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斑!佩恩!朱雀!難道你們以為自己是來開聯歡的嗎?!
第十一章斑~佩恩~朱雀~難道你們以為自己是來開聯歡的嗎?!

斑駁的樹蔭發出沙沙的響聲,微風吹拂著皮膚,是種很舒服的感覺。我眯著眼享受著這難得的午後,仿佛自己還是那個沒有穿越過來的懶散宅女,沒有什麼這個世界那個世界,哪里都是一樣的。。。

可是就是有人看不得我舒坦怎麼的!一個黑影漸漸地靠近著擋住了所有的陽光和微風。。。我真的很想罵人!

“吶~小妹妹能告訴我怎麼去風影辦公室嗎?我迷路了~”戲虐的男中音,雖然不太正勁的樣子,不過還是挺好聽的。

“唔。。。?”

好像有人在說話。。。我機械地轉過頭,朦朦朧朧間看到一個穿著繡著紅色勾玉圖案浴衣的男人。然後瞳孔逐漸開始適應,視線清晰起來。。。

這個人,長得有些像長大以後的佐助呵。。。

“啊叻~我不是什麼可疑的人哦~我只是路過這里!”似乎是怕被誤會,男人隨既慌忙的解釋起來。

我只是愣愣的看著他,眼神迷離。。。沒辦法。。。咱還沒睡醒不是嗎!

見我還是只是看著他不說話,那個男人有點急了:“那個。。。我叫斑。。。小妹妹你叫什麼呢?那邊那個是你弟弟嗎?”

我繼續看著他。。。沒辦法,這就是我的起床後遺症啊:睡醒起來後會有10分鍾的空檔期。。。現在腦子里還是一片空白呢。。。

不過。。。他說他叫斑哎。。。我傻笑起來,呵呵。。。還宇智波斑呢。。。

“小妹妹。。。”斑看著面前雙眼迷離,嘴角微翹,一臉傻樣的小女孩有點汗了。。。真可惜,這麼可愛的小女孩居然是個傻子。。。

“斑!還沒有找到嗎?”突然又一個身影“刷”的冒了出來,黑底紅云的袍子,金色的短發。。。以及。。。一圈一圈轉著的眼睛。。。散發著冰冷的氣息。。。明明白白的寫著“生人勿進”。

我看著突然出現的帥哥心里感慨:真像佩恩啊。。。那眼睛多像輪迴眼啊。。。那身衣服多像曉的衣服啊。。。可惜依然神智不清的我完全忽略了其實他們就是宇智波斑和佩恩的事實。。。(作者:閨女啊!你真傻了?!朱京:你才傻了呢!)

“走吧。”

“哎。。。情報錯誤嗎?零醬~”

“可能吧,畢竟她不是我們的人。”

“啊拉~啊拉~快看啊!他在睡覺哎!?大蛇丸的手下還真是。。。看來是白跑一趟了。。。”斑誇張地指著我愛羅像觀賞稀有動物似的盯著我愛羅不放。

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很討厭。。。不要用這樣的眼神看著他。。。就像是看“怪物”那樣的眼神。。。心突然抽搐起來,“就這樣一直保護著我愛羅真的可以嗎?!”。。。這樣的想法突然出現在腦海里,連我自己都被嚇到了。。。

“嗯,很平靜的查克拉。。。”如果最初我還以為他們是來問路的話,那麼現在倆人緊緊盯著我愛羅的目光則是在赤裸裸的宣告:他們是沖著我愛羅來的,或者說是沖著一尾守鶴來的。

果然是曉嗎?那麼哥哥說的我“會感興趣的東西”難道就是指“曉”?!(作者:你終于明白了!)

明明意識很清晰可是我的思想和精神卻像游離了身體一樣不能做出反應,快動!快動!反複催促著自己動起來,保護我愛羅,就算打不過但是至少可以逃走啊!

我驚恐的看著佩恩凝視著我愛羅,他那一圈圈轉著的眼睛里什麼都是模糊的,那里面沒有我愛羅,沒有殺意和興味,他的目光所及之處只是一片漠然。

這就是所謂的神吧,我想。

“走吧。”最終佩恩還是放棄了。

“哎?!就這樣走了嗎?”

“。。。。。。”

“等等我啊!零醬!哦!小妹妹~再見喲~”突然放大的男人的臉,以及那只猩紅的三勾玉血輪眼。。。

是想抹掉我遇到他們的記憶嗎?!我昏昏沉沉的繼續游離著。但是似乎血輪眼的幻術並沒有抹消掉我的記憶,只是身體還是不能動彈。。。意識又開始渙散起來。。。

。。。回憶。。。

“朱雀大人,從今天起你就是我們宇智波一族的巫女了。”

“嗨~嗨~那麼小泉乃可不可以不叫姐姐“大人”呢?”

“不行!禮法不可廢!”

“噗哧!泉乃什麼時候和那幾個老頭子一樣了?!”

“呵呵~姐姐是我的嫂子,又是我們一族的巫女~我很開心呢。”

“喲~原來泉乃在朱雀這里啊?”

“哥哥大人!”

“啊拉~這不是我們的族長大人嗎~”

“你又取笑我,朱雀!”

“呵呵呵~~~”

。。。。。。。。。。

“那麼我走了~斑~泉乃~”

“嗯!要小心啊,現在還是戰亂時代。雖然你是無影山的巫女候選可是也要小心才行!”

“沒事~沒事~你們不是派了家族最厲害的忍者保護我了嗎~”

“那也要好好照顧自己!”

“是~是~族長大人~啊!對了!”(招手,招手。)

“?”(靠近)

“斑,萬花筒的話還是不要使用的那麼頻繁了,等我回來。”(小聲)

“我會的。。。”(僵硬)

“阿啦~啊拉~泉乃在偷聽什麼?想知道的話可以來問姐姐和哥哥嘛~”(戲虐)

“。。。。。。”(別過頭去)

“斑!你看泉乃長大了,都不會跟我撒嬌了!嗚嗚嗚。。。”(假哭)

“哎呀!知道了。。。姐姐路上小心。。。要早點回來啊!”(臉紅)

“哎?哎!斑!你看泉乃臉紅了耶!放心吧~不就是1年嗎!”

“誰臉紅了!?”(反嘵)

“你們倆個啊。。。”(無奈)

“Sa~我會很快回來的!斑~泉乃~”

。。。。。。。。。

“你!你說什麼!?宇智波斑你再說一遍!”

“泉乃他死了。。。”

“死了。。。怎麼死的。。。?”

“。。。生病。。。”

“生病!?。。。斑,你這幾年還一直在用萬花筒嗎。。。?”

“。。。。。。是的。。。朱雀。。。我。。”

“給我看看!給我看看你的萬花筒,斑。。。”

“。。。血輪眼•;開!”

“。。。為什麼。。。我不是說讓你等我回來的嗎!斑!”

。。。。。。

“朱雀!你的左眼怎麼了!?”

“你是說這個東西嗎?(指著空洞流血的眼眶)給泉乃了吖~”

“朱雀你瘋了嗎!泉乃已經死了!他已經死了!”

“斑!你這樣會吵到泉乃的。”

“朱雀,把泉乃葬了吧!”

“哎~不要~”(笑)

“朱雀你。。。真的瘋了嗎。。。?”(不可置信)

。。。。。。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當我再次睜開眼時,入眼的是一片鮮紅的彼岸花海。。。以及“三途河”?!不是吧?!我又穿了?!

“歡迎你來到我的精神世界~宇智波朱京~”

“宇智波。。。你是誰?”我驚愕地看著眼前的女人,她說她姓宇智波。。。

很妖嬈的女人,這是我對她的第一印象,只是我不知道直到很多年以後我也依然是這樣向人說起她的。

如絲般光滑的墨色發絲松松垮垮的攏在腦後,用幾只紅色的金屬千本固定。黛眉朱唇、立體鮮明的五官,最引人注意的是一雙血色的紅眸,深紅色的瞳孔和滿眼的鮮紅完美的融合在一起,遠遠看去波光粼粼的一片血色,仿佛根本就沒有瞳孔一般!

“你是誰?”我又不安的問了一遍,這個女人很強很可怕,這是我對她的第二印象。最重要的是那雙血色的雙瞳,太不祥了!

“沙沙”的是繁複華麗的和服扶過花叢的摩挲聲,在這寂靜黑暗的世界里顯得分外突兀和驚悚。

她說:“我就是你,你就是我。”

“啥?!”我愕然。。。看著她再掃自己一眼,大姐我沒你身材那麼好。。。

“呵呵~你真有趣,三代目~”她笑了,風華絕代、仿佛銀鈴般的清脆悅耳,只是一瞬不瞬的盯著她的我,在那雙紅眸里看不到未來,不知道是誰說的:眼睛里看不到未來的人,都是有故事的人。

她也是個有故事的人。不過。。。

“?”

三代目?那是啥?!

呀!!!過來了!過來了!那個女人要過來了!我迅速往後退了好幾步,盡量遠離那個已經快要靠過來的女人。。。不知道為什麼,憑我的直覺這個女人很麻煩!

“呼啦?干嘛離這麼吖!?真傷人家的心。。。”那個女人崛起嘴一副我欺負了她的樣子。。。這演的又是哪一出?!我頂著滿頭的黑線戒備的觀察著她的動向。

“哎~三代目一點都不好玩!還是二代目可愛~傻傻的~軟軟的~”那個女人擺出一副流氓樣抱怨著。。。我已經快要石化了。。。傻傻的?!軟軟的?!這是什麼形容!?那個什麼二代目還真是可憐。。。

“咳!咳!”可能是看到我很不給她面子的自顧自的石化著還隨風飄散起來,對面的女人假咳了兩聲企圖換回我的注意力。

“我的名字叫宇智波朱雀,我想你應該知道我的吧。”

宇智波朱雀?!朱雀?!確實,我是知道她的:這具身體里除了草稚京外的另一個記憶的擁有者。。。

“其實你應該發現了吧~我給你的記憶是不完整的。”

我疑惑地看著面前的女人,她到底想要說什麼?

“其實我是無影山的三代目巫女代理,所以。。。”

無影山?巫女代理?不認識!我立刻開口准備跟她撇清一切關系。。。可是。。。

“不要急著跟我撇開關系啦!真是的,人家好不容易才被喚醒了!總之你就是第三代的巫女了~”

“哎!!!???”我毫不吝嗇的張大嘴表示自己的不滿。。。什麼第三代巫女。。。我才不要呢!聽著就覺得又危險又麻煩吖!

“唔~怎麼辦呢?三代目看起來好像很不願意相信我似的呢~”朱雀自顧自的開始碎碎念起來。。。我點頭。。。像你這樣自說自話誰會願意相信吖。。。?!

“喲西!決定了!先給你解除一半記憶的封印吧!然後就看你自己能知道多少了~”朱雀豪爽的用右手握拳錘在自己的左手掌上!一副‘我是好人’你要感謝我的樣子。。。

“那麼~”朱雀看著瞪大了眼睛張著嘴已經說不出一句話的我,露出了個狐狸似的奸笑!伸出雙手。。。

“等。。。等。。。。”我用盡全力想要阻止那個一臉不懷好意奸笑著的母狐狸。。。可是。。。

“臨•;兵•;斗•;者•;結•;陣•;列•;在•;前【萬•;景•;皆•;休】!”

“啊!!!!!!!!”突然一陣刺痛襲來,我只能用雙手緊緊的抱住自己的全身跌倒在地,全身像被針紮一樣的疼!

昏迷前我還在想:果然是又危險又麻煩的事情呢!可是,今天這是怎麼了?!先是斑再是佩恩最後是那個什麼宇智波朱雀。。。斑!佩恩!朱雀!難道你們以為自己是來開聯歡的嗎?!

狠狠剮了朱雀最後一眼,我有一種她變得模糊了的錯覺,來不及深究,疼痛再次襲來!呃。。。疼!我華麗麗的暈死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