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五章
從聖誕夜那一晚的事件後又過了一段時間。

現在終于要跟大家說說開始和妹妹交往的我究竟過著什麼樣的生活。只不過,大家可別期待會有情侶之間甜蜜蜜的情節出現。

話先說在前面,根本沒有這種情形。

告白成功的隔天,也就是網聚的時候我就已經說過了,我們兩個人根本就不太像是情侶。桐乃依然是傲慢地要命——所以我們反而更容易吵架了。

不過交往的事情本來就要瞞著老爸老媽,說起來這樣也算是不錯的掩護啦。

雖然不知道該說是掩護還是原本就愛吵架,但現在看見我們兄妹的人絕不可能發現我們「正在交往」。因為完全沒有情侶之間甜蜜的氣氛存在!

因此老爸應該還沒有發現這件事才對。

好了,馬上就來說說我完全沒有甜蜜也沒有愛情,可以說極為平凡的新生活吧。

這是在某個假日早晨發生的事情——

我的名字是高坂京介,自己這麼說雖然有點不好意思,我就是一個非常普通的高中生。

這個早上,當我正從睡夢中慢慢醒過來的時候。

「……嗯……嗯……」

仍處于蒙眬狀態的我感覺和平常有點不一樣。

目前是距離春天尚有一段時間的季節——我的房間里沒有空調,睡覺前也都會把暖爐關上,所以每天早上都會在「可惡,今天早上也是這麼冷」的情況下醒過來。

但是……今天早上卻是因為「怎麼感覺很溫暖」的觸感而清醒。

恍惚感慢慢從我的腦袋褪去後,我便睜開眼睛——

結果——

「——咦?」

桐乃竟然就在我眼前熟睡著。

「呼……呼……」

「……什麼……!桐……桐乃!」

我急忙撐起身體,然後捏了一下自己的臉頰——我果然不是在作夢。

這是現實世界。

桐乃就睡在我身邊!身上穿著粉紅色的睡衣!

很久之前,就是第一次被強迫玩成人游戲的時候,桐乃她曾經這麼說過:

——你看你看,香甜地睡著毫無防備的樣子,覺得如何?很意外吧?

「喔……喔喔喔喔喔……!嚇死我了……!」

嚇得我聲音都沙啞了,這種狀況到底是怎麼回事……!

如……如果是成人游戲的話,接下來就是事件CG會出現啰!

雖然用了不是很正經的比喻,但這確實跟成人游戲的狀況很像啊……

沒錯,就是……《和妹妹談戀愛吧♪》一開始後的場景。

咕嘟。湧起這種念頭的瞬間,我的腦袋里便出現了幾個選項。

看見桐乃沉睡的模樣,我決定……

1.溫柔地緊緊抱住她。

「駁回!」

不想活了嗎?只有瘋了才會去抱緊熟睡中的妹妹……!

現在想起來,《和妹妹談戀愛吧♪》的男主角一定是個勇者。

連正在和妹妹交往的我,面對這種選項都只能搖頭拒絕啊……!

2.小心別吵醒她,輕輕地下床。

「嗯……」

最安全的選項。玩家應該都會選擇這個選項吧,現實世界里也只能這麼做了。至于那個時候選的「3.不用多說,把她踢下床」就不用提了。

——你為什麼要這樣對待詩織!

我當然知道這樣不對,我不會故意再去選錯誤的選項啦。

……但是這家伙睡著的樣子還滿可愛的嘛。

而且還有很香的味道……我開始心跳加速了……

「………………」

1.溫柔地緊緊抱住她。

1.溫柔地緊緊抱住她。

1.溫柔地緊緊抱住她。

「我……我我我我到底在想什麼啊……!」

不行!絕對不行!可惡,有人想從世界的外側操縱我……

當然不可能會有這種事情發生,只是心里有這種感覺而已。簡直就像「玩家選擇了選項後的成人游戲男主角」一樣,身體完全不管意識而自己行動了起來。我再次躺回床上,然後緩緩伸出一只手。

緊接著——

4.溫柔地稍微摸了一下。

「呀——!」

啪!

「你……你對自己的妹妹做什麼啊!」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等等,你……你早就醒了嗎!」

忽然就張開眼睛並且跳起來!我差點被你嚇得魂飛魄散!

手忙腳亂的兩個人都急著開口說話。

「你是假睡的吧!」

「才不是哩!是你剛才大叫我才醒過來的!」

「那個時候為什麼不先睜開眼睛!」

這樣就不會發生這種意外了吧!

「少啰嗦!你別想錯開話題!剛才……你……你你你……你——」

桐乃用近似綾瀨般的動作害羞地遮住胸部。

「剛才想摸我的胸部對吧!」

講這樣太難聽了吧。

「我……沒有喔。」

「看著我的眼睛回答我。你想摸對吧?應該說已經摸到了吧?」

「沒有,我根本沒摸到。」

我堅定地這麼說道。

「啥?明明摸到了吧?」

「都說沒摸到了。你很頑固耶……只不過戳了一下衣服而已吧?」

「那里完全是胸部的位置吧?這個大色狼——!低級!去死!」

剛起床就大發雷霆——你們大家都看到了。完全沒有甜蜜的氣氛對吧?這時豁出去的我直接就對她說:

「嘖,我們在交往,摸一下也沒關系吧?」

「連……連藉口都進化了!」

「還在測試階段你就醒過來了,害我根本不知道有什麼感覺。」

「果然摸了!竟然襲擊睡著的妹妹——真是不敢相信!」

「《和妹妹談戀愛吧♪》的男主角抱住睡著的妹妹並且拚命聞,他這麼做就沒關系嗎?」

「那當然可以了,因為人家對妹妹有愛啊。你就不行了,根本就是順著欲望行動。」

「沒這回事,剛才那就是愛的戳戳。」

「啊~我受夠了……我怎麼說你就怎麼回……」

桐乃眯起眼睛來瞪著我。這家伙最近不像以前那樣使用暴力,所以也就不怎麼可怕了。如果是姓名以「綾」字做開頭的女孩子,我現在應該已經只剩下半條命了。

這時我也一樣眯著眼睛瞪了回去,

「然後哩?你為什麼要跑到我床鋪上睡覺?」

「…………理由不重要吧。」

桐乃紅著臉這麼呢喃道。

「別移開眼神,看著我的眼睛回答我。」

桐乃像是很火大般「嘖」了一聲,然後才瞄了我一眼並且說:「……會有什麼反應。」

「哈?」

「……想看看如果我睡在你旁邊,你會有什麼反應。」

「……………………」

糟糕,我也開始害羞起來了。

我一沉默下來,桐乃似乎就產生了某種誤會,只見她急忙繼續說道:

「你……你——之前不是說過嗎?」

「咦?」

「聖誕節當天,回到家之後……你不是哭了嗎?而且還哭得慘兮兮。超~~~~~~~~~丟臉地說:『咕嗚嗚嗚嗚!可惡,我也想要「棉被約會」啊~~~~~~~~~~!』」

「忘記那件事吧。」

「你還說了『在那家伙面前硬撐著裝出沒有興趣的臉』『但櫻井說的Dream就是所有男孩子的夢想』對吧?」

「拜托別說了。」

我說了那種話嗎?雖說是因為太難過而產生混亂,但這也太丟臉了吧。

「你不是哭著說『嗚……嗚……我也想在棉被里邊休息邊和女友卿卿我我……』,當時花了我很大的功夫才讓你不再流眼淚喔。」

「是……是這樣嗎?」

我完全不記得了。應……應該有點誇大吧?不這麼想的話,自己那過于丟臉的模樣將會讓我的心靈完全崩壞。

「就是這樣。我以為你是想要我也這麼做,害我在心里急得要死。」

「……對……對不起。」

我也只能道歉了。

「嗯……所以你才會為了和我來場『棉被約會』而睡在我旁邊啰?」

「是……是啊。」

如果這句話是真的,那她就真的是個超貼心的女朋友了。

但真的沒有其他原因嗎?

「真的……是這樣嗎?」

這樣的話,那我們就馬上來親熱一下吧。

「三分之一是啦。」

「那還有呢?」

「另外三分之一……剛才已經說過了吧。」

……想看看如果我睡在你旁邊,你會有什麼反應。

是那個啊……雖然一想就會覺得很不好意思,但桐乃當時是期待我有什麼樣的反應呢?我想一定不會是戳戳就是了。

「那最後一個原因呢?」

「啥?為什麼我得把自己的心情全部告訴你啊?」

我想也是。這的確很像桐乃會有的反應。

如果是以前的我,這時候一定又會配上「我完全不知道她在想什麼。你們知道嗎?」的旁白,但今天就讓我稍微臭屁一下吧。

這就當成給大家的問題,你們覺得她在想什麼呢?

順帶一提——

我們最近大概都像這個樣子。

看吧?完全沒有甜蜜的感覺對吧?

時間來到另一天,某個假日上午,當我正在房間里看書時,桐乃忽然走進來對我這麼說:

「要舉行『戀人儀式』了,等你看完書就來幫忙一下。」

竟然把黑貓的梗拿來用了。

但是「戀人儀式」這個詞聽起來似乎隱含著我所期望的卿卿我我要素,所以我當然就這麼回答:

「我會用加倍的速度把書看完,你稍等一下。」

結果我果然用音速在上午完成進度,然後到桐乃的房間去。

叩叩——喀恰。

「進來吧。」

「嗯。」

這扇門已經不會忽然往我的臉撞過來了。

妹妹的房間還是飄蕩著一股獨特的甘甜香味。自從第一次人生諮詢之後,我也來過這里不少次了,但現在還是會緊張——或許應該說,不知道為什麼有種不太好意思的感覺。

「……東西好像又增加了。」

「別一直盯著看好嗎?倒是,你到現在才發現啊?」

慢慢增加的話本來就不容易發現了。

「對喔——」

我用力呼出一口氣。

「——你已經不用搬家了。」

回想起來,她剛從國外回來時也是這樣。跑到秋葉原去買了比平常還要多的禦宅族商品與成人游戲——而且看起來相當高興。

「就是這樣。」

嘿,看你高興的。

不用和禦宅族商品告別之後,桐乃也就放棄壓抑自己的欲望了。

這些東西真是太可怕了。

「啊,這樣應該就可以省略說明了。」

「省略什麼的說明?」

「『戀人儀式』。」

「你也省略太多了吧。」

這樣誰知道內容啊。

「那是因為你太遲鈍了。來,坐下吧,讓我好好告訴你。」

桐乃高傲地指著地板上的坐墊。

「是是是。」

我按照指示坐到桐乃對面。

完全是人生諮詢時的姿勢。

「然後哩?今天打算做什麼?」

一問之下,桐乃像是很害羞般紅著臉回答:

「情侶之間……不是都會在對方的房間里,設置一塊自己的專屬空間嗎……?」

「會嗎?」

「就是會!」

參考我少數的戀愛經驗之後——啊啊,原來是說那個啊。

雖然我大概知道是怎麼回事了,但沒有必要在旁白里說出來。

因為現在是我和桐乃之間的故事。

「但是,那應該是自然而然形成的吧?就像我現在坐的這塊坐墊啊。」

這就是——第一次幫你做人生諮詢時,你丟給我的坐墊吧?

你還記得嗎?

每次到桐乃的房間,我都是坐在這塊貓咪坐墊上。

她通常都會說:「坐在那里吧。」

「那的確可以說是你專用的坐墊了,但那是因為我不想使用你屁股碰過的東西而已。」

竟然是因為這樣嗎!

「但……但我要說的是!彼此專屬的空間應該是像這樣自然形成的吧?」

「主動制造出來也沒關系吧。」

「是沒錯,但是你打算怎麼做?」

「非~~~~~~~~常剛好的是,現在我房間里的東西不是增加了嗎?所以呢~」

開始有強烈的不祥預感了。這時桐乃用十分燦爛的笑容這麼說道:

「我就把我的寶物分給你那個空曠的房間吧!」

「你是因為自己房間的禦宅族商品沒地方放了,才想把它們塞到我的房間吧!」

什麼「戀人儀式」嘛!你還真敢說耶!

「才不是哩,我也會從你房間里拿東西來我這里擺啊。」

她又笑著說:「這樣就扯平了吧?」

「我的房間里幾乎都是生活必需品,被你拿走我會很困擾耶。」

「一定有可以拿過來的東西吧。」

你的意思是……我房間里有足以媲美你禦宅族收藏品的寶物嗎?

「只有一疊黃色書刊而已,那可以嗎?」

「當然不行了!有男朋友會拿黃色書刊給自己女朋友的嗎!」

「其他就沒有了啊。」

「嘖……那我自己去選,現在就到你房間去。」

桐乃說完便站了起來。

……等等,現在已經確定要實行「戀人儀式」了嗎?

啊~真是麻煩。我的房間又要變窄了……

「嗚哇……仔細一看,你的房間還真的什麼都沒有耶。」

「少啰嗦。」

我吐槽了一下正環視我房間的「女朋友」。

實際上是真的什麼都沒有啦。

還是說明一下好了,我房間的家具就只有床鋪、書桌、書架和衣櫥而已。再來就是禦鏡送我的公仔展示櫃和沙織送我的筆電。

漫畫雜志看完後我馬上就會回收,而且也沒有什麼值得一提的興趣,所以東西根本不可能增加。

我想應該也有不少人也跟我一樣才對,不過目前只有麻奈實同意我這種看法。

「所以我不是說了嗎?真的沒有東西。因此沒辦法跟你交換。」

「那就這個吧。」

「——喂,那是我的制服!你拿那個要做什麼!」

桐乃輕松地連衣架都一起抓起來的,正是我掛在牆壁上的整套制服。

襯衫、領帶、上衣與長褲——真的就是一整套。

「你拿走的話,我怎麼去上學!」

「要穿的時候再來我房間拿不就行了。」

「是要我每天早上只穿內褲到你房間去換衣服嗎!」

「才不是哩!哪個世界會有裸著身體沖進妹妹房間的哥哥啊!這個變態!是要你穿上衣服後再來拿啦!就像『早安啊桐乃,那我把這個拿走啰。』這樣。」

「請問一下,為什麼我得做這麼麻煩的事?」

「因為你的房間沒有其他東西。那就這麼決定了。」

砰磅!

「…………」

真的拿走了……

「真是的……」

感到無奈的我只能追著桐乃回到她房間。結果這時候她正高興地把從我房間強搶來的戰利品掛到牆壁上。

「太慢了吧。看,我已經把你的制服裝飾在我的房間里了。很光榮吧?」

「是是是。」

「現在輪到你了。」

衣服被妹妹拿走之後,桐乃的禦宅族收集品就被搬進我房間里來了。這個什麼「戀人儀式」的,真是對我一點好處都沒有耶。

我也真是個爛好人。

「來,首先是這個。梅露露的公仔。」

那就把它放在展示櫃里吧。如果是這些東西,放在我這邊的確是比收進衣櫥里的隱藏收納空間要好多了。

「一個一個小心地搬啊,掉了我就把你干掉。」

「好啦好啦……說起來呢,『戀人儀式』……應該還有其他的方式吧?」

「啥?比如說呢?」

「買一樣的杯子或者牙刷之類的,」

「竟……竟然能想出這麼色的點子!變態!」

這哪里色了!我可沒說什麼奇怪的話啊!沒有對吧……?

能把我說的話聯想到那方面去的你才是色情狂啦。能用牙刷或杯子進行情色妄想,你已經跟瀨菜同樣變態了。

「嘖,別廢話了,快點搬啦!還有很多東西要搬到你房間耶。」

「好啦。」

真拿她沒辦法……

就這樣——把東西擺放在我房間的作業就在「戀人儀式」的名目下開始了。

嗚……我的房間愈來愈有桐乃的色彩了……!

雖然不像之前那麼誇張……但話又說回來了,桐乃房間的東西多到裝不下的直接原因,應該就是她趁我搬到外面時把我房間改造成妹妹樂園的緣故吧。之後就算勉強恢複原狀,那些大量的妹系商品一定也沒地方放了。

或許只有我妹妹才是這樣,不過禦宅族真的很不喜歡把東西丟掉。

「這是我的寶物,當然全部要留下來啰」——這種理由根本是無視物理的界限嘛。

現在就算把我的房間也用上了,總有一天一定也會發生同樣的狀況。

……看來得先警告她一下才行。

「喂,桐乃——給你放這些公仔是沒關系。但其他就不行啰。我真的沒地方放了。」

「成人游戲可以放在你空無一物的書架上吧。」

「別開玩笑了!」

這臭女人一點想像力都沒有嗎!男高中生(有妹妹)房間的書架上要是擺一堆妹系成人游戲,看見的人會怎麼想!是要我去死嗎!

「明明都跟妹妹交往了,竟然還講這種話……」

「這跟那是兩回事!」

真是的……

「真拿你沒辦法。那全年齡版的總可以了吧?快點拿去啦。」

「唔……」

就算是全年齡版,破壞力也很大吧?因為游戲名稱是《和妹妹談戀愛吧♪》之類的耶。

「……好啦。」

但我還是點頭了……京介——你對妹妹太好了吧。你這家伙是笨蛋嗎?

「在哪里啦?」

「那邊,隱藏收納空間的深處。」

「這里嗎?」

「嗯。」

我遵照桐乃的指示,把衣櫥的門往另一側拉開,然後把手伸進隱藏收納空間里。

這附近不就是放著之前那套《Scatolo*Sisters》的地方嗎?我……我可沒有勇氣把那種游戲放在書架上喔。

我甩開恐怖的想像,開始尋找全年齡版成人游戲(這種名稱本身就很矛盾)。

然後——

「哦……這是……」

「怎麼了?」

「沒有……」

我發現的不只是那套《Scatolo》——還有經過桐乃層層封印的紙箱。

這已經是第三次發現這東西了。

第一次是桐乃要去國外留學之前。

那個時候——她讓我看了里面的一部分內容。桐乃表示那是她開始練習田徑的契機,也就是證明她跑得很慢的運動會徽章以及連絡簿。

至于放在一起的相簿和ipod的內容嘛——

下次,下次再看就好!

——當時沒有看。

第二次則是桐乃回國之後,黑貓來我們家玩的時候。

看著向好朋友炫耀收藏品的桐乃——

——我說桐乃啊,那本相簿里面裝了什麼東西?

——絕對不給你看了。

第二次她也沒拿給我看。

「桐乃啊——」

人生與成人游戲似乎有點相似,但其實完全不同。

「——你想看那個嗎?」

「……嗯,想啊。之前你不願意讓我看……現在我就再拜托一次,讓我看一下吧。」

和成人游戲不同,人生沒有辦法存檔或重新讀取——

「…………好吧……就讓你看看。」

但就算選錯了選項,還是可以重新來過。

幾分鍾後——

我跟桐乃就像以前一樣隔著紙箱面對面坐著。

這是隱藏著桐乃秘密的禁忌紙箱,打開蓋子後就能發現里面裝著許多東西。

像是同性戀類型的同人志、《Lovely♥SisterAngel》的箱子(里面裝著連絡簿等物品)、舊型的ipod……以及相簿等等。

「這個……里面到底有些什麼?」

我把手放在相簿的封面並這麼問道。

是照片——或者其他的東西呢?

「誰知道……你不會打開看看嗎?」

「說得也是……那我就不客氣了。」

啪啦。

接著我輕輕翻開頁面。

「這是…………」

這時我所看見的……

「以前的照片嗎?」

「嗯,沒錯。」

放在厚厚相簿——不對,應該說貼在厚厚相簿里的,竟然就是原本應該在里面的東西,換句話說也就是照片。里面每一頁都貼了四張以前的照片。

照片里的時間也隨著頁面不斷流動。可以看見照片里的人物——主要是我和桐乃——逐漸成長的模樣。

但是——我同時也有一種不太對勁的感覺。

「嗯……奇怪?」

「……你發現了?」

「沒有……」

……只是覺得有點奇怪而已——

如果是推理小說里的名偵探,這時應該已經有靈感了吧。只不過我的頭腦沒有那麼靈活。

「覺得有點奇怪。但就是不知道奇怪的地方在哪里。快告訴我吧。」

我試著直接詢問桐乃。

「你有看過我們家——老爸的相簿嗎?」

「……有啊。」

就是在第一次人生諮詢的時候——

——桐乃的相簿嗎?這又怎麼了。

「啊!」

——可是我的照片真的是一張都沒有呢。

「啊啊啊……」

從回想里醒過來的我立刻看向眼前的相簿。

「我……我的照片!」

沒錯。老爸的相簿里從未出現的「我的相片」,有許多都貼在這本相簿里面。當時我還以為老爸一點都不疼我——

「原來在這里啊!」

我驚訝到不禁脫口這麼問道:

「為……為什麼我的照片會在這里?」

「那當然……」

桐乃像是要裝傻般把視線移開,然後噘起嘴唇說:

「因為是最喜歡的哥哥的照片啊。」

「嗚……」

我有種胸口被刺進一把刀子的感覺。因為這個爆料實在太強烈了。

「但沒有我上國中之後的照片。」

因為那個時候……已經討厭哥哥了。

「這樣啊——……」

發出茫然聲音的我終于了解是怎麼回事……接著便繼續翻看相簿。

我所看見的,全都是……我們兄妹感情很好時的回憶。

這令我感覺好像逐漸取回消失的時間。

「我說啊……」

「嗯?」

「你繼續看沒關系……來,這個拿去。」

桐乃用一只手遞過來的,是耳機的其中一邊。

而耳機線則連接著ipod。

「把它戴上。」

「………………嗯。」

是要我……一起聽嗎?

我們各戴上一邊的耳機,然後並肩坐在一起慢慢地看著相簿。

「這是舊型的機器了……希望別壞掉才好。」

「里面裝了什麼?以前的歌嗎?」

「…………」

桐乃沒有馬上回答我,這時出現在她臉上的不是猶豫而是害羞的表情。

「你很久之前……不是問過我嗎?你說『為什麼你有一堆妹系的成人游戲?』、『為什麼會喜歡妹妹?』。」

「……是啊。」

得知妹妹的興趣時,我首先有了這樣的疑問。

嗯……我記得——

「可……可是……為什麼呢?」

「什麼?」

「我問你,你為什麼會喜歡妹妹呢?我不是在數落你……而是你搜集的這些游戲,一般都是男生才會買的吧?而且……那個……那不是未滿十八歲不能買的東西嗎?再說,這也和你的印象差太多了吧?你為什麼會——喜歡上這種東西?有什麼契機或是理由……嗎?」

「那……那是……那個……我……我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

「你說不知道……那是你自己的興趣吧?」

「可……可是!沒有辦法啊……我真的不知道嘛!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就已經喜歡上了啊…………我想契機大概就是在店里面看到的動畫吧……」

——應該是這樣的對話吧。

「那個時候我是說『不知道為什麼』,不過我也沒有說謊。只是……還有事情沒有跟你說而已。」

桐乃瞄了ipod一眼……

「沒說的事情……就裝在這里的最後面。」

我們就這樣……

看著兄妹過去的照片……然後錄音檔也被播放了出來。

給未來的我。

里面是過去錄下來的訊息。

桐乃的聲音聽起來比目前還要稚嫩許多。

那個……要從哪里開始說起呢……

嗯~是我自己錄的所以當然很清楚,我之所以會留下這樣的訊息給自己,是為了永遠永遠不忘記今天的心情。

如果忘記今天的心情,我也就不再是我了。

如果聽著這段錄音的我已經不再是現在的我——我想應該不會有這種事——不過請在聽見自己的聲音後就回想起來。

現在這種非常、非常懊悔的心情。

這種絕對不服輸的心情。

以及最喜歡哥哥的心情。

「桐乃……這是……」

「別吵,什麼都別說。」

給未來的我,你聽這段錄音的時候已經多大了呢?

已經是大人了嗎?還是說是高中生?你從事什麼樣的工作呢?

跑步的速度已經變得跟哥哥一樣快了嗎?

已經變成像哥哥那樣的,又帥又溫柔的大姊姊了嗎?

已經給哥哥一點顏色瞧瞧——讓他稱贊我「好厲害」了嗎?

現在的我根本完全不行——如果到時候已經成功的話,那我會很高興的。

而且是非常、非常高興。

我從今天起就要為了將來的成功而努力。

雖然可能只是在作夢,但我還是決定告訴自己——夢想一定能夠實現。

這時候桐乃按下暫停鍵。

「到這里是小學——大概三年級左右錄下來的檔案。在留學之前……打算讓你聽的就是這個錄音。」

「那個時候我要是聽了錄音……也看了相簿……你會有什麼反應?」

「嗯!可能就再也沒有牽掛,然後就不回日本了。」

「這樣啊……看來我當時沒聽也沒看……應該是正確的選擇。」

「……接下來……是六年級時的我。」

也就是……快冷戰之前桐乃所錄下來的聲音。

只要聽了這個檔案,就能夠知道「桐乃喜歡妹系成人游戲」的理由了嗎?

桐乃接著又說:

「這就是最後的檔案了。」

給未來的我。

聽了自己以前錄下來的訊息,老實說還滿不好意思的。

現在的你聽見這個錄音,想起「年輕」時的自己,可能又會感到不好意思吧?但是——很抱歉,還是要請你仔細聽一下。

未來的我——已經和自己最喜歡的人結婚了嗎?

雖然人家告訴我那是絕對不被允許,而且也不能把自己的心意說出去。

但我還是有點不爽。

不過那個人說的一定不會錯……我現在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真的感到非常煩惱。

雖然想找人商量,但這件事不論是爸媽還是最倚賴的對象都不能跟他們討論。雖然他們一定馬上就會恢複原來的態度……但我還是沒辦法跟他們說。

因為要是失敗的話,一切都會成為泡影。可能會出現那個人所說的結局,應該說我知道一定會變成那樣,所以才會這麼害怕。

我想機會一定只有一次。

那個時候我一定要鼓起勇氣來。

所以,請仔細地思考。請持續思考下去,並且尋找任何可能的線索。

怎麼樣才能改變絕對不被允許的狀況。

怎麼樣才能實現自己的夢想。

怎麼樣才能讓他喜歡上我。

怎麼樣才能一直和他在一起。

現在的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所以,

我要跟未來的我商量。

要跟變得很厲害的我——不對,

要跟聽著這訊息的你商量。

那個——你覺得我應該怎麼做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