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第一章
網譯版 翻譯 lockerguy@百度我的妹妹不可能那麼可愛吧

季節正是秋天,到畢業為止還有半年的十月上旬的某一天.

我家來了一次家庭會議.

會場就在我們吃晚飯的起居室的桌子上.參加者為高坂家全員——也就是說,我,俺妹,老媽,老爸……

和往常一樣,我和桐乃並排坐著,,對面坐著表情很認真的老爸老媽.

然後,從老媽口里蹦出來的議題,讓我下了一大跳——

"……京介,你……對桐乃做了什麼奇怪的事吧?"

"噗"

"哈,哈啊!?"

我和桐乃聽到這完全超出想象的議題,整倆人都快翻了.

"老,老媽?剛才,您說了啥來著?"

"問你對桐乃做了什麼奇怪沒."

"奇,奇怪的事情是指?"

"是啊!奇怪的事情不就是是指奇怪的事情嘛!!"

給我好好回答啊!真不愧是桐乃的老媽啊這個人!

"那個……也就是說……我對俺妹,那個……做了什麼工口的事之類的,你們有類似這樣的疑問吧?"

"咳喔咳!"

旁邊的桐乃嗆到了.

嘛……這也難怪.

掌握了我表達的大意的老媽,眼神"噌"的一下變得可怕起來.

"雖然我也沒說到那種程度,但是你這麼快就把思維發散到那邊,也就是說,果然……"

"所以說根本不可能的吧!?"

調整好呼吸的桐乃,張牙舞爪地叫了出來.

"怎麼會這樣!得出這種根本不可能的誤解啊媽媽!啊!啊啊啊!我和京介那種……情況什麼的怎麼可能!

"就是那個!"

老媽像似抓到把柄一樣,指著桐乃.

"誒?"

"那個'京介’的叫法.你啊,知道稍微前段時間為止對你哥都是'你’啊'喂’啊之類的叫法才是吧?怎麼突然就變成只叫名字了呢?"

……這麼一說,什麼時候這家伙對我的叫法變成"京介"了呢(我並不是我想被叫"喂"啊"你"啊什麼的),不過桐乃很拽地只叫我的名字對我來說也沒啥違和感,不知道什麼時候就自然的接受下來了.

被抓住痛腳的桐乃突然變得很狼狽的樣子

"那,那個是——該說是心境的變化什麼的麼"

"'心境的變化’呢"

"總,總之——不是那麼一回事啦!"

快被將死了的樣子.

也許從桐乃的角度來看的話,和我……什麼的是一種非常失禮的誤解吧.

"那個啊……你們倆,最經關系變得格外要好嘛."

"這,這不是挺好的事嘛."

對,好事啊這是.就這樣以"珍惜妹妹""和妹妹關系變好"這種名目為目標把話題拖過去.

"好過頭了啊."

老媽這樣說.

"明明你們倆關系一直都不算好的——現在經常往對方的房間里跑啊,周末兩人看上去很要好的一起出門啊什麼的?

往對方房間跑主要是被硬塞工口游戲或者是還回去,周末一起出門主要是一起去黑貓那里啦."

"桐乃把禦鏡帶回家的時候,京介你的態度啊,吶,你……那個算是對'妹妹的男朋友’的正常態度麼?"

……那個時候我,嘖嘖地咂嘴啊故意刁難啊,真是干盡了自己任性的一面呢.自己干的那些蠢事還曆曆在目,就算想找借口也使不上勁.

"……所,所勒哇多卡納.大家都不那樣麼?看吧,那個,那個'假男友’什麼的嘛……"

"你可是在不知道那是'假男友’的時候就擺出了超惡劣的態度啊你."

唔……確實是這樣.

不,不好,這顯然是被非常微妙地誤解著啊!所以稍微給我等一下啊.雖說是桐乃的老媽,也至少應該是懂得一定常識的人.怎麼就盡YY些自己的兒子女兒兄妹之間搞些這些那些的事呢.

然後老媽,像是要給予我們決定性一擊似的大聲的說到.

"之前不是也有,你們穿著像是結婚去了似的裝扮回家嘛!"

"原因原來是那個啊!!"

"原因原來是那個啊!!"

我們兩個的聲音像是被同調合體似的同時尖叫起來.

可惡!因為太過黑曆史了我都已經從記憶里抹消掉了的說……!

確實是這樣啊.我上個月,因為一些身不由己的狀況,在某個現場表演的節目上,陷入了和穿著婚紗裝的妹妹同行的囧況.

確實那天我們打的回去的時候(自行車放在了後車箱)——那天我們兄妹看上去就是像是在玩新婚COSPLAY(其實我當時那身不能算是新郎裝吧).于是那天在玄關迎接我們回家的老媽仰天扶額也不是不能理解了……

"不對!那個有超~~~深刻的緣由在里面!之前也不是說明過了嘛!"

"你也得到了美咲社長的說明的吧!?"

"深刻的緣由……呼嗚.那麼就像是戀人一樣的好好的挽著手回來,也是有什麼深刻的緣由麼?"

……

"誒,是那樣麼?"

"別,別問我啊!"

就是嘛!那麼久遠的曆史,才不可能記得住呢!

"還有——這個也."

"啊啊!這,這是!"

老媽用食指指著讓我們看的,是我和桐乃以前照的大頭貼.

……唔,這個確實,必須讓人給誤會啊.

|"老媽!怎,怎麼會有這個……!?"

"為什麼會沒有呢?就貼在冰箱上的喲."

"……"

貼上去的好像就是我啊,不好……

"這,這個八嘎!所以說了不要亂貼的……!"

紅爆了臉的桐乃一下用頭撞過來,超痛的啊.

"總之——你們最近的樣子實在是太可疑了.街上的太太們都在議論呢."

……靠啊死老媽,你肯定在奇怪的地方和其他人做過人生相談啊.

不知不覺的,生下來第一次買了電腦啊,到了該懂事的年紀了也盡在亂整什麼的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我也知道……

總之

老媽就像這樣,把這些各種零碎的事合在一起,得出了我和桐乃關系變得"格外的好"的結論——這種超不得了的誤會啊!

但是最後變成,這樣的家庭會議什麼的.

該怎麼說呢.

關于穿著婚紗回家這件事,我自己都覺得稍微做過火了,所以並不能說沒有感覺到責任在我身上.但是我和桐乃……什麼的,再怎麼說也是想過頭了.

"不可能啦."

"媽媽你搞錯了啊."

我們一致堅持著同樣的見解.

然後我向從一開始就沒說話的老爸開口了.

"老爸也說點什麼吧."

老爸擺出一張"不要在這種時候把話題交給我啊"的表情,一口喝完熱茶,歎了口氣,終于開始回答.

"我才沒有擔心你們老媽說的那種情況.你和桐乃的事情這個家里我最清楚.你們互相把對方看得很重,這也在我的意料之內."

老爸你這樣說只是把情況搞得更糟糕啊!

我的臉也變紅了,一時喉嚨像是被堵住似的回答不上來.

"……………………"

不,不要說這麼令人害羞的事啊!真的會很害羞啊!

……為啥會得到老爸這麼高的評價根本就不知道——不對,搞不好是因為從外國把桐乃帶回來那件事.

珍惜愛護自己的妹妹對做哥哥的來說是當然的事嘛.

現在的我,終于能不抱怨這樣那樣的事而直接的把這種事說出來了.

不過,老爸也不像是這種會這樣表揚人的人啊.

"所以說,京介,想想一年前的事."

"一年前的事?"

"啊啊,關于桐乃的——不對,關于你的興趣,我們曾經稍微說過的吧."

"…………"

桐乃的興趣——就是指那個"妹系的工口游戲"麼?桐乃被老爸發現的那件事.

把俺妹的興趣硬說成是我自己的興趣 ——

"工口游戲是我的魂之所在!!!!!!!!!"

那個時候叫出了超不得了的台詞呢.

快察覺到老爸想告訴我而沒有說出口的事情.

老媽是非常敏感和神經質的,這也是她這次懷疑我和桐乃關系的主要理由.

明明一年前,老爸相信了我,放過了桐乃奇怪的興趣.而我們卻在這之後發展得和那些妹系工口游戲沒啥兩樣,這種事可決不能暴露了.

把玩妹系工口游戲當做興趣的那一刻起,被當做希望和妹妹戀愛也是沒有辦法的了.

作為老媽老爸來說,當這種疑問出現的時候,就應該是超警戒的問題了.

對我和桐乃來說雖然是覺得絕對不可能的事,但是對父母來說可並不是這樣.

這場家族會議的意義,我現在才算是真正理解了.

"……事情我了解了."

我試著選擇慎重的話來說.

"對我來說,老媽的擔心是過慮了.我保證我和桐乃的關系至今為止仍然是正常的兄妹關系.桐乃應該也是相同意見."

扭頭看了看桐乃,俺妹卻顯得異常慌亂.

"當,那是當然的嘍!"

叫出來之後馬上把頭扭開,還是和以前一樣讓人火大的態度啊.看到這種對我冷淡的態度,老媽的疑慮也會或多或少的消減吧.

我偷偷了窺探了下從剛開始一直顯得不高興的老媽的臉.

"誒誒多……所以……就是這麼一回事了,如何?"

"雖然你們想說的我已經明白了,但是還不能相信你們."

"不要這樣說啊老媽."

這到底該怎麼搞啊.

"雖然說要是你們都找到男朋友女朋友什麼的,我就能安心了……"

"…………"

"…………"

沉默著的我和桐乃.

雖然也不是不理解你這樣說,但是還是不要說這種多余的事啊.

為什麼我們非得讓雙親擔這種心啊,人都搞毛了啊.這就好似那種老爸老媽硬塞相親照片給你看的不爽心情啊.

"京介啊,你覺得麻奈實醬怎麼樣啊?"

"所以說我和那家伙,不是那麼一回事啦,以前不也說過的麼?"

"呼~~~~嗚"

用別有意味的眼光看過來的老媽.

"至于桐乃,也不能像以前那樣(把她放出去了).果然還是,只能那個了呢."

"……那個,是?"

雖然猛然一股不爽的預感沖上心頭,可還是的聽.

回答我的不是老媽而是老爸.被老媽眼神催促老爸,呼~的一下吐出一口氣,

"京介,你搬出去一個人住."

…………

"…………哈?"

"這是什麼意思,爸爸?!"

在我驚愕的一瞬間,桐乃代替我問除了這個問題.

"這是在聽了你們全員的話之後做出的決定.通過我朋友那邊的門路,有房間正好空了出來,和京介你志願的大學離的很近.從現在開始去提前熟悉周圍的環境也不壞嘛."

"這算什麼……把京介從這個家里趕出去麼……?"

老爸沒有回答桐乃的問題,對我投來暗含深意的視線.

"京介——十一月初的時候,在你志願的大學是有模擬考試的吧."

"哦,恩."

和麻奈實一起報名了.

"去取得了A級評定給我們看看吧.做到的話就讓你回到家里也行."

我對著意外的提議稍微有些不知所措.

這里暫且容我三思.

也就是說,這次的問題就是,老爸的"帶有條件的把我趕出家門"的判決麼……

這有毛用啊這個處置.就算我和桐乃真的搞出了讓老媽擔心的那種關系,這種處置也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嘛!

恩……接受十一月初的模擬測試的話,到結果出來為止也就大概一個月之後吧.

也就是說,要是取得A級判定的成績,我最短只需要經過兩個月的"單身獨居"就能順利的回家了.

對老爸來說這樣就行了?還是說根本他自己也認為這就是個毛線法子.

唔……我倒是有點擔心老爸有沒有什麼別的意圖.

不過不管怎麼說,這好像是已經被決定的事了.雖說也有些不爽,但是想要廢話什麼的在這家里也是行不通的. ——

仔細想想的話,說不定這也是一個好機會.

"明白了,只要取得A級判定就行了吧."

"對的,只要做出成績就好了,孩子他媽,你覺得呢?"

"恩,可以喲——聽好了哦,京介?這可是為了你好哦.作為應考生,就不該去想其他多余的事情,努力的學習吧."

厄啊,真是啰嗦的粑粑啊,真是的.

對這種啰嗦的老媽的不爽心情,大家也肯定是理解的.

我悄悄的看了一眼坐在我旁邊的桐乃的臉. ——

桐乃很明顯的擺著一張鬧別扭的臉,把視線從我們所有人身上移開望向別處.

和我一起被這樣誤解對她來說首先就讓他不愉快了吧,然後我被趕出家門她也多少有點負罪感也說不定.

我盡力用明亮的聲音這樣說了出來:

"看我刷刷滴取得A級,然後很快的回家吧."

"霍~很有自信的樣子啊,京介."

父親路除了愉快的微笑.可我並不是真有自信到那種程度.

"嘛啊,交給我吧."

我大無畏地用大話回答了老爸,然後旁邊的桐乃路除了露骨的不爽表情.

"……喂,桐乃,怎麼那副表情."

"……沒什麼."

"我可是要專注于學習,然後早點回來的說,難道你對此有什麼不滿麼?"

"呼,干勁十足呢.不覺得像八嘎一樣麼?"

……聽到了麼?剛才的台詞.

我會認為你會稍微有點罪惡感什麼的我真是頭豬啊!

心里正在因此煩躁的時候,桐乃從座位上一邊站起來一邊給了我補刀的一句話.

"再見~BYEBYE~一直不回來也可以喲."

第二天放學後,我隨便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思考著以後的事.

"……一個人住啊."

上大學之後就一個人住——雖然也不是沒這樣想過.

但是對一直住在家里的我來說,"一個人住"是一件多麼令人向往的事情.

和我一樣的中學男生一定能夠理解我的心情的.

雖然聽起來也是一件很麻煩的事,這次就讓我最大限度的接受雙親提供的援助吧.

老爸說讓我一個人住結果卻讓學習時間反而減少而影響成績就本末倒置了,所以住的那個地方離現在的學校也不遠,是一個能讓我最大限度的集中精力學習的環境.

"也並不壞嘛……"

仔細的一想,這貌似是我生下來第一次雙親如此強力的干涉我的行為.

老爸老媽從以前一直桐乃桐乃桐乃桐乃,既不優秀也不漂亮的兒子要考試什麼的隨便怎樣也好啦~我以前以為老爸老媽是這樣想的.

從這次的事情來看,也許不是這樣……?

因為,要是想要把我從桐乃身邊引開,隨便在別處搞一間供我學習的房間就行了吧,犯不著費這麼大力氣讓我突然出來"一個人住".雖然講一些讓我感覺到不講理和火大的話.……但是真的仔細想想的話,他們也是為我思考了很多,才最後提出這個建議的吧.

雖然我並不高興. ——

再見~BYEBYE~一直不回來也可以喲.

搬家之後的話,讓人火大的妹妹的臉也不用看到了.

嘛啊……雖然我是准備早點回去的說.

"一個人住"試玩版期間,什麼的這樣想的話,反而讓人感到高興呢.

然而……

"……為毛……反而緊張度上升了的感覺……"

自己也不太清楚原因,所以也不想解決這麻煩.雖然有點困擾.

就像這樣連續不斷的胡亂想著的時候.

咚咚,突然傳來了敲門聲.

"誰呀~~~"

"京介~禦鏡桑來了哦."

是老媽

"禦鏡?"

雖說肯定不在,這樣一回答,人突然清醒了.

禦鏡會來我家是有理由的.

"這就來~!"

從房間里飛奔出的我,把老媽留在原地,慌慌張張的下樓.

嘰~玄關的門開了,那個一如既往的爽朗的帥哥就在那里.

"呀~你好啊京介,今天也很帥呢."

真煩啊這人!這樣想是因為我的被害妄想麼?

這家伙是禦鏡光輝.帥哥模特兼服裝設計師,三次元里開掛的家伙.

"不好意思,特地讓你來取一趟呢,單車."

"單車?"

"就是自行車啊,不是從你那里借的嘛,梅露露的牛B痛車."

"……啊啊,那個沒啥,說實話,我還打算就這麼送給你了."

"不需要不需要不要!給我拿回去."

我全力的否定.

雖然因為很深的緣由從他那里借了自行車,禦鏡的オーダーメイド痛車,不說好壞,其品質已經牛B到了超越痛車的地步了.畫師畫的LOLI角色圖案大大的非常顯眼,渾身可愛的粉色塗裝.

其名為"しゅーてぃんぐすた1號"

……那個是不應該存在于這個世界的玩意,我已經不想再騎第二次.

禦鏡竊笑了起來.

"說的這麼討厭,其實騎的時候卻明明那麼HIGH的."

"那可不是體驗乘車體感的時候啊!"

"原來如此,那個時候為了妹妹正在體會著懲罰游戲呢."

"……呼"

太麻煩了.就讓他這樣以為吧.

"總之謝謝了,托那玩意的福,趕上LIVE了."

"我的'しゅーてぃんぐすた1號’要是為了你們的愛能提供什麼用處的話,那真的就比什麼都好了."

說話的方式倒是很帥,但是台詞內容實在是太殘念了.

"于是,結果你不是來取自行車的,那你來這是干嘛的?"

""真過分吶,當然是來玩的啊.

被這樣告知的我直接露骨的露出不要的表情.

"去和游研的伙伴一起玩啊,不是之前給你介紹了嘛?"

"真是冷淡啊,我有和游研的人好好相處啊,但是,只是那樣的話,和你的交情就會變淺啊."

明明變淺就好了嘛.

……恩.啊,對了."一個人住"這種事,和這家伙商量一下會怎麼樣呢.

"那麼就來用用那個你說的友情,再讓我和你相談一下如何."

並不是期待著什麼有用的忠告,只是想和別人討論討論然後把意見綜合起來自己考慮而已.

"——"

收到我請求的禦鏡,因為吃驚睜大了雙眼.

然後,用至今為止我從未見過的口氣說:

"……是關于'和妹妹結婚的方法’的話,'會變成怎樣也要上’就是我的結論."

"在我家玄關說出了很不得了的話啊混蛋!"

被老媽聽見了該怎麼辦啊!馬上就會被從這個家里驅除出去啊!

"京介!"

"噫!?"

在這了不得的時機老媽的聲音從背後傳來.

"不要站在那種地方說話,上樓去說啊."

好,好危險……要是再偏差個幾秒,就會聽到禦鏡說的蠢話了.

"喂,禦鏡,我們稍微出去下."

幾分鍾後,在高坂家門前,我向禦鏡傳達完"被老媽誤會了和桐乃的關系,各種情況之後的結果是讓我一個人出去住"的大意狀況之後, 禦鏡笑而不語.

"……原來如此,然後你就有點失落對吧"

他這樣說了.

"……你怎麼知道的?"

"與其說是失落——不如說能看出你在鑽牛角尖啊.因為京介君不坦率,所以肯定不會承認什麼的,可我還是要說,你是因為要離開深愛的桐乃妹妹身邊而感到辛苦呢."

"絕不是那樣啊!!"

終于,如我所期待的反應這家伙說的全是廢話.

"為了和妹妹合為一體,好好的應對雙親的反對是對兩人的嚴峻試煉啊."

"……你有在聽我說話麼?"

為什麼要以我想和俺妹結婚為前提進行對話啊?

"當然有在聽的,在這之上還想得到忠告的話,那就是你現在顯得太焦躁了.為啥顯得這麼沒有余裕呢?"

沒有余裕的理由……難道你那邊能看出什麼線索?

"那個嘛……是因為現在的狀況,不怎麼好啊."

各種問題如山一般堆積起來,而且前進的方向還是廣大而強力的雷區.

再加上現在,因為自己也不知道的理由陷入失落狀態.

就是讓我不要焦慮也沒辦法不焦慮,也沒有余裕那種東西.

"很好的用心,但是有點時候停下來不也是很有必要的麼?這可是經驗之談——不要太鑽牛角尖比較好.看啊,今天的天氣真好."

禦鏡就像是工口游戲的ENDCG一般張開雙臂,用清澈的雙眼仰望著天空.

"在這樣的時候,把那些各種各樣的煩人事全部忘掉,在自己的房間里玩工口游戲就好.用無線光鼠和顯示器支架把設備准備好,躺在床上仰著,頭靠在枕頭上,用這種能讓人放松的姿勢和可愛的妹妹們嬉戲,把煩惱的事都丟到一邊去,人生真是美好啊~這樣想著,然後解決問題的牛B的點子就會自然冒出來.就算沒有冒出來,這樣度過的時間也是人生的寶物."

……這家伙雖然腦子很奇怪,不過也算是好人吧.

"……謝了禦鏡,我稍微心情好點了."

"不用客氣"

呵呵的笑著,爽朗的笑容.

"哈哈"

被他的笑容所感染,我也稍微笑了出來.……這樣就是所謂的朋友?

雖然搞不太明白啊.

"那麼,把自行車取走吧."

我去把蓋著墊子藏起來的'しゅーてぃんぐすた1號’拿回玄關前.不過回來的時候,不知道為啥又多了一個人.

"阿勒,這不是赤城嘛?"

"喲~高坂."

舉著一只手招呼著我的這個體格很好的男生,是被稱作赤城浩平的我的同學和親友,非常擅長足球很受女生歡迎,溺愛著自己的腐女妹妹的非常奇葩的男生.

這樣的赤城,用手指著禦鏡說:

"這家伙,誰啊?"

"這個單車的主人哦."

"真是個了不得的變態啊."

看見了'しゅーてぃんぐすた1號’的赤城,擺出像是已經了解了一切的無表情的臉,稍微和禦鏡拉出了點距離.另一方面被這樣說的禦鏡,用手撓著後腦勺:

"討厭啦"

不要害羞啊!

"我叫禦鏡光輝,是京介的朋友."

"高坂,你交友的標准還真奇葩啊?"

"我也常常這樣想哦.另外你也沒資格說別人吧?"

藏在妹妹的壁櫥里啊~想要和妹妹一模一樣的X愛人偶啊~這家伙適合禦鏡不同類型的妹控變態.

呀嘞呀嘞,在這里的正經人只有我啊……總之先給他們互相介紹一下.

"誒多……禦鏡,我來給你介紹,這家伙是赤城浩平."

"高坂的親友赤城,請多指教."

爭個什麼勁啊你,神色這麼凶惡.

"話說啊赤城,你來我家到底是干什麼來的?"

"找你要照片的文件啊"

"那是毛啊?"

"不就是那個嘛?"

搞什麼啊赤城你那好像知道什麼然後過分親密的態度?

"就是上次瀨菜醬親我的那個照片啊~~~~~"

"啊,那個啊~那個已經刪了."

"高坂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別一下子抓住我啊,悶熱得難受的好不好.

"因為你妹妹叫我刪的啊."

"那實際上的意思是'誒嘿嘿,別刪掉請悄悄的給大哥’的意思才對吧!?這種程度的暗示為什麼就不明白呢!?"

"哦,啊,不好意思啊.于是沒事了的話就請回去吧."

"可惡的混蛋……!另外我還有事沒完呢!"

"啊?"

"就是那個.最近你啊,對女生的冷淡行為總是一副要死不活的認輸模樣啊."

"實際上我最近都差不多快要忘記這事了,因為你提起來然後想起來我現在才更有要死不活的感覺啊"

"啊,不好意思.不過,為了讓你打起精神,我們來說說有趣的話題吧."

"那可真是感謝了啊啊啊啊啊~擁有此等深刻感情的親友的我真是太高興了啊啊啊啊啊~(無感情的捧讀)——你以為我會這麼說麼!?"

"當然還是得說'我的妹妹如此的可愛’的話題了"

"果然啊!我已經聽厭了啊那個!"

"于是啊,昨天,瀨菜醬超可愛的……"

"你不過只是想自己說罷了吧!別想用漂亮話蒙混過去啊!"

對又要開始講又臭又長的肥皂劇一般的赤城妹系列故事的赤城我必須狠狠的吐槽!

這家伙最近,以為了讓我打起精神為名目,已經對著我不知道講了多少赤城妹系列了.

對你為朋友"著想"的心情我表示很開心,但還是給我適可而止啊.

"不要客氣啦,今天我特別給你講,瀨菜胸部的事哦."

"那我以後為了讓你打起精神的時候,給你講三個小時關于桐乃屁股的事哦!"

"別人妹妹的屁股關我毛事啊!?"

"就用你剛才這句台詞給我好好反省下啊!"

"……真是令人不覺莞爾的情景呢"

腦機能估計已經麻痹了的禦鏡,對著我們的兩人漫才微笑著."不過差不多還是換一個地方接著聊吧,這些話要是被佳乃夫人聽見的話,京介君馬上就會被流放的."

"……說,說的是呢"

雖然想說這話輪不到你說啊,不過這時確實說的對.

順帶一提佳乃是我老媽的名字.

"恩?被流放是指啥啊?"

不知道我的事情的赤城歪著腦袋,禦鏡這樣回答了他.

"是關于妹妹的事,京介君現在正在煩惱著的話題,剛才我一直在接受京介君的相談哦."

"納尼!你這就見外了吧高坂,關于妹妹的話題,就是輪到我出場的時候了啊"

"咿呀……你們倆還是快給我回去吧"

禦鏡你也不要用這種讓人誤會的說法啊.

"于是……關于妹妹的相談的具體是指……?"

"下次再說吧"

這種事能說麼混蛋.

"哦,不用太客氣的哦!"

"在這里果然還是太礙事了,我們換個地方說吧."

"呼~~恩"

……這兩人是真心不想回去啊!

呀嘞呀嘞……沒有辦法,我邊走邊向赤城介紹禦鏡的事(關于相談的事還沒說.)介紹禦鏡這事告一段落之後嗎,赤城說:

"于是我們去哪繼續聊?"

"恩……對啊"這樣接話的禦鏡說:"這附近有一家可以喝到美味紅茶的店,你們覺得如何."

"喂!不要隨意推進話題啊你們!為推著那輛自行車對我著著想啊!"

看到輪子上畫著的LOLI的插畫的路人的視線全都很厲害的集中在我身上!

雖然有點不好說,但是就這樣去那家什麼店根本就做不到啊!

赤城稍微瞟了一眼那個痛得超凶的'しゅーてぃんぐすた1號’

"高坂,再稍微離我遠點,太哈子卡西一了"

"我們不是親友麼混蛋!"

"那是另外一回事,總之別靠過來這玩意實在是太汙穢了."

如此絕情的話都能說得出來!?

放棄聊這邊薄情的赤城,我把目標轉向那個親切的帥哥.

"那個啊,禦鏡,雖然對幫了我借我自行車的你這樣說不太好,不過接下來可不可以由你來推啊?"

"反正都要做的話,不如一起坐上去吧."

"請容我拒絕!"

為什麼我周圍盡是些吐槽點破表的家伙呢.

在我還在埋怨社會的的時候,禦鏡突然提出了這種提案.

"對了,京介君,浩平君,要不要去我家呢?"

"禦鏡你的家?你難道住在這附近?"

"算是啦.實際上我也,和親人分離開來自己一個人住著.京介君一個人住的事情反正已經被決定了,來我家的話我覺得還是能提出各種建議的."

"……恩"

"喂~高坂,一個人住什麼的到底是怎麼回事"

"不是說了一會再說明的嘛."

我用眼里的口吻讓赤城暫時閉嘴,開始思考其禦鏡的提案來.……一個人住到底是怎麼樣的呢,向這家伙打聽應該也不壞.要是聽到有意思的事,我的心情也會多少恢複一些也說不定.

"怎麼樣?不用客氣的哦."

微微地,禦鏡向我們綻放出笑顏.

"那……真的不會打擾麼?——赤城你怎麼想?"

"當然要去啦~話聽到一半怎麼可能就這麼讓我這麼回去?"

"那麼就走吧"

我們三個爺們于是就出發了.

這樣的話一會一定會說到我們剛才提到的一個人住的事情的,算了,就當做是一個無聊的PARTY吧.

在去禦鏡家的途中,好好的給赤城說明了直到剛才我和禦鏡談論的東西.

"高坂要一個人住了啊……所以變成想要去這個一個人住的家伙的家里去看看的情況啊."

"恩……對一個人住的前輩,有各種想要問的問題."

"真好啊~我也憧憬著一個人住啊~家人給我出錢的話我也想一個人住出來."

"赤城,變得不和妹妹一起住了也沒問題麼?"

"也是呢!這是最大的難題呢!"

只是開玩笑而已你別這麼認真的煩惱啊.

"總覺得和浩平君,能變成好朋友呢"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你們確實是一種類型的人……

"從那個年紀開始就開始一個人什麼的……叫,禦鏡君,是吧……你可真夠厲害啊!"

"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另外關于稱呼以後你就包含著愛意叫我'光’就可以了"

"我不太喜歡叫男生的名字,叫禦鏡就可以了吧?"

這樣說著閑話,我們到達了目的地.

"——到了喲,這就是我的家"

從超大的窗戶可以看到這個建築華麗的入口和里面的螺旋樓梯,該說不愧是設計師的公寓麼,為了對上這種風格而建造的吧.

原來如此,從外觀上看就很有禦鏡風格的建築啊.

從像是高級旅館的大門穿過坐上電梯上到25樓,('しゅーてぃんぐすた1號’已經事先停在專門的地方了.)下電梯後靠右手的房間就是禦鏡的家.

"…………吶高坂,我像是一不小心搞錯來到了一個超不得了的地方……"

"……我也有這種感覺."

不論我和赤城,都還沒有到能免疫這種高級場所的地步,變得沉默寡言起來.

……沙織的家的那個公寓也很漂亮,不過這邊這個建築更有威壓感.嘛……沙織那公寓更像是別莊,她自己的家貌似也更加牛B的樣子.

"撒,請進請進."

進去了

進入視線正中間的,就是裝飾在面前的 X 愛 X 氣 X 娃.

"這是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進房間就被嚇破膽的我和赤城狂叫起來.

在變成這樣我我和赤城面前,禦鏡把頭歪了過來.

"該說是……藝術,吧?"

"才沒有想要得到你這種高尚的回答啊!"

我將使人發疼的吐槽狠狠的擊入了他的側腹

"禦鏡你……原來是屬于那種沒心沒肺的人啊?"

對把ロリマッパ的圖疼在自行車上的重度工口游戲死宅來說這樣問也許是廢話,結果這樣一問,他貌似捂著側腹顯得很痛苦的樣子.

"恩?有什麼不明白的麼?我只是,覺得這個造型和質感,觸感非常的好,所以在秋葉原買下的.在設計的時候也把這個當做女性身體的參考使用."

"厄啊……"

禦鏡是在說謊還是說的是真的我倒是不好判斷……工口以外的目的買下這個玩偶的人類到底是不是存在什麼的……不過從禦鏡特意高價制作了玻璃櫃子把玩偶裝飾在里面的行為來看,禦鏡沒有說謊的可能性總感覺大增了啊.

"喂高坂,你到底在猶豫什麼?這種一下子就想忽悠人的借口根本就說不通吧?這家伙絕對是超弩級工口魔神啊!"

"我通常也是你這麼想的,但是這家伙可是只對存在于2次元的妹妹角色抱有愛意的變態啊."

"和你倒是很適合的樣子"

"這個完全不能接受的好吧?不要把我和這種變態混為一談啊."

我一下子指著禦鏡說到.

"說到是呢.我這種程度根本連京介君的腳跟都摸不到啊"

"你給我安靜點啊!"

從剛才我們說的上下文來看,我們說的是你是一個變態啊.你這樣說不就是去說我比你更變態嘛?

"哈哈,嘛——在玄關突然讓我拜見了很不錯的反應呢,不過我可並不想一直讓客人站在這里,還快請上來吧"

"…………""…………"

我和赤城互相看了看對方的臉,嘗試用眼神交流了一下.

(喂,怎麼辦啊高坂……?接下來會突然飛出什麼東西出來我也不知道了哦!)

(但是總不能就這樣直接說BYEBYE撤退吧?大丈夫,死球就死球.)

(……你啊,這一年以來神經真的變得超大條了啊.)

大概就是這種感覺……

"打,打擾了~" "打,打擾了~"

我和赤城提心吊膽的進入了房間.

從玄關有一條較短的走廊往里延伸,在這前面的門有四扇.靠近我們的兩個門分別是洗手間和浴室的樣子.禦鏡把里側兩扇門中的左側那個推開,對我們笑了笑.

"在這邊,請"

"哦哦~~""收拾的很整潔呢"

我們表露出直爽的感想.

"剛剛我們所在的房間是起居室,有好好的收拾這,主要就是想傳達出規規矩矩的感覺.平面布置了14張榻榻米,日用小家具的配色主要是黑色和銀色.牆面那邊上有並排立著擺放的玻璃壁櫃(就是和玄關那個放娃娃的一種類型的),里面是禦鏡設計的那些作品啊首飾啊什麼的裝飾在里面."

"喂,禦鏡……"

"怎麼了?京介君."

"一個人住在這種牛B的地方能成為一個人住的參考才怪了啊!"

豪華過頭了這里!根本不是一般高中生能住的房間啊!

"這樣啊?租金也不是那麼高的說,又在千葉."

"和首都圈的房價比起來雖然確實也是……順便一問大概多少?"

"這里的租金?停車場和公益費加一起的話好像是53W2K円"

已經超過フェイト桑的年收入了啊!

"我懂了,我都懂了.和你說話完全說不到一塊去啊"

赤城安慰了開始變毛的我.

"嘛嘛,難得來了,就讓我們好好參觀一下這個租金53W的房子吧,能養眼的說."

繼續朝前走,赤城在屋子里面開始來回張望.

"嘿誒,不愧是設計師獨有的感覺啊."

"哈哈,經常被人說和開張的店也差不了多少.家具的感覺是很講究的,京介君也得好好注意一下才行."

"咿呀,所以說我根本不會花這些錢"

我這樣說了.

"就算便宜的也有很多好東西的哦."

"這樣啊,那有什麼推薦的雜貨什麼的之後告訴我一下."

"當然了,交給我吧"

向房間的中央看去,真皮沙發和玻璃桌子.超過60寸液晶電視掛在牆上,兩側什麼揚聲器,低音炮,發達器啥的都**在一起.沙發背後也有揚聲器,這不是那個什麼傳說中的5.1CH立體環繞影音啥的?

"厲害啊,這個播放器感覺好好."

"哦!在這里看世界杯的話!"

隨在我之後的赤城贊揚之聲不絕于耳,我好奇心旺盛的靠近了沙發的附近,發現有一個金發的男人在躺著休息.

"嗚哇!""嗚哇!"

我們又發出吃驚的聲音,從最開始的地方看的話因為是死角所以沒有注意到他的存在.那個金發的男人並不是睡著了,而是就這麼躺著看向了我們這邊.

"……誰?"

低沉而富有魅力的聲線.

"誒—多……"

代替我們兩個一時梗得說不出話的人,禦鏡走上前去說.

"啊,哥哥,你在啊?" ——

禦鏡的哥哥——啊啊,夏CM的時候,的確說過他有哥哥的說.

"……在的喲.……咳,這喜人,是你的客人?"

"恩"

"這樣啊"

用著才醒來的一樣的說話方式(比較天然也說不定)站起來的禦鏡哥說著.

禦鏡的大哥,看上去很視覺系.像是在樂隊擔當主唱的印象.皮膚很白,混著一點黑發的金發.眼下有很重的黑眼圈,長著小虎牙,服裝是黑色和銀色為主色調看上去就像是現代的吸血鬼……要直接點說感覺有點像殺手,有種他身上帶著刀的感覺.

像是能聽見我心中比較失禮的想法似的,禦鏡哥的眼神突然變得銳利向我盯了過來. ——

嗚哇,眼神好可怕.

結果最終並沒有什麼發生在咄咄不安的我身上,他用他那有穿透性的聲音問:

"……咖啡還是紅茶還是綠茶……哪個比較好?"

"誒?"

"我去拿……喝的"

"那我要綠茶""我也是"

"……熱的沒關系麼?"

"沒關系""謝謝"

"…………坐在這里等著吧"

擁有瘦而細長的禦鏡哥,說起話來感受不到什麼熱情,可是做事卻不拖拉,該說是意外的親切……所以說別人只看人家眼神可怕就覺得這人很可怕,有時候其實也不是這樣呢.

"貌似錯過自我介紹的機會了"赤城說

"之後再介紹吧,來,坐."

我們沒有客氣坐在了沙發上.在禦鏡哥還沒回來之前,想先問一下在意的事.

"這里是禦鏡的實際的家麼?"

禦鏡坐到了我的旁邊.

"不,我真正的家在關西,在這邊適合各個兩個人住.我因為工作的關系經常海外日本來回跑.所以每次到東京的時候特意去租房子什麼的就太笨了.于是就接受了大哥的好意.|"

"嘿誒……和兄弟一起,兩個人住……吶?"

這貌似是句俗語?,怎麼覺得在哪里聽過……

"這個——裝飾著的首飾啊耳環啊什麼的~"

赤城指著玻璃櫃.

"是我做的哦,呼呼,很帥吧~"

"那這個……在一堆現充物裝飾品里面明顯混進去的那些奇怪的異物……ハダカ的姐姐的手辦呢?"

"是我做的哦,呼呼,很可愛吧~"

"……你大哥是otaku麼?"

"不是"

"那你這個就做的過分了……"

正誠如赤城所說.

明明是承大哥的厚意住進來的,明明是這麼牛B的房間……

並沒有讓你用這些OTAKU物侵蝕這里啊!

"那個……難道說,剛才你大哥的不快,不是沖著我們來的……"

"而是對自己的弟弟不爽嗎!?"

不知什麼時候,禦鏡哥端著大盤子過來了,把飲料排放在桌子上,邊說"在房間里漸漸的代入工口游戲啊,手辦啊,帶進來的奇怪玩意越來越多……你們也是那個麼?這家伙的——otaku的朋友麼?"

"不是,我們不是!""不是,我們不是!"

我們兩人一起否定了.這位大哥好可怕呢……

禦鏡不以為然地微笑著.

"不要說那些不近人情的話嘛大哥~我認為,人所生存的空間里有那個人的興趣物是必要的.大哥你用那個最新的環繞家庭影院享受著音樂,而我深愛著美少女手辦——這有什麼不好?"

"前不久,我帶女的回家的時候,她在玄關時逃跑了."

"誒~為啥捏?"

進來之後正前方裝飾著**的等身大人偶呢!哪個妹子看了不用DASH的方式逃跑啊!?

"都是你這混蛋的錯啊!我只是稍微出去了一會,在這段間隙你把那種東西安置在玄關正面!這不是招人毛你麼!"

"啊!好痛!打,打起精神來啊大哥!沒有和不能理解藝術的妹子交往到最後一步不是很好麼!"

"到底有幾個人?喂!見到那個可惡人偶之後不逃跑的妹子在這個世界上有幾個啊!?"

"不要卡我的脖子啊~~~~~~"

完全是自作自受,我們一點都沒有想要阻止他大哥的意思.

比起把工口游戲散落在地上設置成針對我的陷阱的桐乃更過分啊這個.

禦鏡哥!干得好!再多干點!

"赤城,茶真好喝啊……""是啊……"

"喂,你們兩個,不來幫我麼!?"

"是你的錯" "是你的錯"

"聳娜~~~~~~~~~~~~~~"

"……哈"

把禦鏡後頸抓住吊在天上的禦鏡哥,終于楞了一下之後,歎了口氣的同時把自己的弟弟解放了.

"我說你這家伙,……那些手辦什麼的對你來說是藝術我退一百步說算是認可了.但是你干毛非要把那個裸X人偶擺放出來啊."

我也這樣想,而禦鏡這樣回答道.

"是被朋友拜托做出來的,下次要送人的."

"反正你也沒啥正經朋友吧!"

"是'游研’的人麼?"我突然問了出來.

"恩,'請把這個角色的工口手辦做出來’被楓君這樣拜托了"

楓……?啊啊,是真壁君啊……原來你才是真正的那種表面正經實際超H的那種人啊.

"真壁?就是總是和瀨菜說話的那家伙麼!呼~恩……原來是一個喜歡工口手辦的變態,我完全明白了."

瀨菜大哥對真壁的高感度瞬間跌破下限啊……

然後禦鏡又指向了玻璃櫃里裝飾著的雙馬尾貧R手辦.

"那個就是真壁作為參考資料給我的角色手辦.因為那個手辦的巨R實在是太不自然了于是為了藝術我幫他改造成貧R了.他一定會很開心吧."

"大概會非常的——憤怒吧,那家伙最喜歡大到不自然的巨R了……"

"誒!?絕對是現在這樣比較可愛的說!"

禦鏡一副理解不能的樣子.嘛……不過回顧真壁過去的言行的話,他對貧R也沒有顯得排斥……不過話說回來把巨R改造成平R的方法果然還是切掉的吧……

"反正……只控2次元LOLI角色的真壁和R瑪利亞的真壁君到最後也是可能無法互相理解的吧……"

"吶,聽著你們的這些討論,那個真壁好像適合瀨菜一個部里活動的吧,這種事情我不會再容忍下去了!"

瀨菜(巨R)的大哥對真壁君的好感值瞬間2倍跌破表了啊.

我們剛才的討論也許是有罪的……

"嘛嘛"

繼續這個話題的話赤城會對真壁的好感度跌到無下限的程度的,于是我決定換一個話題.

"總之啊禦鏡,你擺放手辦的地方需要更多的注意一點,畢竟是你哥讓你住在這吃閑飯的……"

"雖然你這麼說,可是我的房間已經不能再擺放更多的手辦了."

那是毛情況啊?房間全體都變成桐乃收藏庫的樣子了麼?

完全無法想象……

總之為你哥多想想啊.

"一起住的人擅自把LOVE人偶防止在玄關,這種情況我覺得就算是被殺掉也不該有怨言……就算是弟弟也沒有原諒的余地……"

"這樣一想的話,你大哥已經算很溫柔了"赤城說

"……嘛啊吶"

禦鏡哥用生硬的口氣肯定了一下,一下子坐到了沙發上.

"不過,最近,發明和哦啊麼的租金全部都是我在出哦."

"是這樣麼?"

"恩"

如果是這樣的話,吃閑飯的就是禦鏡哥了.這樣的話,要是覺得玄關的LOVE人偶很糟糕,至少也可以讓那玩意穿上衣服嘛……

雖然是多管閑事的提案.不過要是禦鏡哥也能支付房租的話,那邊就沒有什麼好說的余地了就可以讓他只能收拾好管好自己的的手辦了吧?

"……那個行不通."

禦鏡哥盤起腳,並不朝我們這邊投來視線說著:

"我沒有錢"

…………

誒誒多.

"請問您的職業是?"

"……啊"

禦鏡哥沒干勁地掰著手指數數.

"啊……我彈吉他"

哦哦,吉他演奏手啊?

"還有做飯"

明明是吉他演奏手還要做飯?

"約約會"

哈啊?

"就可以從女的那邊拿到錢."

……這太惡了吧

怎麼會這樣……禦鏡哥是牛郎一樣的家伙啊……

"嘛啊……最近因為笨蛋弟弟的原因都沒有能好好的工作."

那個可不算是工作啊大哥!

就算是屋子被otaku手辦堆滿了也不能有所怨言啊,這個人……

畢竟,一分錢都沒有支付啊……

姆……那個在玄關屹立著的LOVE人偶簡直就是懸掛在禦鏡哥身上的毒牙,把禦鏡哥勾搭到的女孩子全都嚇跑,最後讓禦鏡哥不得不另謀生路.仔細這麼一想的話……這也許是禦鏡的GOODJOB也說不定……

"那麼,來我的房間玩吧."

"哦" "哦"

我們從沙發站了起來,因為空間騰出來了,禦鏡哥又橫躺了下去.外觀看上去很清爽其實卻是個NEET.一眼看上去很帥,實際上很肮髒……當然,現在實際上也是啃老族的我也沒什麼資格說他……

但是啊……看到被弟弟包養的哥哥這個光景

總讓我坐立不安,無法冷靜下來的心情是為什麼呢……

禦鏡的房間,擺放著海量的宅物,這個事那種所謂的"OTAKU房間".之前在起居室呀玄關見到的那種立著的玻璃壁櫃在這個房間的一面擺滿了整整一排.美少女手辦啊宅歌CD啊工口游戲畫集啊——還有各種其他死宅物.另外不知為何還有禦鏡的那些首飾也混在里面裝飾在一起.這種宅物和首飾的不太協調的混裝,比起起居室那邊,這邊宅物的比重要高很多.

"快看,按下這個按鈕的話,這箱子里面的燈就會打開,變得皮卡皮卡的!"

禦鏡按下控制器的按鈕,玻璃壁櫃里側安裝的LED燈開始放出耀眼的光芒.被高光照亮的大量工口手辦們…………實際上看上去絕對是超越***的究極場景……

神聖的胸部們啊……

"哦哦!……超屌的啊"

本來對宅物沒啥興趣的赤城也發出了這樣的欽佩.

仔細想想,這果然就是工口之力的偉大.我也凝視著這些手辦,向禦鏡問道:

"擺放的講究完全不同啊——見了這個的話桐乃那些個玩意連業余都算不上啊.順便問一下大概多少錢啊,這個櫃子"

"在壽屋賣九萬七.啊,這個只是櫃子的價格哦."

"太貴了吧!"

果然還是不要跳進坑啊,這種東西.

"……高坂,看你剛才的反應……本來是真想買一個的?"

"咿呀……才不是我自己想要的說……"

"啊?"

"什麼都沒—有!這個話題結束了!"

十個榻榻米大小的洋式房間里,也有床啊作業桌,書架什麼的.

這家伙的房間很難說成和桐乃沙織一樣的標准的OTAKU房間.

不對……OTAKU這種人種大體上都是帶著很強特色的生物.話又說回來"普通的OTAKU"什麼的這種玩意可能根本就不存在吧.

禦鏡伸展著雙臂,自信滿滿的說到:

"如何,這個我所自傲的MYROOM!——這樣一來也能很好的成為'一個人住’的參考吧?"

"啊啊,完全充分的成為了參考啊."

反面的意義上啊!這樣的OTAKU房間我絕對不會做啊!

不過,還沒有被宅物侵蝕的那些房間,比如起居室啊,玄關啊這些裝飾的很好的地方還是可以學習的.向作為"一個人住"的前輩禦鏡,還有很多問題.

我把屁股埋進准備好的墊子里坐了下來.

"那個禦鏡啊,一個人住的話有什麼比較好啊."

"首先可愛的妹妹是絕對必要的."

"哈哈,滾去屎吧你這工口游戲腦."

吐槽對象是爺們的時候,自然的吐槽也會變得更加強力直接起來.

然後隨著我坐下來的赤城,用銳利的表情說道.

"雖然妹妹的必要性我是100%表示同意的.但是那樣一來就已經不是一個人住而是兩個人住了啊……"

"不是有妹妹跑到一個人住的哥哥房間里去的場景嘛!"

"這個最高了啊!你真是天才啊!"

"啊哈哈,哪里哪里,才這種程度而已."

"不要在那里給我YY吹牛了!剛才你說的絕對是工口游戲里出現的原劇情,現實中根本不可能會有那種事情!"

忍不住對著這人的不健康對話吐槽了.禦鏡朝我這邊看了過來.

"啊,果然是明白的啊,不虧是京介君.對工口游戲的鑒定是好不放松呢.剛剛那個A出自'妹妹夢工廠’系列才出沒多久的最新作'開始做妹妻’,果然是名作吧?"

"我知道個P啊!"

但是,赤城和禦鏡——相性還真的意外的好啊.

"浩平君,對你來說假如不同類型的妹妹一起堆了上來你要怎麼辦?"

"呼,我的妹妹只有一個,這種假定毫無意義.不過要是,一堆瀨菜醬一起堆進我的房間的場景的話——咿呀,果然還是很惡啊."

那不是理所當然的麼!

我又忍不住吐槽了.

"喂,討論歪樓了啊,我們要討論的是'我的房間里的必需品’,給我從妹妹雜談里面出來啊."

"我們本來也不是准備一直談這個話題的——話說回來不如反過來問問吧.你現在已經准備好要拿過去的東西有哪些?"

"還沒有開始收拾怎麼可能清楚啊,不過大概就是桌子啊椅子啊帶過去,寢具老爸會替我准備."

"洗衣機和冰箱呢?還有電視和電腦啊."

"關于這個,帶過去真的好麼?嘛,兩個月不看電視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洗衣服的話就使用就近的硬幣洗衣機店就好了嘛."

"可是京介啊,沒電腦的話不久玩不了工口游戲了嘛!?"

"我是為了學習才一個人出去住的!"

要個毛的工口游戲啊?!

"哦哦,明明只是高坂卻說出這種牛B的台詞呢"赤城說.

"嘛,我是准備在這兩個月模擬傲視完結之前,把這些無所謂的事都暫時扔掉."

"這樣啊.話說回來我想起以前在你的電腦上,搜索引擎頁面輸入'新垣綾瀨 工口畫像’的KEYWORD,點進去發現了很多令人感興趣的網頁的說."

"我真的要殺掉你哦!"

為什麼要搜索這個關鍵詞啊這個變態!我要告你!

在之前教室里因為比拼"誰的妹妹是世界第一可愛一決勝負"的時候,讓赤城看到了綾瀨的照片實在是太失敗了!我用憤怒的目光盯著赤城,然後咳了一聲,抬頭望天.

"順便問一下都有些啥網頁?"

"興趣超深的嘛你不是!?"

無路賽!是你刺激了我的煩惱好不好!所以,我作為綾瀨的熟人!有必要為她了解這些可疑下流的網站!

回答我的,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打開了電腦的禦鏡.

"厄……難道說的就是這個網站?"

"哪個哪個~~~"

我和赤城敏捷地圍了過去向屏幕窺探.實際上三個爺們這樣擠在一起,讓人感覺超惡的.

在搜索引擎交出的最上面的結果,雖然說和我期待的結果有點不同,另外不是其他的什麼工口網站……

"LOVELY MY ANGEL 綾瀨碳❤FANBLOG"

"…………"

"……吶啊,高坂.你不是說想要確認一下麼……………………這個……難道是你的BLOG?"

"才,才才才才才,才不是呢!"

我必須得把我的動搖收起來.

"咿呀咿呀咿呀咿呀!真的搞錯了!真的不是我!搞,搞毛啊這個,把我的腦內拷貝粘貼出來似的BLOG的名字啊"

"內……內容呢?BLOG內容是怎麼樣的!?

話說回來這個查出來的新垣綾瀨,真的就是我認識的那個新垣綾瀨本人麼?

"看起來……就是我們認識的那個新垣綾瀨沒錯了."

禦鏡移動鼠標點擊了記事那一欄.

這樣一點,很多的照片都能瀏覽了.

特別是綾瀨放學後的便裝寫真和作為模特工作室的攝影風寫真.記事的標題都是如"幾天的綾瀨碳~"啊"綾瀨碳的裙子好可愛,想要買條一樣的~"啊"冬裝啾啾~"啊之類的這種感覺的玩意.BLOG的個人信息欄里寫著"沙也加"的名字和"以綾瀨碳那樣的雜志模特為目標"的簽名.

看來是模特們之間(後輩的感覺?)有作為綾瀨的FAN的這個叫"沙也加"醬的女孩子做的BLOG.

"什麼啊這個網站也太治愈了啊我也要加收藏!"

"你剛才不是才說了要把這些無所謂的事都暫時扔掉麼!?"

還不是因為你沒有把這種網頁的存在告訴我的原因啊!

嘿誒~不愧是SUPER美少女綾瀨碳~雖然說做著平面模特,沒想到連FANBLOG都有存在,作為她的熟人我也有炫耀的資本了.

"搞不好桐乃的FANBLOG也會有的吧?"

"用'高坂桐乃 工口畫像’搜搜看?"

我直接無言的爆出超必殺.

"……你,高坂你,剛才是全力的在干我啊!"

"給我因為你還沒被我殺掉而感到慶幸啊!"

順帶一提在我們瀏覽過的頁面中,綾瀨的工口畫像當時是沒有找到過,全是健全的萌萌的寫真而已.

"差不多讓我們返回話題吧——我們剛才在扯什麼來著?"禦鏡說.

不要把我從沉浸于綾瀨寫真的狀態里拉出來啊!

"有的話會比較好的家具的話題……大概吧?"

"對對~"這樣地開始切換了話題的赤城,開始繼續發言:

"冰箱還是有比較好,那種迷你型的冰箱也好啊"

"不會有什麼用的吧?現在已經是便利店和自動販賣機的時代了."

"你准備兩個月全靠便利店和自動販賣機過活麼?身體會崩潰的哦?"

自己做飯吃啊~自己做飯~.赤城給我建議到.

唔……恩,吃飯問題啊……

"自己做飯啊……雖然硬是要做的話也應該不是做不出來……"

"拜托桐乃給你做手做便當啊?"

"你這家伙,盡考慮一些可怕的事情."

……雖然也並不是不完全可能,不過在提出這個建議之前我還真沒想過.

桐乃系著圍裙站在廚房里的身姿什麼的……貌似真的太違和了根本無法想象.說起來去年的情人節的時候那個巧克力是她自己做的.不過我當時好像正好不在.

"桐乃的話,一定會因為這次事情覺得自己負有一些責任,所以去拜托的話沒准會很容易接受呢."

"你為毛總是要以我期望著讓桐乃去干家事為前提進行提議啊?光想想就背脊發涼啊,就算去拜托了也會被說'哈?你白癡啊?’的啊."

而且大體上桐乃那家伙,根本就沒有感到你說的什麼責任啊.

還說了一直不用回來也可以喲

我來回對自己強調著"桐乃的手做便當才不可能會有呢!"

"浩平君,看啊,這不就是最原版的傲嬌的家伙吧.從現在開始的時期是很關鍵的."

"京介說起他妹妹的事的時候,真的是很高興呢."

"無路色~~!才不是那樣!"

"呀嘞呀嘞,這樣討厭桐乃的手做料理的話——"

禦鏡說了一句讓我發火的話:

"那麼,從女朋友那里拿手做便當呢?"

"…………"

胸口,疼啊!一時大意,還沒愈合的傷口又被捅了一刀!

……這麼說起來,黑貓的事情黑沒有和他說過.

"阿勒?京介君,怎麼了?"

"……關于那件事,能不能請不要提及"

赤城碰的一下搭上了禦鏡的肩

"了解,我們把話題返回去."

一旦察覺到更加辛苦啊現在……

"咿呀……不過……剛才我要是不那麼那麼強硬的說出來的話……"

我抬起頭換出一張相對明朗的表情.

"總覺得,和你們扯了這麼久,緊張度反而上升了啊.第一次自己一個人出來住——其實還是挺開心的.當然我出來也是為了好好學習——但是按照自己的愛好購入家具和雜貨,考慮擺放配置,自由的叫朋友來玩什麼的,這樣那樣的事一定會很有趣的吧."

抱著答謝的心情說出了這些話,那兩個人互相看了看對方.

"噗" "噗"

"喂!簡直讓人難以置信!這有啥好笑的!?"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禦鏡一邊爆笑一遍捶著我的背.

"浩平君——聽到了麼?剛才他發了一陣毛,緊張感反而上升了!"

"哦,聽到的聽到的.真是八嘎啊高坂——不要說著說著就心情低沉了啥的啊"

"所以說你們到底在笑毛啊?我明明是在和你們道謝來著——"

"恩恩,我們懂的"

赤城用著就像在哄小P孩那樣對小P孩的話左耳進右耳出的態度在笑.

"第一次的一個人住——一定會成為一段快樂的生活的"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