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卷 第九十六章 突破
第十卷 第九十六章 突破

"匪軍,前進"

書房里靜悄悄的.可記者分明聽到這個聲音就在耳畔回蕩著.

窗外的夕陽,已經落到了天際云霞後面.只有一抹金色的余暉,從樓群縫隙之間穿過來,如同火焰一般.

時光,在夕陽中倒流.

前進,前進

這一刻,記者仿佛就站在勒雷中央星域那古老的戰場中央.

上下左右,都是璀璨星辰.

綠白相間的勒雷首都星,就像一個巨大的散發著幽幽光芒的夜明珠,懸浮在眼前.

無數戰艦,向著那條只有四萬公里寬的縫隙,風馳電掣.

每一艘戰艦里,都是怒吼的斐盟戰士.

艦長們將手臂筆直伸向前方;官兵們在走廊上奔跑著;炮手將火控系統的電子准星套上了敵艦;動力艙的老機修上尉惡狠狠地將動力輸出開啟到最大;主控航行員咬著牙,猛地推起操控杆,開啟戰艦的每一個推進**口.

無數戰艦就在眼前游走開火,無數官兵就在血火中咆哮怒吼,無數戰機掠過戰艦側舷,將能量炮和導彈傾瀉在鋼鐵外殼上,騰起千百火團.

前進

那是一個年輕將軍怒吼的聲音

前進

那是無數斐盟官兵怒吼的聲音

前進

那是戰場所在的這個國度,三千萬犧牲將士,數億死難同胞的靈魂,在這片星空下怒吼的聲音

他們的心髒,在這一刻整齊而有力地跳動著

他們的怒吼聲,響徹云霄

那是一個波瀾壯闊的時代,那是一場波瀾壯闊的戰爭盡管時間已經過去了幾十年,盡管只是在這寂靜的書房中聽一個經曆戰爭的老人回想當年.可是,記者依然為那怒吼聲熱血沸騰.

"殺"老人低沉的聲音,在他耳畔響起.一股電流,沿著他的背脊一直爬上頭頂

他驟然回頭,老人,就靜靜地坐在椅子上,目光望著天花板.那個猙獰的字眼,隨著低沉的嗓音,從喉嚨里迸發出來.就像是京劇唱腔,悠長,渾厚,恍若穿越了時空,百轉千回

.......................

.......................

"殺"

藤井剛猛地一把抓下了軍帽,狠狠地砸在指揮席上,縱聲怒喝

旗艦在炮火的海洋中劈濤斬浪.

白色的能量炮光團如流星從身旁滑過;紅色的爆炸火光,就像吸飽了鮮血的棉花般,一團團在舷窗外驟然炸開,又旋即被渾身都在爆炸中顫抖的戰艦甩在身後.

"殺"

馬奇亞傲立于指揮席,目光堅毅.

在他的指揮下,三百余艘萊恩戰艦,沿著戰圈外圍狂飆突進.潮水般蜂擁而來的西約戰艦,一次次撞上以旗艦為中心的指揮集群,又一次次化作漫天浪花,四濺飛射

"殺"

張鵬程狠狠揮下了拳頭.

圓錐形布陣的查克納第十二,十三集團艦隊,如同一把長槍的鋒利槍尖,直接紮進了西約艦群.

"殺"

麥金利容色如鐵.作為聯軍主力的斐揚共和國戰艦,以他們三十年來縱橫宇宙的的厚重艦群,緩緩上壓.一排排戰艦,如同大海的浪潮一般,齊頭並進.堅硬的艦首,高高昂起,每前進一步,都撞碎無盡的鮮血和烈火.

"殺"

拉賓斯基和巴拉斯都挽起了袖子,雙目如赤面色猙獰.

一支支斐盟艦隊,跟隨旗艦高速沖鋒.遠遠看去,這些不同顏色不同型號的戰艦,就像是從山坡上滾滾而下的騎兵.碗口大的鐵蹄踏翻草皮,泥點飛濺.冷酷的鋼鐵鎧甲覆蓋全身,長長的騎槍已經隨著距離的接近放了下來,風在耳旁呼嘯,大地在腳下飛退,眼前,只是一片血紅

"殺"

這個聲音,從無數斐盟官兵滾燙的胸膛中迸發而出,如同炸雷般穿越空間,穿越時間,橫掃宇宙.

血液,在身體里沸騰,就連呼吸的空氣,都帶著一絲熾烈

為什麼堅持到現在,為什麼執迷不悟?

田行健將軍的回答,說出了所有斐盟軍人的心聲

因為生命,因為尊嚴,因為自由,因為死難的同胞,犧牲的戰友兄弟,慘遭蹂躪的祖國和家園

每一名斐盟官兵,都已經被胖子的怒吼點燃了.

這一刻,沒有斐揚人,沒有勒雷人,沒有查克納人,沒有西利亞克人........有的,只是不分年齡大小,不分軍銜高地,不分種族貴賤,准備用犧牲去贏得勝利的英勇斐盟軍人

"什麼**名將,你就是堆狗屎"

這是何等痛快的怒罵

在世人眼中,索伯爾這樣的人高高在上,身份地位財富榮耀,要什麼有什麼可是,誰知道他們的名將之路上,有多少無辜的人死去;誰又知道他們耀眼的光環中,有多少冤魂凝聚不散

索伯爾又怎麼樣,哪怕你是上帝,想要征服斐盟,想要剝奪斐盟人的自由和尊嚴,也得從每一個斐盟戰士的尸體上踩過去

"匪軍,前進"

無盡的炮火中,這個聲音就在耳畔反複回蕩.

當胖子迎著索伯爾冰冷如刀的目光,獰笑著拍案而起,發出這一聲驚天動地的怒吼時,每一個斐盟官兵都知道,至少今天,自己已經心甘情願把命賣給這個胖子了

身後的匪軍艦隊,已經開始了全速沖鋒.

一艘艘長著尖銳撞角的匪軍戰艦,就像是一個個挺槍躍馬的騎士,明知前方就是深淵,依然縱馬馳騁,義無反顧

匪軍是英雄好漢,自己這些人就是軟蛋嗎?

若是任由對面的西約艦隊抽調兵力關閉通道,這輩子,都抬不起頭來

四路斐盟進攻艦隊,在各自指揮官的命令下,開始了瘋狂地阻擊.

不光是前面的戰艦死命往對方艦群中沖,就連旗艦,也領著指揮集群的戰艦沖了上來.

麥金利的旗艦【戰虎】號,巴拉斯的旗艦【荊棘鳥】號,張鵬程的旗艦【浩渺】號,拉賓斯基的旗艦【森林王旗】號..........

這些原本應該處于戰列艦集群重重保護之中的旗艦,此刻,已經帶頭沖向了敵人.

無數的炮火,在它們的身旁閃亮.可是,再耀眼的光芒,也掩蓋不住,旗艦那向遠方發送的明亮燈光信號

"匪軍,前進"

...............................

...............................

匪軍艦隊,在所有人的注視下,開始了它們的沖刺.

一艘艘匪軍戰艦的尾部推進器,**出長長的離子流光.

雖然在浩瀚無垠的宇宙中,這藍色的光芒仿佛凝固于虛空般靜止不動.可是所有人都知道,匪軍艦隊的速度已經高達九級.每秒航速超過兩百二十公里

這已經是人類戰艦,能夠在不利用引力躍遷的情況下,依靠自身推進器瞬間達到的最快速度

當然,如果有足夠的時間和距離,這個速度會更快.

可是匪軍沒有

在他們的前方,只有一條存在于西約外圍防禦鏈之間寬僅四萬公里的縫隙.而且,這條的縫隙,正隨著西約艦隊的飛速合攏,變得越來越小

此刻沖在最前面的,是匪軍第一,第二,第三和第四艦隊.

四支艦隊都呈梭形陣型,兩支在左兩支在右.只短短幾分鍾,四支艦隊就已經沖出了B20空域,進入G20空域.

在他們兩側,防禦鏈上被拉開的西約艦隊就像是一群群受驚的魚,拼命試圖擺脫糾纏往回趕.雖然因為斐盟聯軍近乎亡命的阻擊,大部分艦隊還被鎖在原地,可已經有零星的戰艦向這邊靠攏.

就在突前的匪軍第三和第四艦隊剛剛沖進G20空域時,通道兩側,兩百余艘西約戰艦已經飛速而來.

"是夜軍"觀察船的觀戰大廳里,響起了一聲驚呼.

人群都騷動起來.通過辨認斜插上來的西約戰艦的艦首標識,他們認出,這兩百多艘戰艦,都是索伯爾麾下最精銳的夜軍戰艦.

這些黑色的戰艦有著各種各樣的傳說.

傳說中,他們駕駛的戰艦,永遠是比納爾特帝國船舶建造水平所能提供的頂級的戰艦.他們中的每一個人都是比納爾特帝國最忠誠的戰士,經過層層選拔和嚴格訓練.享有極高的待遇和地位.

從這支部隊成立那一刻起,他們就是比納爾特帝國的鎮國武力.

他們從不將擊敗普通的艦隊當做他們的目標.在這些驕傲的夜軍官兵們看來,他們的對手只有一個,那就是斐揚共和國的雙頭鷹艦隊

在之前的戰斗中,夜軍和麥金利指揮下的雙頭鷹艦隊已經激烈交手.

夜軍的戰斗力的確不負于他們的威名.麥金利每每取得優勢壓上去,只要基恩斯一投入夜軍,一般的斐揚艦隊就只能退下來,換雙頭鷹艦隊頂上去.

中路的戰斗,與其說是西約和斐盟的戰斗,倒不如說是夜軍和雙頭鷹之間的較量.所有觀看中路戰斗的人都一致認同,在擊垮夜軍之前,麥金利不可能突破中路

作為距離通道最近的艦隊,哈里曼一直關注著夜軍.

夜軍的規模並不大,整個比納爾特帝國加起來也只有十六支夜軍艦隊.按理來說,這支艦隊的每一艘戰艦都是比納爾特帝國的心肝寶貝,不容有失.

可是在索伯爾下達命令的第一時間,哈里曼卻分明看到,即便面對是雙頭鷹艦隊的瘋狂阻擊,這些黑色的戰艦也沒有絲毫猶豫,轉身就走

他們是在無盡的炮火中離開的.除了部分戰艦壓上斷後外,剩下的戰艦陣型一層套一層,竟然用身體掩護己方戰艦脫離戰斗.

這最先沖上來的兩百多艘戰艦,就是至少八十艘夜軍戰艦犧牲的結果

僅僅為了那麼一點點時間,付出如此慘重的代價.

哈里曼只是在旁邊看,就覺得渾身發寒.他完全可以想象,被這樣一直冷酷到近乎冷血的艦隊纏上,是一個什麼樣的結果

而現在,夜軍艦隊已經出現在了匪軍的前路上

兩百艘戰艦想要擊敗匪軍或許很難,想要拖延幾分鍾時間,卻再輕松不過了.

"匪軍能沖過他們的阻截嗎?"

疑問,就像是貓爪一般,在抓撓著所有人的心.

這艘船上的人,都聽說過匪軍的傳說,卻從來沒有見過匪軍出手.這支被很多人奚落成民兵的軍隊的戰斗力,一直都是個謎.

雙方艦隊的距離越來越近.進入射程的瞬間,艦長們幾乎同時發出一聲怒吼.

"開火"

行進中的戰艦,驟然向著敵人**出千百條筆直的白光.

光柱頂端橢圓形的能量炮光團,只在艦首主炮**的瞬間有一絲凝滯,隨後就閃電般劃破虛空,出現在雙方艦群面前,然後一頭紮了進去.

遠方的觀察船遠視儀屏幕,在這一刻只能看到一片刺目的閃光,刺得人睜不開眼睛.當光芒漸漸漸弱的時候,人們看見,那些高速沖刺的戰艦的艦體上炸開一團團火球.一些戰艦的能量護罩瞬間就變成了紅色,還有一些戰艦同時被幾炮命中,當即四分五裂.

可是,沒有誰停下來.炮火被甩在身後,戰艦依然風馳電掣.下一秒,雙方艦隊就像兩群面對面沖鋒的騎兵般猛地撞進了對方的艦群,一時間天昏地暗,人仰馬翻.

這慘烈而壯觀的場面,讓整個觀戰大廳鴉雀無聲.

片刻之後,一位中立國的觀察員揉了揉眼睛.

"我的上帝"

旁邊,哈里曼,伯格和任商,已經如同瘋子一般跳了起來

"匪軍萬歲"

只見屏幕上,數十艘匪軍戰艦,貫穿西約艦群,從無盡的炮火光芒中沖了出來.而在他們身後,更多的匪軍戰艦絡繹不絕地破圍而出

人們都震撼地張大了嘴.

一艘,兩艘,三艘........一艘接一艘的匪軍戰艦沖出了戰團,向著前方風馳電掣.

在他們的身後,兩百多艘西約戰艦,僅僅一個照面,就只剩下了一小半.

大量的戰艦在爆炸起火,剩下一小撮幸運的,則像不小心被卷進了遷徙的羚牛群的鬣狗一般,只能在無數蹄子的踐踏下,倉皇而徒勞地原地打轉.

誰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誰也沒想到,這一次碰撞,竟然會是這樣的結果.

寂靜中,人們駭然對視.慢慢仔細回味那石火電光般的一瞬間,才有些回過味來

在之前雙方的對射中,匪軍艦隊幾乎沒有什麼損失

雖然一些戰艦的能量護罩變成了紅色,甚至戰艦裝甲被擊碎,卻沒有一艘戰艦喪失戰斗力.遠遠高出普通戰艦的能量護罩容量,讓他們如同犀牛一般皮糙肉厚.

而反觀夜軍的戰艦,則在數量占優勢的匪軍齊射下,被摧毀了近六分之一.

不過,這並不是匪軍瞬間突破的主要的因素.

重要的是,被擊毀的夜軍戰艦,都位于西約艦群的前方和外圍.當前面的戰艦被擊毀的時候,後面的戰艦就只能改變航向,從旁邊繞過去.

這樣一來,原本還算密集的西約艦陣,就變得松散起來,速度也降了下來.

而這個時候,依舊保持著密集陣型,數量占據絕對優勢且有著尖銳撞角的匪軍艦隊,卻毫不減速,一頭撞了進去..........

他們的戰艦,他們的戰術,簡直就為突破而生

"老天爺......"一位中立國的記者呆呆地看著屏幕,"這樣的艦隊,打不打得過兩說,誰擋得住?"

..............................

..............................

當天網屏幕上第一艘匪軍戰艦穿透夜軍艦陣的時候,索伯爾霍然起立.

不知不覺之間,他的一張臉已經變得鐵青.緊咬的牙關讓他的太陽穴和腮幫子高高隆起,緊握的拳頭,仿佛要捏出水來

阿曆桑德羅看著索伯爾,一時有些發懵.

跟隨索伯爾這麼多年,他從來沒有看見過這位比納爾特帝國的天才將領,如此失態.他聽說,多年前索伯爾任皇家近衛軍陸軍團長時,曾經陷入敵人幾個裝甲師的重重圍困之中,激戰四天三夜,轉戰數百公里,差點全軍覆沒.他的部下也沒有見他這樣緊張過.

此刻,匪軍艦隊才剛剛進入G20空域,距離這里還有超過十萬公里的距離.雖然阿曆桑德羅也承認,匪軍的撞擊戰術天生適合這種高速突破,可是,迎上去的只是夜軍不到兩支*級艦隊的戰艦而已.就算匪軍毫不費力地突破了,這也不代表他們就能沖過來.

要知道,竭力擺脫了對手糾纏的班甯,已經向右翼靠過來,接替基恩斯與張鵬程作戰.左翼的卡德爾,也同樣抽調了兵力過來,配合基恩斯封鎖通道.此刻,就在匪軍艦隊的前方通道兩側,就有六支艦隊已經逼近G20空域和T20空域的交彙點.

就算匪軍能撞,他還能一次撞過六支*級艦隊?

"戰機."

穆爾的自言自語般的聲音,在耳邊響起.阿曆桑德羅眉頭一皺,正要問個明白,卻聽指揮席上的索伯爾,用同樣低沉的聲音道.

"戰機"

一個念頭,從腦海中浮現.阿曆桑德羅霍然扭頭看向屏幕.

穆爾和索伯爾的預言,應驗了.

只見屏幕上,沖鋒的十艘【末世】級太空母艦四周,忽然騰起蜂群般的太空戰機.

這些太空戰機一彈射出通道,便加速向前.頃刻間,已經黑壓壓的沖出了匪軍艦陣向兩翼擴展開來,迎向西約艦隊.形成了一條寬一萬公里的通道.

通道中央,匪軍艦隊一刻不停,風馳電掣.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