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Ⅱ 星葉木火 第一章 劇情開始,朱京的選擇
第一章劇情開始,朱京的選擇

清晨木葉忍者學校

“啊——”

大大地打了個哈欠,我趴在桌子上看著前面的佐助酷酷的撐著下巴裝深沉。

無奈了。。。這麼小裝什麼裝!小心長大以後和面癱鼬一樣不會笑。

“真是的伊魯卡老師怎麼還沒來吖?”

“就是啊!不會又是因為鳴人的緣故吧?!”

教室里吵吵嚷嚷的,已經過了上課的點,可是班主任伊魯卡老師似乎遲到了。。。

“真是麻煩啊。。。”

呀~我回頭看向鹿丸“鹿丸~早啊~”。

現在是木葉60年,算算我和佐助也已經“非法”同居3年了。。。

最重要的是很快我們就要參加忍者學校畢業考試開始自己的忍者生涯了。

或者換句話說:【劇•;情•;要•;開•;始•;了】!

這三年里,我像答應了鼬的那樣很好的照顧著佐助:

雖然每天早上都是佐助叫我起床給我做早飯,但是這讓他養成了很好的生活習慣。

雖然我做的食物依然是能看不能吃,但是這訓練了佐助的抗毒能力。

雖然我還拉著佐助交了很多朋友,但是佐助幾乎不和他們交流。。。

鹿丸就是我幫佐助交的朋友之一,當然也是我最好的朋友啦~

介于我和丁次一樣對“食物”的執著和比鹿丸還要怕麻煩的個性,我和他們倆個的關系比其他人要好得多~

“喂!朱京!到你了!”丁次小聲的提醒我,“啊?”

原來和劇情一樣,鳴人在火影岩上亂塗亂畫結果被伊魯卡老師抓到綁了回來,現在依魯卡老師在給我們進行變身術的複習考,而且已經輪到我了。。。

“哦~”

實在懶得走下去到講台那邊去了,我分個分身去演示變身術,結果迎來了全班和伊魯卡老師的贊美:

“不愧是這幾年來的忍術天才!這麼小就可以同時使用分身術和變身術了!”

“不愧是天才啊!”

“嘁,除了忍術她還會什麼!”

是啊。。。

我在忍者學校的成績除了忍術是全校第一名,其他都很平庸,體術更是直逼鳴人向最後一名沖刺。。。

如果說鳴人是因為亂投苦無而不及格的話,那麼我就根本是個體術白癡。。。沒搶了鳴人的最後一名完全是因為老師比較討厭鳴人的緣故。。。

“喂!佐助在看你啊!京子!”

井野小聲的提醒我。。。我流汗。。。佐助一定也想到了我其他科目那慘不忍睹的排名和分數。。。

要不是為了不讓他覺得很丟人,我只好用忍術吊著天才的名聲,否則我恨不得和鹿丸一樣每個科目都飄在正中間萬年不變。。。

似乎是不滿我的“天才”表現,鳴人最後使用了他的絕招:【色•;誘•;之•;術】,結果被噴鼻血的伊魯卡給大罵了一頓。。。罰他放學後去清理火影岩。。。

下午放學後我謝絕了小櫻和井野的邀請,先佐助回了家。佐助他每天放學之後都要加訓到很晚,所以一般我都會買一些飯菜放進冰箱等他回來自己熱了吃。

三年前給佐助下的封印已經開始漸漸松動,其實那時候所下的無非是個抑制血輪眼開眼的封印。

畢竟對于木葉高層來說,當時那種情況下,佐助如果開眼了,即使是鼬也不能保證高層不會因為突如其來的意外而決定暗殺佐助。。。

不過經過了三年的監視和三代的施壓,高層似乎已經覺得安心了,不再覺得佐助和我會產生威脅了。

雖然我和佐助都被譽為天才,可是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忍者學校的天才算什麼天才?!

只是比一般小孩刻苦點罷了。。。更何況沒有了家族的特別培養,宇智波家的小鬼也不過是個天賦稍高,可能繼承血輪眼血繼的普通下忍罷了。

第二天和劇情一樣,我和佐助順利的通過了畢業考試,鳴人沒有通過考試被水木給叫走了。

看著聽完水木的話一臉興奮的鳴人,我歎口氣:果然是個白癡!這個家伙這幾年來真是一點都沒有改變。

結果當天晚上,在鳴人背著【封印之書】在樹林里四處逃竄時,我就變成水木躲在樹叢中瞄准時機一個腳把他踢出去,搶了卷軸就跑。

用帶來的卷軸複制了【封印之書】的內容,把卷軸“還”給鳴人後就借機遁走了。

重新戴上微笑的面具,我從小巷里拐出走進【一樂拉面】店,佐助正在外面等我,一臉的不耐煩。

“怎麼這麼慢?”

笑著坐下來點了一盤炒烏東“和朋友聊了一會~呵呵。。。”

遠處火影辦公室,三代錯愕的看著水晶球里鳴人繼續逃竄的身影。。。若有所思,水木之前明明是在放水?!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從忍者學校畢業之後到分配小組的這幾天里都是很空閑的時間,佐助依然是抓緊每分每秒刻苦的訓練。

雖然我很想對他說沒開眼的話他是不可能有什麼大突破的,可是我也很忙,最近一直在研究【封印之書】里的忍術。。。

躲在布置好的結界里,我開著幾乎三年沒用的血輪眼開始複制、複制、再複制。。。

修煉是不可能的了,畢竟之前做了一顆查克拉結晶就幾乎耗費了我所有的查克拉,這三年里我只好像初學者一樣重新開始聚集、修煉查克拉。

現在也才剛剛恢複到一半,雖然朱雀的查克拉一直封印在我的左眼里,可是我還是覺得太危險了,不敢隨便動用。

終于忍者小隊分組的通知出來了。

“小櫻!”

是鳴人啊。。。

鳴人喜歡小櫻,每次都會做一些吸引小櫻的白癡事情,因為我和小櫻、井野的關系比較好所以常會被波及到,不過也緊限于此。

其實三年前宇智波滅族的事情被傳開之後鳴人曾經來醫院看過我,可是卻被我拒絕了。

後來和佐助一起上學後,鳴人總是想要和我說話卻被我不冷不熱的態度打擊到了,特別是我總是和他最最討厭的佐助在一起,久而久之鳴人也就和我疏遠了。

雖然我們已經不怎麼說話了,但是每次在體術課考試的時候,鳴人就會對我產生一種同類的惺惺相惜之情(都是不及格。。。)。

其實和小櫻、井野成為好朋友是因為佐助的緣故(我可以給她倆提供佐助的消息),但是分組的話,我還是希望和鳴人他們一組,畢竟我的目的是來‘搗亂’的嘛。。。

很快。。。鳴人發泄完對佐助的不滿後,跳上了桌子和佐助對視。。。“砰”的一聲坐在我旁邊的男孩一把撞了鳴人一下。。。

“啊。。。不好意思。。。”

我微笑著停止了和小櫻的聊天,把視線轉向鳴人和佐助,真是個好位子啊!

我坐在鳴人的前面一回頭正好可以把倆個人接吻的全鏡頭一覽無余,而且還可以看到佐助變臉的全過程~

LUKY~

于是在伊魯卡老師到來前,教室里充斥著女生們的怒喝、佐助和鳴人別過頭干嘔的聲音和鳴人被小櫻爆揍發出的慘叫聲。。。

“好麻煩啊~”我和鹿丸同時發出感慨,不過之後鹿丸繼續看窗外的云,我則接著看戲。。。

“為了平衡各組的實力,有我們來決定如何分組。”

終于期待已久的分組開始了。。。

“先是第一組。。。第二組。。。。。。那,第七組。。。春野櫻和。。。漩渦鳴人!”

鳴人激動,小櫻失望。。。

“還有。。。宇智波佐助。”

鳴人失望,小櫻激動。。。

我繼續保持微笑,沒關系,不是和佐助在一起,別的組也可以啦~

“第八組。。。第九組。。。。。。好!最後一組。。。”

可是。。。

為什麼沒有我呢?!

露出一個曾經讓三代看了都恐懼的微笑,舉手、提問:“依魯卡老師是不是忘了什麼人呢~”

頓時全班被西伯利亞寒流侵襲了一遍,伊魯卡不好意的撓撓頭“哦!因為分組是三個人一組,所以你被分到別的班的小組里了。之後會有老師來和你說明的。”

我的笑容更加燦爛了:“原來是這樣啊~”

持續釋放著西伯利亞寒流,伊魯卡眼看全班就要凍僵了,趕緊救場:“下午我來介紹上忍老師給你們認識,現在先解散!”

“京子。”

啊啦~是佐助啊~這死小孩擔心我呢吧?一臉猶猶豫豫的表情。

“佐助~以後我們就是獨當一面的忍者了!”

我笑嘻嘻的看著他,我還沒有脆弱到需要他來安慰的程度。

“嗯!”

佐助看到我似乎真的沒事了就獨自又離開了。。。

“Sa~現在該好好找那個老頭子算算帳了!”

我握拳咬牙切齒的望向火影辦公樓。。。不用想,一定是這個老家伙搞的鬼!自從三年前我向他敲了不少好處之後,這個老不死的就一直跟我過不去!

猿飛你這只老猴子!給我等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