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 宇智波兄弟初印象!殘缺的誓言與迷茫的決心!
第十五章宇智波兄弟初印象~殘缺的誓言與迷茫的決心!

我在大宅里閑逛了會就覺得無味了,溜進廚房里順了根黃瓜靠在走廊上的木柱坐下來,啃一口黃瓜晃一下小腳丫。可是直到啃完了黃瓜也沒人來理我,無聊的倚在木柱上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為什麼?

京子為什麼要回到這里來呢?!

京子你會後悔的,

京子你會後悔的啊。

宇智波從來都不是一個適合作為家的地方啊,

京子你會後悔的。”

是誰在說話,夢境里厚厚的白霧漸漸散去了朱雀穿著代表純潔和花嫁的“白無垢”靜靜的站在無盡的曼珠沙華叢中,竟然是那樣的寂寞和悲傷。

朱雀。。。京子靜靜的站在彼岸回望著這個本該令自己咬牙切齒,避諱不急的女人。可是誰能告訴她,上次的那個囂張,驕傲的像只孔雀的女人去哪了?現在站在這里的真的是那個曾經用戲虐語調調戲過她的家伙嗎?!

“有埋伏!前方有埋伏!朱雀小姐!泉乃少爺快跑!”

突然天空中傳來一陣金屬碰撞的聲音和男人焦急的喊叫以及最後的悲鳴。。。

“泉乃!泉乃!快回來!”少女特有的清脆嗓音自天空響起

“不要!我也是忍者了!我會保護姐姐的!”

小小的黑色身影漸漸地清晰起來,一個長得和小時候的佐助頗為相似的小男孩倔強的拿起苦無擋在穿著‘白無垢’的朱雀前面正對著我,我可以清晰的看見小家伙堅定的眼神和倔強的神情。

這就是宇智波泉乃嗎?那個宇智波斑的弟弟。。。那個據說被哥哥挖去眼睛慘死的弟弟。。。

“回來!泉乃!斑會趕來救我們的!你快回來啊!”少女的聲音變得焦急不安起來

“不要!我也可以保護姐姐!”就像哥哥那樣。。。

稚嫩的身影緊握著苦無,才沒多久額角就滴下汗來,他是第一次面臨這樣的實戰吧?我記得在蛇哥哥的基地里,我也曾像他一樣害怕的握緊苦無,緊張的留下冷汗。

“絕對不會把姐姐交給你的!”說著就提起苦無沖了過來了,一臉的。。。視死如歸。。。!?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突襲,我本能的想要放出‘天照之火’,可是毫無動靜,只能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鋒利的苦無刺向自己,恐懼沒有使我閉上眼睛反而促使瞳孔放大了,沒有想象中的刺痛和飛濺的鮮血,小孩子與苦無一起穿過我的身體消失了。。。

可是急促有力的心跳提醒著我當時是多麼的危急和命懸一線。

“斑!斑!你終于來了!你終于來了!求求你救救泉乃!求求你!救救泉乃吧!”女人的抽泣聲漸漸地變成了低泣,聲音也沙啞起來。

“斑!我要變強!變得很強很強!如果你和泉乃要做宇智波的‘劍’那麼我就來做宇智波的‘盾’,我會永遠永遠守護你們,守護宇智波。”

少女最後堅定無比的誓言回蕩在整個陰郁的空間中,高高的曼珠沙華搖曳著,花瓣摩擦著衣料的聲音細小的無人察覺。

朱雀的聲音仿佛是來自幽潭的最深處,絕望而悲哀,她說,你會後悔的,京子你會後悔的。

我看著她,心一點點被揉碎,被針紮,後悔嗎。。。

後悔來到木葉?

後悔加入宇智波?

朱雀,你到底經曆了什麼?

你到底為什麼這麼悲傷?這麼恨宇智波?

可惜最後什麼都沒有來得及說,也什麼都沒有問。

濃霧再次籠罩一切,睜開眼看到天上那一片火燒的晚霞後,我知道,我回來了,剛才的一切不過都是朱雀精神世界里的記憶罷了。

“京子你會後悔的。”

想著朱雀的話,我勾起唇角,會後悔嗎?

那麼我要離開木葉嗎?

離開好不容易混進來的宇智波一族?

放棄小強主角們?

放棄看劇情的最佳VIP地點?

開什麼玩笑!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會放棄呢。。。

指甲死死的抓著地板,留下淺淺的抓痕。

不知道為什麼,隨著年齡的增長,我對劇情的執著不但沒有隨著時間淡忘反而越來越深刻,就像是萬年的詛咒灼心蝕骨,吞噬著我的神經和心智。

這樣的執念沒有來由的像雜草一樣瘋長,連我自己都覺得恐懼不安起來。有的時候我覺得這樣的自己很陌生,很可怕。

正當我還陷在自己的世界胡思亂想的時候,門口傳來富丘的聲音。

“怎麼這麼晚才回來。。。你們在干嗎?我有事要和你們談談,快回家吧”

大門外傳來富丘平板無趣的聲音。。。

回來了嗎?我拋開雜念回頭望向大門的方向。

先從大門進來的是富丘,然後是背著佐助的鼬。

鼬在第一時間注意到了坐在回廊上的陌生女孩,然後是趴在他背上的佐助,兩人的視線都集中到了我的身上。

“噢。。。她是今天那個我們族流落在外的遺孤,暫時住在家里。”

富丘順著鼬和佐助的目光看見了我似乎才想起還有我這麼個存在。

沒辦法,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我向富丘鞠躬問安;

“族長大人好!”

然後就放心大膽的開始打量起鼬和佐助,鼬背著佐助看向我的眼神是一片冷漠和審視?!

而小小的佐助毫不掩飾的張著好奇的大眼睛看著我直到最後露出無聊和嫌棄的眼神。我滿頭黑線,現在的小孩啊。。。

“我的兒子鼬、佐助。”

短暫的介紹後三人就華麗麗的無視了我進了里屋。。。可是沒過多久屋里就傳出富丘的怒喝:

“你在發什麼瘋啊!你應該知道明天是多麼重要的日子!為什麼要說這種話!”

似乎是鼬懺逆了富丘的什麼決定了吧。。。等等!隱隱約約的有什麼剝繭而出。。。原來是這一幕啊!

宇智波鼬真是個好哥哥呢~為了弟弟不顧自己的前途,懺逆自己的父親。說起來前世的我似乎很喜歡很喜歡他呢。到底是他還是佐助呢?記不清了啊,前世的自己似乎離我越來越遠了,變成了模糊而遙遠的記憶。

“嘩啦”門開了。。。

“你要記得冰敷左腳喔——”

鼬溫柔的叮囑著佐助同時似有若無的向坐在回廊邊上搖晃著小腳丫無所事事的我瞟了一眼,而我依然睜著那雙純潔無辜的大眼睛天真好奇的看著他們。

“知道了。。。”

佐助默默的看著鼬直直離去的背影。。。哥哥。。。你離我真遠。。。

坐在那里,聽著水池里組合的竹筒“咚。。。咚。。。咚。。。”一聲聲來回敲擊著石頭,單調的節奏讓人感到一種絕望的孤獨。

看著一臉落寞的佐助和漸行漸遠的鼬,突然生出一種淒涼的感覺,仿佛曾經我也這樣看著另一個背影就這樣與自己漸行漸遠,直至陌路。

“如果覺得遙遠的話,為什麼不追上去緊緊拉住他呢?”

“。。。”

佐助轉過頭楞楞的看著我,最初是錯愕然後是憤怒。

“你懂什麼?你什麼都不知道!”

說完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就自顧自的跑掉了。。。

唉,我做人還真是失敗啊。。。被小佐助討厭了呢。。。

其實當時我並沒有想要說出來的呀?不知不覺就。。。郁悶!

悻悻的起身,跑去廚房找美琴。問了她佐助房間的位置,在美琴一臉疑惑的表情下,我捧著冰袋向佐助的房間一路摸去(作者:喂!你想干嘛!?)。。。

找到佐助的時候他正在檢查自己那只已經腫的高高的腳踝,扭的好厲害啊!我在心里感慨。

“是你?干嘛!”

真是的,至于像只炸毛的貓一樣嗎?!我腹議著把冰袋遞過去,佐助看了我一眼又看了冰袋一眼,最後不情不願的接下了。

然後我就這樣光明正大的站在佐助的屋里看著他,他不說話也不趕我,我只好厚著臉皮杵在那,希望這個小少爺能看我順眼點。可惜人家依然不理我,不過晚飯的時侯卻親自來院子里叫了我一趟,看來也不是很討厭我嘛~

也正是如此我們的關系明顯緩和了不少。我,宇智波朱京。住進木葉宇智波的第一天,勉強可以算是。。。平和吧?!呵呵呵。。。(作者:你心虛了!朱京: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