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七章 小團扇加油!干哥哥是宇智波止水?!
第十七章小團扇加油!干哥哥是宇智波止水?!

自從上次在河邊遇到小狐狸之後,我就三天兩頭的往外跑。雖然有的時候回去晚了會被美琴斥責,但是基本上這半年來我在宇智波族長家過著混吃混喝的幸福米蟲生活,好不逍遙自在。

當然,除了美琴時不時的會對穿著新衣服的我發發花癡、YY下我和佐助之間的可能性外,一切都是美好的。不過偶爾也會聽到美琴和富丘的閑談,內容有時也會涉及到鼬、佐助甚至是我:

“親愛的,我聽說鼬有喜歡的女孩子了呢!”美琴有的時候也是很八卦的。

“那是不可能的。鼬是一族的希望,是不許有時間想其他的事情的。”作為父親富丘對鼬的要求果然還是一如既往的嚴格呢。

“啊拉~我只是聽說嘛。不過,佐助和京子相處的還真是好呢~小小的就像一對小夫妻~”

我流汗,我和那個死小孩像夫妻?!美琴你“老眼昏花”了吧?!我怎麼覺得我們像主仆?每回都是我被他奴役干這干那,還什麼都不敢說。。。

“美琴,以後不要再說這種蠢話了。”

“哎?為什麼?我覺得京子很不錯啊!”美琴不解的看著突然嚴肅起來的富丘。

“就算是擁有宇智波血統的後裔,也只是個外人。留下她只是因為貓婆婆的囑咐。”

富丘看著有些郁悶的美琴繼續囑咐“不要在她身上傾注太多的感情,否則你會傷心的美琴。”

“嗯。。。”美琴默默的點了下頭,不管是對身為宇智波一族的族長還是自己的丈夫,美琴都沒懺逆過富丘的話,就算她確實有點喜歡我也是一樣的。

面無表情的低下頭,准備轉身離開,卻意外的對上了一雙深邃的黑色眸子。鼬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到了身後,那些話他都聽到了吧。

無所謂的扯開嘴角,掛上習慣性的職業笑容,與他擦身而過。我想我一定是眼花了,有一瞬間我居然認為自己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心痛’這樣的感情?!呵呵~真是可笑。。。

“我回來了~哥哥~”一路跌跌撞撞的沖進院子,佐助第一時間看到了鼬。我在心里感慨,不愧是日後羈絆最深的一對兄弟啊!感情真好。。。

說起來佐助已經在忍者學校上學上了快半年了,可是每回放學回來都似乎並不高興的樣子,而且也總是一個人悶在家里和練習場練習忍術和投擲技。或許是因為老是被老師拿來和鼬比較的緣故吧?

終于也因為背負著宇智波的天才之名而感受到那些沉重的壓迫了嗎?

看著每天早出晚歸,越來越疲憊和經常受傷的佐助我時常詫異:

天才之名就那麼重要嗎?一定要超越鼬嗎?宇智波一族從來都是因為刻苦和強悍而被稱為天才的,而不是被稱為天才才變得刻苦和強悍的!

朱雀是這樣告訴我的:那是曆經血淚與生死才獲得的力量。天才這樣的稱謂在戰爭中是如同螻蟻般渺小、輕賤的存在。

不知不覺中嘴角扯出一個嘲諷的弧度,不知是不是因為住進了宇智波的集聚地的緣故,我現在受朱雀部分的影響越來越大了。而朱雀關于宇智波一族的記憶也恢複得差不多了,托她的福我倒是知道了不少宇智波一族的八卦和辛辣秘史呢!

“真是的。。。不用上課的日子,就應該自己好好休息一下嘛。”在回廊上游蕩的時候聽到不遠處美琴不滿的抱怨聲,看來是佐助又因為練習而受傷了。。。

“好痛!”活該。。。

“不必勉強自己。。。。。。”就是!就是!

“我聽說。。。哥哥只花了一年的時間就從忍者學校畢業了。”那是戰爭年代好不好!?

“那個時代和現在不一樣。。。而且他比較特別。。。”特別?!可惜談話中止了,佐助那小子又去練習了!!!(咬牙切齒)

其實佐助的資質和身體素質都很優秀,只是年齡限制了他的查克拉量和成長罷了。再說,忍者學校這個地方吖~在非戰爭年代,真的只是個走過場的地方啊!。可是,某只換真是個死心眼。。。

富丘,你小兒子要死了!你管不管啊!?

終于我再也看不下去佐助近乎于自虐的訓練了!

“佐助君也請教我投苦無吧~”我用小心翼翼討好般的語氣請求佐助。

“我沒空。”Kao!拒絕的也太干脆了吧!?

“我聽說教別人會讓自己也提高的!”拋出誘餌,繼續誘拐!

佐助露出躊躇的神情,猶豫再三終于同意了!累死我了!這個死小孩,這麼不好拐!想想後來哥哥也是花了好大勁才把他拐到手的吶!哥哥我真為你自豪!(作者:喂!喂!誘拐未成年人是犯法的!大蛇丸:你有意見?作者:沒!沒!您老接著拐~)

于是每天放學除了自己練習,佐助身邊還多了我這麼個跟屁蟲。但是很快,佐助和我都後悔了。。。

“你怎麼這麼笨啊!”

“。。。。。。”

我忍!又要暗示你投苦無的技巧又要保證苦無不能都射到靶子上我容易嗎我!?就算是當初蜂教我投擲技的時候我也沒這麼累過!

“你再射到我,我就不教你了!”你個死小孩,還敢威脅我!

“對不起。。。佐助君。。。”我低著頭道歉盡量不讓臉上猙獰的表情被看到,可是心里早就把這個死小孩罵了千遍萬遍了!

于是日子就在我和佐助的‘嬉笑打鬧’中又過去了半年。新年之前的幾天木葉都有舉行傳統慶典的慣例,當然村子里的大家族也會在這幾天舉行小型的家族慶典。而等美琴他們忙完了家族慶典之後才發現竟然忘了還有一個我,作為補償她讓鼬帶著我和佐助去木葉的新年祭玩。

整整一天我和佐助都玩的很盡興,或者說我們玩的很瘋。而鼬最近越來越趨向于完美面癱的臉也被佐助開心快樂的笑顏感染而變得柔和了很多。可是我沒想到的是我們在這個慶典上遇到了宇智波止水。

“鼬~”

“止水?”

“哈~這倆個小家伙是誰?你弟弟?可我沒聽說你有妹妹啊?”

“我弟弟佐助,朱京。。。”似乎是很困擾,不知道該怎麼介紹我,鼬看著我不知道在想什麼,竟然走神了。

“她該不會就是那個一年前被族長收養的女孩吧!”

“嗯”

“你們好~佐助小弟弟、朱京小妹妹~我叫宇智波止水~是鼬的搭檔~”

宇智波止水的臉突然湊近到我和佐助的面前,看著這張溫柔的臉讓人覺得莫名的安心,銀色的發絲飄逸的灑落在肩頭,很漂亮的一個美少年,這是我對他的第一印象。

然而事實證明,有種生物叫做‘披著羊皮的狼’,而止水恰巧就是此類生物。當然等我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已經是很久以後了。

可惜的是最後祭典被一陣瓢潑大雨打斷了,本來和佐助一起擠到人群里去看煙花的我也和大家走散了。聽說最後是止水找到了精疲力盡不省人事的我,而佐助早在很久之前就被鼬找到送回了家。

之後的我發了幾天的高燒,而這幾天止水每天都會到我的病榻前來報到。每次也都會帶些小禮物給我,最重要的是他答應等我好了以後請我吃烤肉!(作者:原來如此。。。)

也許是因為烤肉的魅力太大了,我竟然很快就退燒好了起來。止水也如約請我吃了烤肉,當然還附帶上了兩個跟我搶肉的——鼬和佐助。

這一年就在彌漫著烤肉肉香的美好氣味里結束了,唯一不同的是我多了一個可以隨時蹭飯、撒嬌、耍賴的干哥哥——宇智波止水。

至于這個干哥哥,除了這個家伙逐漸顯露出來的越來越嚴重的‘戀妹’情節外,還算是很不錯的~不過每次見面時那個‘熱情’的擁抱實在是。。。好在鼬總是會在我被他的熊抱弄得快要窒息時救我出‘熊’口,否則我早就去和上帝喝茶去了。

只是命運的齒輪依然好不停息的轉動著,一年又過去了呢。望天。。。新的一年啊,是悲劇的一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