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六章 寂寞啊?遇到小狐狸,要堅強啊!鳴人!
第十六章寂寞啊?遇到小狐狸,要堅強啊!鳴人!

第二天,一大早鼬就去執行那個據說很重要的任務去了,宇智波富丘和佐助則去參加忍者學校的開學典禮了,而我則跟美琴呆在家里學做家務。

收拾完餐具,我抱著比自己還要高出很多的掃帚開始在院子里‘畫畫’,美琴路過的時候看見竟然笑了。

“京子也想去上學嗎?”

“才不要呢!又累又麻煩!”其實我是覺得忍者學校教的東西我早就會了,雖然也想看看袖珍版的小強們,可是我還是比較想要多過幾天‘宅女’的生活。

“呵呵~京子可不能這麼說啊。我小時候的夢想就是成為厲害的忍者呢~”美琴笑著摸摸我的頭。

“我的話,比起忍者不如做教師比較好吧。”

“教師啊~是個很不錯的目標呢。我曾經有個朋友就是忍者學校的教師,說起來她也叫京子呢。”美琴感慨似的又狠狠的揉了揉我的頭。

“那她現在呢?”我抬起頭直直的望著她,捕捉到她眼底的一絲慌張,躲閃著我的視線轉過身去。

“京子還沒在木葉逛過吧。好了,去玩吧。有事的話只要找宇智波的族人就行了。不知道今天佐助在學校過的怎麼樣。。。”

一邊碎碎念一邊走進房間拉上門的美琴可能沒有發現,她這個樣子真的很反常啊。

“去玩嗎。。。?”我眯起眼睛收回追隨著美琴的視線,跨過早就倒在地上的掃帚,轉身走出了宇智波的大宅。

漫無目的的在宇智波的大街上閑逛,熱鬧的街道和忙碌的族人,牆壁上是隨處可見的團扇圖紋,這就是宇智波一族,驕傲、自信、傲慢的一族。

“那是誰家的孩子啊?沒見過呢!”

“哪個?那個啊!你不知道嗎!我跟你說啊。。。”聲音突然小了下來,兩個主婦咬起了耳朵。

“就是那個?”

“是啊!”

窸窸窣窣的是人群的議論聲伴隨著不懷好意的猜疑和審視。

嘴角勾起一個嘲諷的笑容,為什麼明明走在人群里可是卻比一個人的時候更孤獨?突然覺得很冷,心冷。

確實,即使這具身體擁有宇智波一族的血統,即使開了血輪眼,即使和朱雀記憶共享,對于宇智波一族而言我也只是個‘外人’罷了。

我從容的穿梭在人群中,沐浴在他們“鄙夷”、“嫌棄”或是“憐憫”的視線中。最後不知誰嘟囔了一聲“雜種。。。”

我的心狠狠的抽了一下,但很快就一笑置之了。對于我而言宇智波一族無疑是陌生的,我所熟悉的只是漫畫里幾個難忘的人物而已:帶土、鼬、佐助,只是恰巧他們都姓宇智波而已。

不想再待在這個地方了。。。

低著頭走出宇智波一族的聚集地,我開始在木葉的街道上游蕩。

木葉是個很熱鬧村子,不愧于五大忍村之首。經過了4年的修養,木葉已經脫離了當年戰爭和九尾侵襲的陰影。人們發自內心的笑容和忍者們悠閑的身影。

最重要的是我看到了一樂拉面、甘栗甘屋、烤肉店。。。這些都是木葉的名產啊~~~(作者:吃!你就知道吃!)于是我就這樣一動不動的冒著星星眼盯著甘栗甘屋櫥窗里的和果子。

“啊~好可愛的小孩子啊~給你~”

“哎!”一個從甘栗甘屋里出來的好心阿姨送給了我一塊和果子~

“謝謝阿姨~”我捧著和果子努力的向阿姨揮手告別,心里感慨:木葉的好心人真多啊~

離開熱鬧的街道,我越走越偏。最後迷路在一片森林里,轉悠了大半天都沒走出去。直到看到三根熟悉的木樁子才恍然大悟,我似乎是到了未來第七班的測試考場了啊。

左右瞧瞧果然在一角發現了著名的慰靈碑。遠遠的看著光滑的石碑恍如隔夢。

初建慰靈碑的時候朱雀就說過:人都死了,建這種東西還有什麼用。

而草稚京卻說:希望死了以後名字也可以被刻到上面。

可是最終無論是朱雀還是草稚京,她們的名字都沒有被刻到上面。

“呼。。。”長呼一口氣,疏散從早上就郁結于胸的穢氣,轉身、走人。

當朱京的背影完全消失之後,戴著狗面具的暗部從樹上跳下來慢慢地走到慰靈碑前,愣愣盯著刻滿名字的石面,站在那里一動不動。。。

“你是誰?”

“啊?”

黃昏的夕陽映在水面上,蕩漾的水波一層層的蕩起漣漪。因為還是不想回宇智波一族去所以就決定坐在河邊發呆浪費時間的朱京沒有想到和他的邂逅如此簡單。

“我問你話呢!你是誰啊!為什麼老叫我的名字!”

“我沒有啊。”

“還說沒有!又開始叫了!煩死我了!”

“我沒有。。。”

“你有!你就是有!”

“沒有!”

“有!”

“沒有!”

“。。。”

看著面前瞪著眼睛氣鼓鼓的男孩,我笑了。

“我叫朱京,你呢?”

“。。。”

金發的男孩小心翼翼地打量著我,藍色的眸子像湖水一樣清澈卻閃過幾絲礙眼的冷冽。

“我們交個朋友吧~”我繼續誘拐,看著某只如同小動物一般想要親近人又害怕膽怯的神情,相當的可愛。

“我叫。。。漩渦鳴人。”

“鳴人~以後我們就是朋友了~”

“朋友。。。?”

“嗯~朋友~”

如果說我愛羅是沙漠里的仙人掌,隱忍、堅強、孤獨;那麼鳴人就是麥田里的向日葵,追逐著陽光,努力、樂觀、自信?或者說是神經大條?!

和鳴人相處的短短幾個小時里,這個小子就一直在說自己在忍者學校開學第一天的‘光輝’曆史——遲到。還憤憤不平的抱怨女生們沒有眼力,竟然都喜歡一個拽拽的不說話的臭小子,最重要的是所有的孩子都要父母送,而他,漩渦鳴人大人是自己一個人到學校的!雖然遲到了。。。

“吶!我是不是很厲害啊!”

“嗯!鳴人最厲害了!”

伸手摸摸鳴人的頭,看著他不滿的瞪向我,微笑著再捏捏他氣得紅彤彤的臉頰。

鳴人也許你沒有發現,你問我問題的時候,那表情就像要哭了一樣。包括最初你說我一直在叫你名字,是因為太寂寞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