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一章
[伏見つかさ]我家妹子不可能這麼可愛[短篇]

電撃G'sMAGAZINE09年4月號特別短篇

『……因為是兄妹,不行嗎?』

9月。從我開始接受妹妹的要求進行人生商談以來,已經過了3個月了。

僅僅因為我那時輕易的答應了下來,弄得這幾個月以來,我身邊都盡是些想想就胃疼的事情。

費勁周折讓妹妹找到了趣味相投的朋友。還把我拉去參加她們的集會。

為了給她帶來夏天的回憶,我還被帶去了和我自己完全扯不上關系的地方。

在她的秘密興趣每次都快暴露的時候,還得我努力對付過去——。

竟然就是為了我最討厭的妹妹……就連我自己都覺得這太不正常了。

不過嘛,這也沒辦法。

並不是有誰來強迫我去做什麼。只是,在那種時候,我自己想這麼做罷了。

我和她,在這幾個月來,進行了一次又一次的交談。

也看到了好多至今都不怎麼了解的妹妹的真正樣子和真正的想法。

但是啊,要說這能改變我們之間的冷戰關系,這是不可能的。

或者說,應該是更加惡化了吧,詳細的情形,我實在是不怎麼想提起。(你不就是要別人去買你前兩本來看麼……)

我仍然和以前一樣,非常的討厭妹妹,她怎麼樣都好。

那家伙也是,比從前更加的輕視,厭惡我。

可是,就算這樣,她仍然是以『人生商談』為名義,一天到晚給我出難題。

——這實在是讓人忍無可忍。

這就是用來表達我,高坂京介近況的,最合適的感想。

我走進客廳,剛才提到的妹妹正在那里打著電話。

懶散地坐在平時的固定座位沙發上,穿著合身的工裝褲的雙腿盤在那里。

輕飄飄的襯衫袖子,長到將手掌也覆沒進去,應該就是這樣的款式吧。

真是,這家伙穿什麼都很合適。我恨不由得冒出這種想法的自己。

那個美貌非常的妹妹,現在正對著手機很開心的笑著。

「咦—?騙人—?怎麼這樣~~,那結果呢,把男人甩掉的那種?哦—是這樣啊~~,啊哈哈,真不敢相信」

染成亮棕色的頭發,兩耳上的耳環,長長的假指甲上塗著豔麗的彩繪。光是素顏就已經十分惹眼的端正臉孔,仔細化妝的話則是更為鮮亮。渾身上下盡是一種完全看不出她只是個

中學生的成熟。

雖然身高很高。可該有的地方全都發育完好——。

這個俏麗非凡的女人,就是我的妹妹高坂桐乃。

現年14歲,在附近中學上學的初中女生。即是某個青少年雜志的模特,也是田徑部的王牌,考試成績也能排進縣內第五名的人類變異體一樣的家伙。對于一個凡人的大哥來說,沒

有比這更讓人可恨的事情了。(我說這段怎麼那麼熟悉來著……謝謝你了,伏見……)

但是,這家伙卻有著一個非常不得了的秘密。要說難以置信到什麼程度嘛,與其說懷疑自己是不是搞錯了,還不如說是自己的精神被一棒子打得老遠。

是什麼啊……那個,實在是非常難開口啊……。

我妹妹她,非常的熱愛18禁美少女游戲,也就是H-GAME。

其中尤以被稱做『妹控向』的分類為甚,在她隱藏在書架後面的壁櫥里,收藏這大量的這種玩意兒。

其他還有,兒童向的動畫DVD系列和別的什麼……

在第一次看到桐乃的收藏時,我真的以為自己的眼球會飛出來。

雖然這話不管我說明多少次,都跟假的一樣……可我剛才所說的一切,全部都是事實啊……。

「嗯……嗯……那麼,明天見咯~」

妹妹用柔媚的聲音掛斷了電話。

……對于知曉她本性的我來說,只能覺得非常地惡心。

雖說我只是想去冰箱拿飲料而已,可我家的客廳是和飯廳連在一起的,為了要走到冰箱那里,就必須要從桐乃的眼前通過不可。

可以的話,我並不想和我的妹妹進行接觸,所以我一直在客廳的門口猶豫著。

……你們會想“你這到底在干嘛啊?”吧?……哈……能理解我想法的人,應該也就只有同樣擁有感情惡劣妹妹的大哥們吧……。

這時,那里傳來了嗶嗶嗶嗶的聲音,似乎是剛一掛電話,她的手機就收到郵件了。

這些女初中生還真是忙啊。連喘口氣的時間都沒有。

「嗚呃」

就在桐乃讀完郵件的瞬間,臉色就變得非常難看。之後,一邊非常不爽地咂著嘴,一邊操作著手機,並將聽筒部位放到了耳邊。看上去,應該是給發郵件的人打電話吧。

「……我說!你這個圈圈眼睛!真的假的!?你怎麼還不死!?真是不敢相信!你是故意的吧!」

你嘴還是這麼毒啊……。

(雖說我家妹妹有表和里兩張臉,會根據對象來分開使用,不過,最近我也漸漸能根據她的表情和語氣來分辨她到底是在和『哪邊的朋友』對話了)(…………算了,我也樂得輕

松)

根據這種毫無顧慮的口氣和那個『圈圈眼睛』的單詞來推測,現在和她打電話的人,應該是叫做“沙織”的『里那一面的朋友』吧。

「嘖……我知道了啦!不用你說那麼多遍我知道了!但是作為交換,你別再給我穿得跟個死宅一樣!丟死人了!」

一邊聽著妹妹凶惡的聲音,我一邊下了決心,悄悄地從沙發旁邊走過,在冰箱里拿出罐撞咖啡,灌進嘴里。

「…………好苦」

一口氣將咖啡給喝光,我再次從沙發前走過,這時,桐乃掛了電話。

「啊~~~~~~~~~~~~~~~真是的~~~~~~~~~~~~~~~~~~~~~~~~~~~」

一邊發出怪聲,一邊抱著腦袋。……怎麼了……?

「…………吵死了。你在怒個什麼勁兒啊」

明明放著不管就好了,可我還是出聲問到。

「啊?」

……你瞪什麼瞪啊。是了是了,是『跟你有什麼關系?』的意思吧。

「……切,沒什麼」

被看垃圾一樣的眼神看著的我,慌忙從現場撤退。

或許你們會覺得我很沒用,不過這就是我打破家中潛規則的報應吶。

除了那邊要求進行的人生商談,相互之間繼續保持無視狀態的,兄妹間的規矩。

雖說這只是在幾個月前才定下的規矩……像這樣在家人間定下的『潛規則』,內容雖然不盡相同,不過我覺得每家應該都會有的吧。

因為,要和別人生活在一起嘛,為了能更好的進行相處而定下某些規矩,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嘛。

嘛,即使如此,我們兄妹之間的關系,也算是特別的異類吧。

「喂」

就在我握住門把准備脫出的時候,她就好像是抓准這個時機一樣開口了。

「……干嘛?」

「到這兒來一下」

桐乃用腳指了指沙發,勾了勾手指讓我坐到那兒去。

多麼另人惱火的動作啊。這不是對大你三歲的大哥說話時應有的態度吧。

「快點」

「……是了是了」

遭到催促的我,心不甘情不願的遵從了妹妹的指示。我也好妹妹也好,都充分地在臉上表現出了自己的不滿。

「那麼,叫我干嘛?」

「哈?你自己不都聽到了,還在說什麼蠢話?」

桐乃的表情因極度的藐視而扭曲著。

「你希望我告訴你我生氣的理由吧?快,坐那里」

噼,她指向了地板。……就這樣。這個『我要說教,你給我正座』一樣的動作算什麼啊。

竟然要我做到這種地步就只是聽你說你為什麼生氣,我才不想聽。你搞什麼飛機?

可惡,不在這里果斷地說些什麼的話……,我斷然地開口說到。

「盤著腿可以吧?」

桐乃撅著嘴,開始說到。

「昨天啊……那群人又來邀請我一起出去玩。真是沒轍」

說到『那群人』,如果沒有弄錯的話,就是桐乃的宅友“沙織”和“黑貓”吧。在SNS的線下聚會認識的宅友,最近,還蠻常玩在一起的。

“沙織”和“黑貓”都是網上的代號。

要簡單介紹下的話,

沙織,身高有1米8以上,三圍和藤原紀香一樣。但是穿著打扮和語氣卻是個徹徹底底的宅,一直把臉給藏在一圈圈的眼鏡後面。

很擅長照顧人,是桐乃所參加的禦宅團體的領隊,一直都很照顧我們兄妹。剛才和桐乃打電話的,就是她。

黑貓則是個無表情不親切,還附帶著毒舌這個不得了的附加屬性的家伙,總是和桐乃辯論動畫和游戲的話題。前發劉海剪得非常整齊。皮膚雪白。總是穿著哥特LOLI的打扮,是個

和桐乃完全不同概念的美人。被桐乃稱為『邪氣眼電波女』。

嘛,這兩個人都是個不同方面的怪人。

然後,桐乃和這樣的宅友們,說是在秋葉原的電氣街口會合。

「可是,那個黑色的,竟然比約好的時間晚了五分鍾——」

真是小氣的家伙,這種小事,有這必要在這里怒個不停麼……。

「我明明在1小時前就開始等了!不覺得很不可思議麼!?」

一小時前!?你,你就這麼期待啊……這是你第一次約會的情節啊。

要是平時的你,肯定會一臉無所謂的遲到的吧。

「那啥……難道你生氣的理由,就是這個?」

「這也有啦!可是後面還有——」

在全員到齊後,桐乃她們四處逛街結果去了YodobashiCamera。(那附近,連勉強都不能說是像女孩子去的地方)澱橋照相機(YODOBASHICAMERA)是東京市內的著名家電廉價銷

售大型連鎖店)

看手機,看電腦,在游戲賣場那超大的電視前犯花癡,看游戲的宣傳影象(好象是那什麼超級那什麼大戰(伏見喲………………))——一行人在店里晃來晃去,開始轉新作的扭

蛋。

扭蛋啊。還真是另人懷念的單詞。我曾經也很喜歡啊。小學的時候。

「可只有我就是轉不出隱藏款式啊!太扯了!?」

「……你生氣的理由,不會是這個吧?」

「不是。我一直轉,轉到想要的出來為止~~。哼,別太小看讀者模特了」(很簡單,既是雜志的模特,也是讀者)

完全就是澀谷時尚系青少年雜志的模特大人,握著一大把百元硬幣,在秋葉原的YODOBASHI轉扭蛋麼?……這是幅多麼異樣的景象啊。

要簡單的說明一下,桐乃有身位模特工作的一面,所以不用為興趣所花費的資金擔心。『別小看讀者模特』就是這麼個意思吧。

之後,通過砸錢終于順利地轉到隱藏款式的桐乃,在沙織的介紹下去了一家叫做『STAR☆KEBAB』的店(秋葉原3大特色美食店,移動餐飲店)吃了叫什麼KEBAB三明治的東西。

「店員是個感覺不錯的外國人——說是秋葉原的名產」

「……哼—嗯」

……呃?你『生氣的理由』到底要幾時才出現啊?我得聽你這個秋葉原閑逛報告到幾時啊?而且,我說你也太不擅長報告了吧!你為什麼要從事情的一開始按順序說下來啊!等人

的插曲,扭蛋什麼的,完全就不需要啊。給我剪掉!剪掉!

當然,我不會說什麼觸怒她神經的話,我在之後也繼續聽她說去MESSESANOH,SOFMAP之類的地方逛,預約游戲什麼的。(這兩家都是在秋葉原的大型連鎖店,電器,游戲,動漫畫

各類產品都有,大家平時會看到有些游戲會根據販賣的商店來附送不同的特典,這兩家幾乎就是逃不掉的)

上次我和她們一起去秋葉原逛的時候就在想了,為什麼這些宅就只會選擇游戲店→游戲店→游戲店→游戲店這樣的逛街路線呢?

這又不是服裝店,賣的東西應該是到哪兒都一樣的吧?我問了……

「……為什麼要特意跑到秋葉原去預約游戲呢?不能在當地買嗎?」

「在店里預約,會附上不同的特典的笨蛋。比如電話卡」(吶,這就是我剛才說的了)

那個『笨蛋』包含了非常深刻的侮蔑啊。就算你跟我說得那麼氣勢洶洶的……。

順便一提,為什麼要和宅友們一起去預約游戲呢,那是為了之後交換預約特典。就比如她們三個,游戲是兩個,在MESSESANOH和SOFMAP還有AKIBAOO(又一家,一個性質)三個店

鋪預約後買好了,同時也入手了一個游戲所附帶的3種不同特典。在這之後,同伴們之間再進行協商分配。

……在我看來,除了覺得有好多東西之外,並沒有什麼別的好說。

為了收集喜愛的游戲的周邊,就要做到如此的地步吶。

其中甚至有人參加拍賣來買回來,光是交換就能完事的桐乃,也許還是處在很普通的境界吧。剛才我也提到過了,我的妹妹她,把收集的游戲和周邊,全都藏在書架背後隱藏壁櫥

里。我在前些日子曾經看到過一些……陳列得盡是些完全不能拿給父母看的,非常不得了的東西。深處的那些東西我還沒有看到,但里面沉睡著另人更加驚訝的東西。啊啊,太可

怕了。

桐乃仍然在繼續說個不停。

「然後——差不多也累了,就說要不要去MISTERDONUT(魔都記得有分店,一定要說中文的話……美仕唐納滋……)吃飯——」

我差不多也累了,你差不多能不能說正事了呢。

我在一邊毫無興趣的聽著,桐乃終于開始說到事件核心了。

「在那里啊,和那個黑色戰了。因為那家伙說梅露露『反正就是小孩子看的動畫』把我當笨蛋」

又來啊。你們這是第幾次為了這理由吵架了!都不厭啊!

再補充一點,桐乃和黑貓各自沉迷于『繁星☆魔法少女梅露露』和『MASCHERA~墮天獸的慟哭』這兩部動畫,因為這兩部作品的播放時間有著沖突,所以形成了對立。

「她這麼說得話,就算是我也不可能不生氣吧?然後我就說了——『因為你說很有趣,所以我就買了MASCHERA的DVD回家看,可那種丟人的中二台詞和套路樣的邪氣眼(多少說明下

吧,小P孩兒的妄想,大致就這意思)設定,我是TUEEEEEE厭煩的完全就愛不起來啊』」(TUEEEEEE,某些人應該知道,比如常上2CH或者NICO的,彈幕里通常會看到這詞,其實就

是:つええええええ,好強強強強強強,類似還有很多,這種句式基本上可以理解為超怎麼怎麼怎麼就行了……)

我首先就聽不懂你到底在說些什麼。這應該是日語吧。

……嘛,總之,你為了貶低這部作品,特意去買了DVD來掃了一遍我是明白了。

為了能吵贏對方,你還真是下工夫啊。這都快成怨念了。

……不,雖說我估計,她應該也有創造和朋友聊天時的共同話題這理由吶。

「可是,那家伙啊那家伙,竟然說『……呼……我可沒有一分零用錢能花在梅露露上的』都不去看DVD。我都已經買了MASCHERA的DVD全卷了啊~。雖然她從沙織那里把錄下來的片子

給放到PSP里去看了——可是那種東西根本就不是真正的梅露露嘛!PSP那點屏幕,根本就沒辦法傳達出那作化的美妙之處啊!給我去看DVD的大畫面啊!喂!你這只死貓有在聽嗎!」

「咕……!?笨——你,你掐我的脖子有什麼用啊!搞錯人了!」

哈……哈……你想殺了我啊!我甩開妹妹的兩只手,摸著脖子不停地喘著氣。

哼……不過……我總算是明白了。自己為了打敗對方而特地去買了所有的DVD回來看,可對方卻沒有這麼做,這家伙是在氣這個啊。

又不是所有中學生都像你那麼有錢的。至少給我明白這點啊。

過于激動從而想要絞殺了兄長的桐乃,用手撐著額頭,大大的吐了口氣。

「呼……然後啊。就在我們這樣爭論的時候,那個圈圈眼睛跑過來阻止說『算了算了……兩位都請冷靜下來』」

這也算是套路般的展開。作為禦宅團體領隊的沙織,是個非常寬容而又不拘小節的人,每一次每一次,都會介入桐乃和黑貓之間充當緩沖素材。

根據桐乃所說的,在那之後,似乎繼續著這樣的交談。

『嗯嗯,的確……兩位所說的我都了解了……黑貓氏和kiririn氏,都覺得對方所喜歡的動畫,是「無聊的東西」。當然,不管是什麼作品,都會有人喜歡有人討厭。不過,在二位

的場合來說,則是更為根本的問題,抱著對作品的先入為主和偏見,而看不到有趣的地方吧?如果抱著無聊的想法看片子,不管看什麼都會感覺很無聊喲。所以呢——』

沙織啪地拍了拍手,

『在就近的家里,開梅露露和MASCHERA的鑒賞會如何呢』

為了排除對于相互間喜歡的作品的先入為主和偏見,從而加深理解。

在雙方都能夠接受的恰當環境,伴隨著雙方的解說,來觀賞動畫如何——似乎是這麼一個方案。

『在那之後,再改為對于作品的討論如何』

這就是沙織所做出的『判決』。

……又—是個如此之宅的想法。不過就是個動畫,有必要做到這種地步嗎,一般來說。

……會這麼做所以才是宅啊。不過是算是禁句。我知道的啦。

然後,沙織繼續提案到。

『難得有這機會,不過就在kiririn氏的家里舉辦吧』

『哈!?為什麼是我家啊!?』

那個『kiririn氏』是桐乃的網名。和她超不合的。

對于桐乃的反問,沙織和黑貓各做出了如下反應。

『呀……大家要在在下的家里集合有些太遠了』

『……反正,我家是沒有能用來放DVD的大尺寸電視了。而且我家還有妹妹,不可能帶著肮髒的死宅和SWEETS(笑)(取自SWEET,原指類似于甜點設計者,SWEET(笑)的話,就是

嘲弄此人思想忒過單純,類似于單細胞,差不多類似于說這人太甜了(AMAI)就是太單純(AMAI)了)去我家的』

這個黑貓啊……真是能說得別人的每一根神經都給豎起來吶~。

SWEETS是啥我不是很清楚,不過沒想到竟然有人能和桐乃正面吵上一架,這世界還真大。……不過嘛,桐乃當然不會就這麼接受了。

『我家里也有爸媽在啊!帶你們這樣的人回家會很麻煩啊!』

『哎呀?這一陣子,星期六的時候家里人因為要去學別的東西所以不在,可以在客廳里隨意看動畫不是你自己說的麼』

『嗚……你就對這種事情特別敏感……』

沒錯。因為秘密被我給發現了,桐乃在父母不在的時候,就會用客廳里的大電視來看動畫。在此之前,當家里人都不在的時候,似乎也會這麼做。

因為自己說過,給我用大畫面去看梅露露!『嗚』桐乃被逼上了絕路。

『在下和黑貓氏也非常地希望能拜見下親愛的kiririn氏的府上。……為了能在最好的環境下開展鑒賞會,能否考慮一下呢?……對了對了,如果可以的話,到時在下也會帶上土產

,就是kiririn氏想要的漫畫版梅露露第一卷的簽名本喲?』

就這樣,桐乃別沙織穩妥的說服了,

『嘖……隨,隨你們吧!』

與其說是被她們的堅持所打敗。不如說是被餌給釣上鉤了吧。

「——————就是說」

「哼—嗯……」在聽完桐乃的話之後,我冷淡的回應到。

因為這跟我無關啊。而且對我來說,『妹妹的朋友要來家里玩』,又不是什麼需要慌張的狀況。反正下個星期六我也得出門又不在家。

……這樣啊……那群家伙,要來我家啊……。嗯—,桐乃和黑貓再湊在一起的話,估計又得大吵一架了吧—,怎麼說呢,還是有那麼一點得擔心的。

嘛,沙織也會來的,那就沒問題了吧。

就是這麼回事,想得輕松點吧。

星期六。因為是國民假日,所以學校放假,那一天,我是和青梅竹馬一起過的。

在車站前的書店里去找參考書,回去的時候在公園解決肚子問題,再去青梅竹馬家里吃了點心——就是這樣,極為普通的一天。

沒有任何值得注意的事情,就和睡眠一樣,無聊又平穩的一段時間。

我所期望的,就是這樣平凡的每一天,沒有任何意外,就這麼一直持續下去。

雖說這只是我個人的意見,不過我覺得,所謂的『幸福』,就是以現在的自己和周圍的環境,能讓我自己誠懇認為『這樣就好』的瞬間吧。

以這個基准來考量,高坂京介的人生,相比之下還是不壞的。

如何,你們很羨慕吧,我自信地挺了挺胸。平凡,普通,平穩,無聊,所以我覺得幸福,像這樣來度過剩下的每一天。沒錯,我的人生『這樣就好』。

——當然,我的妹妹每一次每一次,都會把我的這份日常給弄得粉碎。

這一天也是一樣。下午三點。和青梅竹馬分手後,我一邊呆呆看著天空,一邊懶散地踏上歸途。

——接下來。看漫畫也好,睡午覺也好,打發掉晚飯前的時間吧。

我一邊這麼想著一邊向家走著,接著,我在玄關門口發現了一雙從沒看到過的鞋子。

既小,上面還附有輕飄飄的裝飾的黑色鞋子。怎麼看都不像是桐乃的興趣。

「嗯……啊啊」

說起來,今天是我家舉辦『動畫鑒賞會』的日子。

桐乃的宅友要來家里玩吧。

我走上樓梯,把東西放回自己房間。洗了個手,漱完口,准備喝瓶果汁而向冰箱所在的客廳方向走去。

「…………還真是,非常安靜吶」

……不覺得有些奇怪嗎?那群家伙的話,我覺得一定是會嘰里呱啦吵成一片的啊……不過……。

我打開客廳的門,房間里一片漆黑。似乎是把窗簾給拉上了吧。

……不在這里,是到桐乃房間里玩了吧。

我打開燈。日光燈啪嘰,啪嘰,一明一暗地閃爍著。似乎是燈管接觸不好了吧。

哼—嗯。之後不買來,換掉,的話——

「嗚哦!」

噼!就在燈光完全點亮的瞬間,我整個人跳了起來。

要說為什麼,因為我發現眼前的沙發上有個一身黑的女人悠閑地坐在那里。簡直就跟坐在王座上的女王一樣。以清澈的冰冷眼神看著我。

對著無言石化的我,她笑了笑。

「……哼……真虧你能走到這里呢……我該表揚你」

「這里是我家」

我在瞬間吐了回去。這敵方總BOSS一樣的台詞和態度是咋回事。

這個歌特LOLI女,就是黑貓,桐乃的宅友兼,吵架朋友——我這麼想到。

那麼。為什麼來我家玩的這家伙,會一個人待在一片漆黑的客廳里啊。我將一開始就該問的問題說了出來。

「……你在干嘛呢?」

「…………沒做什麼」

啊,頭別過去了。雖說我完全不明白她到底在想些什麼,不過看上去似乎很失落的樣子。

客廳里就這麼一片寂靜,這氣氛實在是很不愉快。

呀,因為,跟保持沉默的妹妹的朋友來年感人獨處喲?我到底該怎麼做啊。

「你說……沒做什麼……哈……」

——這女人仍然是這麼棘手啊……。

既然作為朋友到別人家去玩,至少和身為一家之主的大哥(就你個沒地位的——?)打個招呼如何?

我在如此異常的狀況下,無法做出該怎麼做才好的判斷……總之,先把窗簾給打開吧,讓房間里亮一點。用夕陽來驅散房間內的陰郁。

回過身來,我看見黑貓緊緊地閉著雙眼。剛才那種冷酷的氛圍消失得一干二淨。這反應就跟小貓被人摸頭時的反應一樣。

「……抱歉,太亮了嗎?」

「……我不擅長應付太陽光」

你吸血鬼啊你。可能,又是哪里搬來的動畫台詞吧。

「嘛,算了,你就不用拘束,隨便……已經很隨便了啊」

總之先適當說些什麼混過去,該怎麼辦呢……

總之,為了把握這個莫名其妙的事態,我問到。

「桐乃怎麼了?」

「……在房間」

……嗯。那麼,

「沙織呢?在桐乃房間嗎?」

「她沒來」

「咦?」

沒來?

「這又是怎麼回事?」

「……說是有急事,不能來了。昨天她特意跑到我家來,說『非常抱歉。突然之間有很重要的事要辦,必須得出個遠門,請你把這個轉交給kiririn氏』——然後就留下了這個」

黑貓拿出來的,是『繁星☆魔法少女梅露露』的漫畫。應該就是桐乃之前說的簽名本吧。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急事,不過這家伙還真是正直啊。

「你把這個給她吧」

「……知道了」

我一邊從黑貓那邊收下簽名本,一邊想到。

沙織有急事,缺席。哼……嗯,這樣啊……。

……嗚……總覺得,有種不好的預感。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這就是說……。

「今天,就只有你,和桐乃兩個人?」

「…………是的…………」

我好像……明白了……。因為,那個……就是那個吧?

沙織沒來,也就是說……今天的動畫鑒賞會,變成只有桐乃和黑貓兩個人的活動沒錯吧?

這不管怎麼想,都太亂來了吧……!這可不是吳越同舟,相親相愛,互幫互助啊!

這兩個人湊在一起,不吵起來才稀奇吧?根本不可能好好相處啊—。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原來如此。我總算明白了!全部都明白了!

「怎麼了?」

「……和桐乃吵架了吧」

「……哼,你很明白嘛。就是這麼回事」

我們面對面保持著沉默。也就是,這麼回事。

黑黴,為了參加動畫鑒賞會而來這個家玩。但是,平時負責擔當兩人間調停工作的沙織,因為急事而來不了了。

沒有料到會變成只有兩人的桐乃和黑貓——

和平時一樣,大吵了一架。然後,誰都不來勸架的結果就是……

桐乃因為慪氣,而把自己給關在房間里。

黑貓則是在一片黑的客廳里待到黃昏。

雖然這是我想象的,不過情況大致就是這樣了吧。……真是,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啊。

難得和朋友來家玩,就不想再好好相處些嗎,這群家伙。

「……哼」

不過現在這個狀況,卻有一點讓我注意的。

盡管在自己家吵架了,可桐乃也沒把黑貓給轟出去這一點。

盡管已經知道了沙織不能來了,也仍然在家里招待黑貓,留到她現在沒讓她回去這一點。

如何?是我瞎想想多了麼?我到覺得不是。要說為什麼的話,我陪她們參加了好幾次的活動,也一直在旁邊看著黑貓和桐乃的互動。

所以啊——

「你在想些很無聊的事情吧?」

「沒,沒這回事喲?」

我用僵硬的笑容進行了否定。……這家伙真是格外敏銳啊。

——嘛,也無所謂。這事兒和我無關。

不能繼續待在這個氣氛沉重的家里。我才剛回來,又得去外面打機消磨時間麼——。

就在我這麼想著的時候。

就好像是算好的一樣,我屁股口袋里的手機開始震動了。

「……嗚」

是郵件。竟然在這種時間發來讓我有種非常不好的預感……和我想的一樣,沙織。

——京介氏。剩下的就拜托您了。

………………。………………………………。

我用死魚一樣的眼睛看著手機屏幕,

「…………你認真的嗎,沙織氏……」

我無力地嘀咕到。

「……哎呀,突然間就變成長輩了……。連神經也失常了嗎?」

「……沒什麼」

我對在一邊像是自己家一樣隨意地讀著旁邊周刊漫畫的黑貓郁悶的回應到。

那麼,該怎麼辦呢……。

我為了想辦法處理現在的情況而運轉著大腦。我並沒有撇開不管出去玩的想法。因為,在這幾個月里,欠了沙織很多的人情。

說是恩人也行。那家伙拜托我的話——沒法拒絕啊。不想點什麼辦法的話。

……這個混蛋。竟然在這種像是在旁邊看著一樣的時機發郵件過來……。

那個很會照顧人的沙織的話。光是憑著自己沒辦法過來這個條件,就能推斷出現在這個狀況了吧。然後,那家伙就托給了我件非常難得的事情,將自己的職責委托給了我。雖然有

點誇張,不過,我想就是這樣了。……哎呀呀,真是。

——沒辦法。簡單的說,就是拜托我來主持這個動畫鑒賞會吧。

這樣啊……那—個,首先……要和桐乃還有黑貓進行交流,從而搞清楚她們吵架的理由,平複她們的心情——然後再讓她們一起去看動畫。還有,為什麼會吵到這個地步,也得勸

回來。

要讓這兩人高興,從而把關系搞得更好……就這麼處理吧。

我要代替沙織,成為這兩人間的緩沖素材。

「……光是想想我胃就疼了」

那家伙,平時就一直在干這種事情啊……。而且,還要帶著(ω)這樣的表情,嘻嘻哈哈的……。呼—,雖說直到那個人不在了,我才第一次真正了解到她的價值……。

實際上,這非常值得慶幸。我再一次對能成為我妹妹朋友的沙織表示感謝。

「……你哪里痛嗎?」

「哪兒都不痛」

那麼,上吧。我重新振作,開始行動。首先從眼前的這家伙開始。

「……不過啊,我問你,那個,今天……是為了什麼和桐乃吵起來的?還是動畫麼,」

「不是」

黑貓不帶感情地張了張嘴。只不過,接下來的話就是「……」這樣的沉默。

我耐心地等待著,不久後,「哈」黑貓仿佛飽含深意地歎了口氣。

「……我呢。也不是為了吵架才來的呀。……沙織不在的話,就想照她不在的那樣去行動。所以,雖然是來看動畫的,可我盡量不去接觸動畫相關的話題。估計……那邊也是吧」

「……這樣,啊」

「……你有意見嗎?」

「怎,怎麼會呢」

我並沒有意見,只是有點被嚇到。

……不過,也是啊,既然是來朋友家玩的。不會特意去挑會吵起來的話題的吧。

「那,又是為了什麼吵起來的?」

「手機小說啦」

黑貓厭惡地吐出這個單詞。

……手機小說……是啥?那啥……是在女孩子間很流行的,用手機寫用手機讀的,小說一樣的東西。可能有點不同,不過我覺得大致上沒什麼差。記得,最近又是出書,又是拍電

影什麼的。

「那個,手機小說又怎麼了?」

「『哼哼,我試著寫手機小說了。記得,你也有畫漫畫寫小說什麼的吧。要不要讀讀看我的?嘛,我覺得這實在是傑作啊~~』」

「原來如此」

模仿得像極了。那個『哼哼』讓人感覺極為不爽,非常有神。

不過,那個桐乃寫手機小說啊……。不適合的讓人反胃。跟現今的女孩子一樣。

那麼,雖然她似乎是很有自信……不過應該是第一次寫吧?

「很無聊嗎?」

「我想殺了她」

糟到這地步嗎!?到底是些什麼內容啊!我反而很在意了!

不過嘛,讀了無聊的小說或是漫畫,而讓人覺得很惱火這心理我是明白……。

要糟到想殺人的地步,那是糟到一定境界了吧?

從我的表情中看出了我的想法,黑貓面無表情的開始了說明。

「首先,主人公完全就是作者,第一人稱是『人家』」

「殺了她!」

這時,不管這內容會是多麼的高尚,我的評價都已經定下來了!

「不,不只是這樣……。比如2個字的3個字的單詞以外什麼都不寫直接給換行,還換頁,顏文字和記號比句號還多,而且根本就沒什麼句號,第一人稱和第三人稱混淆難讀死了,

視角轉換也總是太過突然,第一人稱完全就是本人的口語,內容還有一半是用來自誇的,還有作者和登場人物的高次元對話……到最後,」

一直在淡淡陳述的黑貓,在這里停了一下,

「有一個明顯是以我為模特的叫做BLACKCAT(原文是用假名寫的,中文就用英語吧……)的歌特LOLI女,遭到強暴後,死了」(………………我該說什麼好呢)

「好過分——!!」

這完全是惡意的啊!給朋友看這種東西,當然會生氣吵起來了!

「……呀,真的是很抱歉啊?」

黑貓點了點頭,再次沉默。

這樣下去就沒機會了。我拼命的找著話題。

「……呃,但是,你對創作還真是了解吶。說來你也有畫漫畫啊……」

「……到也……沒到那種程度。……我在新人里,也只是剛出頭而已」

嘁啦,黑貓把視線給別開了。很好,有戲。我要加油……!

「不是啊,很了不起了。讓我來讀她的手機小說的話,根本就說不出到底差在哪里啊。寫作手法……這東西,只有知道正確的方法才能說得出這台詞的吧,就象剛才的。著眼點果

然就是不一樣啊!」

「……哼。你似乎搞錯了點什麼」

黑貓整個人都面向了我。看起來是接受了我這個話題。

「漫畫也好小說也好,創作作品都不可能有『完全正確的方法』。擬聲詞很多也好,途中換行很多也好,就算是使用圖形文字和顏文字,用什麼和怎麼用,這些都絕不是能斷言說

這是錯的——我是這麼想的。所謂手機小說,特別是,最近新出現的那些」

擺著內行的架子說,並不局限于一定要按照曆來的手法所創作出的東西才是正確的,然後繼續。

「曆代先人們鑽研得出的了得技法也好,最新的流行物也好,為了獲得人氣而耍得小聰明也好,這些東西都是確實存在的,各自套用他們,則會得到各自的『正確』之一。並沒有

錯誤。但是,就因為這樣,就否定除此以外的所有做法,這樣是錯誤的吧。所謂手法手法,用上面的眼光來看,對內行來說就只是說說而已的蠢話。如果不具體寫出什麼來的話,

不管是什麼『GDGD』也好(我記得好像就是GOODGOOD的意思,不確定)『SENSEOFWONDER等等』也好,說到底都只是跟垃圾一樣的存在。怎麼創作,為了什麼創作,這對每個人

來說當然都是不同的,有一百個人的話,就可以有一億以上的主題——所以說,沒有絕對正確的寫作方法這種東西。哼,雖說這的確只是個菜鳥的結論……不過這又不是工作,創

作這東西,想怎麼寫就怎麼寫不就好了」

這家伙和桐乃一樣,一旦陷入自己的調調里就會變得非常得饒舌。

而且,如此攻擊性的言論……。她似乎非常焦躁啊。

「剛才我一邊噴一邊舉出的例子,說到底只是『不合我的興趣』而已。這一點,希望你不要搞錯了」

「……是嗎」

我完全搞不懂。

不過,黑貓對我發了這麼多牢騷,心情似乎輕松了不少。

剛才那中失落的氛圍,現在淡薄了不少。這邊搞定了……。那麼,接下來……

「嘛……這個先不管。我去准備點果汁和點心……你等著」

「……我明明就是來女孩子家里玩的,可為什麼現在卻在和她哥哥玩呢……」

「……我也不知道」

明明就是休息日,可為什麼我非得去安撫妹妹朋友的情緒呢。

我走出客廳,上了2樓。

並不是為了准備點心,而是去和妹妹進行對話的。

「桐乃……喂—。你在的吧,開門啦」

為了不讓客廳的黑貓聽到,我很小聲的敲著門。

就這麼敲了一會兒後,門以猛烈的勢頭開了下來。簡直就像是為了故意撞我臉一樣,不過我也差不多看穿了。啪地一下,用單手擋住。

桐乃好像是『切,沒中嗎……』一樣咂了咂嘴,

「…………干嘛?」

「什麼干嘛啊。你把朋友放在一邊做什麼呢?」

「H-GAME。讀我真正的妹妹們的BLOG」

桐乃和她的19個妹妹……這叫互動,嗯……

題外話:公野櫻子的19個妹妹,這本我很有意,不過怎麼不是天廣?)

「……!!!」

別,別說得那麼堂堂正正啊!啊~你給我差不多一點,哥哥我頭都大了!

「……你這張丑臉是什麼意思。有意見嗎?」

「當然有!?哪有人把朋友叫來家里,自己卻在一邊玩游戲的啊!」

「……哈?那就要兩個人一起打H-GAME麼?嘿—,不愧是變態,想法就是不一樣啊」

「這,這個死婆娘……」

啊——氣死人了!而且,你這混賬……兩個人一起打H-GAME是變態的想法?真會說啊……我可是到現在還記得三個月前有人對我下令要我和妹妹一起打H-GAME啊!

跟平時一樣,只把你自己給甩得一干二淨嗎你個變態!

嗚……不行,要冷靜——。之後是來讓她們和好的,我自己和妹妹吵起來的話算什麼啊。我緊咬牙關,將胸口的怒氣壓了下去。

「……桐乃小姐……我覺得,朋友來家里的時候,還是陪著對方比較好喲……?」

「煩死了」

桐乃不耐煩的眯起了眼睛。而且以一副你說什麼都沒用的態勢要將門關上。

你,你這個……!

我將身體給探進屋子,以此來組織——啪嘰!

「痛啊!」

毫不猶豫的關門了!有看到我的動作的話,一般來說都會放輕力道的吧!

剛才反過來還用力加速了吧!?

「嗚呃,怎麼有種惡心的感覺」

別說的你好像踩到了只青蛙一樣!你夾到你哥哥了!

為什麼我每次每次找自己的妹妹談話,都得這麼辛苦才行啊!可惡!這太奇怪了吧……!

總之,我以撕扯自己的身體為代價,總算是把妹妹的退路給堵上了。雖然這姿勢非常的丟臉,不過總算還是可以對話。首先,先針對和黑貓吵架的理由看看她怎麼說吧。

「……我,我說你啊……難得朋友來家里玩,就好好相處啊。吵什麼架啊」

為什麼這種理所當然的台詞,我還得反複得說給妹妹聽啊。

「……一,一般來說,有人會保持著這樣的姿勢來說服別人嗎……?」

面對著被門給夾著的大哥,桐乃難得地發出了佩服的聲音。

所以我說如果你感到佩服的話,那能不能把力道給放輕一點呢……?雖說我的願望並沒有傳達到桐乃那里,不過至少她回答了。

「……也沒什麼,那種人也算是朋友——之所以會吵起來,也是那邊的原因~」

「騙人。黑貓說是你的手機小說里有寫了一個以她為模板的人被強暴後死了。擺明了是你不好嘛—」

「哈!?那家伙說什麼呢!根本就不對嘛!」

「哪,哪里不對了……」

桐乃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只是把手從門上松開,走進了房間里面。

突然間從被擠壓狀態下被解放的我,腦袋里浮現出個問號。

桐乃在房間里勾了勾手指讓我進去。

「進來」

「哦,哦……」

走進妹妹的房間時,我仍然會覺得有些抬不起頭來。

總體色調為紅色的清爽房間。有股濃重奇妙的甜味。

床和電腦桌,書架……等等,沒什麼很奇特的東西。應該是為了迎接朋友來玩吧,房間中央的疊桌展開在那里,那上面,放著一部手機和還幾本黑色書。

桐乃重重地躺到了床上,指著那幾本黑色的書。

「讀一下那個」

「這,這是……什麼啊。這個……和剛才對話,能有什麼關系……?」

聽從妹妹的命令,我把手伸向那幾本書,嘩啦嘩啦地翻了翻。封面上,有著像是用手繪給畫上去去的歌特LOLI少女的圖畫,標題則是冼煉的英語筆記體。

內容是……。

「……漫畫,還有……小……說……?」

「其它還有非常厚的設定資料」

「……這什麼?」

「同人志。黑貓做的MASCHERA二次創作」

桐乃一臉厭惡地說著,撅了撅嘴。

關于同人志,適當的說明下,就是自己所做出來的書,然後在活動的時候拿來賣。然後,二次創作,就是用已有的動畫或著漫畫的設定和角色進行再創作。這些,在我被帶去線下

聚會的時候被非常徹底地進行了說明,連我也非常清楚。

「那麼……這同人志又怎麼了?」

「『……哼……那麼,在我讀這個明顯散發著地雷氣息的手機小說時,你就看這個吧。MASCHERA全都看完了沒錯吧?』」

「原來如此」

模仿得還真是像啊。特別是那個充滿藐視意味的『……哼』,非常有神。

不過,黑貓的同人志啊……那家伙,似乎和桐乃的興趣不一樣的樣子……。

「很無聊嗎?」

「我想殺了她」

糟到這種地步嗎!?呃,我剛才和黑貓好像也有過這樣的對話!

「是,是個怎麼樣的故事?」

「……切,就是所謂的“逆行物”啦。而且主人公還是個徹底的“U-1”」

「這暗號是什麼東西?」

“逆行物”的話,我到是可以從字面上理解,可那個“U-1”我就完全搞不明白了。哪個格斗大會嗎?

應該是接受了我這個問題,桐乃一臉不耐煩地說明到。

「“逆行物”也好“U-1”也好,都是二次創作時用得詞。“逆行物”,就想字面上寫的『主人公跳躍到過去的時間里』的故事。那新世紀福音戰士(以下簡稱EVA,你硬要跟我說

叫天鷹戰士我也沒轍)來舉例,碇真嗣從最後一話後的世界『保持著記憶與經驗』跳躍到了第一話的時間軸,重新和使徒進行戰斗——類似于這樣的故事就叫做“逆行物”。特別

是『保持著記憶與經驗』這點最惡心,因為,這樣一來,就可以任由作者和主人公來隨意改變曆史。二次創作的作者,以本篇的設定為基礎,而展開與本篇完全不一樣的故事」

(EVA系列逆行物代表做:RE-TAKE。很棒)

「哼—嗯」

就算你說EVA,我也沒看過啊。

不過嘛,至少我明白了這是給予主人公非常優越的待遇來展開得『和本篇完全不同的故事』。

「“U-1”,就是指主人公追加了很多雜亂的設定。什麼繼承了魔王之血,平時是封印著的啦,什麼只要微笑就可以蠱惑異性,可自己完全沒有自覺啦,什麼認真起來時,背後會長

出熾天使的翅膀啦,什麼明明是個S等級的異能者,可因為沒有得到認可就只有B級啦——在某個有名的H-GAME流行二次創作的時期,就用了那部作品的主人公“U-1”來稱呼了(這

我真想不起來是哪個了)。同樣,“SUPASHINN”也是這個意思(超級真嗣?沒記錯的話)」

「好,好難懂……」

不過你也了解的太清楚了吧!明明只是個中學生,前途令人擔憂啊!

「那麼……黑貓畫的那個同人志,就是那個“逆行物”加“U-1”咯」

「沒錯。MASCHERA第一季的最終BOSS“夜魔女王”在本篇被主人公“漆黑”干掉後,保持著那份記憶“逆行”回了第一話的時間軸,然後附身到本篇已死的女性角色的尸體上,作

為一個普通的少女而接近“漆黑”——就是這樣的展開」

「嗯……就是說……和本篇完全不一樣,由最終BOSS來擔當主人公咯」

「嗯。那個黑色的,總是COS成“夜魔女王”,這明顯就是把自己給投影到這個主人公上嘛。真是的,到現在還是覺得太痛苦了,雞皮疙瘩……嘔」

你把這寫台詞對著本人說了吧。在當然得吵了。

果然還是你的問題啊。

「……那,為什麼這會讓你『想殺了她』呢?畫嗎……雖然有點亂讓人覺得有點生氣……可我認為還是不錯的……內容嘛,光聽你剛才說的,我覺得還是比較有趣的」

「哈……你啊—,只聽個故事大概,翻兩張圖,就說得好像很懂一樣嗎?這篇同人志糟糕的地方,是更上面的問題」

「……怎麼說?」

「突然讓你看這東西你也看不懂吧?這書就算全部一頁一頁讀下來,也很難讀懂」

桐乃指著小說直截了當地說到,

「你看看這個一片黑的書頁。9成以上的地方都被字給填滿了。多換點行啊!而且還好是用一些難懂得漢字—,老是夾雜些羅羅嗦嗦別人都不想知道的設定進去—,這家伙完全不考

慮讀者的嗎。特別是戰斗場面!太難讀了!就比如爆炸,咚—!這麼寫不行得吧?就只有擬聲詞?有誰一次就能明白啊。還有,攻擊的時候給我寫上只有嗚哦—這樣的聲音,受到

傷害也要呀—這樣的慘叫啊!這樣絕對比較容易理解的,比較好讀,這是給大家讀的東西吧?要我說的話,這家伙寫的小說就只是為了自我滿足而已—」

我從來不讀小說,你跟我說了我也不懂。

不過你的說法真的是很生氣。

這麼說來,那應該就是桐乃流『手機小說寫法』吧。形式和媒體變化的話,有效的做法應該也會變化吧,而且,又不是賣給別人的東西,以自我滿足為優先也沒什麼不好吧。

「而且,這個同人志,還附帶了200頁的設定資料集。不先讀這個的話,就沒辦法全部理解原作里沒出現過的原創術語,這樣連故事的一半都理解不了,而且專用術語還一股廚味—

—神魔絕滅沖!讀不下去了啦!而且還用片假名注上裝X的注音!還是什麼奇怪的德語!……還有,最讓我不爽的……」

桐乃咬了咬牙,停了一下說到。

「有個明顯以我為模特的原創角色,中了“魅惑”的魔術後,成了主人公的性奴隸」(你倆太棒了…………)

「這你當然該生氣啊!?」

直到數秒前,我還在認為吵架肯定是因為桐乃不好,可現在一下子就沒有了維護黑貓的想法!

你個歌特LOLI想對別人的妹妹做什麼啊!這不是兩邊全都有問題嗎!

我說你們兩個,也太像了吧!

都在自己的作品里出現了對方,還都碰到了悲慘的待遇。

讀對方作品的時候,都是居高臨下的貶低對方。

所以才會吵起來,各自錯開——變成現在這樣。

「………………哈」

可是桐乃,你啊……

「……這個亂厚一把的設定資料……你難道全部讀完了?」

「哈?說什麼呢?這是當然的吧,不然的話怎麼噴她」

嘛,就是這麼回事。如何?你們也皺眉了吧?

關系還真是好啊。

沙織如果在這里的話,一定會捧腹大笑的。

真是,一群麻煩的家伙……。

總之呢,兩邊的主張我都知道了。第二階段結束了。

接下來,就照這個狀況,保持到動畫鑒賞會就行了吧?

我不知道能做到什麼地步,不過只能上了。

還有,這個我一定要說。

初中女生不准突然把性奴隸給掛在嘴上!下次絕對不行了!

我端著裝有點心和果汁的盤子走進了客廳。

而那只黑貓,則是隨便地躺在了沙發上。那里平時一直是桐乃的位置,這氣氛還真是奇妙。簡直就像跟自己妹妹說話一樣,我說到。

「……讓你久等了」

「……我都等好久了。准備個點心和飲料,你要花多少時間?」

黑貓將視線投向桐乃的青少年雜志,小聲說到。

……你在別人家就這態度嗎?果然和那個誰像極了。

我一邊想著,一邊將點心和果汁放上桌子。

……那麼,開始吧。

我輕輕將DVD盒子給放在了桌子上。

「為了准備這個花了點時間……」

「哪個……」

黑貓看向DVD盒子的眼睛眯了起來。

我拿著的DVD,正是『繁星☆魔法少女梅露露』的第一卷。

「你打算做什麼」

「……只是打算跟你一起看借來的罷了。——用大畫面去看。才是真正的梅露露啊」

我幾乎是自暴自棄地這麼說著。

黑貓並沒有什麼反應,只是把視線投向我。

「…………你,有看過這動畫嗎?」

「沒。應該說,動畫這東西我都不怎麼看。但是嘛,老是聽桐乃在那邊喊有趣有趣的,之前我就有興趣了……所以,拜托你做各種解說了」

短暫的沉默……。不久,黑貓拿過了梅露露的DVD,意味深長地歎了口氣。將盒子遞回給了我。

「給」

「……哦」

我接下DVD,走到電視前,開始准備。

裝著DVD的碟倉關了起來——電視屏幕唰地一下亮了起來。

顯示出來的是菜單畫面。跳過特典影像啊,聲優訪談之類的內容,我用遙控器選擇了『從最初開始』。

于是,畫面一邊走出了一個裹著奇妙煽情服裝的粉色頭發少女。

走到畫面中央後,咕嚕~轉了一圈。之後舉起杖(槍?),用著高調的LOLI聲線喊到。

『繁星☆魔法少女梅露露~開始咯——————』

不,不好,比我想得還要丟臉……!我感覺到自己的兩頰在發熱。

不過我不可能說『果然還是算了吧?』。

我緊咬牙關,采取防禦態勢。

不過,接下來的一瞬間,等著我的,是將我的防禦變成紙糊一般的展開。

畫面切換,轉為站在大草原上的少女。和梅露露非常像,不過卻穿著普通的衣服。背著紅色的雙肩書包,應該是小學生吧。

女孩子緊閉著雙眼,雙手仿佛祈禱一般握著。鏡頭開始以女孩子為中心慢慢旋轉。從女孩子的手里,啪——的飛出了粉紅色的光芒和星星,這時,音樂開始了。

包圍在光芒之中不停轉著圈的女孩子。她的衣服開始一件件唰~唰~地消失。首先是上衣,然後是短裙,貼身衣物,短褲——

「這太糟糕了吧!?這種東西能放到電視上嗎!?」

「這是DVD版,所以是沒問題……不過,當時確實是有很多地方都做了修正,有大量的絲帶和☆來遮擋女主角的裸體。記得當時NICONICO上傳了很多愛知版的無修正變身畫面,鬧得

跟節日一樣」

「…………」

我擦了擦額頭的冷汗。

為什麼我非得和妹妹的朋友一起看小學生脫衣服不可啊……。

我仿佛求助一般地看想客廳的門。

噶——那扇門完全就沒有打開的樣子。

……可惡,還沒來嗎……。那個混蛋,快給我過來啊……。

就在我皺眉的時候,音樂的節奏漸漸加快了——

然後,出現了『繁星☆魔法少女梅露露』的標題。

這是,黑貓小聲說到。

「……我無法喜歡這部動畫的理由之一……」

梅—露梅露梅露梅露梅露梅露梅~~梅—露梅露梅露梅露梅露梅露梅~~

在宇宙閃~~耀的流星~~☆用魔—法噴—射,去攻—擊敵—人~~

從魔法之國而來為了地球墜落流—浪你—好啊~~

繁星魔法少女梅露露~~

「主題歌是電波歌」

「咕……嗚…………」

我很明白自己的臉色已經發青了。這個,確實……太難熬了……。

這和禦宅,普通人什麼的應該無關。因為,黑貓也覺得很痛苦。

「呼~~……那麼,要打游戲嗎?桐乃房間里有——」

我放開遙控器,可手腕被抓住了。

「……你要體驗真正的梅露露吧?這種程度的丟人都忍不住的話……」

「嗚,嗚嗚……」

是誰說要看梅露露的啊!

我一邊聽著主人公赤星梅露(梅露露)的聲優『星野KURARA』所唱的主題歌『流星☆沖擊』,一邊忍受著猛烈的羞恥感與後悔。

Shoo~~ingStar~~Shoo~~ingStar~~飛向你的心中

使用比隕石更加(KIRA☆)巨大的Power—(KIRA☆)

標准你的心—狙擊所以~~用我的全力~~全開魔法~~

不要逃要好好收下喲~~

(伏見我忍你很久了……這東西翻得我渾身癢)

「喂,剛才這個小鬼在高潮部分一邊唱一邊用超大的鐳射把敵人轟飛了耶」

「……簡單的說,就是表示『現在開始要用全力全開的魔法在零距離問候你,別逃喲』的歌詞。真是吵鬧的動畫」

根據黑貓的解說,這個『流星沖擊』似乎是梅露露的必殺技。

在空中面對敵人進行回旋突擊,用杖的前端來刺穿心髒。

就這樣在低空高速飛行,保持著刺穿敵人的狀態,與地面進行激烈的摩擦。

之後在上升到高空,利用杖將敵人像是大回環一樣咕嚕咕嚕轉,再利用離心力將敵人砸到大地上。完了後,再伴隨著『去吧—!流星沖擊—!』的喊聲,向下發射出超大的鐳射炮。

「在這一連串的攻擊十,都帶著天真笑容的主人公。……披著少兒向動畫的皮卻是這麼個討厭的東西,你不這麼覺得嗎」

……嘛,這必殺技比起蹩腳的少年漫畫要好上許多。在主題曲里戰斗的對手的女孩子,估計已經變成粉末了吧。

「而且,這種盡是以LOLI和工口為賣點的作品,不僅僅是動畫,多了太多。雖說我覺得瞄准這方面市場的需求確實是妥當的做法,可是像這樣如此露骨的東西就算了吧。什麼『達

成了前所未有的DVD銷量』啊。以我的感性而言,我為這種雷作能賣的如此好而感到歎息,無法接受。大眾應該再培養下審美眼光才好」

我什麼都沒說,保持著沉默,

「你真的是完全都不明白啊!」

有人摔開門闖了近來。

「桐,桐乃……」

驚訝歸驚訝,不過我還是松了口氣。

很,很好,進行得很順利……。

其實,剛才我從桐乃那里借梅露露的時候,這麼說過。『沙織的土產在客廳,就算只是來拿那個也行』

因為這家伙非常的頑固。所以,跟尋常一樣說服他的話,她是絕對不會老實下來的。

這點我很明白。不過,我和黑貓邊看邊聊她最愛的梅露露的話,我想,她會不會一個忍不住亂入進來呢。

——跟我想的一樣。看看這個氣氛吧。

「梅露露的主題是『友情』啊!別因為MASCHERA賣不出去就用討厭什麼的話敷衍過去啊!哈,什麼審美眼光啊?拽得要死,不會是個近視眼搞混了吧?先不說剛才的手機小說,無

法理解哪里才有趣就判為是個雷,這就是你說的審美眼光?笨—蛋,連梅露露的腳本家想寫的東西都看不懂別在那兒裝內行了。而且,死貓你用PSP那畫面看到哪里了?至少有看完

第一季結束吧!?」

「事到如今你還跑來干嘛?又沒人叫你」

「吵死了!我只是來拿飲料時聽到了不能不管的發言!——問你呢!?看哪兒了!?」

黑貓用冷淡的眼睛掃視著大步闖入的桐乃。

「第六話中間」

「喂,為什麼在那里停下啊!?正好是精彩的地方啊!」

「A部分,被魔星生物寄生,變成暗黑魔女狀態下的好友,在B部分被梅露露毫不留情的蒸發了吧。就是用流星沖擊。雖說出于禮貌,可我打算至少也看到第一季結束的,再怎麼那

個也不行吧。這到底哪里是描寫『友情』的故事了?可以的話,能不能請你告訴我呢」

「哈?你到底在看什麼啊?在那種場面下沒辦法啊。不這麼做的話地球就毀滅了,這樣的話,阿露醬還是會死」

「所以就能一邊笑著一邊『上啊—!流星沖擊—!』面對好友這怎麼可能嘛。這女人只是單純的獵奇殺人犯嘛。」

「沒問題!在那之後有好好複活啊!梅露露在戰斗前張開的『魔法立場』里,死掉的人和破壞掉的東西,都能夠完好的恢複原樣的!」

「這個欺詐一樣的設定是什麼東西。……我退一百步,因為有這個魔法,在那個場合這是最好的判斷這點我也認同,可為什麼沒有她猶豫或者哭泣的描寫?因為魔法的副作用而突

然發作的殺人沖動嗎?」

「真羅嗦—老是抓著這種小地方不放……有什麼關系嘛最後不還是得救了!阿露醬最後也說『謝謝你救了我!梅露露!』!」

「所以我才說這只是小孩子看的動畫。描寫根本就不夠,劇情展開也讓人無法接受」

「你的腦袋真是頑固啊。……但是,我就問你一個。放出新必殺技的時候,那個神級作畫超棒的吧?沒錯吧?」

「雖說轟殺的是自己的好友吶」

「我—就—說—!」

這兩個動畫宅……真的是,好吵啊——!?

差不多快受夠了的我面前,桐乃和黑貓和平時一樣吵吵鬧鬧地爭論著。

這是,黑貓抓住了遙控器,將電視上播放的影像暫停。

「哼……你說小畫面無法傳達那個神級作畫的精彩吧?既然你這麼說,那就實際看一下吧。快去把收錄了第6話的DVD給拿來」

說的跟吵架一樣,也有人拿找茬來當做還嘴啊。

「啊,你說了?說了吧?好啊——我馬上拿給你」

桐乃用手指這黑貓的臉,

「——哈,我絕對要你哭得難看!」

留下這句台詞就跑到樓上去了。

小鬼啊你。

但是啊……雖說要放松還太早,現在直到現在,才總算像是進入動畫鑒賞會啊。我向著妹妹跑開時的門,歎了口氣。

結果——之後看梅露露的第六集時,時間已經到了。雖然鑒賞會開始還沒過30分鍾,不過也沒辦法。也許,我再早回來一點就好了。

到5點時,黑貓說『得回去了』。要說為什麼要在這麼小學生的時間回家,我並沒有問這個理由。

因為星期六的五點半,是梅露露和MASCHERA和放送時間。

順便一提,在看梅露露的時候,桐乃和黑貓一~~~~~~~~~~~直就像那樣在爭論著。我則是做我該做的,不管這個不知道感情是好還是不好的二人組安穩也好,擺架子也好,稱贊也好

,強行把她們拉開也好,被她們踢飛也好,被罵也好——不管怎樣還是將這個場合維持了下來。站在桐乃和黑貓中間,充當她們見的緩沖材料。

……盡管我以為我一直觀察著她們的互動,不過這還真是,非常難辦吶……。

我對于一直都在嘻嘻哈哈的沙織尊敬非常。因為啊,這里可是有兩個桐乃在哦?實在是很要命。老實說,三十分鍾就結束實在是幫我大忙了。

「那我就把這個借走了」

在高坂家的玄關,准備回家的黑貓拿著紙袋說到。紙袋里,是沒時間看下去的『繁星☆魔法少女梅露露』的DVD。

桐乃盤著胳膊,以一副勝利者的嘴臉回答到。

「哼哼,你似乎終于是明白梅露露的有趣之處了呢」

「真希望你別說這種蠢話。確實,戰斗場景的一部分作畫可以算是非常出色,TV版崩掉的地方大致上也都被修正了這一點,必須得做出評價。——可是,劇本方面就是一團糟這一

點,我並沒有改變的意思。……哼,反正,也就只有出于道理上看完它這點價值了」

「你也真是太固執了吶—,老實點承認非常有趣想繼續看下去不就行了」

你有資格說別人嗎……。我可是一直都看著。

我重新振作精神,向著黑貓說到。

「……今天實在是很感謝你能陪桐乃玩了」

我將肩膀上的力道放松,說到。

「隨時歡迎你再來。下一次的動畫鑒賞會,我會好好安排的」

黑貓直視著我的眼睛。

「……我真是感到非常地好奇。正好,我現在就問你,你啊,為什麼要這麼照顧那麼無情的妹妹啊?」

為什麼啊……我也不知道。一開始只是跟著形勢走……不對,就算是現在也一樣……不過也不只是這樣,怎麼說呢。雖然我是非常的不想承認。

「……抱歉,我也不是很明白」

「……妹控?」

「只有這個絕對不是!」

你說什麼呢!才沒這種可能吧!

就在我全力否定時,我的阿基里斯之腱被用腳尖踢了。

「疼——你干什麼啊!?」

我怒吼著轉過頭去,只見桐乃正用輕蔑的眼神看著我。

「……惡心」

……怎麼了啊……!我知道你對那句妹控很不滿,可又不是我說的,不是都好好否定了嘛。別莫名其妙的踢我好不好……。

看著挨踢的我,黑貓又說到。

「……M?」

「也不是!」

我覺得!

「……那是為什麼?」

黑貓歪了歪腦袋。似乎是對這個話題非常的執著的樣子。不聽到讓她滿意的回答,就不會放棄一樣。

真沒法子……。

我搔了搔腦袋,試著組織起那個無論如何都不想說出來的東西。

一定得用語言去組織的結果……就是得出了一句非常陳腐的台詞。

「……因為是兄妹啊,不行嗎?」

我別開了視線,撓了撓自己的鬢角。

為了掩飾自己的臉紅,我咂了咂舌頭。不行。雖然這是我自己說的,可這根本就不成理由啊。黑貓應該是不可能接受的吧……我是這麼想的,不過。

「…………這樣啊。我明白了」

黑貓輕輕地點了點頭。

仿佛讓我這邊的胸口也變得平靜下來的柔和語氣。

「……是個好哥哥呢。真是羨慕你」

對著桐乃耳語到。平時的話,一定會『什麼啊?找茬嗎?』這樣回答的桐乃,仍就抱著雙手一臉的不快。兩人之間展開了無言的交流。我不是很清楚她們到底在交流什麼,也只能

靜靜看著。

片刻後……

桐乃終于重重地『哼』了一聲。斜眼看著黑貓,

「嘿—……怎麼?你,喜歡這樣的嗎?品位好差」

「……………………」

被點名的黑貓保持沉默,只有雙眼瞪得老大。

「不是我說難聽的,放棄比較好哦。因為這家伙,只愛丑女」

「你這家伙說什麼呢!?那是說誰啊!回答的不好的話,就算是妹妹我也照樣揍你哦!」

「是了是了,又生氣了。真是對不起哦~~」

好像把我當笨蛋一樣聳了聳肩。你這個……!再怎麼說也不帶你這種態度的吧!

雖然我還有很多話想說,不過在這之前,桐乃面向黑貓說到。

「這種就行的話,要幾個都可以給你。不過,很惡心,你能不能帶回去」

「你這……個……」

就在我憤怒的鐵拳旁邊,黑貓面無表情地看著我們。

「……只愛丑女……」

小聲地嘀咕到,

「…………哼」

看上去似乎極為冷淡地接受了。之後,黑貓用嚴厲的目光瞪向桐乃。

「——哈,能不能別搞出這種無聊的誤解。……我也是,像這種男人,完全就不是我喜歡的那一型。哎,真是的,玩笑也分好壞,好壞還有個度喲。我怎麼可能去招惹連貓耳也帶

不上的男人?——能不能別把別人當笨蛋了?這種……男人……完全就不美型,還那麼土,這張臉還那麼沒出息……離我的理想差了有一億光年。……哈,我這邊才該拜托你喲」

好過分,不用說到這種地步吧……。

黑貓在留下這一通漫罵後,馬上往回走去。

就這麼迅速地離開。我只能對著那個後背歎氣。

「…………哈」

雪白的皮膚,好像日本人偶那樣的黑發。瞳孔帶上真紅色的隱型眼睛,給人豔麗感覺的淚痣。

穿著輕飄飄褶邊的歌特LOLITA。

興趣是COSPLAY動畫游戲作同人。無表情不親切,張嘴還是毒舌。

相處起來很棘手,麻煩的要命的女人。

不過嘛。

「——我會再來的」

有時也會有可愛的時候嘛。

「知道了」

回答的聲音也不知道她聽不聽得到,我向玄關方向轉過身去。

我的妹妹仍然抱著胳膊站在那邊——

伸出舌頭做了個鬼臉——完

作者:伏見つかさ

插畫:かんざきひろ

圖源:陽子ようこ

翻譯:Azwel!

發布:QINGZHIGUO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