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卷 第九十二章 瑪爾斯航道上的艦隊
第十卷 第九十二章 瑪爾斯航道上的艦隊

透進書房的陽光,已經開始傾斜.

夕陽如火,映得書房也泛著淡淡地紅色.

"事後我們得知,一開始指揮西約艦隊戰斗的其實並不是索伯爾,而是比納爾特帝國的另一位名將,有全金屬防線之稱的卡內基."

記者看著坐在對面的馬奇亞,問道,"這也被不少軍事學家視為西約軍失敗的主要因素之一.在他們看來,如果戰斗一開始是由索伯爾指揮,或許戰局會走向另一個結果........"

"戰爭沒有如果........."老人捏著煙斗的手擺了擺,淡淡地一笑道:"況且,西約的前線由班甯,卡德爾,基恩斯三個人指揮作戰,後面有卡內基坐鎮,這樣的超豪華陣容別說對付那家伙,就算對付黑斯廷斯元帥也沒什麼好指責的."

"可他們還是在前面的戰斗中輸給了田行健將軍."記者道,"後來不是索伯爾親自出手了嗎?"

"索伯爾贏了嗎?"老人笑眯眯地反問道.

記者愣了愣,爭辯道:"但當時,他甚至一度將田將軍逼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如果他從一開始就指揮戰斗的話,他的時間會更充足,或許........"

"那他為什麼不從一開始就指揮作戰呢?"老人悠悠地問道.

"這個........."記者張口結舌.

事實上,這個問題許多人反複爭論了很長時間.有人提出當時索伯爾都沒有一個結果.誰也不明白,索伯爾為什麼把艦隊的指揮權給卡內基.自己並沒有在第一時間指揮作戰.

"真要說起指揮人選因素的話,大家其實應該反過來看."老人笑著道.

記者困惑地道:"反過來看?"

"對"老人磕了磕煙斗,點頭道:"大家只看到卡內基他們在突破外圍防禦鏈的戰術指揮中,敗在田行健的手上,卻沒有發現,這一階段的戰斗,他們其實並沒有犯什麼錯誤.相反,他們發揮出了比他們以前更加高超的指揮水平,以至于這一階段成為整場戰役中,最慘烈最殘酷的階段"

記者靜靜地聽著.

他知道,斐盟突破西約防禦鏈的戰斗,持續了整整四十八個小時的時間.戰斗極其慘烈.雙方沿著西約人構築的防禦鏈鏖戰.可以准確計算的大大小小的戰斗總計竟然超過八百次.持續時間之長,戰斗密度之大,簡直匪夷所思

直到現在,每當人們看到勒雷首都行外那一圈半圓形的戰艦墓地時,都不禁心襟動搖駭然吐舌.

"卡內基在防禦上的水准,並不弱于索伯爾.這個人專攻一門,毅力又極其堅韌,即便索伯爾自己也承認,如果他做矛,卡內基為盾的話,他想要突破卡內基的防禦,需要付出相當的代價."老人緩緩地道:"因此,西約人當時讓卡內基他們打這一仗,其實是一個相當聰明的策略."

老人的思緒,仿佛從寂靜的書房,回到了那漫天戰火的年代.

"那一仗,打得可真苦啊苦到我和藤井剛到戰後,都根本不願意去回憶.我們只是前線指揮作戰,負責艦隊的具體指揮.可整個戰場的戰術變化,卻集中在那胖子一個人的身上.整整兩天時間,他一直在指揮台上和卡內基他們斗智斗勇.而索伯爾,卻靜靜地在一邊養精蓄銳........"

記者不禁打了個寒戰.

僅僅從老人的敘述中,他就能聽出那一戰的慘烈和危險.

設身處地地去想,當一個人要指揮持續時間整整兩天,局部戰斗總計超過八百次,上千個戰術變化的戰役,熬干了心力的時候,旁邊還有一個在旁邊養精蓄銳,沉默著沒有忙著出手,只盯著你看的超級名將,那種感覺,其實比對手一開始就出手更加恐怖吧.

"索伯爾沒有犯錯誤,卡內基他們也是超長發揮.不過,那個時候他們還不知道,掌握了基礎戰術的田行健,已經不是以前的田行健了.他的身上,集中了拉塞爾和黑斯廷斯的軍學精華,有屬于他自己的天馬行空般的戰術想象力..........."

"而更重要的是......"老人看著記者,微微一笑:"論計算能力,田行健,天下無雙"

..................................

.................................

萊恩旗艦【金色戰車】號,是一艘造型扁平,如同翻車魚一般的【太陽】級太空母艦.

此刻,被數十艘戰列艦團團圍住的她,正一邊釋放著太空戰機,一邊沿著洶湧而來的敵艦組成的鐵流逆流而上,率領艦隊奮勇作戰.

一架架戰機,自彈射通道電射而出.遍布母艦的旋轉炮塔,向四周拉出一道道恐怖的死亡之光.艦首上層甲板的六個井區,以每三十秒一次速度發射著的百枚一組的導彈群.

遠距離超高速導彈的尾光,宛若夜色中的螢火蟲.近距離固體燃料導彈射噴出的尾煙,在戰艦身體上籠罩著滾滾白云般的煙霧,又一條條隨導彈延伸向遠方,如同一條條前細後粗的觸手凝固于虛空之中.

隨著戰艦的前進,火球般的爆炸光芒,在兩側不斷閃現.

一道刺目的閃光,從艦橋指揮大廳左側的舷窗外亮起.藤井剛凝目看去,只見陪伴在期間左側的一艘萊恩戰列艦艦首凝聚的白光驟然爆發,能量光彈筆直地射出,掠過虛空,無聲無息地沒入一艘西約巡洋艦的腹部.

一切,就像慢動作畫面一般,藤井剛甚至能夠清晰地看到西約巡洋艦的裝甲如何炸碎破開,看到它的外殼如何在橢圓形的光團前融化變形,裂開一個大洞.

隨著光團的沒入,整艘戰艦如同一只吞了象的蛇,腹部驟然膨脹.平整的甲板猛地隆起來,整個艦橋和金屬外殼都急劇扭曲變形.只刹那間,西約巡洋艦就在一次驚天動地地劇烈爆炸中,化作一個巨大的火球和無數向四周飛射的殘骸.

還有一架剛好從它身邊掠過的西約戰機,因為飛行員躲閃不及而被爆炸的沖擊波*及,凌空炸毀.變成了這如同紅色仙人球般的火團中,一根紅色的小刺

藤井剛緊緊地握著拳頭.

宇宙中,一切都是寂然無聲的.一切美麗的,絢爛的,慘烈的,瘋狂的景象,就只能憑眼睛捕捉

這是一場殘酷的戰爭,這也是一次視覺的盛宴

指揮席的戰術電腦上,響起了旗艦指令傳達的提示聲.看著從【漢密爾頓】總統號上傳來的作戰指令,藤井剛嘴角露出一絲微笑.指令和他的想法,不謀而合

他抬起頭,天網主屏幕上,班甯麾下的三支*級艦隊已經被己方艦隊團團包圍住了.無數的萊恩戰艦,如同蜂群般,纏繞在三支團團打轉的西約艦隊身旁.大廳中,戰斗官和參謀們,正翹首看著自己,等待著自己最後的命令

只要一聲令下,萊恩艦隊,將從西約人身上,狠狠咬下第一塊肉

看著官兵們期盼的眼神,藤井剛眼睛微眯,毫不猶豫地高聲下令:"命令,A第三反切線切入,戰列艦主陣前移.........."

說著,他緊握拳頭的手狠狠砸了下去,一聲怒吼:"給我狠狠打"

"是"他的聲音剛剛落地,指揮大廳里和艦隊通訊頻道中,已經是一片轟然應諾聲

"戰機中隊,跟著我"

"殺"

戰機飛行員狂吼著操控戰機翻滾飛掠,疾撲向被如同蜂群般的萊恩艦隊死死包圍的三支西約艦隊.炮手們把搖滾樂開到最大,以一發發紮進敵艦的炮彈做高亢激昂的鼓點伴奏艦長們,更是指揮自己的戰艦爭先恐後地向上壓.

已經被團團包圍的三支西約艦隊,迎來了他們的末日.

當A第三反切線直接切進戰團中央將三支艦隊攔腰截斷.當戰列艦主陣猙獰的炮口從四周高速游走的艦群中露出來,凝聚著白光,對准西約戰艦時.

三支西約艦隊全軍覆沒的結局,已經毫無懸念

"開火開火"

隨著萊恩人的怒吼聲,四面八方的猛烈炮火,迅速向戰團中央彙集這恐怖的白光,撕扯著西約戰艦的身體,將他們的能量護罩瞬間摧毀,將他們的裝甲撕裂,在他們的艦體上掃出一個個大洞.讓他們看起來,就像被一群機槍手圍在當中的綿羊.

"漂亮"一位萊恩艦長,在通訊頻道中哇哇大叫.

"狗日的班甯,也有今天"另一位艦長,在指揮席上手舞足蹈

萊恩共和國和納加聯邦,本就是世仇.而納加聯邦名將班甯,更是讓這些萊恩官兵們深惡痛絕,恨不得食其肉寢其皮多年來,他們有太多戰友倒在班甯的面前了.可以說,班甯雙手上的每一個毛孔,都沾滿了萊恩人的鮮血

以往,萊恩軍或許一度擊退甚至擊敗過班甯,可是,他們還從來沒有在劣勢兵力的情況下像今天這樣通過戰術變化從班甯身上硬生生咬下一塊肉來

看著外圍的西約艦隊氣急敗壞地撲過來,一次次試圖突進斐盟陣型將己方的艦隊營救出去,卻在己方戰艦的精妙配合阻擊下,一次次無功而返.每一個萊恩官兵,都哈哈大笑.

隨著天網屏幕上,一艘接一艘西約戰艦在爆炸中化為灰燼,指揮大廳里,也是一片歡騰.

參謀們或互相擊掌,慶賀這有著極大意義的勝利,或目光炯炯地凝視著天網屏幕,仔細體會這次戰術配合的精妙之處.

萊恩艦隊的攻擊目標,是F點.

F點,是連接勒雷首都-5號空港的航道中樞.原來在這個位置,有一個可供艦艇臨時停泊的空間站,六個懸浮導航塔和一個勒雷航道管理局的拖曳船工作站.

和平年代,這里是勒雷首都星最繁忙的空域之一.不過現在,空間站和導航塔全都變成了懸浮在太空中的破銅爛鐵.而拖曳船工作站的那些船只也早在勒雷移民中改造成移民船了.

西約在這個位置的航道上,布置了超過二十支*級艦隊.

因為入港航道眾多,因此,這些艦隊分成了五個大的集團,各自駐守一塊空域.整體形狀看起來,像是一朵不規則的梅花.

就班甯的排兵布陣來說,可謂相當嚴謹.

要知道,當西約太空戰機進入勒雷首都星大氣層之後,防禦艦隊只保留了少數戰機.平均十支*級艦隊才有一艘太空母艦.因此,對周邊空域的控制力就顯得相對較弱.這種梅花形的排兵布陣不但能夠互相支援,還最大限度地擴大了控制區.

作為外圍防禦鏈上的一環,班甯的任務就是阻止斐盟聯軍攻入內圈.

內圈,是指以【藍月】星為界的四十萬公里空域.

在這片空域中,除了有西約的指揮集群和滿載陸軍且行動緩慢的巨型運輸艦外,在靠近大氣層的位置,更集中了西約目前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太空母艦.

這些為進攻大氣層的戰機提供補給支持的母艦,因為遠離艦隊的戰列艦主陣,基本沒有什麼保護,一旦被斐盟戰艦沖到身旁,連還手之力都沒有.

因此,班甯的策略就是以穩守為主.不讓斐盟艦隊破壞登陸戰.

在包括他在內的所有西約人看來,這一仗都沒有什麼難度.斐盟聯軍只不過是逞血氣之勇孤注一擲罷了.己方只要穩固防禦,他們自然會一次次沖上來撞個頭破血流.幾次過後,斐盟人的血氣就會消褪,身體精神也會疲倦.

等到登陸戰成功,陸軍展開行動,這一仗就大局底定.到那個時候,擊潰甚至全殲斐盟東南聯軍簡直易如反掌

正是出于這樣的心理,占據著兵力優勢的西約艦隊在看見十八支萊恩艦隊以三叉戟陣型向己方疾撲而來的時候,一點也沒有慌張.他們按照既定的部署從容應戰.五朵梅花般的戰艦集群,忽前忽後,忽左忽右,牢牢擋住斐盟艦隊.

和U點,C點和點的戰斗態勢一樣,雙方的接戰速度極快.

這是因為斐盟聯軍在出現並發動攻擊的時候,采取的是短程躍遷繼而高速突進的進攻方式.和雙星角兩軍以戰艦本身速度相向而行,緩緩逼近的方式完全不一樣.只短短一兩分鍾,兩軍艦隊就進入射程交火,且迅速絞殺在一起.

迎戰階段,班甯采用的是【連環】防禦戰術.

這種戰術,包含了【眼鏡蛇】戰術和【羊角回轉】戰術,是一種防禦力極強,且帶有一定攻擊力的高級複合戰術.在戰斗中,五個梅花花瓣一般的艦群,會保持高速游走.

這種游走,並不是向著一個方向,而是如同羊角一般,呈兩個半圓.這樣一來,艦隊的戰列艦主陣就能始終保持在運動中,隨時變換陣型,搶占攻擊角度,實施炮火壓制.

同時,其外圍的驅逐艦集群也在游走回轉中護衛住主陣,並為中央的幾支*級艦隊尋找時機突襲做掩護.

而萊恩艦隊,則在胖子的指揮下,采取了迎戰階段最簡單也最直接的【狼群戰術】.十八支*級艦隊如同一把巨大的三叉戟,分為三個箭頭,左右兩個箭頭各由四支艦隊組成狼群的包抄集群,中間則由八支艦隊構成狼群的主力攻擊群.

戰斗一開始,斐盟就遭遇到西約艦群主力艦陣的擊中攻擊.不過,因為斐盟艦隊散得比較開,距離近,速度又快,損失並不大.

很快,雙方短兵相接.十八支萊恩*級艦隊,就像是十八支餓狼,分頭撲向西約艦隊.而西約艦隊,則依托密集的陣型和兵力優勢與萊恩艦隊對抗.

就戰術條件來說,兩軍半斤八兩.

西約勝在兵力較強,戰列艦主陣齊射威力大,且占據航道關鍵要點,陣型完整穩重.而斐盟則勝在速度快,攻擊點多,靈活多變.

戰斗從一開始就非常激烈.萊恩艦隊一次次撲上去,試圖撕咬開班甯艦隊的陣型,而班甯則沉穩地防守反擊,化解攻勢.雙方艦隊你來我往,忽而斐盟艦隊壓過去,迫使敵人全線回收.忽而西約人又通過反擊壓出來,迫使斐盟艦隊暫避鋒芒.

第七十分鍾,戰局出現了變化.

當時,藤井剛正准備命令左翼的9和92艦隊向不遠處的兩支德西克艦隊進攻.可是,戰術電腦上出現的指令,卻否決了他的計劃.

胖子命令9艦隊和92艦隊立刻左舵200刻,從正在和對方艦隊列隊炮擊的萊恩0艦隊背後繞過去.同時,讓中央集群剛剛完成了補給,准備再次出動的十六個大隊的太空戰機,改變原定作戰計劃,沿中央戰團的外圍線兩路迂回.

這一指令,讓藤井剛有些猶豫.不過,出于對胖子的信任,他還是忠實的執行了命令.

在他的命令下,兩支*級艦隊迅速將艦首轉向左邊,以兩個紡錘陣型向左翼運動.

同時,母艦釋放的戰機也沒有立刻出擊,而是先向後飛至大回旋線,再分成兩個集群,從左右沿一條弧線向胖子的指定坐標飛去.

因為這一行動,萊恩艦隊原本已經壓上去的右翼,因為敵人的攻勢加強而被迫退了下來.

就在所有人都還在猜測胖子這一戰術變化的作用時,他們忽然發現,9和92艦隊剛剛運動過來,位于西約陣型中央【蛇頭】位置的四支西約*級艦隊,再一次向中路發動了突襲.

上一次突襲,是在二十多分鍾之前.

當時,西約人的中路艦隊在兩翼艦隊的掩護下,沿著驅巡集群讓開的通道忽然撲出來,直接搶占了中央攻擊位,迫使原本已經壓倒了西約主陣面前的萊恩艦隊轉向規避.不但付出了近二十艘戰艦的代價,還中止好不容易才形成的強攻勢頭.

現在,西約人故技重施,四支艦隊如同眼鏡蛇的蛇頭,飛快地探了出來.

這一次,他們的巨口毒牙,對准了左翼的四支艦隊

一看到這種情況,不等胖子進一步指示,藤井剛就全明白了.在他的命令下,9和92兩支艦隊,自0艦隊背後忽然殺出,根本不理會正在和0艦隊對射的那支西約艦隊,斜著向左前方殺去.同時,已經抵達預定坐標的戰機集群,也迅速向前包抄.

沖出來的西約艦隊已經提到了全速,四支*級艦隊兩前兩後,形成了一個巨大的人字形.

就在西約戰艦沖出讓開的驅巡集群,穿過空曠的陣前空域殺向左翼萊恩艦隊的側面時,所有萊恩官兵都屏住了呼吸.他們看見,不知道什麼時候,己方的一千多架萊恩太空戰機,正以一個個五機編隊,無聲無息地從自己戰艦的舷窗邊掠過.

遠方的恒星光芒,照在戰艦艦體上閃閃發光.戰艦和戰艦之間的陰影中,高速飛行的戰機,如同一群從地獄而來的吸血鬼.

當西約四支艦隊距離左翼戰區只有不到一萬公里的時候,左路的戰機集群,已經從左路戰區的萊恩艦隊之中橫著掠出來,殺進了這幾支艦隊的尾部.

右翼的戰機集群,則迎向了西約本陣的驅巡集群

這一下,不光萊恩官兵明白了過來,就連西約人也立刻明白了過來.

盡管突襲的西約艦隊迅速采取了前鋒內縮後衛向兩翼擴展迎敵的策略,主陣的驅巡集群也試圖沖出來掩護.然而,他們明白的時間太晚了.還沒等他們的戰艦轉向推進器啟動,斐盟左右兩路總計一千多架戰機,已經呼嘯著絞入了他們的隊形.肆意開火.

這一片空域,就像火上澆油一般,騰地一下燃燒起來.

戰機在天空中翻滾俯沖盤旋飛舞,機頭的能量機關炮和機翼下的導彈,就像黑壓壓的烏云劈向地面的閃電.激射而來的導彈拉著筆直的尾光撞上艦體,化作一團團火球,刺得人眼睛都睜不開.西約戰艦的能量護罩上一連串都是戰機機載炮掃射下來的漣漪

胖子的時機抓得極准.

如果當時有一雙眼睛能夠同時看到雙方的戰術電腦的話,那麼就可以發現,當班甯的中路艦隊下令突擊的同時,胖子命令9和92艦隊向左翼運動.當班甯中路艦隊沖出驅巡集群讓開的道路時,萊恩戰機已經離開母艦向預定地點進發.

精確的計算,讓西約艦隊在發動突襲之後的一系列戰術變化中完全被克制住了.以至于在遭遇戰機襲擊的整整五分鍾里都處于極度的混亂之中.最終,當9和92艦隊橫切過來截斷他們的退路時,只有四分之一的西約戰艦逃回了主陣

這是整場戰役,盟軍指揮官田行健揮出的第一刀

"漂亮"藤井剛凝視著天網屏幕,在心頭默默地道.

他知道,無論這場戰役的結局如何,那個親自指揮所有斷後戰斗,橫掃戰略模擬游戲排行榜,只為了學習大多數指揮官連看都不想再多看一眼的基礎戰術的胖子,將以他的戰術指揮,震驚世界

雖然殲滅三支西約艦隊只是開始.後面的戰斗,可能比預想中更艱苦,卻也更讓人期盼

再剝掉兩層殼,或許,就能創造一個奇跡

......................

.....................

一支龐大的艦隊,沿著瑪爾斯自由航道穿行.

如果有飛船從這里經過的話,人們會很奇怪地發現,這支艦隊的每一艘戰艦,都是嶄新的,顯然剛剛建造完成不久.而且,其中找不到世界各國任何一種已知的戰艦型號,全都是一些重型驅逐艦級別以下,外表更像是無舷窗太空潛艇的戰艦.

"將軍,抵達自由星系跳躍點了"旗艦指揮大廳里,主控航行員高聲報告.

已經升任少將的契科夫,站在指揮台上,凝視著窗外那片熟悉的星域,一時間感慨萬千.

一年多之前,他還是一艘驅逐艦的艦長,奉命護送當時的聯邦副總統弗拉維奧和陸軍上將貝爾納多特經由這個跳躍點,出使查克納.

在航行途中,因為遭遇西約封鎖艦隊的一艘巡洋艦和兩艘驅逐艦,以及數艘海盜武裝商船的劫殺,被迫偏離航線,流落自由世界.

短短一年時間,他已經搖身一變,成為了勒雷聯邦少將.

一艘【伯藍玫瑰】號,也變成了眼前這支艦隊——整整二十艘滿載太空戰機的【末世】級太空母艦,這個時代最強大的太空殺手

這二十艘【末世】級太空母艦,是匪軍回歸勒雷時才走下船塢的新船.此前一直在查克納共和國裝載太空戰機,訓練磨合.

因為雙星角走廊的戰斗爆發,艦隊奉命緊急南下.

不過,出于保密需要,一直以來,艦隊都是以分體戰艦沿自由航道南下.只在抵達藍石星之後,才進入了主航道.

原本,艦隊應該參與勒雷中央星域跳躍點的防禦戰的.

可就在啟程的前一刻,契科夫卻忽然接到胖子的命令,要求他在藍石星駐紮三日後,率領艦隊經由北面的公共星系再度進入瑪爾斯自由航道,然後沿當初【伯藍玫瑰】號走過的老路,繞經勒雷自由星系,前往勒雷中央星系.

艦隊的所有人都不明白為什麼要繞這麼大一個圈子.

明白這一點的,只有契科夫自己和此刻站在身旁的另外兩個人.

匪軍第一裝甲師師長,拉希德.

匪軍第二裝甲師師長,斯圖爾特.

"全體准備,關閉引擎,設定跳躍坐標,五分鍾後倒計時........"凝視著漆黑的跳躍點,契科夫忽然間,覺得心跳一陣加速.

他扭頭看去.

身旁,拉希德和斯圖爾特正在一臉輕松地聊著天.

而不遠處,衛見山,哈格羅夫,瓦格斯塔夫和蒙遜,正悠閑地喝著茶.科茲莫,步兵,巴茲,韋瑟里爾,蒙遜,蒙巴頓,龍泰等一干年輕的機甲戰神們,正在一間透明的戰術室里面紅耳赤地玩撲克,忙的不亦樂乎.一個個臉上都沾滿了紙條.

契科夫笑了起來.

"十秒倒計時......."他下令道.

"十,九,八........."

在主控航行員的倒計時聲中,他看著那漆黑的虛空,心想,穿過這片黑暗,就會迎來勒雷那璀璨,明亮而甯靜的星空了.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