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二章 領軍【五】
海德菲爾德號,指揮大廳燈光通明,亮若白晝.

天網控制終端前的參謀們,都站起身,扭頭看向指揮台.目光專注.

"怎麼回事,誰贏了?"人們互相打聽養.

誰也沒有得到具體的答複.大家只看見那些圍在戰術電腦前的斐盟將領們半張著嘴.那一張張呆滯而震驚的臉,看起來就像被丟上了岸的魚.

環形平台上人頭攢動.更多的人湧出了辦公室,站在過道的人群後踮著腳尖伸長了脖子往下瞅.

這場忽然爆發的內部沖突,讓每一個斐盟官兵的心髒都被揪緊了.大敵當前,沖突持續的時間越長,聯軍就越危險.

失去了黑斯廷斯,誰來指揮聯軍?

誰能帶領這支艦隊,逃脫索伯爾的虎口?

雙星角戰役以何種方式結束,結束之後,這支矛盾重重的艦隊,又該何去何從?

種種疑問,就像毒藥一般,侵蝕著斐盟官兵們的五髒六腑.悲觀的情緒,籠罩著整個指揮大廳口氣氛凝重得讓人窒息.

"好像是藤井剛中將輸了."消息從視角更好的參謀們那里傳來.

"輸了?"人群騷動起來.

"怎麼可能會輸?"一位滿臉絡腮胡的參謀臉上寫滿了難以置信,"從普羅米修斯宴系到A3星系,總共有九個星系,超過七十個般,段.別說跳躍點,就是航道上的戰略要點就不下五十個.戰術目標只是延緩西約艦隊前進速度而已,怎麼可能輸?"

"對啊,不會是看錯了吧?"絡腮胡參謀身旁的人們也七嘴八舌地道.

"沒有看錯!"更確切的消息從指揮台上傳了過來,消息的內容,讓每一個傳遞者都眼睛發直:"藤井剛中將輸了,慘敗!從普羅米修斯星系到旺星系,中將根本停不下腳步.所有的空間跳躍點和戰略要點都沒有用,一停下來,就被西約艦隊纏住.幾次都差點全軍覆沒!"

人群再度一片嘩然.

當參謀們還在伸長了脖子打探消息的時候,指揮台上的斐盟將領們,還在努力地試圖消化自己看到的一切.

藤井剛和胖子的推演,只持續了五分鍾的時間.

和通常的戰術推演不同,這是一場有特定目標的快速模擬.雙方既不需要考慮其他的戰術條件,也不需從兵力調動部署作為開端.從頭到尾,推演雙方就像是兩輛急速飛馳的賽車,沿著星際主航道一進一退,進行突破和阻攔的較量.

將軍們全程目睹了這場閃電般的較量.

第二十五秒,普羅米修斯星系第七航段障礙區.三路並進的西約前鋒艦隊,以一個左勾拳般的迂回"迫使准備建立阻擊陣地的放棄計劃,全速後撤.

第四十六秒,墨提斯星系跳躍點.曾經在這里將班甯的前鋒艦隊牢牢擋住的匪軍,卻在兩百支西約艦隊根本無所顧忌的強行突破中毫無辦法.如果不是藤井剛果斷放棄部分兵力強行撤退,拼命擺脫洪水般湧出跳躍點的西約艦隊的糾纏,推演早在第一分二十秒就結束了.

接下來的戰斗,也是如出一轍.

一分五十三秒,墨提斯星系第三航段.

兩分二十六秒,A第一航段.

三分零一秒,A7星系跳躍點——

一直到A3星系,藤井剛能做的,除了撤退,就還是撤退.

大家震驚地發現,他們原本以為可以憑借的戰略要地,根本就不堪一擊.

胖子對每一個戰略要點的缺陷,都了若指掌.在他的指揮下,西約艦隊忽而中路疾進,忽而兩翼包抄,忽而三路齊飛,忽而交叉掩護.根本不理會匪軍的部署,只按照既定的方式,一路突破.前面的匪軍自然會在危機面前主動撤退.

第五分十六秒,快速推演結束!

仿佛曆史重現一般,停在雙星角通道的匪軍,姿態和斐盟艦隊抵達這里時看見的那支匪軍一摸一樣!

相同的時間,相同的地點,唯一不同的,就是現實中的匪軍是一支完整的艦隊,而藤井剛指揮下的匪軍,卻只剩下了百分之六十五的兵力!

這是對所有指責匪軍自私自利的人的一記響亮的耳光!

力道之大,直抽得人眼冒金星!

"拉鏈式突破."

良久,巴拉斯艱難地咽了.唾沫,用苦澀的聲音,說出了這個在所有將領們的心頭翻滾著,撞擊著,卻怎麼也無法沖破窒息胸腔的名字!

拉鏈式突破,不是一種戰術,而是對一種戰爭特定態勢的稱呼.

顧名思義,這種特定態勢指的走進攻一方在突破防禦方的攔截時,因為其擁有如同拉鏈的拉頭對鏈齒一般無可抵禦的天生優勢,可以任意破開防禦,毫阻礙地前進.

在這種態勢下,防禦方在兵力,資源,地形乃至所有影響戰爭勝負的因素上,都處于絕對的下風.

所有的戰術條件都對進攻方有利.

攻方發動進攻時候,不需要顧及防禦方的任何部署,只需要對需要突破的地點實施特定的戰術動作.就能破解防禦方的一切阻擊策略.就像拉鏈鏈齒一般,防禦方部署再精妙,咬合得再緊密再堅固,遭遇拉頭的時候,也只能毫無抵抗地分開.

這種情況相當的罕見.在將軍們數十年的職業生涯中,幾乎沒有看到過一例!

可是,這並不意味著他們對拉鏈式突破感到陌生.相反,這是每一個指揮官都異常熟悉和警惕的名字.早在數十年前,他們還是一名年輕的軍校學生時,他們就從導師那里學習過拉鏈式突破的一切特征,了解過遭遇這種態勢的嚴重後果.

所有人都知道,一旦遭遇拉鏈式突破,對于防禦方來說,就是一場災難!

現在,大家終于明白匪軍根本不和索伯爾艦隊照面,只是大踏步後撤的原因.只不過,相較于拉鏈式突破的出現,更讓他們震驚並困惑的是,這種在隱蔽性極強,在戰前幾乎無法辨別的戰斗態勢,胖子是怎麼知道的?

要知道,想要判斷出拉鏈式突破,需要大量的計算和反複的推演.即便是在小規模的戰斗中,這種計算的量都非常巨大,更何況,這是攻守雙方超過兩百支艦隊,戰斗全程縱貫九個星系,數十個航段和近百個戰略要點的戰斗.嗯要計算出來,需要的推演量簡直是一個天文數字!

可胖子卻准確地作出了判斷!

在之前的推演中,他指揮的西約艦隊,沒有絲毫的猶豫和遲疑.

哪一個跳躍點應該使用集中突破,哪一個跳躍點又應該使用分散跳躍;哪一個障礙區應該采用左右迂回的戰術,哪一個障礙區又應該采用佯攻牽制側翼掩護,他都一清二楚.

不僅戰術選擇准確,節奏掌控也異常嫻熟.強大的攻勢,甚至讓大家產生了一種如同對面指揮作戰的是索伯爾一般的錯覺!

要做到這一點,胖子需要多少次的推演和計算,那沉重繁雜的工作,只是想想,就讓人不寒而栗!

"我道歉"

終于,藤井剛打破了沉默.他口中輕輕吐出的三個字,就像是驚雷一般,從人們頭頂滾過.

人們呆呆地看著這位臉色蒼白,後背卻依然挺拔的萊恩中將,不敢相信這是他說的話.以他的強硬,以他對匪軍的成見,大家可以想象他認輸,卻不敢相信他認錯.

藤井剛靜靜地站在原地,注視著胖子,耳畔的喧囂對他來說遙遠得仿佛在宇宙的盡頭.

只有胖子怒罵聲和整個推演過程,像電影一般反複在他的腦海中回放著.所有的一切,就像是一道閃電,撕破了如同昏暗云層般的偏見.

這一刻,他終于明白,自己錯得有多麼的離譜!

當自己因為萊恩的戰局而對南下戰略心存不滿的時候,自己忘記了,為了捍衛東南通道,為了斐盟鐵三角不被西約封鎖,勒雷聯邦已經進行了四年艱苦卓絕的抗爭.

當自己坐在生活區的咖啡廳里,憤懣地指責匪軍望風而逃的行徑,以不恰當的言論造成艦隊中的對立情緒時候,自己卻忘記了匪軍剛剛收複了勒雷通道,擊敗了謝爾頓,擊敗了班甯.同時忘記了,這里是這支軍隊的守護之地,背後就是他們的家園.

他們無時無刻不在努力戰斗,無時無刻不在分析戰局,推演方案,隨時准備著用犧牲來捍衛自由和尊嚴!

在生死存亡的戰爭中,因為短視和誤解對盟友采取懷疑的不友好態度,是何其的愚蠢.

沒有人會將後背毫無保留地交托給自己不信任的人.在西約名將索伯爾的面前,這種內訌,就已經注定了斐盟聯軍的失敗!

盡管只是短短的一瞬間,可是,對藤井剛來說,卻仿佛過去了一個世紀.

說出了最困難的那三個字之後,他深吸了一口氣,直視著胖子的眼睛道:"田將軍,我必須向您和匪軍的每一位官兵道歉.你們的撤退完全正確.我對你們的一切指責和猜疑,都毫無根據.為此,我感到"他的嘴唇囁嚅著,良久,艱難地吐出了最後兩個字:"羞愧!"

一道刺目的白光,從遠方膨脹開來,橫掠過戰艦舷窗.每一個人的表情,都在這光芒中盡顯無遺.麥金利嘴角的微笑,瑪格麗特的釋然,巴拉斯的矛盾,馬奇亞的贊許藤井剛凝視著推演屏幕,仿佛想把這一場他職業生涯中最慘痛的失敗牢牢銘刻在心底:"我收回我剛才所說的話.同時,放棄我的第二個問題."

他轉過頭來,環顧四周:"我承認田將軍的領導權.這場推演對抗,已經足以證明他完全有資格領導聯軍.我承認錯誤,並且不會再繼續錯下去.盡管因為之前的矛盾和猜疑,重新建立信任很難.可是,我將從現在開始為此努力.無論這場戰役的結局如何六藤井剛的目光,最後落在胖子的臉上:"至少,我不會為我錯誤的拒絕一位優秀的盟友而感到後悔."

萊恩中將口中的每一個字,都重重地敲打在反對南下並對匪軍抱有偏見的將領心頭.不少人都面露愧色.被胖子一同怒罵之後,再全程目睹這場推演,每一個人都在反思.現在,他們終于明白,自己原來所堅持的不過是偏見和短視.

藤井剛的道歉很干脆.沒有忸怩沒有辯解.錯了就是錯了.

正如他所說,相較于一句道歉,錯誤的拒絕一位優秀的盟友,甚至因此導致戰爭的失利,更讓人追悔莫及.

"應該道歉的人還有我."巴拉斯從人群中走了出來.這位性格傲慢,曾經率領一支c級艦隊潛行十幾個星系襲擊敵國境內上百支運輸船隊而成名的將軍,走到胖子面前,抬起下巴,"胖子"我得承認,你有那麼一點本事!我看錯你了!"

不少剛剛看到巴拉斯瞪著推演屏幕,失魂落魄地喊出"拉鏈式突破"這句話模樣的將軍們都笑了起來.

巴拉斯就是巴拉斯,即便道歉也一副倔驢子嘴臉,怎麼也不肯放下身段.

胖子也笑了起來,他知道,在反對南下的人中間,藤井剛和巴拉斯算是核心人物.

他們的轉變,即便不能代表所哼哼相同觀點的聯軍官兵的轉變"卻能在這場注定慘烈而艱苦的戰爭中,奠定一個合作的基礎.

"我也為我剛才罵人的話向你們道歉."胖子習慣性地得了便宜就趕緊賣乖,一臉憨厚老實大度沒心眼地和兩人握了握手.

三人相視一笑.

"雖然解除了誤會,藤井剛中將也放棄了第二個問題,不過,為避免再產生誤會,我有些話想說."

在眾人的目光中,胖子走進人群.

"說實話,其實我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老頭子會選擇我作為這支艦隊的指揮官.我不是軍校的高材生,沒有學習過系統的軍事理論.論指揮四年前,我不過是一個只顧著屁滾尿流逃命的機修兵.最光彩的戰績,就是經曆二十一次逃亡之後,我還能活蹦亂跳."

胖子的目光,從斐盟將領們的臉上一一掠過:"那時候,我從來沒想過有一天我會成為一名將軍,指揮成千上萬的軍隊戰斗.古語說,不想成為元帥的士兵不是一個好士兵,按照這個邏輯,我到現在也不是一個好兵.我不想成為元帥.從頭到尾都不想!對我來說,這個位置又累又苦,責任太重.我甯肯做一個小市民,每天自由自在的過日子,混吃等死!"

胖子的聲音,在寂靜的人群中一場清晰.

"我的災難,起始于四年前.在我從米洛克新羅馬逃跑的途中,為了調開外圍的巡邏隊,我將一門機甲的機載能量炮架設在加查林一個裝甲師的外圍,設置了遙控裝置,隨便瞄准一個方向,然後在我逃跑的時候啟動了它.再然後,我就成了勒雷聯邦的英雄."

說著,胖子躊躇了一下,問道:"如果我告訴你們,在我被通知到貝爾納多特上將哪里去接受褒獎的時候,我以為是當逃兵的事情犯了,在地上哭著打滾求饒,你們會不會笑?"

"笨蛋!"早知道胖子丑事的安蕾和瑪格麗特同時啐了一口,幾個女人互視一眼,又是好氣又是好笑.這樣的事情,死胖子怎麼嘴里也沒個遮攔?

果然,片刻沉默之後,將軍們爆發出一陣哄堂大笑.

雖然聽說過很多關于這個胖子的傳說,不過,那都是諸如俘虜加查林皇帝,單挑獵人軍團這樣的英雄事跡.誰也沒想到,這位勒雷聯邦英雄,竟然還有這樣的糗事.

嚴肅而凝重的氣氛,在胖子一陣青一陣白的臉色中,不知不覺地松弛下來.

"反正從那之後,我的人生軌跡就偏離了正常的方向."胖子繼續道,"當英雄的好處沒享受到,倒是哪里危險他們派我去哪里.這樣的事情,貝爾納多特上將干過,拉塞爾上將也干過.怎麼走到今天這個位置,我自己其實都有些莫名其妙."

"或許是命運吧",胖子回想從前,歎了口氣:"從前在航空陸戰隊第五裝甲師的許多戰友,都已經戰死了.我卻還活著.我不想青史標名,也不求威震天下.我的願望很簡單,就是活下去.並且讓我身邊的每一個人都平平安安的活下去."

笑聲漸漸低了下去.斐盟將領們目光專注地看著胖子,認真傾聽.

身為這個時代的軍人,他們夢想著能夠成為一代名將,能夠建功立業,永載史冊.胖子傳奇般的戰績,青云直上的名將之路,曾經讓他們羨慕甚至嫉妒.可是,誰也沒想到,眼前這個身穿上將制服的家伙,卻在近似于就職演說中,講述一個關于小市民的夢想.

在這個指揮台上,有這樣夢想的人,或許只有眼前這個不求上進的胖子一個人.可是,在整個人類世界,卻有成百上千億人.

或許,軍人不是這個時代的主角.這些只想平平安安活下去的小市民才是.

"相較于指揮作戰,我更喜歡在前線戰斗.因為我雖然怕死,但我更尊重生命.與其在指揮台上將無數鮮活的生命變成冰冷的數字,我甯肯在氣喘籲籲的戰斗中和所有並肩作戰的同伴一同面對死亡."

"尊重生命,捍衛成千上萬和我一樣的小市民的生存權利.保護我的親人,我的祖國,這就是我一直堅持著走到現在的理由."胖子抬起頭來,迎著眾人的目光:"我不知道黑斯廷斯元帥為什麼選擇了我.可是,我知道我應該做什麼!"

"是什麼?"藤井剛目光炯炯地看著胖子.

"擊敗索伯爾!結束這場戰爭!"胖子一字一頓地道,"這樣的話聽起來或許很狂妄.他是名震天下的一代名將,我只是個小市民.我們的力量,學識乃至一切都不對稱.可是,這並不代表他不可戰勝.胡攪蠻纏也好,卑鄙無恥也罷"……

胖子抬起頭,凝視著遠方虛空中如同火海一般的前線,忽然回想起了當年在米洛克作戰部任參謀時,從卡爾那里看到的名將排行榜.

他的聲音,在指揮魯上,清晰,堅定.

"我將傾盡全力,用一個小市民的方式和他戰斗!"

青城後山,閉關.如果這樣都還進入不了狀態,還寫出自己不滿意的東西,我這輩子都不吃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