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我是病人~練習忍術就要華麗麗的作弊!
第二章我是病人~練習忍術就要華麗麗的作弊!

自從經過了那次丟人的“莫名大哭”事件之後,我對大蛇丸的感情自然而然的轉換成了草稚京模式。不過我還來不及表達下我對于自家蛇哥哥“炙熱”的親情,我家蛇哥哥就華麗麗的出任務去了~(作者:這麼快就叫“我家蛇哥哥”了,之前還罵人家BT呢!朱京:蛇哥哥~有人欺負京子啊~某蛇:想死嗎?)

我的日子那過的叫個無聊啊。。。剛開始還有兜小弟陪著我嘮嘮嗑、出去轉悠轉悠啥的,可是兜小弟畢竟是專職間諜,在我狀況穩定後沒多久就回木葉專心搞他的間諜事業去了。代替兜照顧我的是個比我大8歲叫做“千影”的小女孩(千影現在12歲),還有個保鏢,就是那個我第一次醒來看到的長得很一般的中年大叔叫做“蜂”。

最初千影很拘謹一直叫我“京大人”,我也覺得她很無趣所以也不怎麼理她。直到後來我知道了她有血繼限界于是開始對她“死纏爛打”起來,千影的血繼就像她的名字一樣。具體能力是:監控、匿藏在別人的影子里,非常好用的收集情報的能力。

我曾經慫恿她藏進我家蛇哥哥的影子里跟蹤他,誰讓我家蛇哥哥三天兩頭不著窩,再說現在蛇哥哥好像還是“曉”的成員呢~

好想看~好想看~好想看~可是這個提議被千影斷然拒絕了。。。因為千影是蛇哥哥回基地時順手撿的,對蛇哥哥那叫一個言聽計從、一心維護。。。有的時候我都懷疑她才是蛇哥哥的親妹子,我是撿來來的。。。

唉。。。無聊。。。身體已經養好了可是蛇哥哥卻堅決不讓我出基地玩,他嫌我太弱了,又有宇智波的血輪眼,萬一搞不好被別的忍者村抓走當實驗材料去了那他可就虧大放了!再加上他又很忙要出任務沒空管我。。。

沒辦法。。。實在無聊的可以,我只好讓“蜂”教我忍術了。

其實“蜂”的實力很不錯,上忍差不多。因為我心里一直掛念著鳴人同學的萬能外掛——【影分身術】,所以我讓“蜂”教我的第一個忍術就是【影分身術】。

說實話,穿越前的我很懶,很笨。。。所以現在除了草稚京記憶里的幾個禁術和那個叫朱雀記憶里的秘術以外我啥都不會。。。雖然我很無聊但是總不能沒事就玩玩那幾個記憶里的禁術吧!?也不能老開著血輪眼裝小白兔吧?!所以在開著血輪眼複制完“蜂”所有的體術和學會【影分身術】之後,我開始學習鳴人同學開起了外掛~

先是結印。。。好吧。。。雖然有點慢。。。但是能分出影分身不就得了!

貌似是因為轉生術的關系,我的查克拉量是以前草稚京的查克拉量,雖然第二次忍界大戰以後草稚京一直在忍者學校當老師,但是基本的訓練都沒拉下,所以30多年的查克拉量也是很可觀的,再加上那個不知是哪來的朱雀的查克拉像鳴人同學的九尾似的充當著我的備胎,真是居家旅行,作弊滅Boss的必備之選啊~

最初我不敢太累,畢竟我的身體才剛剛調理好,所以只分出了5個影分身,3個做負重練習、2個讓“蜂”教導學習下忍的必學忍術。自己則和千影在一邊看熱鬧~每天結束之前我會收回影分身練習一遍當天學的忍術讓“蜂”再次教導和改進,之後沒多久我又讓“蜂”記錄下5個影分身和本體各自的學習數據做資料。

就這樣,過了半年。我的身體素質和五屬性的低級忍術都被我練得熟到不能再熟了的時候。蛇哥哥也終于舍得回來了,再次見到蛇哥哥的時候蛇哥哥穿著“曉”特有的黑底紅云長袍,羨慕死我了。

于是我死死的盯著他,直到我欣喜的發現原來他也有被我盯得發毛的這一天啊。。。“京子在看什麼?”“哥這身衣服真不錯!”“呵呵呵~是嗎,京子喜歡嗎~”“嗯!”我立刻瘋狂點頭就怕蛇哥哥不知道我喜歡。“呵呵呵~這可是我【現•;在】所在的那個組織的制服。”哎?!哥哥還在【曉】嗎?太好了!不過。。。

“人家也想要嘛!大蛇丸哥哥~”我臉上浮起小紅暈還雙手握拳裝可愛眨著星星看著蛇哥哥,蛇哥哥似乎有點習慣不了,表情瞬間呆滯了一下還露出了小蛇牙,真是太可愛了~腦海里突然閃過大蛇丸小時候的樣子——小蛇丸~真是太可愛了!萌死我了!

。。。。。。

“大蛇丸嗎?我很看好你喔~”

“是!朱雀大人!(激動)”

“啊哈~朱雀大人真是偏心啊~綱手和自來也也很不錯啊。”

“呼啦~是嗎~其實我最看好的還是你啊,【小•;猴•;子】~”

“朱雀大人。。。(沮喪)”

“哈哈!猿飛老師是【小猴子】?因該是【老猴子】才對吧!哈哈哈!”

“自來也!(憤怒)”

“哈哈哈哈哈哈~(一片笑聲)”

。。。。。。。

“京大人!京大人!”

“啊?”我突然從回憶里蘇醒,原來是千影在叫我。“京大人你沒事吧?從剛開始就一直在

發呆。”“哦,沒事,只是想起了以前的事。”

那個是誰的記憶?好早的記憶啊,看來是比猿飛還要老的存在啊。。。又是個活化石啊。。。不管了,不管了。。。

“哥哥呢?”

“大蛇丸大人去實驗室了。”

啥!?一回來就去實驗室了!這個工作狂哥哥!!!“走!千影我們去找大蛇丸哥哥!”

“可是大蛇丸大人在。。。”沒等千影說完我就拉著她飛奔去實驗室找我家蛇哥哥了~你說什麼?開什麼玩笑!?迷路!?咱可是自從醒了就把整個基地當玩迷藏的地方玩的主啊~當然了,是在“蜂”和千影的陪同下。。。

這個時候蛇哥哥的基地里已經開始培養小孩子了,什麼薩克、金、多由也啥的未來音忍四人眾現在還都是群小P孩,見到我和“蜂”都得叫聲大人,而意外發現是多由也似乎很崇拜千影,但是對我就充滿了敵意。大概的心理過程可能是這樣子的:憑什麼這個看起來很弱的家伙可以隨便使喚千影姐姐!

So。。。大概是出于什麼考慮,蛇哥哥給我的身份是被他【最珍貴的實驗體】的存在。。。似乎除了兜和最初抱我離開木葉的“蜂”就沒人知道我的真正身份了,所以這群超級崇拜我家蛇哥哥的未來炮灰們對我一直保持著敬畏、嫉妒、好奇之類的扭曲感情。。。(我汗)。

不知道乖了幾個彎,我和千影終于到了蛇哥哥的實驗室。但是實驗室里傳出來的一聲慘叫阻止了我准備踹門的腳。。。剛才的叫聲好嘇人啊。。。于是我在實驗室門口躊躇不前,徘徊啊,徘徊。。。終于,蛇哥哥出來了,後面還跟著個渾身是血的東西?!(孩子?!)。。。

“哥這是什麼東西?”

“啊~京子啊~這是我找回來的很棒的實驗體哦~來認識一下吧,重吾君。”嚇?!重吾?!這髒乎乎的東西是重吾?!後來佐助同學小隊里的重吾同學!?我那叫一個汗。。。反正現在我是沒看出他是個“人類”的說。。。

“初次見面,你好。我叫宇智波朱京,請多多關照,重吾君。”重吾鳥都沒鳥我依然保持著他的“東西”狀態。。。

可是蛇哥哥似乎又發現了什麼有趣的事情,很開心啊。。。“京子怎麼想起要改名字了呢?”

啊?原來如此!“因為出去玩的話總得換個名字吧~”

“哦~我有說答應嗎京子~”

“呃。。。”我的笑臉立刻塌了下去。。。

“呵呵呵~”居然還笑!真是個惡劣的哥哥!可能是看出來了我很郁悶吧,蛇哥哥最終還是答應我下次出去帶我玩,可是前提是我得通過“蜂”的測試。

好吧。。。為了出去玩我豁出去了!于是第二天訓練我分出了10個影分身,5個學習中級的忍術(C類和B類),3個負重練習體術,剩下2個睡覺。。。沒辦法我怕自己承受不了嘛。。。畢竟咱這可是在床上躺了四年插了四年管子的“重病患者”啊!

你說那我干嘛?我當然是繼續啃著千影做的小點心和“蜂”或者自家哥哥一起看“自己的熱鬧”嘍~什麼?你說我不怕蛇哥哥知道我作弊嗎?當然不怕,連卡卡西都知道的作弊方法哥哥怎麼可能不知道!而且哥哥一直把我當“重病號”看待,畢竟之前的草稚京一直就是個病秧子,估計她的“病號”形象已經深入人心不可自拔了,而且哥哥似乎也沒指望我能幫他啥,只要我能自保就OK了~所以我作弊~我光明正大的開著外掛來作弊~哦呵呵呵呵~(三段式女王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