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卷 第八十五章 路德里特保衛戰
特里弗蘭跳躍點空域的激戰,隨著西約艦隊的再一次撤退暫時落下帷幕.

最後一艘西約戰艦的尾部離子流光,已經消失在黑色虛空中.成群結隊游弋于跳躍通道兩側的斐盟艦隊,停止了開火.拖著傷痕累累的身體,緩慢地自虛空中劃小過一道弧線,紛紛掉轉艦首,駛回如同一個巨大的金屬輪子一般懸浮在三十萬公里外的阿克薩要集.

從阿克薩要塞看過去,遠方起彼伏的爆炸光和縱橫交錯的能量炮光已經消失了.遠方的星云和宇宙大幕上璀璨的群星,重又顯現出來.

在這亙古不變的背景下,成行成列的戰艦,緩慢地移動著.密密麻麻的尾部推進器光芒和艦體裂縫處還未撲滅的火光,組成了千百條溪流,潺潺流動.就像一場盛大而瘋狂的演唱會,在五彩的煙huā,變幻的燈光和聲嘶力竭的狂吼之後,只剩下散場時的一片寂寥.

搭載著李佛和幾名高級將領的穿棱機,穿過旗艦,勇者,號太空航母的通道,投入無邊無垠的宇宙.迎著恒星的金色光芒,向兩萬公里外阿克薩要塞巨大的身軀飛去.

上百架等待母艦回收信號的戰機,在這艘銀白色的芒果形穿棱機身旁上下翻飛.一艘艘正在進行入港前列隊准備的戰艦,如同一尊尊巨大的金屬武士,從穿棱機兩側飛快地向後退去.

兩萬公里轉瞬及至,容色如鐵的李佛率先走下舷梯,踏上要塞港.堅實的地面.

作為李佛的左膀右臂,甘比爾和索澤,早已經等候在港口.看見李佛到來趕緊就迎了上去.直到穿過寬闊的碼頭走到近前,他們和身後的軍官們才看清楚李佛的模樣,不由都嚇了一跳.

此刻的李佛看起來狼狽不堪.一身平日里永遠乾淨整潔的制服又髒又濕.軍帽下緊貼在額頭上的金發,仿佛能擰出水來.眼角附近還有一處沒來得及處理乾淨血跡的擦傷.顯然"這是剛剛的戰斗中,勇者,號被敵人的兩發戰列艦級主炮直接命中,又遭遇十幾架太空戰機攻擊的結果.

看到甘比爾和索澤等人的目光"李佛冷冷地擺了擺手示意不礙事,隨即彎腰當先進了在面前停下的飛行車.

飛行車沿著要塞內部公路疾馳.

只看見冒著熊熊火光的受損區域…………往來奔行的損管士兵架設在路邊噴射高壓水柱的消防機甲,抬著傷員的醫護兵和就地放置醫療艙的醫療機甲……

街道兩側,一幕幕飛快地向後方退去.整個要塞,一片慘烈而忙碌的戰後景蕤凝目窗外,李佛劍眉低壓,目光陰鹜.原本就病態般泛白的面色愈加的蒼白.

和他對面而坐的甘比爾和索澤也是默不作聲.他們知道,在剛剛的戰斗中,己方再度損失了一支集團艦隊.戰斗中"西約艦隊一度將斐盟聯軍壓迫到了要塞邊緣,並對圍攻要塞長達一個小時!如果不是依托要塞的堅固和幾門威力毀天滅地的要塞炮"說不悔,看著窗外的滿目瘡痍,想到當時西約艦隊瘋狂圍攻要塞的景象,兩人都有些不寒而栗.

自李佛率麾下艦隊進入特里弗蘭以來,短短不到十天的時間,這已經是鐵軍在跳躍點迎接的第二十次戰斗了!

如此短的時間內發動如此密集的攻勢,西約艦隊指揮官雷恩博德,簡直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瘋子!

不僅他是瘋子,整個西約艦隊都是瘋子!

這些天來,他們就如同一群聞到了血腥味的鯊魚,一次又一次地駕駛戰艦沖進跳躍點.一艘戰艦被擊毀了"另一艘就頂上來:一支艦隊剛剛全軍覆沒,更多的艦隊已經隨著一團團白光浮現于跳躍點.他們冒著炮火強行突擊,迎著要塞炮恐怖的白光開火,甚至撞開同伴的殘骸向前猛沖的場景,更是屢見不鮮.

這種不計傷亡的猛攻,使得特里弗蘭跳躍點"變成了一個血腥的絞肉機!迄今為止,李佛麾下鐵軍已經損失了超過二十支級艦隊,而雷恩博德的損失,更在兩倍以上!雙方就像是兩只野獸,在這漆黑的斗獸場互相撕咬.鮮血淋淋精疲力竭卻無法停歇!

&nbā費了無數心血,用了近十年時間才積攢下來的力量,都消耗在特里弗蘭這個無底洞?

"將軍"這樣下去不行啊!"

一路沉默.待走進索伯爾的辦公室,索澤就再也忍不住了,開.道.

特里弗蘭的局勢已經越來越危險.最近的戰斗中,西約艦隊已經接連幾次突破艦隊攔截,殺到阿克薩要塞周邊空域對要塞展開直接攻擊.這是一個極其危險的信號.它表示聯軍艦隊的力量已經下降到了一個危險的程度,西約隨時都可能突破防禦沖進特里弗蘭!

一旦阿克薩要塞被擊毀,即便是李佛領導下的鐵軍以英勇頑強聞名于世,也不可能是西約龐大艦隊的對手.

嚴峻的現實,讓索澤不得不提醒李佛一個事實在這個亂世當中,只有保證手中始終掌握著強大的力量,才會被人尊重.而失去了鐵軍,自己這幫人就是沒牙的老虎!

之前這個團體悍然反出斐揚,卻被斐盟恭恭敬敬的請回來,李佛甚至因此一躍成為聯軍的實際指揮者,不就正靠著手頭的這支強大的軍事力量嗎?

鐵軍,就是這個團體掌控權力,成就未來目標的基礎.

沒有了鐵軍,就沒有了一切!

"將軍,我建議"甘比爾一臉陰沉:"暫時退出特里弗蘭!"

辦公室里,靜悄悄的.

甘比爾的話,就像是開啟了潘多拉的魔盒,讓即便早在心頭把這個念頭轉了無數次的索澤,都為之心頭一顫.

鐵軍退出特里弗蘭,等于宣告阿克薩的淪陷.且不說戰事會因此惡化到何種境地"未來收拾起來有多麼困難,單是想想有多少星球多少城市會在長驅直入的西約槍炮下生靈塗炭,就足以讓任何一個人不寒而栗!索澤自問多年的軍人生涯,見慣了生死,也算是鐵石心腸了.可在聽到甘比爾的這條毒計時,還是禁不住頭皮發麻.

"現在的斐盟高層顯然還沒明白他們應該聽誰的!"甘比爾冷笑著道:"您接連下令召集艦隊,可最近這些天來抵達特里弗蘭的艦隊有幾支?他們給個聯軍總指揮的頭銜,就想讓我們頂在前面做炮灰,自己躲在後面觀風向,算盤未免打得也太好了."

甘比爾咬牙來回踱了幾步,霍然立定注視著李佛:"將軍,特里弗蘭不可守!現在撤退雖然對您的威望有些微損害"可兩害相權取其輕,與其我們在這里拼光了老本,不如讓戰事徹底糜爛!只要我們手中還掌握著鐵軍,就還掌握著主動!局勢越糜爛,聯軍的實際控制權就越快到手!"

說到最後,這位李佛的頭號謀士手撐著辦公桌,一字一頓地道:"將軍,其實您早就明白,趙熙和希爾之所以默認您成為聯軍總指揮,背後有黑斯廷斯的影子!"

李佛坐在辦公桌後"沉默著.

甘比爾說的每一牟字,其實都在他的心頭轉了無數次!

當初反出斐揚,是因為在總統大選中失利之後,趙熙和黑斯廷斯已經開始啟動對他的調查.聯合調查組的調查報告,就是一把懸在他頭頂的利劍,隨時都可能落下來.

人為刀俎我為魚肉"且不說多年來芭芭拉為他干的那些事情有多少見不得光,就算他清明廉潔一塵不染,對手也盡可以隨意往他身上栽贓!

那個時候若是不走,他連一點翻盤的機會都沒有!

可是,離開並不是放棄,而是以退為進!

他一直都堅信,只要自己沒有淪為政敵的階下囚,只要自己手中還掌握著鐵軍和三大星系"重返斐揚甚至入主斐盟聯軍的機會遲早會到來!

沒有人比他更了解斐盟的現狀了一黑斯廷斯病入膏盲,聯軍內部矛盾重重.一旦戰事糜爛"別的人不敢說,至少萊恩總統卡特和萊恩軍方,第一個就會想起自己!

不過,即便是李佛在最樂觀的時候,也沒有想到機會盡然這麼快就來了!

當索伯爾以一招羚羊掛角般無跡可尋的分兵,橫掃萊恩共和國四大星系,兵鋒直指特里弗蘭的時候,整個斐盟,都陷入了巨大的恐慌之中.

而黑斯廷斯的拒絕回援,更讓萊恩共和國徹底倒向了他.萊恩總統卡特連夜趕到梅瑪面見求援,隨後又發表公開講話推動斐盟聯軍改選進程,直接掀起了一波倒黑浪潮.

這波浪潮,越來越大.終于,隨著斐揚總統趙熙和查克納總統希爾的默認,他在時隔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內,戲劇般地從一個反叛者,成為了斐盟聯軍名義上的總指揮!

當然,這一切並沒有讓李佛喪失判斷力.相反,從回歸斐盟的那一天起,他就知道,斐揚和萊恩的態度,都在黑斯廷斯的控制當中.

那個老人並不怕自己能翻天.

他打壓自己,將自己逼出斐盟,已經讓自己多年來積攢的聲望毀于一旦.雖然自己還掌握著部分軍隊.可是,離開了斐盟聯軍,失去了斐盟龐大的資源基礎,光憑手中的這幾十支艦隊和三個星系,無論如何也成不了氣候!不管戰爭最後的勝利者是斐盟還是西約,都能反手將自己收拾掉!

只要自己還有野心,那麼,替代麥金利成為聯軍總指揮,就是一個不容拒絕的提議.哪怕明明知道這是一個誘餌,自己也只能閉著眼睛張開嘴吞下肚子去!

這是自己回歸斐盟最好的機會,也是黑斯廷斯為他定身設計的一場對賭一黑斯廷斯贏得東南戰役,騰出手來回軍特里弗蘭,自己的聯軍總指揮就只是一個空銜.而黑斯廷斯一旦戰敗,或者因病去世,那麼,這個頭銜就是自己攥取斐盟權力,登上至高無上寶座最大的資本!

每每想到這些"李佛的心里就會生出一種巨大的恐懼感.

黑斯廷斯,是一座他永遠也無法逾越的高山.

這個老人"將什麼都算計到了!

當初,他讓自己去萊恩,是因為他准備選定自己作為接班人.而後來打壓自己,是因為那個勒雷聯邦的胖子,成了比自己更好的選擇.他需要重新將已經要脫離他控制的自己,捏回到掌心中!

不過,即便是此刻南下,黑斯廷斯還是沒有將所有的寶都壓在一個籃子里.

他選擇了胖子"將寶壓在了東南.而同時,他也給了自己一個機會.

一旦東南失利"那個胖子顯然就失去了領導斐盟的可能.到那個時候,贏得了這場對賭的自己,將按照他最早的計劃,成為斐盟的領導者.

對老人來說,自己雖然有野心,畢竟還是斐揚人.

相較于斐揚亡國,他甯願退而求其次.

想到這里,李佛已經否決了*比爾的提議.作為一枚從頭到尾都沒能脫離控制的棋子,他明白,只要黑斯廷斯一天還在他就必須要有身為棋子的覺悟.他不知道黑斯廷斯留有什麼後手,但對黑斯廷斯本能的畏懼,讓他肯定,那個老人絕對不會把整個特里弗蘭的安危都放自己他一個人的身上.

只要自己一退出特里弗蘭,就將徹底失去角逐斐盟第一人寶座的資格!

無論如何,自己也不能放棄眼前的一切!只有緊緊抓住等待變化!李佛心里想著,站起身來來回踱了兩步.思緒,已經越來越清眸.

特里弗蘭戰事糜爛,雖然短期內可以讓鐵軍的重要性增加.但對自己取代黑斯廷斯之後擊敗西約,並沒有什麼好處.況且有自己在這里頂上的這段時間,斐盟各國的兵力調派已經從容得多.

這時候退走,就是前功盡棄!

斐揚和查克納固然會立刻翻臉民眾,這個以激進的愛國青年軍官組成的團體以及自己最堅定的盟友萊恩共和國也會因為失望而放棄對自己的支持!!

"最高統帥部就聯軍增援的事情回話了沒有?"李佛走到落地窗邊.一輛太空列車,從要塞外的軌道上飛馳而過.一格格飛速掠過的舷窗,燈光明亮.就像是一段老式電影膠片.

"萊恩的艦隊動作比較快,已經確定會在二十個小時內抵達特里弗蘭.

不過,卡特總統現在只能從萊恩各大戰區抽調二十支級艦馱,這點兵力對我們來說,杯水車薪."

甘比爾聽李佛的問題,就知道他戀棧聯軍總指揮的職位,不願意采納自己的計劃.當下在心底歎了口氣,回答道:"國內和查克納雖然已經答應增派艦隊,不過,目前還沒有確切消息."

"再等等吧"李佛淡談地道:"我們還沒有到山窮水盡的地步."

"將軍——"

甘比爾憂心忡忡地張口,正要說話,卻被李佛一擺手打斷了.

"我已經決定了,不用多說."李佛凝視著窗外,良久,回過頭來道:"不過,我們也不一定要堅守跳躍點.必要的時候,可以暫時退一下,把敵人放進來打!"

"放進來?"甘比爾和索澤對視一眼,震驚地道.

"別忘了,在我們的手里,還有一支裁決者!"李佛目光森然:"他來了這麼長時間,是時候讓他活動一下筋骨了!她把他送過來,可不是來養老的!"

甘比爾和索澤恍然大悟.

這支李佛手中最機密的部隊,別說聯軍,就連鐵軍也不知道.

當初在海德菲爾德,芭芭拉迫不得已出動裁決者,也是在失敗之後立刻啟動自毀裝置,讓對手無從掌握把柄.而在這跳躍點空域,大規模動用裁決者,顯然會讓人看出端倪.

不過,將敵人放進特里弗蘭星系就不一樣了.

到那時候,無論是西約軍還是聯軍,為了爭奪周邊航道,跳躍點,移民星球和太空基地,都會化整為零.出動裁決者,神不知鬼不覺.

只要能積累幾次局部勝利,特里弗蘭不一定就落進雷恩博德的手中.況且,跳躍點失守,對于斐盟也是一個震動.那些拖拖拉拉的聯軍恐怕恨不得以光速趕來增援!

憂慮一掃而空,氣氛頓時輕松下來.

就在甘比爾走到房間一角准備倒上三杯咖啡的時候忽然,一陣緊張的電子音傳來.他摁下自動門邊的通訊器,皺眉道:"什麼事?"

"緊急戰報!"門外響起了李佛另一位心腹赫克爾急匆匆卻掩飾不住驚喜的聲音.

辦公室的自動門剛剛開啟了一半,赫克爾就已經沖了進來.

"將軍,東南戰報!"在三人驚訝的注視下,赫克爾快步走到李佛面前,將一份電子文件夾遞了上去:"我東南聯軍和西約在幾星系雙星角走廊爆發激戰,黑斯廷斯元帥敗北目前,聯軍已經向勒雷聯邦撤退!從戰斗解讀來看黑斯廷斯元帥可能已經失去了指揮能力!"

什麼?!

還沒等他們回過神來,飛快地喘了一口氣的赫克爾又接著道:"另外,在收到黑斯廷斯兵敗的消息之後,斐揚四十二支級艦隊和查克納二十三支級艦隊,已經啟程趕往這里.預計會在六十個小時之後,抵達特里弗蘭!"

&nbā.即便以李佛的沉穩,在打開電子文件夾的時候,也禁不住雙手發抖.

在靜靜地看完戰報之後,李佛將文件夾遞給早已經激動得兩眼發紅的甘比爾和索澤轉身站在舷窗邊,凝視著窗外,雙手死死地攥緊了窗框.

"趙熙和希爾,向我們屈服了!將軍!"良久,身後傳來甘比爾顫抖的聲音:"恭喜您!"

李佛死死到咬著牙.

"派電子艦,想辦法聯系藤井剛我要親自和他通話!"

"一波三折的戰爭,終于在20-4年月,隨著黑斯廷斯的病倒和雙星角戰役的失利,掙脫了缰繩,向未知的方向狂奔而去."

戰後的《百家講壇》一位軍事學院的教授語氣感慨地講述著這一段曆史.

"那個時候,誰也不認為東南聯軍還有回天之力.在他們的對面是索伯爾率領的西約主力.而在他們的身後則是雄心勃勃的李佛.就連斐揚共和國總統趙熙和查克納總統希爾"也以第一時間派出援軍這一舉動,表達了自己的態度."

教授翻開了書:"讓我們來看看當時發生了什妾."

"20-4年月8日"且戰且退的東南聯軍退入勒雷聯邦〖中〗央星系,依托跳躍點,與進犯敵軍連場激戰."

"同日,雷斯克戰區,錢柏林與李鴻武率聯軍艦隊完成對滄浪星外太空空域的控制,于標准時間上午點完成對滄浪星十二個方位的太空母艦集群部署,派遣大量太空戰機進入大氣層,聯合地面部隊,自中午口點開始,向傑彭親王博貝特率領的西約陸軍發動第六次全面進攻."

"同樣也是在這一天,比納爾特皇帝威廉三世,率領三百支級艦隊組成的強大兵力,抵達納加聯邦.納加聯邦舉行了盛大的閱兵儀式歡迎威廉三世的到來.數以千計的戰列艦列隊成一長達數千公里的太空走廊,同時開炮.這一幕,被西約攝影師記錄下來,成為西約最鼎盛時期的永恒記憶."

"月2日,在對戰局做出判斷之後,認為東南已經盡在掌握的威廉三世決定北上,協助雷恩博德盡快完成對特里弗蘭星系的占領.這一決定,也被戰後諸多軍事家認為是整個戰略轉折的關鍵.不過,即便是最嚴厲的批評者也承認,以當時的局勢和對索伯爾的信任,威廉三世不可能進軍東南.

同日,斐揚艦隊和萊恩艦隊,分別在格拉瑟和馮智的率領下,進入特里弗蘭星系,加入李佛指揮下的聯軍艦隊.自此,加上陸續抵達的其他盟國艦隊以及回歸的費斯切拉艦隊,李佛手中兵力高達一百七十支級艦隊,與進攻的雷恩博德兵力基本持平.特里弗蘭的戰局,在度過最危險的十幾天時間後,暫時穩定下來."

教授念著,翻過一頁,道:"我們接下來看."

"月22日,在經過艱苦戰斗之後,田行健上將率領的東南聯軍,被迫放棄跳躍點,退向勒雷〖中〗央星域深處.勒雷聯邦國門,宣告失守."

他抬起頭,對聽眾道:"在基本證實了黑斯廷斯病重失去指揮能力之後,這個消息,被認為是東南聯軍失利的預兆.當時,誰也不懷疑索伯爾會最終獲取勝利.無論是高層還是民眾,無論是軍方內部還是輿論媒體,所有人都一致認定,這位機修兵將軍的失敗已經是命中注定."

"同日,雷斯克滄浪星的陸地戰役,取得重大突破.博貝特領導的西約陸軍,接連丟掉了三個重要地段的防禦陣地.以至于整個西約陸軍被高速向縱深突入的斐盟聯軍,切割成四塊.數百萬陸軍士兵倉皇後退,場面極其混亂.到這個時候,一直避戰的三上悠人已經無法再坐視不理.根據戰後對西約機密文件的解讀,正是在這一天的晚些時候,三上悠人決定回軍,尋求以小規模的快速戰斗,阻止斐盟聯軍太空母艦集群對陸軍的空中支援."

"月凹日,雷斯克戰局再次出現重大變化.由于情報失誤,在對滄浪星空域發動牽制性進攻時,三上悠人的指揮集群,被忽然出現在身後的查克納第二十五和二十六集團艦隊咬住.四個小時之後,這場戰斗,因為雙方更多艦隊向交戰空域的集中,而向一場戰略決戰演兗"

"月巧日,東南聯軍退至勒雷首都星.依托首都星附近空域和般,道延緩西約主力的進攻腳步.不過,隨著西約艦隊的攻勢加強,聯軍的回旋空間越來越小.為避免被西約包圍,聯軍艦隊放棄堅守首都星空域的內圈,轉向外圍進行襲擾.自此,西約聯軍已經取得了登陸的條件."

"同日,威廉三世率領的西約聯軍的前鋒部隊,經由萊恩被西約占領的四個星系,抵達特里弗蘭.戰爭重心已經轉移到了特里弗蘭."

"月刀日,在試圖脫離戰斗未果之後,三上悠人被迫率軍與斐盟聯軍展開對決."

"此役,雙方在滄浪星附近空域激烈交火.戰斗持續了整整兩天.最終,三上悠人和錢柏林李鴻武以各自付出百分之四十兵力的傷亡為代價,平分秋色.不過,此戰過後,三上悠人麾下三大超級艦隊基本打殘,喪失了再進行一場大型會戰的能力.攻略雷斯克的計劃瀕臨破產,只能期盼索伯爾的到來."

"同樣是在這一天,得到兵力補充的雷恩博德,繼續向特里弗蘭跳躍點發動進攻.交戰雙方血戰近十四個小時,總計損失戰艦高達一萬二千余艘.阿克薩要塞因為核心動力區域被摧毀而完全報廢.一連串劇烈的殉爆,將要塞的三分之一艙體炸毀.直到現在,這個廢棄的要塞依然懸浮在當年的戰場中心.作為那場曠世大戰的標志."

"這是人類戰爭史上,最悲慘的一場戰役.

短短十四個小時內的陣亡人數,超過了任何一場戰役.不過,這並不是最激烈的戰役.或許當時是.但隨著月28日的到來,索伯爾艦隊的巨型運輸艦云集于勒雷首都星上空,一架架西約太空戰機沖出太空母艦的彈射通道飛向大氣層,一場太空和陸地同時進行的慘烈戰役,開始了!"

"史稱,路德里特保衛戰.又稱,無人星球保衛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