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卷 第九十四章 見面
第十卷 第九十四章 見面

西約旗艦指揮大廳里,氣氛凝重而壓抑.

忙碌的西約參謀們都停了下來,凝神屏息地注視著指揮台上那個英挺偉岸的身影.

回想這四十多個小時以來的戰斗,每一個人都難以用語言來形容心頭的沮喪和震動.

當初戰機集群在首都星周圍游移,耀武揚威地試圖引出斐盟艦隊的時候,可沒有人會想到,這一仗,竟然就打成了現在這副模樣.

直到此刻,大家都還想是做夢一般.不時就伸手掐掐大腿,疼得呲牙咧嘴也不敢相信占據兵力優勢的西約艦隊,居然在以名將卡內基領銜,班甯,基恩斯和卡德爾各自坐鎮一路的情況下,不但沒有在對方手里討到一點好處,反而被壓在防禦鏈上揍了個飽

各種各樣的傳言,早就在艦隊中流傳開了.

拋開一些無稽之談,有一條傳言,最被眾人認可.

大家聽說,斐盟之所以在雙星角走廊戰敗,並非黑斯廷斯不是索伯爾大將的對手,而是因為老奸巨猾的黑斯廷斯要誘敵深入.

別看斐盟艦隊在雙星角撤退時損失了不少戰艦,一路狼狽而逃,甚至丟掉了勒雷中央星系跳躍點這個天險.可事實上,一切都在那個老人的控制之下

現在,毫無疑問,一定是黑斯廷斯出手了

通過這四十多個小時以來防禦鏈上的幾百次大小戰斗,就連傻子也能看出來,論計算,玩戰術變化,卡內基他們根本不是對方指揮官的對手.

無論卡內基他們用什麼戰術,對方那位指揮官,總比他們快上一拍.

一開始,大家還以為是參謀部提供分析和計劃建議動作太慢.可後來大家才發現,根本就不是那麼一回事兒

好多場被人家吃得死死的戰斗,都是由己方先發動,對方只是接招應招而已.可一交手,己方就跟不上節奏了.算了又算拿出來的作戰計劃,幾個戰術變化下來,就成了廢紙.艦隊被對方牽著鼻子抽著屁股打得團團轉.

就好像兩個人下棋,自己這邊還沒有想要下一步怎麼走,對方就已經想到了十步以外.

若真是下棋倒也還好.畢竟對方再怎麼厲害,一次只能落下一子.就算他算到了一百步外也得按照規矩來.

可是,這卻是戰爭.沒什麼一人走一步的游戲規則.等到這邊幾幅顏色絞盡腦汁拿出個主意來思考成熟計算清楚的時候,人家早已經打出一整套拳拳到肉的組合拳來了.

打到後面,大家明顯發現,班甯等幾位名將,全然沒有了什麼自信.指揮猶豫遲疑,縮手縮腳.別說條件相等的戰斗不敢大膽投入,就算是己方占著優勢,也是一副小心翼翼不求有功但求無過的模樣.全然沒有一代名將的風采.

班甯,或許大家可以說是被匪軍在墨提斯星系給打怕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情有可原.可就連卡內基,卡德爾和率領著比納爾特帝國最精銳的夜軍的基恩斯竟然也這樣,就難免讓人心生恐懼了.

能把卡內基他們打成這樣的人物,這個世界上除了黑斯廷斯,還能有誰?

傳言,一出現就迅疾在西約艦隊中流傳開來.

一開始議論的相信的人還少.

可隨著戰局的進行,這個傳言就越來越有說服力.流傳也越來越廣.等到薩勒加艦隊攻入傑彭和蘇斯兩國的傳言不可避免地流傳開時,再沒有人對黑斯廷斯誘敵深入的猜測有半分懷疑.

一時間,整支西約艦隊人心惶惶.

所有人都明白,到這個時候,索伯爾不出手已經不行了.

...........

..........

索伯爾負手而立.

指揮大廳鴉雀無聲,眼前的通訊屏幕,也還是一團漆黑.

他微微皺著眉頭,靜靜地等待著.等待那位打了一場漂亮戰役的斐盟指揮官,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和下面的官兵們不一樣,索伯爾從來都不認為這場戰役是黑斯廷斯指揮的.

沒有人比他更了解黑斯廷斯的指揮風格了.雖然這個人在許多戰術變化的細節處理上,有黑斯廷斯的影子,可是,他完全能判斷出來他們卻絕不是同一個人.

相較于黑斯廷斯,這個人的指揮風格少了一份老辣,卻多了幾分天馬行空;少了一份厚重,卻多了幾分邪氣.

而更重要的是,這個人,擁有就連黑斯廷斯也沒有的強大的計算力

"真的是你嗎?"想到穆爾之前的報告,索伯爾眼睛微微眯了起來.

如果穆爾的判斷是正確的,那麼,索伯爾必須承認,盡管自己一再拔高那個胖子的威脅程度,可最終,自己還是小看了他.

不知不覺之間,那個以擁有人工智能而走進自己實現的胖子,已經成長成了一個完全有資格和自己交手的指揮官

回想這四十多個小時以來的戰斗,索伯爾心情複雜.雖然他沒有出手,可是,戰場上的每一個變化,都沒有逃過他的眼睛.對手展現出來的指揮能力,幾次讓他震驚地從指揮席上站起來,繞室疾走心潮難平

卡內基他們沒有犯錯誤.

之所以打成現在這樣的局面,全是對方指揮官能力所致

到這個時候,索伯爾才警覺,雙星角之戰過後,自己似乎松懈了太多.

對手分兵截斷後勤通道,強攻德西克,乃至薩勒加出兵蘇傑兩國,一步步從容布置.而原本一直保持著警惕的自己,卻在戰勝黑斯廷斯之後,揮軍直入勒雷中央星域.

以為拿下勒雷首都星,勝利便唾手可得

想到這里,索伯爾嘴角不禁勾起一絲苦笑.

不知道為什麼,在等待那位素未謀面的斐盟指揮官的時候,他忽然想起了黑斯廷斯.如果對手是黑斯廷斯,如果這是在雙星角走廊戰役之前,他一定不會放松警惕.也一定不會給對手這樣的機會.

可是,黑斯廷斯敗了.

在他失敗之後,另一個人,卻將一場原本毫無懸念的殘局,一步步走到現在,似乎已經有了翻身的可能

從天網態勢圖上看,此刻的西約外圍防禦鏈,已經是名存實亡.雖然班甯,卡德爾和基恩斯還頂在斐盟聯軍的四個攻擊箭頭前面,可是,戰局與其說是西約阻截對手,倒不如說是互相糾纏.斐盟的這四個戰艦集群沖不進內圈,西約的防禦艦隊也脫不開身.這樣一來...........

索伯爾抬起頭,看著中央天網主屏幕的遠視儀畫面.

透過那被撕扯得漏洞百出的防線,他看見,一直處于後方的匪軍艦隊,已經緩緩壓上.

這就是西約指揮官,最後孤注一擲的機會吧?

他扭過頭.

身穿白色連衣裙和紅色小皮靴的小女孩,就站在自己身旁.

她仰著頭,看著天網屏幕.一雙如同水晶般清澈迷人的大眼睛上,長長的睫毛高高翹起.小巧可愛的瑤鼻下,粉紅色的嬌嫩嘴唇緊緊抿著.看起來,帶著一點倔強.

"你說,他會接受對話嗎?"索伯爾問道.

小女孩思考著,沒有說話.

良久,她才微微蹙著眉毛,有些不確定地點了點頭.

索伯爾微微一笑,"或許,他也會出現."

索伯爾口中的他,自然是指胖子身旁的那個謎一般的人工智能.直到現在,西約情報部門也沒有搞明白,那個人工智能是如何出現在胖子身邊的.

小女孩依舊面無表情.

"很緊張,對嗎?"索伯爾饒有興致地看著小女孩的眼睛:"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他和你有著某種密切的關系.說不定,你們來自同一個地方."

這句話,如同一道驚雷.

小女孩看著索伯爾,清澈的眼睛,漸漸變得嚴肅起來.

看著小女孩眼中的變化,索伯爾知道,一道堅硬的外殼,已經隨著自己的猜測,出現了一道裂縫.

他揮了揮手.肅立于旁邊的穆爾和阿曆桑德羅,都遠遠地退開.

"現在,這里只剩下我們倆個人."索伯爾緩緩道:"二十多年前,你的出現,讓比納爾特帝國如虎添翼.能夠在短短二十年的時間內從國力趕上斐揚共和國,你功不可沒"

"可是,我還是不喜歡和一個有秘密的人打交道尤其是帶著目的的秘密."索伯爾看著小女孩:"這些年來,我追查一切有關于你的蛛絲馬跡.雖然還沒能成形,但手中的情報,已經足以讓我做出一些簡單的判斷."

小女孩沉默著,靜靜地看著索伯爾.

良久,她那清脆的聲音,如同冬雪中的風鈴,淡淡響起:"是嗎?"

"被一位人工智能盯著,有時候,真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索伯爾灑然一笑道:"無論做什麼,調查什麼,都必須通過最原始的手段來傳遞信息."

小女孩的再度沉默了.

"有一個地方,你應該很熟悉."索伯爾悠悠地道.

小女孩看著自己的腳尖,良久之後,終于還是抬頭問道:"哪里?"

索伯爾看著小女孩的眼睛,緩緩道:"地球"

這兩個字一出口,氣氛陡然變得壓抑.

即便是遠遠站開,沒有聽到任何對話的穆爾和阿曆桑德羅兩人,也感受到了時間凝固般的死寂,一時驚疑不定.

"不管你知道什麼,那都是以後的事情,"聽到地球兩個字,小女孩臉上的表情,似乎反倒變得平和輕松起來.她仰起臉,露出一個索伯爾從來都沒有看見過的笑臉,"我想,現在你更需要我幫忙控制對方的電子系統吧?"

索伯爾微微皺起眉頭.

他沒有想到,自己接連丟出這樣的重磅炸彈,也沒有得到最後的答案.

不過,相較于小女孩身後的秘密,他更在乎小女孩剛剛說的話.

"你可以嗎?"

索伯爾在指揮席上坐了下來.

他比誰都明白,如果沒有那個小男孩,斐盟艦隊絕對不可能打到現在這個局面.

要知道,一支擁有人工智能為天王核心的艦隊,無論是在指揮系統,火控,信息傳遞,情報收集以及戰艦操控方面,都有著對普通艦隊的壓倒性優勢.

在此之前,雙方在電子戰方面勢均力敵.索伯爾以為,這是因為對方同樣有人工智能坐鎮的結果.

可此刻,小女孩的話,卻讓他有了不同的想法........

"或許可以........."小女孩扭開了頭.

說話間,通訊屏幕的信號燈亮了起來.

這一刻,無論是索伯爾的旗艦指揮室里,遠在數十萬公里外的議會觀察船還是依舊在鏖戰的戰艦上,每一個人都情不自禁地屏住了呼吸.

身材瘦削的卡內基目光陰鹜,攥緊了拳頭,指甲幾乎陷進肉里.

精疲力竭的班甯從指揮席上站了起來.

基恩斯點上了一支煙,半眯著眼睛,透過嫋繞的煙霧看向通訊屏幕.

卡德爾則坐直了身體,摘下軍帽,用手捋了捋已經被汗水濕透的發角,把帽子重新戴上.

這四個人,都是索伯爾的左膀右臂.

四十多個小時之前,當斐盟艦隊如期出現的時候,他們每一個人,都躊躇滿志.以為這會是一場毫無懸念的壓倒性勝利.

在他們看來,只要打完這一仗,斐盟將再沒有誰能夠阻擋己方的腳步.

從這里到雷斯克,從雷斯克縱貫查克納,直入特里弗蘭,然後兩路夾擊席卷斐揚和萊恩兩大共和國,他們就將陪伴索伯爾,成就數千年來甚至沒有誰敢幻想一下的宏圖霸業

可是,四十多個小時的戰斗,卻讓他們的斗志,一點點消磨殆盡.

誰也沒想到,內部矛盾重重的斐盟聯軍,竟然拼命拼到這種程度.更沒人想到,失去黑斯廷斯之後,又有一個人站了出來,以比黑斯廷斯更加強大的計算能力指揮斐盟聯軍作戰.

作為和對方指揮官直接交手的人,他們對這個自己用盡了力氣卻無法擊敗的家伙,充滿了好奇.

通訊屏幕緩緩的亮了起來.

當看見屏幕上出現的那個人時,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

一個年輕的勒雷將軍,出現在屏幕上.短短的頭發,圓圓的臉,小招風的耳朵,憨厚老實的眼神和表情.不是那個在大家腦海中轉了無數圈的勒雷胖子,還能是誰?

"真的是他"參謀們難以掩飾自己的驚訝,議論紛紛.

卡內基等人,更是目不轉睛地盯著胖子,目光驚訝而困惑,似乎拼命想把那個指揮出神入化的斐盟指揮官,和眼前這個貌不出眾的胖子聯系到一起.

可是,從他們半張的嘴就能看出來,這很困難

"田行健上將,"片刻沉默後,索伯爾開口道,"我們終于見面了."

"按照西約貴族的禮儀,我應該說很榮幸,對嗎?"旗艦【漢密爾頓總統】號的指揮台上,胖子憑欄而立,凝視著正面天網主屏幕上的索伯爾.

在他身旁,數以百計的大本營參謀和軍官們靜立原地,肅然望著自己的指揮官.

盡管他們中的不少人,已經疲倦得就連站起來都困難,頭發濕漉漉的,衣服全被汗水浸濕.可是,每一個人都挺直了自己的脊梁.

四十多個小時之前,並不是所有人都認為胖子有資格和索伯爾對陣.而在四十多個小時之後,胖子已經用他的指揮,贏得了每一位斐盟官兵發自內心的尊敬,也理所當然地贏得了作為一名平等的對手和索伯爾對話的資格

"殺"此刻,不少參謀的耳機的通訊頻道里,還是響徹云霄的怒吼聲.

戰斗,並沒有隨著雙方指揮官的見面而停止.舷窗外的星空中,戰艦依舊在高速游走,能量炮光依舊交錯縱橫.無數斐盟官兵,正前仆後繼地撲向敵人.

戰斗,遠比語言能夠描述的更加慘烈.

斐揚人,勒雷人,萊恩人,查克納人,塔塔尼亞人,普迪托克人,西利亞克人,貝瑪人..........這些穿著不同顏色不同款式制服的軍人,空前團結,英勇作戰.

這聲音,這光芒,仿佛穿越了時空,從四年前的勒雷衛國戰爭中奔騰而來.

自由,民主,家國,榮耀..........

一切的一切,盡在此戰之中

"感到榮幸的,應該是我."索伯爾仔細地打量著自己面前的這個年輕人.

這是他第一次看見田行健.和照片及影像資料中不一樣的是,眼前的青年顯得比幾年前更加沉穩,目光也更加堅毅.臉上的青澀,早已經隨著戰爭的磨礪而消失.雖然還是胖乎乎的,可是,渾身上下,卻隱約透著一種讓人心折的軍人鋒芒.

即便是站在自己面前,他的目光也毫不畏懼

索伯爾打量胖子的同時,胖子也在打量著他有生以來最大的敵人.

"兩只眼睛,一個鼻子,兩個耳朵,一張嘴............"胖子認真地數了好幾次,一時間有些困惑.他**的,也沒什麼了不起啊.他的目光順著索伯爾的身體往下滑......難道,他有兩根?咝

打破索伯爾的腦袋,他也不可能猜到眼前這個面容剛毅的胖子心頭在想些什麼.

索伯爾道:"黑斯廷斯元帥的身體,怎麼樣了?"

"不好."胖子直言不諱.

"可惜,"索伯爾嘴角勾起一絲淡淡地笑意,"我原本還期待著能夠第二次擊敗他的."

索伯爾的話一出口,雙方的將領們,眼皮就同時一跳.

姜還是老的辣

所有人都知道,索伯爾揮軍南下最首要的目的,就是正面擊敗黑斯廷斯,將斐盟聯軍最後的精神支柱徹底砍倒

正是因為雙星角走廊一戰擊敗了黑斯廷斯,西約聯軍一掃南下以來的忐忑惶恐,士氣高昂.此後銜尾追擊,大有一鼓作氣橫掃東南劍指雷斯克的架勢.

可誰承想,他們竟然在勒雷中央星域,遭遇了斐盟聯軍的頑強阻擊

此刻,正是戰斗最關鍵的時刻.

西約方面,已經登陸勒雷首都星,斐盟軍則經過四十多個小時的戰斗,將西約的外圍防禦性撕扯得七零八落.西約兵力依然占優,斐盟卻斷了西約的後勤,並發動了針對德西克,傑彭和蘇斯的戰斗.

總體形勢上來說,雙方半斤八兩.

因此,在即將接手指揮這場輸不起的戰斗時,索伯爾需要提升己方的士氣.讓已經筋疲力盡的官兵們,忘記四十多個小時以來的一切.跟隨在他的身後.

雖然只是短短一句話.可是,這句話卻在氣勢壓迫胖子的同時,對士氣低落的西約官兵產生著難以估量的鼓舞作用.

其話中含義有兩個.

一,斐盟艦隊的指揮官不是黑斯廷斯.完全用不著擔心.

二,即便是黑斯廷斯,也不過是手下敗將而已,他能夠擊敗黑斯廷斯一次,就能擊敗他第二次

是否善于利用任何環境和條件創造對己方有利的形勢,是區分一名指揮官才能的依據之一.小說中的武林高手摘花折葉皆可傷人,現實中,指揮官也同樣善于利用任何細微之處為自己積累勝勢

這不是小手段.

這是爭勝之大道

寂靜中,拉塞爾,麥金利等斐盟將領,都攥緊了拳頭.

索伯爾位居名將排行榜首,與黑斯廷斯齊名多年,即便是他們,在面對索伯爾的時候也感到無窮的壓力.

同樣的話,其他人說出來是狂妄笑話,索伯爾說出來,卻氣勢逼人,無從反駁.

身為指揮官,一旦被對方壓下氣勢,後面就會處處受制.偏偏無論是論經驗,論聲望,胖子和索伯爾的差距太大了.

更糟糕的是,這個時候,誰也幫不了他.一切都只能靠胖子自己.其他人此刻插口反駁,身份底氣原本不足,氣勢就弱了一頭,為胖子解圍,又弱一頭.

只怕戰斗還沒有開始,就落下心理陰影了.

就在所有人心頭忐忑的時候,胖子卻在心頭笑了起來.

很少有人知道,這個家伙當初在加里帕蘭軍事學院的實驗室里,學習的關于心理學的著作,能把索伯爾給活活砸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