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妹X超電磁炮 某電擊娘的人生相談 第三話 某電擊少女的人生相談(讀音:girls’talk)·前篇
「什……竟然有人嗎!」

朝這邊沖過來的刺猬頭男注意到了我們,眼睛登時變得溜圓。

「你小子別想逃跑!」

嗶哩嗶哩嗶哩——!

茶發少女放出猛烈的電擊,從他的背後不斷迫近。

「啊啊啊!這個笨蛋!」

刺猬頭男立即回轉身,朝著電擊方向伸出了「右臂」。

命中!——令人難以直視的高能火花幾乎要閃瞎我們的眼了!

……過了好一會兒,閃光與轟響聲終于平息下來,戰戰兢兢地睜開眼睛後發現無傷的刺猬頭擋在我們身前,保護住了我們。

「呼——」

他的右臂仍然向前伸著,安心地出了一口氣。

與此同時,要說在我身後一直看著事件全程的桐乃的話——

「哦哦……這就是傳說中的『幻想殺手(ImagineBreaker)』嗎。竟然能這麼近距離地欣賞到,太幸運啦!」

真是淡定啊,這丫頭。

刺猬頭回頭看向我們,擔心地問道:「呃,沒有受傷吧?」

「大概不要緊……吧?」

我這麼問桐乃,她微微點了點頭。

「這樣就好。」

他咧開嘴爽朗地笑了一下,然後表情馬上又嚴肅起來。

「這裏就交給我了,你們快逃吧!」

「給我等下!」

茶發少女突然打斷了他的話。

「你小子為什麼把我說得好像是壞人一樣!」

「都朝著普通人放出十億伏特的高壓電擊了,你還有什麼可辯解的。怎麼看都是壞人吧。」

的確,現在這個少女臉上一副想踹自動售貨機的凶惡表情啊。

「受了十億伏特電擊還淡定得一塌糊塗的你哪兒像普通人了啊!再說本來就是你小子……!」

「別一生氣就讓身體嗶哩嗶哩地放電啊!普通人都會感到恐懼的!」

「唔咕——!」

環繞在她身邊的電火花漸漸消失了。(J:十億伏特……)

「……這樣就好了吧。」

「……不要再隨便放電了喔。」

「嗚!」

嗶哩一下,一束格外強烈的電擊迸出。

好像這和她的心情是聯系著的。

這樣很容易就明白她在生著氣,那可真是方便。要是我的妹妹也有這樣的功能就好了。(J:原來抖M的凶介這麼想被電啊!為了時刻了解妹妹的心思,你准備獻出年輕的生命嗎……)

「哼,我知道的啦。」她從鼻孔裏不高興地擠出幾個音,「呼——哈——」地做了幾個深呼吸,然後環繞在她身邊的電光終于完全不見了。

「這樣總算行了吧?」

「……呼,終于安全了嗎。」

「討厭啦,別把人家當成危險品嘛。」

茶發少女這樣向擦著冷汗的刺猬頭吐槽。

這種拌嘴感覺就像是哪兒的情侶在打情罵俏似的,我也漸漸放下了戒備。

正如黑子本人所說,也許並不是個壞家夥吧。其實,不細看也能明白,這位少女就是從剛才開始我們一直在聊的那位——

「美琴小姐。」

桐乃沖她打著招呼。

「哎?」

「您是禦坂美琴小姐吧。然後這位是上條當麻先生。」

「唉?你認識我們嗎?」

被桐乃喚作「上條當麻」的刺猬頭愣愣地睜圓了眼,而名叫「禦坂美琴」的女孩則「啊!」的一聲,指著桐乃道:

「莫非……」

「我是高坂桐乃,今天和你一起參加NICO直播的。」

「果、果然是嗎!」

美琴直率地露出了「太妙了」的高興表情。她伸手拍了下頭,

「哇,真是太棒了。啊,那個,該怎麼說呢……初次見面的樣子,讓你們見笑了……」

說著,垂頭喪氣地消沈起來。

這怎麼看都是個普通的女孩,無法讓人和剛才發著火亂放電的那個形象聯系在一起。

美琴瞪了眼上條。

「都怪你,讓我被人家誤解了。」

「倒不如說是讓他們正確地認識了你吧……」

嗶哩——!

「……我什麼都沒說。」(J:當媽這麼妻管嚴啊……)

「哼~~」

美琴收起小電擊,十二分恭敬地對桐乃說道:

「初次見面,高坂桐乃小姐。我是禦坂美琴。剛才讓您看到了稍微有點奇怪的一面,不過平時可完全不是這樣的。」

「啊,沒關系沒關系。我不會誤解的啦。」

「哎?」

「《魔法禁書目錄(Index)》和《某科學的超電磁炮(Railgun)》我都全部讀完啦,所以關于美琴小姐和上條先生的各種事情,我可都知道得很清楚哦!」

桐乃握緊雙拳,用閃閃發光的眼神凝視著美琴。

「啊,那個……」

美琴好像對桐乃的反應有點困惑,這時黑子說道:

「姐姐大人,這是真的哦。我和桐乃小姐剛才一直在聊姐姐大人的事情呢。嘿嘿嘿,她可是和我不相上下地彼此競爭著的人才呀!」

「是、是這樣啊……」

喔,開始感興趣了嗎。

「咿呀~~其實我也沒那麼好啦~~」(J:這句是桐乃說的)

你在那邊害羞個什麼勁啊。黑子也未必是在稱贊你,別先忙著得意啊。

「……嗯,其實我也讀過《我的妹妹不可能這麼可愛》,這真是太好了。這本書在學園都市也有賣呢。」

「雖然我還沒有讀過,不過聽初春說,在警備員(Anti-Skill)之中好像也很流行呢。」

(J:這句黑子說的。TV動畫《某科學的超電磁炮S》第一話中病房邊上的警備員在看俺妹系列,版權所有:鐮池和馬、冬川基、ASCII MEDIA WORKS、PROJECT-RAILGUN S)

「啊,是這樣的嗎……」

「那個——」

上條好像成績不好的學生一樣,怯怯地舉起單手提問道:

「……我只是被電擊文庫編輯部叫來的,完全不了解是什麼情況……」

「啊呀,這只類人猿竟然還在啊?」

「你以為要是能回去的話,我還會呆在這兒嗎!」

上條無奈地撓了撓臉。

不僅被女性朋友電擊了,還被冷語嘲諷……不過意外地讓我産生了一種親近感呢。(J:你們倆抖M得好好聊聊)

美琴稍微想了下,說道:「暫且先把高坂先生他們領到休息室吧。」

「雖然這麼說……休息室不是剛剛被姐姐大人完全破壞了嗎……」

「啊……」

美琴微微張開了口,似乎想說「的確是這樣啊」的樣子。

「對了,叫我桐乃就可以啦。我也直接叫你美琴好啦。」

「是呢。那麼,大家彼此都放輕松點吧。」

「明白啦~~」

「剛剛和工作人員確認過了。請姐姐大人和桐乃小姐直接去錄音室吧。」

黑子一邊掛斷手機,一邊說道。

「那我們呢?」

我問道。

「似乎會准備新的休息室的,請去那兒吧。是在最裏面的房間,應該很容易就能找到。」

「那麼,我們就去錄音室啦。」

「好的!我有超多想和美琴聊的事情呢!」

兩個女孩高高興興地交談著離開了。

——剩下我們兩個男性。

「……」

「……」

兩個男人無語地你看我我看你。

……不好,說不出地尷尬啊。

上條默默地嘟囔了一聲:「……結果還是什麼都沒向我解釋啊。」

我十分理解這種心情。什麼說明都沒有,不知什麼時候就被卷入騷動之中了什麼的……這種事情也是有的呢。

「那、那我來說明一下吧。」

「……那可幫大忙了。」

我們一邊淡然地互相做著自我介紹,一邊走向休息室。

所謂休息室,就是一間有著長桌和鋼管椅的簡樸房間而已。在房屋中間的牆面上,有和桐乃、美琴等身大的POP(J:Point ofPurchase,一種店前廣告,這裏應是3D模型)和液晶顯示屏,好像正在直播中的樣子。

「哦,這就是桐乃的POP麼。做得很不錯嘛。」

綾瀨肯定會很想要一個的吧。

上條則在美琴的POP旁邊蹲了下來。

「剛才我也只是像這樣凝視著禦坂的POP,然後她就突然沖進來電擊我了。這很過分吧?」

「啊……不過那也許只是為了掩飾害羞吧?」

「……怎麼可能,被直接擊中就會要了小命的遮羞什麼的,誰受得了啊!」

也許一般而言的確是那樣吧……可是,要是我妹妹有了和美琴一樣的能力的話,一定也會那麼幹的吧。

我和上條在電視屏的正前方比鄰而坐。

我簡要說明了下關于這次企劃的情況。

「禦坂和你妹妹一起上NICO直播,這點我了解了,不過還是不明白為什麼要叫我過來啊……」

「我也不明白啊……」

「不是被妹妹強行要求陪著一起過來的嗎?」

「雖然是這麼回事,不過那之後我也收到了電擊文庫編輯部寄來的‘到這裏來’這樣的信件。」

「唔……那,果然還是不明白啊。」

「有什麼我們不得不在這兒的理由嗎?」

我和上條又對視了一眼。

「……哎呀呀,總覺得有種不好的預感呢。」

「真巧啊,我也是。從進了這個大樓開始,一直有種不幸的氣息圍繞著……」

(J:不幸二人組……腐郭達)

不幸的氣息?那是什麼啊?

要是這時候我已經讀過《魔法禁書目錄》的話,早就頭也不回一溜煙地從這個男人身旁逃得遠遠的了吧。

因為這小子說的「不幸」可真不是開玩笑的事。

可是,回想起來真是可悲啊!此刻的我只是和上條當麻這樣的自己以外的「主角」稍微說了說話,就放松了警惕。同樣作為電擊文庫作品的主角,同樣承擔著命犯桃花的宿命,也許因此有了一種同伴意識也說不定。(J:「同樣承擔著命犯桃花的宿命」= =FFF何在……)

那就是不幸的開始。

從這次事件中,我吸取了如下教訓:和屬性相克的家夥合作並不是件好事。

和那小子又繼續聊了聊。

「那個,上條你平時都幹些什麼?」

「住院。」

「……什麼?」

「最近一直都這樣——打一場,受重傷,住進醫院——我一直重複著這樣的生活。」上條說著就頹喪無力地垂下了肩膀,感覺就像是工作疲累的上班族大叔一樣。

「……呃、嘿……」

不好,踩到地雷了嗎!

這麼說來,這小子的確是戰鬥系作品的主角啊。

「特別是在8月和9月,實在是糟透了。感覺經常和新的敵人戰鬥啊,電影的時間也是安排在預料之外事態頻發的9月,緊接著在之後的大霸星祭上又得展開一系列拼死戰鬥,我的日程表究竟是要鬧哪樣啊!作者把我和灰村清孝老師(J:魔禁的插畫師)使喚得太過頭了吧!」

「你也真夠辛苦的啊。」

「唉,還好吧。不過我在來這之前,無意間瞄到一眼《我的妹妹不可能這麼可愛》的動畫來著,你可是被回旋踢踹得滴溜溜轉著飛了好遠呢。」(J:話說動畫裏面這個場景有這麼血腥嗎?小弟不大記得了,向各位大大求證!)

「……啊,是那個啊……」

「那可是很不妙的敵人吧。讓我想到了聖人才能使用的『天使之力(Telesma)』啊……和後方之水相比哪個更強呢……」(J:綾瀨醬,被說成這樣你該感到榮幸麼……)

「……不不,的確綾瀨是第二卷的Boss角色,不過絕對不是魔法師啊能力者啊聖人什麼的。」雖然不知道拿來和綾瀨相比的「後方之水」是個怎樣的家夥,說到「天使」這個詞,果然應該是讓人深深迷戀不能自拔的美少女之類的才對吧。

要是那樣的話,還真有點想見見哪。(J:淫心正熾,色頭一刀)

「回到剛才的話題。雖然經常住院很讓人悲傷,但既然這麼努力的話,上條應該很受女孩子歡迎的吧?」

聽說戰鬥系作品的主角一般每次戰鬥都會立個flag,就這樣有了不計其數的後宮。(J:日文原文是「現地妻」,通常的翻譯是「二奶」,這裏根據數量改譯為「後宮」)我自己一點都不受女孩歡迎,所以一定要請教下把妹高手的經驗秘訣。(J:你不受歡迎……)

不料,上條使勁地搖著手,「不不,完全沒有,一丁——————點兒都不受歡迎啊!」

「真的嗎?」

「真的真的。的確經常能遇到女孩,但在我身上從來沒有發生過你說的那種美妙劇情啊!要不是這樣,也不會有‘不幸啊’這樣的口頭禪了啊!」

(J:參考吧友建議,將上條的口頭禪直接音譯……)

(RSB注:這裏翻回來了,以便大衆觀看)

上條用激烈得誇張的動作全力否定著。

我再次確認道:「可是你周圍的女性角色好像超多的吧?雖說不受歡迎,至少搞定一個人什麼的——比如說經常有那種設定的吧,和美少女在同一屋簷下生活之類的?」

「……要說的話,的確有個食客(J:又譯「蹭飯的」),那(Index)可就是食欲的化身啊……」上調臉上現出黑線,發著牢騷。

這小子,可真是個可憐的家夥啊……明明這麼奮力戰鬥的,和美少女們竟然一個flag都沒豎起來。

「算了,也有正是因為我的不幸才獲救的人。這麼一想的話,倒也不都是壞事吧。」

這麼說著展露笑顏的上條是如此自豪,實話說很帥的啊!正這麼想著——

「啊——!可就算這樣我也想遇到啊!就算只有一次也好,我也想在女孩之間左右逢源啊!」

——我僅有的一點崇敬心都被這句台詞糟蹋了啊喂!

哎呀哎呀,這方面倒很像是普通的男高中生嘛。

這小子真的是無數次馳騁在死亡線邊緣的戰士嗎……

「啊——啊,你小子真是好福氣,有個可愛的妹妹!過會兒介紹給我吧!」

「我拒絕。」

「瞬間回答了嗎!」

「絕不能把妹妹交給你這樣不幸的人。」

「咕……多麼正確的觀點……我要是你的話也絕對會這麼說的……」

看到上條那副遭受了意外的精神打擊的頹樣,我想給他打點氣,于是說道:

「可是美琴小姐是喜歡你的吧?」

上條眉毛馬上皺了起來。

「你眼睛沒問題吧?才見識過剛剛的爭吵,怎麼會想到這種台詞的啊?」

「在我看來可是感覺你們兩個關系相當好呢。」

怎麼說呢,就跟打情罵俏似的。

「可要是喜歡我的話,不會一見面就來個電擊作為問候吧?」

呃,這麼說也有道理。雖說有道理……充分調動我自己有過的各種特殊經驗來考慮的話……好像感覺……也不是那樣的啊。(J:你的特殊經驗啊……)

「那,你們到底是怎樣的關系?」

「……嗯,我也說不清楚,各種情況很複雜呢。」

上條想了好一會兒,開口說道:「我覺得她帥氣得像個男孩,而且是個可靠的家夥。」

「……就算是搞錯了也千萬不要對她本人說這句話喔!」

美琴想從他這兒聽到的絕對不是像這樣的話,我是這麼認為的。

「何故?」

上條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

這……這可真是前途多難啊。

「話說這個電視,你覺得是用來做什麼的?」

上條手指著的是穩穩地放在房間中央的液晶電視,好像正在放映著NICO直播之類的節目。

「毫無疑問,肯定是能從這裏看到桐乃和美琴她們的談話吧?」

「果然是這樣嗎。不過這樣一來……我們在看著她們這件事,她們知道嗎?」

「……不清楚啊。」

要是不知道的話,會怎麼樣呢?

「……算了,不管了。」

「嗯,不管了。」

實際上完全無法不在意啊,但是這件事先放一邊吧。

我們在那之後繼續聊些有的沒的,正當我從上條那兒學習關于「男人單身生活用的簡單食譜」的時候,從電視裏傳來了這樣的聲音——

「下一個節目是《俺妹》×《超電磁炮》!某電擊少女(讀音:合作)的人生相談(讀音:girls’talk)!節目嘉賓是電擊文庫引以為豪的兩位高人氣女主角,禦坂美琴小姐與高坂桐乃小姐!兩位的少女談話將向各位現場直播!」

「喔,快要開始了啊!」

「哈~~~~~感覺不幸的預感步步逼近啊,不過也只能看了吧。」

「嗯!」

我們勉勉強強無精打采地瞄著電視。

「那麼有請兩位了~~~~♪」

就這樣,我的妹妹和禦坂美琴的談話節目終于開始了。

「大家好,我是高坂桐乃!」

「大、大家好……我是禦坂美琴。」

「美琴小姐,那麼今天也請多關照了!」

「也請你多多關照……你好像很熟悉這種場合嘛。」

「算是吧,這種活動參加過好多次了。美琴小姐如果參加十次左右也能習慣的。」

「不不,沒有演出那麼多次的打算啦。」

好像是兩人坐在桌子兩側進行著交談的形式。

主持人姐姐在畫面的一端待機……桐乃的話,大概也希望由自己來主掌談話吧。

這麼短的時間裏兩個人的關系好像已經很不錯了,和先前相比,現在兩人的交流也變得更為自然。

「那麼,今天電擊文庫引以為豪的我們兩位美少女間的少女談話,馬上就向各位播送……!」

「美少女什麼的……是自己能說的嗎?」

「本來就是事實嘛。」

「呃,雖然是那麼回事……」

看到這場景的我和上條開始不安地交頭接耳。

「真是令人不爽的搭檔組合啊。」

「就是就是。」

畫面的另一側,美琴說道:

「那,打算聊些什麼呢?」

「開門見山吧,當然毫無疑問是戀愛相談了!」

「……哈?」

「企劃名字(讀音:title)也是那麼寫的吧?《某電擊少女的人生相談(讀音:girls’ talk)》,所謂girls’ talk當然就是戀愛話題啦!所以說就是戀愛相談咯。」

「戀愛相談?那個……你來找我做嗎?」

「錯啦,反了反了~~」

桐乃指向美琴——

「美琴小姐找我做戀愛相談啦。」

——然後指向自己。

美琴的目光隨著桐乃的手指移動,突然嚇了一跳似地,表情開始抽搐起來。

「哈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我我我、我來、找你做戀愛相談?!」

「嗯,美琴小姐,有喜歡的人了吧?」

「————————————!」

美琴的臉刷的一下紅到了耳根。

多麼可愛又一目了然的反應啊,就算是經常被罵成「遲鈍男」的我都已經一目了然地意識到了啊。

「………………喂,上條?」

作為「美琴思念的人」的候選人,聽到那句話會有什麼反應呢?我朝他那兒看去——

「嘿——,禦坂這丫頭,原來有喜歡的人了啊。」

「……你,你這小子可真是……!」

(你的遲鈍)到了讓我都感到吃驚的程度的話,你的人生可就真要和桃花運說拜拜了啊喂!

與此同時,畫面另一側,桐乃和美琴的交談持續著。

「美琴小姐,差不多也該承認了吧。可別想用傲嬌台詞來騙過我哦,我可是讀完整套書了哈!」

「咕……!那、那麼……就當是我有‘在意的家夥’好啦!」

「什麼‘就當是有’啊,明明就有的吧。」

「‘就當是有’!」

美琴砰地一聲捶了下桌子。

嗶哩嗶哩的電擊開始迸射出來。

「不准電擊啊!我都電得開始發麻了!——好啦好啦,那就‘就當是有’吧。那樣就好,那麼繼續吧?」

「就當是我有‘在意的家夥’好了……憑什麼你要用那種居高臨下的視線……或者說戀愛達人一樣的態度給我相談啊?」

面對還在微微放著電的美琴,桐乃面不改色地答道:

「哎?本來就是我比較精通的吧?」

「什!」

「啊,莫非呀~~,你覺得自己更加精通嗎?要是那樣可真是對不起了啊~~」

耍什麼臭貧嘴啊,小丫頭。

該說果然如此嗎,我妹妹並不具備和外人好好合作的人格啊。

美琴盡管仍然迸著電火花,表情倒是變得柔和了。她說道:

「啊——不用道歉也可以哦。可是啊桐乃,不管是戰鬥力還是戀愛方面,都是我比你擅長的吧。」

雖然戰鬥力方面的確如此……

「我在電擊文庫作品的女主角裏可是前輩啊,倒不如說應該由我來聽聽你的戀愛咨詢,這樣比較合理吧?」

「不不,與其找美琴前輩咨詢戀愛問題,還不如找小學生呢。」

「你這……!」

就算是實話,也分能說的和不能說的吧,桐乃。

面對著一瞬間能把自己化為熄火炭(J:原文「消し炭」是指日本一種把已經在燃燒的炭火撲滅後做成的炭,其特點是相對木炭更易燃。)的超能力者,虧你這丫頭居然能淡定地拌嘴啊。

「……可真能說啊。這麼說來,你戀愛經驗是要更加豐富的了?」

「那是當然了,已經同居15年了。」(J:沒想到在這裏妹黨還能再次大勝利啊……後方仍有高能,非戰鬥人員速速撤離!)

「!!!」

「告白也是,很久之前——具體來說是在第2卷吧,就已經搞定啦。」

「真早……!」

「第3卷裏連情侶賓館都一起去過了呢♪」

「賓館……!!!!!!??????」

美琴渾身僵硬石化,好不容易才擠出一句話來。

「……是、是真的嗎?」

「真的真的。要是在這兒扯謊的話,根本騙不過各位觀衆的吧?是吧?」

這麼說著,桐乃指尖覆著雙唇,朝著攝像機的方向做出「噓——」的動作,以示觀衆不要多嘴。(J:突然感覺好腹黑……)

欺負美琴沒看過我們這邊的作品,所以想到什麼說什麼啊,你這小丫頭!

不過的確說的都是實話沒錯啦……(J:凶介你敢說沒有在心裏偷著樂嗎!)

「我這裏現在才出了12卷,就已經發展到這個階段了。你那邊舊約22卷+外傳2卷+新約7卷+單行本1卷+動畫特典3卷+外傳8卷(J:即《超炮》),一共出了44本書了,現在進展到哪個階段了呢?」(J:不帶這麼欺負人家的……)

真是厲害,竟然已經出了這麼多本了嗎!

臉頰通紅、渾身哆嗦的美琴鼓起勇氣說道:「超電磁炮從第1卷開始就入手了!」

「騙人,那會兒只是電擊而已。」

「一、一起去海外旅行過的!夏威夷!」

「那只是因為發生了恐怖襲擊,不是麼。」

「!!!!!」

「最後連戒指都沒能給他,不是麼。」

「!!!!!!!!!!!」

「還要繼續嗎?」

「………………」

真是不饒人哪。

「…………………………有、有的!」

瀕臨失魂落魄的美琴,突然之間又複活了。

「真的?」

「真、真的啦!」

「那就問一問吧,就最近,和他好像有了能好好說話、氛圍也不錯的機會吧。」

「……那個是……那個時候的事情嗎……」

「那時候美琴小姐,你做了什麼來著?」

美琴額上不由滲出緊張的冷汗,

「……那個……和聖人戰鬥之類的吧……」

「哈……就這事啊……」

「你歎個什麼氣啊!什麼意思啊!」

美琴一副受不了的樣子站了起來,朝著桐乃伸出食指指著。

桐乃則是托著腮,一副傲慢的神情。

「其實,那個時候的美琴小姐是很帥的哦?戰鬥場面和決勝台詞也都十分英氣哦?不過呢……」

「不、不過?」

「應該傳達的心意,到現在還差那麼一點,沒能傳達給他哪。」

「咕……!」

美琴很不甘心地咬著牙,桐乃的話好像對她很有效啊。

「就是只算魔禁的話也有36卷了,到現在為止都做了些什麼啊?」

「別用那種儼然一副向沒工作的年輕人說教的原總理大臣的腔調!」

雖然教訓起別人來好像顯得自己很了不起似的,不過桐乃你也沒什麼資格說別人吧。

「那麼,這是我作為讀模的一點忠告……」

桐乃指向美琴的腳下。

「美琴小姐你啊,打算穿泡泡襪穿到猴年馬月啊?太過時了吧?」

「別扯泡泡襪的事情啊——————!!!!!」

嗶哩嗶哩嗶哩嗶哩————!!!

錄音室裏迸發出激烈的電擊,電視放送畫面都變形了。

看著變暗的電視畫面,上條嘟囔道:

「……終于出現踩到禦坂地雷的人了嗎……」

據事後了解,其實冬季版的制服就會換成深藍色的短襪的。

連載時間長的作品還真是不容易啊。

等暴走的電視畫面終于複活時,呈現在我們面前的是聳著肩大口喘氣的美琴,還有臉色變得煞白的桐乃。

「哈……哈……哈……」

「真險啊……還以為是不是要死了呢……」

兩人面對面對峙著,而直到還坐著的椅子還有桌子都或有燒焦的痕跡,有些地方已被毀壞。

「你的意思我充分了解了。我也承認至今為止我在戀愛方面很不爭氣,所以……」

「所以?」

「——我要做人生相談。」

真是意外,這和桐乃當初對我說的那句話一模一樣。(J:兩只傲嬌,兩只傲嬌……)

不知不覺間,桐乃也變得能和我一樣,擡頭挺胸地這麼宣言了呢——

「美琴小姐。——就交給我吧!」

就這樣,這檔節目的正題……

電擊少女的人生相談,終于正式開始了。(J:翻譯了這麼多,為什麼感覺伏見這麼像炮黑?有和我同感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