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終章
我的名字叫田村麻奈實。雖然自己這麼說有點不好意思,但我就是個極為普通的女高中生。目前沒有參加任何社團,興趣應該是料理和編織吧。

那麼……

為什麼我會像現在這樣跑出來跟大家說話呢……

這是因為,我要跟大家說個連京介都不知道的故事。

沒錯,就是現在,我將告訴大家一個只有我能說的故事。

是的——

接下來要說的事情,除了一部分之外……

就是在「小京仍一個人過生活」、

「我和桐乃進行『對談』之前」、

「綾瀨跟小京告白前」,

亦即模擬考結束後,成績公布前那「空白的一個月」里所發生的事情。

在對小京和我來說都相當重要的模擬考順利結束,心情好不容易較為安定下來的十一月某一天。

加奈子來到了我家。

「嗨,師父。」

「你好啊,加奈子。」

不久之前,我在綾瀨的介紹下開始指導加奈子做家事。

看見到玄關來迎接的我,手里提著超市塑膠袋的加奈子立刻瞪大了眼睛。

「嗚哇!師父變得很成熟耶!這是怎麼回事?」

「咦?」

「頭發啦!頭發頭發!」

加奈子指著我的頭發這麼說道。于是我便摸著自己稍微變得明亮一些的頭發……

「啊啊……耶嘿嘿……我稍微改變了一下發型。怎……怎麼樣……?」

「師父太猛了!真的超好看!」

由于最近的年輕女孩子經常使用像「太猛了」這種不知道什麼意思的字眼,所以我偶而會搞不懂她們究竟在說什麼。

「咦?但是~頭發為什麼會忽然變長?是靠念力嗎?」

「不……不是啦~!這個叫『wig』。是我到綾瀨介紹的店里去訂做的啦。」

「這樣啊~」

其實好一陣子前,我就已經拜托綾瀨幫我「改變造型」了,但……上次的「改變造型大作戰」卻是以失敗告終。

——因為小京他完全沒有注意到啊。

所以我便在記取前次的教訓下變成了長發——展開「改變造型大作戰第二彈」。

我想這下子連我那個超~級遲鈍的青梅竹馬應該也能一眼就看出來了吧!

「我的發型從來沒有做過這麼大的改變……所以覺得很不好意思。」

「別擔心啦~這樣超棒的,比之前好太多了!」

「啊……啊哈哈……謝謝你喔,加奈子。」

「別客氣!再來就是服裝了吧~」

由于加奈子絕不會說什麼恭維的話,所以這真的讓我放心不少。

嗯……這樣應該可以有點自信了吧。

當我給家人看我的新發型時,大家都稱贊說很好看,尤其弟弟更是興高采烈地叫著「嗚哦!太帥了~!姊姊!給我戴一下吧!只要有了這個,我就能變成Super Rock了!」

不過我想自己的家人多少還是會有點偏心。

這時加奈子墊起腳尖並用興奮的聲音說:

「這也就表示,師父終于下定決心要攻陷京介了嗎!」

「說……說攻陷也太誇張了……」

正如大家所見——我和加奈子已經是可以互相訴說許多心事的朋友了。

原本還以為加奈子一定也對小京有意思,但看來……不對,就算她對小京有意思,應該也還是會用當下的「感覺」說出這樣的話來吧。

真搞不懂現在的年輕女孩在想些什麼。

當我開始吞吞吐吐時,加奈子便又驚訝地問道:

「咦?不是這樣嗎?」

「————算是啦。」

「哦~」

「只不過不是現在。快點上來吧——」

「那就打擾啰~今天要做馬鈴薯燉肉對吧?」

「嗯,不過在那之前,我先教你怎麼泡出美味的茶吧。」

「了解了~」

加奈子一邊脫鞋一邊抬頭看著我,然後很自然地把話題拉了回去。

「為什麼?現在跟他講不就得了。」

這孩子真是……隨口就能詢問別人重要的隱私耶。

于是我便配合她輕松的態度回答:

「……我也不是想和小京交往。不對……應該說可以的話,當然想和他交往,但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

「什麼事?」

「就是讓小京獲得幸福啊。」

我微笑著這麼回答。

這是我發自內心的真心話。

「………………」

不知道是不是正在考慮事情,這時加奈子並沒有回答我。

直到我們穿上圍裙,兩個人站在廚房里時,加奈子才說出回答。

當我正准備教她怎麼泡茶的時候——

「師父的意思是,就算京介和別的女人交往也沒關系啰?」

「當然有關系,那樣我會很不甘心的。」

原本想要隨口把事情帶過,結果不小心就說出了真心話。因為她就是散發出一股讓人忍不住要這麼做的氣氛。

「小京對我來說就跟家人一樣重要,所以我希望他能夠和自己真正喜歡的人在一起。」

「還說什麼『在一起』ww太老套了w這句話雖然聽起來像一開始便放棄的家伙所說的藉口——但好像又不是這樣,因為師父完全沒有放棄的感覺。」

「原本以為小京要是有喜歡的人並且開始和對方交往,我就會放棄並且鼓勵、祝福他們。但是,你也知道黑貓小姐那件事情吧。實際上——跟家人一樣的青梅竹馬和自己以外的人交往之後……」

「交往之後?」

加奈子很感興趣地問道。而我也邊笑邊說出——

「我覺得非常不甘心。」

——讓人笑不出來的回答。

「我想桐乃的心情可能也跟我一樣吧。所以……我才決定要有所改變。只要讓自己變成小京真正喜歡的人……」

我說到這里就因為過于害羞而無法繼續了。

「師父!茶整個溢出來了啦!」

「哇!啊哇哇哇……」

我急忙用廚房的抹布把溢到盤子上的茶吸干。

「呼……好險啊。」

當騷動告一段落之後,似乎相當在意這件事的加奈子又把話題拉了回來。

「師父剛才說到『決定要有所改變』——這是為了讓自己之後不感到後悔嗎?」

「真要說的話,應該是能夠好好地後悔吧。」

加奈子笑著說:「哇哈哈!真不知道有哪里不一樣!」

「這樣說的話加奈子可能會生氣……但我只是個平凡的人,就算再怎麼努力,也幾乎沒有什麼事情可以按照自己所想的去發展。一直以來都是這樣的。所以……我想讓自己在事後後悔時,也能夠接受這樣的結果。」

「嗯~……雖然不是很懂,但說到底這也就是『要全力以赴!』的意思吧?」

「應……應該可以這樣說吧——」

雖然有種被簡化了不少的感覺……不過,算了。

「那還是很帥啊!不愧是師父!但——這樣的話還是趕快告白比較好吧?不快一點的話,可能又會被別人搶走唷。」

「像是加奈子嗎?」

「嗚嘿嘿嘿~♥」

看來是被我說中了,她故意露出虎牙展現了壞心眼的笑容。

「我想現在的小京不論被誰告白都會拒絕唷。」

「因為桐乃不能接受對吧?從綾瀨、師父以及桐乃本人那里聽見事情經過,我自己也考慮了許多事情——但怎麼說呢,就只是覺得怎麼這麼麻煩。」

啊,原來她也跟桐乃談過了。加奈子在這方面真的很直接……或者應該說完全沒有任何猶豫。

「不知道該說兄控惡心,還是該說妹控實在很糟糕,總之就是很讓人困擾,但老實說這是一句『誰管你這麼多!』就能解決的事情吧。結果那個叫什麼野貓的電波女卻又雞婆地把事情變得更加複雜了!」

加奈子,是黑貓小姐啦。

「換成加奈子的話~就會直接裝做不知道然後繼續交往下去了。干嘛特別跟京介說妹妹的心情啊,太麻煩了吧。」

「嗯……加奈子也是桐乃的朋友吧?」

「當然!她是我的超級好友!」

…………真的嗎?

「既然是超級好友,就不用顧忌那麼多了吧。」

——我不禁佩服地發出「哦~」一聲。這個女孩的想法是這樣啊。

加奈子似乎完全不在意我的反應,只是笑著繼續表示:

「讓桐乃這家伙忍耐一輩子就好啦。干嘛去在意那種連自己心情都說不出口的家伙啊。」

這是相當有道理且豪邁的意見,她根本不在意那麼做是對還是錯。

「在加奈子看來,那個叫野貓的真是無可救藥的大笨蛋。」

「啊哈哈。那我也是笨蛋啰。」

「是這樣嗎?」

「黑貓小姐她雖然喜歡京介,但一定也很喜歡桐乃……所以才會覺得不能無視桐乃的心情自己獲得幸福吧。」

我說出以前曾經對小京說過的話。

「這一點,我也跟黑貓小姐有同樣的看法。我呢……希望小京還有桐乃都能夠幸福。」

「啥?現在是在談戀愛唷!怎麼可能皆大歡喜~難道是想開後宮嗎?」

加奈子發出嘲笑人的聲音。

而我則是微笑著回答:

「還是有可能唷,因為桐乃她是妹妹啊。應該說……」

「喜歡上哥哥的妹妹,感覺不是很惡心嗎?」

「當然反過來也是一樣,因為這是現實世界——不是什麼成人游戲。」

雖然這麼說有點不太好……但我想這應該是一般人的想法,不知道大家認為呢?

黑貓小姐要是聽見我這麼說,一定會為了桐乃而生氣吧。

不過如果是現在的桐乃,一定也會同意我的看法才對。

「————」

一瞬間僵住的加奈子,才剛恢複正常……

馬上就露出了壞心眼的笑容。

「太猛了。師父你啊——看起來一副老好人又相當懂事的成熟模樣,但其實還滿小孩子氣的耶。」

「——嗯,真的是這樣。」

因為人家本來就還是細皮嫩肉的女高中生啊。

所以還只是個不諳世事的任性小孩。

雖然常常被誤會,但我也不是什麼聖人君子唷。

就像小京只是普通的男孩子一樣,我也只是個普通的女孩子。

不但會生氣,當然也會嫉妒——

「加奈子,我也是會要心機的唷。」

「哦~很有趣嘛,可以說給我聽聽嗎?」

我緩緩搖了搖頭。

「呵呵……不告訴你。因為加奈子也是敵人啊。不過……我打算把桐乃弄哭唷。」

「哦~好恐怖。嘻嘻,讓綾瀨聽見師父就慘啰。」

「……加奈子不會生氣嗎?」

「嗯~……因為我也可能會把桐乃弄哭啊。所以是彼此彼此,我也沒立場批評師父。」

「這樣啊……」

「不過事情還很難說。實際看到桐乃哭的話,可能會忍不住發飆也不一定。我這個人呢。就算是理虧,還是會毫不猶豫地發火。」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明明性格與思考方式都完全不同,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跟加奈子有話聊。

「那……我們喝完茶後就開始來做馬鈴薯燉肉吧。」

在「這次的事件」里雖然是敵人——

但我還是希望能夠一直維持這份友誼關系。

「……很好吃吧?」

「嗯,我也覺得好吃。」

「嘿嘿,加奈子不會是天才吧?」

「如果我不在旁邊,你也能做出同樣的東西嗎?」

「……這就是重點了。」

我和加奈子在客廳里,試吃著加奈子剛才所做的馬鈴薯燉肉。

「之前在家里也做了,但總是做不好。倒是我老姊真的讓人很火大~直接就說『嗚哇太誇張了~w怎麼可能~w我還是馬上去外面買做好的回來吧www』。」

「啊哈哈……這樣啊……」

「我當時就想以後一定要讓她刮目相看。」

「努力學做菜是很不錯,不過加奈子,你的學測准備得怎麼樣了?」

「咦?這……這個嘛……嗚嘿嘿嘿……」

加奈子整個人僵住了。

「——你不是想和綾瀨念同一所高中嗎?」

「……嗚~……當然是有在准備啦,但不知道能不能考得上。反正考不上的話就去當偶像好了www」

「那今天這個結束後就跟我一起念書吧。」

「嗚咿……真的假的?」

「當然是真的。」

我說完便對她笑了一笑。不知道為什麼,只要像這樣對加奈子報以溫柔的笑容,她就會乖乖地聽話。

……一定是因為綾瀨的恐怖笑容已經在她心里留下深刻的印象了吧。

「倒是師父,這麼說雖然有點不太好,但你還有時間理加奈子嗎?你自己也是考生吧。」

「——我不要緊,因為有加奈子給我的護身符啊。」

我讓她看了看掛在我脖子上的湯島天神護身符。

老實說,我不太相信什麼神仙。

但我這時指的不是神仙的力量。

就算沒有神仙,這個護身符還是能帶來好處。

「不用擔心,我和小京都沒問題的。」

我認為學測在人生當中是比戀愛還要重要的事情。

在正式考試前似乎會有一、兩場騷動,但照這樣子看起來應該不會有什麼影響才對。

……我這個人呢,總是會忍不住先設下防線。

這是身為凡人的我——凡事小心謹慎的生存之道。

雖然沒有跟她本人說過,但對我來說,毅然放下一切而到國外去的桐乃一直是相當耀眼的存在。

「是喔~」

加奈子可能是接受我的說法了吧,只見她隨口就這麼回答。原來她是對其他事情產生了興趣,于是馬上又改變話題表示:「話說回來……」

「現在京介是由誰來照顧?綾瀨到那家伙住的地方只有到模擬考為止吧?問了綾瀨之後,她也只是用困惑的表情回答『不是我』而已。」

「雖然不是每天,但小京的媽媽好像會到那里去照顧他唷。其實在小京搬家前,伯母已經拜托過我照顧他了——」

「咦?真的嗎?就是說京介的媽媽拜托你照顧他啰?」

「嗯,她說『我故意制造了不能過去的理由,所以京介就拜托你啰』——」

這件事連小京都不知道。

至于桐乃嘛——現在應該已經知道了吧。

「但是桐乃她說不想讓我幫小京做飯……所以才會改為拜托綾瀨。」

「結果綾瀨現在也變成那副德性。嗯——所以結果是由他媽媽過去嗎?這種情形該怎麼說……送……送……咦?那個……」

「送作堆?」

「對對,就是這個!讓你到獨居的兒子家里去。這應該是京介的媽媽想讓師父變成他的女朋友吧。」

「啊哈哈……這個嘛,那就得問小京的媽媽才知道了。」

「倒是綾瀨她一定是喜歡京介吧。」

話題竟然又改變了。

「所以她現在一定是為了這件事在煩惱。因為還要顧慮到桐乃。其實根本不用想那麼多啊,都這麼好的朋友了。」

「這個煩惱近期內應該就會解決了。」

「咦?」

「現在的桐乃應該能夠了解我以前說過的話是什麼意思。所以現在好好溝通的話應該就能和她和好……這樣她應該會幫忙我想要做的事情。」

「幫忙什麼?」

「幫忙讓大家都能夠幸福。」

我先閉上眼睛然後才張開,接著隨著微笑說出自己的決心。

「放心吧,加奈子。在我畢業之前……在桐乃她消失之前——」

「我會讓那兩個人變成『普通兄妹』的。」

對我來說,這是三年前就已經出現的功課。

雖然早已經忘記,但現在全部想起來了。

「這樣的話——大家就不用顧慮桐乃而可以一決勝負了。加奈子,有機會的話,可以幫我這麼跟綾瀨說嗎?當然也要告訴她——現在跟小京告白一定不會成功的。」

「知道了。」

加奈子隨口就答應下來……

「我會告訴綾瀨,師父她說:『我要跟京介告白,那你有什麼打算?』」

「……加奈子,你有好好聽我說話嗎?」

「當然有啊!就是這樣下去的話,你就會想辦法解決這種麻煩的情況對吧!這樣的話,就一定得在那之前有所行動才行啊。因為……」

她露出牙齒笑了起來,然後用大拇指嚴厲地指著我的臉。

「本小姐要親手了結桐乃啊!」

唉……真拿她沒辦法。

我果然只是個凡人。

正如大家所見,事情總不會如我所願。

——季節是冬天。

在畢業之前,我究竟能辦到什麼事呢。

三個人進行「對談」的夜晚——

我和桐乃還是有事情沒在小京面前說出口。

更正確一點來說,是某些部分只有提到些只字片語。

其實就是「三年前」——讓我和桐乃之間「產生裂痕」的那段對話。

「這樣啊……但是桐乃……」

「你以這樣子的形式喜歡哥哥真的有點奇怪唷。」

「我也知道這絕不尋常。很多人都會覺得這很惡心。」

「我想不用說你也知道,兄妹不但不能結婚,你的父母親一定也會反對的。」

「就算桐乃是出自于真心,即使長大成人也不會改變,但這樣的心意還是只會讓人變得不幸而已。」

「這是誰都沒辦法解決的事情,就算是小京也無計可施啊。」

「就算不是現在的小京——而是桐乃喜歡的當時的小京也是一樣。」

「因為桐乃憧憬的『完美哥哥』,打從一開始就不存在啊。」

「所以呢,桐乃……」

「你的心意絕對不能跟任何人說唷。」

「還是盡早放棄並且忘記,然後和真正的哥哥和好——」

「成為普通的兄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