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妹X超電磁炮 某電擊娘的人生相談 番外篇 某部室的映像中毒<Fanatic>
網譯版 轉自

圖源:網絡

翻譯:芥舟 -

知道超電磁炮《railgun》嗎?

嘛,你們的話,事到如今也是不用說的事了吧——

以叫[某科學的超電磁炮]這名的漫畫原作的動畫,正人氣暴漲中的樣子.

因為是動畫什麼的幾乎沒看的我從題目到女主角的臉都知道的程度,自然已是頗牛逼的貨了.

我周圍的宅們也當然,正被這人氣滲透,現在也到處,都似乎能偶然聽到[某科學的超電磁炮]的標題的樣子.

這是,那樣的某一天的放學後的事-噢,這之前要先自我介紹.

雖不是自報姓名程度的東西,我叫作高坂京介.

極其普通的高中生,極其普通的新宅.

不去記也沒關系.

即使不知道我的事,本來,這個"故事"就是,應該實際發生在你們身邊的事情.若非如此,也不可能現在在這讀這篇文章了.

沒錯.這是[某科學的超電磁炮]正流行著,真正的"現在"的故事

說的是呢.說到容易明白的地方,我想知道"釘宮病"這樣的宅用語的家伙有很多.不用說,熱衷于特定的配音演員的那些家伙的狂熱的摸樣可以用"病"來形容了.

說到其他類似的,像禁書廚啦,成田信徒啦,川上儲之類的.

這種行話〈網絡用語〉,原是2頻道上用來揶揄廚房的,後來被fan們用來誇耀自己狂熱的樣子,嘛除了煩人還是煩人的事.

可是我卻想啊,"病"什麼的"信徒"什麼的,好像誇大其詞的樣子,實際上'不就這樣嗎'的場合也是有的吧.

咋說呢.喜歡這個喜歡過頭了,用oo病來形容,真是頗貼切的場合."病"這一比喻正中其本質,揶揄也變得不只是揶揄.

看著我周圍的宅們,一天天的確實感覺著.

說到狂熱的粉絲,不是比喻,就是患者加信徒.

如此一來說到漫畫啦動畫啦小說之類的作品,可能就是病原體那樣的東西.

患病的患者〈粉絲〉們,漸漸傳染其他人,變成流行病.

在這個意義上說,[某科學的超電磁炮]就是一個罕見的強力病原體

感染力自不用說,患病的患者的狂亂的樣子也不一般.一變成超電磁炮的話題就開始很興奮地說起來.生來的人品也看不出來了.

不騙人哦.懷疑的話,給你看看最新的病例.

放學後,我在游戲研究會的部室里.在章魚腳線路的電線翻滾的教室里,長桌和椅子隨便地排列著.在桌子上放著顯示器和游戲之類的,全體五名左右的成員們愉悅地進行著各自的工作和游戲.

作為沒打算認真做事的幽靈部員的我,和那誰適當地閑聊的時候,不覺聽到了這樣的交談.

「哎!?『某科學的超電磁炮』沒看過——真的嗎部長!?」

「啊啊.當然傳言倒是聽過喲,但還木有看過啊.」

因為恐怕是初次見面,給個介紹.

這邊的晃晃悠悠戴著眼鏡的老臉,就是我等游研的部長.

用著無法相信的表情靠過去的童顏,是我的後輩——二年級學生.

部長和後輩,二人好像說著動畫的事的樣子.

「嗨不像是部長呢.為什麼至今還沒看過『某科學的超電磁炮』啊,明明那麼有趣」

「不啊,其他要看的也好多啊.首先決定藍光盤全卷購入的『花丸幼稚園』對不? 『吸血鬼同盟』對不? 『抓心光之美少女』對不?」

「看的全是蘿莉動畫呢」

「那叫樂園! 樂園!」

唔呼呼,露出虎牙的部長.

浮出瘆人笑容的他,是個確實的死蘿莉控.

「因此,這幾個月,看的動畫片完全沒有不自由啊.被米娜殿下和小梅給抓心的我 已經看不進其他的了.啊——而且怎麼說呢那個,吶」

部長,指著桌上散亂的雜志.

「『animedia』的封面是超電磁炮,『電擊大王』的封面也是超電磁炮,『Megami MAGAZINE』封面也是超電磁炮,打開『|今天也被做了』的話就是超電磁炮,不管哪個都是超電磁炮超電磁炮超電磁炮——這貨啊.差不多,禦坂美琴的臉也看厭膩了啦.吶,你也是宅的話明白的吧?這個趕不上流行的感覺喲」(今日もやられやく-某fc2新聞站,需管理員認證,然後管理員被抓了)

[這可是judgement!](真壁開始黑子語氣,大小姐語氣怎麼表現)

後輩突然用大小姐言詞喊了.

咔噠一聲地離開座位,用手指拉起右肩附近,擺出顯示袖章的pose.

「好死不死看膩了姐姐大人的臉! 你這樣也算萌豬嗎(〈-僅這句普通口氣)」(萌え豚——niconico大百科-dic.nicovideo.jp/a/%E8%90%8C%E3%81%88%E8%B1%9A)

「稍,干嘛突然發起狂了啊.遣詞用句都不都統一了哦?」

「唉呀,那還真是失禮了」

「是往那邊統一啊!」

只看現在的交談的話,只能看成在發神經地吐槽蘿莉控,為了我的後輩的名譽預先說下平常可不是這樣的家伙哦.

今天的他,好象奇怪地動氣了的樣子.

簡直就像得了惡性疾病一樣,角色整個崩掉了.

就那麼喜歡那超電磁炮什麼的嗎?

蘿莉控根性的部長稍稍膽怯地看著問道.

「而且那啥,從剛才開始胡亂強調的那個袖章是?」

「這可是風紀委員《judgement》的袖章!請看看這個再現度! 在深綠底上白的條紋! 以盾為主題的尖銳匠心! 是COSPA制作的稀少品喲! 四月再販時終~~于得以入手! 這樣子從今日起我也是白井黑子!」

這是judgement! 這樣,再次擺出那個pose的晚輩.

興致好高啊! 比平時煩人一百倍!

嘛,總之就是COSPLAY服裝之類的樣子.從剛才開始那奇天烈的言行,大概是在模仿叫白井黑子的那個角色吧.

要是這樣的話,那個叫黑子的真是個性格不得了的角色啊!

白的還是黑的搞清楚點啊這樣,對命名都想吐槽.

我做著這樣的考察時,後輩,開始用絲帶綁起自己的頭發.

「雙馬尾完成——!! 諸位如何!? 我看上去是黑子嗎!」

「別,別過來! 沒意義地合稱反而覺得惡——心啊!」

椅子喀噠喀噠後退的部長.額上全是汗,十分焦躁.

「說覺,覺得惡心! 太失禮了! 啊! 高坂前輩! 唔呼呼,高坂前輩的話能明白的吧,我的可愛!」

「嗯,這樣啊.現在馬上去醫院吧,吶?」

我啪地把一只手放到了逼近的後輩的肩膀上.

「怎麼能這樣前輩! 我可是健康著的!?」

「」

要說真心話的話,作為上級生的責任,在女生部員們來部室前,不把這個男同混蛋給排除掉不行.一刻也不能等.

「本來那啥.改變了的發型和腔調倒好,衣服不還是男生制服嘛.這樣就算有違和感也沒法子啊」

「!?」

所以這種半途而廢的女裝就別搞了——正要這麼說時,

他像是突然注意到一樣(大小姐那樣)用手捂住嘴角,

「真不愧是高坂前輩!居然一時心急沒有注意什麼的!唔呼呼其實常盤台的制服也有好好的准備!現在立馬就換上!」

「不等等! 你——」

聽都不聽我的制止,當場開始脫制服的晚輩.

只看臉的話,簡直就是女孩子在教室里開始脫了一樣.包含我在內所有的男生成員,因為複雜的心情臉都扭曲了.

上衣的鈕扣全解開的時候——

嘎啦.

「呀————————————!」

在最壞的時機一年級的女孩子們打開了門.

大叫的,是一年級女生中那個隱腐女巨乳眼鏡女.事實上有部內第一變態這個稱號的她,看著半裸的前輩(雙馬尾男),臉完全紅掉了,

「什,什高坂前輩光天化日把後輩男生給扒了——」

不好! 發生奇怪的誤解了.不想辦法息事甯人地說明一下的話.

「——cosplay輪奸play什麼的!」

「滾回腐海去啊這個死三八!!」

一注意到就全力吐槽了.這還讓人怎麼穩便地說明啊!

啊啊真是的,就是因為會變成這樣才討厭的.愛咋樣咋樣好了.

「就說不是了.這個啊,是這貨聽到部長說沒看過『某科學的超電磁炮』,就突然叫起『這是judgement啦!』什麼的搞起白井黑子的cosplay了哦?」

「完全不明白在說什麼東西!」

理解力有多差的女人啊.我明明實事求是地把發生的事情給說了一遍.

「呼笨蛋呢.這種事也不明白麼?」

黑發的女生,小聲嘟囔道.

「一目了然的吧這樣的東西.一直都有的事喲」

「怎講?」用紙巾擦拭著鼻血的後輩女生中的那個問道.

「呼,也就是說——」

「這個部活動里,又增加了一位變態」

然後幾分鍾後——

「唔呼呼,唔呼呼呼呼!! 不得已了呢! 在此不就只能由我白井黑子來給游研的諸位最大限度地展示『某科學的超電磁炮』的魅力了麼!」

狀況變成這樣的感覺了.

「吶,我雖然原作和動畫都不清楚,那個叫白井黑子的,真的是個那麼怎麼說呢濃厚的家伙嗎?」

「至少那位前輩的模仿是異常的等級,從我嘴里也只能這麼說了」

「這,這樣啊」

確實連假發都裝上了,勁頭不是一點半點.

就算在町里遇上,也絕對看不出是男人.不如說,一直以來的人格連痕跡都沒了要怎麼辦?已經自稱都與白井黑子同化的後輩,從包里取出藍光盤的包裝盒舉了起來.

「因此,從現在起大家一起來看這個喲!」

藍光盤『某科學的超電磁炮』第一卷.

交叉手臂的茶發女孩子和,顯示袖章的雙馬尾女孩子作為包裝盒插畫.是在動畫雜志的封面之類最近經常看見的二人組.

「如果對動畫中意的話,那邊的書架也有成套的原作漫畫和原本的小說,無論如何請讀讀看」

到這里,我也總算把握了狀況.這也就是說是那啥.

宅猛烈地推薦喜歡的作品——稱為"傳教"的東西.

變成這樣,阻止也只是徒勞.根據我到現在的經驗,這種時候老實地順著去容易導向最好的結果.

其他的成員們也好象達成了與我一樣的結論.

「哈啊沒辦法呢」

「嘛,不也是個好機會麼.享受人氣作品的魅力」

一邊苦笑,一邊也在哪里享受著這個展開的樣子.

「比,比起那種事前輩!這個黑子cosplay的內衣是怎樣呢!? 要是和原作一樣的話不是就很不得了了嗎!?」

雖然多多少少混雜著一位變態的樣子.

于是,雖然因此就變成全員觀看『超電磁炮』的藍光盤了,但在這里詳細地描寫動畫的內容,沒什麼意義.

因為仿佛要聽見說"那樣的東西已經知道了喲".

成員們聚坐在部室里最大的24英寸的液晶顯示器周圍.

為何全員都舉止很好地體育坐.簡直就像參觀連環畫劇的小孩子們一樣.

藍光盤開始播放,菜單顯示了出來.

「那麼,首先用這個開場動畫(openingmovie)來讓你們震精一下」

吡的偽黑子操作了鼠標.

于是與輕快的introduction一起開場動畫開始了.從女主人公的指尖迸發出閃電,『某科學的超電磁炮』的標題出現了.

「嘿,挺帥啊這個」

我說出真心的話,偽黑子祈禱般的舉止身體哆嗦起來.

「這是fripSide的歌手南條愛乃小姐唱的『only my railgun』.富有躍動感的開場動畫與曲子的相性十分好,是毫無異議的神OP」

這時部長啪的用拳頭敲下手掌.

「啊,想起來了想起來了.這個曲子的PV好像奇怪地帥氣得出現了マギー審司而成了話題.(マギー審司,本職:搞笑藝人+魔術師)CD發售日konozama了,你少有地認真地火起來了」(在amazon預約了商品,亞馬遜確認ok了之後卻遲遲沒收到貨,就把amazonok反過來讀以自我解嘲,就變成了konozama,このざま——這臭態(囧樣)再白話點就是"活該")

「能,能別讓人想起來嗎!? 啊啊那個命運之日! 和我一樣的嘗到konozama的粉絲是有幾人啊!? 姐姐大人與那個男人(マギー)交叉的時候,白井黑子的故事就開始了麼!?」

「吵死了.曲子都聽不見了」

我代表大家說了句意見,偽黑子擺出P事沒有一本正經的臉說道.

「我的解說,請想成是現在流行的副語音」

「這種命令式的副語音有的話還得了啊!」

「可是在場未看過的人挺多的樣子,是否能多少幫助理解一下作品什麼的」

「那麼現在給影片放映的角色們做個介紹」

「請交給我」

偽黑子指著顯示器,鄭重其事地開始了解說.

「這個想prpr臉蛋的感覺的少女是初春飾利,這邊的想prpr額頭的感覺的少女是白井黑子,然後這個想prpr全身的感覺的少女就是我老婆佐天桑!」

「什麼介紹都當不成啊——!!」

不只有prpr的地方不同而已嗎!(prpr——ぺろぺろ——peropero——舔舔)

從現在的解說里,除了這貨萌佐天桑以外都理解不能.不行了現在的這貨已經完全廢掉了.

「討厭! 今天的前輩,比平常惡心一千倍!」

「差不多該叫黃色的救護車了」

為數不多的女子成員們超縮了.

部內的氣氛急速沉重起來,我嘗試著想辦法把話題向正常的方向誘導.

「比,比起那種事! 吶! 看正片啦!」

操作鼠標,播放第一話.

于是,暫且用巧妙的方法讓騷動靜了下去.

第一話,從照例的茶色頭發女主人被不良們包圍開始.然後乘務員解說起有關『學園城市』這個舞台——

最初的事件發生.

「噢噢,真不愧作畫挺來感的」

搓著下巴感歎道的部長.動畫的事一點不明白的我看來,也知道挺好看的.

現在在顯示器上,雙馬尾的女孩子·白井黑子,逮捕逃跑的不良的場景被放映著.與外貌無關,腕力好強的樣子.或是用技倆來彌補腕力麼.不管怎麼說身材嬌小的女孩子,壓倒比自己大的男人,確實痛快.一邊最大限度掐起男人的胳膊,黑子說了.

『這是judgement.——所謂被通報的歹徒,就是你吧?』

——嗯?

『這邊是白井黑子.確保一個犯人.初春—,殘余的野蠻人在哪里?」

——嗯嗯?

『這是judgement! 收到通報而來.還請老實地被繩子————』

——嗯嗯嗯?

當我察覺到難以言喻的不協調感時,咔噠地一聲發出聲音部長站起來了.

戰栗地青著臉,用手指著顯示器里的黑子.

「這這種聲音的中學生有的話還得了啊!?」

部長——! 把就算想到也不能說的事!?

怎麼辦啊! 原作者也讀這個的哦!

「說說什麼麼麼麼麼麼麼麼!? 那,那里的眼鏡宅! 現,現在居然! 現在居然說什麼!? 接-接下來的事可不保命哦!」

「不不不不! 確實覺得聲音不錯喲! 即使是我也超喜歡新井里美小姐喲! 但是看過code geass啦劇場版Z啦其他種種後要讓我說,不合蘿莉角色不是麼—!?」

「這,這種知道一樣的口氣! 第一集看到最後那就是多嘴! 必定! 必定讓你撤回前言!」

「嘿,有趣! 預先說啊,我可不會那麼簡單就變心哦!」

二十分鍾後——

「真的啊! 習慣的話超可愛! 不可思議!」

部長輕易地變了臉,成了黑子voice的俘虜.

「呼,所以不是說了麼」

「哦哦完全可以有啊.第一集看完的時候,就覺得黑子的聲音除此之外不可能了.觀眾也要被嚇到了吧這個.余音不絕啊」(耳からあの聲が離れねえもん——老男人說もん)

不只部長,

「嘿-,角色又可愛又帥,吸引力OK的感覺呢—」(摑みはオッケ)

「超強女孩子活躍的故事呢.漫畫版也想讀讀看了」

也包括我,成員們的反應也非常好的樣子.

偽黑子變得非常高興害羞起來.

「僅僅中意我也很高興! 那麼,如期望那樣,繼續下去吧!」

于是今天部活動,完全被超電磁炮消磨掉了.

不過

「哎呀出乎意料不錯啊這個,這次換打工的話,要不要去收集商品呢——」

「啊啦.那樣的話部長不一起來收集集換卡嗎? 最近Weiß Schwarz的加強版『禁書目錄&超電磁炮』出來了喲.唔呼呼,當然我是已經集完了,重複的也可以稍稍讓利地和你交換哦」(Weiß Schwarz-Bushiroad公司發售的TCG-集換式卡牌游戲)

「之前那麼熱心地打工原因是這個啊!? 藍光盤全卷之外又加上集換卡completete你啊」

「最後的珍惜卡怎麼也出不來,最終初春的卡還重複了二三張.啊啊,多麼美妙的緣分唔呼,唔呼呼這已經! 這已經! 只能想成我和愛生小姐(あいなまさん)之間命運的紅線被系起來了!」

「吵死了笨蛋! 你明明做著黑子的cosplay(這種打扮)還當豐崎愛生(豊崎《とよさき》愛生《あき》)的粉不知道天高地厚也有個度! 從『輕音少女!』入門的嫩貨(ニワカめ)! 且說從在『乃木坂春香的秘密』里出演開始以來就check的我無懈可擊!」

這群家伙絲毫沒有閉嘴欣賞動畫的意思.

正編播放中也一直,這里那里都有在說話的家伙.因為只是沉默地看的話一個人也可以,作為部活動的話說不定這樣才正確.

差不多要覺得咱們這不是動畫研究會了嘛.

另一方面,女生們在隨便地說著話.

「超電磁炮雖也不錯,不過,要說哪邊的話我是喜歡原本的『某魔術的禁書目錄』喲.因為相比"科學"更喜歡"魔術".世間也好禁書目錄也好,雖然都是科學側——一方通行活躍的部分人氣很高的樣子,不過,魔術側的故事里出場的"敵人"使用的魔術我都一直讀得很高興」

「特,特殊ruby現在有六處左右了!?」(本來の漢字と違う読み方の 特殊ルビ(主にカタカナ)が作中設定の用語や人物の二つ名等に多用されることも特征 の一つ)

「呼對禁書目錄來說常有的事.而且就是這點不錯」

「哈啊,是那樣啊.順便雖說喜歡敵人使用的魔術,具體地喜歡的敵人角色的話是誰?」

「哎? 啊,那個,左方之地『神之右席』的」

干嘛害羞起來了啊.

就像被問起喜歡的偶像一樣啊喂.

「那個,叫左方之地(左方《さほう》のテッラ)的確實,在禁書十四卷里登場了」

「嗯」

「不知為何在色氣的美女寫真旁,不得了的樣子干勁十足的人呢」

「別給我把克服了『原罪』,天使或主的術式都能使用的『神之右席』,比喻得跟在書店里站著讀輕小說的宅一樣」

這樣吐槽的黑發後輩,冷靜下來般吐了口氣,用一副什麼都知道的表情開始說起來.

「左方之地行使的魔術相當地強,讀起來很有趣喲.明明實際上超強的,與其他的敵人比起來看上去的效果反而一下就顯得土氣」

「接下來的敵人太作弊了,就更吃虧了呢那個人」

「就是啊.由于仿佛能與劍兵《saber》的英靈《survent》和聖劍《アスカロン》正面對決的傭兵啦,仿佛能把超大型兵器斬兩半的公主啦,華麗的敵人陸續出場的原因テッラ被不合理地看起來很弱了.如果禁書的動畫有續編的話,是個無論如何都想登場後再被評價的角色呢庫庫庫,他的魔術由J.C.STAFF經手,一定能做成帥氣的影像的吧」

已經知道你們喜歡禁書目錄了,去說超電磁炮去啊.

為什麼不得不討論關于超電磁炮的附錄的左方之地的不走運呢.

「優先.——人體下位,小麥粉上位!!」

「雖然在您難得地大嗓門模仿的時候十分抱歉,話說回來這個魔術名字是啥來著? 小麥粉play?」

「『光之處刑』啦!? 好死不死說什麼小,小小小,小麥粉play? 這什麼事,為了完成『神之子』的神話的秘密儀式,突然就不正經起來」

「啊! 為什麼在超電磁炮里登場的上條這麼帥啊!? 美琴視點!? 因為是美琴視點嗎!?」

「比起那種事現在姐姐大人那少女般的表情要萌得發狂了! 看啊! 看啊看啊!」

——啊,我等應該熱愛的部室,今天也和平時一樣吵.

片尾曲『Dear My Friend -向著未見的未來-』傳出之中,我呀嘞呀嘞地聳聳肩.

這樣那樣後的歸途.

一邊讀著從部室借來的漫畫,我與後輩的女生們一起走著.

「高坂前輩? 吶—,聽著嗎—? 高坂前輩」

「嗯? 啊,啊啊聽著呢」

「真是的,這不心不在焉嗎?那麼有趣嗎,這個?」

「啊啊,算是吧」

我眼不離頁地回答了.

「雖然現在讀著漫畫版的最新刊,這不超王道很帥氣麼.由于第一印象的緣故還以為盡是百合女暴走的變態漫畫」

「嘛,雖然對那個誤解的原因心里非常有底」

「這個,明明角色挺可愛的,但是背部很恐怖地轉起來的描寫相當多,戰斗起來和日常部分間的差距好厲害啊.不管怎樣看起來很痛的樣子.但是,這樣做明明超痛超難過的,還是去貫徹信念呢.這群小女生啊」

「沉迷了嗎—」

「哼」

〔#插圖(img/Railgun05.Ext0077.jpg)〕

[img]i.imgur.com/fe792o8.jpg[/img]

我沒回答,無言地翻頁.在那里描繪著面對著強大敵人的女主人公的身姿.明明被痛扁了,盡管如此還是不放棄,吸著泥水,咬著沙子,站起來的少女的身姿被描繪著.

對住在魔術和超能力都沒有的世界的我們來說,一生無緣的狀況.

對我們的世界來說,要直面的一方通行也好幻想猛獸《AIMburst》也好都不存在,和可怕的實驗帶來的諸多的事件相關聯般的事也沒有.

可是,讀著這個漫畫,突然這麼想.

——我也能像她們一樣,為了保護什麼,而去變得拼命嗎?

與後輩分別,走向回家路.

回家的話,比一方通行還可怕,比幻想猛獸還不講理的妹妹,在等著我吧.

超電磁炮和空間移動都不能使用的無能者《level0》的我,充其量只能討好那個家伙,除了減少被害以外什麼也做不了.

因此開口第一句,想就這麼說.

——知道超電磁炮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