這樣子了呢.沒什麼可驚訝的吧」

黑貓淡淡地回應.

「……還有,難易度高並不等于"糞作",我也認同.但是,這款游戲在惹人厭惡一點上的級別太高,所以我認為這就是地地道道的"爛作".所謂高難易度的好游戲,每一次的死亡往往都伴隨有一定的動機.例如『Wizardry』,例如『Demon'sSouls』.……而相比之下,我從這個完全就只是要表現制作者的性格缺陷的狗屎彈幕游戲中,除了沒理由的讓人生氣和不快之外,什麼都感受不到」

真不愧是黑貓,嘴上雖然是這麼說,可其實連一次都沒有死過.

《狼注:『Wizardry』,『巫術』,美國Sir-Tech公司于1981年發布的AppleII平台的RPG.》『Demon'sSouls』,『惡魔之魂』,由FromSofwate開發,SCE于09年2月5日發售的PS3平台的ARPG.》

「就,就是呢.……一旦開始直到通關,那種沒完沒了一直死纏爛打的,就連保險都解決不掉的低速跟蹤彈,還有讓自己的速度被強制提高到三倍,上下左右操作反轉的關卡,完全只是在找茬而已.我也跟部長說過,又不是FC時代的游戲,這種老套的模式就算了吧……哇,過得真順暢.……真虧你能一命過呢」

游研部員,也對黑貓的技術感到驚訝.

接著又過了數分鍾,正覺得這麼等得有些厭倦了的時候.

游戲研部員看著黑貓的操作,歎著氣開始佩服道.

「哈啊~…………嗯嗯,不過,今年的厲害新生可真是一個接一個呢……」

「這麼說,還有另外的高手來過嗎?」

「嗯,其實剛才也有一個輕松就把困難模式通關的女生哦」

「那個女生加入游戲研了?」

「嗯,好歹是說服她加入了」

嘿.真想不到學校里還有技術高明的玩家呢.和黑貓一樣也是一年級嗎.

「既然都是玩家,和你應該也會合得來吧?」

「誰知道呢」

又是感覺很討厭的回應.今天似乎真的很不高興吶.

隨後,"喀嗒"一聲,黑貓將手柄放在桌上.

「最終關也通掉了」

「不是吧!?」

游研部員大吃一驚站了起來.

就真的是需要作出如此舉動程度的難易度嗎,

「不管怎麼你也驚訝過頭了吧?也有其他通關的人不是嗎?」

「不,那個……雖然是這樣沒錯……」

「怎麼了?」

游戲研部員下巴掉了下來似的作啞然狀,斷斷續續地嘟噥道.

「最……最高分出現了.明明剛剛才被大幅更新了的……」

「這個,很厲害嗎?」

「這已經不是厲不厲害的問題了哦!等,那個,這位同學——」

游研部員徹底動搖了,同時也向黑貓伸出手.

不過黑貓已經盤起了胳膊.

「哼.從開始到最後,徹頭徹尾是一個"糞作"呢.請幫我向制作者傳達讓他去死吧」

從口中噴出猛毒之後,黑貓轉過身來望著我.

「……那,趕緊回家吧?」

「是,是哦.好勒,出發啦,麻奈實」

「嗯」

「那,就這樣.抱歉咯」

向保持著伸出手姿勢的部員知會了一聲後,我們就這麼離開了.

「那個……我們改天還會去找你的——」

背後傳來這樣的聲音.

看來他對于邀請黑貓加入游研一事,並不死心.

不過黑貓頭也不回,只向前看地走著.

「…………」

對于她的這種固執,我一邊心存疑惑,同時又開始追趕她的背影.

就這樣開始的,沒有桐乃的,嶄新的每一天.

回歸而來的,平穩,又有一點無聊的每一天.

不過——

就算妹妹不在,騷亂的火種,此時也已經開始生煙.

就在,我的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