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君麻呂偶來鳥!失敗?成功?蛇哥哥的誘拐與反誘拐計劃!
第四章君麻呂偶來鳥!失敗?成功?蛇哥哥的誘拐與反誘拐計劃!

水之國霧忍村附近的森林

“哥哥。。。咱們到底來水之國干嘛吖?”大晚上的。。。

“來接一個很不錯的孩子~”

“哎?”去接一個很錯的孩子?現在是木葉54年左右。。。去水之國能接的只有君麻呂了吧?!難道這就是傳說中哥哥煽情了一把的那個劇情!?

想看~~~現在君麻呂才八歲吧?小小的君麻呂也想看~~~動畫里可可愛了~~~人家好像看啊~扭動扭動~

“京子?你怎麼了?(詫異)”大蛇丸看著像毛毛蟲一樣扭動著的朱京滿頭黑線。

“哥哥~我也要去~”我再次對著哥哥閃心心眼大獻殷勤。可是哥哥好像很郁悶啊。。。

“京子要看好自己啊。”“嗯~”太好了~同意了~現在我和哥哥已經趕路趕了快一個月了,早就進入了水之國,哥哥今天換上了和動畫里一樣的白色和服外跑,我也換上了同色的短款浴衣和哥哥一起躲在樹叢里等君麻呂小朋友上鉤(作者汗)。。。。

“真是愚蠢,居然企圖以一族之力去挑戰一國。輝夜一族,今夜也該從這個世間上消失了吧。。。真遺憾啊。。。”我滿頭黑線的看著一臉興奮完全沒有遺憾之情的哥哥把視線移回對面的那顆旁邊長著一朵小白花的大樹上。不遠處的森林里冒著火光和濃煙,我下意識的皺了下眉,怎麼還不來啊君麻呂!

天開始漸漸亮起來,在薄霧下籠罩著的樹林里一個小小的身影緩緩出現,是君麻呂!他似乎很疲憊的樣子,靠在大樹上滑坐了下來,卷縮著,他的身邊是靜靜那朵綻放著的無名白色小花。

好奇怪,為什麼這里會有花呢。。。“為什麼你要在這里開放呢?誰都不會發現你的開在這里,跟本就沒有意義啊。。。回答我!為什麼!為什麼!跟本就沒有意義啊!”眼看著君麻呂小朋友就要辣手摧花了,我實在忍不住了趕緊跑出去阻止。

“不要啊!!!”

“你是誰!”君麻呂小朋友立刻站起來一副臨戰狀態。

我囧,我開起來很像壞人嗎。。。?

“那個。。。那個。。。”我開始學雛田大小姐對手指。。。

總不能說我是和哥哥來拐你的吧。。。猶猶豫豫的我只好說:“其實。。。我們。。。是來接你的。。。”

只見君麻呂小朋友茫然的看著我沉默了。。。

他不說話我也不知道說什麼,結果我們就兩兩相望著比瞪眼。。。

估計哥哥可能實在是受不了我的低效率拐人了,終于親自上馬。“當然光活著是無意義的,但是繼續活下來的話說不定就能找到有趣的事,就像你找到這朵花一樣,就像我找到了你。”多感人啊!多煽情啊!哥哥太厲害了!我崇拜的看著哥哥的手眼看就要摸到君麻呂的小臉頰了~

可是。。。

君麻呂一甩頭,避過去了。。。

居然避過去了!我想象著哥哥頭上“突突”冒小十字的情景,囧啊。。。難道失敗了嗎!?為什麼啊,劇情不是該小君君一臉期盼的被哥哥成功拐走嗎?!難道是我破壞了劇情!?哎!?

“你,要和我一起嗎?”正當我胡思亂想驚恐于劇情被破壞了的時候,小君麻呂突然開口了。天哪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反拐騙!?哥哥想拐騙君麻呂,其實君麻呂也想拐騙哥哥,然後倆個人就達成共識一起回基地了?!難道這才是真實嗎?!

“哎叨。。。”疼。。。疼。。。突然手上傳來的痛覺把我從無限的YY中拉回了現實,這是什麼情況!?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已經被君麻呂拉到身後,而君麻呂的手緊緊的握著我的手。

“我們在一起吧。。。”我囧!君麻呂小朋友你這是在對我說話嗎?!

看著君麻呂大大的水色眼睛充滿期待波光粼粼的看著我,再加上手上傳來的疼痛提醒著我們交握的手,天吶!君麻呂你確定你不是在告白或者求婚!?

我瞪大了眼睛仔細的觀察他的眼睛,很堅定很期待也很欣喜,愣愣的我點頭了。。。點頭的一霎那我所想的卻是:哥哥你真失敗,拐別人沒拐成功結果自己親妹子讓人給拐跑了!哥哥你可以和大佐一起去沙子上寫無能了!當然哥哥是不可能去沙子上和大佐一起寫無能的,最後在我的解釋下,君麻呂還是和我們回基地了。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君君對哥哥一直充滿了敵意,後來回到基地哥哥和君君深談了一次,結果君君第二天就開始叫哥哥“大蛇丸大人”叫我“京大人”了。。。

我暈。。。才一晚上啊!君君就拋棄我投奔哥哥了。。。

于是我在君君叫我“京大人”的同時開始積蓄淚水,一臉棄婦的表情盯著君麻呂,可是那小子居然想跑!(作者:是人見了都想跑吧!朱京:去死!)

想跑!?沒門!我伸手一把抓住君麻呂的手臂,你小子是我騙回來的,才多久就敢背著我跟哥哥搞奸情!(作者:這孩子氣糊塗了。)

“君麻呂!你不要我了嗎!”我帶著哭腔質問君麻呂!

“不是的!”君麻呂看到我哭了立馬慌了,也不想著跑了扶著我開始“懺悔”:“京大人,君麻呂只是想變得更強可以保護京大人。”小子算你有良心!我心里想著,面上卻繼續哭:“我以為你有了哥哥就不要我了。。。”

“不是的,京大人。因為大蛇丸大人說要教導我所以為了表示尊敬我才叫大蛇丸大人的。”原來如此,雖然是我第一次拐回來的孩子,但是還是很向著我的嘛~

“那你為什麼叫我大人!”

“因為京大人。。。京大人是很尊貴的人。。。”

啥?!俺是很尊貴的人?!俺咋不知道?算了,無所謂了。。。“君麻呂說的我們要在一起”

“京大人是君麻呂最重要的人,君麻呂會好好保護京大人的!”

怎麼還是“大人”、“大人”的。。。不管了。。。稱呼無所謂。。。“那君麻呂要一直保護京子、寵著京子、聽京子的話!”我繼續得寸進尺。

“是!京大人!”君麻呂啊,你都割地賠款給我多少了!?這孩子果然好騙啊。。。比佐助好騙多了!話說小君的那個隱性病要怎麼辦?交給哥哥了!

“那小君要好好的和哥哥學習聽哥哥的話!”雖然兜都治不好君麻呂的病但是好歹能吊著命吖!不行我得去找綱手那個老太婆給君麻呂預約去,草稚京的記憶了她和綱手感情很不錯,綱手應該會給我面子吧?!先預約,等鳴人把綱手的恐血症治好了我就把小君雙手獻給綱手(?!)治病!而且蛇哥哥那個時候已經有佐助了就不會再想起我家君君了~

某女心中開始“啪啦、啪啦”打起小算盤,不錯!很好!我覺得可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