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Ⅱ 星火木葉 第五章 桃地再不斬,被扭曲的軌跡。
第五章桃地再不斬,被扭曲的軌跡。

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火影里的忍者總是喜歡在戰斗之前和對手侃大山。

但是聽著桃地再不斬,又開始在那里大講特講【血霧里】和他【鬼人】的來曆時。。。

我徹底郁悶了。。。

為什麼?

上忍在戰斗之前都有這種喜歡聒噪的壞習慣!?

難道平時在自己村太壓抑,所以一見到外村人就激動得忍不住到處八卦嗎!?

那麼忍界大戰之所以每次都持續那麼長時間是不是也是因為,雙方對戰的忍者太多,八卦的時間太長所以不得不延長了戰爭的時間呢?

終于,經過了漫長的時間,再不斬終于說完了。

佐助和鳴人這才有了機會開始他們的第一次合作。

在倆人默契的配合下,鳴人偽裝成佐助拋出的影分車,不僅成功的救出了卡卡西還在再不斬臉上留下了傷痕!

“鳴人,好【個漂亮的計劃書】!”

記憶里,這好像是卡卡西老師第一次誇獎鳴人呢~

兩個上忍重新開始了又一輪對弈!

互相凝視著像達成了什麼共識一般,突然向兩邊跳開,雙手迅速的開始結印,卡卡西的血輪眼急速轉動著!

丑•;申•;卯•;。。。。•;酉!

“水遁!【水龍彈術】!”

兩條水龍各自自水中立起,互相沖撞而去。。。

“啊。。。。。”

大水向岸邊撲來,我們都或多或少的遭到了波及,然而和原著一樣大水從岸邊退下之後露出中間的兩人依然僵持不下。

很快,第二輪較量又開始了。

卡卡西依然複制著再不斬的姿勢,本來上次兩人水龍彈的威力都差不多,只是打了個平手。

可是卡卡西的血輪眼,給再不斬帶來了莫名的壓迫感,再加上卡卡西的心理戰術,再不斬在心態上就敗下陣來導致陣腳全亂。

“水遁!【大瀑布術】!”

明明倆人是一起結完的印,可是卻是由卡卡西先發動了術。

“結束了”

。。。壯觀的【大瀑布術】後,我看著被淋成落湯雞的三人和達滋納大叔,不禁暗自慶幸自已有先見之明用查克拉做了隔離。

岸上,卡卡西站在樹上俯視著戰敗的再不斬。

“為什麼。。。難道你能預見未來嗎?”

“沒錯。。。你的下場就是死!”

“刷刷”兩聲,再不斬被突如其來的千本穿頸而過!

“哼哼。。。真的耶,他真的死掉了。”

另一顆樹上突然出現的少年是。。。面帶霧影追殺部隊面具出場的白。

我跑過去,走到卡卡西身邊看著他檢查再不斬的脈搏,在確認再不斬確實掛掉了以後,白向卡卡西解釋了自己的身份和目的。

可是鳴人卻很不服這個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少年可以一下子就殺死再不斬這樣厲害的人,產生了怒意想要挑釁,雖然被我以一記‘鐵砂掌’阻止了,但是依然耿耿于懷。

“在這個世間里面,有比你還要小,可是比我還厲害的小鬼啊。”

說著卡卡西朝身邊的我瞄了一眼。

我假裝沒看見,心里流著冷汗。。。

一定又是三代那個老不死的說了什麼不該說的!

瞥過頭,心虛的眼睛四處亂瞄。。。

不要看我!我沒你厲害!

“嗯,確實死了。我們走吧京子。”

卡卡西拉上護額再次遮上血輪眼,宣布再度啟程。

白和我錯身而過,扛起再不斬就准備離開。

白~

我微笑著用口型對著他說道。

顯然是聽到了我‘愛’的呼喚,白扛起再不斬的動作一頓。

我卻像沒事人一樣笑著朝卡卡西走去。

隨後白也扛著再不斬一陣風消失了。

緊接著剛剛還一臉常態囑咐我們上路的卡卡西,在下一秒就一頭栽倒在地上。

典型的血輪眼使用過度症狀和長期沒有經曆過激烈戰斗而留下的後遺症。。。

看來我們四個不得不搬著他移動了。。。

唉。。。

攤上這麼個上忍老師還真是命苦啊。。。

幾個小時後達滋納家

卡卡西終于醒過來了,正好聽到了我的一陣推敲分析得出的再不斬沒有死的結論。

小櫻他們都嚇了一大跳,雖然被卡卡西安慰至少要一周再不斬才能恢複,可是我們這邊卡卡西也要一周才能恢複的消息也十分打擊人啊。。。

接著伊娜利小朋友如約登場,和鳴人一番斗氣後,卡卡西終于想起需要給我們特訓的事情了,查克拉之森!

順便一提,拄著拐杖的卡卡西真的很像一個半身不遂的老頭子。。。

關于查克拉、解釋、示范一系列的准備工作之後三只小菜鳥就開始了灰溜溜的爬樹之旅。

最先成功的還是小櫻,佐助和鳴人雖然比著勁的練習,但是效果嗎。。。

我站在樹下抬頭望天,今天的天氣真好啊~~~云彩真多啊~~~

“京子不練習嗎~”,是鳴人。

無視之,繼續望天,我什麼都沒聽見。

“京子~”是小櫻。

搖頭~我還是什麼都沒有聽見。。。

“京子!”

啊!?是小佐助的聲音。。。

我可以繼續無視嗎?

“宇智波朱京!”

好吧。。。這個樣子沒有辦法無視啊。。。

“我恐高。。。”

“啊!?”

包括卡卡西在內,所有的人都額頭抽搐的瞪著我。

一個忍者,說她恐高。。。那之前在樹上蹦來蹦去,精力充沛的是誰?!

借口!這是紅果果的借口!

其實我只是不想重複著5歲時就做過的基礎練習而已。。。

“不要再任性了!”

完了!小佐助生氣了。。。

好吧,我妥協。。。

這個死小孩!

乖乖的握起苦無我開始磨磨蹭蹭的假裝練習爬樹。

“京子很聽佐助的話呢~”背後卡卡西如鬼魅般涼颼颼的飄來一句。無視他。。。

幾乎同時再不斬的基地里

卡多正‘勇敢’、‘無知’的挑釁著再不斬的忍耐極限。

雖然某只木乃伊大叔徹底變成了木乃伊,躺在床上看起來似乎是一動都不能動,可是那可是霧忍的鬼人啊!

被單下緊握的苦無正伺機尋找著時機隨時都准備著劃破卡多的喉嚨,送他歸西。

可惜,白是不會讓他這麼做的,這可是京水先生介紹的肥羊啊!

你一定要冷靜啊!再不斬先生!

“不要用你的髒手碰再不斬先生。”

咔吱、咔吱的是骨頭被擠壓摩擦的聲音,大概全碎了吧。

“啊——!你!你們給我等著!京水大人明天就會抵達波之國了!如果下次再失敗的話!你就自己去像那位大人謝罪吧!”

眼睜睜地看著拔刀的居合斬二人組被白輕易的制服後,卡多狼狽的撂下狠話倉皇的逃走了。

“白,你何必多管閑事!”

“我知道,不過現在要殺卡多還太早。如果在這里引起騷動破壞了任務的話,京水大人會很為難的。

而且您也答應了牙先生絕對不會失敗,所以眼下必須要忍耐。”

“啊,說的也對。那個臭老頭。。。”

“你說誰是臭老頭?”

帶著斗笠的男人躲過突如其來的千本,如入無人之境般輕松的拉過一把椅子自顧自的坐下。

“白~我要茶~謝謝~”

“牙大人!?”

白驚恐的看著摘下斗笠的男人,那是一張平淡無奇的臉。

大概四五十歲的樣子,如果不是剛才身手矯捷的身影,恐怕沒人會把這個面目和藹,滿頭銀絲的男人和忍者這個職業聯系起來。

“吶!我說臭小子!一段日子沒見了,怎麼變得這麼狼狽了!”

“嘁!”再不斬別扭的撇過頭去。。。不是說京水大人要來嗎?怎麼來的是這個臭老頭!

“我們遇到了木葉的拷貝忍者卡卡西。”

白恭敬的回答,雖然不太了解,但是白還是知道的。

眼前的這位看似和藹普通的人正是霧影桃地再不斬的師傅,正宗無聲殺人術的傳授者——牙先生。

“是嗎。。。他也選擇了自己的道路嗎。。。”

喃喃的感慨著,銀發的男人莫名其妙的笑起來。

“好了~接下來就讓我們來談談這次的任務吧!”

凌冽的氣勢瞬間襲來,哪里還有剛才和藹祥和的氣息!?

溫柔的面具之下所顯露的才是這個男人身為暗殺者的冷酷神情以及那長久以來身居高位所堆徹的皓然霸氣!

就這樣,在漫長的時間中,名為命運的齒輪上微小的裂縫終于開始崩壞破裂。

不知不覺中劇情或多或少的出現了‘意外’,脫離了原有的軌跡,漸漸的駛向了未知的方向。。。

----------------------------------我是回憶的分割線--------------------------------------

“忍者的世界只有利用人和被人利用兩種。所謂忍者也不過是別人利用的工具而已。”

面相凶惡的少年隨手甩掉斬首大刀上的血跡,不屑的看著眼前戴著暗部面具的主考官冷漠地說著。

“吶!你是考官吧!很強嗎?”

“呵~真是個熱血的家伙啊~霧影已經很多年沒有出現過像你這樣的年輕人了啊~”

帶著面具的男人溫和的笑著,突然起身,一瞬間憑空消失在再不斬的眼前。

“呼啦~年輕人還是應該懂點禮貌才好~”

冰冷的苦無輕輕的抵在後背上。。。

他!霧影的鬼人桃地再不斬!竟然就這樣被一個無足輕重的暗部輕而易舉的制服了!?

怎麼可能!

你也太小看本大爺了吧!一個轉身,毫不猶豫的舉起大刀朝後面的人斬去。

凌厲的刀鋒襲面而來,對面的人影‘唰’的一聲撕裂成兩半。。。

“哈哈哈!要怪就怪自己還保留著那些無聊的感情吧!既然身為忍者就應該拋棄那些無聊的東西,做一個沒有感情的道具。”

再不斬指著地上的‘尸體’囂張的喊著,居然對他手下留情?!

笑死人了!

身為忍者居然還抱著這樣無聊的‘同事友誼’!

嘁!

“是嗎?我可憐的徒弟啊~你這樣的性格恐怕這輩子都會討不到老婆吧。。。”

戲謔的而熟悉的音調自身後響起,一張和藹安詳的臉猛的出現在身側,銀發男人手中把玩的真是那個‘死去’暗部戴的面具。

“噗哧”一聲,躺在地上的尸體變為一具木樁。

居然是。。。

[替身術]!

“臭老頭!你怎麼會在這!”

“真是沒有禮貌的笨徒弟!”

戴上面具,男人的聲音變得莊嚴而肅殺。

“那麼~桃地再不斬,現在宣布你正式成為霧影七人眾之一,繼承這把斬首大刀!”

“臭老頭!你。。。”

怎麼也想不明白,這個從12歲就開始教導自己的男人,怎麼會出現在這里?

這個精通無聲暗殺術、編得一手好斗笠的男人。

怎麼會知道霧影暗部最高機密的霧影七人眾考試的事情?

突然覺得眼前的這個男人變得那麼陌生而遙遠,臭老頭你到底是誰?

“啊~忘了自我介紹了~重新介紹一下~我的主要職業是‘含辛茹苦、孜孜不倦’的教導著你的老師!牙先生~”

滿意的看見再不斬頭上爆起得青筋和摸上斬首大刀的右手,男人才見好就收的板起面孔。

“最近在霧影暗部兼職,職位暗部部長。”

“臭老頭!你!你是暗部部長!”

“要叫牙大人或者老師啊!”

強烈的殺氣伴夾雜著長年累月久經殺場的絕對氣勢向再不斬席卷而來,一時僵硬的身軀變得不聽使喚,雙腿屈辱的跪了下去。

冷汗沿著額骨如斷了線的珍珠不斷地滾落!

這是何等驚人的氣魄與霸氣啊!

“再不斬,即使是忍者也不能完全拋棄自己的感情成為冰冷的工具。羈絆這種東西真的很可怕啊。。。”

“我才不會相信這些!我們只是工具而已!名為忍者的工具!”

憤怒的少年大聲的吶喊著,夾雜著羞辱與不甘。

忍者只不過是上位者的工具而已!隨時都可以替換的工具而已!連他們也是一樣的!

死後會被毫不猶豫的舍棄。。。沒有人會記得。。。沒有人會在意。。。

就像也被他遺忘了的那些死在自己手中的人一樣。。。

他們是誰都不會記得的存在。。。

“那麼我們來打個賭吧~如果你輸了。。。”

“我是不會輸的!臭老頭!”

“呵呵~是嗎。。。”

有人說過這個世界上本來就不存在絕對的輸贏,更沒有絕對的強大。

為了自己而揮的劍與為了別人而揮的劍,哪一個才是真正的‘劍’?

也許只有揮劍的人才能夠明白吧。。。

然而確實如同牙所說,羈絆!真是一種很可怕的東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