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二章
全國的各位大哥們,請問你們知道『緊急回避按鈕』這東西嗎?

緊急回避——如同名字所表示的一樣,它具備在突如其來的重大危機迫近時,按一下按鈕就可以瞬間回避掉危險的,魔法一樣的機能。

說穿了,其實就是一部分18禁成人游戲所裝備的功能而已。

在桐乃硬塞給我的H-GAME的說明書中,發現到『緊急回避按鈕』的相關記述的時候,我不禁睜大眼睛仔細地看了個遍。

對不得不在無法上鎖的房間里玩H-GAME的高中男生來說,這個『緊急回避』的機能難道不是極具魅力的嗎。實際上能發揮作用的地方也有很多。

例如說就在剛才也是——。我在房間里玩H-GAME(重複一遍,是妹妹硬塞給我的)時,老媽突然打開門進來了。

「京介~,買東西太麻煩了,你幫我去一下~」

「噢噢——!」

無論對這個老太婆說了多少次進來前要敲門她就是不聽。

但是我也不會笨到再次重蹈覆轍。

我一邊巧妙地用背部擋住顯示器,一邊按下了緊急回避按鈕(Esc鍵)。

咔嗒。

這時,畫面上張開大腿的女孩子不可思議地瞬間消失,這不是切換到無色無味無害的藍天畫面了嗎!

啊~~~~~~~~~~~~~~~~超感動的!開發這個機能的制造商是神!

「啊~啦~?你又用妹妹的電腦來上色情網站嗎?」

「哈哈哈你在說什麼啊母親大人!看啊這個清爽宜人的畫面!你說這個畫面哪里有不雅的東西存在?——我說為什麼看了色情網站那件事老媽你會知道啊!」

桐乃那家伙!肯定是去打小報告了吧!?居然暴露人家這麼丟臉的秘密啊!

「Ca●bbeancomCa●bbeancomCa●bbeancom——雖然不太清楚但只要象這樣詠唱這個魔法咒語,不管說什麼你都好象會聽嘛?去吧,買東西去」

「遵命!非常樂意為您服務!」

怎麼樣,看到了吧?不是好好地緊急回避了嗎?

哈哈…………我已經受夠了這個家!我要回家!回田村家!

我淚奔出玄關。

如此這般我現在正在去附近超市的路上,很可憐吧?

雖然已經是將要日落西山的時候,但在店里買晚飯材料的大媽們還在熱鬧地閑話家常。

「快點買完回家吧……」

我在超市入口一把抓起購物籃,稍微駝著背走進入店里。

這時——和意料之外的人物打了個照面……

「咦?小京?」

「喔,喔喔……是麻奈實啊」

戴著眼鏡的老土女人。這家伙叫田村麻奈實,是我的青梅竹馬。

「難道小京也是來買晚飯材料的?」

「算是吧」

「嗯……在這種地方碰到真是少有呢,難得一次我們一起走走吧」

看到這種表里如一的笑臉,原本自暴自棄的我也暢快地回複了好心情。啊~,奇遇就是形容這種事情的吧。

不知怎的總覺得一直被高坂家冷落的我,卻非常受以麻奈實為首的田村家的照顧。要說田村家才是我真正的家族也不過分吧。我們兩人並排一起一邊談話,一邊走去生鮮食品專櫃那邊。

「小京家里晚飯吃什麼?」

「我看看」

我拿出了老媽給的購物單。

「馬鈴薯,胡蘿蔔,洋蔥,咖喱粉……哇……怎麼又是咖喱啊。我家的老媽真的整天做咖喱啊,要是她至少能做你一半的菜式,有你一半的廚藝就好了……」

「啊?誒、誒誒~,我、我做飯才沒有那麼好啊……」

「不要謙虛啦」

我難得地真心稱贊了她。

「之前去你家住的時候,你煮的東西好吃極了,而且也很擅長做點心吧。我家的老媽啊,要是問她要點心可是會若無其事地拿蘿蔔干之類的出來哦」

「啊、啊哈哈……那、那麼下次我再做飯給你吃好嗎?」

「那太好了」

其實這是怎麼都好的對話。可是對我來說,正是這樣的時光才最貴重。盡管在他人眼中可能有點無聊。

「啊,對了,小京啊,說到上次的事呢」

「嗯?」

「小京來我家住的那天……晚上不是一起睡了嗎?」

「笨蛋……!不、不要說這種會招來誤解的話!」

那個只是在同一間房間里並排著睡覺而已吧!?你要知道這個世界可是很小的啊,要是傳到附近鄰居的大媽們耳中的話,不是會被當成流言蜚語的材料嗎。

「啊哈哈,抱歉抱歉。那麼——那個時候啊」

她似乎說得很高興。這家伙真的有覺得不好意思嗎,不過算了。

麻奈實繼續說。

「不是約好了下次去小京的家里嗎?……還記不記得?」

「忘了。說起來好象是有做過那種約定啊」

「真是的……果然是忘記了。噗噗」

麻奈實和往常一樣把擬態語說了出來同時鼓起臉蛋。

我苦笑著聳聳肩膀。

「那麼下次放假的時候怎樣?」

「真的?」

「喔喔,其實剛好那天老爸老媽不在,我正在擔心要怎麼吃飯啊。你來我家做飯吧」

「……嗯、嗯……這樣的話……那天就來打攪了好嗎」

「就這麼定了啊」

很好!這樣就算老爸老媽不在也能吃到象樣的飯菜了!

「哎嘿嘿嘿……有什麼想吃的東西?我什麼都做給你」

「什麼都可以啦」

只要是你做出來的話。

就這樣,這一天便結束了。

于是在幾天後,星期天的早上。

和約定一樣,我帶著好幾年沒有來的麻奈實回到家里。因為約好在超市里碰面順便買東西,我們兩人都提著塑料袋。

「~~~~」

來家里的途中,麻奈實一直都表現得非常興奮。

例如說,突然發出“呼呼—”那樣可疑的笑聲,

「我說我說,手信真的要我家的饅頭就可以了嗎~?」

或者不斷重複同樣的疑問。舉止十分可疑啊。

我「哈啊……」地茫然苦笑著。

「我說過什麼也可以吧,要說起來其實也不需要啦,我去你家的時候哪次帶過手信啊」

「可是,果然是很久沒來呢……呵呵」

「說起來,今天我父母兩個都不在家,所以說你也不用擔心什麼啦」

「嗯……是、是嗎。也是呢,叔叔和阿姨都出去了呢……」

「好的,進來吧」

「打、打攪了~」

我們脫了鞋子走上玄關的時候——

和桐乃撞了個正著。

「誒……」

「啊……」

從客廳出來的桐乃,和剛踏上玄關的麻奈實的視線,正好對上了。兩個人都半張著嘴說不出話來,眼睛睜得圓圓的。

哇啊啊啊啊啊啊!居然忘記了!就算老爸老媽都不在!這家伙也在的啊!

我臉一下子煞白了,過了一瞬間,

「……!?」

桐乃的表情馬上切換了。兩只眼睛的眼角提起來,銳利的視線想是要把我們射穿一樣。和平常看垃圾一樣的眼神完全不同,和看色情網站的事情暴露出來,變成阿修羅的時候的眼神也不同。

怎麼說呢——好象在看殺掉父母的仇人一般的態度,似乎還氣得咬牙切齒。

只不過是幾秒的時間,我家的玄關就變成了異樣地讓人待不下去的空間。

「……桐、桐乃……?」

這個惡劣的態度是怎樣啊……為什麼每次出現都要這麼不高興?

啊,對了,這家伙好象是討厭麻奈實?啊,不是,好象是說不爽我懶懶散散的樣子什麼的……

先不管這個,反正現在就是很糟糕,怎麼看都不是友好的態度啊。真沒有料到居然以這種形式讓麻奈實和桐乃碰面了啊……

怎麼辦啊……?雖然我對自己惹來的結果很恐懼,

「啊,桐乃,你好~」

但另一方面,不懂看氣氛的麻奈實卻使勁揮手,非常友好地打招呼了。

「很久沒見了呢。記得我嗎?以前常常……」

「不記得了啊,請問您是哪位?」

喀嚓。好象會聽到這種音效似的,桐乃單方面地一刀切斷了麻奈實的好意。

雖然好歹用了敬語,但內容非常過分。這對哥哥帶來的客人來說是最糟糕的態度。

順便一說,果然麻奈實還是一副完全沒有受到傷害的樣子,還是保持溫柔的笑容,

「是嗎……真遺憾。但是也沒有辦法呢,因為已經有很長時間沒有見面了。那麼,我重新自我介紹——我是田村麻奈實,多多指教哦?」

「哈—?為什麼偏要人家做這麼麻煩的事情啊~」

這家伙!居然說出混亂的班級班會上會出現的台詞……!

我作為哥哥,應該有對妹妹這種態度生氣的權利。

「喂桐乃——你啊,給我差不多一點……?」

「哈?差不多一點的應該是你吧?」

桐乃上前揪住我的領子。

「你給我來一下」

「哦啊,什麼……喂、喂」

我被妹妹拖著從麻奈實身邊離開,被拖到客廳里。——啪嗒!桐乃用力地關上門。妹妹依然使勁揪著我的領子,視線不時地飄向麻奈實所在的玄關。

她把臉靠過來,小聲地恫嚇。

「這、這是怎麼回事!?為、為什麼那個女人會到家里來!?」

「……那個……因為我……叫她來了……」

「哈啊!?我怎麼沒有聽說!」

「那是……我又沒有說」

「嘁!不要這樣好嗎!現在馬上趕她走!」

「怎麼可以這樣,冷靜點啦——」

我為了阻止妹妹的勢頭,伸出單手拉開距離。

「你干什麼啊。……什麼意思?果然你是討厭麻奈實嗎?」

「……也不是……!」

依然揪住我的領子,桐乃嘀咕著。雖然明顯是有什麼內情,但要說起來,原本就沒有什麼接觸的桐乃和麻奈實之間,根本連一個讓大家的關系變得不友好的理由都沒有。

桐乃咂了一下嘴,更加凶狠地瞪著我。

「反正就是看她不順眼!你啊,為什麼看准了老爸老媽不在的時候才帶女人過來?真不敢相信……超惡心的」

「才、才沒有看准了什麼的!」

不啦說看准了的確是看准了,不過是讓她來做飯啦!絕對不是你想表達的那種意思啊!

「就算是這樣,和你也沒關系吧!你自己不也是叫朋友來嗎,才沒有資格那麼說吧」

說出理所當然的理由後,桐乃臉一下子變得更紅。

「哈啊?那、那麼你是說,我把男朋友帶回來在客廳——H也可以嗎!」

「為什麼會變成那樣啊!我們又不是做這種事,這個和那個完全不一樣吧!」

而且你這家伙才沒有什麼男朋友吧!不要趁勢就把奇怪的東西脫口而出啦!

可惡,真讓人不爽……!

「先不管那個,都現在了也不可能趕人家出去吧。我才不知道你對她有什麼不爽的,不想見到那家伙的話你就出去」

「你就這麼若無其事地想把我也趕出去啊!?」

「都、都說是誤解了!」

所—以—說,你從剛才起就在說什麼啊……可惡,真沒有辦法……

順便一說,我們之間丑陋的兄妹吵架,好象傳到玄關去了。

喀嚓,客廳的門微微地打開,麻奈實的臉露了出來,用有點擔心的語氣說。

「那、那個……?你們……不要吵架好嗎~……?」

「………………」「……………………」

我和桐乃同時看麻奈實的臉——然後又同時別過頭去。

「…………嘁,真煩」

桐乃又咂嘴,真是非常讓人惱火的態度。

這個家伙給我收斂一點!真要好好說說她!

「你啊——」

在我開口的時候,麻奈實就先采取行動了。她轉向桐乃鞠了一躬,姿勢非常端正,真是禮貌。

「對不起呢,桐乃,這樣突然來訪」

「…………」

桐乃露骨地瞪著麻奈實。

但是麻奈實擺出堅定的態度,友好地說話。

「那個,我只是過來做飯的。那個——因為聽到說今天小京的媽媽不在所以很麻煩……所以想著今天我來幫忙做做家事什麼的而已」

「……哼—」

桐乃一如往常地交叉雙手,擺出睥睨傭人的壞女主人的態度。

這個構圖是怎樣?

難道這兩個家伙前世是主從關系嗎?

「……桐乃…………不行嗎?」

「哈,家事嘛……怎麼辦好呢」

麻奈實比桐乃年長,地位比她高,而且還是客人。但因為桐乃的身高很高,態度又囂張,看上去完全不覺得麻奈實是年長的客人。在一旁看的話,完全就是桐乃掌握了麻奈實的生殺大權的樣子。桐乃傲慢地用手撩撥了下茶色頭發,用飽含惡意的聲音說。

「那麼啊,在做飯之前,先去掃除客廳吧」

「——你為什麼要對客人這樣地下命令啊!?」

我剛才還在猶豫應不應該介入女孩子之間的談話,但這種說話方式還是要吐糟一下。

可是麻奈實卻顯得非常高興地回答主人。

「嗯,交給我吧」

「…………」

桐乃保持著撥頭發俯視的姿勢,臉上露出『啊?』的表情凝固了。

可能是原本以為會聽到生氣的反駁,實際上卻爽快地答應了,現在正一頭霧水吧。

「那麼我借冰箱用一下」

麻奈實從玄關拿起塑料袋,一下一下地提進去。

「…………」

無言地看著這樣的情景的桐乃,接著用大失所望的眼神看我。恐怕是在表示『……這個女人是怎樣?』這樣的意思吧。我能明白她的心情。

……呀,她就是這樣的人啦……

我在和妹妹無言對話的期間,不知道什麼時候麻奈實已經在頭上披了三角巾,手中拿著抹布,搖身一變成為掃除大媽的樣子回來了。

然後她便干練地工作起來。首先是收拾東西,然後用撣子除塵,清掃空調的過濾器,擦拭家具——真是一系列流暢的動作呢。

不緊不慢的麻奈實,看到桐乃一向坐著的沙發的腳下一帶。

「啊,咖啡灑到地毯上了,我馬上就處理掉哦」

「啊,那個……。嗚……」

桐乃的眉頭不斷跳動著,皺到了一起——原來如此,弄灑咖啡的就是你嗎。

雖然麻奈實姑且先試著擦了一下,但汙跡還留在毯子上面。

「那、那種東西反正怎麼擦都擦不掉的……」

「沒問題,可以弄乾淨的哦」

麻奈實把抹布鋪在汙跡上,然後用吸塵機對著它使勁地吸。

就這樣,殘留的汙跡漂亮地消失了。

「看吧?」

「……為、為什麼?明明我怎麼都弄不掉的……」

「果汁啊咖啡啊灑到毯子上的時候呢,這樣用吸塵機緊緊地對准它吸的話,很容易就能吸走哦」

應該說是老婆婆的生活小知識,還是伊藤家的飯桌那樣的東西呢。(A:伊藤家的飯桌,某熱門節目,經常介紹生活小知識)

對披露了一點生活小知識、把桐乃弄髒的東西一下子清潔好的麻奈實,桐乃不要說感謝了,反而更加不悅地交叉雙手。

「哼,拽地要死……一直一直都是……!你這算諷刺什麼嗎!真不爽……!」

丟下這句話之後轉身就走出了客廳。

……什麼啊那家伙,讓人不爽的才是你吧。

于是就這樣桐乃離開了,只剩下我和麻奈實一起繼續掃除。為什麼非得要聽那個妹妹說的話啊——雖然是這樣想,但麻奈實變得干勁十足起來,她也說原本就有打算來做掃除的了,于是我才不情願地同意。

「好的,做完了~」

「……是呢」

一個小時後——原本多少有點雜亂的我家客廳,簡直就會讓人覺得是錯覺一樣變得整潔無比。其實並不是老媽平時偷懶,但因為麻奈實掃除做得太厲害的結果,比一直以來要整潔得多。

地板上不放東西的話,竟然會讓人覺得這麼寬闊啊。

「變得相當整齊了嘛」

「嗯,嗯~……因為是我自作主張,也不是很了解情況,都沒有收拾到角落呢……」

為什麼對自己的工作不滿了啊。都做得那麼出色了,收拾到這種程度已經足夠了吧。

「辛苦了,真幫了大忙。——接下來,休息一下喝杯茶吧?」

「嗯,哎嘿嘿……」

我一稱贊,麻奈實就害羞地笑著走到我旁邊。

「啊,我來泡吧?」

「行了,你就坐著,偶爾也讓我去泡吧」

「是、是嗎……?嗯、嗯」

接著她便啪嗒啪嗒地走回到沙發上,真是順從的態度。雖然我不會真的那樣做啦,但總覺得無論我發出多麼過分的命令,好象她都會很樂意去做。

……真是。

對青梅竹馬那毫無防備的態度苦笑著,我在廚房泡了兩人份的茶回到客廳。

麻奈實坐在沙發上,在胸前雙手合十地等待著。

「小京泡的茶呢……真是期待」

「……真是小題大做」

「沒有這種事啦~,能得到這種獎勵,努力掃除也值得了」

麻奈實喝了一口我放在桌子上的茶。

「看吧,真好喝。……疲勞什麼的,全都不見了」

「是了是了,謝謝了」

我呆呆地再次苦笑。坐到青梅竹馬的對面,自己也喝了一口茶。

嗉嗉……

「哈啊,不就是普通的味道嘛」

高坂家的客廳不知道什麼時候,被田村家的茶水間那樣的氣氛包圍著。有麻奈實,有茶,悠閑地說東道西——是啊,這就是我所期望的日常啊。

可是,這種身心舒緩的時光,由于開門進入的闖入者,輕易地被破壞了。

咔嚓!進來客廳的是桐乃。她徑直朝廚房走過去,往這邊瞥了一眼。

「…………我只是來喝果汁而已」

「啊是嗎」

那種事情我才不管啦,擅自拿去,然後擅自離開不就好了嗎?

「哼」

桐乃用鼻子哼聲之後繼續走向冰箱,我向著她背後“切”地吐出舌頭,客廳再次充滿了不和諧的氣氛。為什麼這個妹妹老是象這樣來破壞我的安逸呢?給我老實待在房間里啊。

但是麻奈實看起來就是想和桐乃關系變好,明明無視就可以了卻偏偏要找她說話。

「打掃完成了哦,現在我們正在休息呢。桐乃也要一起嗎?」

「…………」

完全無視。連頭也不回一下。真是無比的讓人不爽。

桐乃打開冰箱門,拿起500毫升塑料瓶的紅茶在喝。

咕嘟咕嘟咕嘟——啪嗒(關上冰箱門的聲音)。

一口氣喝完紅茶的桐乃,快步在我們眼前橫穿而過,中途突然停下了腳步。

「啊,原來掃除完了啊~,誒~」

說得好象現在才發現似的。接著桐乃不慌不忙地走近櫥櫃,用手指放上去輕輕一掃,然後“呼”地吹一下手指。

「這是什麼啊,不是還有灰塵嗎?」

「你是哪里的小姨子啊!?」

我不禁吐糟。

「啊,對、對不起……我馬上就擦乾淨……!」

「麻奈實!你不用聽她也可以!」

沒有聽從我的制止,麻奈實慌忙地開始擦拭。正如“灰姑娘”當中一幕的情景,在我眼前上映了。

「還有!你這麼有干勁掃除是沒所謂,但這樣收拾好的話,不就不知道哪里有什麼東西了麼?明明是外人就不要做多余的事情啊,雖然一眼看起來好象很雜亂,但我都清楚知道自己的東西在哪里的!」

這個是不會收拾的孩子,經常會對母親說的台詞之一呢。

說起來,分明就是你命令別人掃除的吧,又擅自說不要掃除是想怎樣。你這樣只是想對麻奈實找茬吧。

這家伙將來絕對會這樣為難自己的媳婦。

「我說~,堆放在沙發旁邊很容易找到的時尚雜志在哪里啊~?擅自拿到什麼地方了~?」

「在、在這里」

正在擦櫥櫃的麻奈實,趕忙走到電視櫃那邊,打開玻璃門。

電視櫃的玻璃里面,雜志都按號數井然有序地放在一起。

「這邊是時尚雜志……這邊是漫畫雜志……」

……順便一說,為什麼麻奈實從剛才起就對後輩用敬語啊?看起來不是更加象個女傭人嗎。

「……還在的話就算了。……但是這個電視櫃,原本有能放書的地方麼?里面的東西你不會擅自扔了吧?——嘖,你算什麼人啊?啊—啊,我的指甲油很貴的啊~,那個一眼看過去好象已經空了,但還可以用的啊~」

「沒、沒有扔掉,指甲油和遙控器一起收拾在這里了」

嚇得身體縮了一下,麻奈實指向電視的旁邊。在小盒子里,裝有電視和空調的遙控器和指甲油之類的小物件,井井有條地排好。紙制的小盒子有細長的開縫,裝的東西是什麼,裝在那里都能一目了然。

原來如此,這樣真是方便呢。

「喔……」

桐乃好象感歎地眯眼斜視著便利的盒子。肯定是很想找茬又沒有辦法,正在拼命地找可以投訴的地方吧。

可是似乎找不到適合的說話,從口中冒出的是廉價的台詞。

「……這種小盒子,我家原本有嗎?」

「是用面紙盒做出來的」

「好窮酸!」

麻奈實對不起,我也是這樣想。

但是現實是,比在麻奈實收拾之前,什麼東西在什麼地方也比較容易知道,有效率地整頓之後,房間也變得更加整潔。我可以挺起胸膛說她。

「——意見說完了嗎?」

「唔……」

「哈哈哈!那麼就快走啦,事情不是做完了麼」

我深深地靠在沙發上,擺手示意趕她走。

桐乃一瞬間瞪大眼睛語塞了,然後似乎要聽到喀喀聲一樣露骨地咬牙切齒了,視線好象要把我和麻奈實射殺一樣。

「……什、什麼啊」

就算怎樣也不用生氣到這種程度吧。

「……你給我記住……!會變成怎樣我也不管了……!」

啪嗒!桐乃丟下怨恨的台詞,走出了客廳。

咚咚咚咚咚咚!傳來憤怒地上樓梯的聲音。

「……什麼啊……那家伙……」

不明白啊~~~~~~~。為什麼她心情越來越不好了啊。

在桐乃再次離開客廳之後——夾在麻奈實和桐乃之間的我,疲累困乏的身體深深癱在沙發中。

「呼……」

這算什麼……為什麼只是叫個朋友來家里,就必須得這樣勞心費神呢。都不知道什麼意思。妹妹VS青梅竹馬。如果是GAL-GAME的話,就肯定是標准的嫉妒事件吧,但桐乃和麻奈實根本和那種標簽不合。

應該說,合的話我還覺得困擾啊,哈哈哈。

真是的,雖然還不知道桐乃到底想怎樣,但我算是親身感受到了,不管怎樣都不能再讓這兩人見面了。

「哈……肚子餓了。麻奈實,是時候做飯了」

「嗯,好的~,交給我吧」

麻奈實拍拍自己的胸口站起來,快步走向廚房,熟練地穿上圍裙。完全就是家庭主婦的感覺。

「那麼借你家廚房來哦—」

她轉頭露出一個溫柔的微笑。全身飄出似乎要讓看到這個微笑的一切都抱著溫暖的鄉愁的舒服氣氛。幾秒鍾前的疲勞感覺給連根拔起不知道飛到哪里去了。

「好的,你隨便用」

麻奈實有精神地“嗯”一下點頭,開始烹調了。而且還一邊“哼哼—”地用鼻子哼歌,一邊洗菜、用菜刀切東西什麼的。

「你真會做菜啊……」

「誒、誒—?是嗎?」

我坐在沙發上,看著很高興地做事的青梅竹馬的屁股。

——剛才雖然突然陷入了麻煩之中,但有叫她來實在太好了。

明明麻奈實在我家廚房里的情景應該是第一次看見的,但就是覺得好象是看慣了的光景一般。女高中生當中象她那樣如此適合廚房的女人,我不知道還有誰。過了一會兒,逐漸飄起縷縷香氣。這是“田村家的味噌湯”的香味啊。

「真、真是的~……小京從剛才就一直看著這邊,什麼事~?」

「沒有啦,就覺得你真是象個大媽」

「好、好過分!?我期待的明明不是這樣的說話!」

哈哈哈。……啊啊,真好啊,這樣的對話

滿足的心情逐漸在胸中充實起來。

我大概是想要一個象麻奈實那樣的母親吧。

大約三十分鍾後,中午飯就完成了。

「做好了~~~~~~。讓你久等了~,小京」

身穿圍裙的麻奈實把菜送過來。

我對她說“辛苦了”,然後從飯桌旁站里起來,是想幫她擺碗筷和菜。

「啊,你坐著,坐著」

「行了啦,我幫你」

就這樣,我們兩人准備吃飯。

在這之中,麻奈實抬頭看了一眼時鍾,這樣說。

「……桐乃妹妹會不會下來呢……」

這個濫好人。

都說了你那麼多意見了,還好象理所當然地連桐乃的那份也做了。

而且說出來的,完全就是關心性格惡劣的小姨子的媳婦那樣的台詞。

時針正好指在了12點,剛好就是適合吃午飯的時候。

「沒所謂啦,不要管桐乃我們吃吧」

「那、那樣不行啦~」

麻奈實不同意。我就知道她會這樣說。

……縱使我心不甘情不願,這里果然還是要我做俗稱“左右為難的丈夫”那樣的角色,不得不去安撫無理取鬧的小姨子。

「真沒你辦法,我去叫她」

「拜托你了哦,不要象剛才那樣吵架哦~?」

「我也想這樣啦……」

究竟會怎樣我也不知道啦。被麻奈實擔心著,我走出客廳,登上樓梯,去妹妹的房間。

喀喀。

「喂桐乃——你沒吃早餐吧?麻奈實做了你的午飯啦。怎麼樣?要下來一起吃嗎?」

我對門的另一邊呼叫,門相當快地打開,桐乃露出一小塊臉。

「吃飯?啊—,嗯,是是,跟她說我打完電話就下來」

「喔,喔喔……明白了」

什麼啊,比想象中要爽快得多嘛……還以為她會更別扭的。雖然還是往常那樣一臉不悅的樣子,但比剛才要好得多了。

「你心情好了嗎?」

「哼,不知道呢」

變好了呢。是在這半小時內冷靜下來了嗎?真是少見啊。……剛才的那個分明是桐乃不對,這家伙可能也反省了吧。

這個時候的我,把妹妹心情變好的理由作出了善意的解釋。其實只要想一想,就知道根本沒有可能。

這個就先放在一邊。

下來到客廳的桐乃,雖然心情變好了,但對剛才的態度連個道歉也沒有,無言地坐到飯桌旁。

「桐乃,不知道合不合你口味,請用」

「沒所謂……啊,飯少一點」

平時和家人一起吃飯時也是,桐乃這家伙都是這種樣子。不看電視,不說話,只是一直默默地吃。老媽對她說話時雖然會好好回答,但除此以外在吃飯中完全不說話。在這點上和老爸一模一樣呢。

「那個……大概這麼多?」

「……再少一些……大概一半」

「誒~?這麼一點就夠了?」

「因為這些菜的卡路里超高的,才不能吃那麼多呢。全部都吃的話會長胖的」

「是、是嗎……」

麻奈實瞄了一眼自己的肚子。嗯,很胖嘛。和往年一樣的話,從秋天左右到冬天我的青梅竹馬的腰圍數值肯定有所上漲。大概增加了7厘米左右吧?

話說回來根本不用在意啦。和桐乃比首先就搞錯了。

而且今天的菜式的卡路里很高,是因為全是我喜歡吃的東西吧?

「哈啊~」

我看著自覺自己很胖而歎氣的土包子眼鏡女,不禁發出了笑聲。比起模特兒那種皮包骨的家伙,我更喜歡即使有點胖也好好地吃飯的家伙呢,雖然我不打算說出來。

可是這兩個家伙,對話真是微妙地對不上。關系好還是不好先不管,桐乃和麻奈實好象不太合得來。價值觀和性格之類的,從頭到腳都完全不一樣。

「那、那麼~,收拾好心情,大家開動了好嗎」

「喔,我開動了」

「……我開動了」

在微妙地糟糕的氣氛下開始吃飯了。

放在飯桌上的是三人份裝有炸豬排、大白菜、番茄的碟子。

豆腐和炆鹿尾菜。有一點醃菜,加有裙帶菜和炸豆腐的味噌湯。雖然除去卡路里有點高的這一點,全都是沒什麼稀奇的平凡菜式——

「嗯,好吃」

我吃了一口松脆的炸豬排,發出了真心的稱贊之後,也不待回答就繼續吃第二口第三口。真是好吃極了。雖然不是能拿去店里賣的味道,但如果每天都要吃的話還是這種比較好啊。

「真的?……太好了」

麻奈實撫著胸松了一口氣。她貌似也很在意桐乃的感想,但很遺憾地桐乃只是默默地動著筷子,一點沒有對菜的感想。

反正一直都是這樣,而且這時候催促她說感想可能又會吵起來,所以我選擇什麼也不說。

「這個炸豬排,在肉里還加了洋蔥和紫蘇,再次下鍋炸過是吧」

「嗯。因為小京之前說過喜歡這個……」

「有說過嗎?哈哈,不過這個很好吃,我很喜歡」

就這樣繼續吃飯,到了我把已經添了一次的味噌汁一喝而盡的時候……咔嗒,桐乃把碗筷擺得整整齊齊,臉上一副不滿的表情,對著麻奈實說。

「我吃飽了,全部都很好吃」

「誒?嗯……謝、謝謝……」

「那麼我先上去了」

桐乃站起來,輕輕鞠躬,離開了客廳。

麻奈實傻傻地看著她的背影,直到桐乃的身影不見了,才露出要求說明一樣的眼神看著我。

「說了很好吃啦」

我只能聳聳肩。桐乃是在這種事情上不會說謊的家伙啦。剛才稱贊麻奈實的菜是真心的吧。

「哈啊…………」

我的意思傳達到了,麻奈實一下沒了力氣,露出疲累的微笑。她大大地歎了一口氣,放下了心頭大石。

「……不知怎的覺得很緊張呢」

真是的,這是小姨子對媳婦的測試嗎。

話說回來,這樣算是合格還是不合格啊?

一下子浮現的超無所謂想法,讓我自己都笑了。

接著在客廳看電視休息的時候,洗完碗的麻奈實回來了。她俯身坐到我的旁邊,顯得有點坐立不安。

「怎麼了麻奈實?廁所的話在客廳出去直走的右邊哦?」

「才、才不是廁所呢!小京真是的,一點都不體貼!」

「對不起啦。那麼是什麼事啊」

「那個……很、很想參觀一下……小京的房間……這樣的…………不行嗎?」

「啊?我是沒所謂……沒有什麼好看的哦?」

「好耶」

啪地拍一下手,麻奈實好象很高興。

于是這樣我就帶麻奈實到我的房間去了。

我們走出了客廳,一起登上樓梯。

上到二樓的左邊就是我的房間。一階一階地登上樓梯時,我突然想到。

……帶女孩子到自己房間這是第一次啊……不過,說是女孩子,也只是麻奈實而已嘛……盡管這樣,我還是覺得趁昨天的時間收拾好房間實在太好了。

收藏在床下的色情書,全塞在紙箱里還用膠帶死死包裹起來……而且騷動的元凶桐乃,現在也關在自己的房間里。

這下子能妨礙我們的東西便一個也沒有了。

「這里就是我的房間啦。……進來吧」

喀嚓。我扭開把手打開門,視線飄到正面的桌子上——

qawsedrftgyhujikolp;[‘]

啥……!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我吼叫著飛奔向書桌,以沒有比這更拼命的樣子,抱著筆記本電腦的屏幕讓它不要進入麻奈實的視線……

……要問到我為什麼又采取了這麼奇怪的行動?

是因為H-GAME的的H情節在上面啦!在電腦的屏幕上面!

而且——而且是“妹妹物”啊可惡!

騙人……的吧……?為、為為為什麼桐乃的筆記本電腦在我房間里?

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

冷靜點——冷靜地想想,京介!為什麼會陷入到這種狀況?究竟是誰在我的房間里擺下了這個即死的陷阱?

不不不!根本用不著想啊!現在家里不是只有我和麻奈實,還有一個人嗎!可惡!可惡可惡!桐乃那家伙!

離開客廳的時候明明就那麼不爽,可心情卻那麼快就好了起來,難道是因為裝了這個即死陷阱心情才變得暢快起來嗎!?

為什麼要做這種事情!?太過分了!

干掉她……啊,啊啊啊,等一下絕對要干掉那家伙……!唔……!

「什、什麼事……小京……?」

滿頭大汗地回頭一看,麻奈實在房間門口窺探著這邊。她看到我奇怪的行為,正目瞪口呆。

就、就算你問什麼事也……

這、這個……我用手臂所遮住的,M字開腳局部區域有馬賽克的loli妹妹,究竟要怎樣說明啊……

「什、什麼也沒有啊?」

「……就算你這麼說……可是……」

也是啦。

「不是啦!真的什麼事都沒有!剛才的只是……突然湧上一股想邊大叫邊跑的沖動而已啊!」

為什麼我的借口總是找的這麼痛苦的呢?

真糟糕啊……這下糟糕了。要問怎麼個糟糕法,就是被麻奈實看到這個的時候,我完全沒有自信自己不會跑去跳樓這麼的糟糕。會死人的,真的會死人的。

「……哈~……哈~……哈~……哈~~~~……」

我運用全身心的力量來思考打開困境的方法。讓原本就沒多少的腦筋全速回轉起來。

抱著筆記本電腦來遮蓋H-GAME的CG的我。

然後背後是呆住的麻奈實。要怎樣才能從這種絕境中生還?

有什麼……有什麼好主意?想不出來的話會死的啊?加油!加油啊京介!嗚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哈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小京……?」

麻奈實露出擔心的眼神,從房間的入口處慢慢地接近過來。

時間已經沒剩多少了。……可是。

叮!感覺頭上似乎聽到了這樣的音效。

「……等等!對啊……!這樣……不就能蒙混過去了嗎?」

被逼至絕境的我,注視著鍵盤角落的那個“Esc鍵”。

是的——就緊急回避按鈕

是這是可以把充滿整個畫面上自殺式的H圖片,一瞬間切換成無害至極的圖片的超級機能。對車來說就是安全氣囊,對戰斗機來說就是彈射座椅那樣的存在。是完全反映了使用者期望的企業努力的結晶。

很走運的是,現在電腦上啟動的H-GAME“CO2”也應該裝有同樣的緊急回避系統。(A:H2O…………)

啊啊,現在我真想毫不吝嗇地給制造商的良心送去稱贊!

因此——

啪嚓。我在千鈞一發之際成功按到了“緊急回避按鈕”。

「呼~~~~」

我身體離開抱住的顯示器,用手背擦一把額頭的汗。

這樣就OK了……這個顯示器現在應該切換到無色無味無害的畫面。我松一口氣轉過頭去。

「哈哈,讓你吃驚了真對不起!」

可是我爽朗的笑容所對著的是——

「哇、哇哇……好厲害」

麻奈實正打開高坂京介珍藏的色情書在看。

「什……!那本東西從哪里來的!」

叭叭叭叭!我迅速地張望房間里面,原本應該藏在床底下的收藏品,全部大搖大擺地攤放在地板上。進入房間的時候,光注意到顯示器所以才沒有發覺嗎……啊……啊……,這是多麼的……難道說這個也是!

那個妹妹又做了這麼過分的事——!這已經是惡魔的行徑了啊……!

「沒、沒收……!」

「啊……」

我把麻奈實蹲在地上看的色情書抽走,然後象一只蟑螂一樣爬著收集我的收藏。喀沙喀沙喀沙。簡直就是神一樣的靈活。

呆呆的麻奈實滿面通紅地說出一句話。

「……全都是戴眼鏡的女孩子呢」

「不是這樣啊啊啊啊啊!」

雖然沒有錯但還是不對!我可以哭了嗎!?

我半哭著繼續動作,終于把收藏品塞在紙箱里。居然這樣……居然被第一次進入房間的女孩子看見秘密的收藏品真是……

而且還看見了當中最不能被看見的種類……

算什麼啊這個機關屋!我想死了!……嗚。可是這樣反而沒什麼好怕了吧。這個房間里已經沒有比這個要更危險的東西了吧。

沒有了吧?我向麻奈實瞥了一眼……

「……………………盯」

「麻、麻奈實小姐……請問這次是在看哪里呢……?」

我被逐漸湧出的不好預感所影響,以奇妙的語氣問到。

麻奈實好象煞白了臉……

不好的預感弄得我的氣息慌亂起來,循著麻奈實的視線,看到的是應該切換到無害的畫面的電腦屏幕。

「什麼……轟擊啊(東西啊)!?」

我發出了錯亂的慘叫。

按下緊急回避按鈕所切換到的畫面。

在屏幕上面的是——

穿著學校泳裝的loli,用魅惑姿勢在誘惑玩家的所謂“緊急回避畫面”就在那里。還用很大的字體寫著台詞。

『哥哥啊,是只會對妹妹產生欲望的變態哦~~~』

「緊急回避不能!?這個畫面是啥啊!!」

「……小、小京……這個……是?」

怎麼回事!?為什麼!?之前不是緊急回避成了嗎!為什麼會出現這種畫面?我記得說明書里說過“緊急回避畫面”有好幾種——難道說!?

「因為制作人員的惡作劇什麼的,一按這個緊急回避按鈕,就會有N分之一的幾率出現這種色情圖片嗎!?」

要是這樣的話……別開玩笑了這種垃圾游戲……!

是誰!是哪個工作人員想出這種毒辣的陷阱的!

你們這幫家伙可能只是想開個小玩笑……可是怎麼不顧及一下把生命交給這個緊急回避按鈕的男人們啊!

我說啊!制作商!嗚……無論怎麼說……這個也太過了吧?太過分了……居然背叛純真男高中生的信賴……

「小京……浴望是什麼?是在說浴室麼?」

那個是浴場!(RX78譯注:浴場,和欲情——也就是產生欲望——在日語中發音一樣)

可惡!現在不是對制作商怨念的時候!

我再次慌張地窺探麻奈實的表情,戴眼鏡的青梅竹馬睜大了眼睛,凝視著色情CG。

「嗚嗚……」

這種狀況下我還能找到什麼借口呢。雖然不說點什麼就打破不了僵局,但是我一時之間想不出要說什麼。而且覺得這個時候再說什麼也太遲了。

哇啊啊啊啊啊啊!終于在我身上也發生這種情節了嗎……!一直都恐懼著的事情在現實中出現了……!

暑假——被朋友們知道otaku身份的桐乃,那時可不是一般地慌亂,不過現在已經不能再取笑她了啊。自己成為當事人再一看,終于知道這種事情有多麼糟糕。不知道要怎樣做。心髒砰砰直跳,總覺得時間過得極緩慢。

我一身冷汗,只能一直看著青梅竹馬的臉。

「那、那個…………」

麻奈實有好一會兒用不知道怎麼形容的微妙語氣,滿面紅暈地尋找可以說的話……

「……是這樣啊」

最後,她浮現了溫暖而慈愛的微笑。

是這樣啊。

這樣是怎樣!

你對什麼東西想通了什麼啊!我想知道但我不想問!?

………………

不過,我可以相當肯定。我和麻奈實的關系,不是脆弱到會被這種東西弄出什麼漏子來的。

我所鍾愛的平穩日子,不會被這種程度的炸彈給崩壞掉。

所以——麻奈實當然不會只是因為在我的房間看見眼鏡女孩的色情書和色情妹妹的CG,就大發雷霆,或者象那個誰一樣說“不要再跟我說話了”這種的。

的確是不會這樣做。盡管她最後是沒有這樣,但此時麻奈實所說的話——我今後一直,恐怕是一生一世,都不會忘記的吧。

「……啊……小京……那個……」

麻奈實來回看著屏幕和我的臉,露出菩薩般的微笑害羞地扭捏不安著……這樣說了。

「……以後,叫你大哥哥比較好嗎?」

那一刻,我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