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下卷預告
去年的夏天——這個在一年半前由成人游戲開始的故事,再過幾個月就要閉幕了.

大學模擬考結束,成績公布前的「空白的一個月」——

十一月的某一天.

我——五更琉璃在桐乃的邀約下,來到了秋葉原的女仆咖啡廳「漂亮庭園」.這時我跟平常一樣,或者應該說跟第一次參加網聚時一樣,身上穿著「夜魔女王」的裝束.

喀啷,喀啷——

門上的鈴聲響起後我便走入店里,跟平時一樣穿著禦宅族服裝的沙織已經在店里——

但跟平常不同的是,這時沒有任何其他的客人.難怪女仆們打招呼的聲音有些傭懶.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有種不祥預感的我坐到沙織對面.

戴著圓滾滾眼鏡的沙織也露出有些困惑的表情……

「小桐氏好像把整間店包下來了.在下也是像往常一樣被人叫到這里而已——所以不知道她的用意.」

「這樣啊——」

「我還以為只是要找我們去秋葉原玩……看來似乎不是如此.」

在最後一句話恢複真面目的沙織這麼說道.

她可能也感覺到和我同樣的不安了吧.

…………

「久等了~」

這時好友熟悉的聲音打破了我們之間的沉默.

「哎呀~不好意思,原本想要先來的~但在半路上看見了新發售的公仔,整個人就被它迷住了——」

全身上下戴著一大堆首飾出現在我們面前的,正是我的宿敵光天使——不對,正是桐乃.

她一坐下來,馬上就說出:「綺拉拉小姐,來三杯妹妹汽水!」

「咦?怎麼了?兩個人怎麼都一臉憂郁?」

「你這個人喔——」

真受不了這家伙,這個人從第一次見面到現在都還是這麼不懂得察眼觀色.

「特別把整間店包下來……一定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我們說吧?」

「啊~被發現了嗎?」

發出「耶嘿嘿」笑聲的桐乃搔著臉頰,接著忽然以溫柔的表情說道:

「——我認為還是在這個地方談這件事比較好.因為這里是我第一次遇見你們的場所.」

「——我呢,畢業之後想再到國外去發展.」

她以輕松的口氣這麼表示.

當然聽見她這麼說的兩個人可是一點都輕松不起來.

……咦……為什麼……會這樣……

明明預測過有這種可能性.

但我整個人還是因為強烈的動搖而僵住了.

這時先恢複平靜的沙織代替瞪大眼睛僵在現場的我問道:

「還是……為了從事田徑而出國嗎?」

結果桐乃緩緩搖了搖頭,然後以微妙的口氣表示:

「不是……這次是因為模特兒的工作.之前不是跟你們提過美咲社長的事嗎?她真的很欣賞我……所以我便想到國外去一邊念書一邊工作也不錯.」

「你……應該還記得自己回到日本來的原因吧?」

「——當然記得啊.我也沒辦法一直待在國外,因為那真的很寂寞……而且我也——不願意和你們分開啊.」

「那……那為什麼……」

「所以我就算到國外去,也會經常回國來見你們——還有老哥唷.我呢……已經不想再對自己的心情說謊了,這都是托你們的福.」

「既然不想分離……那就不要去嘛.」

明明知道這樣會讓她困擾,但我還是說出任性的要求.雖然可能已經帶點鼻音,但現在已經顧不得什麼丟不丟臉了.

「話先說在前面……你不見的話,我會死的唷.」

「你的友情太沉重了吧!何況我離開後還有沙織在啊!還有你新學校里的朋友之類的!」

「小桐桐氏,你是要在下獨自背負如此沉重的友情?黑貓氏你趕緊幫在下說說她啊!」

「哼……哼哼……蠢貨,你以為我在新學校能有多順利嗎?」

「這不是值得驕傲的事吧!咦?怎麼?你在新學校也是孤零零一個人嗎?」

「等等,在下覺得這種問法太傷人啰!」

沙織這麼吐嘈道.

摸著下顎的我,雖然已經帶著鼻音,但還是努力用妖豔的口氣表示:

「孤單的程度呢,大概比國中時期還要好一點吧?哼哼哼……我的溝通能力在這一年里已經提升不少啰……來,盡量誇獎我吧.」

「好啦好啦,你很努力了,乖孩子.說真的——交到朋友的話要介紹給我認識啊.」

「……了解.在畢業之前會抓一個來給你瞧瞧.」

在畢業之前.

當這個詞從我嘴里脫口而出,現場便又出現了數秒鍾的沉默.

………………

首先開口的人是沙織.

「我呢——真的很喜歡這個團體.要是消失的話我會很難過.雖然小桐桐氏說會經常回國,但我實在沒辦法相信.」

「……原來我這麼沒信用啊.」

那還用說嗎?因為你有前科啊.

「——所以呢,在下要提出幾個條件.」

「條件?」

「嗯嗯,第一個條件是要先准備好能用網路,Skype或電話來互相連絡的狀態.」

「好.0K,我知道了.那接下來呢?」

「第二個條件就是,我們也會經常到你那邊去,到時你一定要挪出時間.」

「咦?你們要飛到國外來嗎?」

「是的,在下決定向京介氏看齊.將毫不猶豫地為了自己而濫用金錢的力量——呵呵呵.」

她把嘴巴變成ω的形狀並笑了起來.

「你們覺得怎麼樣啊?」

「……哼……隨便你吧.反正我也經常收到沙織送的東西,事到如今也沒什麼好客氣的了.」

「我是沒關系……應該說,能見到你們會很高興.」

可能是覺得不好意思吧,只見桐乃的臉稍微紅了起來.

「還有第三條嗎?」

「有的.第三個條件就是————拜托你……在畢業前重新思考一下這個決定吧.小桐桐氏不在日本的話,大家都會很寂寞的.」


「——嗯,我知道了.」

桐乃和沙織互相點了點頭.接著沙織便「呼」一聲松了口氣.

「雖然還有許多事情想說————但就先到此為止吧.其他的就交給黑貓小姐了.」

「交給我?」

「嗯……我想一定有些只有你才能對小桐桐氏說的話.」

「……說得也是,那就讓我思考一下吧.」

我說完便伏下視線,其實我也不是不了解沙織這麼說的意思.

「但跟那個比起來——」

我睜開眼睛,對沙織使了個眼色.

我另一個好友馬上點了點頭,然後用跟初次見面時完全相同的奔放笑容說:

「——我們現在應該做的就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如何快樂地度過今天這段美好時光!」

就這樣,我們三個人又同時露出了笑容.

這個瞬間正是我能夠一輩子向人炫耀的寶物.

——季節是冬天.

他和她還有我……就像不斷循環的季節一樣產生了變化.

到畢業為止的時間實在相當短暫.

這段時間里,我能辦到什麼事情呢.

*

桐乃+兩個人結束令人羨慕的對話後又過了一天——

十一月的某日,我——新垣綾瀨在自己房間里陷入了人生最大的困境.

「…………」

「……………………」

「……………………………………」

讓我跟大家說明一下吧.

我整個人仰躺在房間正中央,

而身穿制服的黑貓小姐正用腳踩著我的肚子並且開始轉動……

這時桐乃剛好開門走進房間來.

「………………你……你們在做什麼?」

「桐……桐桐桐桐……桐乃?這……這是——」

「不……不是啦!」

臭……臭媽媽!竟然擅自讓桐乃進來……!

倒是桐乃,連絡完之後也未免太快就來到這里了吧!

穿著過膝襪,大方展現美腿的桐乃露出困惑的表情並且用手指抵住額頭.

「……那……那個~……要吐嘈的點已經突破我的界限,所以先讓我照順序整理一下.」

她直接用抵住額頭的手指指向我們……

「你們兩個在交往嗎?」

「太誇張了吧,桐乃!」

「為……為為為……為什麼會有這種妄想?」

「不是啊,因為你們兩個人看起來都很興奮的樣子.」

「黑……黑貓小姐!請負起責任解開桐乃的誤會!不然我真的要干掉你了!」

「不……不用你說我也會這麼做……」

看來跟我差不多慌張的黑貓小姐——

在做出一個無謂的耍帥動作之後才開口表示:

「桐乃……你聽我說,我們現在舉行的——是神聖且邪惡的『轉生儀式』.」

「就表示你們是那種關系吧?」

「這……這個滿腦子色情游戲的家伙……竟然毫不猶豫就說出這種話來……」

「哎呀~其實就算你們有這種禁忌的關系我也無所謂啦.」

「怎麼會無所謂!桐乃!別還沒解開誤會就想轉移話題好嗎!」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那——差不多可以說給我聽了吧?為什麼約我出來的人是黑貓,集合地點卻在綾瀨家里呢?」

「我看你根本不知道吧!快點把話題拉回去啦!」

「真是的,綾瀨你真的很煩耶.好啦,你們兩個沒有在交往,這樣可以了吧?」

「太隨便了吧!」

我忍不住大叫了起來.

我把黑貓小姐的腳底抬起來並且移開,接著急忙撐起上半身.

「聽……聽我說啊!桐乃……!」

我和黑貓小姐為了解開這最糟糕的誤會,又對著桐乃解釋了五分鍾左右.

「……呼……呼……這樣你了解了嗎?」

「嗯……大概啦.你們兩個人不是在交往,剛才那搞不太不清楚是什麼的『轉生儀式』算你們兩個人的溝通手段,然後還因為頗為有趣而成為你們兩個人間流行的活動.」

「……大概沒錯了.」

可以這麼說嗎?

「哼哼……一般人的理解能力大概也就是這樣了.順帶一提,上一次的儀式當中,是由我接受她的黑暗——也就是殺戮的沖動.」

「麻煩說日文好嗎?」

桐乃似乎已經完全放棄理解了.

「黑……黑貓小姐!好不容易才解開誤會,別讓事情變得更加複雜好嗎!」

「……我……我也不想這樣啊……」

黑貓小姐噘起嘴做出困擾的表情.

桐乃「唉……」一聲歎了口氣,接著重複了一遍剛才的問題.

「我是被黑貓叫到這里來的——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好,終于進入主題了.

我干咳了幾聲之後便開口說:

「我和黑貓小姐有事情要跟桐乃說.」

「綾瀨和——黑貓有事要跟我說?」

「嗯.」

「感覺你們兩個人應該合不來才對,到底是怎麼了?你們變成好朋友啦?」

原本以為終于能進入主題,結果話題又回到這件事情上面來了.


不過也難怪桐乃會有這種疑問啦.自己的好友(指的當然是我唷)在自己不知道的時候和別的女人變成朋友——心里難免會覺得不舒服!

一定會非常在意這件事情才對吧!呵呵……桐乃真是太可愛了♪

「嗯,我知道了,桐乃……既然這樣,那我就好好跟你說明一下吧.」

「……哼……變成黑暗眷屬的她,已經是我的社團『神聖黑貓騎士團』的成員啰.今後別再叫她新垣綾瀨這種人類的名字,請稱呼她為『暗天使』.」

誰是暗天使啊,你這個被虐狂臭奴隸.

聽見黑貓小姐的瘋言瘋語後,桐乃便看著我的臉說了一句:

「綾瀨,可以幫我翻譯一下這個笨蛋在說什麼嗎?」

「那個,因為許多原因……我決定要在冬COMI里幫她的忙……」

「綾瀨要在冬COMI時幫她忙?你要來參加嗎?」

「…………」

我點了點頭.

「這樣啊——————!天要下紅雨了嗎?」

「沒有啦——因為前陣子解決了一件一直讓我很煩惱的事情.」

「你是指……上個月發生的『跟蹤狂事件』嗎?」

讓我來說明一下吧.大哥他為了用功讀書,從上個月開始——一直到現在都是自己住在外面.而我到前陣子為止都還到大哥住的地方去照顧他.

那個時候發生了有人在跟蹤我的事件——

「……不是啦.那又是另一件——相當重要的事情了.」

「…………」

「因為整個人輕松了不少……所以……心境也有所變化……就覺得現在應該能夠理解桐乃的興趣……」

「她就是跑來跟我說想要了解你的興趣唷.」

應該可以稱為「克服阿宅恐懼症大作戰」吧——黑貓小姐說完便妖豔地笑了起來.

嗯……不對不對,應該說是「攻略桐乃大作戰」才對.

「……這樣啊.說不定哪天真能和綾瀨一起去參加活動呢.話說回來,這次的冬COMI已經來不及出本了——不過如果綾瀨要參加的話,應該還是可以去看看啦.」

「咦?」

你說什麼?

「怎麼?不行嗎?」

「也……也也也……也不是說不行……只是還沒做好心理准備……」

「?」

桐乃似乎感到有些困惑.這時黑貓小姐在她耳邊呢喃著:

「……我准備讓她穿上Cos服幫我賣書啦.」

「真的假的!那我一定要去!好吧~如果是這樣,我就買台新相機吧!」

臭……臭黑貓小姐~~~~!干嘛……干嘛這麼多話……!

嗚哇~桐乃表現出迫不及待的模樣了……

「這就是要跟我說的事嗎?」

「不是的.」「不是唷.」

我和黑貓小姐異口同聲地否定.沒有特別說好的我們就這樣輪流對著桐乃說起話來:

「今天要跟桐乃說的,是更重要的事情.」

「自從上次的派對後,我和綾瀨就見了好幾次面來進行『對談』唷.」

沒錯,就是「對談」.

下個月,模擬考成績公布之後,桐乃和姊姊——麻奈實小姐好像就要進行「對談」了——但我和黑貓小姐已經搶先一步舉行了我們兩個人的「對談」.

另外還有我和加奈子的「對談」,而加奈子似乎也和麻奈實小姐進行過「對談」了.至于議題當然就是大哥以及桐乃的事情.

「我們有幾件事情想要跟你說……對了,首先要跟你提一下田村學姊的陰謀.」

一聽見麻奈實小姐的名字,桐乃立刻露出緊張的模樣.

「……陰謀嗎?不會又是你中二病的誇大表現吧?」

「不是啦.」「不是唷.」

「……這樣啊,那說來聽聽吧.」

桐乃和姊姊之間似乎真的有什麼我們不知道的事情.

所以我們能管的閑事,就只有把從加奈子那里聽來的話原原本本地告訴她而已.

「桐乃……你下個月——要和姊姊進行『對談』吧?」

「嗯,是啊.」

雖然這場「對談」還附帶有「大哥取得A判定」這個先決條件,但桐乃卻像理所當然般點著頭.

她應該是——非常相信大哥吧.

……真是的……真令人羨慕耶.

「雖然這是從加奈子那里聽來的……但姊姊好像說了這樣的話:『我打算把桐乃弄哭唷』『在我畢業之前,我會讓那兩個人變成普通兄妹的』.」

「————」

桐乃她瞬間瞪大了眼睛——

「……這樣啊,她這麼說嗎?」

她像是接受這一切般靜靜地眯起眼睛.那是至今為止我幾乎沒有看過的成熟表情.

「桐乃……你知道她想做什麼嗎?」

黑貓小姐一這麼問,桐乃便輕笑了一下並回答:

「大概知道吧.我想那個人啊……講好聽一點,就是想讓我們兄妹和好吧.」

但是那和「把你弄哭」有什麼關系呢.

至于「普通兄妹」是什麼意思——我大概也有個底了.

「謝謝你們告訴我這件事.不過不用擔心.那個人要說的話,我從很久以前就聽到快煩死了.事到如今不論她再說什麼都沒有用啦.和麻奈實小姐的『對談』,重要的其實不是我和她之間的事——……」

桐乃說到這里就停住了.

其實根本不用說我也知道.

和麻奈實小姐的對談里,最重要的——是關于大哥的事.

「只不過,我也必須有所覺悟才行.因為對方似乎相當認真.」

她的語氣雖然輕松,但是卻帶有堅強的決心.

臉上出現猙獰笑容的桐乃接著又說:

「然後呢?你們還有話要跟我說吧?」

「…………的確是有.」

黑貓小姐瞄了我一眼.

…………呼~最重要的時刻終于來了.

「那個……桐乃,我————有喜歡的人了.」


「咦……真的嗎?」

「嗯……」

「這樣啊————那太好了!因為綾瀨都沒有任何緋聞,我還以為你對男生沒興趣呢.哇哇~有喜歡的人啦.綾瀨的春天終于來了嗎!要是交往的話一定要介紹給我認識唷!」

桐乃以天真無邪的態度祝福著我.

「嗯……但是……還不一定能和他交往……」

「咦?這世界上有被綾瀨告白之後還能拒絕的男生嗎?」

雖然能獲得桐乃這麼高的評價真的很讓人高興,但相對的也讓我的內心充斥著沉重的罪惡感.

「那個……那個……」

我實在——說不出口——

這時讓低下頭的我抬起臉來的是——

「好痛……!」

黑貓小姐的手指,她在不讓桐乃注意到的情況下捏了我的大腿.

(做……做什麼啦……!)

當我用責備的眼神看向她時,才發現黑貓小姐正筆直地凝視著我的眼睛.

「…………」

不用你說我也知道啦……

因為這是我所下定的決心啊.

「?怎麼了?」

桐乃開始感到有點不可思議.

我接下來將要傷害她了.

「桐乃——」

「我准備跟你哥哥告白.」

「…………這樣啊.」

到目前為止,我從沒聽過她以如此冷淡的口氣說出「這樣啊」.

「……隨……隨便你啦……不過……」

原本把視線從我身上移開的桐乃這時又重新看著我說:

「我說綾瀨啊……既然你已經和黑貓變成朋友了,應該就知道這家伙為什麼會和京介分手了吧?」

「……嗯,我知道.是因為桐乃不想要大哥交女朋友對吧?」

「你知道這件事,卻還是要跟他告白?」

「嗯.」

我老實地點了點頭.無論桐乃怎麼想,我都決定要這麼做了.

「……話說回來,綾瀨你不是很討厭那個家伙嗎?正因為這樣我才會拜托你照顧那個家伙的……難道你都是騙我的嗎?」

「不是的!」

「————」

「我沒有騙你.我一直——很討厭那個人.一直都是這麼認為的.但是……好幾次都找他商量事情……還讓他幫忙和桐乃和好……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他才好.那個人總是為了我們而拚盡全力……」

「………………」

「結果在不知不覺間就喜歡上他.目前已經無法再壓抑自己的心情,所以——」

「即使和我吵架也要跟他告白嗎?」

「也不是這樣啦.」

「那——」

我打斷桐乃接下來要說的話,使盡全身的力量大叫:

「我跟喜歡桐乃一樣喜歡大哥!」

「我會用跟姊姊不同的方法,讓桐乃與大哥的關系變正常!然後跟哥哥告白,讓他接受我……當然也會繼續跟桐乃維持好朋友的關系!我兩邊都不願意放棄!這樣你有意見嗎!」

這簡直就跟——桐乃要跟我和好時所說的話一模一樣.

無論是發型還是職業.我總是在模仿這個令人尊敬的好友.

但桐乃這時的反應卻完全出乎我意料之外.

「我剛才…………」

「咦?」

「……剛才曾說過『隨便你』吧.不過……可以請你等到畢業嗎?」

她低著頭,發出聽起來相當痛苦的聲音.

「……等到畢業會有什麼事情發生嗎?」

黑貓小姐毫不避諱地用焦躁的聲音這麼問道.結果桐乃便瞪著黑貓小姐說:

「我打算在畢業前把許多事情解決掉.我自己也很清楚現在的狀況並不尋常,也知道這樣下去不行.所以——麻煩你們等幾個月再來說這件事.」

「不行,沒辦法等了.」

黑貓小姐立刻用冰冷的聲調這麼回答.

「我也直接跟你宣布吧.在你畢業之前——我會讓那個人自己向我告白.」

「——!」

桐乃緊咬著自己的牙齒.

「——你怎麼能說這種話……!你和綾瀨都一樣任性.話先說在前面!現在跟那個家伙告白絕對不會有好下場的!因為他是個無可救藥的妹控啊!」

「這我和綾瀨早就知道了,所以才會選擇現在.你說對吧——?」

由于黑貓小姐把話頭丟到我身上,我也就點了點頭並且回答:

「我從黑貓小姐那里聽說——桐乃已經不再對自己的心情說謊了對吧?但你現在明明就還在說謊.這樣下去不行啊.既然要把事情解決掉,那我希望你能夠誠實地完成這件事.」

「我們可不像田村學姊那麼溫柔唷,不會因為你是妹妹就給予特別待遇.」

「桐乃……你應該知道我們在說什麼吧——?」

低著頭不讓我們看見表情的桐乃——

「………………………………………………………………………………………………………………………………………………………………………………………………………………………………………………………………………………………………………………………………………………………………………………………………………………………………………………………………………………………………………………………………………………………………………………………………………………………………………………………………………………………………………………………………………………………………………………………………………………………………………………………………………………我受夠啦——!稍微客氣一下,你們馬上就給我大放厥詞!」

竟然整個人抓狂了.

「我呢,非——常了解你們想說的話!我這個全世界最可愛的妹妹要開始認真了,你們兩個現在後悔也來不及啦!」

她迅速站起身,挺起胸膛來用手指指著我們說:

「我在畢業之前也會做出比成人游戲還要猛的事情來給你們瞧瞧!」

「糟糕,好像說得太過火了.」

「……哼哼哼……這才像你嘛.啊啊,所有的一切都將順著邪惡的命運發展……根本不需要遵從正義魔王的陰謀.但是——最後獲勝的一定是我這個黑貓唷.」

——季節是冬天.

我們利用畢業前僅剩的一點時間向好友提出了戰爭宣言.

《我的妹妹哪有那麼可愛!》最終集待續.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