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三章
十二月,我在夜晚的街道上不停地奔跑著。

天空中的云朵看起來就像馬上就要降雪的樣子。聖誕節的霓虹燈使勁地照耀著我。

「呼……呼……呼……」

白色的氣息不斷從臉頰旁往後飄去。口干舌燥的我心髒急遽跳動,四肢更是充滿了力量。

「呼……呼……呼——」

我的心情亢奮到馬上想高聲大叫。

這是因為——

我馬上就要去向重要的人傳達自己心意的緣故。

「黑貓……」

被我妹妹用「邪氣眼電波女」這種難聽綽號來稱呼的女孩。

她非常喜歡模仿喜歡的動畫里出現的台詞。平常身上總是穿著哥德蘿莉服,還有著幾近不健康的雪白肌膚,然後左眼下方有一顆愛哭痣。

那名有著紅色魔眼的和風美人。

初次見面時——

「……我的昵稱是黑貓喲。」

——當時好像覺得她是個奇怪的家伙。

她就只是妹妹的朋友,有著我不是很清楚的興趣,然後身上還穿著奇怪的服裝。

「…………這給你。」

「…………什麼嘛。你不要嗎?還是你聽不懂人話?」

完全不願意表露真心。

「……邪……邪氣眼……電電電電波女……?呵……呵呵呵呵……你終于說出不該說的話了……」

老是和桐乃吵架。

也是妹妹初次交到的禦宅族朋友。

「……你在看什麼?」

因為很怕生,所以一開始根本不太和我說話。

「……哼……想不到你竟然可以到達這里……還算值得稻贊。」

和她獨處的時候,根本不知道該跟她說什麼,氣氛也就變得相當尷尬。

但是——

「早啊,學長。」

不知道什麼時候就變成我學妹。

「請和我交往吧。」

然後又變成我的女朋友。

雖然因為許多事情而分手了。

但我現在還是喜歡黑貓。

當然是戀愛的那種喜歡。

所以現在——

為了讓我和黑貓的故事告一段落,我決定要說出我們的回憶。

而這一定是隨處可見的——

像仙女棒的火花般微小,只屬于我們的青澀戀曲。

這是今年夏天,我「第一次交到女朋友」時發生的事。

八月。答應和黑貓交往之後,我們就正式成為男女朋友了。

結束臉紅心跳,又高興又害羞的第一次約會後,我和黑貓就開始每天約會的日子——就在這種情況下的某一天里。

當時我已經認識黑貓的妹妹——日向與珠希了,所以應該是暑假的後半段左右吧。

這一天也一樣,我從上午就到黑貓家里和她約會。

這時我輕松地在鋪設榻榻米的客廳里休息。順帶一提,今天黑貓身上是平常的哥德蘿莉服,不是我們交往才開始出現的——所謂的「白貓」模式。

「……話說回來——你還真的每天都來耶。」

「你不是說如果可以的話,想每天見面嗎?」

「是……沒錯啦……」

所以我才會過著每天吃完早餐就猛沖到女朋友家來的生活啊。

這樣就連黑貓要打工的日子,都可以在她上班前稍微見一下面。

「給你添麻煩了嗎?」

有些不安的我一這麼問,黑貓馬上用力搖了搖頭。

「這樣啊,那就好。」

「我沒有那種意思,我擔心的是……那個……」

「嗯?擔心什麼?」

「……像這樣每天見面的話……很快就會覺得膩了……」

她低著頭,很沒自信地呢喃著。

「啥?」

除了這句話,我還能說什麼。

「你在說什麼蠢話啊,怎麼可能呢。」

「但……但是……我和你之間……也沒有那麼多共通的話題啊……」

黑貓已經發出快哭出來般的聲音。自從開始交往之後,這家伙已經會在我面前露出最為脆弱的一面了。這種模樣不但可愛,也讓人很想保護她,更有種想沖上去緊緊抱住這女孩的沖動——但老實說也會覺得生氣。

現在正是借妹妹的話來斥責她的時候。

「你是笨蛋嗎?共通的話題以後再制造就好了啊。」

我輕輕打了一下黑貓的後腦勺。

「不是有那個嗎?那本——黑色筆記本。」

「你是說『命運記錄』嗎……?」

「對啦對啦。」

由于情況有點複雜,我還是再說明一次吧。「命運記錄」呢,是黑貓自己寫的黑色筆記本,而黑貓本人則表示那是預言書。

內容主要記錄了「黑貓想和我做的事」、「黑貓期望的將來」、「黑貓的未來預想圖」。

我們已經按照這本預言書進行了許多儀式。

——和學長約會。

——讓學長了解我。

——請學長來我家。

內容大概就像是這樣吧。而我們的關系也在進行儀式當中愈變愈深厚。所以我最近已經在期待接下來的儀式了。

「黑貓主人,接下來的儀式是什麼呢?」

我故意以演戲的語氣這麼問道。結果黑貓便紅著臉頰笑著回答—

「……呵……呵呵呵……『漆黑之獸(Noir Beast)』啊。想不到你竟然主動想進行儀式,以我的仆人來說算是很好的態度喲。」

結果我女朋友整個也相當配合。

我想Noir什麼的……應該就是指我吧。

但我不是仆人而是男朋友耶,不過在這家伙心里兩者可能差不多啦。

就像某個妹妹明顯把哥哥當成奴隸一樣。

坐在地上的我,只看見站在眼前的黑貓已經露出陶醉的表情。

「……這……這個嘛……在參照黑色預言書之前,在今世也來舉行『隸屬之儀式』吧……雖然這位階比『盟約之儀式』還要低,不過對現在的你來說已經足夠……」

她一邊說著這不知所謂的妄言,一邊像是另有深意般對我伸出穿著黑色絲襪的尊貴腿部。

咦?這是做什麼?究竟是什麼意思?

「來……快點舔我的腳吧。」

我的女友腦袋是不是有問題啊。

真是嚇死人了。還有不要給我臉紅!

「誰要舔啊,笨蛋!」

「什麼……你……你不聽我的命令嗎……?」

「聽不下去啦。跟心愛的女友連初吻都還沒有經曆過,為什麼就得先舔她的腳底呢?」

我怎麼說出這種少女般的發言?不過這也是我的真心話。

「別……別說得好像我的腳底很髒一樣。」

黑貓說完便噘起嘴來。然後又側眼瞄了我一下……

「……腳指也可以喲。」

「等等,這不是舔哪個部位的問題吧!」

你就那麼想讓男朋友舔腳嗎?

我的女友真是個大變態。

……唔,真拿她沒辦法。

為了說服黑貓並且度過眼前的難關,看來我也要有所讓步才行了。

「大腿內側也可以嗎?」

「什麼!」

黑貓迅速按住裙子來蓋住自己的大腿。

「當……當然不行了……這……這這這……這個不知羞恥的雄性動物!」

「你才是不知羞恥的雌性動物哩!我是不知道什麼忠誠不忠誠的儀式啦,總之你可不可以改成比較能讓人接受的Play啊!」

「別……別說什麼Play——哇啊!」

黑貓的身體開始不停地抖動!

「喂……喂!你是怎————啊……」

一看走下,原來是有只黑貓正在舔我女朋友的腳趾。

那是五更家飼養的貓……名字叫做「黑夜」。

「等……等等……快停下來。」

貓咪原本貼心地舔著主人的腳,聽見黑貓的聲音後馬上乖乖聽話,然後轉頭看著我。

「喵~」

那種得意的叫聲聽起來就像是在表示「我已經示范給學弟看啰!」一樣。

「唉……這孩子真是讓人傷腦筋。」

黑貓溫柔地摸著仆人一號的頭。貓咪馬上用喉嚨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

……我有點羨慕那只貓了,不過這當然是不能說的秘密。

「——調整一下心情,我們來進行這次的儀式吧。」

黑貓從自己的房間里拿出那本黑色的「命運記錄」來。

她直接把內頁對著我然後啪啦啪啦地翻動著——

「這……這個……」

然後很害羞般指著某一處。

從故作姿態忽然轉變成害羞的模樣,可以說是開始交往之後才能發現的黑貓專屬魅力。

我內心因為這超萌的動作大叫著「黑貓——!」,然後把目光移到「這次的儀式」上。

——跟學長去游泳池。

「嗯……夏天總是會想玩水嘛。」

應該說失望還是讓人有點脫力呢……想不到是這麼普通的約會。

「……不……不滿意嗎?」

「沒有啦,那就走吧。嗯……如果是附近的市民泳池今天就可以去啰。」

「心動不如馬上行動嗎……這樣也不錯啦。」

「話說你有泳裝嗎?」

「哼……」

黑貓露出「你問得好」般的笑容。

就跟來向我展示「聖天使神貓」時的表情一模一樣……

「呵呵……學長,睜大眼睛仔細看好了。這就是我為了這次儀式所准備的暗黑魔導器『精靈之羽衣』——」

我的女友在大賣關子後才從身後拿出來的東西……怎麼說呢,用一句話來形容就是「哥德蘿莉風貓耳比基尼」。它是以黑色為基調然後加上白色蕾絲,而且還附有貓耳與尾巴。

「……呵……怎麼樣啊?很棒吧?」

「你腦袋沒問題吧?」

「你……你說什麼?」

「還問我說什麼!這是什麼嚇死人的泳裝啊!要女朋友在游泳池穿這種泳裝,我不就完全變成有特殊性癖好的男朋友了嗎!」

我馬上大叫著:「駁回駁回!」

「怎……怎麼這樣……虧我這麼用心制作……」

黑貓此時已經眼眶含淚。我的憤怒馬上因此而煙消云散,反而是困惑感愈來愈強烈。

「等一下,應該說你這家伙明明就很怕羞,現在竟然敢穿這種像會在Cosplay色情片里出現的泳裝出現在大眾面前?」

「咦……?啊……」

黑貓這才整個人羞紅了臉。結果連我也被她影響而紅了臉頰。

「……我的『精靈之羽衣』竟然有這樣的盲點……」

啊~原來如此,這家伙沒有考慮到「自己穿上這套煽情泳裝的後果」就把它做出來了。應該是光靠邪氣眼的力量就魯莽行事了。

「就算你無所謂,我也沒辦法答應。我必須以男朋友的身分澆你的冷水。怎麼能讓其他男人看見你穿這種暴露泳裝的模樣呢。」

「……學……學長……」

別……別用那種陶醉的表情凝視著我!我自己說完都覺得很不好意思啊!

「嗯……你說得沒錯……是我考慮不周,對不起。」

「沒……沒有啦……你明白就好。」

我一邊搔著後腦勺一邊這麼說道,結果黑貓便呵呵笑著表示:

「想不到你這麼嚴格。明明自己妹妹的泳裝照片還被刊載在雜志上……」

「吵死了,我也對那些照片很不爽啊。應該說,她根本不會聽我的勸告啦。」

「……我覺得會喔。」

「什麼?」

「只要你嚴肅地說『不想讓其位男人看見妹妹的肌膚,所以別再接泳裝的工作了』,我想她應該會照辦才對。」

「真的嗎?她不是會那麼容易改變想法的人吧?」

「嗯,她的確不是會輕易改變想法的人。不過,我想她會聽你的話。」

「你哪里來的自信啊?」

「呵呵,誰知道呢。」

黑貓說到這里便停止這個話題,接著表示:

「嗯……那今天的儀式該怎麼辦呢?」

「這個嘛……那去買新泳裝你覺得如何?」

「這提議……很不錯呢。」

「我就說吧?」

有機會的話就買來送她當禮物。對剛開始交往的情侶來說,不論做什麼都會變成約會。

「不過,在那之前呢……」

「?怎麼了?干嘛吞吞吐吐的,有話想說的話就說出來啊。」

「我想看黑貓穿這套泳裝的樣子。」

我按照她的要求,直接把話說了出來。

「咦?咦……?」

「雖然不能和穿這樣的你去泳池,但想看看你穿上它的樣子。」

「那……那你的意思是?」

「在這里穿上它。」

這是男朋友對女朋友所做的,出自內心的請求。

「…………」

My honey頓時沉默了下來,紅著臉凝視著那件「精靈之羽衣」。

我又重複了一遍:

「在這里穿上它嘛。」

「不用說那麼多遍,我聽見了。」

這時黑貓已經把眼睛閉成×的模樣。她接著又用雙手抓著泳裝說:

「……要我……在室內……穿上它嗎?」

「一次都沒穿的話很可惜吧?」

「……是沒錯啦。」

「那你還在猶豫什麼?原本不就是准備穿給我看的嗎?」

「你……你是態度這麼強硬的人嗎?」

「要看場合啦。」

具體來說的話就是在做妹妹的人生諮詢……

以及在誆騙綾瀨的時候。

一直凝視著比基尼的黑貓不久後像是放棄掙紮般「唉……」一聲歎了口氣。

「……我知道了,你稍等一下。」

「嗯,我等你。」

「太好了!」我在心中擺出了全力握拳的勝利姿勢。

等了幾分鍾後……我才發現自己已經正坐在榻榻米上了。當然不是故意這麼做,只是因為太過于緊張與期待,以至在下意識中變成了這樣的姿勢。

怦通怦通、怦通怦通……啊,還沒好嗎~~~~黑貓~~……!

我想我臉上的表情一定變得非常思心!

我怎麼會這麼惡啊!嗚哇~~~~~~~~連自己都知道這一點!

不過我想大家也能了解這種興奮的感覺吧?等待女朋友換衣服的這段時間,才是在泳池或海邊約會時最棒的一刻。

老實說,好像根本沒有去泳池的必要喔?光是這樣就已經是趣味十足了。

當我心癢難熬地動著膝蓋時,紙門已經隨著輕微的「喀啦……」聲被拉了開來。

哦?來了嗎?

「……久……久等了……」

看見紅著臉頰,畏畏縮縮地走進來的黑貓——

「……嗚……喔……!」

我嚇得眼珠幾乎都快從眼眶里跳出來了。但……但是……這是因為……

原本准備看見泳裝的,但黑貓出現時(戴著貓耳)身體上卻圍著一條白色浴巾。

「怎……怎怎……怎麼回事?為什麼圍著浴巾……?」

「不……不是啦……這是因為……那個…………穿上去之後……才覺得很害羞……」

「咦?那下面穿著泳裝啰?」

「那……那還用說嗎!」

「看起來就像沒穿,這樣反而更煽情!」

雖然知道應該是這樣,但腦袋就是會出現邪惡的妄想!

可惡,這家伙腦筋真的有點不太對勁。

「真……真是的……你真的很好色耶。」

「好啦,好色就好色,快點把浴巾拿下來啦。」

今天的我是忠于自己欲望的男人。

聽見我充滿欲望的要求後,黑貓隨即用手臂遮住自己的身體。

「不要……」

「咦~」

哪有到這個時候才這麼說的,我很想看你穿泳裝的樣子啊……

「別……別露出那種快哭出來的表情……這樣我很困擾。」

我露出這種表情了嗎?

這時黑貓又低著頭說:

「我了解你的願望。呵……但是我的靈魂……實在無法承受這樣的羞恥。」

黑貓又慢慢進入電波模式了——

難道說……她是想藉著「演戲」來克服心理障礙嗎?

這樣的話,我就得順著她的意才行。

我站起身來,故意用演戲般的聲音說道:

「那麼……我該怎麼辦才好呢?」

「……還問我『該怎麼辦』……?那還用說嗎……『漆黑之獸(Noir Beast)』啊……如果想把我變成你的東西……就用力量把這件『暗之衣(浴衣)』搶走吧……哼哼哼……當然也要你辦得到才行。」

「原來如此……那我就不客氣了——」

我啪一聲朝黑貓撲去。

「——看我的厲害!」

「!」

我伸出一只手來抓住「暗之衣(浴衣)」。用力一拉後,隨即感覺到一股強烈的抵抗。

黑貓用隱含焦躁的聲音說:

「……怎……怎麼可能……竟……竟然有如此的力量……哇……嗚……」

「哼哼哼……你就乖乖屈服在我的力量下吧!」

然後讓我看看你穿泳裝的模樣!

我順勢把「暗之衣」扯了下來。

「喔喔……」

眼前先是出現一大片雪白肌膚,接著就是身穿哥德蘿莉比基尼的黑貓。

一瞬間還以為要瞎掉了。雖然知道拿下浴巾就會出現泳裝……但這沖擊實在太強烈了。

這時黑貓臉頰上已經流下兩行淚水,感覺羞恥的她正以很高貴的動作不停發著抖。

「嗚……嗚嗚……在永劫的時刻當中……我還是第一次……受到這種恥辱……」

我也是第一次看見黑貓露出這麼多肌膚。

應該說剛才強奪浴巾的演技實在太過逼真,讓我的心到現在還是怦通怦通地跳。

我吞下一大口口水,接著表示:

「覺悟吧你……這樣你就是屬于我的啦。」

「嗚————」

黑貓立刻瞪大雙眼。她低下頭去,以充滿哀愁的嬌豔聲音回答:

「是……是是是……是啊……我的身心都已經被你玷汙了……」

其實從第一次約會之後,她就連手都很少讓我牽了。

黑貓忽然迅速抬起臉來,以濕潤且發紅的眼睛瞪著我。

「好吧……從現在開始,我就是你的奴隸……」

「——吶,你們要演到什麼時候?」

「「什麼!」」

這忽然傳過來的吐嘈讓我們忍不住把身體轉向聲音的來源。

一看之下才發現紙門已經打開,走廊上站著兩道小小的人影。

一邊舔著冰棒,一邊眯眼看著我們演短劇的是黑貓的妹妹日向。而她旁邊則站著麼妹珠希。

「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們……」

「從——從什麼時侯……開始看的?」

「從包著浴巾的姊姊大人來到房間的時候。」

回答的人是珠希。

等一下!那不是從一開始就看見了嗎!

接著日向又補上致命的一句話:

「話說回來,剛才那究竟是什麼短劇?」

嗚……怎麼回答才好呢?

當我開始著急時,身邊的黑貓已經露出完全不知所措的模樣並且這麼回答:

「肉奴隸游戲。」

「你取這個名字也太糟糕了吧!」

這不是能對小學生說的話吧!

「……………………………………惡心!」

看吧,日向都退避三舍了!

「?嗯~……葛格,什麼是肉奴隸?」

「不要問我啊!」

誰來救救我。當然現在的情況其實有一點算是自作自受啦。

唉……有個廚二病的女朋友真的很累人耶。

接下來要怎麼改變話題呢……當我開始思考這個問題時,看見姊姊泳裝模樣的珠希忽然就說出這樣的話來:

「姊姊大人,你的泳裝好酷哦。」

「哎……哎呀……是嗎?」

黑貓立刻露出志得意滿的靦腆笑容。她應該只會對珠希露出這種類型的笑容,所以看見珍貴畫面的我也忍不笑了起來。

「要去海邊嗎?這樣我也想去!」

「你……想去海邊嗎?」

「嗯!」

珠希元氣十足地舉起拳頭。

另一方面黑貓則是說了句:「這樣啊……」並且露出有些困擾的表情。

「海邊……太危險了……這下該怎麼辦呢……」

想不到超疼妹妹的黑貓會說出這樣的答案。

不論是泳池或者海邊,她一定都願意帶兩個妹妹去才對。

當我感到訝異時,日向已經在我耳朵邊悄悄說道:

「琉璃姐她不會游泳……一定是因為這樣才沒有保護小珠的自信啦。」

「是這樣啊。」

原來如此。我能夠了解她的心情,自己不會游泳的話,當然就不敢帶妹妹去水邊了。因為除了會感到不安之外,也不想讓妹妹看兄自己遜斃了的一面……但妹妹都已經說想去了,一定會煩惱該怎麼辦才好。

「好~你們幾個,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了。」

「學……學長?你在說什麼……」

「聽我的就對了。」

我移動視線和珠希對看,然後盡可能用溫柔的聲音問道:

「珠希,你有泳衣嗎?」

「有!」

「這樣啊。」

應該有學校的泳衣才對。

「日向,你也有學校的泳衣吧?」

「嗯。是有啦……不過要做什麼?」

「和我約會吧。」

我露出牙齒笑了一下。而日向則是眨了眨眼睛然後說:

「哦~……高坂大哥終于注意到我的魅力了嗎?抱歉了,琉璃姐。高坂大哥他比較喜歡我……好痛!」

被黑貓扭耳朵的日向痛得不停扭動身體。

「別太得意忘形了。還有學長,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也就是我們大家一起去游泳池的意思。」

「游泳池?」「游泳池嗎?」

日向&珠希這麼反問我。

「嗯,抱歉沒辦法去海邊。不過市民游泳池的話走路就能到了吧。」

我接著又悄悄在黑貓耳邊說:

「……和珠希她們去之前……就按照剛才所說的,明天先去買新泳裝,然後兩個人進行特訓吧!」

「咦?」

「我教你游泳。」

「啊……」

「讓妹妹們看看你的英姿吧。」

「………………嗯。」

黑貓馬上點了點頭。吃完冰棒的日向這時插身進來說:

「喂喂~你們為什麼卿卿我我地說悄悄話啊~?」

「哼哼……情侶本來就會卿卿我我啦。」

「哦~很敢說嘛。」

「那麼——你們兩個也去換泳裝過來吧。」

「咦?為什麼?」

日向代替我和珠希提出心里的疑惑。

黑貓則是很高興地回答:

「難得都穿上『精靈之羽衣』了,不沾點水實在太可惜……我這就把塑膠泳池拿出來。」

「哇啊!」

珠希露出非常高興的模樣。而黑貓則是很滿足地看著這樣的妹妹,然後對著我說道:

「拜托你幫忙打氣啰——學長。」

「這點小事不成問題。」

就這樣到了隔天。正如昨天說好的,我和黑貓一早就出發去買泳裝。因為我是第一次幫女朋友選泳裝,所以有點緊張,

昨天晚上,我還看了一大堆以前刊載過桐乃照片的雜志來做預習,但是——那些雜志真的一點用都沒有。里面盡是些看起來很輕挑的泳裝。硬要選的話大概只有綾瀨(泳裝照)身上的一件藍色泳裝比較適合黑貓而已,不過那也是比基尼。當我在店里想著這些事時……

「……明明說不能穿比基尼,但你從剛才就一直看著比基尼展示區。」

女朋友就發脾氣了。

「抱歉抱歉,我們是來買連身泳裝的嘛。」

「……昨天就說過了,選學長你喜歡的就可以了。」

「真的可以嗎?也要看你的喜好吧?」

「…………唉,你真的什麼都不懂耶。哼,所以我才受不了人類……」

黑貓像是很無奈般聳了聳肩。看見她這種有點高傲的模樣,就讓我想起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同時也湧起一股懷念的感覺。而這也是她最有魅力的表情之一。

當然——

「……既然是要給你看的泳裝,當然希望按照你的喜好來挑選了……別讓我說得這麼明白好嗎?」

最近只有在我面前才會露出來的表情也是一樣。

「適……適合你的泳裝嗎……我的品味可能沒有那麼好耶……」

我為了掩飾羞到想找地洞鑽下去的心情,直接快步往連身泳裝的展示區走去。

然後用手指著某件泳裝說:

「這件怎麼樣?」

「哪一件?」

「那一件。」

「…………如果我沒有被施加幻術的話,那件看起來幾乎就跟學校泳裝沒兩樣吧。」

「沒有啦,因為提到適合你的泳裝嘛。」

老實說真的超適合你的。這世上還存在比這更適合黑貓的泳裝嗎?

「學·長?不想被我詛咒的話,就給我好好地選……」

喔喔……生氣了生氣了。

「嗯嗯,抱歉。」

「真是的……我本來就有學校泳裝了,這樣根本沒有必要特地跑來這里買了吧。」

「是我不好,我會好好選。嗯……那這邊的呢?」

我接下來選的,是一件有荷葉裙的粉紅色連身泳裝。

「怎麼樣?會不會有點太小孩子——」

當我想說出最後一個「氣」字時,才注意到黑貓在旁邊用陶醉的眼神凝視我選的泳裝。

「……很……很不錯的泳裝啊……滿有品味的嘛,學長。」

竟然可以!你喜歡這種的嗎!也不算……太意外啦?

畢竟她平常穿的服裝就有許多荷葉邊了。

「那……要選那件嗎?」

「嗯,就選那件吧。」

想不到這麼快就決定了。

順帶一提,費用還是黑貓自己付了。我的女朋友一直不願意讓我付錢。

這家伙真是太懂事了。

買完泳裝之後,我們便直接前往市民游泳池。

這是為了和日向與珠希來游泳池前,先讓黑貓學會游泳。

在更衣室前和黑貓分開,換上她幫我選的泳褲後就馬上跑到外面來等待。

「嗯~好熱啊!」

天空是一片晴朗,真是個來游泳的好日子。我在泳池邊伸展身體,慢慢開始做起熱身操。當我仔細地放松身體的肌肉時……

「……久等了。」

我的女友已經換上剛才買的泳裝走過來了。

「……哦。」

跟哥德蘿莉比基尼此起來,外露的部分明明已經變少了,但我心跳的速度卻反而比昨天還要快。這可能是因為——她穿著我選的泳裝吧。

「嗯……很適合你喲。」

「真的嗎?好高興…………」

她聲音變小且感到害羞的模樣,讓我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頭。

……我是不是比較喜歡比自己年輕的女孩啊?

其實我完全沒有自覺,甚至還一直認為自己喜歡年長型的女生。

「好,那麼——在練習游泳前,還是要先熱身才行。」

「嗯,知道了,學長。」

「不能說『嗯』,要回答『是的,老師』。」

我豎起一根手指來驕傲地說道。結果她一瞬間愣了一下,但馬上就笑著回答:

「是的,老師。請多多指教——」

「嗯……」

數十分鍾後——我又發現了自己女朋友全新的一面。

我們目前正在水深到達胸部的地方面對面看著對方。

「黑貓——……你……」

「……怎……怎麼了?」

「是運動白癡對吧……」

「………………………………」

被我說中的黑貓只能默默把頭轉向一旁。

從做熱身操開始——不對,從旁觀她體育課的情形開始,我就稍微有這種感覺了。

「首先,你的身體超僵硬的。」

往前彎腰的話,手不但沒辦法碰到地面而且還會不停發抖。

至于其他的伸展動作也都差不多,在看不下去的情況下只能助她一臂之力。但令人困擾的是,只要一推這家伙的背部她就會發出煽情的聲音。那實在讓人受不了……不對,那根本不是能在市民泳池發出的聲音——真是拿這家伙沒辦法。

「……抱歉喔,我本來就是室內派的。」

「那也不會這麼誇張吧……明明還這麼年輕……」

麻奈實的身體也很硬~因為她是老婆婆啊。只要往前屈身就一定會發出「嘿咻……嘿啉」的聲音,看了就覺得很有趣。不過麻奈實她游蛙式超快的。

「還有你太怕水了。」

臉只要稍微被水濺到就拚命擦拭,然後光是腳尖碰到水面就一定要發出「咿嗚」的怪聲,所以說完全不行。

難怪你不想和妹妹一起去海邊。因為到時候姊姊的尊嚴將會蕩然無存。

我實在不了解怕水的人究竟是什麼樣的心態,他們在泡澡的時候也會害怕嗎?

「為什麼要這麼害怕?以前曾經有溺水的經驗嗎?」

「……哼……很久很久以前……和支配愛琴海的海魔作戰時留下了心理創傷。」

「別想用邪氣眼台詞來把事情帶過。」

「我……我前世會游泳。是真的喔。」

我還是第一次聽見如此嶄新的藉口。

「唉……看來也只有多練習了。」

雖然看起來有點困難,但也只能盡力而為。

我對黑貓伸出雙手。

首先——從打水練習開始。不對……在這之前,可能要先練習把臉放進水里吧。

之後又練習了一個小時左右,結果黑貓終于能在握住她手的情況下打水前進。雖然絕對算不上「會游泳了」,但成果就是成果。

黑貓「噗哈」一聲從水里抬起頭來。她搖頭甩開水滴的模樣簡直就跟真正的貓咪一樣。

「好吧,差不多該休息吃午飯了。」

「說得也是…………唉,結果完全不行。」

「不會啦~已經進步很多了。」

「……但是……距離帶日向和珠希到泳池的日子……」

「可能會來不及呢。」

「這樣的話……」

黑貓似乎不想在不會游泳的情況下帶妹妹們去游泳。

「當然有意義了,如果珠希在幼兒池里跌倒了,現在的黑貓應該已經能夠幫助她了吧?」

剛才的黑貓甚至連這一點都辦不到……所以我認為練習算是有了成果。

「而且我也在啊。」

「……只……只不過是學長,還說什麼耍帥的話。」

「那還用說嗎?我是你的男朋友——在女朋友面前總是要耍帥的。」

「是嗎?那我也來做些女朋友應該做的事情吧。」

啪唰。黑貓離開泳池.然後很得意地這麼說道:

「我做便當來了。」

我們暫時來到泳池外面,然後坐在旁邊一座大公園的板凳上吃便當。

黑貓今天也是穿著「聖天使神貓」裝。也因此而吸引了周圍好奇又有些害怕的視線,但我在多次的約會當中,已經獲得了能夠不在意這一點而和聖天使並肩走在一起的強大心髒。

這時有三明治從跟第一次約會時一樣的籃子里出現了。

「你最近都沒做飯團了。」

「嗯。雖然知道你比較喜歡日式食物,但似乎比較喜歡吃西式的便當。」

「啊~聽你這麼說,好像真的是這樣。」

這種事情好像本人都不會注意到喔?

我接著便一口吃下小小的三明治。

「嗯,真好吃——是果醬三明治嗎?」

「嗯。這是巧克力口味,這是萵苣,然後這些是雞蛋。味道能合你的胃口真是太好了。」

「嗯,很好吃喲。」

「這樣啊……有什麼要求的話盡量告訴我沒關系。」

「要求嗎……」

基本上真的很滿意了,所以沒什麼可以挑剔的地方。但是……

「真要說的話……大概就是希望能夠加一些肉類食品吧。」

「肉類嗎……」

「對啊對啊。比如三明治的話可以加鮪魚、炸豬排、火腿之類的。」

「原來如此。」

「還有就是我個人比較喜歡切大塊一點的三明治。」

「明明說很滿意,結果還是有很多意見嘛。」

「是你要我盡量說的耶。」

「嗯嗯,剛好可以給我做參考。唉……有個挑嘴的男朋友真的很累人。那麼,來吧。」

她說完便把一塊小三明治拿到我面前。

「咦?怎麼了?」

「……啊…………」

「你說什麼?」

聲音太小了,根本聽不見啊。

我一反問,黑貓立刻變得滿臉通紅,而且指尖也開始不停發抖——

「……讓我喂你啦。」

「你……你切這麼小塊就是為了做這種事嗎!」

「這也是儀式之一……別……則掙紮了。』

羞……羞死人了……你這家伙是想殺了我嗎?

「真是的——唉,真拿你沒辦法——我就配合你一下吧!」

「……哼……這才像學長嘛。那……那要開始啰……啊~」

「啊~……喂,這真的很害羞。」

「呵呵……再來一次吧?來,啊~」

「還……還要再一次嗎!」

在用餐期間,黑貓一直露出很高興的模樣。我想我一定也跟她一樣。

緊接著——

將美味便當吃光光的兩個人再次回到泳池——雖然很想這麼寫,但實際的情況並非如此。

當我們吃完飯准備回去時……

「你們兩個,可以打擾一下嗎?」

聖天使神貓大人就受到警察的盤查了。

其實呢,我和黑貓一開始也都搞不太清楚狀況,所以只能說出曖昧的回答。

「咦?」

「是我們嗎?」

大概就像這樣。結果警察便又繼續表示「嗯嗯,你們是學生嗎?不用去上學?可以讓我問一下話嗎?」。拜托,現在是暑假好嗎?一般人應該都知道吧。

「嗯……」

「……」

黑貓可能因為對方是警察而感到動搖,只見她一直沉默不語,所以主要是由我來應答。

和第一次交到的女朋友第一次來游泳池約會。

然後也第一次受到警察盤查。

警察先生露出異常熱絡的笑容(眼睛沒有笑意)並且對我們說道:

「有帶身分證嗎?」

「啊~我有帶學生證。」說完後我便看向黑貓問「你有帶嗎?」結果她只是搖了搖頭。

「只有我有帶而已。」

「沒關系,給我看一下。」

接過我的學生證後,警察先生隨即檢查了好一陣子,然後才說:

「高坂京介同學……哎呀,真的很抱歉。因為這附近最近有可疑人士出沒,所以為了安全起見還是過來問一下,不會眈誤你們多少時間的。」

「可疑人士嗎?哈哈哈……」

我們到底哪里看起來像可疑人士呢。這個警察先生也真是的。

正當我帶著「你說對吧,黑貓?」的意思轉頭看向女朋友時……

「……哼……哼……真是……太沒禮貌了。」

「…………」

果然有可疑人士啊。

啊~原來是這樣嗎?因為聖天使降臨到千葉公園來了,所以警察先生當然會覺得奇怪。也才會鼓起勇氣跑過來進行盤查。

「嗯……那個~」

我一邊流著冷汗,一邊再次轉向警察先生。

「你女朋友嗎?打扮滿特別的嘛。」

「哈哈哈哈哈……」

我只能笑著把事情蒙混過去了!

「這……這是那個啦……您知道Cosplay嗎?」

「啊~我知道我知道。」

原本以為朝這方面發展後就能讓事件平息下來,但忽然又受到意想不到的阻礙。

「Cosplay?哼,才不是。這是『聖天使之衣』喲。」

「聖天使之衣是什麼?」

別問我啊!

「嗯……是她身上這套衣服的名稱……」

這是什麼拷問!太痛苦了吧!

「你女朋友背後為什麼有翅膀?」

我也想知道啊!超想跟他說:「大概是因為變成天使了吧。」

「……哼哼哼……既然你都問了那我就回答你吧。這是我的黑暗被淨化並『反轉』成光之後的象征……也就是愛的羽翼。但這只是暫時的模樣……真正的羽翼應該更加雄偉壯麗……」

「我說啊,你女朋友沒問題嗎?」

不行了。

「我看還是先讓我檢查一下包包吧。」

「唉……」

有生以來第一次經曆的盤查,也就因此而變得十分漫長。

唉……真是拿她沒辦法。

才不過半個多月的時間,卻有說也說不盡的快樂回憶。

我們兩個人經曆了許多的「第一次」。雖然完全不允許我做色色的事情就是了。

接下來就是——

——和學長分手。

我有生以來第一次被女孩子甩了。

托桐乃的福解開了誤會,了解到黑貓並不是討厭我,而是為了要讓我聽見妹妹說出真心話才會主動提出分手。

而我在知道妹妹的心情之後……

「在徹底解決和桐乃之間的事情前——不打算和任何人交往。」

我便對黑貓做出這樣的宣言。

「那我會努力……讓你按照我的希望來解決和桐乃之間的關系。」

雖然她這麼對我說,但這樣是不行的。

因為我已經決定這次要由我來告白了。

這也是我和黑貓的父親約定好的事情。我是個無法背叛妹妹心情的臭妹控,一切全是我這個笨蛋的錯,琉璃她可以說是救了我們兄妹的恩人——所以希望你不要責怪琉璃。也不要擅自對她貼心的作為貼上奇怪的標簽。

……感覺上是大叫了比這丟臉十倍以上的台詞,但那一天在溫泉旅館里,我大概就是和黑貓的父親說了這樣的話。而且最後不知道為什麼變成會互傳簡訊的朋友。

「等解決和妹妹的事情後,我會對琉璃說出自己的心意。」

現在就是履行約定的時候了。

「…………呼……呼……呼……呼……」

不知道什麼時候,十二月的雪已經變成了蒙蒙細雨。體感溫度愈來愈低,眼前盡是冰冷的黑暗世界。原本在車站前的燈飾亮光現在也已經消失。話說回來——那家伙總是稱自己是「暗之眷屬」。當然我也知道這只是邪氣眼發作後的妄想。但見到眼前這個地方後……

「什麼嘛,原來那家伙說的都是真的啊。」

忍不住就笑了起來。

想不到自己不知不覺間就被傳染了。

一開始是妹妹的朋友,接下來是我的朋友。

然後是學妹、戀人——我們一起度過了不算少的時光。

如果用令人有點害羞的說法來形容,我認為人際關系就是交心。

也就是慢慢接受對方世界的過程。

曾幾何時,我已經住在她的世界里了。

「呼……呼……呼……」

可以看見黑貓家了。

第一次來時壞掉的街燈這時已經綻放出全新的光芒。

那之後又過了足以產生這種變化的時間嗎?

「呼……呼……」

在她家面前停下腳步的我,肩膀因為呼吸急促而上下起伏著。因為我是從車站一路狂奔過來,所以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其實也沒有和對方約好,因此根本沒有必要這麼趕。

應該說內心反而有一種拖久一點再做出結論的沖動。

但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麼急。

「呼……呼……呼——……」

抬起頭來的我立刻因為驚訝而瞪大眼睛。

街燈的光芒就像聚光燈一樣照耀著帶著霧氣的黑暗。

而黑貓就站在光線當中。

「……想不到你竟然可以到達這里。還算值得稱贊。」

她穿著和首次相遇時同樣的黑色服裝,嘴里說著似曾相識的傲慢發言。

……真是的,為什麼你會在這里呢。我可不記得有跟你說過要來啊?

但我卻一點都不覺得不可思議。反而有種理所當然的感覺。

到了現在這個時候……我才終于有了心靈相通的確信。

「真是令人懷念的台詞。」

「是啊。」

我們兩個人同時露出淡淡的微笑。

「我不是來回憶往事的。我有事情想跟你說。」

「……嗯。」

直率的回答就是當時她已經對我敞開心胸的證明。

「我…………」

回憶不斷湧上心頭。

回想起來,那真是一段非常開心的日子。

有生以來第一次被告白,有生以來第一次交到女朋友的我,度過了一個因為太興奮而睡不著的夜晚。

接著便按照能夠告訴我黑貓心意的那本黑色筆記簿,每天都跟她約會。

在第一次約會當天,那家伙竟然穿著驚人的服裝出現——雖然嚇了一跳,但還是覺得很可愛。現在回想起來,當時自己真的不太正常。根本完全喪失自我了。

這是因為那個時候,我戀上了那名叫作五更琉璃的女孩子。

她包含缺點在內的所有一切都令我憐愛。

琉璃她是那麼地怕羞,光是牽手就能讓她滿臉通紅。

而且還吸收了一堆情色知識,老是積極地以煽情的行動來引誘我,但是到了最後關頭卻又露出快死掉的表情來拒絕我。

琉璃她明明很會做菜,但便當里卻都只放蔬菜類。

她不但會做家事,還很疼妹妹,是個嚴格中帶有溫柔的姊姊。

只不過是個有點——不對……應該說是個超級愛妄想的邪氣眼少女。

我們一起去了電器行、書店、社團以及游樂場。我也到她家與她的房間去了。然後還買了泳裝一起去泳池。對了對了,聖天使神貓大人還被警察盤查了。

「……嗚……嗚……」

這是怎麼回事……我們也不過交往半個月左右啊。

可能是細雨跑進眼睛里了吧,感覺視線已經模糊而看不見前方。

閉上眼睛後,滿是綠意的夏天景色、吵雜的蟬嗚、風聲、鮮綠草地的氣味等各種回憶便不斷出現在腦海里。簡直就像是穿越時空,回到與琉璃交往的那個時候一樣。

「……嗚……嗚……」

「哎呀呀,竟然哭了。太丟臉了吧。你不是……有話要跟我說嗎……?」

此時琉璃說話的聲音也帶有鼻音了。到了這個時候,我已經可以輕易了解她的想法。而且這一定不是我的錯覺。

「嗯……是啊。」

其實我應該更早告訴她的。

之所以會拖到現在,完全是因為那個夏天實在太開心了。

兩小無猜的日子是那麼地刺激且充滿喜悅。

我實在不願意讓它結束,很想讓這段老是在失敗的拙劣戀情一直持續下去。

我現在也這麼想,應該說不可能不這麼想。

但我還是得承認……

當我這個當事人做出決定的時候,那個夏天的日子就再也不會回來了。

我必須得毀掉她夢想中的「理想的世界」。

也得背叛前世的約定、來世的命運,永遠的愛等所有的一切。

「……這就是我的願望。是賭上一切也想實現的理想世界喲。」

那個時候,我們兩個人的確有共同的夢想。

那是她渴望的理想世界。也是我們兩個人未來的模樣。

我、琉璃、桐乃和沙織一起露出笑容的景象。

可能連她的雙親與日向、珠希也跟我們一起生活。

甚至瀨菜、社長、真壁他們也會過來玩。

然後更遙遠的未來——我們或許會有新的家人。

其實我連名字都想好了。是不是蠢到讓人發笑?我甚至還無謂地擔心會因為不滿意那家伙取的名字而吵起架來。

最後才做出只要生兩個小孩就好這種讓人有點害臊的結論——

結果,我沒辦法遇見那樣的兩個人。

「琉璃。」

「什麼事?京介。」

到了最後我們兩個人才第一次像戀人一樣叫著對方的名字。

往後一定沒有機會直接叫對方的名字了。說不定再也沒有見面的機會。

「琉璃……我……我……!」

我下定決心後便大叫著:

「我沒辦法和你交往!因為我有喜歡的人了!」

然後我便開始漫長的告白。

「………………」

把自己最真實的一切全都說出來。

琉璃到最後都沒有移開目光,只是專心地聽著。

「……………………」

她默默地承受了所有的事實。

所以——就算接下來要受到什麼樣的責備,我也要保持跟她一樣的態度。

我早已有所覺悟。

等我說完之後,她便閉上眼睛,然後一動也不動。

天氣明明相當寒冷,但她卻像是沒有任何感覺。

而我也一直在等著這樣的她給我答案。

不久之後——

「……哼……哼……哼哼哼……」

她便開始竊笑並且抬起頭來。

「——是我輸了。只能說你真是太了不起了。」

她的嘴角硬是擠出不在乎的笑容。

「除了你之外,又有誰會做出這樣的告白呢?」

她接著又繼續表示:

「哼,真受不了你——看來我干的蠢事終于有回報了。」

雖然說出了就算被干掉也不能有怨言的話,但她卻完全沒有露出動搖的模樣。臉上甚至還帶著微笑……嘴里也講著體貼我的話……

「你已經沒有資格當黑暗眷屬了。你就拿著那把神聖的劍去拯救世界吧。擊碎我初戀的你一定能辦得到才對……」

琉璃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拿著黑色筆記本。

「命運記錄」。過去曾是預言書的物品,現在已經是我們回憶的聚合體。

只見琉璃她——

「!等……」

直接把筆記本撕成碎片並丟在地上。

「……為什麼要……這麼做……」

到這個時候,不用說也能知道她這麼做的意思了。

「……現在的我是聖天使『神貓』,是由黑暗眷屬轉生為白天使的存在喲。」

——和學長約會。

腦袋里頭和她相視而笑的回憶。

就這樣隨風飄散。

「那個,學長……今天……那個……會很無聊嗎?」

「呵呵……謝謝。學長真的好溫柔喔。」

——讓學長了解我。

女孩讓我了解她之前從未展現過的各種面貌。

而這些溫柔的記憶就這樣無情地破碎,然後消失。

「學長,想不到你這麼沒用。」

「琉璃姊的男朋友啊————!」

——請學長來我家。

如同溫暖陽光照耀下的走廊般讓人安心的場所。還有吱吱嬉鬧的兩個妹妹。

剛剛入手的重要事物,就這樣逃到伸手不可及的地方去了。

就這樣——

「……我的昵稱是黑貓喲。」

——跟學長去游泳池。

「這個……給你吧。」

——以前世的模樣與前輩共進聖餐。

——和學長一起閱讀暗之聖典。 「很……很煩人?」

「很無聊嗎?」「讓我想干掉你了。」

——和學長一起在假想的海上構築新世界。

「但是,那又得另當別論了。」

——和學長去看煙火。

「…………就像輝夜姬一樣。」

「……不……不是啦……」

——和學長分手。

我們兩個人一起進行的各種儀式、從相遇之後一直累積到今天的日子,就這樣粉碎並消失無蹤。

而我——就只能呆呆看著這一切。因為我沒有權利阻止。

實行這件事的黑貓完全了解自己在做什麼,但還是以平淡的表情不停地……把回憶撕碎。

不久後她就停止了動作。

「——詛咒已經解開了。」

我們兩個人的寶物與未來已經掉落在地面,它們變得潮濕,然後再也無法閱讀……

這樣就結束了。

「你已經自由了。不論是今世……還是來世……你永遠都不會和我在一起。這樣——應該可以了吧?」

「黑貓……」

我稱呼她的方式——已經變得跟以前一樣了。

「沒錯……打從一開始……嗚……」

滴落。

「就知道……會是……」

淚水不斷從她臉上流下。

「這樣的結果了……嗚……」

嗚咽的聲音愈來愈大——

「……咿……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是跟畫在預言書上一樣的慟哭。

我沒辦法把視線移開,也沒辦法分擔她的痛苦,或是跟她一起哭泣。因為我已經沒有這種資格了。

「啊啊啊啊啊啊……嗚啊啊啊啊……咿……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強忍住再次湧出的淚水,凝視著慟哭的黑貓。

「啊啊啊啊……嗚啊啊啊啊……!」

不知道過了多久的時間……

「……嗚……嗚……嗚……」

黑貓雖然已經哭腫了雙眼,但還是堅強地抬起頭來。

「世界已經被黑暗吞噬了。」

到底要多逞強,才能夠裝出平常那種邪氣眼兼廚二病的態度呢?

「我的名字是!」

她擠出最後一絲力氣,隨著詭異的耍帥動作高聲報上自己的名號。

「我的名字是複仇的天使『暗貓』!即將否定所有的戀愛!」

那種模樣實在讓人不忍再看下去,而詛咒的木釘也深深地刺進我的胸口。

「我要詛咒!詛咒所有相愛的情侶!詛咒神聖的夜晚!詛咒這整個世界!對所有的現充揮下破壞的鐵錘!」

一邊哭一邊叫喚著詛咒的黑貓忽然指著我的臉——

「我會讓你嘗嘗……我生涯最大的詛咒!」

丟下這樣一句話後,她便從我面前離開了。

這是聖誕節之前——十二月二十日發生的事情。

而她「生涯最大的詛咒」則是在四天後發揮出效果。

也就是我向桐乃傳達心意的那一天。

就這樣,舞台再次回到十二月二十四日,雪花飛舞的那個聖誕夜里。

「呼……呼……呼……」

我在夜晚的東京狂奔著。

這是為了追上聽見我真正的心意後隨即逃走的桐乃。

「呼……呼……呼……呼……嘿嘿嘿……」

我是愈來愈亢奮了。

已經豁出一切的現在——就只能聽天由命了!這種自暴自棄的火焰在我心中熾烈燃燒著。

「呼哈哈哈!桐乃——別以為事情這樣就結束啰……!」

應該說一切才剛開始呢。

那個急性子的家伙!我的話都還沒說完呢。

「我要告訴你的不只是那樣啊。」

得快點抓住她,讓她把我的話聽完才行。

說起來要跑步追上妹妹本來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了,但是我總覺得自己可以辦得到。不過老實說這應該只是自己的妄想。因為我正處于自暴自棄模式嘛。

「呼……呼……桐乃,你到底逃到哪去了——別以為能從哥哥的手底下逃走啊!」

完全是變態才會說的話。

正在等待紅綠燈的年輕情侶在聽見我獨自的呢喃……不對,應該說是大叫後隨即露出愕然的表情。

「呵呵呵……現在的我不是高坂京介……而是超級京介了!」

變成這種狀態的我可以說是所向無敵。或許大家已經忘記了,但為了去買櫻井的內褲而騎著腳踏車狂奔的我好像也是處于這種亢奮狀態。

麻奈實一定很討厭這種魯莽的我吧。

但這也沒辦法!因為喜愛平穩生活的我和愚蠢不顧一切的我也全都是我啊!

「太好了,被我找到了!」

熟悉的茶褐色頭發出現在視線當中,我立刻這麼大叫。看來那家伙也停下來等紅綠燈了。我的妹妹就算在這種時候,也還是會遵守社會的基本規范。

「抓到你——!」

我將右手朝妹妹的肩膀伸去——

「!」

但馬上就被閃開了。這是因為剛好變成綠燈,而桐乃忽然加速往前沖的緣故。桐乃一邊跑,一邊回頭往這邊瞄了一眼,但馬上又轉頭繼續加快了速度。

「太快了吧!」

像這樣追著她跑之後,才深刻感覺到練田徑的人跑步的速度確實很快。

「可惡!」

追不上她,桐乃的背影已經離我愈來愈遠。

真氣人,那個笨蛋哪來的體力啊!我都已經上氣不接下氣了,那家伙是怪物嗎!

不……不行……這樣被甩掉的話實在太難看了。

「啊~可惡!這時候就算是痛腳踏車也沒關系了,怎麼沒有認識的人剛好搭交通工具經過啊——!部長~!禦鏡~!快點出現啊~!」

還是完全只想靠別人幫忙。這部分就跟國中時期的我明顯不同,講好聽一點就是思考方式變得柔軟多了,但如果要我驕傲地挺起胸膛說「和以前的我不同!我已經成長了」,我也還是辦不到。因為真的很遜嘛。

說起來呢,人類的成長和劣化其實都只有一線之隔。

我避開滿是情侶的人行道,直接在車道的邊緣往前猛沖。

就在桐乃的背影已經變得像豆粒一樣小時,竟然真的有人來救我了。

不知道什麼時候我旁邊出現了一台「妹殲圖案的痛休旅車」,然後它後座的車窗開始往下拉……

「哼哼哼……被詛咒的人啊,看來你陷入苦戰啰。」

一道足以跟恐怖電影里的女幽靈媲美的幽怨聲這麼對我呢喃著。

「………………」

轉過頭去的我臉色應該已經變得鐵青了吧。

「……哼……哎呀,干嘛露出『四天前被我甩掉的神經病女跟蹤狂來了』的表情呢。」

這在各方面來說都是相當傷人的台詞。

我才沒有露出那種表情哩——!如果真的有的話,那我不就跟惡魔一樣了!

我的胸口好痛……難道這就是詛咒嗎……

我繼續催動自己的腳,然後說:

「……你……怎麼會在這里……」

「哼。」

黑貓只是用鼻子冷哼了一聲,並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但是這時副駕駛座的窗戶也搖了下來,車窗後面出現了可靠的好友。

「京介氏!請坐上來在下的車吧!」

「沙織!你這個家伙!怎麼每次都能在緊要關頭出現!真是太可靠了!」

我省略她們出現在這里的原因,直接跳到痛休旅車上。

我對沙織的信賴度早就已經破表了。

磅!我直接滾到後面的座位上。沙織也立刻對駕駛座搭話道:

「姊姊,沖吧!」

「沒問題!」

看來開車的人是沙織的姊姊——香織小姐。

這時痛休旅車的駕駛座上坐著香織小姐,沙織則是坐在副駕駛座,而後面座位的左邊是黑貓,我則是坐在右側。更後面的車廂里則塞著相當大的擴音器與熒幕,可能是舉辦露天動畫放映會時使用的吧。

「京介氏,只要追上小桐氏就可以了吧?」

「是啊!不過,我還真搞不懂你們怎麼會在這里——」

「你在說什麼啊!約會行程不是我們一起想出來的嗎!」

「原來如此,所以才會知道我今天什麼時候會在什麼地方嗎?」

「然也。只要想到兩位,在下就非常非常非常擔心——」

「然後呢?」

「忍不住就約大家辦了『偷偷觀賞聖誕夜約會的聚會』。」

「等等,這就很奇怪了。」

為什麼擔心就要跑來跟蹤好友的約會呢!

而且好像還另有隱情。

「話說回來,你們幾個從什麼時候就開始偷看了!」

「從明明是聖誕夜的約會,兩個人竟然跑去買成人游戲那邊開始的吧。」

「那幾乎是一開始了嘛!」

你們真的太閑了!

「真要說起來,秋葉原約會還不是沙織你提議的!」

還把人家說的像是變態一樣!

「好像是這樣喔——哈哈哈……」

竟然笑著想打迷糊仗。

「但這樣的跟蹤狂行為竟然能夠幫上忙,只能說真是太好了。」

「真是的。不過真的很謝謝你們。托你們的福——我總算可以拚到最後了。」

「是這樣啊。」

沙織說完便把嘴巴變成ω狀笑了起來。

雖然像是還有事情瞞著我——但應該沒關系才對。因為沙織她不可能會害我。

接著我便看向坐在身邊的黑貓。

她跟第一次見面時一樣,臉上籠罩著冰冷的表情。

「……黑貓……」

「黑貓?不對,你叫錯了——現在的我是複仇的天使『暗貓』喲。」

……果然還在鬧別扭。這應該不是她自我意識過剩,完全是我的錯。

我不但沒有任何藉口可以說,也沒辦法幫她做任何事了。

所以我便單刀直入地問道:

「你為什麼也……」

「我來看你最後的結局。」

「……這樣啊……我想也是。」

我能了解她所說的話。

看到我豁出一切並且失敗之後——黑貓應該能夠稍微平衡一點才對。

當然我並不覺得生氣。

「那你就好好看吧。」

「嗯,我會看的。」

然後我們就再也沒有說話了。

這時副駕駛座的沙織表示:

「姊姊,好像跟丟了耶——」

「沒有啦,我還看得見。別小看了我的視力。交給我就對了。只要是我可愛妹妹的願望,做姊姊的一定會全力幫忙實現。」

「…………」

不輸給我和黑貓,前座的兩個人似乎也進行著意義深遠的對話。

「沙織啊……你不是跟你姊姊鬧翻了嗎?」

為什麼香織小姐會變成妹控的姊姊?

「嗯……到前陣子都還是那樣沒錯……」

「但我們已經和好了。」

香織小姐這麼表示。

「我們互相說出心里的話,然後解開了多年來的誤會。」

簡直就像——我們兄妹一樣。

就像高坂兄妹一樣,槙島姊妹也有自己漫長的故事。

而那些故事是專屬于她們兩個人,所以當然不可能跟我說。而我也沒有介入的余地。

但還是有一種……認同感。

「沙織。你能跟姊姊和好真是太好了。」

這是出自我內心的想法。

「是啊……」

沙織紅著臉頰,露出害羞的笑容。

香織小姐這時一邊操縱方向盤,一邊發出「哇哈哈!」的豪爽笑聲。

「我也正式變成妹妹大人的奴隸了——就跟你一樣!」

「我才跟你不一樣哩!」——沒辦法這麼說真的讓人很想哭。

「在你們閑聊的時候,已經看見目標的茶褐色頭發了。快准備一下吧——」

「嗯,知道了。」

聽黑貓這麼一說,我便開始集中精神。就算是桐乃也不可能跑得比車子還快,所以我們終于快追上她了。

「嗯,幸好她似乎沒有注意到我們。姊姊——繞到前面去。」

「用萌一點的角色拜托我啊。」

「姊姊,拜托你嘛♥」

「好,精神來了!哎啊——正想往前沖就遇見塞車。」

香織小姐緊急踩下煞車。

「嗚!害……害在下還用那麼丟臉的聲音拜托你!京介氏——!」

「喔!」

我像是要表示不用說我也知道般,整個人像彈出去一樣跳到車外。從這里開始就只能靠自己的雙腳了。雖然說我應該追不上妹妹的速度才對。

——我跑著追了上去……但一直追不到。

——只能看著你的背影逐漸遠去——

嘿……簡直就像是孩提時期的重現。只不過和以前不一樣,立場完全反過來了。

「這次換成我來追你了……!」

等著瞧吧,桐乃。

我的腳步早已變得遲鈍,不像以前那樣是個飛毛腿了。

但我還是用力往地面踢去。

那個令我感到驕傲的妹妹曾經超越過比自己還要快的對手,現在我也要向她看齊——

一定要追上她!

「桐乃!」

「什麼——」

為了不讓桐乃再次逃走。

我一瞬間就緊緊抓住她的手。

「為……為什麼你會……」

「就算妹妹逃走了,我也可以把你抓回來。」

我停下腳步,一邊喘氣一邊這麼回答:

「因為我是你哥哥啊。」

讓我稍微說個謊吧。

跑了這麼長一段距離,就算是桐乃也會減慢速度,所以就算追上她也算不上什麼奇跡。但那有什麼關系嘛,就讓我耍帥一下吧。

相對于氣喘籲籲的我,桐乃一直保持著相當平穩的氣息並且瞪著我說:

「……放開我。」

「是你忽然逃走的吧。我再說一次,你仔細聽好了。」

我有喜歡的人了。現在正是把剛才那句話說完的時刻——

「——我喜歡的就是你。所以,不要再出國了。」

「嗚——」

桐乃瞪大眼睛僵在現場。她雖然已經滿臉通紅,但是又露出馬上要流下眼淚的表情。

這下糟了……簡直就像妹系成人游戲的高潮畫面嘛。

但是——演出的卻是我們兄妹。

——這就是所謂的,現實世界比成人游戲還要曲折離奇嗎?

看來今天高坂京介會生出許多謎樣發言喲。

但我才不在乎呢!就算要講出一整本字典的量,我也要說出自己的心意!

「你在說什麼……蠢話啊?別把成人游戲和現實混為一談!兄妹怎麼可能交往呢!那喜歡你的女孩子還有一直在等你的女孩子……她們怎麼辦?」

「這個嘛——」

正當我准備大叫出自己的心意時。

我的後方——忽然就傳來「我的聲音」。

「我喜歡妹妹啊啊啊啊啊啊啊!所以!沒辦法和你交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什麼……!」」

失去理性的桐乃和我忍不住一起朝聲音的方向看去。

結果載著黑貓等人的痛休旅車……

這時已經把後車窗全部打開,然後從擴音機里發出巨大的聲音。

「我比任何人都喜歡她!我不願意讓她走!我想要她待在我身邊!」

「是你的聲音……?你……你你你……你啊——」

「不是啦!不是我!雖然是我但是不是我!」

這是黑貓干的好事!那家伙……!「生涯最大的詛咒」指的就是這個嗎?可惡啊!

我那個時候告訴黑貓的「漫長告白」就這樣以極大的音量響徹在街頭。

「我決定要去跟她傳達我的心意!所以我沒辦法回應你的心意!」

那個家伙……那個家伙……!我絞盡腦汁想出來的帥氣告白就這樣毀了……!

她是想把我一輩子一次的重大舞台給拆掉嗎……!

不對。仔細想想——反正那麼帥的事情我也不可能辦得到。

我能做的一直就只有放任感情暴沖的直球勝負而已。

……謝謝你幫忙斷了我的後路——!

「我喜歡她到難以自拔!我是個愛上妹妹的變態啊!」

我知道啦,笨蛋。

看著吧!

我丟臉的超級告白依然轟然作響。但耳朵里已經聽不見那些聲音了。

它們只不過是炒熱我現場告白氣氛的BGM。

眼前的桐乃已經滿臉通紅並且發著抖。

「你……你你……你……這是……」

「正如你所聽見的!因為要向妹妹告白!所以我全都拒絕了!」

「你是笨蛋嗎!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我當然知道!不論是綾瀨還是黑貓都是超可愛的女孩,她們不但喜歡我,還盡量配合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真是太可惜了——!我想我的人生不會再有這麼受異性歡迎的時期了!我都還沒摸過她們的胸部耶!」

我是真的哭了出來,因為實在是太過懊悔了。

「我竟然做出這種事……」

哎啊……

再怎麼樣……我也沒想到……竟然會變成這麼遜的告白。

但已經沒有辦法回頭了。

「但是我沒有後悔!」

「少騙人了!剛才不就後悔了!」

連這種時候都要吐嘈我,這家伙真是太冷血了。

「才沒有哩!我說沒有就是沒有!我必須挺起胸膛說我沒有逞強也沒有後悔!」

「說起來,你就這麼有自信,認為我一定會答應你嗎?」

「我才沒有呢!你是高不可攀的花朵啊。雖然你是會玩成人游戲的變態,但還算是有社會常識的人……所以我也做出你會覺得惡心而逃走的覺悟了。好不容易才又能對話,我很害怕你變得跟過去一樣無視我的存在。」

「那為什麼……」

因為我決定就算是這樣也要告訴你自己的心意了。

就像某個明明被最差勁的方式給甩了,而且到現在也還在鬧別扭——卻拚命在背後幫助我的爛好人一樣。

「就算知道會被拒絕!就算可能會不被容于社會而感到不安!就算知道被甩了一定會超級傷心!還是要把自己的心意傳達給對方知道才行!」

「————」

我一直在對自己說謊,而我現在下定決定承認它是個謊言了。

就像某個鼓起勇氣來——做出帥氣示范的人一樣。

「你不是說過別把現實和成人游戲混為一談嗎?」

「……然後呢?」

「我的確沒有那些家伙那麼厲害……沒辦法向游戲里那樣帥氣地告白……也沒有舍棄人生的一切和你私奔的氣概。」

我「磅!」一聲拍了一下自己的胸膛。

「但是!我人就在這里!哪能輸給什麼成人游戲呢!」

我贏過那些家伙的,唯一就只有這一點而已。

那些家伙也只能給自己的妹妹幸福。

但那個人不是桐乃。

「惡心……惡心、惡心惡心惡心……!真的很惡心……!實在太惡心了!」

桐乃一邊持續這麼大叫,一邊不斷地痛罵我。

「太低級了!真的很低級!趕快給我消失啦!我最討厭你了!超超超討厭的!超超超超超~~討厭你!兄……兄妹戀愛是成人游戲才會出現的情節吧……現實世界里這麼做的話,只會覺得惡心而已啊……!」

「不論是成人游戲還是現實世界,只要是戀愛就沒有不惡心的啦!給我聽好了,桐乃————!」

我用比跟老爸對決時,

以及對妹妹的好友說謊話時……

還要大聲許多的聲音表明自己的心意。

「哪里都別去!和我結婚吧————————————————————————!」

聽見我這麼說的妹妹,隨即開口回答: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