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第三章
然後,終于到了,我那"喬遷PARTY"的當天.

那天假日的早上,麻奈實和黑貓都已早早的來了.在廚房並排著站的兩人,在准備著PARTY的料理.兩人穿的都是私服……雖說是那樣……黑貓那身COSPLAY和圍裙真的完全不搭調……

"……來人很多,應該多准備些湯類料理……"

"恩,這個不錯,我也贊成.那個……現在有的材料是……"

"大家可以一起抓著吃的……和飲料……還有什麼沒准備的?"

"明天之後的情況也不能不考慮呢,京醬不會做飯."

"恩恩……要是能事先給准備些存量的話,我也會比較放心呢."

"一起再去買點食材?"

"……呼,當然了."

主婦技能高超的兩人在,用著漂亮的手法做著准備.

真不愧是她們啊……完全沒有我插手的余地.

"哼哼哼……請覺悟吧田村前輩,就讓我好好拜見一下……那田村屋後繼者的力量."

"並……並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啦"

意外和睦的樣子呢.黑貓對麻奈實的評價倒是中等偏上的.綾瀨也很親近她,樸素的麻奈實還真厲害.

哦~忘記說了.沙織(正常裝扮)是和黑貓一起來的.

"人數有7名?呼姆呼姆……對著這個房間來說開辦這樣的PARTY的話還是有點小了. ——

總之明白了,就請交給我來解決吧."

這樣說著,就這樣外出了.確實,這個房間里要塞進7個人還是挺夠嗆的.換地方的事我也有考慮過,不過要是把這事交給沙織的話,肯定會比我出場辦得更好吧.

……嘛啊,不過因為是沙織,可能會給我們搞出其他意味上的大事也說不定……

于是,什麼忙都沒幫上的我,要說在干什麼呢.那就是我正在桌上解英語題.

咿呀,雖然我也嘗試去幫忙什麼的.

"你是八嘎麼?我們可是因為你才存在于此的."

"對對~京醬的話還是去學習吧~"

被兩人攆走了.

沒辦法,我也就只能一邊看看書,一邊為接客待機中. ——

呯碰~

"哦,有誰來了."

走向玄關打開了門——

"喲~"

穿著私服的桐乃也並沒有做出笑臉就抬抬手隨意的和我打了個招呼.穿著黑色的緊身秋裝.還是一副穿什麼都適合的老樣子.

"哦~來了啊."

"……不是你叫我來的嘛."

"恩……你能來實在是謝謝了."

"…………"

面對我難得直率的答謝,桐乃把視線瞥向一邊.

嘛……隨便了.

"好啦,進來吧."

"呃……恩."

桐乃瞟了一眼並排放在玄關前的麻奈實和黑貓的靴子,自己也脫下靴子進了屋子.為妹妹帶路穿過了短小的走廊,桐乃突然"啊"的一聲.

出現在她視線中的,是那個特別大的手辦櫃(通稱超級手辦櫃).價值不下十萬,對手辦收集者來說就是神器一般的存在.掛在里面的UV畫框(另外賣的)內置熒光燈,打開開關的話也能同時優雅地照亮收集品的設計.

然後……現在擺放在里面的……是那些L U O T I的妹妹手辦……

"我說你啊……這個"

"……桐乃你別說了."

"真的是和爸爸一起組裝的?"

是真的!那絕對是一種拷問!

因為老爸啊,在那個時候讓我打開箱子,檢查了里面的櫃子組件和妹妹手辦之後……說了"沒辦法因為說明書說這個得兩人組裝比較好所以我來幫你吧"

不要用那麼威嚴的聲音啊,知不知道說的是什麼事啊?

父子兩人一起干一件事什麼的感覺從小學生之後就再也沒有過了呢.真是能讓人滿懷微笑的感到懷念呢.

和老爸一起在櫃子里擺放工口手辦的時候,我心里那個糾結得……誰能體會啊?剛才黑貓和麻奈實問我這是啥的時候我想死的心都有了啊.

"爸爸難道也喜歡《現在開始做妹妻》?"

"你這家伙思維發散不要太穿越!"

怎~麼可能會那樣!?要是那個老爸,實際上背地里是深度工口游戲死宅的話……呃……想想都要惡心得吐血.

"……話說,這個是那個《現在開始做妹妻》的手辦麼?"

"真是不敢相信!你竟然不知道這是什麼就擺出了了!把這等藝術品!"

"這只是禦鏡自顧自給我送來的……"

"嘿誒~你還真是得到了一個好朋友呢,真幸福."

"是的啊,我都要感激地掉出眼淚了."

絕對要殺了他.

"真好啊~這個,我也想要一個啊~"

看著妹妹盯著擺放的那些妹手辦一動不動的臉,簡直就像是愛著自己的孩子一般,小臉興奮得發燒,好幸福的樣子.……口水也垂了下來.

"切……"

看來對禦鏡的處罰,是不是可以從死刑減刑成用棒球棍毆打30次……

我用准備好的布把手辦櫃蓋起來.桐乃這個時候說:

"那個啊……"

"恩?"

"我房間的那個收納間,都已經裝滿放不下手辦了的說~"

"……都已經有那麼多東西了啊……然後呢?"

"這個……反正你回家的時候也會帶回去的吧?能也讓我把我的手辦放到里面去麼?"

"…………誒?"

啊,是啊,假如我得到A級回家的時候,不也得把這個大得不像話的玩意搬回去麼?!……厄……好煩……只要一想到這玩意價值不下十萬,根本就不能丟掉啊!

"……哦……可以哦,請隨意使用……"

"真的麼!?THANKYOU~!"

只在這種時候才直率的和我道謝什麼的!

"……"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貌似有點害羞,把視線不知不覺移開了.

"阿拉~來了啊?"

聽到我們說話的黑貓瞧准時機來到了我們身邊.

"你才是來的真早呢……哦哦~總覺得廚房里面好香~"

"注入了我'暗之魔力’的料理……盡請期待."

……好,就如同計劃一般.萬一有人已經忘了的話就不太好了所以我再講一遍.這次"喬遷慶祝PARTY"里還有讓"桐乃和麻奈實和好的目的在里面".當然這個也已經和黑貓和沙織她們說了,也得到了他們的協力.

現在也是,讓桐乃和在廚房里的麻奈實碰頭之前,先讓黑貓出來和桐乃說話也是預備的一部分.

現在沙織不在雖然有點不安,總之先想辦法度過這場景……

桐乃突然像是想到什麼似的問道:

"話說,今天的PARTY就只有你們和沙織來?"

"不是這樣哦,其實上還回來其他人."

"誒……?難道是日向醬?剛才在玄關也看到一雙樸素的鞋."

"日向醬"是指黑貓較大的那一個妹妹.喜歡妹妹的桐乃對黑貓的妹妹們經常投去邪惡的目光.

"不是"

"誒……?那還有誰……?"

"比如瀨菜的哥哥"

"啊~你那為數不多的男性朋友呢~可以可以."

不要隨便操作別人的印象!朋友什麼的我還是有很多的!

"還有,比如綾瀨"

"為啥綾瀨也會來啊!?你……你難道!?"

"雖然不知道會受到你怎樣的誤會,但是建議你來參加這個PARTY的最初就是綾瀨."

"?不是太明白.給我詳細的說明一下."

好,問得好.

"那個……"

在和麻奈實和赤城閑聊的時候被提出,然後麻奈實和綾瀨講了這是,之後麻奈實希望我能把桐乃叫出來而讓綾瀨給我帶話,綾瀨和我討論之後呢,為了達成"讓桐乃和麻奈實關系變好"又邀請了桐乃.之後的順序是綾瀨又和麻奈實商量了.我找到了沙織和黑貓打商量.如果把這一大堆複雜的事情就這樣給俺妹說來的話不知道會被她的吐槽打斷幾次.所以猶豫著的我正准備和黑貓眼神交流下的時候……

"直接去問她本人不久好了."

"誒?這到底是……"

桐乃正准備追問的時候,黑貓突然敏捷的繞道桐乃後面,雙手從桐乃腋下穿過把桐乃束縛起來.與此同時麻奈實從廚房里走了出來.

"你~你好啊~桐乃醬"

"——"

硬直的桐乃,在我預感她還再有三秒就要開始怒鳴的時候我事先開口說話了.

"好了桐乃,在你喊"這是什麼情況!"前先聽聽說明……麻奈實,拜托了."

"唔,恩……那個."

麻奈實一邊害怕著桐乃向戰斗漫畫里那樣上來直接把她GANG飛一邊開始說明.

她和綾瀨是熟人並且關系很好的事情.

和綾瀨進行了"想和桐乃關系變好"的相談.

然後

"……于是這樣,得以讓他們幫我桐乃醬也叫來參加這次PARTY."

"……"

姆的一下,變得沉默的桐乃……

啊!還是生氣了生氣了!

"有點像是把你騙來一樣確實不好意思.但是像這樣能讓你們見面的機會確實是太少了所以……"

"…………"

桐乃目露凶光的朝我盯來……唔……唔唔……

"就我個人來說……也希望你們兩個都來……"

實際上直到綾瀨和我說這事之前,我都不太好意思把OTAKU妹子們叫過來.能把他們也叫過來才真讓我感到高興.

"今天是對我的慶祝會,所以就拜托你暫時忍忍好麼?"

看到我全心全意地合掌的樣子,妹妹又瞟了一眼身後的黑貓.

"……原來如此呢.也就是說你們全員都是一丘之貉嘍?"

一丘之貉什麼的……

"又不是干什麼壞事別那麼說啦"

"雖然我也不想那麼說.但是啊,總覺得……"

桐乃很不高興的說

"你那多管閑事的毛病,好像都傳染到大家身上了啊!"

"噗"的一下,黑貓噴了出來.

"說的挺不錯嘛,也許還真是那樣."

"哦,喂……黑貓."

"因為,如果是以前的我的話,讓別人和別人關系變好·~~什麼的,這種企劃才不會參加呢.不合我的性格"

嘛啊.

"所以說……因為前輩的錯,我們采取了奇怪的行動呢."

"我是病原體麼!?"

"對喲"

喂!

看著黑貓呼呼呼地浮現出笑容看著桐乃說:

"于是就是那麼一回事,還是放棄吧,我們會全力的多管閑事的."

桐乃鼻子哼了一聲,嘟囔了一句:"……你們要說的我明白了."

阿勒,今天還挺聽話的嘛這家伙.

難道是准備開始發牢騷了?

"桐乃醬,那個……"

麻奈實很認真的看著桐乃的眼睛說

"我,一直想和桐乃醬好好的說說話.以前那樣沒有搞好關系什麼的我也不太明白是怎麼回事……不過首先,還是讓我們先好好說說話吧."

是啊……不這麼做的話,什麼也開始不了.為什麼桐乃對麻奈實就這麼非常理地討厭呢.明明總是說麻奈實什麼的我早就不記得了的說.

如果說,兩人都能把心里的話說出來的話,就一定能有突破口的.就算無論怎樣都不能把關系搞好,至少也能知道為什麼她們的關系會壞成這樣的理由.

聽到麻奈實的天,稍微沉默了一會後,抬起頭了慢慢的點了一下.

"好啊,就算說說,也行."

"真的?"

"恩,不過,找個時間下次再說."

"喂,桐乃——"

你這樣不還是搞的含糊不清的麼?

"等下,你可以做出什麼什麼奇怪的誤會,這是有理由的."

"……呼,原來如此呢,我算是多少知道怎麼一回事了."

浮現出嫵媚淺笑看著桐乃的琉璃前輩的樣子,還真工口啊.

桐乃不知道為啥雙臉通紅的望過來.

恩?怎麼了?

"和麻奈實……姐說的時候,你也會在場的吧?"

"嘛,當然會在的."

當你們言語不合要吵架的時候,作為阻止你們的人啊.

"不是那回事……是和你也有關系的."

"和我?"

"對,然後到時候根據交談的流向,再決定以後怎麼辦.要是你也不好好考慮一下的話……那個……總之這個下次再說."

"我說你的說明能力也太低下了啊!"

真是的,完全沒把你想說的東西說出來吧!我正在這麼想的時候,

黑貓用很冷的眼光向我看了過來.

"……前輩,八嘎?"

"誒誒?"

難道我以外的家伙聽懂了?

慌忙的去看了一下麻奈實,我這青梅竹馬像是已經掌握了全部狀況似的,露出了平穩的微笑.

"真是為哥哥著想呢."

"哈?才,才不是那樣呢."

"這樣啊."

…….麻奈實一拍手,然後咳了一下,說

"那……下次我們再好好說吧.模擬考試玩了之後,在京醬回家之後."

"恩……知道了."

……桐乃和麻奈實的關系修複,看來暫且是成為保留事件了.

"要是想讓兩人關系變好,你可得認真學習才行,前輩."

"看來是啊"

我向撲哧一笑的黑貓深深點了下頭.

麻奈實和桐乃的遭遇事件之後,正好綾瀨也來了.對著去玄關迎接的我,她先很認真的說

"遲到了真是對不起,戰斗已經開始了麼?"

"……戰斗已經推遲到下次了"

真像是來去在戰場上的台詞……

"發生了什麼事?"

"看來是需要我也到場的樣子,所以在模擬考試之前不行."

"啊……這樣啊,真像是那兩個人呢."

"你明白是怎麼回事?"

"就是為了不想讓面對模擬考試的哥哥擔多余的心.特地的這樣問我,難道哥哥沒有搞明白?"

"哦……哦"

"真是最低的人呢.為什麼還苟且偷生著呢?"

"從你登場才幾十秒而已!我的心就已經碎成一塊一塊的了啊!"

搞什麼?你給我的菜刀原來是讓我切腹用的麼?

"那是當然的報應."

"原來是這樣麼!?"

太遲鈍了我還是去死吧.

我在玄關回頭直接叫桐乃

"桐乃!你這家伙!還真是個為哥哥著想的好妹妹啊!"

"吵死了!快去死!"

PIU~~~吧唧~

"痛啊!"

阿勒?為啥我,會被妹妹施以投擲鬧鍾攻擊?!

我把變紅的額頭朝向綾瀨.

"吶!看見了吧!那個妹妹對面臨考試的哥哥是多麼的擔心!?"

"唔……唔……"

綾瀨也困擾了起來,好可愛!!

她一時彷徨了之後:

"真……真是關系好的兄妹呢."

"哪里像了!""哪里像了!

我和桐乃的聲音在那一瞬間關系很好的合體了.

"綾瀨,稍微來下這邊."

桐乃對著還在玄關的綾瀨,咻咻咻地勾著指頭,然後用壞心眼的聲音說

"我可是有很多事情想要找你問清楚的說."

"桐,桐乃……聲音好嚇人……"

"你在我不知道的地方,貌似策劃著各種勾當啊~"

"那個……那個是……"

不知道什麼時候自己的親友和自己討厭的麻奈實變得關系好什麼的,桐乃一定有什麼想說的話吧.

"那是啥?說啊."

瞪圓雙眼的桐乃催促著綾瀨,這家伙性格太糟了啊.

"唔……恩恩……這個是……這個是因為……"

綾瀨脫掉了鞋,快速的靠近桐乃,最後說:

"全部都是加奈子的錯!"

你就這樣把加奈子賣了麼!?

當然這種借口完全對桐乃是說不通的,桐乃淡定的進行了反擊.

"啊,是這樣啊?那~我對加奈子道謝去."

"誒?"

桐乃意外的台詞讓綾瀨也睜大了眼睛.

"桐乃……不生氣麼?"

"沒有生氣的理由吧?因為綾瀨對我和麻奈實……姐關系不好的事本來是不知道的,而且本來你做這些事都是為了我好吧?"

"桐乃……"

"THANKYOU,綾瀨."

"唔,恩!"

綾瀨臉紅紅地低下了頭.

在旁邊一言不發看著她們交談的黑貓驚訝的插了一句:

"……你,對你學校的朋友還真是溫柔呢."

真巧啊!黑貓.我也是這麼想!

"阿勒勒~嫉妒了~?"

"才沒有呢"

噌地傲了一下的黑貓把目光望向旁邊.

肯定是嫉妒了,或者說,看到桐乃對她前兩天才發生過爭斗的綾瀨關系這麼好,在意得受不了.真是可愛的家伙啊.

"呼呼~嘛啊~因為我才是桐乃的親友啊,和對黑貓的態度不一樣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嘛."

綾瀨啾~的一下把桐乃抱緊像是戰勝了一樣誇耀著.

"哼!隨便你說."

看見綾瀨那綽綽有余的態度,黑貓內心的焦躁漸漸變得從表面上也看得出來了.

"……誒,綾瀨……抱得太緊了……好辛苦."

俺妹在對著黑貓吐舌頭的綾瀨的雙臂中掙紮.

沙織正是在這個時候回來的.

"我回來了~"

"哦~你回來了~"

"嗨~~"沙織在玄關門口眺望了一下里面的樣子:"~~~阿拉,大家都到了啊~貴安~"

嘻嘻~地,露出了微笑.

被初次見到的取下眼鏡的沙織大小姐的美貌震懾到的麻奈實和綾瀨被震驚得一動不動.

"呼啊~……初,初次見面,我是田村麻奈實."

"這可真是有禮貌啊~在下是沙織.巴吉納,以後我們就是認識了(ß大小姐語調)"

"誒……誒誒?巴吉……納?"

看起來今天的沙織又把"槙島沙織大小姐"和"沙織.巴吉納"混在一起了.實際上稍微之前,沙織的素顏還引起過盛大的騷動.在那之後,素顏的沙織就經常這樣出現在我們面前了.而且有時候帶著眼鏡的"沙織.巴吉納"的時候,也會冒出一下大小姐的語調出來.

所謂的……"心境的變化"麼.

"不管是哪邊的在下,都是我這一點是不會改變的."

沙織這樣說了.

我沉浸與回憶之中的時候,沙織和綾瀨的招呼也順利的結束了.該說真不愧是……

"那個那個……綾瀨醬,巴吉納是外國的人麼?"

"不……不知道呢"

聽得到的啊天然呆阿姨.

沙織用"接下來~"切換了話題.

"合計7人的話,也就是還有一個人就全員到齊了."

"喔"

剩下的赤城來了的話就齊了.

"……話說回來沙織,你去了哪了?PARTY的地方的事情怎麼了?"

"——和管理者說了這件事後,允許我們使用院子辦PARTY."

"院子?"

"對的,只要把桌椅准備好,一定能辦成很好的PARTY會場吧."

"原來如此……確實是深思熟慮啊."

不愧是大家的領導者槙島姐啊.

總是擅長于辦出讓大家開心的活動.

于是,我們把擔當料理的麻奈實和黑貓留下,事先去了場地.

"哥哥,那個罩單遮住的那個迷之物體是什麼啊?幾天前明明還沒有的說,那個."

"哈哈哈哈~不要在意這些多余的事情綾瀨.撒~~~快點出去吧,和桐乃一起."

實際上,現在正是關乎我生死的緊要關頭.

"……真是可疑呢."

可惡,要是早一步讓桐乃也幫我隱瞞下就好了——我剛這樣想著,手機嗶嗶嗶嗶嗶嗶嗶~地傳來了郵件聲.恩……現在把視線從綾瀨身上移開是很危險的……到底是誰?赤城? ——

「抱歉高坂,瀨菜醬突然發燒了今天我來不了了.」

哎呀,瀨菜感冒了麼.真是殘念啊.那家伙是這麼想看綾瀨真人的說.

"怎麼了?哥哥"

面前的綾瀨問道.

"咿呀……本來應該要來的我的朋友突然有事得缺席了——妹妹發燒了."

"……哥哥的朋友……"

不要說出來!我懂!

桐乃和綾瀨出了房間,沙織在廚房和麻奈實扯閑話,從樓梯往下看,這棟樓旁的空地(說是院子果然還是應該說是空地啊)里,野營式用的組裝式桌椅一套已經擺好了.

……還是老樣子啊沙織,真是太可靠了.

"恩恩?"

不過比起桌椅更讓我們吃驚的是,那里竟然有一個我們沒想到的人物在.

"啊,出來了."

站在下了樓梯馬上就能看見的地方的人,正是加奈子.

"喂喂,為什麼是你?"我向下喊道.

"呀~完成了第二階段的便當~~從剛才開始就一直有很多女人在你房間進進出出的,發~~生什麼了?"

"你說的也太難聽了!"

你讓我還怎麼有臉在左鄰右舍前出現!

"嘻嘻~總覺得,像是要辦工口PARTY的樣子哦~"

"現在馬上把你那小嘴閉上昂昂昂昂昂昂!"

鐺鐺鐺鐺!我飛快的奔下了鐵質樓梯,在加奈子的至近距離盯著她!

"我,我說你啊!"

當我正想對這個八嘎說教的那一瞬間——

"喂!我說你!為什麼連和加奈子看上去都那麼要好!!??"

"加奈子!!!!!!給哥哥帶便當來到底是怎麼回事!?"

"呀!"*2

桐乃和綾瀨同時嚴厲責問了我們.

"被你們這麼凶暴的追問就算是能回答的也會變得回答不了了啊!稍微冷靜下,好麼?"

"……切"(桐乃)

"呼……呼……"(綾瀨)

綾瀨就像狂戰士一般咬牙切齒著啊!

喂喂!你們不至于還要懷疑我向加奈子出手了吧?真是得不到信任啊……

嘛……總之已經先冷靜下來了?這樣的話,就可以開始說明了,我面相加奈子,說:

"好~加奈子,你來說說我們的關系和這個便當的事情."

"我啊~和京介開始交往了~所以說~這個應該是,愛妻便當~?"

"你……!!"

我已經不怎麼發得出聲音了……

不,不好!姑且不論桐乃,馬上我就要被綾瀨殺掉了!

我戰抖著看向綾瀨那邊,但是事態的發展和我想象的有些不太一樣.在啞口無言的我眼前的是,桐乃只是嘰~~~~~~~~~~地盯著加奈子.

"口胡的吧?"

"嘻嘻嘻."

抽動著肩膀發出獨特笑聲的加奈子,她從旁邊繞到我深厚,邦邦地敲著我的背.

"哦~京~~~~介.搞~~~什麼啊你那認真的臉~聽到和加奈子交往什麼的~心髒變得咚咚咚狂跳不止了~~?"

這混蛋小鬼真煩!!!!!!!!

怎麼可能對你這樣的心跳不已啊!?話說回來看看你這LOLI的身板,完~~全就不對我的胃口!

……話說回來剛才的發言綾瀨怎麼沒有反應?

咿呀,剛才難道不正是我應該被綾瀨踢飛的場景麼?難道不是!?

從剛才那麼狂暴的樣子來看,當"愛妻便當"4個字出來的那一瞬間,我就應該已經成為殺人飛腿的目標了才是.

為什麼現在的我還能無傷的活著,我看了看綾瀨的樣子——兩手使勁地在按著自己的右腿.看起來像是在努力忍耐的樣子.

稍微有點像黑貓那個"咕……乖一點……我的右手喲"的感覺啊!

"……綾……綾瀨,怎麼了?"

"咿呀……沒什麼……哥哥和桐乃以外的誰是什麼關系……和我沒半點關系."

沒什麼可發火的理由.

用不可思議沉著的語氣,綾瀨這樣說.

那之後,加奈子把和我的相遇(偽經紀人事件)和把我作為便當試驗台的事,和察覺到我是桐乃的大哥的事好好的向兩人說明了.

"嘿~~~喬遷慶祝PARTY啊~~也讓加奈子混進來吧~~~"

"加奈子,這麼厚臉皮?"綾瀨說到.

"誒~~~有~什麼不好~~~吶~吶~京~~~介啊."

姆……加奈子明明不知道桐乃是OTAKU的事要是看到了桐乃的OTAKU朋友們什麼的普通的來說這是件很麻煩的事…………但是沙織應該會做些什麼的吧,而且對著小鬼暴露了貌似也完全沒什麼問題的樣子.

我和桐乃眼神交流了一下.

"嘛~也沒什麼不好.正好現在也有一人來不了."

這樣一來,赤城你這家伙因為你的缺席,這里剩下的只有女人了啊!我一個男的超尷尬的啊.但是為了妹妹也沒辦法……

"真的麼~?不愧是京介~上道啊~"

加奈子一臉天真的粘上了我.

搞什麼啊這家伙,最近總是搞得這麼親近.

難道在企圖著什麼麼?

"喂,別貼上來啊."

"嘻嘻~怎麼了~害羞了~ww~"

鐺!

"啊好痛!發,發生什麼了?!"

不知道被誰擊中了小腿,加奈子一下蹲坐了下去.

"沒關系麼?加奈子,剛剛好像風把石頭都吹起來了."

這風是從你那吹過來的吧!?綾瀨對加奈子表示著關切.另一方,桐乃過來和我說悄悄話:

"……你啊,對加奈子做了什麼麼?我沒別的意思."

"……具體來說比如怎樣的事?"

"…………哈,算了."

喂!你這歎息是怎麼回事!

"京介~飯菜都做好了~,能來幫忙運下去麼?"

沙織喊我的聲音從2樓傳來.

"哦!現在就來."

順便把加奈子的事情,和屋子中的伙伴們說明吧.

于是,PARTY的准備完成了.

桌子上面,有串串燒,和風的燒果子,加奈子帶來的便當里面有的飯團等,各種各樣的料理一字排開.栗子啊薯啊松菇這些充滿秋意的料理也有.小灶上燒著的鍋里面,豬肉味僧湯的香味從中四處飄蕩.

我,桐乃,麻奈實,黑貓,沙織,綾瀨,加奈子7人,單手舉起飲料圍著桌子站了一圈.

不只是我的朋友,桐乃的"表""里"兩方面的朋友加在一起……環望一圈,還真是了不起的光景啊這.這些家伙會彙聚一堂的情況之前真的完全沒有想過.

會變成怎麼樣呢……我帶著半開心半擔心的心情,等待著開幕的致辭.

"~~~~~于是,PARTY正是開始!京介,恭喜你喬遷新居!"

恭喜~~~~~~全員都舉起了杯子.

發起干杯的人果然是大家的領導人沙織大小姐.現在露出素顏的她,並不是只和OTAKU組,而和那些玲瓏剔透的表組的家伙們也是完全合得上拍的稀有人才.

"~~~啊啦,沙織.巴吉納這個是網名,真名是槙島沙織.請不用拘束叫我沙織就好."

"好,還,那……沙織小姐,也請叫我綾瀨就行."

"呼呼,kiririn氏的朋友的話,也就是我的朋友了."

我其實以為,綾瀨因為有和黑貓吵過架,會對OTAKU組這邊的人湊一起感到不滿.但多虧了沙織預先的各種准備,才讓情況現在變得如此順利.這都是在PARTY之前打的商量:知道桐乃是OTAKU的是誰和誰啊,參與者的性格都是怎樣的,有可能出現的矛盾會是什麼……等等,都告訴了沙織.讓沙織在認知到這些情況以上來企劃這個PARTY.就算是剛才空降PARTY的加奈子,沙織也能毫無問題地承擔下來.

"啊……雖然有些失禮,請問你是模特麼?"

"不是……為什麼這樣問?"

"因為非常漂亮,所以想是不是桐乃是不是在模特界認識的朋友什麼的."

"不是不是,和kiririn氏是在秋葉原的線下會認識的.在下在SNS上是'**吧宅女們~’這個討論組的管理員."

沙織說著,給了綾瀨一個"w"的OTAKU式微笑.

"這……是這樣啊……啊哈,啊哈哈……"

雖說最近綾瀨對OTAKU的容忍程度貌似有所提高,但是這次綾瀨面對的人顯然讓她應對困難了.

不過沙織那……巴吉納和大小姐的口氣混在一起用還真的讓我們很混亂.

我,我(大小姐式),在下這些第一人稱的使用分別法也是她自己設定的,我們也還沒有完全破譯沙織內心的那個使用方法到底是怎樣的.或者說,如果有能完全懂的人那就太厲害了.

姆,另外要是換一個角度來看這個PARTY,這也是"**吧宅女們","桐乃的同班同學&模特朋友","我的朋友(雖然這樣說結果只剩下麻奈實)"3個組第一次和在一起交流.

會發生些什麼到之前為止都不成立的各種組合話題我也非常感興趣.

"……恩,好好吃!"

我對這種加上燒烤調味料的串串燒超喜歡的

稍微瞟了一眼旁邊,結果意外的發現正在發生我剛才期待的那種會話!

"我說師傅~~~為什麼你會在這里啊~?"

"加,加奈子醬才是……我從剛才開始一直很在意的."

是加奈子和麻奈實.

"什麼?你們認識麼?"

現任女子初中生和老土女高中生,

我被這個在這里應該算是完全不相容的組合的對話所吸引,就開口問了下.

"哦,這個人啊~就是加奈子的料理老師~"

聽到了更加驚人的回答啊.

"……真的?"

把視線轉到麻奈實身上,麻奈實也"恩,恩,是這樣哦"的回答道.

"之前不是也說過~嘛?一個帶著眼鏡的大媽教我的~"

"確實說過這樣的事啊……原來如此,我就說怎麼那些燉肉之類的味道和麻奈實做的一模一樣."

"京,京醬!在表示理解之前得先吐槽'眼鏡大媽’啊."

"哦,不好意思……說起來,你好像確實是女子高中生."

"真的!?師傅是女子高中生~?!"

"加奈子醬吃驚過頭了!唔~~~兩個人都好過分,我明明還是朝氣勃勃的說!"

這台詞只有以前的老婆婆會說……

"你們兩人的關系我明白了……但是最初你們是怎麼認識的呢?麻奈實開了料理教室?"

"是綾瀨介紹的喲~"

"霍~原來是這種聯系啊."

完全理解了.

但是麻奈實這家伙,在即綾瀨之後又把加奈子收入麾下什麼的……

我的青梅竹馬真是個可怕的家伙.

綾瀨和沙織,加奈子和麻奈實各自都聊得很歡.稍微挪動下視野,又能看見桐乃和黑貓互相給對方夾著菜很親密地在對話.

"以前也注意到了,你還真的很擅長料理呢."

"表揚我也得不到什麼的哦."

"咿呀,真的真的.真的很了不起——但是,該怎麼說呢,那個."

"是什麼呢?"

"料理風格的方向啊.明明是個總是穿著哥特LOLI裝的中二做的菜,結果出人意料擅長的是和風的料理."

"唔……"

"也就是說,你也算是個家事萬能的老土系姐姐."

把裝飾著栗子的漂亮糕點放入口中發出"好好吃!這是啥!"的桐乃贊不絕口.

"這,這個是……田村前輩做的,請不要用這個糕點來決定我的印象……"

"你做的東西也在這里面吧?是哪個?"

"……比如那個兔子."

"好可愛!"

果然現在看上去只是個普通的家居用女生啊黑貓,你現在和那個邪氣眼的印象差得太遠了.

因為做出了可愛的糕點而面臨印象崩壞的黑貓,說著一些"這……這個兔子所放出的狂氣正合它暗之眷屬的身份相稱……"之類的苦澀措辭,但是看到桐乃完全就沒聽她說這些東西終于放棄了.

"從田村前輩那里學到了各種東西……非常的高興,回去之後能給妹妹們做著吃的話會很開心的吧."

"……嘻嘻~到那個時候也叫上我吧."

"不要."

黑貓紅著臉把頭別了過去.

女孩子,還真有各種各樣的一面啊.

不過黑貓喜歡料理和可愛的東西,是一個溫柔的姐姐什麼的……這些事我很早之前就知道了.

最開始心中帶著一些不安的這個PARTY,到現在是氣氛很好漸漸熱鬧起來了.我這個月也以從來沒有的勁頭學習了很多……果然很好啊,這種事……

總覺得今天為了我,大家這樣聚集起來.

我真是個幸福的家伙.應考的緊張不翼而飛,學習積累的疲勞也都被吹散了.

麻奈實和桐乃的關系也向前進了一步.

沙織還是和以前一樣可靠.稍有點意外,但還是很好的融進來的加奈子.

雖然黑貓和綾瀨就連目光都沒對上過一次吶……

嘛……不過目前為止可以說是很成功了.

PARTY開始50分鍾左右之後,正是進行到最高潮的時候.

加奈子突然的發言,就像是朝池水里扔進了塊石頭一樣使會場掀起了波瀾.

"喔~京介,"

"怎麼了加奈子大人~~~"

這家伙,什麼時候跑到我旁邊的?

"你喲~……那個啊,剛才夾雜著不小心聽到的.你竟然還從我以外的女人那里收到食物~.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啊?"

"為啥你說得你好像是我飼主似的?"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是我的台詞才對吧.

然後我發現在場的全員,都開始聽我我加奈子的話了.

"不是說什麼飼主不飼主的~.難得我加奈子做了便當給你啊~!收下別的女人做的東西吃的話,對我難道不是很失禮麼?"

"我才沒有覺得哪里失禮了呢……"

真是搞不懂這家伙為什麼要提起這種事.

"話說回來就算加起剛才那份便當也才兩份而已的好吧.不會做飯的我要是用不對你失禮的生活方式生存下去的話已經餓死了啊!而且最讓我想吐槽的是你拿來的那個便當本身里面大半都是麻奈實做的好吧?"

哈……哈……怎麼樣,我一口氣吐完這麼長的槽?

不過這讓加奈子一下鼓起了臉嘟起了嘴.

"恩那,要是加奈子在每天給你做便當的話,你能只吃我的便當生存下去麼?"

"我說干嘛在我的飯上面鬧別扭啊?"

"真啰嗦~,我喜歡要你管?怎麼樣?你干麼."

恩……該怎麼回答呢?

正在我猶豫的時候,從旁邊有人插話了.

"請等一下"

是黑貓.她用很大的動作,用手指向了加奈子的臉.

"你說了不能就這樣聽到就算了的話呢.你這不可一世星人三號."

不可一世星人三號是……

一號是桐乃,二號是……綾瀨麼?和我的會話被妨害的加奈子轉向了黑貓,眼睛露出能把人切成碎片的凶光.

"啊啊~!?誰啊你?"

"呼……還沒有做自我介紹呢."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黑貓的狂氣催動全身,在虛空中構成某種印記

最後黑貓單足站立,擺出POSE的同時報上了自己姓名.

"吾名為黑貓……乃棲息于'狂氣之街’的'暗之一族’——人稱'墮天聖’"

"這家伙腦袋壞掉了吧~?"

不要直接的說出來啊!

"住,住口你這贗品梅露露."

"什……誰是贗品梅露露啊~!?"

這話罵得挺妙的……

被稱作贗品梅露露的加奈子咯吱咯吱地咬著牙齒.

"我叫加奈子!來棲加奈子!不要給我搞錯了!"

"這樣啊,那麼來棲加奈子,我對你先說好——"

黑貓單手按上她那平胸說:

"要為前輩做飯的人,是我."

"什~麼!!!???"

生氣的加奈子終于對黑貓露出了她的本性……

然後在那,又有人插話了進來.

"兩……兩位稍微等一下."

正是麻奈實.

"等下等下,先冷靜下."

"怎麼了……田村前輩?"

"啥啊~~師父~~"

黑貓和加奈子一時停止爭執看向麻奈實.

"恩……那個呢,希望兩位都聽我說說……"

這樣先說個開頭,擺出個溫柔的微笑,開始慢慢的敘說.

"黑貓的話不是家里這里很遠麼?每天都作京醬的便當來我想會很辛苦的."

"……咕"

"嘿嘿~就是呢~你這家伙~"

加奈子嘲諷著黑貓.

大概對這家伙來說,給我做便當並不是那麼重要的事.只是單純想做的時候被人妨害非常不爽,就變成了單純的賭氣.

話是這麼說……

"加奈子醬也是,自己做整份便當也是不行的哦."

豎起一根手指擺出老婆婆的POSE開始教訓加奈子的麻奈實.

"誒~~~為什麼啊?"

"加奈子醬能做得好吃的料理到現在為止只有一種而已吧?每天都做同樣的便當的話我是不會允許的."

"……咕"

"今天帶來的便當,實際上也是我早上做的."

果然是這樣啊……

"很快就會變好吃的啦!"

"恩,但是在變好吃之後,再拿給別人吃吧?"

"切~~~~~"

……看起來加奈子這家伙,還是爬不到麻奈實頭上去的啊.這我完全能理解啊,因為我也是這樣.

如果真的讓麻奈實生氣的話,她不會成為一個很可怕的對手……而是能讓你不知道為什麼變成聽她說教.

看到加奈子焉下去的麻奈實對加奈子說了一聲抱歉,然後干勁十足的說.

"所以綜上所述,兩個人都把照顧京醬的事交給我吧?"

"哈!?"*2

這次是黑貓和加奈子同調了.

"不帶這樣的吧師傅~?"

"田,田田田,田村前輩?你說照顧……還准備照顧吃飯以外的問題麼?"

"恩.掃除啊,洗滌啊.正好店里忙的時候已經過去了.也差不多來幫助京醬了."

然後忤地向我轉過頭

"……不行麼?"

"沒……沒……雖說不是不行……但是也不需要麻煩你到那種地步."

就算我們是青梅竹馬也不用到這個地步吧

"請不要在意~我也是要考一個模擬考的……希望能和京醬互相學習."

"互相學習啊"

總覺得會變成單方面的教我啊.

"請……請稍微等一下.為什麼做出一副一切都已經決定了的樣子?"

"對,對啊!這話還沒說完呢!"

黑貓和加奈子複活了.

加奈子在賭氣,黑貓總覺得有一些微妙的焦急樣子.

在這里保持這冷靜的人只有麻奈實和沙織兩人麼?

順帶一提——

綾瀨從剛才開始就想好幾次插話進來,但是又總都咬著嘴唇忍了下來,不知道在來回猶豫著什麼.

而桐乃的話——

……何,何等令人恐懼的冰冷雙眼啊……

雖然抖M會很高興但是我是不一樣的!才沒有高興呢.

麻奈實繼續平靜地做出提案.

"但是……你們兩位都有不行的理由……恩……果然還是我一個人全包下來比較好."

"咿呀,但是……"

"肯定還有其他方法的吧??——我們再多討論看看?"

"恩,比如說呢?"

"是呢……比如說……輪番制什麼的."

"這不是肯定不行的嘛?這樣不就分不出輸贏了~啦~"

"……啊啦?我們原來是在決勝負麼?"

"啊~~都到這時候了你還在說啥啊ww~"

"稍……稍等一下啊兩位."

這群家伙,在關于我的飯的問題上,你們還真是很熱鬧嘛.

我看著好像會漸漸變得險惡的氣氛,于是向可靠的領導人求助.

"沙織,做點什麼吧."

"京介的話,想要誰給你做飯吃呢?"

"會成為大家吵架的源頭的話,我情願天天去便利店買.

"不行"*3

哦~這次是三人同調.

"……呼呼呼,這還真是……"

沙織稍微瞥了一眼桐乃和綾瀨,嘴巴又變成w形,和我定睛一視.

"~呼呼~"

"……怎,怎麼了?"

不要用素顏直視我啊!太漂亮了會讓人眩暈的啊!……話說這家伙,什麼時候克服了取下眼鏡就害羞的毛病.

我稍微移開了視線,結果沙織竟然上來挽住我的手,讓全員都看見.

"如果這樣的話,就讓我來照看京介的一切吧.

"!"*3

起了爭論的3人一起朝我這邊盯過來.

"啊啦~沒有什麼問題的吧?我的話,時間多的是,料理和打掃也能完美的解決——使用金錢的力量呢~"

"你這家伙變成素顏之後就總是喜歡濫用金錢之力了!"

真心擔心的話快給我變身成巴吉納!

還有快把我的手放下來,大家的視線好恐怖!!

"我是想試著學學一般的大小姐是怎麼裁定這種事情的嘛~!這樣的話我也能正式地取得強力的屬性,向成為人氣角色的道路邁進了~."

啊~哈哈哈哈哈哈(大小姐笑)地,沙織還特意擺出用一只手擋在嘴邊的POSE.姆……露出素顏的沙織的性格變得更加的難以掌握了……

"總之,這個折衷案還不壞吧?"

"這不是明擺著更有問題嘛!你這丑鬼~閃一邊去啊!"

這太霸氣了吧加奈子小姐.這份認為自己比任何人都可愛的自信,就算是對沙織也能惡語相加!成為低俗的壞話目標的沙織,並沒有像平常一樣就讓這事就這麼過去了.太陽穴附近的血管都鼓起來了!笑容也都崩壞了啊!

"……霍霍霍……你還真敢說呢加奈子……還是第一次有八嘎把我激怒到這種程度……"

沙織!那個說話方式不是大小姐的台詞而是弗利薩大爺的啊!

雖然很像!可惡!我以後該怎麼辦……!察覺這個真相的我眼淚掉下來!以後我在漫畫什麼的時候看到這種大小姐台詞的時候腦內自動補完的是弗利薩大爺的聲音該怎麼辦啊!

"這下無論如何,照顧京介的擔當一職的事情我是絕對不會讓出去的了."

"喂……!連你都真心參戰了那這還怎麼辦!"

能夠仲裁這件事的人已經不存在了啊!

果然……!這家伙一取下眼鏡,就不免疫嘲諷了……

可惡……沙織.巴吉納真的太偉大了.

剛才……嘛……雖說生氣成這樣完全是她的演技也不是沒有可能……

"京醬不覺做出一個決定的話,這事就完不了喲~"

"到底想要怎樣啊京介~要是選加奈子的話,特別和你約會也是可以的哦~"

"這樣的話,我也——"

妹子們開始發出各種微妙的發言,而且語速開始明顯變快——已經快要達到噪音的地步了.

"給我適可而止吧!!!!!!!"

讓所有人強制沉默的大聲怒吼.

轉向發出聲音的方向——一直對這場騷動一聲不發的桐乃傲然的站了起來,狠狠地盯著所有人.我的妹妹,啪~地抽了一下桌子:

"不要給我打擾京介!"

……剛才,說了啥?這家伙……

桐乃……說不要打擾我……什麼的……

"下個月就是模擬測試了……對這家伙來說,是關乎能不能回家的超重要的測試!!搬家也是為了能盡最大程度地努力學習——被你們這麼一直騷擾還能搞個啥名堂出來?!"

"……我,並不是准備打擾什麼的……"

"對~對~不如說因為有給做便當~這正是為了讓他集中精力學習啊~"

"是從結果上被打擾了啊!不要盡干這種泄氣事啊!"

"……但是,讓京醬靠便利店解決吃飯,我是反對的.如果是我的話,一定能在不打擾京醬的前提下做到好好的照顧他的."

"不行"

"為什麼?"

"因為我討厭."

不愧是桐乃大人DA☆ZE,蠻不講理的元祖.

"'下次’好好交流之後,——我們也許關系會變好點,但那完全是'下次’的事情.對'現在’的我來說,絕對不會贊成你那提案的."

"這樣啊"

明明被拒絕到那種程度,麻奈實的微笑也沒有動搖.

"那樣的話……就沒辦法了呢"

將別人的惡意化作流水春風,這家伙以後,應該會成為一個特別擅長應付討厭自己的小姨子什麼的的夫人吧.

"但是,那該怎麼辦呢?就算京醬說'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來做’,大家也肯定會反對哦."

麻奈實望了一圈周圍,大家都點頭恩恩稱是.

……果然不行啊,剛剛我還真想這麼說來著.

麻奈實微笑著看著桐乃.

"難道說——桐乃醬來做什麼的,不會想這麼說吧?"

"哈!?,好惡,為什麼非要我來不照顧這家伙不行的樣子."

絕對不會讓你照顧的敬請安心!

"那麼……桐乃想怎麼辦呢?"(大小姐語氣)

聽到沙織無可非議的提問,桐乃似乎別有深意地環顧了大家一眼——

"拜托了,綾瀨."

"誒?"

恐怕在場所有人心里同時都發出了這個聲音.

"拜托了……什麼的,桐乃……是指什麼?"

用一種真的好像不明白的樣子回問桐乃的綾瀨.

桐乃輕松地回答道:

"雖然很不好意思……但是只這個月,能不能請你照顧下這家伙?"

"為,為為為為為為為為為為什麼是我?!"

你也不用做出這麼討厭的樣子吧!?我超受傷的!

"因為綾瀨,討厭這家伙的吧?"

"恩."

毫不猶豫地回答了!

"所以,綾瀨就好."

"這算什麼P理由!完全意義不明!"

果然我忍不住吐槽了.

"你給我閉嘴!"

我的話被一刀華麗地切斷.可惡……這明明是在說我的問題.

"黑貓和加奈子都有各自的問題,沙織家是離我們最遠的,麻奈實……姐是我反對,我的話當然規格外.與此相對綾瀨的話是個認真的孩子,又討厭這家伙,料理也很不錯……關于升學也已經被保送了……比起給這家伙做飯……還能擔任監視的職責."

"喂!桐乃,那個擔當監視是怎麼回事?"

很讓人不安的詞語啊!另外特意設定一個月的期限的理由也讓人搞不懂!

"呼"

桐乃鼻子像是重重地哼了一聲,不知道什麼時候手上出現了一個文件夾.

"啊!那個是!"

我想都沒想就大叫了出來.因為我認出桐乃拿著的文件夾是啥了.

那……那個的確是.

"那不是老爸讓我寫的報告書嘛!?"

"對."桐乃點了點頭:"啊,好像學習的進度都寫在上面以便確認的樣子……這搞什麼啊?完全什麼都沒做嘛!?"

"不對!當然是做了的啊!"

上面記載的這是我有生以來最努力的學習的一段時間啊,最近的我!

"也許對你來說這算是努了點力,但是完全不夠啊!……明明約好了要好好努力的吧?!"

"…………"

對我來說也許是很努力的程度了……但是在超努力家桐乃看來,還是根本不行的程度麼……這家伙果然是無時無刻不在追趕自己的類型啊.

"從結果來看你還是太天真了."

在這噓~地一片安靜的環境下,桐乃把文件夾向我丟過來,用嚴厲的聲音說道:

"你要是真的想回家的話,就給我好好的拿出干勁來啊!"

好好的……麼,我確實是想好好的干來著……

"還是說那個?!——你就這麼想做我的奴隸?"

"咕……!"

火大啊!雖然這家伙很少很少的時候確實很可愛……但是果然還是超火大!

"絕對會辦到的!絕對做給你看可惡!"

絕對要取得A級,讓你服從我一個要求.

"哈……就虛張聲勢還有點像那個樣子,完全就毫無可信度啊——"

然後桐乃,將聲音轉換成對朋友說話時的那種溫柔MODE:

"——嘛……于是就是這樣.綾瀨……我雖然知道我的請求很沒道理……但是監視這家伙的工作,能交給你麼?至少到模擬考試完結之前."

"但,但是……我對哥哥的……什麼的."

綾瀨還是顯得非常不願意.

吶……大家聽我說啊,現在在我面前,有一個可愛的女孩子被拜托照顧我,擺出一副超~討厭的皺著眉頭的樣子啊.

心里超!!!一陣一陣地痛啊!

"唔,唔唔……"

就像是很害羞地用手抱著自己的身體,臉也全紅了的綾瀨.

對這樣的她,桐乃釋放出了追加技.就像是我一直做的那樣——啪的一下合掌,然後用撒嬌的聲音說:

"已經沒有其他可以依賴的人了嘛~……吶~拜托了~❤"

"咕……唔,唔唔……"

啊……被攻陷了.

"……我明白了,我干——我干!!"

"太謝謝了,綾瀨!你果然是我沒有不行的親友啊!"

桐乃啾的一下就像是在答謝一般抱住了綾瀨.

"真……真是的……沒有辦法呢……"

我的妹妹,說不定是個具有魔性的女人也說不定……

綾瀨本一副快要升天的表情嬌羞表情,一看到我,就變成了一副超複雜的表情(不想說成是超討厭的表情啊!)

"真的真的……非常討厭討厭到沒辦法,非常惡心……但是是桐乃的請求的話……"

綾瀨在這突然把聲音放大:

"就讓我來照顧哥哥吧."

這到底在鬼扯些什麼啊!真是的.

我想,我的妹妹到底在想著些什麼呢?當然她想說的,我在前幾天已經完全聽懂了——因為綾瀨討厭我,有總是很認真,比起其他那些有各種各樣問題的家伙——所以把監督我的任務拜托給了她.

但即使是這樣我心里還是有一些不能釋然的地方.因為說起來本來最開始,因為她和我做出的是,如果我考不到A,以無法回家的結果作為賭約的完結的話,"讓大哥一生成為自己的努力"這樣賭約.

但是桐乃那個時候所說的話,還有讓綾瀨來監督我的理由,這些全都是為了我.雖然那家伙混進很多自己任性成分的東西在里面……但是那全都是為了我,向綾瀨低下了頭;全都是為了我,對努力還一點都不夠的我大聲訓斥.

完全不明白啊……那家伙做的和說的完全不一樣.

明明要是我贏了的話,無論多過分的吩咐都得聽從一次的說.

卻為什麼為我應援到這個地步? ——

"不要給我打擾京介!"

為什麼會那樣的……那樣的生氣.

"啊——可惡!我這老妹還真是老樣子……"

咯吱咯吱地撓著頭的我,走在回家路上.

現在已經是喬遷慶祝PARTY完結後,第二天放學的時候了.

到達了公寓,用鑰匙打開房間門進入了房間.

"……我,我回來了."

"啊,歡迎回家——哥哥."

穿著圍裙的綾瀨像新婚妻子一樣出來迎接了我.

……我一陣啞然.

"怎,怎麼了?有什麼不滿麼?"

"沒……沒什麼.……但是總感覺你好像有一些興致勃勃的嘛."

"才沒有那樣的事!"

連小熊圍裙都帶過來了,這除了興致勃勃還能看出什麼其他玩意啊?

我鑒賞著新婚妻子裝束的綾瀨,突然注意到了一件事.

"阿勒?你……那個頭上別著的頭飾是……"

"呼呼~察覺到了麼~?"

綾瀨撫了下頭發,炫耀似的把別在劉海上的"那個"展示給我看.

對,別在綾瀨頭發上的那個,正是桐乃一直戴著的那個一模一樣的發夾.綾瀨浮現出非常開心的笑容.

"是從桐乃那里得到的.因為這次她無論如何都想回禮道謝,我就厚著臉皮找她要了這個……"

"嘿~還挺適合你的嘛."

"誒嘿嘿~~想和桐乃一樣嘛……"

綾瀨掏出手機,做出得意的樣子給我看那個的待機桌面.

綾瀨和桐乃的合照里,兩人帶著一樣的發夾.

一樣的制服,一式的發夾,左右對稱的發型.

"哈哈,總覺得像一對姐妹~"

"真,真的看上去是那個樣子麼?!誒嘿嘿……好害羞~呼呼,這次不好好報答桐乃可不行."

咿呀咿呀……桐乃本來就是為了報答你才給的你這個.你再回禮讓桐乃情何以堪?"由我來說可能不太好……這個東西雖然確實很不錯,但是並不是什麼很貴的東西吧,這個."

明明是很時尚的桐乃卻不可思議的總是帶著的這個發夾,看上去也就是很普通的,500円左右就能買到的東西.

"關于這個……在哪都沒有賣的說,這個發夾.我以前就像和桐乃戴一樣的發夾了.一直很用心的去找,相似的發夾確實到處都有,但是完全相同的我一次都沒有找到過."

綾瀨此等的怨念都沒能找到的話,看來確實是哪都沒有賣的樣子了.

"那桐乃是在哪里買的?"

"桐乃說她小時候的時候.因為知道了這個她很喜歡的發夾就要中止發賣了,特意去買了一大堆回來——到現在剩下的已經不多了,所以這是很特別的."

啊……原來如此,已經是完賣了的商品了啊……

"那麼,是稀有品呢."

"是,對我來說也是是特別的發夾."

這樣啊……真好啊.

看著帶著這發夾顯得很高興的綾瀨的身姿,我的心情也微妙的好了起來.

"那個……再一次說抱歉.因為桐乃任性的要求,對你造成了困擾吧?"

我有些提心吊膽向綾瀨說著客氣話,沒想到綾瀨竟然有些害羞的移開了視線.

"那種事情才……不如說很開心,我."

"誒……"

"因為……"

因為?……什麼……這個劇情走向是……?

"拿到了非常棒的禮物!!也不只是這樣……"

綾瀨單手遮了一下自己通紅的臉頰.

"因為是能給桐乃報恩的機會."

厄啊……

"正因為是被桐乃拜托的,所以請讓我全力的照顧哥哥你,請覺悟吧哥哥."

"唔……姆"

原來如此,這樣的啊……不是對我的好意,而是對桐乃的好意而興奮起來了麼.

想要好好把握這個報恩的機會.

這種心情我也很理解.就比如……沙織啊麻奈實啊她們困擾的時候——要是向我求助的話,我也絕對會全力的回應他們的請求的.

也許對綾瀨來說,桐乃就是這樣的存在吧.

"于是——"

噌~的一下,綾瀨不知道從哪里拔出菜刀.

"就請讓我借用一下廚房吧."

"哦,哦哦……真幫大忙了."

就像是新婚夫婦在交流,讓我各種意義上小心肝撲通撲通跳.當然,要說到底哪種讓我心跳的成分要多些的話……果然看見綾瀨拿著菜刀在我身邊這個事實對我來說還是很恐怖啊.

絕對!絕對不能刺激到拿著利具的綾瀨.我不知道有多少次在心中告誡自己.

隨著綾瀨走進廚房,我指著冰箱說:

"做飯材料什麼的花了錢的吧?多少來著?"

錢的事應該是幫我先頂上了的吧.我雖然這麼意外,但是綾瀨搖了搖頭."PARTY上用的食材還有剩下的……姐姐和黑貓,那兩人真的很厲害,預先就考慮到了現在的狀況把食材准備好了……都到了看到冰箱里面的材料,直接就能讓你明白該做什麼料理好的程度."

"這樣啊,真是得到了好的繼承啊."

我貌似感受到了作為主婦的自尊心之類的東西……

"冰箱里面有貼著食材出納表……PARTY余下的料理也有保存在里面……比我預計的還要被其他人關心著呢,哥哥(加重)."

最後那聲稱呼好像有些刺耳……是不是我的錯覺……

"……那些家伙的恩情,無論多感謝都是還不清的了."

"…………"

"怎,怎麼了?"

"沒……什麼都沒有.比起這個哥哥,對大家最好的感謝,不覺得就是現在馬上快去學習麼?"

"也是啊."

知道了知道了.

"但是,在那之前有些話請讓我先說在前面."

綾瀨那謙遜溫柔的表情一閃而過,取而代之投來的是像是在說"不要和我糾纏不清"的輕蔑的目光.

"……我可不記得有接受過要提供那種服務的請求."

"不要把別人說得像是那些想要和妹子說話的寂寞帝一樣啊!"

你以為我看你穿著圍裙,就會要求你提供女仆服務麼!?

"不是那樣,我是想說,我們難道不應該提前設定一些規則麼?"

"是說……規則麼……?"

"啊啊,很有必要的吧.我和你,時間雖然很短,但再怎麼說也是需要一下共同生活的規則的吧?"

"共!共同生活!?"

不知為啥對這個單詞反應如此激烈的綾瀨,

噌的一下把菜刀對准了我.

"什什什……,你都在想著些什麼啊!鮮廉寡恥!我要報警!"

"誒誒!?"

我說你現在的反應也太過激烈了吧綾瀨小姐!?可惡……這小保姆的報警標准越來越低了啊!

"話說把菜刀對著我什麼的真的求你別這樣!"

這不是「報警喲」,而是「殺你喲」吧你這態勢.

綾瀨生氣的做著解釋:"因為……",就這麼拿著菜刀對著我:"共,共同生活什麼的……就像是我和哥哥,好像是……什麼什麼一樣嘛!?"

"……你說什麼?"

漸漸變成自言自語的聲音了,我聽不清楚後面啊.

"所……所以說啊——"

綾瀨低著頭,扭捏了許久的樣子,突然一下抬頭朝我看來,說:

"……和同居的戀人一樣了嘛……"

"……你,你都在想些啥啊?!……"

這自我意識過剩的家伙,這笑話要是傳開了樂子得有多大啊.

我受到的這種台詞的突然襲擊,秘含著能讓我發過不再性騷擾的誓動搖的破壞力啊!

不過……我也應該差不多一點了,明明知道自己並不擅長對付女性的.連好不容易交到一次女朋友,對牽牽手就已經感到萬分滿足了什麼的.

但是,也正是為了預防這種麻煩,才有設置規則的必要.

啪!~我兩手重重的抽了一下自己的臉,重新調整了下情緒:

"不好意思,剛剛我說的方式太奇怪了.雖然綾瀨被桐乃拜托來照顧我的麻煩,但是我們互相都應該有自己的事吧."

"是,是的."

"這種時候就最好先說好一些規則不是挺好的麼.比如說,每周星期幾,什麼時候來……什麼的?"

"你說……什麼時候……哈!你想那麼晚把我叫出來……到,到底是想干什麼!?"

"我還什麼都……沒有說好伐?!"

"……然後在很晚的時候把我叫出來之後,又強行挽留我,說什麼'末班車都走了,怎麼辦?還是住下來吧’這樣的作戰計劃吧!?"

"才不是!為什麼我非得要對自己妹妹的朋友,實行那種像是不正兒八經的大學生一樣的作戰不行啊?"

明明是能走著回去的距離好伐!?

話說回來為什麼到現在你說的那些瞎話都這麼具體啊!?這家伙絕對無時無刻沒有YY著我在對她進行性騷擾吧?!

不……不行啊,京介!給我冷靜……

不要被卷進綾瀨的節奏……

呼~~哈~~呼~~哈~~,用深呼吸冷靜下來,我再一次開口說道.

"而且你啊,不也有在忙模特的工作麼?應該做不到每天過來吧.我就是想說說我們這方面的事情而已."

"呼……是,是這樣麼……"

綾瀨就像鬧別扭的小孩子一樣,勉強的把這句話吐出來.

"但,但是……昨天急急忙忙地就去吧預定都空出來了……一段時間之內都變得很閑了……"

就因為是桐乃的請求你干勁也太足了吧!

"因為這樣,所以……意外的每天都能來的樣子……"

"這……這樣啊……"

"……不喜歡麼?我過來."

"啊啊沒有沒有."

我連忙搖頭,完全沒有這回事.

稍微移開了臉想要藏住自己的表情.

"我真的非常感激非常高興……真的是承了許多人的人情讓別人為我做了許多……"

明明我什麼都沒做……卻得到了這麼多……說實話我挺愧疚的.

話說聽見我這樣說的綾瀨,很少見的用溫柔的微笑回應了我:

"會這樣想的只有哥哥一個人而已."

"……是這樣麼?"

"絕對是這樣.姐姐,加奈子,紗織小姐,黑貓,桐乃……包括我,都……"

"只是把從哥哥那里得到各種事物,當做報恩返還給哥哥而已." ——

…………我受驚了.

"我……你一直以為你討厭我."

"當然很討厭."

這樣啊……桐乃也這樣和我說啊.

好的好的……空歡喜而已……

"雖然討厭,但是我也很感謝哥哥."

"值得感謝的東西,到底是啥?"

我可記不起來啊.

綾瀨把菜刀放進洗碗池(我超~~~~~~~~~放下心來了!)把身子對向了我.

"和桐乃吵架很凶的那次……因為哥哥的原因,最後才能和好."

"…………"

還真是不怎麼記得起來的回憶了啊.

那個時候的我,把"愛著自己妹妹的想要搞近Q相J的超鬼畜大哥"的髒水潑在自己身上,而讓綾瀨誤會,成功混淆了事態的那件事.

但是作為代價——從那個時候開始綾瀨一直都很輕蔑我,雖然結果,桐乃和綾瀨最終還是和好了.

在那之後——

"還不知道讓哥哥來和我做了多少次相談."

"啊啊……還真有……那樣的事啊."

為什麼綾瀨會想要找被她以為是變態,性騷擾混蛋,超討厭的我來和她進行相談呢?

討論關于送桐乃的禮物,偽裝成加奈子的經紀人潛入COSPLAY大會,那個時候,向綾瀨推薦超工口COSPLAY裝備的我還成為了綾瀨殺人飛腿的目標.

因為桐乃沉溺于手機工口游戲不怎麼和她玩而哭泣的時候,以為了理解桐乃的興趣為名目——一起去為桐乃准備了作為禮物的工口游戲.在那之後,我又成為了綾瀨殺人右耳光的目標.

再之後為了加奈子的偽經紀人事件,不知道去她家作陪了幾次,被手銬銬住受盡折磨……還真的……有過好多好多的事.

"哈哈……現在回想起來全是失敗啊."

像這樣被每次被抽啊被踹啊被報警啊……明明每次都被狠狠地鄙視,每次都被狠狠地臭罵……我對綾瀨的好感度卻始終沒有下降過這點我自己都很吃驚.才不是抖M喲?

"確實是呢……因為哥哥的錯,回憶起來盡做了一些羞恥的事……我"

綾瀨也以把腕部放在自己的胸間的姿態,回想著當時的事情那些害羞的事.

"反正我倒是因為你的錯,全是些痛苦的回憶."

"呵呵……自作自受."

啊,那雙總是半開著盯著我的眼睛好像又在說我要報警你這性騷擾壞蛋了.

我又不是抖M,也不再性騷擾了,但是像這樣和綾瀨相處,我其實一點也不討厭.

對綾瀨有一些不能把誤會解開的事,其實我也一直挺懊悔的.

就算是被誤會成變態也沒什麼不好……這種果然還是說過頭了.

"……"

"……"

讓人挺難為情的沉默.

"……哥哥……稍微……說一些正事行麼?"

"哦,哦哦……是什麼?"

看見綾瀨一本正經的樣子,我也不由得挺直了身板……正事什麼的……會是說什麼呢?

是不是一些很難說出口的話呢?綾瀨有一些說不出口的樣子,臉紅著,低著頭,還想在覺得很羞恥的樣子……

……咕

"那……那個……"

綾瀨像是下了覺醒的抬起頭來,指著房間的某個角落.

"那個櫃子里裝著的東西是怎麼回事!?"

"噗!!!!!!!!"

又是這樣啊!!對總是被女生發現工口物而不得不賠罪的我為什麼又發生了這樣的事啊!!說起來你之前確實也對那個被幕布蓋著的櫃子里面是什麼很在意的.好好好好,來來來來,殺人飛腿殺人飛腿~我懂的.可惡,這什麼展開!?再怎麼想重複同一個段子也得有個限度吧!?

"綾瀨……你看了麼?"

"是的,看了.在剛才,哥哥回來之前."

"這樣啊……"

「這個變態去死吧!」——當我已經對接下來發生這種事情有所覺悟緊要牙關等著承受殺人飛腿的時候,結果來的卻是綾瀨這樣的追問:

"那種人偶……是在哪里有賣……?"

"嗨!?"

因為實在是太意外了,我的聲音都走形了.

"稍,稍等一下啊綾瀨.你是看了那個里面的吧?"

"是,是的……有幾個……鮮廉寡恥的人偶……"

"……那個呢"

"恩"

"是《現在開始做妹妻》這個工口游戲的手辦."

"!?"

咕……我瞬間感到綾瀨右腳反射性的鼓動,而當她要踢出來的時候,又在出招極限被忍耐了下來.

……哦哦……說到這種程度都沒有踢過來,看來今天還是很明白事理的.

但是就算我用這樣的事態確認了綾瀨今天的狀態,要是走錯一步應該還是會被殺死.

"所說的那個'妹’,……果然還是指桐乃吧?"

"不是!這是禦鏡送來的喬遷禮物而已!"

"……有了相同興趣的朋友,真好呢."

"…………"

好想否定!!雖然想否定!!……但是如果在綾瀨面前不扮演成"萌妹的變態鬼畜大哥"的話是不行的!——嗚啊啊啊啊啊!好痛苦!!!!

在痛苦的我面前,綾瀨好像也在斟酌著語句,然後說:

"……但是……桐乃說……她喜歡……這樣的人偶……"

"超喜歡的好伐,"

毫無問題.

"為什麼呢?"

"誒?"

"為什麼桐乃會……這樣的H人偶啊,游戲啊……會喜歡這些東西呢?"

你這可是一個根本性的問題.

桐乃喜歡妹妹呀,工口游戲啊,有著OTAKU的興趣的理由是.

"那是因為……"

"是因為?"

"……和我的'愛的羈絆’."

當然這是說謊,但是在綾瀨面前除了這麼回答都不行.就算是被她踹飛也不能誠實的回答.……果然很慪啊,這種事……

"…………那個"

但是綾瀨意外的沒有生氣.還在繼續用盡可能好的遣詞造句追問著我

"這個以外的理由呢?是什麼呢?不是指和哥哥的'愛的羈絆’,而是這之外的理由呢?"

問的真好,簡直就像是察覺到了我想說卻不能說的情況似的.

這樣的話,雖然可以回答綾瀨的這個問題. ——

"沒有辦法啊……真的不明白啊.不知道什麼時候就這樣喜歡上了啊……"

……桐乃那家伙,當時是這麼說的.

但是妹妹喜歡妹系工口游戲的理由,實際上,我也不知道.

所以我就這麼直接回答了.

"可能有,但是我也不知道.桐乃自己也好像不知道的樣子."

"……是這樣啊."

"……話說回來,怎麼會想要問這個的?"

難道這個能吃麼?什麼的.

"沒……什麼都沒有!……請忘記吧."

難道又想幫桐乃買什麼禮物了麼?我表示我可以代購的,可是綾瀨卻頑固地結束了話題.

現在想聽下文也做不到了.

"……那麼……我學習去了."

"……好的,請加油,哥哥."

好~從那之後——綾瀨真的每天都會來我家一趟.

雖說是桐乃的請求,但是超可愛超可愛的美少女每天都來勤快地照顧我.這樣的日子不是天國是什麼~學習的進度那也是刷刷地上…………

"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啊!!!!!!!!!!"

現在雖然桌子上擺滿了參考書,但是一道題也解不下去.不行不行不行不行.

明明被桐乃這麼大聲訓斥過,不禁覺得自己如此沒用.但請允許我說只有今天確實沒辦法.要說為什麼!現在,在我的房間——

綾瀨正在浴室洗澡,

房間里除了洗澡濺出的水聲,再無其他聲響.

…………請讓我說明狀況.

今天放學後不久突然降下了暴雨.我也是全身濕透地回到了家.在我收拾被大雨糟蹋了的亮在外面洗過的衣物的時候,隨著和平時一樣的時間響起的我家門鈴……刷新了一只同樣全身濕透的綾瀨.

借給綾瀨浴室去洗澡,是作為人類理所當然的行動嘍.

總之為她准備好了換穿的衣服(雖然是我的),回到桌旁裝作冷靜,嘗試著開始學習就是我剛才的描述的情況.集中精力什麼的根本就做不到的吧!?

"……"

這種情況,和上次和桐乃去涉谷開房的情況很相似,但是綾瀨他不是我妹妹啊!

"白癡啊!什麼都沒有~~~窩塊楞京……"

慌亂不安地……我悄悄地超浴室的門瞟過去……

……咕嚕(喉結)

呯砰!

唔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

"搞,搞……搞什麼啊!"

差點被嚇死了啊!誰啊!在,在這種時候來懂不懂看氣氛啊混蛋!

難道又是之前那個宅急便的麼!?

磅鐺磅鐺磅鐺——嘰

我沖到玄關把門一打開,出現在我眼前的竟然是個意外的人物.

"你好~~~"

"日,日向醬啊!"

"呀嚯~高坂君~好久不見~~~"

舉起單手充滿元氣地和我打招呼的,正是黑貓的妹妹,日向醬.

我也很開心的向這只小朋友回了禮.

"哦~確實有一段時間不見了——真的想見你啊!"

"我也是我也是~嘿嘿~"

我們的關系實在是好到不行.日向醬明明是小學生,該說是容易溝通呢還是什麼呢……能感到和加奈子同種類型的她和我相性很合.

"你是來干什麼的呢?"

話說你怎麼知道我家在哪的.

"那~個~,恩~作為'墮天使’大人的,~'使魔’來的~~"

"原來如此我完全明白了."

順帶一提啊日向醬,是"墮天聖"不是"墮天使".要是搞錯的話那家伙會發怒的.

"誒~?真的麼?我就說這麼一句你就全部懂了?"

"真的哦.總言而之就是黑貓對我現在到底什麼樣了呢很掛心,但是又因為有各種各樣的原因不能自己跑過來確認.心里疙疙瘩瘩的非常的困擾.這時候好奇心旺盛的你從黑貓和桐乃那里聽清了事情的由來,然後獨斷專行的跑到這里來了——就是這麼一回事吧."

對不對?我朝日向醬確定,她一副超吃驚的樣子.

"高坂君好厲害~!為什麼能知道到這種程度!?"

"呼~這就是愛的力量."

"對我的~!?"

"對黑貓和桐乃的……應該?"

"好~厲害~說這種話不覺得羞恥麼!?"

當然很羞恥了!不要再提這個了.

"最近不知為什麼總覺得琉璃姐很失落的樣子啊~就算問了也不告訴我理由.昨天向桐姐相談之後,知道了高坂君現在為了集中精力學習現在一個人搬出來住.但是這段時間中呢,桐姐不是沒有拜托琉璃姐而是拜托了其他的女孩來照顧哥哥嘛?于是我想大概對琉璃姐來說,感覺沒有得到桐姐的信任,同時還有比起自己更值得信賴的存在的這種事情感到很失落吧~.但是客觀的想呢,桐姐的判斷還是正確的.要是和琉璃姐兩人獨處的話,高坂君就別想學習了嘛~"

"…………"

台詞太長了你這小鬼.

"……于是,你是來看望我的情況的?"

"恩~"

"桐乃允許了你跑這里來的?"

"說來的話不要妨礙到你~."

你這來的和突然襲擊似的,真是不聽話的小鬼啊.

"嘛,總之先進來吧."

雨也很大風也很大,站在玄關的話也會被打濕的.

稍稍有些對站著說話不耐煩了這樣一提案,日向醬簡直就像綾瀨一樣用雙手抱住身體,臉頰一紅:

"難,難道我,要被男人帶進房間了?"

"喂!"

把這個做出危險發言的八嘎強行拉進屋

"哎呀"

"……都不知道剛剛有沒有被誰聽到."

明明我只是為了保住我的風評,日向醬卻用有些高興的口調,雙手扶住雙臉說:

"咿~呀~糟糕了~!要對小學生做說不出口的事情了~!就和桐姐帶來的那些工口同人本一樣~!"

"喂小學生!這些話就算是玩笑也別亂說!"

怎麼現在這世道竟然如此糟糕.

而且桐乃那家伙,都讓小學生目擊到了些什麼玩意兒!不要讓小學生看到那些東西啊!

"……算了,反正暫時的危機也過去了."

像這樣關著門,也傳不出什麼聲音到外面去.

……怎麼我在想著和誘拐犯似的事情.這可不行不行.現在可是讓我接待來我這玩的和我關系很好的小學生的時候.

我作為先導把日向醬帶進房間,然後轉向這小小的客人.

"……好,好,日向醬.請隨意坐吧.我現在去拿點點心——"

我這樣說著,突然察覺到一件不得了的事.

房間里還在繼續響著洗澡濺起的水聲.

遭了!!!!!!!!!綾瀨還在浴室里,我都干了些什麼蠢事……

但是我連後悔的時間也沒了.我和日向面前浴室的門嘎啦~地一下被打開,出浴的天使降臨了.

"哥哥,給我准備了換穿的衣服實在是謝謝……了?"

綾瀨看著孤零零坐在房間中間的日向醬硬直了.

"喂……這,這展開可是超~展~開~啊高坂君……"

另一方面募集到綾瀨出浴的日向醬也愕然了.

順帶一提我給綾瀨准備的換穿衣物是我在房間里穿的上下一套的棉毛衣褲.不愧是模特穿什麼都很合身……但,但是……綾瀨因為暴雨應該連內衣都全被打濕了……所以……也就是……變成那回事了吧.

我是白癡嗎現在可不是想那些的時候!

正在欣賞綾瀨出浴的我突然想起來我現在正在面對緊急事態,馬上收緊了氣息.

影之中的綾瀨也好像終于理解了問題的所在,哆嗦著指向日向醬:

"哥,哥哥!在我去洗澡的這段時間里居然去帶個這麼小的女孩子來——!?"

"只是讓雨天的來訪者進屋而罷了!"

不要用像看犯罪的眼神看我!

"這個小女孩是日向醬,是黑貓的妹妹喲."

"連,連黑貓的妹妹也……?"

故意的吧!你是故意的吧!?

"呼呼……開個玩笑而已.就算哥哥多麼禽獸,也不可能向這名小的女孩子出手的吧."

"…………"

雖然你能明白真好,但是不要說多余的話啊.

然後現在輪到日向醬吐槽了.

"高,高坂君這個負心漢!什麼開始一個人住了啥的,淨帶其他的女人進屋!"

"這都是誤會給我好好聽著!"

我攤出雙手開始解釋.

咕,為什麼我要對小學生女孩說像是在外面亂搞被老婆發現了一樣的台詞啊?

我都想要哭了喲?

然後在這,貌似開始產生了新的誤會.

"看!這就是剛才說的,桐乃拜托的那個來監督我的人,就是這個綾瀨!"

"是,是這樣的!剛剛突然下了大雨,衣服都淋濕了……所以沒有辦法就借了浴室洗了個澡……"

"恩~那,你們沒有做什麼對不起良心的事麼?"

"沒有沒有!"*2

聲音和在一起發出辯解的我和綾瀨.

聽到這個的日向醬"呼唔~"地來回看著我們的臉.

"那麼剛才的事情,我就回去向琉璃姐和桐姐如實稟報了."

"啊啊,當然,沒有問——"

"那,那個不行!"

綾瀨喊出來的聲音把我的話都蓋住了.

"……綾瀨?"

我驚訝地窺視過去,竟看到綾瀨表情相當焦躁,略顯狼狽.

"等……等下,這個……可能會讓桐乃產生奇怪的誤解……所以……"

"好好說明的話沒問題的,只要這家伙不誇張的傳就沒事的喲."

邊說著我邊按住日向醬輕輕地欺負著,日向醬發出了"請不要做這種事~"的悲鳴.

"幫我向黑貓轉達我有在好好學習讓他不要擔心,飯也有好好吃."

"好~好~,我明白了~唔好痛~不過,可能還有和這個不一樣的……不合格不行的事哦!"

……這在說啥啊?

不過日向醬在那之後很快就回去了,她最後說的那句話什麼意思,我完全沒搞懂.

"……呼,今天就做到這個程度吧."

凌晨一點——英語的學習告一段落.我伸了個懶腰.因為非常投入地在學習,脖子邊僵也是在所難免了.長時間的集中精神之後,太陽穴會一跳一跳的痛,頭腦也會感覺發熱.和努力運動之後有種心滿意足的疲勞感不同,腦力勞動之後沒有那種爽快的達成感呢.該~怎麼辦好呢~

"啊~~不好不好,果然我還是不喜歡學習啊~"

和那些成績好的家伙不同呢.桐乃是抱著怎樣的心情學習的呢.

"稍微發短信玩玩看吧~"

下了決定的我馬上就給妹妹發了封郵件過去.

"哥哥今天也大量地學習了喲~"

發送,之後.

……………………幾十秒左右,回信來了.

"吵死了!好惡!"

……………………

"真是的……這個妹妹難道就不會更溫柔一點的和人交流麼?"

難得我發了一封這麼友善的短信的說.

每次都是這樣,讓人很容易就能回想起她發毛的臉.

"換個口味去看看綾瀨的FANBLOG治愈下心靈吧~"

我啟動了桌式電腦(以前沙織給我的那台),打開的網頁正是之前赤城告訴我的那個"LOVELY MY ANGEL 綾瀨碳❤FANBLOG".那個每隔幾日就會更新可愛的天使綾瀨的相片的個人網頁.

我早早的收藏了這個網站,總是定期的來瀏覽.

相片當然全部保存了.

"好~那今天又會有什麼照片呢~"

我說著這些被黑貓桐乃她們聽見就會被抽耳光的台詞,心情良好地操作著瀏覽器,卡拉卡拉卡拉,噠!帶著氣勢左擊了那個進入按鈕.

真是超期待更新的天使的照片啊~~~~

"……恩?"

總覺得……更新的記事,和以前的不一樣啊……

【綾瀨碳,你怎麼了?】

幻滅啊了!綾瀨碳,為什麼做了這樣的事呢?

就這樣背叛了自己的FAN麼?不是麼?

……其實真的想把其他照片(說是和某人的合照的話你明白麼?)發上來的,但是給你一個機會.

因為我最喜歡綾瀨碳了.

請停止作那些不檢點的事,好好的反省!

來自最喜歡你的 沙也加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