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二章
十二月。

在我過著獨居生活的公寓旁邊,我和綾瀨正面對面看著對方。

這時她也戴著桐乃送給她的那個發夾。

「這是唯一只有一個的重要寶物——所以只有特別的時刻才能戴上。」

就是她曾經這麼形容的那個發夾。

「唉……真是拿大哥沒辦法。」

綾瀨像要調侃我般歎了口氣。

「大哥真的是個超級大騙子。」

她的聲音忽然變得相當嚴肅。

「除了好色、變態之外,還是妹控兼蘿莉控,而且還是個被虐狂。」

她的眼里已經浮現淚水。

「每次見面都對我性騷擾並惹我生氣……」

她的聲音開始發抖而且愈來愈細微。

「總是那麼地爛好人,又愛管閑事……」

當她用袖子拭去淚水並抬起頭來時,聲音已經變得非常堅定。

「而且又遲鈍又不講理又溫柔,總是一直困擾著我——」

「但我還是喜歡上這樣的大哥了。」

這個時候,我才終于想提起當時發生的事情。

雖然已經賣了很久的關子了,但請容我再拖延片刻才進入主題。這次的告白之後——在提及「我的答案」前,我想先讓各位再多了解一點我跟綾瀨累積起來的回憶。

所以必須把時間以及兩人之間的關系倒轉,跟大家說說那個時候的事情。

十月。

當我為了准備模擬考而獨居在外時,綾瀨以「管家」的身分,每天像個「通勤妻子」一樣來家里照顧我。

說起來呢,想不到天堂與地獄的距離竟然這麼近啊。

我也不想開頭就忽然丟出感慨良多的一句話,但這是因為我的日常生活就是這種感覺啊。放學後一回到家里……

「歡迎回來,大哥。」

天使般的綾瀨已經穿著圍裙,親自來到玄關迎接我。

有比這還要幸福的狀況嗎——我想絕對不會有了!

「我回來了,綾瀨。」

當我抱持著「這是什麼對話!簡直就像新婚夫婦一樣!」的興奮這麼回答後……

「來。我想請問——這是什麼東西?」

變得跟鬼一樣的她單手拿著菜刀,然後把黃色書刊拿到我面前來。

有比這還要痛苦的狀況嗎——我想絕對不會有了!

「…………………………」

我就這樣站在玄關,一邊流下斗大的汗水,一邊試著突破目前的困境。

「我說……綾瀨小姐啊。在我們溝通前——是不是可以先把菜刀放下來呢?」

「為什麼?」

綾瀨像是感到驚訝般可愛地歪著頭。雖然動作可愛到讓人想拍下來收藏——但是她的眼睛完全沒有笑意啊!

「這……這是本能上的恐懼,同時也是為了彼此的將來應該做的事情。」

「……是嗎?那好吧……」

綾瀨露出冰冷的眼神並且噘起嘴來說:

「總之不要站在那里了,要不要先進來呢?」

「……很感謝您讓我進門。」

這里是我家耶。

不論是綾瀨、桐乃、黑貓還是沙織,為什麼每個女人都把這里當成自己家里一樣啊?

感到無奈的我走進屋里放下書包後,綾瀨也從廚房走了回來。她應該是去放菜刀了吧。

呼……這下子終于可以不用擔心被殺掉,好好地跟她說藉口了——正當我這麼想時……

「……喂,綾瀨。你為什麼一只手拿著殺蟲劑?」

「你覺得為什麼?」

「……有……有蟑螂跑出來了嗎?」

「盯………………………」

「別盯著我看!怎麼?把我當成害蟲嗎?」

「哇~想不到哥哥還能有這樣的自覺,我明明什麼都還沒說,請不要擅自解釋然後還發脾氣好嗎?」

「不然還能有什麼解釋?」

你們不覺得她很過分嗎?

難怪禦鏡的心靈在一天里就受到那麼大的傷害……

放下菜刀後拿到新物品的綾瀨開始用可愛的動作對著空中「噗咻噗咻」地噴著殺蟲劑,然後才又說:

「這殺蟲劑…………………對人體也有毒喲。」

她或許是想繞圈子表達「要把你干掉喔」的意思,但根本是直白到不行嘛。

「OK,我們來溝通一下。」

我趕緊伸出雙掌來催促綾瀨坐下。然後我們便隔著黃色書刊面對面坐著,接著綾瀨就用恐怖的語氣緩緩重複了一邊剛才的話。

「我再問一次。這是什麼……?」

「……黃色書刊。」

我老實地承認了……不然還有什麼辦法呢?

「哦~是嗎?」

綾瀨眯起眼睛來。

唉……那些是我的寶物啊……看來是會被丟掉了。話說回來,我已經藏在很難找到的地方了,想不到這女人竟然還能發現它們。會不會太恐怖了一點。

「哥哥……你的眼神帶有反抗的意思喲。讓……讓女孩子看見這種下流的書籍……你不覺得很不知羞恥嗎?」

「我收起來了耶。故意把它找出來,然後才指責人家不知羞恥也大奇怪了吧?」

「不是這樣的!說——說起來呢,讓家里出現這種書本身就是一種錯誤!」

「好啦我知道了,別再噴殺蟲劑了!」

房間整個都是那種味道了啦。

「還……還還還……還有這是怎麼回事!」

沙沙沙沙——磅!

綾瀨從一疊書里找出某本雜志並且把它丟到地板上。

「為什麼有我照片的雜志也藏在一起!」

「……這真是個困難的問題。」

我該怎麼回答才好呢?

「意思是我的泳裝照跟黃色書刊一樣啰?」

你穿泳裝的模樣確實很煽情啊。

不過我已經發誓不再性騷擾了,所以不會對她本人說。

于是我便這麼表示:

「綾瀨,你誤會啦。」

「……我誤會什麼了?」

「這本雜志里也有桐乃的泳裝照。」

「那更糟糕了!你這個變態!」

喀滋!隨著物理暴力的吐嘈在我腦門上炸裂!

「竟……竟然用殺蟲劑的罐子揍我!那不是用來做這種事的吧!」

「請不要把事情蒙混過去!大……大哥果然是用有色的眼睛在看桐乃——」

「我都說不是了!」

至于在說服綾瀨,讓她相信不是這麼回事之前我究竟硬吃了幾記回旋踢嘛……

就任由大家想像了。

……應該說,我和綾瀨之間基本上都是這樣的回憶。

天國與地獄的日子就這樣繼續下去。

某一個禮拜六,綾瀨早上就來到我房間幫我做家事。當然我已經說過許多次「不用幫我服務到這種地步啦」,但綾瀨每次都笑著回答:

「——因為是桐乃拜托我的啊。而且,我也沒辦法丟下大哥不管——」

你們看,這就是天使了。

雖然沒像某個粉絲的部落格捧得那麼誇張,但是綾瀨的背上應該不久後就會長出翅膀吧。

不但會來幫忙做飯,還會准備便當,然後也會幫我打掃和洗衣服。

現在身上還穿著可愛的小熊圍裙。

看起來簡直就像新婚夫婦一樣。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服務也太周到了吧?

喂喂,這樣我會誤以為綾瀨會不會是喜歡我耶。

這下得好好感謝桐乃才行了。

「大哥,我等一下要洗衣服。洗衣機的聲音就請多包涵啰。」

「嗯,沒關系啦。」

沉浸在幸福當中的我轉向桌子,接著開始集中精神准備考試。

不久後就聽見「轟轟轟」的洗衣機轉動聲。

就在我持續用功了一個小時左右……忽然感覺有人看著我的脖子。

「?」

回過頭去一看,馬上發現綾瀨坐在房間中央並且面對著我。

「怎麼了?」

「沒有啊。」

「是……是嗎?」

雖然覺得奇怪,但還是把視線移了回來。

……………………

……………………………………真……真令人在意。

再次轉頭一看,綾瀨果然還是一動也不動地坐在那里。

「那個……」

「咦?怎……怎麼了?」

「………………你沒事做了嗎?」

「…………」

保持正坐姿勢的綾瀨用力把雙拳壓在膝蓋上,然後把視線移開。

……看來是被我說中了。不過她那麼早就過來了,家事應該也都做完了吧。

「那個……請不用管我,繼續看書吧。」

「但有人在看就會覺得很在意啊。」

「那要我怎麼辦呢?」

誰知道啊!

「干嘛鬧別扭?」

「我沒有鬧別扭啊。」

不論是口氣還是噘起嘴來的表情,很明顯都是在鬧別扭吧。

「嗯~如果有什麼東西可以讓我拿來殺時間就好了。」

「比如說呢?」

「像是……書……之類的……?」

我瞄了一眼房間角落。因為那里堆放著被層層捆綁起來,等待可燃性垃圾回收日就要被扔掉的寶物。

「你……你想讓我看那種東西嗎!」

「我什麼都沒說吧!」

「這是性騷擾喔!大哥這個變態!」

「為什麼你看起來有點高興!」

「我才沒有呢!」

明明就有!可惡……這家伙最近老喜歡誣陷我是在性騷擾,然後就開始發脾氣。實際上我明明什麼都沒做啊。

難道是我沒有性騷擾讓她感到寂寞嗎?心里雖然這麼想,但絕對不可能會有這種事——不過她莫名其妙的行為就是會讓人產生這樣的誤會。

「看書不行的話……那游戲呢?」

「大……大哥……你明明得專心准備模擬考,卻還把游戲帶到這里來嗎?」

「啊,沒有啦。」

「真的嗎……看來一定得沒收才行了……」

說這種話就像過度保護的教育媽媽一樣,雖然說這的確很符合目前的情境就是了。

看來綾瀨的老公和小孩會很辛苦啊。

綾瀨這時已經邊笑邊開合著雙手。

「那麼……到底藏在哪里呢?這個房間的所有角落我應該都已經檢查過啦。」

「等等!你剛才是不是說了極為恐怖的話?」

「咦?是我在打掃這個房間,這本來就是理所當然的事吧?」

「別給我驚訝地歪頭!你的行為甚至超過戀人的界限了!」

「什……什什什……什麼戀人!怎麼說我也只是到這里來照顧大哥而已……請你別會錯意了!哼!」

啊啊啊啊啊啊啊真是的!這家伙怎麼這麼麻煩啊——!

當我繃著臉狂搔自己頭發的時候,綾瀨正拚命地搜尋著游戲。等一下好嗎?我所說的游戲是一開始就安裝在電腦裎的那種。那真的很適合用來打發時間。

所以這個房間里的游戲——

《自動送上門的妹妻~禁斷的兩人生活~》

——就只有這一款而已……喲?

……糟糕。

不知道為什麼,綾瀨高興找著游戲的光景讓我看見了地獄。

「……不……不過……沒問題的。」

我低聲呢喃著。

因為自從被加奈子以及老爸發現之後,我就已經把那套游戲藏在極為隱密的地方了。(當然我也只有玩過一次而已!)

而且還會定期地更換隱藏的地點(廚房的抽屜深處、鞋櫃里等等),它目前更是被我封印在難以被找出來的地點里。我想就算是綾瀨應該也找不到才對。

至于地點是哪里嘛——

聽了可別嚇到喔。其實是放在房間角落的特大公仔展示櫃上頭。展示櫃現在蓋著床單,而且東西還裝在紙箱里,綾瀨她曾經因為看到床單下面的內容(情色公仔)而嚇了一跳,所以應該不會再把床單扯下來了。

哼哼……我贏了。把它藏在綾瀨曾經翻找過的地點,我實在是太聰明了。

「哦~~原來如此……藏在公仔展示櫃這里嗎?」

「你怎麼知道!」

我嚇得幾乎要跳起來。綾瀨則是困擾地眯起雙眼……

「沒有啦……你一直凝視著隱藏的地點,想不被懷疑都很困難吧。」

「糟……糟糕!」

我怎麼這麼蠢。而綾瀨接下來便采取了理所當然的行動。

「所以呢——游戲我就沒收了。」

她啪唰一聲拉下床單,然後一邊因為情色公仔而臉紅耳赤,一邊拿起了封印之箱。

「是這個吧!」

「咦?等等啊綾瀨!別打開它!」

「為……為什麼要拚命阻止我打開?」

「因……因為那是——」

啪。還來不及說明,綾瀨便無情地把紙箱的蓋子掀開——

妹系的成人游戲就這樣和綾瀨小姐見面了。

「…………………………」

「…………………………」

繼加奈子以及老爸之後,這已經是笫三次出現這種尷尬的沉默!

可惡,我要詛咒自己的命運。

偏偏在最難纏對手的面前才又出現同樣的梗,太過分了吧!

「……嗚……嗚……這……這……這是……」

但是綾瀨在超近距離下看見情色的封面,以至于眼眶含淚並且感到害羞的模樣……還是會讓人有點興奮。

沒有說出口,只是在腦袋里想的話應該就不算性騷擾吧!

這時早已有承受回旋踢的覺悟,但還是專心把綾瀨的煽情表情烙印在眼底的我,下一個瞬間就遭到了背叛。

「……那個……」

「嗯?怎麼了?」

「……嗯……那個……」

抱著成人游戲,紅著臉低下頭去的綾瀨忽然變得吞吞吐吐。

由于這是——心里有事想說,卻因為害羞而說不出口的模樣,所以我便開口問道:

「難道……你想玩這款游戲?」

「怎麼可能!笨蛋!」

她馬上就否定了我的問題。

「那到底是什麼事?」

「沒有啦……這套游戲……是桐乃交給大哥的對吧?」

「嗯,是啊……」

看來她沒有誤會。

「…………桐乃她……果然想和哥哥……做這種事情嗎?」

「喂……喂!怎麼忽然就說這種嚇死人的話!」

「啊!我……我不是那個意思……!看……看到這個游戲的名稱後,我忽然覺得她不會是想自己照顧哥哥吧!」

「——————」

我一瞬間瞪大了眼睛。

不用回來也沒關系啦。這樣安靜多了!

你可以要求我做一件事。

「…………如果是這樣就好啰。」

我說完便露出發自內心的微笑。

恐怖的成人游戲騷動就這樣平息,之後綾瀨沒事做時就會拿出單字本來自習。現在回想起來,她雖然已經決定要念的學校,但也還是學生……讓她花寶貴的時間來照顧我真的很不好意思。

——不對,這時候應該要心存感謝才對。

到了隔天,禮拜天的中午過後——

「我回來了………………啥?」

到便利商店去買果汁的我才剛回來,馬上就看見令人難以置信的景象。

我來說明一下吧。

綾瀨她打開我房間的衣櫃,然後翻著我的內褲。

「……綾瀨……你在做什麼?」

「嗚!」

綾瀨整個人嚇得挺直了背杆。看來她是因為過于集中精神而沒發現我的存在。

「…………大……大大大……大哥……你回來了。」

轉過身來的她,手里正緊握著我的內褲。

這個時候我是不是應該大叫出「那句話」來呢?

「什麼你回來了!我要報警啰!」

「為……為為為……為什麼大哥要報警抓我呢!」

「你……你自己看一下目前的狀況!」

說完我便嚴厲地用手指著綾瀨。

「現在的你根本不是天使!只是一個內衣賊!」

「這是誤會!」

看見我的內褲隨著拳頭被握緊的樣子,只能說你的發言完全沒有說服力喲。我摸著下巴,然後以沉痛的口氣說:

「原來如此……我終于明白了。最近——從還沒搬過來這里前開始——我的內褲好像就有逐漸的減少傾向。犯人原來就是你嗎——!」

「這真的是誤會!」

當我不知道該不該相信綾瀨的解釋時,她已經繼續這麼說道:

「應……應該說……如果要我偷這麼髒的東西,我甯願殺死大哥!」

「你的言行舉止完全沒有邏輯可言啊!」

一般應該是說「要我偷這種東西我甯願去死」才對吧?

——為什麼變成要殺死我啊!

「總之請先冷靜下來!」

「這種狀況誰冷靜得下來啊!」

剛回到家里就發現美少女在翻我的內褲耶!一定會產生混亂的嘛!

「在報警前還是先問一下吧。綾瀨……你這家伙到底有什麼目的!」

「真是的……這個人怎麼這麼麻煩啊……!」

這家伙竟然把我平常說的話搶走了。

綾瀨用力抱著我的內褲,然後像豁出去般說道:

「我只是想幫大哥洗內褲而已啊!」

「放在櫃子里的不用洗啦!」

「我·的·意·思·是!」

綾瀨以瘋狂的眼神把內褲推到我面前。

「為什麼大哥要自己洗內褲呢!」

「咦……沒有啦,因為……」

她激動的模樣讓我嚇了一大跳。

什麼?剛才綾瀨問了我什麼問題?為什麼洗個內褲就要挨美少女的罵呢?我還真搞不懂她究竟在說什麼耶?

「……內褲本來就是要每天洗的吧?」

「我問的是『為什麼要自己洗呢』?」

嗯……好像……慢慢可以了解怎麼回事了。

「我洗衣服的時候……發現總是沒有內褲……就覺得很奇怪,所以……所以才會檢查大哥的衣櫃啊!」

……是……是這樣啊……我還以為……

「原來如此……我終于可以放心了。你不是要拿來戴在頭上或是又聞又舔的吧。」

「那還用說嗎!你在像什麼啊大變態!」

《自動送上門的妹妻》里就有這樣的場景啊。

我真的不是變態,是制作那款游戲的家伙和硬把它借給我的桐乃才是變態啦。請你要了解這一點啊。

「讓女孩子幫忙洗內褲還是會覺得很不好意思……所以才會自己洗……」

「不用跟我客氣。今後請不要洗,把它放著就可以了。」

綾瀨一臉正經地說出要是會錯意將會相當恐怖的話來。

其實也不是客氣,是真的覺得很不好意思,不過看來她沒有注意到我真正的想法。但違逆抓狂的綾瀨又很恐怖……

「好……好啦。我以後會把內褲放進洗衣籃里。」

我只能無奈地這麼說道。

「哼,知道就好。」

綾瀨得意地挺起胸膛。我接著便凝視著她的手邊說:

「那……你要像心愛的寶物一樣握著我的內褲到什麼時候?」

「啊!」

綾瀨立刻紅著臉把內褲丟到地上。

完全把它當成髒東西了?我是沒關系啦……

原本以為一回家就面臨的騷動也差不多該告一段落了——但綾瀨又像四腳步行的動物一樣爬了過來。

「所以呢,哥哥——請脫下來吧。」

「啥?」

連我的吐嘈技能都只能發出這樣一句話來。

……這……這女孩在說什麼啊?

「請脫下來吧。」

綾瀨以黯淡無光的眼神重複了一遍。

……不……不行了……這家伙是認真的。

我只能呆呆地站在現場。而綾瀨則是在我腳下拉著我的褲子。

狀況竟然變得比剛才還要恐怖。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呢?

「為……為什麼我要脫褲子?」

「因為我現在要洗大哥的內褲。所以——請脫下來吧。」

「這是什麼歪理!身上這件還不用洗啦!」

「不行!是桐乃拜托我要照顧大哥的!」

「快住手啊綾瀨!桐乃不會希望你做這種事情!」

「大哥你根本就不了解桐乃吧!」

不知不覺間就變成「我在說服變成凶惡犯罪者的綾瀨」這樣的構圖。

倒是這家伙……

「你只是想脫我的褲子而已吧?」

「才……才不是哩!只是決定的事情不馬上去做的話就會覺得渾身不對勁而已!」

這應該是那種強迫症之類的,不先洗個一次的話心情就無法平靜。

雖然不是很清楚,但綾瀨似乎把洗我的內褲當成她的使命了。這女人怎麼還是這麼麻煩。

「真是的……請乖乖脫下來吧!」

「嗚喔……!等……等等……!別解我的皮帶!」

腳被綾瀨一絆之後,我便整個人往後倒。

另一方面綾瀨則是像只野獸一樣准備把我的褲子往下拉——

「哈啰~京介~我帶點心來看你了~這次是真的很好吃————啥?」

然後加奈子就出現了。

「………………」

「…………………………不……不是啦。加奈子……這是因為……」

「…………………………」

面無表情地凝視眼前狀況的加奈子,忽然就把手機貼在耳朵上……

「桐乃~綾瀨在侵犯你老哥喲~」

「別說了——!」

當這件事得以被當成開玩笑而帶過時,老實說加奈子看起來就像女神一樣。

幾個小時後——

「真是的……加奈子真是讓人一點都不能大意……」

「……你才讓人一點都不能大意吧。」

坐在桌子前看書的我用不被本人聽見的聲音呢喃著。

「——大哥說了什麼嗎?」

背後傳來令人害怕的聲音。我急忙裝傻回答了一句:「沒有啊。」

「不過綾瀨,也不用把加奈子趕出去吧。難得她拿了點心來給我。」

加奈子帶來的,是她自己烤的餅干。

解開加奈子的誤會之後,綾瀨便表示:

「喂喂,明明約好由我來照顧大哥,為什麼你這家伙還跑來啊(意譯)。」

然後就有些怒氣沖沖地把她趕回去了。

可憐的加奈子只能留下餅干落荒而逃。

然後我們兩個人便盡情享受了美味的餅干。看來之後得好好跟她道謝才行。

——當然也得謝謝麻奈實。雖然加奈子沒說,但這一定是她們兩個人為了能讓我在看書時頭腦更加清晰所做的。真是太令人感動了。

「應該留她下來一起吃的。」

「唉……想不到用餅干就能收買大哥了。既然受到桐乃的拜托,那麼把會影響大哥用功的搗蛋鬼趕走也是我的責任。」

「是嗎?我倒覺得剛好可以休息一下轉換心情呢。」

「哼~大哥就這麼想跟加奈子一起喝茶嗎?」

「嗯~算是吧。」

「……………………」

「?怎麼了嗎?」

別忽然沉默好嗎?

忽然有種綾瀨在身後拿出菜刀的感覺,我隨即轉身往後看去。

結果她用讓人有點害羞的姿勢蹲坐在地面上並且緊盯著我看。

「沒有什麼事啊……」

「那就別裝出欲言又止的表情嘛。」

雖然實在不知道該把目光往哪里擺,但點出來的話一定又會被當成在性騷擾了吧。

唉,真令人困擾。既然這樣,干脆就保持安靜吧。

「話說回來,大哥是想休息到什麼時候呢?」

「咦?我不是一直在你面前看著書嗎?」

我可沒打混喲。

「就我持續監視的過程中,你看起來不像非常集中精神。」

「監視?你剛才是說監視嗎?」

「是的,我說了——看,手又停下來了。」

「嗚……」

由于綾瀨一直在我背後,我才正因為不知道她要做什麼而感到有點奇怪——想不到是因為這樣嗎……

「真是的……不完成今天預定的進度就沒晚飯吃喲。」

「你什麼時候變成我的教育媽媽了?」

「啊,聽起來很不錯喔。從現在開始,你也可以叫我媽媽喲。」

「雖然是有些吸引人的提議,但我還是拒絕。」

叫綾瀨媽媽的時候要是被人看見了怎麼辦?

我會馬上去死。

「對了……戴眼鏡的話應該會更像教育媽媽喲。」

沒有收心回去看書而打算繼續閑聊的我,耳朵里忽然聽見令人戰栗的呢喃聲。

「……教鞭……鞭子……不知道哪里有在賣喔……」

「我馬上看書,Sir!」

這家伙不是什麼教育媽媽……根本是魔鬼教官!

在魔鬼教官的監視下,我只能再次把精神放在准備考試上。

老實說效率也比過去要好多了。但這也讓我開始擔心自己是那種被虐待才會有所成長的類型。這樣的話,桐乃所拜托的可以說是最適合的人選了——

但就算是這樣,在持續用功兩個半小時左右,注意力還是開始分散了。

「嗯嗯……」當我坐在椅子上伸懶腰——並且「呼啊……」一聲大大打了個呵欠時——

馬上就有一杯咖啡在最完美的時間點從後面遞了上來。

「辛苦了,大哥。差不多該休息一下了,來杯熱咖啡如何?」

「啊,嗯,謝啦。那我就不客氣了。」

明明是相當貼心的舉動,但我腦袋里浮現的單字卻是……

「糖果與鞭子」。

抱歉了,綾瀨。但是咖啡遞出來的時間太過于完美,反而會讓人有點害怕。

我接著便轉向綾瀨並且問道:

「那個……你一直在我背後監視我嗎?」

「是的♪覺得差不多的時候,我就去准備飲料了。」

聽她這麼說,就又覺得這女孩真是可愛。

……大……大家覺得呢?我實在無法判斷這樣的行動是恐怖還是可愛。

一把杯子放在嘴上,馬上就聞到一股芳醇的香味。

「……真好喝。」

「真的嗎?加一顆砂糖,不加牛奶……這樣沒錯吧?」

「啊,嗯……你怎麼會知道我的習慣?」

「耶嘿嘿……這是秘密喲♪」

雖然她害羞的樣子看起來很可愛,但是請回答我的問題啊。這樣很恐怖耶。

「呼……謝謝你的咖啡。」

喀一聲放下杯子後,綾瀨便說了句相當令人高興的話。

「大哥今天很努力……所以明天不論你想吃什麼,我都可以做給你吃喲。」

「咦?真的嗎?」

「是的。嗯……但是呢……」

綾瀨忸忸怩怩地提出這樣的建議。

「大哥,如果不介意的話……要不要跟我一起去購物轉換心情呢?」

「這建議不錯喔。」

一直坐在書桌前用功也是會膩的。

「太好了。那明天就這麼說定啰。」

「嗯。」

哎呀~這下開始興奮起來了。

「呵呵……這麼高興的話,人家會不好意思啦。啊,對了對了,今天還有一樣禮物要送給大哥。」

「哦?怎麼搞的,今天服務怎麼這麼好。」

滿心歡喜的我一這麼問,綾瀨便微笑著回答:

「鏘~就是這個。」

她拿出一張A4尺寸的紙張。上面畫著圓形的圖表。「這是什麼?」

「大哥的二十四小時計劃表♥這樣的分配大哥覺得如何?」

「不用仔細看也能發現沒有睡眠時間喲!」

「咦?大哥這樣的學力還有時間睡覺嗎?」

「當然有!你太看不起我的學力了!應該說一個月不睡覺只看書我一定會掛掉啦!」

「當然是開玩笑的嘛,為什麼馬上就生氣呢?」

「你平常的言行舉止讓它聽起來不像是在開玩笑啦!」

甘甜的糖果之後就是嚴厲的鞭子在等著我。

唉……看來在准備考試上,我是不可能打混摸魚了。

隔天的下午一點左右,我和綾瀨在車站前碰面,然後往車站前的百貨公司前進。

十月的天氣已經相當寒冷。

「今天已經冷到不像秋天了。」

我穿著厚重的夾克加上圍巾,然後吐出白色的氣息。

「這樣才不會想睡覺啊。」

今天綾瀨穿著應該叫做平口上衣的服裝,然後在這件沒有肩帶的洋裝上加了看起來相當暖和的大衣。整體來看是相當成熟的打扮。

老實說,從剛才開始我就一直用意志力壓抑看向乳溝的沖動,這樣真的很累人。

雖然已經有點太遲了,但我還是開口詢問:

「對了,你今天……怎麼會……做這麼大膽的打扮?」

露事業線給我看究竟有什麼企圖?

「沒……沒有啦。上午拍了雜志的照片,我沒有換衣服就直接來了……」

原本准備說出那怎麼不換衣服再來……

「啊!」

但最後還是放棄了。因為以前跟桐乃也有過類似的對話。

「他們特別把拍照時的服裝送給我了!然後我就直接穿過來。怎麼樣?很適合我吧,」

也就是說不稱贊她的話事情就會變得很麻煩。

只不過……

「算了,你高興就好……」

「……穿這樣不行嗎?」

「嗯~有點太大膽了,對國中生來說有點太早了吧。」

雖然綾瀨做這種打扮我也算是很高興啦,但同時也覺得有點擔心。

「趁這個機會,我就明說了吧。我也希望桐乃不要再接穿泳裝或者暴露服裝的工作了……當然我也覺得穿起來很可愛……也沒有貶低你們工作的意思。但我還是……」

我在說什麼啊。綾瀨會生氣吧。

但是綾瀨卻「噗』一聲笑了出來。

「大哥,感覺你好像爸爸喔。」

「會……會嗎?」

「會啊。謝謝你這麼擔心我——」

「沒……沒有啦……抱歉,是我太多嘴了。」

「呵呵。」

……不知道該說是尷尬還是不好意思。還……還是趕緊換個話題吧。

與綾瀨並肩走在一起的我立刻想找別的話題。

一看之下才發現,她的黑發上已經別著桐乃送給她的發夾。第一次看見她別發夾時多少會覺得有點不太對勁,但不知不覺間已經相當習慣了。

「跟之前比起來,桐乃送給你的發夾更適合你了。」

「哼哼——我想也是。」

「哦?很有自信嘛。也就是說,不是因為我看習慣了而已啰。」

「不是的。」

綾瀨挺起胸膛來這麼說道:

「怎麼說我也是模特兒,所以下了很多功夫讓自己適合這個發夾。」

「哦~是這樣啊……桐乃也跟你一樣啰?」

「大哥是說發夾嗎?桐乃是原本就很適合啰。」

「原來如此……」

話說回來,那家伙的確從以前就戴著它了。

「對了,綾瀨,你好像很久沒有戴這個發夾了吧?」

「哎呀,連大哥神經這麼大條的人都發現了嗎?」

實在沒辦法說因為綾瀨很可愛,所以我觀察地很仔細。

「是……是啊。」

綾瀨默默地碰了一下發夾。

「因為這個發夾是桐乃給我的……所以對我來說是相當重要的物品。因為是唯一的珍寶——所以只有在特別的時候才會戴。」

「?那今天為什麼要戴出來呢?」

綾瀨把手指放在嘴唇上,以惡作劇般的口吻回避我的問題。

「那大哥覺得是為什麼呢?」

「因為是特別的日子?」

「沒錯,答對了。那——是哪里特別呢?」

「嗯……不知道!」

放棄掙紮後,綾瀨便像很高興般咯咯笑了起來。

「真是個笨蛋~」

「完全不知道。告訴我答案吧。」

「不行喲。」

「告訴我有什麼關系嘛。」

「呵呵,不行。啊——那我給大哥一個提示吧。」

綾瀨撫摸心愛的發夾並且說:

「聽說這個發夾呢——是從前『某個人』送給桐乃的,結果桐乃因為太寶貝它了而舍不得每天戴。所以才會買了許多同樣款式的發夾來經常戴在頭上。」

「這樣啊。」

「我可是費了一番功夫才讓她送給我的喲。」

「是喔。但這算是提示嗎?我還是不知道耶。」

「咦,是這樣嗎?順帶一提,大哥……」

「怎麼了?」

「你露出很幸福的表情啰。」

……………………

「才沒有哩。」

話說回來……

雖然是毫無脈絡、完全無關且可有可無的一件事——

不過很久以前,還是國中生的高坂京介,曾經很難得地送給妹妹一份禮物。

那份禮物就是只值500圓日幣的發夾。

嗯……不過那跟剛才這件事完全無關就是了。

這時我們來到了車站前的百貨公司。由于這里的價格相當高,所以我不太來這里購物,但今天綾瀨卻選擇到這里來。看來我可以期待吃到豪華的晚餐了。

「那麼我們快點去買食材吧。」

由于綾瀨已經拿了購物籃,所以我很自然地朝她伸出了手並且說:

「我來拿吧。」

「咦……好……好的。」

綾瀨以細微的聲音回答並點了點頭。怎麼動作忽然變得這麼淑女。喂喂,這樣會讓我開始胡思亂想啊。我一邊緩緩往前走,一邊以硬裝出來的冷靜聲音問道:

「那要買什麼呢?」

「大哥想吃什麼?」

「我都可以啊。」

「真是的……這樣最讓人困擾了。」

麻奈實以前也常這麼說。順帶一提,近年來麻奈實已經像是先用千里眼預知我想吃的東西,然後才開始做菜。當然我可沒辦法要求綾瀨達到她的境界。

「嗯……吃什麼好呢。不過,只要是綾瀨為我做的,真的什麼都可以喲。」

「就……就算稱贊我也不會有獎品喲。」

「沒有啦,我是說真的。你真的很會做家事呢。」

看看加奈子和桐乃,就能夠知道這真的很不容易。

我最近才發現像麻奈實和黑貓這種媽媽屬性的女孩子其實相當稀少。

「不過你為什麼會這麼拿手?平常在家有幫忙做家事嗎?」

「應該說是管教而不是幫忙。從小媽媽就教我要打掃和洗衣服了。」

「哦~」

綾瀨家里果然管得很嚴。我們家的老爸雖然很恐怖,但是倒不會要我們做家事,說起來應該是另一方面的嚴格吧。

「那做菜也是啰?」

「不是,那是因為……」

「……難道……是為了我而特別練習的……」

「不是。」

這女的面無表情地否定了我的問題。

「我和桐乃在上家政課的時候是同一個小組……所以我才會練習做菜。因為想讓桐乃嘗嘗美味的料理。」

「喔喔……是為了桐乃啊。」

這家伙對桐乃的友情還是那麼濃烈。不過現在終于了解桐乃知道綾瀨很會做菜的原因了。

「雖然大哥的稱贊讓我覺得很光榮,但是姊姊和你的前女友應該都比我會做菜吧?」

「嗯,這倒是真的。」

「……竟然直接承認了。那個……一般來說,這時候不是應該說些場面話嗎?」

「這種事情不能說謊騙人吧。」

「這樣啊。」

「但綾瀨做的菜也很美味,我很期待今天的晚餐喲。」

「……是是是,我會盡量努力啦。」

結果綾瀨說完就把頭轉到一邊去了。哎呀……惹她生氣了嗎?

綾瀨這時側眼看了我一下——

「如果大哥沒有特別想吃的菜,那就馬鈴薯燉肉好了。」

「哦,是你的拿手菜嗎?」

「不是。是大哥喜歡吃的菜。」

搞不懂為什麼這家伙會知道我喜歡的菜色啊。

「我聽姊姊說了。之前加奈子做了馬鈴薯燉肉給大哥品嘗對吧?所以我才想也做馬鈴薯燉肉讓你嘗嘗看啊~」

怎麼感覺是要跟加奈子對抗呢。

「所以,我們先去買肉吧♪」

她豎起一根指頭並且眨了眨單邊的眼睛。可以確定的是,如果不是現在的我,一定馬上就會被那充滿魅力的笑容迷住了。

「好吧。」

當我們一起來到肉類賣場,馬上就聞到一股烤肉的香味。

味道原來是來自于試吃的攤位。正在烤肉的大嬸一看見我們就大聲地說:

「太太!要不要考慮看看?牛肉很便宜喲!」

「!」

綾瀨的動作瞬間停了下來。

「不……不用了!」

她不知道為什麼產生強烈的動搖,然後快步往前走去。

「呃,喂……怎麼了嗎?忽然走這麼快……」

「沒……沒事啦……」

但綾瀨又忽然停下腳步,一邊低下紅通通的臉一邊呢喃著:

「剛……剛剛剛……剛才那個人叫的太太…………應該是指我吧……?」

「啥?啊……嗯,應該是吧?」

「我……我們看起來像新婚夫婦嗎?」

她忽然瞪大雙眼朝我逼近。為什麼這麼激動啊。

「沒有啦,那只是一種慣用句。像是『帥哥』或『歡迎光臨』也是一樣。」

「是……是這樣……嗎?」

「對啦。因為我和綾瀨看起來怎麼可能像情侶呢?」

考慮一下年齡嘛。只是國中和高中生耶。

「……………………好……好像不用想也知道呢。」

「對吧?你可能害怕被人家誤會才會產生動搖,但是不用擔心啦。不會被誤會的。我們兩個人走在一起,看起來只會像兄妹啦。」

雖然是長得不像的兄妹就是了。

「…………」

「怎麼了?繼續購物吧?」

「說得也是!」

綾瀨不知道為什麼有些生氣,只是快步往前走去。

……到底怎麼回事啊。

「哎呀,這不是京介嗎?」

結完帳之後,忽然有人對店內的我們這麼搭話。

回頭一看之下,發現一名穿著西裝且抱著小孩的大姊姊站在那里。

「這……這不是Fate小姐嗎!」

可能有人已經忘記了,我就再說明一下吧——她的名字叫伊織·F·刹那,是桐乃在寫手機小說時認識的拜金大姊。

最後一次遇見她是在夏Comi發現她把同人志拿來當成營利手段的時候——

等等,現在應該吐嘈的不是這一點啊!

「你有小孩了嗎?」

「這不是我的小孩啦!」

Fate小姐馬上否認與小孩有血緣關系。被她抱住的嬰兒正愉快地咯咯笑著。

「這小孩……是因為我目前……正在從事類似保母的打工啦。這是我學妹的孩子……但那家伙算是頗為無情,明明是單親媽媽還把時間都用在工作上。不過……當然我也有很多苦衷啦。」

「很多苦衷嗎?」

「是啊,超多的。明明是我操盤讓社團成功商業化,但不知道為什麼,最大功勞者的我後來完全沒有地位,不知不覺間代表的位子就被別人取代了。好不容易才還完的欠款現在又再度複活,所以才得像這樣出來打工,總之就是有很多苦衷啦。」

「……我不想聽。」

每個人的一生都有無數由自己所主演的戲劇。尤其是和加奈子與沙織聊天時更是有這種感覺。所以也沒必要強行去挖掘對方的隱私。

何況這個人主演的戲劇一定相當黑暗。

「話說回來,京介你——正在和女朋友約會嗎?」

「「咦?」」

我和綾瀨同時發出驚訝的聲音。我接著更急忙搖手說道:

「不……不是啦!」

「我想也是。因為看起來就不像情侶啊。」

我就說吧。

這時我再次向Fate小姐說明:

「這位是新垣綾瀨。她是桐乃的好友——然後也是我的朋友。」

「初次見面,我是新垣綾瀨。」

「我是伊織·F·刹那。請多指教啰,新垣小姐。」

「那個……我們是不是曾在哪里見過?」

「沒有吧,應該是初次見面。」

「這樣啊——失禮了。」

綾瀨和Fate小姐打完招呼後,Fate小姐馬上很刻意地拍了一下手。

「啊,對了。京介、新垣小姐——在這里相遇也算是有緣,可以拜托你們幫個忙嗎?」

「咦?當然不行了。」

「我都還沒說內容耶!」

Fate小姐維持雙手合十的動作發飆了。

「大……大哥……真不像你耶……?就稍微聽她說說看嘛……」

「不行不行,和這個人有關的通常不會有什麼好事。」

我馬上就丟出「根本沒必要聽」的回答。

「而且今天的我還有趕快回家讓綾瀨幫我制作美味的晚餐,然後『啊~』這樣喂我的重要使命呢。」

「我才不會這麼做呢!請不要自己亂加一些邪惡的願望!」

「看吧,女朋友都這麼說了,你就聽聽看嘛!」

「都說她不是我女朋友——」

啊——這家伙真啰嗦!

「好啦~我知道了。我聽就是了,別在這里大聲嚷嚷。這樣會給店家添麻煩耶。」

無計可施的我只能這麼說了。

「不愧是京介!心胸真是寬大!那我們到角落那邊的休息區去吧。」

Fate小姐馬上用天真無邪的表情(二×歲)興奮地大叫。

這種態度只讓我有非常不妙的預感啊!

沮喪的我直接對拉著我袖子的歐巴……大姊姊說:

「要換地方的意思是事情很複雜啰?」

「不會啦。只說要拜托你們的事情,其實一句話就能結束了——總之就是……」

「我去打柏青哥的這段時間,請你們照顧一下這個小孩!」

「看到了吧!」

綾瀨你要看仔細一點啊,這就是被人叫作人渣的生物。

于是——我和綾瀨就淪落到坐在沒什麼人的百貨公司角落板凳上,代IIFate小姐擔任保母的下場。

「唉……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大……大哥,真的很抱歉。都是我說『就稍微聽她說說看嘛』才會這樣……我實在沒注意到那個人是有著人類外表的垃圾。」

「你也算很猛了,竟然能這樣批評初次見面的人。」

順帶一提,目前抱著嬰兒的人是我。

「事到如今也沒辦法了。只要想到沒遇見我們的話那個人會做出什麼事……就會覺得這樣反而比較好。」

雖然我也想相信她不是那種會丟下小孩跑去打柏青哥的大壞蛋,但不怕一萬只怕萬一嘛。

「但是大哥還要准備考試……」

「沒關系啦。反正那個人也沒什麼錢,一定馬上就會哭著回來了。」

雖然說什麼「贏了回來一定請客!」,但絕對不會有這樣的未來出現。

「…………」

這時責任感很強的綾瀨還是相當自責,個性太過一板一眼也很讓人困擾耶。

「綾瀨,可以幫我拿一下Fate小姐留下來的那個包包嗎?」

「是這個嗎?」

「對對對。」

接著我便開始檢查這個畫著鴨子的包包里裝了些什麼。

「奶瓶、尿布、水壺……替換的衣服……玩具……面紙……濕紙巾……嗯,有這麼多東西應該就沒問題了。乖乖——看這邊喔。」

我一面穩定背巾,一面看著嬰兒的臉並露出笑容來哄他。

馬上回報咯咯笑聲的嬰兒真的十分乖巧。

「喔~好乖好乖,真是個好孩子。」

「……大哥很會帶小孩嘛。」

「我自己也很驚訝啊。想不到竟然還記得,桐乃的嬰兒時期——明明已經是很久之前的事了。」

「啊……」

綾瀨這才想起我是有一個妹妹的哥哥。

「當時我自己也才三四歲而已,所以幫不上什麼忙,但還記得曾經幫妹妹換尿布、喂她喝牛奶等事情喲。一定是老媽拜托我幫忙的吧。」

「桐乃小時候……是什麼樣的孩子呢?」

「是個很任性的嬰兒。只要不是用某品牌的尿布她就一定會發飆,而且對玩具也相當挑。還有那家伙真的很喜歡在晚上大哭。每天晚上都快被她吵死了。」

「咦~」

「老爸老媽和我都拚命地哄她。沒有帶過小孩的人可能都會覺得小孩很可愛,但老實說真的沒什麼這樣的回憶。」

「……真……真的是這樣嗎?」

「就是這樣。」

嬰兒是可愛的生物真的就只是幻想喲。

就像現實世界的妹妹根本超任性又不可愛一樣。

當我們說到這里時,小嬰兒開始啜泣了。

「啊啊,大便了。等一下喔~」

我松開背巾,然後讓嬰兒躺在板凳上。准備好面紙後就解開尿布幫他擦屁股。

「不用說也知道,桐乃大便的時候我也是這樣幫她擦的。」

「不用告訴我這種事情!」

「哈哈哈哈。」

我邊笑邊進行後續的收拾。接著又說:

「綾瀨啊,可以幫我抱一下小孩嗎?」

「咦?」

她瞬間瞪大了眼睛……

「我……我我我我……我抱嗎?」

「嗯。不行嗎?」

綾瀨看著這扭動的可愛生物,然後紅著臉回答:

「也……也不是……不行啦……只是我沒抱過小孩子……」

「我教你啊。秘訣是千萬別緊張。」

我把背巾披在綾瀨身上,一邊教她各種訣竅一邊讓她抱著嬰兒。

「是……是……這樣嗎?」

「對對對。很厲害嘛……好,看來沒問題了。那可以照顧他一下嗎?我去買一下剛才用完的尿布。」

「咦?請……請趕快回來喔。」

「我知道。」

當我跑去百貨公司買了尿布再回來時,綾瀨已經露出相當著急的模樣。只見她正拚侖地哄著嬰兒。

「怎麼了?」

「大……大哥——這個孩子好像快哭了……」

「嗯……才剛換尿布而已,我想……應該是肚子餓了吧。」

「糟……糟糕……那……那怎麼辦!」

「嗯……」

我們坐的板凳旁邊就是廁所,而廁所隔壁就是哺乳室。

「綾瀨,幫忙喂小孩子喝奶吧。」

「怎麼可能會有嘛,大變態!」

「你這家伙……竟……竟然用水壺揍人!是想殺了我嗎!」

「誰叫你連這種時候都要性騷擾!」

「我說的奶是牛奶!我怎麼可能叫國中生喂母奶呢!」

「那為什麼不一開始就這麼說呢,很容易引人誤會耶!對了,你明明是看著我的胸部然後這麼說的!」

「不是看你的胸部,我是看小孩!」

雖然從平口上衣露出來的事業線的確一瞬間吸引了我的目光!

「嗚~~真是的!大哥你老是這樣——你的存在本身就是色情啦,所以才會每次都讓我產生誤會!」

「才不是哩~我看你的存在才是色情吧~~!」

絕對不會錯啦,因為你馬上就會把事情想到情色的方面去。

「什麼!太……太過分了……!」

不理會餓肚子的小孩,只顧自己吵架的新婚夫婦——不對,是我&綾瀨。

但是,這名還不懂事的嬰兒在這個時候做出了極為恐怖的行動。

「噠~(←嬰兒天真無邪的聲音)」

啪沙!(←嬰兒拉下綾瀨平口上衣的聲音)

噗嚕!(←綾瀨重要部位露出來的聲音)

「啊……」

「咦?」

綾瀨注意到我的反應後,隨即慢慢低頭往下看。

——————————然後時間就暫停了。

緊接著——又過了一秒鍾後。

「哇……哇……哇哇……」

「綾……綾瀨,等一下……這是意外。」

雖然我急著要解釋,但是我的鼻子里已經流出熱熱的液體。

而這便成為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滋磅!

我死而無憾了。

當視線轉黑的瞬間,我的內心只有這樣的想法。

「——的……的確有過這種事呢。」

「嗯嗯……那真是從未見過的一擊。」

虧我竟然還能活下來。

「倒……倒……倒是!為什麼要提起這麼丟臉的事情!」

「是你自己先開始回憶從前的吧。」

沒錯……我們已經從過去的回憶回到現在了。

目前我和綾瀨正在我獨居的公寓旁邊對峙著。

————但我還是喜歡上這樣的大哥了。

綾瀨她——向我告白了。

她的眼睛里已經沒有淚水。看起來回憶起的羞恥也逐漸轉變成其他的感情了。

「真的……發生了許多事呢。」

「嗯。真令人懷念……明明是不久之前的事情……」

我抬頭看著公寓。

在里頭生活了兩個月的201號房。那個狹窄的房間,正是我和綾瀨一起度過許多時間的場所。明明一直急著要搬回家里,等到真的退租時才發現已經習慣這里的生活了。我想這一定也是有綾瀨陪著我的緣故——

如果現在答應和她交往的話,往後相處時的情況應該也會像那樣吧。

「大哥……請告訴我你的答案。」

「嗯。綾瀨——」

「是的。」

「抱歉,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我的答案早已經決定。我想她應該早就知道了。

「……笨蛋……」

綾瀨的眼睛里流下大量的眼淚。

「笨蛋!」

一記來勢甚快的巴掌朝我襲來。

「大哥這個笨蛋!」綾瀨擊中我胸口的巴掌發出了「磅!」一聲。「笨蛋笨蛋笨蛋!」每當她擊中我的胸口,我就好像感覺到她的心意一樣……「為什麼不是我呢!明明說要跟我結婚的!明明性騷擾我這麼多次了!」

「綾瀨……你聽我說,我……」

「人家明明連身體都給你了,現在竟然說這種話!」

「給我等一下,我們可沒有那種關系吧!」

在這種嚴肅的狀況下,我還是忍不住吐嘈了!而且還是拚盡全力的超高速吐嘈。

但……但這也不能怪我啊!剛才的話絕對沒辦法聽過就算了!

「明……明明就有!請不要裝傻!」

「沒有沒有完全沒有!絕對沒有!」

雖然像是最低級的男人才會說的話,但沒有的事就是沒有。

絕對沒有運用任何的敘述視角陷阱!請相信我!

「真不敢相信……明明就有啊……!你……你忘記了嗎……?」

眼眶含淚的綾瀨呼息急促地這麼控訴著:

「那……那個時候——你……你你你……你明明看見我的胸部了!」

「這就是把身體給我的意思嗎!」

就是剛才回想的那件事嗎!可惡,說法太容易讓人誤會了吧!

「那是意外!只是嬰兒無心的惡作劇!」

「意外就可以玷汙人家的身體還不認帳嗎?請負起責任好嗎!」

「首先可不可以不要把『看見胸部的意外』歸類為被玷汙了身體!被附近的鄰居聽見了怎麼辦!」

我在這間公寓的社會形象會整個完蛋啊!

至少也用「對我做了色色的事情」嘛!

「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不和我交往的話我就要干掉你!」

「綾……綾瀨!」

我像是要中斷她藉勢裝瘋的情況般提高了音量。

接著便壓低聲調,希望能以自己最真誠的聲音來傳遞內心的想法。

「——不行的,我沒辦法和你交往。我已經決定了。」

雖然感到很高興也很光榮,但我還是沒辦法改變自己的答案。

「嗚……」

聽見我的話之後,綾瀨還是氣沖沖地用鼻子發出「哼」一聲。

「我想也是。這時候說出這樣的答案才像是大哥會做的事。」

了解我的答案後,她還是把自己的憤怒以及真正的心意傳達給我知道。

「大哥這個大騙子,太狡猾了。到了最後這一刻,就跟你說我的真心話吧。」

「綾瀨……」

「……從第一次見面開始,我就很在意大哥了。」

「……」

「雖然以前隱藏了這樣的心意。不過你是最喜歡的桐乃的哥哥,而且看起來又很溫柔……我曾經有過……和你結婚的話,桐乃就會變成我小姑的害羞妄想。」

臉頰染上紅霞的她開始回想著。

「然後自己一個人興奮不已……之後又經曆了數次的幻滅……但每一次都讓我重新認識大哥……」

回想起來……從認識到現在,真的經曆了許多事情。

雖然不是時常見面,但每一件和綾瀨有關的回憶都深深刻劃在我心中。

「不知不覺間,就這樣強烈地喜歡上大哥了。」

綾瀨臉上硬是擠出近似苦笑的笑容。

「…………」

「…………」

我們兩人就這樣凝視著對方好一陣子。

「大哥……」

「嗯……怎麼了?」

「你願意負起攪亂我心思的責任嗎?」

「…………」

由于已經說過無法以交往的形式來負起責任,我一瞬間不知道她說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真是的……怎麼這麼遲鈍呢。我們分別時,不是每次都會做同樣的事情嗎?」

「嗯……」

「這個變態!去死吧——————!」

「哈哈,原來是這麼回事啊。」

「是的,就是這麼回事。」

不用說也知道她要做什麼,其實這讓我有些悲哀但也有點懷念。

總之我只能像門神般站在她面前,並且抱著必死的決心。

「來吧!」

被她狠狠地踢出去——雖然這樣她應該也沒辦法消氣就是了——

只要像之前一樣被踢飛,從明天開始,我們就能變得跟從前一樣了。

……雖然還是會有點寂寞。

「那我要開始啰。」

等等……綾瀨那家伙竟然還助跑……

只見綾瀨迅速跑過兩個人之間的距離。

「————」

我准備承受強烈的沖擊而閉起眼睛,但下一個瞬間朝我襲來的並不是疼痛感。

啾。

竟然是嘴唇的柔軟觸感。

「……!」

我按著臉頰睜開眼睛。

頓時有種時間暫停的錯覺。實際上不過數秒的時間,感覺就像過了一個小時那麼久。

不久後綾瀨才緩緩把嘴唇移開。

滿臉通紅的她用積滿淚水的眼睛在極近距離下凝視著我。

在離別時對我使出強烈一擊的她,最後笑著對我說道:

「再見了,大哥。我最討厭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