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二章
第二章

“萬聖節?”

十月中旬某個周五放學後,和以往一樣,我和麻奈實一起回家。只是這次我得繞路去下田村屋。田村屋是位于城區的一家日式點心店,同時也是麻奈實的家。現在我倆就是並排走在前往田村屋的路上。

“嗯,萬聖節,從明天開始在我家舉行展示會”

麻奈實用稍稍奇怪的發音說。

這家伙精神層面上是個老奶奶,外語很苦手的。

“哎……”

萬聖節啊……

就是說像站前街一樣,田村屋也要開萬聖節展示會。

“明明是日式點心店,萬聖節……能行嗎?”

“啊,小瞧人~我們可是有好好准備萬聖節點心的,實際上,今天叫小京來也是為了想讓小京嘗嘗”

“是嗎?”

“嘻嘻,很厲害的哦,好好期待吧”

雖然說過很多遍了,但是請容我再介紹一下,這個呆呆的女生是田村麻奈實,帶眼鏡,相貌平平,不高不矮,學習中上,我的青梅竹馬。

除去少許天然,整體上普通,印象和性格都正好跟我妹妹相反,所以從小我就跟麻奈實很和得來。不曾疏遠,也未成戀人,從童年時代開始一直持續到高中的剪不斷理還亂的緣分。

我平凡庸碌的人生中要說有什麼值得一提的話,那就是有這麼個一生難求的青梅竹馬吧。

嗯,嘛……有個很生猛的妹妹大概也能算進去啦

我們一邊漫步著一邊閑聊,不知不覺間田村屋已近在眼前。

古色古香的日式建築——田村屋。就算跟日光江戶村擺一塊,都不會覺得有什麼異樣。

“原來如此啊,還真是萬聖節呐”

我停下腳步,望著和以往不同的店鋪。杰克燈籠(南瓜頭)和幽靈裝飾掛滿了店頭,橘色與黑色形成鮮明的對比,這就是所謂的“日西合璧”吧。

氣派的木雕招牌上刻著“たむらや”四個大字。如果只看這個招牌的話,的確是很有老店風范。但是旁邊如百貨商店一般寫著“田村屋萬聖節展會明日開幕”的條幅,使得這一切變成奇異紊亂的超現實主義景象。

看到這我不禁為明天擔心起來。

“這麼弄有客人來嗎?”

“當、當然了,一定的,而且第一天還有活動呢!”

“活動?”

“召集附近的小學生,然後現場制作點心啦,分發糖果啦,店員化裝成妖怪啦,之類的”

化裝啊……

“Cosplay”腦中剛要浮現出前幾天學到的詞,但馬上被我拍飛了。

“店員……不就只有你家爺爺奶奶嗎”

再怎麼想像也只有爺爺奶奶們淳樸親切的微笑,怎麼說也太普通了吧。而且召集的也只是小學生,對促銷有效果嗎?

“不是啊,明天全家人都要出力的。所以我也要假扮成妖怪的,魔、魔女之類的”

“魔女!?”

我不禁撲哧笑出來。

這家伙竟然要扮魔女……完全不搭邊啊。麻奈實的魔女裝扮,只能讓人聯想到施法總是失敗的可憐糊塗魔女來著。

這麼說來《繁星☆威蒂梅爾爾》里也有個類似的角色登場(粉色頭發),用桐乃的話說“這個角色的周邊總是賣不出去,被用來和其他主要角色的周邊搭配出售,真可憐……嗚嗚”,麻奈實的魔女裝肯定也是給人這種印象。

我一笑,麻奈實馬上“真是的!”嬌嗔起來。

“真過分……不許笑……剛才,沒想什麼奇怪的東西吧?”

“沒有!”

就這樣我一邊被麻奈實用包啪嗒啪嗒拍著一邊進了後門。和以往一樣,我們朝客廳走去。在推開拉門的瞬間,空氣凝結了。

“嗚哇……!?”“哎……!?”

我倆在門前瞬間石化了。

麻奈實的爺爺趴在榻榻米上一動不動。

“爺爺!”

在麻奈實的驚叫中,我回過神來,急忙跑到爺爺身邊。

可惡!這種時候該怎麼辦……!

總之先試著叫醒爺爺。

“爺爺,沒事吧!?喂!”

沒反應,而且皮膚冰涼。

我心中一陣惡寒,片刻猶豫後,我用模糊記得的診脈方法摸了摸爺爺的脈搏。

……搞不明白。至少比起自己的脈搏來,沒有那種……撲通撲通的感覺

而爺爺那全身脫力,骨瘦如柴的身軀卻讓莪覺得格外沉重。

“麻、麻奈實,急救車!快叫急救車!”

“啊、啊!知、知道了!”

麻奈實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

本來是來玩的沒想到事情竟變成這樣。生活真是脆弱得殘酷。在我抱起爺爺的身子的瞬間,我差點尖叫起來。

因為當我看到爺爺的臉時,爺爺已經臉色青黑,翻著白眼。

“……爺爺……”

心中的悲傷蓋過恐懼,眼淚在眼眶中打轉。在感覺到背後的氣息時,麻奈實的奶奶已經站在那兒了。

“啊,小京~歡迎啊”

和麻奈實一樣溫柔的微笑。

“奶奶……!爺爺他……!”

我哽咽著說,奶奶望著爺爺的遺體,然後說了句“誒呀真是的”。

真是的?這平淡的反應是怎麼回事!現在不是說這種話的時候吧!?

“這是在裝死啊”

“哎————!?”

叭叭!叭っ叭っ!(什麼的擬聲詞呢)

我睜大眼睛,視線在爺爺的遺體和奶奶之間高速往返。

裝死?但是,這個……怎麼看也是真的歸西了呀?

“真的嗎?身體可是冰涼的啊”

“當然了,老爺子剛才一直?全丨裸?著貓在冷藏庫里,我還以為他這次終于要上路了呢……沒想到竟然是為了這種惡作劇……”

真是讓人頭疼的爺爺啊,奶奶微笑著說。

但我還是無法接受。

“但、但是,也沒有脈搏啊”

“老爺子脈搏本來就很弱嘛”

“但、但是!……這種像尸體發出的氣味是……”

“那是加齡臭(老年人常有的氣味),小京你好好回想下,我家老頭是不是一直都有這味道啊?”

“……確實……但是就算……”

奶奶實在是看不下去了,單手支著臉,露出思考丨中?的神情。

“那我給你看證據”

說完在爺爺耳邊嘟囔到

“老頭子,老頭子,不快點起來的話,就把你的頭發一根根拔光。”

“哦————!”

“哇啊————!”

效果強烈!爺爺猶如“複活”一般跳了起來。猶如“詐尸”般的異變,把我嚇得大叫起來。

“死老太婆!你想對我僅存不多的頭發干什麼!”

爺爺仍舊翻著白眼說。

真、真的活著啊……

“干什麼?”這話輪得到你說嗎?我心髒差點就?罷丨工?了!

奶奶無視爺爺,朝我這邊眨巴下“看吧”。

爺爺那翻著白眼的臉,骨碌轉過來,爽朗地舉起右手,都說怕了還裝!

“小京,萬聖節快樂!要惡作劇還是……什麼來著?”

“不知道!您老的腦漿是不是餿了呀!?”

我不禁全力吐槽。

“太、太好了……哈……爺爺還活著……”

麻奈實回客廳後,撫著胸口不知重複了多少遍上面的台詞。

在真相大白之後,我追上了叫救護車的麻奈實,說明了情況。

現在是我們剛回到客廳。

“哎呀~抱歉啊,爺爺有點過于追求逼真了”

爺爺:-P(橫著看)吐了下舌頭。爺爺你要知道忍住不扁你很難受的。

真是的,竟然弄哭了自己的孫女!

“那個……爺爺為什麼要裝死呢?”

“哎?嗯,那是為了明天的准備,練習萬聖節的化裝。嘿嘿……厲害吧,我扮的僵尸!”

“厲害?這簡直是胡鬧!”

要是在店里擺上這麼逼真的“尸體”,一定會有客人報警或叫急救車的。

而且之後還要複活對吧?好不容易招來的小孩還不被嚇個半死。

再說點心店配僵尸太扯淡了。

“總之,我覺得這個作為店里的節目太勉強了”

“……嗯,是嗎?”

爺爺一臉遺憾,眨巴眨巴地用眼神問旁邊的奶奶“怎麼樣”,馬上被奶奶“小京說的沒錯”給完全否決了。垂頭喪氣的爺爺在牆角一骨碌躺下。

“啊……是嗎,這樣啊。嗯——,不做就不做唄。反正我這種老頭子……”

爺爺像小孩一樣鬧起別扭來了。

奶奶則在旁邊呵呵偷笑著。

“小京,不要理他,理他的話他馬上就會得意忘形的”

“明白!”

平時和藹的奶奶對爺爺真是意外的嚴格啊。

看著爺爺奶奶,麻奈實在一旁“啊哈哈……”苦笑著,突然好像想起什麼似的,麻奈實站了起來。

“對了,小京嘗嘗萬聖節的點心吧,我這就去拿。”

“哦”

“……呵呵,那我也去幫忙……”

奶奶說著和麻奈實一起走出客廳,一直在旁邊斜眼觀察的爺爺慢慢站起來,不滿地說

“哎!小京你很受老太太歡迎啊”

“沒什麼好高興的!”

“嘎嘎嘎!”

嘛……可愛的爺爺。小時候就一直很受爺爺的照顧……准確的說他是位名為爺爺的朋友,我還是很喜歡他的。

真希望爺爺奶奶能一直長壽下去。

就在和爺爺胡扯的時候,新人登場。

“哦!大哥來了!”

“哦,來玩了”

我揮手打招呼,這人正是麻奈實的弟弟“Rock”。

Rock是之前那家伙得意忘形時為自己取的綽號,與靈魂共鳴的名字。

這兩個月一直都這麼叫,叫習慣了以後也就一直都這麼叫了。如果在學校里也被同學這麼叫的話,那他實在是太可憐了。

“……嗯,那個……加油啊”

“一見面就被同情了!?呀!雖然不太明白但我會努力的,大哥!”

板寸頭(兩厘米的那種),小個,像擴音器一般響亮的聲音,從小就叫我“大哥”,仰慕我……嘛,對我來說這家伙也就像弟弟一樣。

“話說,你拿的那個是什麼呀?”

我指著Rock手里的樂器問道。這里的“什麼”是要問為什麼拿著那樣的樂器。Rock答到

“這個?嘿嘿,明天我要用這個在活動上演奏來著!就是那個啥?類似于音樂擔當?總之就是在萬聖節那天,靠我的現場演唱會來活躍氣氛,聽我靈魂的咆哮!——之類的感覺!哈哈,怎麼樣,超帥氣的吧!”

嘣~嘣~嘣~Rock抄起樂器秀了下。

“聽我靈魂的咆哮”也好……“超帥氣”也好。

從這家伙登場我就想問了

“……但是,你拿的是三味線(日本傳統樂器)吧?”

“……哎,果然是大哥,吐槽GJ”

Rock露出朦朧的眼神,自嘲般歎了口氣,然後半哭訴地說

“對大哥才敢明說啊,我根本就沒錢買吉他啊!跪下拜托我爸,什麼都行我就是想玩樂器啊!然後,老爸就叫我跟奶奶學三味線!”

所以就變成這副德行?真是中學生式的悲劇。田村老爸也是,再怎麼說什麼都行,三味線也太扯淡了。

Rock你也是,叫你學三味線,你就“OK明白了就學三味線”,有夠厲害的。真是對奇怪的父子。這家里住的全是天然嗎?

我偷笑著試著問了句

“怎麼樣啊?會彈了嗎?來稍微表演下吧”

“哦——!別被我的演奏驚呆了哦!”

鏘鏘~這時背景音樂響起(假的),Rock抄起三味線擺好架勢。看來練習得有段時間了,跟真的吉他手似的,有模有樣。

嘣嘣~嘣嘣嘣嘣~嘣……

看著一臉認真全力彈奏三味線的Rock,好一幕超現實主義畫面。

哦、哦哦……厲害!曲子的節奏出來了……三味線的曲子我是一點也不明白,但是我能感覺到,這決不是隨便彈的,是有意識地注意著韻律在彈。


一曲讓人回溯到平安時代,帶有一點哀愁卻又親切的,引發鄉愁的曲子。

我仿佛能聽到從遠方傳來的幽幽笛聲……

確實這曲子挺適合在日式點心店彈的。

就是一點都不“萬聖節”來著。

“嗯,怎麼樣大哥!像那個JohnFrusciante(美國著名吉他手)吧!?”

“嗯,像琵琶法師”

“咦,跟爺爺說的一樣!?真受傷!”

不會吧,我跟爺爺吐槽吐到一塊了?真受傷!

雖然這家伙彈的是三味線……但確實還只是個小鬼。

“唉,所以說你們這些感性過時的老人們是無法理解我這年輕的靈魂的,真是傷腦筋”

嘣嘣嘣嘣……就在Rock准備繼續風情演奏的時候。

“久等了~”

伴著懶懶的聲音,麻奈實和奶奶端著茶和點心回來了。

現在客廳里就我、麻奈實、爺爺奶奶、Rock五人。

我平時來麻奈實家玩的時候,基本上也這陣容,大家在一起喝喝茶吃吃點心。

麻奈實和奶奶把茶和點心擺上桌。

萬聖節的點心嗎……到底是什麼樣的呢?

“哦,這個做的還挺講究的”

“呵呵,對吧~”

對著咪啪笑開顏的麻奈實,我點點頭。

矮腳桌上擺著的那些日式點心,無論哪個都有好好的做成萬聖節風格。

譬如說這個一口就能吃掉的南瓜頭。這個是用叫練切餡的一種帶顏色的餡做的。

即使說不上名來,大家也都應該吃過。手藝上乘的日式點心師的話,能用這個練切餡做出任何形狀,所以練切餡經常被用來做各種裝飾。

……而就我自身經曆來說,練切餡做成型相當困難。

退一步說,就算是制作練切餡本身對外行來說也很勉強。

在見習級別的我看來,練切餡就是練餡的奧義。(謎之聲:翻譯也沒看懂,大家將就著看吧,大概練切餡是練餡的一種吧……)

哈哈……解說得有點激動了……看來我也沒什麼資格說桐乃啊(謎之聲:京介難道你是日式點心控?!)

“小京,請、請嘗嘗……”

“哦,那就不客氣了”

我抓起一個練切餡做的南瓜頭放進嘴里。

“哦,好吃!”

“真的嗎!?”

咪啪……麻奈實雙手合掌,表情無比燦爛。

我喝口茶繼續說

“真的真的!哇、是南瓜餡!做工真細!還有……南瓜子?”

“對……南瓜子”

“南瓜頭上的裝飾是南瓜子做的嗎,厲害啊”

我由衷感歎起來。

這些南瓜頭每個表情都不一樣,味道也是手工獨有。除了南瓜頭,還有幽靈、魔女、蝙蝠、黑貓等等其他各色點心。

每樣點心都小巧可愛,受到田村屋主要客戶層(年輕女性)的歡迎也就可以想像了,看來為了抓住客戶的心,還是花了不少心思的嘛。

我看著麻奈實的臉問

“這個是你做的嗎?”

“哎、哎……為什麼這麼問?”

呀,之前你不是一直都挺在意感想的嗎……

而且一上來就叫我吃這個,還有稱贊好吃時那個高興勁,你現在的表情就像棉花糖一樣,誰都能看明白。

麻奈實害羞地猶豫了會,終于點點頭。

“……嗯,我做的。太好了……小京能喜歡”

“……哦……”

把我也羞得扭捏了。這種情況用桐乃的話來說就是“惡心”吧……沒辦法呀……

看著這樣的我倆,爺爺一邊大口吃著南瓜餡的銅鑼燒一邊說

“你倆趕緊結婚得了”

“咳……!?”

我差點把茶噴出來。

“爺、爺爺!”

麻奈實也少有地大聲喊起來,但是大家都無動于衷。

“老頭子有時候也會說些好話嘛”

奶奶微笑著啜了口茶。

真是傷腦筋啊,這兩個老人一有機會就想撮合我和麻奈實,都已經好幾年了,雖然最近我也是有了免疫……但是像這樣搞突然襲擊,果然還是會有不良反應啊。

……真、真是的……就是沒法適應這種氣氛啊……

麻奈實貌似和我想的一樣,我倆准備逃離客廳。

“真是的……不理你們了……小、小京……去我房間吧”

“啊…嗯”

我站起來,忍受著爺爺“喲~喲~”快活的起哄聲,跟在麻奈實身後離開了客廳。

我們穿過走廊,登上極窄的樓梯,對這個每踏一步都發出咯吱咯吱響聲的樓梯,我並不討厭。這是為什麼呢……每次聽到這聲音,我就莫名地感到安心。(謎之聲:這里是隱藏劇情麼?)

上樓梯後第一扇拉門就是麻奈實的房間。

“稍、稍微等一下……”

“好的”

麻奈實把門拉開一點進了去。

是想稍微整理下房間吧。把亂放的工口書收起來——這個是我自己的情況,麻奈實也有不想讓別人看到的東西吧。

雖然不太可能像桐乃那樣,藏些勁爆的東西。

但是……這麼說來,有好長一段時間沒進麻奈實的房間了。

就算這樣,我也沒有特別激動來著。

這時門打開了,麻奈實探出頭

“請、請進”

“那……打擾了”

我走進麻奈實的房間。

六張榻榻米大小的房間里飄著燈心草和線香的味道。除了房間里朝外的窗戶,朝向走廊也有很大的窗戶,日照條件極好。耀眼的陽光照進來,身體和心靈都溫暖起來了。

即使同為女生的房間,麻奈實的也跟妹妹的風格完全不同。怎麼說呢——雖然有點太直白了——“老奶奶的房間”,大概就跟這個詞的印象差不多吧。

家具很少,屋里很空蕩。幾個衣櫃,三面鏡(流行的說法就是梳妝台),矮腳桌——就只有這些。房間的角落里擺放著毛絨玩偶和顏色各異的坐墊。這勉強算是女生房間的要素吧。

但是,不知用途的瓶瓶罐罐,掛軸型的日曆,畫框里類似浮世繪的風俗畫,印象太強烈,以至于讓人認為這里住的是一位老奶奶。

“……沒什麼變化呀”

“……不要到處亂看啊~……多不好意思……”

這些個瓶子罐子日曆哪里有啥要害羞的嘛。

真弄不明白你們女人……

我隨意找了地方,兩腿伸直,放松坐下。

麻奈實在離我兩拳頭的旁邊坐下,不知為何有點緊張

“那、那個,干什麼好呢?”

“睡覺”

“哎哎!?”

麻奈實突然嚇一跳

“睡、睡覺……!?”(日語睡覺還有個XE的意思)

有什麼好奇怪的。

“最近老是熬夜……嗯……趁著難得來這里玩的機會,想打個小盹,放松放松。”

“啊、啊……這樣啊”(謎之聲:誰說土妹子天然了!?誰說的!京介你才是天然啊!!)

好像誤解了什麼似的麻奈實在誤解解除後,不知為何安心似地歎了口氣。到底是怎麼回事。真是個莫名其妙的女人……

我放下身子仰躺著。

“而且課本之類的都放在學校了,學習是絕對不干滴”

“不是那個意思……真是的”

麻奈實瞪了我好一會……最終,撲哧笑了起來。

“嗯……那就好好放松吧”

“……哦”

我們就這麼放松了,不知道其他人怎麼做,對我們來說,“放松”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啊,對了……喝茶嗎?”

“嗯——”

喝喝茶。

“………………”

“………”

發發呆。

“……啊”

打打哈欠。

“那個,你不要准備萬聖節嗎”

“是要啊……但得等今天營業結束。”

“是嗎”

“今天晚上全家人一起努力”

“那我也來幫忙吧”

“真的?幫大忙了……體力活又多,最近爺爺又腰疼得厲害……但是……沒問題嗎?不是說有點累嗎”

“沒問題的,不要客氣。”

“謝謝——那在我家吃晚飯吧,雖然算不上打工的工錢”

聊聊無關緊要的事。

不用特意做些什麼,就這樣自然而然的度過。

“…………”

當然我還是有作為來年考生的自覺的,但即使知道在別人看來這是在浪費時間,我仍然認為這時間寶貴,事物的價值都存在于其無價值之處,這就是我的人生觀。

現在想起來,我的這種想法跟宅人差不多。

游戲、漫畫、動畫,不管你迷戀哪個,都不會對社會有什麼大貢獻。寶貴的時間浪費在無用的娛樂上。但是,正因為如此,才會存在著無法衡量的價值,才會使得無數人沉迷其中。

宅也是不可小覷啊。

“小京……在想什麼呢?”

“沒有啊,沒想什麼”

“嗯?”

麻奈實軟綿綿地坐起來倒茶。

而我不由自主地望著麻奈實的側臉入迷。

“啊,茶葉立起來了”(吉兆)

“真厲害”

真的,不可小覷。

數小時後-_-!

在田村家女性陣營准備晚飯的時候,我和Rock幫忙收拾店面准備明天的活動。店里的打掃結束後,剩下的就只有一件事。

“哇……好重……”

就是把第二天要用的材料從貨車搬到店里面的冷藏室里。

在日式點心店打過工的人應該知道,專用的袋子無論哪個都死沉死沉的。

……這個呀,明天胳膊肯定得疼

對于我提出要幫忙,田村老爸很爽快就同意了。該怎麼說呢,一看到我就一臉“真走運”的表情,即使我不提大概也會要我幫忙吧。這個大伯啊,以前就一直毫不客氣的使喚我。嘛,也沒什麼大不了的,這樣我也省心。(謎之聲:M麼??)

“這就是最後一個了……嗨……”

我用掛在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擦汗,因為是在冷藏室中,氣息都是白色的。

從冷藏室出來就發現穿著圍裙的麻奈實在院子里站著。

“辛苦了,小京”

“嗯……啊~真是累啊!”

聽了我的大實話,麻奈實“哈哈”地笑起來。

“今天小京能來真是幫大忙了,謝謝小京。晚飯是我努力做的,一定要多吃點噢”

“啊”

“先吃飯,還是先洗澡?”(還有一句呢?)

“麻奈實親手做的晚飯,當然是先吃飯了。還有,那個,洗澡是怎麼回事?”

“嗯……那個……爸爸他們說了,小京難得來一次今晚就住這……爸爸他們……所以!”

“不用那麼強調伯父……我也知道”

雖然沒有桐乃嚴重,這家伙有時也采取這種模棱兩可的態度……


我二話不說答應了。

“那我就住下了”

“哎……可以嗎?”

“可以嗎?……當然可以了,跟家里打個電話就行唄……反正明天放假”

而且剛才是你說住下的吧。聽到我理所當然似的回答,麻奈實臉上盛開無比燦爛的笑容,表情松弛地一塌糊塗,這里就不描述了。

“呵呵……太高興了。小京在我家過夜真是久違了呢”

“確實,以前經常到各自家里玩呢……什麼時候開始不這樣了,為什麼呢”

“哎?為什麼?……對啊為什麼呢?”

我倆面面相覷。認真想起來,還真不知道為什麼。

……或許沒有什麼理由。關系的變化大概就是這麼個過程。

“嗯——難道是……高中生的小京對在女生家里過夜,感到緊張了”

親戚大媽般的語氣。

從你的話里感覺不到半點年輕的氣息啊。

“為什麼在你家里過夜,我要感到緊張啊?”

“哎?不緊張嗎?”

“不緊張!”

不知為何麻奈實有些不滿的樣子。

“應該說,比在自己家里還舒服呢”

最重要的是妹妹不在,我在心里追加一句。

剛才還在不滿的麻奈實聽到我的話,態度馬上180度轉變。

“是嗎”微笑著確認到

“什麼呀……有意見啊?”

“沒有呀……小京認為這樣舒服的話就這樣吧”

青梅竹馬的言行,果然是弄不明白。(謎之聲:莪們大家都明白的=。=)

在我倆回客廳的途中,不巧遇上剛洗完澡的爺爺。

“辛苦了小京!獎勵你和麻奈實一起洗澡的權利!”

你給我閉嘴。只圍著條毛巾的老頭別在孫女面前晃悠。

“對、對不起啊……小京。大家……真是的……”

“啊,沒什麼。跟平時一樣而已,我完全不在意”

我很平靜地說,不知為何麻奈實顯得有點失望。

麻奈實撅起嘴說“……嗯——,完全不在意啊……”(謎之聲:土妹子你可以在京介洗澡的時候偷襲的=。=大家絕對支持你XD)

然後——晚餐平安無事地結束了,現在大家都在飯後休息。

電視正放映著搞笑節目,搞笑藝人每送出一個笑料,Rock就拍手大笑,這家伙笑點還真是低。(謎之聲:莪突然也有點同情Rock了……)

如果盡是這種觀眾的話,藝人的工作也會輕松許多吧。

但是對于在旁邊看電視的我來說,只有想狠狠給他後腦來一下叫他閉嘴的沖動。

被Rock吵得沒了看電視心情的我,突然感覺到來自旁邊的視線。

“?”

我轉過頭,跟不知為何往這邊看的麻奈實對上了。

我倆隔桌對視。

“……嘰!”(盯著)

麻奈實嘴里一邊冒著擬態詞,一邊用想說些什麼的眼神盯著我。

“……怎、怎麼了?”

我弱弱地問。

但是麻奈實一臉“你明明知道”的表情,保持無語。

“……嘰!”

“……”

我們現在就是在玩對視游戲,先移開視線的人就輸了。

但是,這游戲我一次都沒贏過。

“……唔”

我只堅持了一會就移開了視線,宣告失敗。

一開始我就明白,這家伙想要讓我說些什麼。

嗯……你大概是……白天已經表揚過萬聖節的點心了,那樣的話……還期待著什麼呢?

“啊……剛才的晚飯……很好吃”

“呵呵……謝謝小京,太高興了”

明明你自己叫我說的,眼睛卻閃爍著幸福的光芒。

我這邊可是羞得不行啊。最不幸的是,貌似麻奈實?通丨過?這樣把我作弄一番,開心得不得了。

不過,我自己也有以為難麻奈實為樂的癖好,也沒什麼資格說別人……

“啊,貌似,伯父快洗完了”

“嗯,好像是”

為了蒙混過關我轉換話題。麻奈實抬頭望著屋里的時鍾,用指頭抵著嘴唇說。

坐姿依然端正漂亮,讓人看得入迷。長相雖然普通,但我就是喜歡她的這種地方。

“在爸爸之後洗嗎?”

“我最後洗就行了”

在主人之前洗總覺得不太好。

“我在小京之後洗就行了”

麻奈實還是勸我先洗。

“不行,你先洗”

“還客氣些什麼。小京先洗”

就這樣我們僵持了會……

終于麻奈實像突然想到什麼似的,輕拍了下手。

“那麼、那麼”

“……什、什麼呀?”

麻奈實猛地探出身,臉湊過來,一臉惡作劇時的表情,輕輕地在我耳邊說

“要麼一起洗?”

“…….!?”

這是作弄我的策略——即使明白是在開玩笑,我也不禁猛烈地動搖起來。

“唔……”

就在我咬著下唇抑制心動時,趴著看電視的Rock轉過頭,臉上還殘留著大笑後的“余韻”。

“喂喂,兩個人在說什麼悄悄話呢!?”

“閉嘴!看你的電視!”

“啊哇哇,小京滿臉通紅!”

“唔……”

真是悔大了。這麻奈實……竟然得意忘形……

這家伙,在自己家里就意外的強勢!是不是該叫她“內弁慶麻奈實”呢(家里強勢外面膽小)。

切、你將來的丈夫,大概只有在婚後才知道這事實,每天都被你用肉麻的台詞進行羞恥play吧。小心別把自己丈夫給羞沒了。

哼……你還以為我還是從前的我嗎??通丨過?這幾月跟妹妹的接觸,我已經被染上惡性精神病。你可能不知道,我要是被逼到絕境,我就耍賴,我就用究極的力量……!來吧,給我好好聽著……!

“好嘞!那就一起洗吧!”

“啊、啊哇哇——!?”

置之死地而後生的反擊起到效果,剛才還在得意的麻奈實,砰的一下臉紅了,就像煮熟的螃蟹一樣還冒著熱氣。

“當——當真!?”

“超當真!是你先邀請的嘛,所以現在說反悔已經晚了”

我猛地站起來,握緊拳頭,鄭重宣言。

看到這一幕的Rock也燃起來。

“哦——!大哥超帥!?純爺們!”

對吧,對吧!就知道你一定能理解的,因為你是笨蛋嘛。

化作男人中男人的我,夾起兩人的浴巾和換洗的衣服,甩出句更猛的。

“快!麻奈實!快走啊!朝著我倆的浴室前進!我好給你展示下我的超級武器啊!”(謎之聲:原來你比桐乃惡劣多了啊……)

一來勁就停不住,這也是我最近才染上的致命惡習吧。

“哇、哇——”

麻奈實瞪大眼睛,滿臉通紅,兩手啪嗒啪嗒著臉。

哼……瞧你那德行。這就算是給你點教訓了。

但的確是有點玩過火了,現在連我也變得有點不好意思,紅著臉想著差不多該告訴麻奈實這是玩笑……

就在這時,麻奈實顫抖的嘴唇,抱著明確的意識動起來。

“奶、奶奶!怎麼辦,小京說要跟我一起洗澡!?”

“你跟奶奶報告什麼呀你——!?”

在我意識恢複正常後我想我算是揀回了條命。伯父洗完後,我接著洗。以防大家誤會我這里說一句,浴室當然只有我一人。

田村家的浴室——浴缸和淋浴——很普通的配置。

浴缸里漂著菖蒲。端午節雖然過了,但菖蒲在這里只是單純地作為入浴劑,田村家有往浴缸里放各種東西的習慣。

所以如果在這里生活的話,自然對這些東西知道得詳細。

這就是所謂的菖蒲浴,使用高價的菖蒲根,具有治療腰痛和神經痛效果的湯浴。

……這個效果……我想對于現在的我來說還有點早……

嗯……好香,光聞氣味就覺得對身體有好處啊。

爽快的香氣,騰騰的蒸汽。

不錯啊。

雖然只是狹小的一般家庭的浴室,卻別有風情。

快速地洗完頭和身子,用淋浴沖去身上的泡泡。

終于可以享受到期待已久的菖蒲浴了,我把腳伸進去——

“啊燙!”

對、對了……忘了件事。

田村家浴缸里的水都是熱水的,所以說那些上了歲數的人啊……

心里雖然不滿,但想著後面奶奶他們還要洗,這時候加水降溫是不可能的……沒辦法,忍一忍吧。

“啊……燙……”

緊閉著眼,一口氣進去,水沒到肩。皮膚一陣陣刺痛的灼熱慢慢緩和,然後漸漸轉變成一種?快感?。

“嗯~……”

水溫直達身體的內部。溫水里舒適地泡著也好,熱水也有相應的舒服之處。我把頭靠在浴缸沿上,哈,呼了口氣。

“啊……明天怎麼辦呢”

麻奈實說是要忙萬聖節活動什麼的……我也來幫忙吧。

到底能弄成什麼樣子的魔女呢,有點小小的期待呢。

而且我覺得在店里幫忙也不錯,怎麼說呢,流汗干活貌似很合我性格。

工作結束後,像現在這樣泡在充滿熱水的浴缸里,有一種無法取代的滿足感……哼,平庸就不行啊。

說來,這周末,貌似會過得很愉快啊。

“……而且還不用跟晦氣的某人見面”

我自然而然地笑了出來。

就在我舒舒服服地享受泡澡時——

沙沙沙……聽到衣服輕輕摩擦的聲音。

嗯?門外有人?

隔著蒸汽和毛玻璃,能看到影子,看樣子……正在脫衣服……

“不、不會吧,難道那家伙真的……”(謎之聲:莪猜絕對是Rock……)

嘎嗒嘎嗒嘎嗒……我抑制住心中動搖,死死盯著玻璃看。

那家伙不是笨蛋吧!?把那玩笑當真了!?

嗚哇……怎麼辦啊。這要是工口游戲的的話,這里是會有CG的呀……(謎之聲:京介完全宅化認定!)

手緊緊抓住浴缸邊緣,我可沒有激動哦……

先往腰上纏上毛巾再說!

可是就在我纏毛巾的時候,門開了。

嘎啦……

“嗨!我來給大哥撮背!”

“是你!?”

我把臉盆朝闖入者狠狠地一扔。咯嘣、砸在臭小子身上。

“痛啊!”

吃臉盆一記的,不用說正是Rock。

唉,就該是這樣。這樣就對了。我就知道是這結果……

“唔……搞什麼鬼!你…你這家伙……你知道自己剛才做了什麼嗎!”

“大、大哥你怎麼了,為什麼突然半哭著暴走起來!?”


鬼才知道!

洗完澡,回到客廳又休息了會,奶奶走過來說

“小京,我已經在你的房間里把被子鋪好了”

“啊,謝謝奶奶”

我的房間是指以前每次在麻奈實家過夜時睡的房間,奶奶的招待真是周到。其實不用幫我,我也能自己鋪的。

我的奶奶和外婆都已經不在了,所以每次和奶奶在一起,我都感到很溫馨……

“啊,已經這麼晚了……”

我抬頭看時鍾,已經快十點了。因為田村家開店,所以大家都睡得早,我也差不多該回自己的房間了。

“我差不多該睡了”

“啊,我也該回自己的房間了……”

麻奈實隨著我站起來,順便說一下,我和麻奈實都穿著睡衣(我穿的貌似是伯父的)。剛洗完澡出來的麻奈實沒戴眼鏡,頭發還有點濕。

“哈哈……睡覺之前一直待在一起,有多長時間沒這樣了呢”

“是啊,已經快四年了吧?”

我們一邊穿過走廊一邊說。

我跟著麻奈實上了樓梯。

“……看你腳步,上樓梯沒問題吧?”

“嗯、嗯……剛洗完澡,沒戴眼鏡……”

“啊,是嗎”

真是危險啊,我一邊隨時准備著接住要跌倒的麻奈實,一邊上到二樓。

離樓梯口最近的拉門就是麻奈實的房間,我的房間是從這數第三間。

“小京……晚安”

“……晚安”

我看著麻奈實進了自己的房間,把自己房間的門拉開。

嘎啦

“哎……”

就在開門的瞬間,我呆了。房間里擺著奶奶給鋪好的被子。但是,有倆。

並排挨著的雙被褥,也就是所謂的夫妻被。

這什麼跟什麼呀!?到底……!

“怎麼了”

“哎!?”

我一回頭麻奈實正站在我身後。

“為、為什麼你會在這啊!?”

“用不著那麼驚訝吧……不知為什麼,我的被子不見了……然後我想著該怎麼辦來到走廊,看到小京站在門前不動……那個,里面有什麼東西嗎?”

“不要看!絕對不能往屋里看!”

說得晚了,麻奈實從我的身後往屋里看。

“……哎——!?”

唉,呆了。啊哇、啊哇,身體一邊抽搐著,一邊指著雙被褥說

“這是什麼!那、那個應該是我的……被子吧!?”

“……應該……是吧”

我用力點點頭。然後麻奈實就大叫起來

“是小京鋪的嗎!?為了和我一起睡!?”

“不不不是——哦!?說什麼呢!?你笨啊!?誰會做這樣……不要誤會了!”

事實的沖擊下,我倆語無倫次,手忙腳亂。以至于把剛發生的事情都忘了。

“但、但是!這麼緊緊地挨著!就像夫妻被一樣!”

“先、先冷靜下來!冷靜下來分析情況!嗯,對了,這個,一定是我干的,沒錯……”

“小京要冷靜!好像有點不對勁啊!”

“哇……!沒想到竟然會有被你吐槽的一天……!”

哎,不對。

不用冷靜下來思考也知道鋪被子一定是奶奶。

……那個老太太~~~……。什麼叫“把被子鋪好了”!一張親切的臉做些多余的事……

“……唉,先把被子移回去吧”

“哎?移回去嗎?”

“當然移回去了!?有那麼意外嗎!”

“我就算……現在這樣……也沒關系哦……”

“移回去”

我一口斷絕。而就在我要抱起麻奈實的被子時

說時遲那時快,背後馬上傳來“咕哇啊……!”苦悶的?吟呻?聲。

“怎麼了!?”

我回頭一看,爺爺正捂住胸口蹲在那。

“被、被子……被子……”

麻奈實慌慌張張地跑到爺爺身邊。

“爺爺!怎麼了!?”

“啊、啊……沒事。不用擔心……只是看到小京在移被子,讓我回想起戰時的陰影,引發了心絞痛而已”(謎之聲:爺爺GJ!)

“……………”

什麼呀這麼精確的理由。騙人的吧?到底在戰時遇到什麼能變成這樣啊。

而且老爺子你剛才一直在偷看吧。若不是的話,不可能那麼湊巧。

你也是奶奶的同謀者嗎。

爺爺用誇張的表情說

“這被子要不擺一塊的話,我會因為南瓜的作祟掛掉的哦”

盡說些不著邊際的理由……

我瞄了眼爺爺,試著再把被子抱起來。

“咕哇啊!?咯哎——!?”

……然後又試著把被子放下。

“……哈、哈、哈……剛才真是危險啊,差點就要掛了。能看到奶奶在黃泉對岸招手呢”

“奶奶不是在樓下看電視嗎”

裝也要有個度啊老爺子,我克制住充血的大腦,再次抱起被子,爺爺果然又抓住胸口

“哇——!哦——!?”

“啊——!知道了!爺爺你快適可而止!”

“咳咳咳……真的?”

別用哀求的眼神看我!這老頭,每次都學麻奈實的表情真讓人火大。

我無奈的點了點頭。雖然演技很爛,但是如果再重複幾次剛才的演技的話,就這歲數真有可能掛啊。

“啊、啊……在這一起睡就行了吧?反正沒什麼大不了的……是吧?”

我向麻奈實尋求同意,麻奈實咪啪微笑著

“嗯,我可以的……只要小京不介意的話”

怎麼說呢……這才是正常的反應。

雖、雖然明白能這樣回答的原因……

但是麻奈實,你那毫無防范的態度,要是我之外的男生絕對會誤會的。

就這樣,結果我和麻奈實在同一屋里,並排睡。

當然被子是分開的,不是夫妻被哦。

“就像回到小時候一樣呢”

“……是啊,說來以前來這里過夜,我倆都是這樣並排睡呢”

“嗯……到現在這年齡,還能在一起睡……真是沒想到”

我們就這麼相對躺著,面對面苦笑起來。

善意地解釋的話,奶奶或許真的只是按往常一樣鋪被褥。但爺爺則是毫無疑問的有罪。

不過,沒什麼大不了的。和其他女生的話可能不成體統,但對方可是麻奈實啊。就像家人般的感覺……緊張、在意之類的完全沒有必要,真的!(謎之聲:京介,你不用強調的,真的!)

“我們快睡吧,晚安”

“嗯……小京晚安”

關燈,閉眼,在靜寂中,只能聽到時鍾規則地響著。

一分鍾、十分鍾……還是更長,已經不知道過去多長時間了。

“……小京。還……醒著嗎”

麻奈實輕聲問道

“……還醒著呢”

我這麼回答,一段沉默之後……

“……那個……能上同一所大學就好了”

喂喂。現在有必要那麼著急說這個嗎……哈哈

我忍住不讓自己笑出來。

“……是啊”

我回答道。

現在說這個的必要性,意義之類的……我想無關緊要。

所以我就隨口這麼一嘟囔

“高中畢業後,如果進了同一所大學……我們會變成什麼樣呢”

含糊不清的問題,但同時也是我平常一直在思考的問題。並不期待什麼?案答?,因為只是隨便說說而已。

麻奈實卻“嗯——”沉思起來。

“大概……沒什麼太大的變化吧”

這回答,說的不好聽點,又隨便又曖昧……優哉游哉,麻奈實式的回答。

但這一定是我所期待的?答丨案?。

“或許真是這樣”

這麼一說,感覺確實如此。從高中畢業,進入大學,許多事物都發生了改變,但即使這樣,仍有許多不變的東西。

“……哈,大學畢業的時候,你大概也會說同樣的話吧”

我苦笑著看了眼旁邊的麻奈實,麻奈實先是眨巴眨巴眼睛,然後微笑起來。

“嗯……或許會呢……以後沒准也會一直說下去呢”

語氣如此溫柔……麻奈實你在想像著多遠的未來呢

不知為何這句話,深深地留在我心中,讓我覺得安心。

……

我倆再次陷入沉默。在一小段舒心的沉默後,麻奈實先開口了

“……以前經常有像現在這樣,互相去對方家里玩……對吧”

“……?”

剛才也好像說過這個來著。

“但是最近一點都……那個,所以……”

這家伙有什麼不好意思的

麻奈實稍微猶豫了下,最後

“……算了,沒什麼”

用毛毯遮住半邊臉。

我看著這樣的麻奈實……

“那麼下次來我家嗎?”

試著說了句。因為我想起麻奈實這幾年都沒來過我家了。

女人啊,是即使有想要的東西,也不會直說的生物。這是我最近才親身體會到的,拜某人所賜啊。

所以這是以往的我說不出口的話。

下次來我家嗎?——聽到這句話,麻奈實驚訝地睜大眼睛,眨巴眨巴地看著我。然後在毛毯後面,點了點頭。

“嗯……想去”

麻奈實的表情因為毛毯蓋著而看不見。

但是看到彎起的眼角,我已經十分滿足了。

能取悅想說說不出口,把心事藏心里的青梅竹馬,也是多虧了某人。這點還是值得感謝的。

“是嗎。那麼……最近找個時間吧”

就這樣夜深了,一天結束了。

順便說一句,就算是並排睡,你們所期待的事情可什麼都沒有發生哦,真是遺憾啊。(謎之聲:果然你很遺憾麼==)

(第二章完)

作者:伏見つかさ

插畫:かんざきひろ

翻譯:TUTBUB

潤色:莫乖

發布:我的妹妹不可能那麼可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