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止水卷 【風生水止】(上)
止水卷【風生水止】(上)

“止水,你是我的驕傲。”

在止水的記憶里,從小父親就總是喜歡這樣對自己說,他是他的驕傲。

“止水,你的一切都是屬于宇智波的,為了家族你要付出自己的一切。”

“是,長老大人。”

那個時候,止水只記得父親死了所以他被宗家的長老收養,因為他是分家的下任家主。

宇智波止水

只是被冠與了宇智波之名的人偶,是個為了家族隨時都准備著犧牲的棋子。

這就是他的童年,或者說這就是他的未來,亦或是一生。

“你是誰?”

“為什麼在這里哭?”

“我叫鼬,你叫什麼?”

“父親大人說男孩子是不可以哭的!”

直到多年以後,止水每每想到他和鼬的初遇,都會忍不住想要調侃那個現在已經完全變成面癱的無聊家伙。

那個時候,他很聒噪,而他還懂得悲傷的時候應該流下眼淚而不是一味的微笑。也許從某種角度來說,其實他也是個面癱吧?

微笑型面癱?

可是偶爾也會有笑不出來的時候。

“止水,你的任務就是保護鼬。他是我們一族的希望,所以絕對不能出事。”

“是,長老。”

一族的希望嗎?

止水愣愣的看著這個他名義上的“表弟”,從什麼時候開始變得不再聒噪了呢?越來越像面癱了。。。

真是不可愛。。。

“吶,你知道嗎止水?聽說族長的兒子開眼了,才8歲哦!”

“啊,是嗎。”

原來是因為開了血輪眼嗎。。。真是殘忍啊,現在的元老會已經瘋狂到了這種地步嗎。。。

“吶,害怕的話就說出來啊~小鬼~”

“。。。”

“真是不可愛!”

那是一次偶遇,明明只是路過,可是卻被那個孩子的眼神所刺痛,完全的黑暗,那是陷入了痛苦和絕望回憶的眼神。于是就忍不住想要幫他一把,可是卻被‘瞪’了。

“不要以為只有你會啊!”,小鬼就是小鬼!竟然拿剛成型的血輪眼瞪他,于是他也‘好心’的回以雙勾玉血輪眼。

結果卻意外的發現,這個拽拽的小子退縮了,他在害怕,或者說他在害怕血輪眼。

“血。。。血。。。大家都死了。。。”

從鼬顫抖地只字片語中,止水已經大概能夠猜出來他們都讓這個孩子看到了什麼。。。

真是可悲啊。。。他才8歲吧。。。可是止水忘了那個時候自己也才12歲而已。

宇智波止水,分家的天才。

宗家族長長子宇智波鼬的唯一摯友,繼鼬之後唯一進入暗部的宇智波族人。

這樣的光環一直籠罩在止水的頭上,只有止水自己知道這是多麼的可笑。

因為是最被族里看好的兩個天才,所以他和鼬可謂是吃盡了‘苦頭’,無論是在忍者學校還是家族特訓。

倆個人幾乎都得拼上全力才能獲得長老和族長的認可,也因此他和鼬也算是結下了‘同甘苦、共患難’的友誼吧。。。

這麼多年相處下來,止水知道其實鼬是個很頑固很單純的家伙,有的時候單純的過了頭就成了單‘蠢’。

他以為他什麼都不知道,可是有些事七七八八的他也能猜出些來。比如村子高層,比如宇智波。。。

嘛~這關他什麼事,他也只不過是個人偶,一個人靜靜的在等待,等待解脫的那一刻。

自從進了暗部,鼬的臉一天比一天僵硬,而他卻一天比一天溫和。長老說要盡力拉攏人心,收集情報。

所以他總是盡量給人留下溫柔平和的假象。所有的人都說宇智波家的止水真的很溫柔,可是止水比誰都知道其實自己是個很冷漠的人。

當然鼬也比任何人都清楚其實他只是個偽面癱,而且是那種睡覺時都可以保持微笑表情而不會面部抽筋的可怕‘怪物’。。。這是某人在見識過他睡相後給出的評論。。。

“這樣說很傷人的心啊~小鼬鼬~”

“。。。”

“啊~對了,聽說族長收養了一個小女孩?”

“嗯。”

“不知道可不可愛,長大以後一定是個美女吧!喂。。。喂!鼬!你別走啊!等等我啊!”

本來他以為所有的事情都應該在自己的掌握之中了,可是卻發現早在很久以前一切就都脫了軌。特別是在遇到那個女孩之後。

簡直就像是上天派來懲罰他的一樣。

新年祭的時候,木葉會舉行很多祭奠和廟會。起初只是暗部輪班正好可以休息,就跑來看看。結果卻發現了意外的收獲。

“哈~這倆個小家伙是誰?你弟弟?可我沒聽說你有妹妹啊?”

“我弟弟佐助,朱京。。。”

“她該不會就是那個一年前被族長收養的女孩吧!”

“嗯”

“你們好~佐助小弟弟、朱京小妹妹~我叫宇智波止水~是鼬的搭檔~”

佐助那個小家伙止水在暗部的時候已經聽鼬嘮叨了無數回了,對于鼬這個家伙越來越嚴重的‘戀弟癖’,他一向是采取先‘取笑’再‘打壓’的政策。

可是沒想到這樣的待遇很快就被鼬返回到了他自己身上,簡直就是現世報。只是不久之後全暗部的人都知道了宇智波家這兩個天才,一個是‘弟控’,一個是‘妹控’,對于他們所在的暗部小隊來說這簡直就是一場災難!

“吶~鼬~我要做她的哥哥~”

最初到底是怎樣想的,止水已經記不得了。也許是從那場大雨開始的吧,但也許是在更早以前的自己的心里。

父親大人剛去世的那個時候,獨自面對空曠的屋子和黑暗的天花板的時候。名為寂寞的花偷偷地綻放的時候,在那旁邊萌芽的名為渴望的種子。

如今在看到那個黑眸中噙著與他相同渴望,總是淡淡的望著他們的小女孩時,那種子居然開始萌芽了。

煙火就像是為了表達他現在的心情,轉瞬即逝的幸福。那是一種找到了歸宿般的歸屬感,是從他8歲那年開始就失去的溫暖。

可是對于像他這樣已經放棄了的人,這幸福來得太遲了。。。對不起,像卡在喉中的刺,說不出來。。。也不知該對誰說起。。。

所以狼狽的提前退場,在茶屋中啃著丸子直到天空開始落下大雨。

“止水!你有沒有看到鼬?”

“沒有啊,伯母。他們還沒回來嗎?”

“真是的,鼬把佐助抱回來之後就不知道又跑到哪里去了!這麼大的雨!”

“吶。。。伯母。。。”

“嗯?”

“那個小女孩。。。朱京呢?”

“啊!說起來朱京還沒回來呢!鼬該不會是去找她了吧!這孩子真是的!”

“。。。伯母再見。”

“止水!止水?”

開什麼玩笑!

開什麼玩笑!明明住在一起都那麼久了卻連她回沒回來都不知道!

開始玩笑!她要是出事了怎麼辦!

她還只是個孩子吧!那麼小,那麼渴望溫暖的一個孩子而已啊!

。。。她現在一定是卷縮在什麼地方等人來找她吧!?

就像那時候的自己。。。

連止水都不知道,那一晚自己是不是瘋了。就那樣瘋狂的尋找著,連用查克拉隔開雨水都忘記了。像個迷失了的孩子一樣,發瘋的找遍了整個村子,可是哪里都沒有。

朱京、朱京、朱京、朱京、朱京。。。

這個名字像魔咒一樣糾纏著他,心里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找到她。雨打在身上,浸濕了衣服這些都不可怕,可怕的是那顆逐漸冰冷麻木的心。

發現朱京的時候,她正微笑的望著自己,眼里盛滿了溫柔,對于止水而言那就像是一抹轉瞬即逝的光華。

抱著懷里昏厥的女孩,止水愣愣的站在那里。從胸腔里名為心髒的那個器官上感受到的痛楚很真切,真是久違了的心痛啊!

原來以為自己已經麻木了呢~

找到了,那久違了的痛楚與幸福。

就像朱京一直在尋找一個可以帶她‘離開’的人一樣,止水也一直在尋找一個人。

這個人,無論是誰,在這個世界上總是等著他的,不管在什麼時候,在什麼地方,反正他知道,總有這麼個人,會對他溫柔的說一聲‘歡迎回家’的人。。。

而現在那個人恰巧的不恰巧的都是朱京。

“你知道我是在哪里發現她的嗎鼬。”

“哪里。。。”

“就在門口啊~”

是的,就在門口啊~宇智波集聚地大門外面的樹下。

那麼近的地方,卻沒有一個人發現她,她應該就是這樣渴望的看著他們從她身邊急急忙忙的來來回回的吧?可是卻沒有一個人看見她,也沒有一個人幫助她!

“鼬,是你自己錯過了。”

看著鼬明明痛苦卻不知所謂的樣子,止水莫名的有種惡意的滿足感。

鼬也許再也不會明白了,他對朱京的感情,那是少年第一次萌芽的青澀愛戀被掐斷的朦朧痛楚。鼬他再也不會明白了,因為他不會再讓他有機會明白。

宇智波族長的長子和無依無靠的孤女,怎麼樣看都不會幸福吧。。。

而且,在佐助和朱京之間你已經做出了自己的選擇不是嗎?

你最後選擇了佐助,不是嗎?

就算會被她討厭,他也不會再輕易放棄好不容易抓到的幸福。

可是,進展怎麼看都不是很順利啊。。。明明自己是天才,可是為什麼就是抓不住那小妮子的心呢?這就是和宇智波鼬齊名的天才宇智波止水現在的感觸。

明明感覺到了京子對他的認同,可是那小妮子咬住了最後一點就是不松口,死後都不肯叫他哥哥。。。止水在他16年的人生中從來都沒有過這樣的挫敗感。。。

“你看,你和止水哥都是忍者,忍者是很危險的工作隨時都會死掉的不是嗎?”

如果真的是這麼想的,那麼京子你看著鼬的眼神為什麼會如此。。。

或者說因為是鼬所以即使知道也控制不住的對他產生了感情?!

“吶!原來京子是在擔心我啊~哥哥實在是太感動了!嗚嗚嗚~讓哥哥抱一個~”

止水喜歡這樣抱著京子,因為有一種滿足感,就像是小時候被父親大人擁抱著一樣安心。可是京子不喜歡,她說這樣的幸福太不真實,就像隨時會消失的泡沫。。。

也許從那個時候起,她就知道了吧。長老會的決定、村子高層的態度、鼬的選擇以及他最後的結局。。。

不知道為什麼,止水在京子身上有種感覺,她什麼都知道。。。他知道鼬也有這種感覺,不過也許是真的,京子她其實什麼都知道也不是不可能。。。

“京子你放心!我答應你絕對不會死!”

這樣的承諾有的時候很可笑,特別是這樣的場合。

“止水!為什麼!”

“為什麼?鼬你太天真了!當然是因為命令了!”

“難道。。。!”

“放心吧,不是你的小秘密。只不過,我和你之間只有一個人可以活下去。”

“你知道了!”

“是啊~鼬你真的以為我就比你差嗎?”

“止水。”

“要憎恨的話就去憎恨這個家族吧!我現在也有了必須要活下去的理由啊!”

從沒想到會有這麼一天,或者說潛意識里其實早就想這麼做了,好好的和鼬打一場!

有時候連止水自己都不禁想問到底誰才是宇智波的第一天才呢?

真的是鼬嗎?

其實止水他再怎麼有城府也只是個16、7歲的孩子,偶爾也想要任性一回,比如現在。不去想那些任務、不去想那些長老會的老不死、也不去想家族利益什麼的,現在只想和鼬堂堂正正的打一場,分個勝負。

“我贏了~”

戲虐的看著鼬吃驚的表情,能讓這個千年面癱變臉還真是值了,要是京子也看到就好了。

看不到了吧,以後大概就再也看不到了吧。。。

“止水!你做什麼!?”

“本來最開始這就是一場單方面的屠殺而已啊。。。”

對不起了鼬,讓你背負上弑友的汙名。拉著鼬的手將苦無深深的刺進心髒,血液粘稠而溫熱的感覺濕漉漉的順著手臂一路流淌下來,他可以清晰的感覺到鼬顫抖的手,盡管視線已經開始模糊,可是握著鼬的手還是牢牢的緊抓著。

殺死自己另他很痛苦嗎?鼬,你還是太嫩了!雖然對不起你,但是請帶著我給你的這雙眼睛保護她吧。。。鼬。。。

因為對于我而言,京子她更加的重要啊!

如果只有一個人能活下去,那麼活下去的只有她一個人就夠了,怎麼活下來的她不需要知道,也不用知道,只要幸福的繼續活下去就夠了。。。

“止水!難道是長老會威脅。。。”

“替我好好照顧京子,鼬。”

沒想到最後還是要你來照顧她啊,明明最不甘心的是我啊。。。

對不起了京子,和你的誓約沒能遵守。。。

真的不想死啊!可惡!可惡!

千萬不要生哥哥的氣啊。。。

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