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妹X超電磁炮 某電擊娘的人生相談 第四話 某電擊少女的人生相談(讀音:girls’talk)後篇
「你也知道,我的戀情一點進展都沒有啊。該怎麼辦才好呢……」

「哦哦,說得可真坦率哪。」

美琴微微撅起了嘴:

「還真敢說啊,明明是你先挑釁的……反正那小子也看不到我們。」

「嘿,這樣啊——同感。」

「同感?」

「沒什麼,我自言自語罷了。那麼,‘為了推進戀情,該怎麼辦才好’,是這個問題了吧。容我三思——」

桐乃好像想到了什麼似地拍了下手。

「試試人生相談的辦法怎麼樣?」

「呃……此話怎講?」

「上條……不不,美琴小姐喜歡的人,是個有著有難必救天性的人吧?那麼只要說美琴小姐現在很困擾,需要幫助的話,就會有很大的接觸機會了吧。」

「原、原來如此……但、但是,雖說是人生相談……該怎麼開始話題呢……」

但見美琴面染紅暈,低頭沈思,手指忸忸怩怩地搓來搓去。

見到這一幕,桐乃微閉上一只眼,笑嘻嘻地說道:「美琴小姐。那麼,就按我說的做吧——好吧?」

「嗯、嗯。」

「首先,在深夜偷偷溜進他的房間裏。」

「要、要做好筆記呢……深夜、潛入,記下了……」

突然就從犯罪行為開始了啊!沒問題嗎?

「到這裏沒問題吧?——然後呢,以騎乘位爬到熟睡的他身上。」

「嗯嗯……騎乘位,記下了……」

「之後“啪”地一下扇他一耳光,跟他說‘我要找你人生相談!’」

「……這辦法真的能成功嗎?」

「絕對如你所願。本小姐可是親自驗證過的喔!」

桐乃自信滿滿,斬釘截鐵地宣言道。

……至于我呢,對此無可奉告。(J:全文一直是京介視角)

「打耳光……打耳光嗎……」

唧唧咕咕念念有詞的美琴把右胳膊高高舉過頭頂。然後——

「是這種感覺麼?」

嗶哩嗶哩嗶哩嗶哩嗶哩!!

筆直甩出的一記「耳光」,竟有著如此驚人的破壞力。

目擊此情此景的桐乃發話道:

「剛剛那個是什麼?Giga break之類的嗎?」

「哎?」

「哎什麼啊!跟你說的是‘打耳光’吧?為什麼若無其事地附加了電擊屬性啊……吃了你這招的話,上條先生連灰都不會剩下了吧!」

「不是啦,如果不用這種強度的話,只會被那小子無效化的啊……」

「沒關系啦!如果是在睡覺的時候的話!大概……」

……這樣好嗎?好像已經完全徹底暴露「他」是上條了吧。

轉過頭去瞄了一眼上條,只見他渾身震顫,面無血色:

「……喂、喂,高坂……為什麼明明該是禦坂的戀愛話題的,不知不覺就變成要暗殺我的話題了啊?」

「……」

看樣子還是讓這小子心情更加焦急點好了。

「你們再多多暴露下美琴喜歡的人是誰吧!」——我甚至都有這種想法了。

「說起來。剛剛你也擋住了美琴小姐的電擊,上條你莫非是擁有‘無效化(好像是這麼說的吧)’的能力者嗎?」

「啊啊,被稱作『幻想殺手(Imagine Breaker)』,用我右手摸過的東西如果本來有異能之力的話,不管好壞統統都會被消除。」

不過在學園都市內的『身體檢查(System Scan)』中,他卻是被判定為『無能力者(Level 0)』的——上條如此補充道。

「呃……上條的能力……就只有這個?」

「嗯?哦,就只有這個。」

「沒有像其他家夥那樣的,射出激光啊、空間傳送啊之類的能力嗎?」

「沒有的啦。順便說下,就連回複魔法和運氣之類的,也不受自己意志控制,統統會被消除幹淨。」

喀噠。

我坐在鋼管椅上拖著椅子,拉開了和上條的距離。

「喂——,怎麼突然離遠我了啊?」

「咿呀……好像在你身邊就會變得不幸啊。說起來,虧你能用那種垃……能力和各種強敵戰鬥啊。」

「高坂,剛剛你丫准備說我唯一的能力是‘垃圾’的嗎?」

「沒有沒有,我什~麼也沒說哦。」

在隨處可見能力者的世界裏,無效化能力應該還是很有用的吧,所以稱之為垃圾能力的確不妥。雖說如此,在頻繁進行的激鬥中,卻不能使用回複魔法什麼的,怎麼看都是個致命缺陷吧。

「啊啊……原來如此。所以每次戰鬥之後都會住院嗎……」

上條點了點頭。

因為有點在意,我又發問了。

「為什麼這麼拼命地戰鬥呢?」

「嗯?你在說什麼呢?」

上條很幹脆地這樣答道——

「只要有為之戰鬥的理由,不管能力多麼弱小,也只能振奮鬥志拿出幹勁上了吧。」

這與是Level 5的超能力者還是Level 0的無能力者沒有關系。

並不是因為有勝算或者有能力才戰鬥的。

就像理所當然地那樣,他這樣斷言著。

「——嘿,原來是這樣。」

小子真能耍帥嘛。

真是的……迷上了這小子的女孩可真是辛苦啊,對第一次見面作為嘉賓的我都插上flag了,這可怎麼得了啊。(J:凶介你也要加盟上條後宮了麼)

我無奈地苦笑著,重新轉向電視畫面的方向。

接受著戀愛咨詢的桐乃正在向美琴做出不得了的提案。

「——所以說美琴小姐,試著練習一下告白吧♪」

「……什!」

一瞬間,畫面上無數彈幕飛舞起來。

淨是些「嗚哦哦哦哦哦」,「」,「小桐桐GJ!!」之類的。

觀衆人數已經超過10萬人了,可彈幕數量仍然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增長。

「告、告、告白什麼的!」

「哎?反正早晚都要做的吧?」

「那、那是……雖然也許是這樣……嗚」

該說果然不愧是人氣女主角嗎,雙頰緋紅不勝嬌羞的美琴真是可愛之極。現在她的破壞力,就連一心一意的我,都不禁開始心猿意馬,躁動起來。(J:諸位妹黨炮黨和一切純愛之黨請備刀)

桐乃笑眯眯地給了美琴最後的致命一擊:

「來,瞧瞧彈幕吧。各位觀衆也都很期待的喲~~」

「都、都是因為你說了奇怪的話吧!」

「所以說啦,最多只是練習一下罷了。這樣的話正式告白的時候也許就不會失敗了,觀衆們也都很高興,豈不是皆大歡喜嘛!」

「嗚嗚~~」

美琴緊閉雙眸,嬌軀微顫。

亢奮的觀衆們也情緒高漲,紛紛狂刷著「告白!告白!」的彈幕,有種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氣氛。

我可沒法趕上這種NICO動畫式的勁頭。

同時,畫面外傳來這樣的聲音——

「啊 啊啊啊啊啊!!羨慕、嫉妒、恨啊!竟然要向那只類人猿告白嗎!這不可能的啊!作為姐姐大人的戀人,我必須馬上終止這種不得了的企劃!但是!但是啊!!!!我又好想將姐姐大人這副淫靡地扭動著嬌軀的模樣,深深地印在腦海裏的文件夾中啊!想聽聽姐姐大人可愛的告白台詞……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我!!我可真是糟糕的戀人啊啊啊啊————————————————————!!」

……黑子……竟然全部被你聽到了嗎……。

在黑子苦惱地扭來扭去的時候,煩惱著的美琴好像也下了什麼決心。

她充滿氣勢地站了起來,深呼吸幾下後,堅定地說道:「我明白了!做就做!」

「就是要這樣嘛!」

桐乃也站了起來,在一邊鼓著掌。

「美琴小姐,首先試著說說‘喜歡’吧。把我當作上條先生就好!」

你已經完全不打算隱藏了是麼。

算了,估計你們肯定以為上條不可能在看這個節目的吧。可就算考慮了這點,這也是不得了的狀況啊。

美琴清了清嗓子:

「那麼,開始了哦……」

她用力捏緊雙拳,以類似馬步的姿勢全力吶喊道:「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竟敢讓我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嗶哩嗶哩嗶哩嗶哩嗶哩——!

「給我停——————————!」

桐乃竭盡全力叫停了。

「哎,怎麼了?」

「停停停停!我還要問你怎麼了呢!剛剛那是什麼!!那到底算是個什麼!!」

面對桐乃的質問,美琴用可愛的聲音答道:

「什麼——那就是告白啊?」

「可怎麼聽起來都是和妹妹的仇人相遇時候的台詞吧?!就像是『妹妹(Sisters)』篇剛開始時那樣的淒厲尖叫聲吧?!」

咔哧咔哧地閃著電光,就像傳說中超級戰士的二次覺醒那樣。

大概本來還想接著說「竟敢讓我迷上你啊」之類的吧。

「不是這種嚇人的告白啦!果然事先練習下很有必要啊。」

桐乃的話也代表了我的心聲。

美琴看上去有點不悅地嘟囔道:「那、那要怎麼辦嘛~~」

「完全沒必要咆哮啊,倒不如說聲音小一點比較好吧。最好用可愛的、帶點羞澀的那種感覺,把自己的心意傳達出去。」

「……你……能做到這樣嗎?」

「當然啦!要是不信,自己去看《俺妹》第二卷好啦!」

……請允許我對此做一個無可奉告的表情。(J:請允北……)

「這樣啊,剛剛的那個不行啊。」

「再試一次吧,這回我來幫你想想台詞吧。」

「嗯……」

美琴稍微想了想,慢慢地搖了搖頭。

「……抱歉,果然還是算了吧。明明是要傳達自己的心意,怎麼能用別人想出來的台詞呢。」

「……這樣啊,也是呢。」

「也不是那麼複雜的心情,就用在自己眼前自然浮現出來的話語傳達給他就好。」

說罷,美琴淡然一笑。

「要是這樣還失敗的話,那也沒有辦法咯。」

——啊,原來如此。

這就是桐乃如此仰慕她的理由。這就是黑子如此癡迷于她的理由。

正如上條所言,毫厘不差。

禦坂美琴是個不僅強大而可愛、更是有著男子漢般的果決和風采的女孩。

「這樣嗎。」

桐乃又重複了一遍。

明明事與願違,自己的期待落了空,我的妹妹卻和美琴浮現出了相同的笑容。

那麼……

看到剛才這一番光景,上條會有什麼感想呢?我轉過去一看——

嘰哩哩哩哩哩哩哩哩哩哩哩哩哩哩哩!

突然警鈴聲大作。

「!」

上條臉色瞬間一變。

「這是——」

只見上條剛才的慵懶神情一掃而光,表情登時變得嚴肅。

他緊緊地盯著畫面。

幾乎與此同時,從電視機的揚聲器中傳來「NICONICO動畫♪」這樣的毫無感情的聲音。這種怪異的聲音雖然聲音很高,但並不包含任何感情。

接下來聽到的就是明顯走調的「笛子」的聲音了。

(J:這個URL可能無法播放,如果好奇究竟是什麼聲音,可以去下面的原文網址,找到這個位置的插入音頻去親自一聽。鄭重聲明:後果自負)

「這是什麼玩笑嗎?」

在怪異的笛聲之中,這是我的第一反應。

畫面那一側的桐乃她們似乎也是同樣的反應。

然而這種樂觀想法很快就消失了。

「嗚——!」

聽著這笛聲,腦袋不由得嘎吱嘎吱地劇痛起來。

「這、這是什麼啊……!」

繼續聽下去肯定不妙!

做出這刹那之間的判斷後,我馬上去關電視電源,但是動畫沒有消失。

更糟糕的是,大樓裏似乎各處都開始響起這種笛聲。

「喂!到底怎麼了啊!」

「揚聲器竟然自己……!」

畫面另一側似乎已經亂成一團了。

誰都雙手捂著耳朵,痛苦地抱著頭。

——桐乃也是。

「喂喂喂喂!莫非是真的嗎……?」

——這次的合作,似乎別有內情呢。

「桐乃的玩笑話竟然是真的嗎……?!」

就在思考的這一會兒,腦袋的痛楚也變得更加劇烈。

上條喊道:「這個聲音……像是前方之風的‘天罰術式’那樣的啊……?咿呀——」

「你知道的嗎,上條!」

「和之前戰鬥過的一個家夥操縱的魔法有點像,不過還是不一樣。要是剛才聲音說的是真的話,那就不是魔法,而是精神系能力發起的攻擊了。」

說白了就是洗腦之類的吧。那要是真的話,該是多麼可怕的力量啊!

這麼想著,我支持不住,頹然跪下。就在此刻——

「那個幻想——就由我來消滅吧!」

在天靈蓋內側,回響起一個清澈的聲音。

一瞬之間,那般劇烈的頭痛就神奇消失了。

「哎……?」

一下回過神來,我看到上條的右手摸著我的頭。(J:所以你也被摸頭殺了,凶介……)

「幻想殺手(Imagine Breaker)」——能夠消除一切異能之力的力量。

「終于明白為什麼電擊文庫編輯部要把我送來這裏了。那幫家夥早就知道會變成這種局面的吧。」

上條自言自語地說著。

他把右手拿開,看著我的眼睛說道:「雖然不大明白,看起來我們是遇到大麻煩了。去禦坂她們那裏看下情況吧。」

「哦,我也去!」

在踏進這幢大樓的時候,我和妹妹約定好了的。

不可能在這裏淡定地等著。

而且——要是離開這小子身邊,說不定頭又會開始痛呢!(J:凶介你的動機……剛想感動一把來著的……)心裏藏著有點慚愧的打算,我作出了上面的宣言。上條睜圓了眼,然後像個年少男孩一樣地笑了起來。(J:當媽應是16歲,日文中「少年」一般指七八歲至十五六歲的男孩,大家理解就好~~)

「什麼嘛。你也不好說別人吧。」

「……嗚」

好像能讀透人心一樣啊。明明不是讀心能力者的。

「走吧!」

「哦哦!」

我們朝著錄音室奔去。

一到錄音室——

「別小看人家啊!」

伴隨著一陣尖銳的叫喊聲,蜘蛛網狀的電擊迸射而出。

我們看到的是在錄音室中央放著電的美琴。

放出的電擊並未傷到錄播器材分毫。

然而,在揚聲器中播放的笛聲卻完美地在同一時刻停止了。

「——這樣就沒問題了。桐乃,身體怎麼樣?」

「沒問題……不過,剛剛你做了什麼?」

「通過網絡把發聲的本體給燒了。——真不巧,我對這種卑劣的能力膩煩了。」

美琴一邊說著「現在應該沒影響了吧」,一邊輕攏秀發。

「有了不好的回憶呢。」

桐乃如此說道。

美琴秀眉微蹙,答道:

「真是的,只有你知道我的情況,還真不好應付呢。到下回見面之前,我也會好好了解你們的事情的,做好了覺悟過來吧!」

「嗯,我很期待呀~~」

兩人有那麼一瞬間彼此交換了下眼神——

「那麼,我去收拾頭目(讀音:博之)了。(J:即西村博之……)——這裏就交給你了。」

「——嗯,交給我吧。我來好好給這個直播收尾。」

兩人相視一笑。

「黑子!」

呼喚著自己的同伴,美琴風風火火地沖了出去。後面的黑子應道「是,姐姐大人!」,也隨之跟上。

望著兩人的背影,上條說道:

「我也去了。——你可要保護好自己的妹妹!」

「不用你說我也會的!」

我苦笑著目送著上條離去的背影。

雖然,我還不了解那些家夥的故事。

但他們一定在用他們的方式,像往常那樣做著該做的事情的吧。

我看向了妹妹。

兩人目光交疊。

「————」

那麼——

我也用我的方式,像往常那樣去做吧。

不過是和桐乃一起啦。

我向妹妹露出了笑臉。

——我沒受傷,不用擔心!

然後,微微點了點頭。

——要繼續加油喔!

「哼——」

——我好像聽到了「你是笨蛋嗎?!」這樣的聲音。

桐乃移開視線,對工作人員說道:「直播現在怎麼樣了?還連線著嗎?這樣啊,那樣最好。」

被美琴拜托收拾殘局的桐乃會怎麼做呢?——

「那麼,受美琴小姐委托,節目恢複播送。雖然事態詳情尚不清楚,不過已經沒關系了。因為美琴小姐他們現在已經出發了呢。」

就這樣很平常地恢複了直播。

明明剛剛才發生過那樣的騷亂,做的可真棒啊!我心裏由衷贊歎著。

就像往常一樣,桐乃做著自己的工作,而我則在一邊守護著妹妹。

我一直這樣想著。

——我的妹妹果然不可能那麼可愛。

全劇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