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卷 第八十章 領軍【三】
第十卷 第八十章 領軍【三】

"小人?"胖子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勒雷聯邦英雄,黑斯廷斯的指定接替人,人類正義的使者,品德高尚胸懷廣闊從不為己專門利人的胖爺,居然被這王八蛋叫做小人?

"況且,我不認為這位田將軍有指揮這場戰役的能力"到這個時候,藤井剛也就沒有什麼顧忌,大聲道:"南下戰略雖然是黑斯廷斯元帥制定的,可戰略的正確性還有很大的爭議.尤其是在特里弗蘭星系局勢危急的情況下,將斐盟聯軍唯一的主力艦隊帶到東南星域和兵力是我們兩倍的索伯爾決戰,根本毫無道理"

他原地轉了個身,環顧四周.

在他說話的時候,整個指揮大廳都變得鴉雀無聲.一層大廳的參謀們目瞪口呆地仰頭看著指揮台,樓上的人們也走出了各自的辦公室,擠在環形的平台的欄杆邊,探著腦袋向下張望.

斐盟聯軍的內部矛盾人盡皆知.大家也都明白,總有一天,矛盾會像火山噴發一般不可抑制.

可是,誰也沒想到黑斯廷斯會在這個節骨眼上病倒,更想不到,這場暴風雨來得這麼快,這麼猛烈.

藤井剛和馬奇亞率領的萊恩共和國艦隊,加上巴拉斯等和他們同一陣線的盟軍艦隊,總數超過東南聯軍兵力的三分之一.一旦分裂,對整個聯軍來說,都是毀滅性的打擊.

指揮台上,藤井剛有理有據,侃侃而談:"論戰略地位的重要性,特里弗蘭星系比東南星域更加重要.論戰略選擇的正確性,我堅持認為,將聯軍主力投入到特里弗蘭,集中兵力敗其一路,才是最好的選擇萊恩共和國,斐揚共和國和查克納共和國三國組成的鐵三角,是整個斐盟的重中之重.是整個斐盟數十個成員國抵抗西約侵略的核心基地.一旦這個鐵三角被瓦解,斐盟就將萬劫不複"

"我們缺兵力嗎?我們缺工業生產力嗎?我們缺資源嗎?"藤井剛在一連串的設問後,冷冷地道:"不,這些我們統統都不缺我們缺的只是時間只有暫時放棄擊敗蘇斯和傑彭逼迫其退出戰爭的幻想,將防線收縮到雷斯克星系一線,我們才能依靠我斐盟各國遠超西約的國力,打一場持久戰,將對手拖垮"

"而南下戰略,卻和我們的戰略需求背道而馳"藤井剛說著,已經是冷笑連連:"如果是黑斯廷斯元帥領導聯軍,我們至少有那麼一點勝利的希望.而現在....."他猛地轉過身,用手指著胖子道:"你們誰能相信,我們可以在這樣一個人的率領下,戰勝索伯爾?"

片刻的寂靜之後,整個指揮大廳就像炸了鍋一般鬧騰起來.不光是和藤井剛同樣立場的斐盟將領們冷嘲熱諷,來自各大盟國的聯絡官,參謀們也是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在大家看來,聯軍當中,無論是聲望還是資曆都遠在胖子之上的將軍有很多.不說麥金利,拉賓斯基這樣的名將,就是馬奇亞,藤井剛這幫通過軍校到軍隊的一整套精英系統養成的天才級青年將領來擔任指揮官,也比這個機修兵出身的胖子靠譜.

戰爭畢竟不是兒戲.指揮官的人選,也不是和平年代升官發財靠裙帶關系上位那麼無傷大雅.

匪軍或許在之前的戰斗中展現出了他們讓人驚訝的戰斗力.可是,從胖子的履曆和戰績來看,他並不具備指揮如此重大的超級戰役的經驗和能力.

就像一個營長或團長,哪怕他們率領自己的部隊百戰百勝,畢竟也只是在小規模的戰役中.如果因此就將他驟然放到最高統帥的位置上,無論是對他還是對麾下的軍隊,都是不負責任的.

他必須積累更多的經驗,接受更大的考驗,從師長,軍長到集團司令,一步步向上攀登.

這個攀登的過程,是一名指揮官證明自己的過程,也是他不斷學習,不斷積累經驗的過程.

即便是索伯爾這樣百年一出的天才,也是從基層一步步往上走,經過漫長的積累後,才擁有挑戰黑斯廷斯的資格.

不然,以索伯爾家族的權勢,他直接以師級起步也不是難事,干嘛還要到基層去自討苦吃?

現在的胖子,也同樣應該如此.

在他進一步證明自己之前,他的確沒有資格領導這支聯軍.

除開匪軍以外,聯軍八十支艦隊上萬艘各式艦艇數百萬官兵,有多少願意將生命交托給一個自己不了解也無法從他的履曆上獲取任何信任的指揮官?

這是性命攸關的戰爭;是沒有足夠的本事就無法獲得尊重的軍隊

在這種超級戰役中,胖子還是個菜鳥

"藤井,你太放肆了"麥金利的一聲斷喝,面色鐵青地上前一步.銳利如鷹的眼睛掃過四周,整個指揮台頓時就安靜了下來.

畢竟,麥金利也曾任聯軍指揮部總指揮,雖然南下被斐盟剝奪了職位,卻余威猶在.論身份地位和資曆,在場的將軍中有哪一個能高過他去?

麥金利冷冷地注視著藤井剛的眼睛,咄咄逼人:"這是黑斯廷斯元帥的決定,怎麼,你要違抗軍令?如果是,我不介意親自送你上軍事法庭"

"我要的是一個能說服我們跟著田將軍送死的理由"藤井剛眼睛發紅,寸步不讓:"這場戰爭,不僅關系到這支艦隊數百萬官兵的性命,還關系到我們身後的國家,我們的親人想要贏得我們的尊重和信任,讓我們把命交給他,就得給我們一個理由"

他冷笑著扭頭看著胖子:"不然,我們憑什麼要相信這個不開一槍一炮從德西克普羅米修斯一直逃到這里,丟掉了我們至少一個月戰略回旋空間的盟友?"

說到最後,藤井剛將"盟友"兩個字咬得特別重.臉上的譏諷不屑,愈發濃烈.

麥金利面色如鐵,心底卻無聲地歎了口氣.他知道,藤井剛其實並不是一個狂妄自私,眼中容不下別人的人.他和馬奇亞能夠並列為萊恩最有前途的青年將領,自然有其過人之處.唯一的缺點,或許正如同他的名字一樣,太過剛直.氣勢太盛,眼里容不下一點沙子

而他此刻挑頭發難,南下積攢的矛盾和匪軍丟掉戰略回旋空間固然是一個原因,而另一個方面,卻和遠在千萬光年之外的李佛有關.

要知道,藤井剛曾經在加泰羅尼亞接受李佛領導,率領萊恩軍隊和李佛並肩作戰.

戰無不勝的李佛,不僅在他心里,甚至在整個萊恩共和國,都是偶像級的英雄人物.

一個年輕熱血,一個老謀深算,李佛想要征服藤井剛簡直太容易了.

無論李佛實際是怎樣的,至少他以鐵血軍人取代**政客的主張和他麾下被譽為當今世界最有紀律也最具戰斗力的鐵軍,征服了大多數年輕軍人的心.

這其中,自然也包括藤井剛.他不但在領兵作戰方面師從李佛,就連許多觀點,也受到李佛麾下激進派軍官的影響.

在他看來,只有李佛這樣的軍人,才是真正的軍人.也只有廉潔,懂得軍事,甘願拋頭顱灑熱血的軍人,才是這個時代的主角,才是救世主

可以想象,當原本被大多數斐盟人視作黑斯廷斯接替人的李佛,被胖子和已經糊塗了的黑斯廷斯聯手逼迫出斐揚的時候,他的追隨者們,有多麼的失望.

更加可以想象,當藤井剛看見這個胖子居然恬不知恥地坐在黑斯廷斯的座位上,試圖指揮他的艦隊作戰的時候,有多麼憤怒

麥金利知道,自己可以用強硬的手段平息這場紛爭.黑斯廷斯畢竟只是病重.在海德菲爾德號上,這些斐盟將領們翻不起什麼風浪.消息也可以封鎖得滴水不漏.至少在這場戰斗結束之前,他們麾下的艦隊都不會察覺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可是,這樣一來,卻是遺患無窮.

首先是胖子的威信,必將受到沉重的打擊.以這種方式解決爭端矛盾治得了標治不了本.大本營的參謀們即便勉強服從他的命令,也不可能信服.

其次,在這場戰斗之後,各盟軍艦隊發現自己的指揮官長時間逗留在大本營而沒有一絲消息,必然會懷疑.一旦懷疑得到證實,立刻就是一場軒然大*.到那時候,事情將再沒有轉圜余地.無論扣押不扣押這些將軍,這支聯軍都會四分五裂.

想到這里,麥金利憂心忡忡地扭頭向胖子看去.

"說完了?"在無數目光的注視下,胖子走下了指揮席,走到藤井剛面前.

"田將軍,有什麼指教麼?"藤井剛冷冷地掃了周邊的警衛和憲兵一眼道:"或者,你根本不屑于跟我們解釋,准備直接把我們關起來?"

"不不不."胖子大搖其頭,胖臉上的肉甩得跟果凍似的.

在眾目睽睽之下,他繞著藤井剛轉了一個全,笑眯眯地道:"藤井中將,我送你五個字?"

"五個字?"藤井剛看著胖子.

"嗯,五個字,"胖子臉上的笑容一下子消失了,暴跳如雷,唾沫星子直接噴了藤井剛滿頭滿臉:"放你**屁"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