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卷 第七十九章 領軍【二】
第十卷 第七十九章 領軍【二】

麥金利在胖子身旁坐了下來.

數十年的軍人生涯,讓這位儒雅的中年人有著雄獅一般沉穩的氣質和標准軍人的儀態.他雙手放在膝蓋上,後背筆直,一雙精光四溢的眸子凝視著戰術電腦屏幕.片刻之後,緩緩道:"你應該明白他的苦心."

胖子順著麥金利的目光看向戰術電腦,沉默著沒有說話.手指無意識地在座椅扶手的虛擬鍵盤上來回跳動,卻沒有觸發任何一個指令鍵.

幾分鍾前,黑斯廷斯就坐在這里指揮戰斗.他枯瘦而蒼老的手就在虛擬鍵盤上跳動,雖然緩慢,卻沉穩而從容.在他的指揮下,前線戰斗的近百支*級艦隊,無論是策應掩護,迂回包抄,還是正面強攻,穿插突擊,盡皆收放自如.

而現在,他卻躺在醫療機甲的治療艙里,生死不知.

回想著黑斯廷斯最後的問題和他嘎然而止的笑聲,胖子只覺得心頭就像被什麼東西給堵住了一般難受.

他怎麼可能不明白黑斯廷斯的苦心?

當老人的笑聲嘎然而止,昏厥過去的時候,他就站在指揮席上,眼睜睜地看著瑪格麗特一把抱住黑斯廷斯,看著醫護人員沖上來撕開他的上衣進行緊急救治,看著他被送進治療艙,浸泡在那幽綠的液體中.

他必須用盡全身的力量,才能控制住自己不離開這個席位

胖子了解這個老人.

雖然黑斯廷斯被譽為斐盟的軍神.可是,他畢竟是人,有著和大多數軍人相同的有點也有著相同的毛病.

他愛國,護短,強硬,視榮譽如生命.

早在三十前,他就一手將斐揚共和國送上了第一超級大國的寶座,戰無不勝,攻無不克.論成就,他已經達到了一個軍人職業生涯的巔峰.

他原本可以在這場戰爭中堅持他最初的袖手旁觀.讓這個已經病入膏肓的民主聯盟去經曆戰火;讓那些已經被和平磨去了銳氣被勝利滋養了傲慢的軍人重新認識自己;讓無數青年軍官離開他的蔭庇,在風雨中成長起來,和他們的國家一同浴火重生.

那樣的話,他就還是那個不敗的軍神.

他的戰績將成為永恒的傳說,他的名字,將成為人類軍事史上最璀璨最耀眼的明星

誰也不能指責他什麼.再苛刻的曆史學家,也不可能要求一個已經病入膏肓的老人做得比他更多,更好.

那將是一個完美的人生結局

可是,他放棄了.

在人們漸漸的理解了他的苦衷;在他已經默認李佛的地位;在他的身體已經比開戰之初虛弱了很多,進入人生倒計時的時候.....他不顧在曆史上留下民主倒退的罵名,悍然出手解散斐盟聯合議會上院.他不顧形象在崇拜者心目中轟然倒塌,打擊激進的斐揚軍官團體,驅逐李佛,在民眾的罵聲中領著斐盟中最可能為李佛所用的盟軍艦隊南下,並在斐揚最關鍵的時刻拒絕回兵特里弗蘭.

胖子知道,這一切都是因為自己.

當黑斯廷斯選定了自己作為繼承人的時候,他就義無反顧地走上了這條被人誤解,批評甚至咒罵的道路.他將十二代機甲列裝給匪軍,將魅影艦隊交給自己,撥款七萬億,為自己做了他能夠做的一切

而眼前的這場戰斗,是他留給自己的最後的財富.

從戰斗進入相持階段那一刻開始,胖子就明白,老人的身體其實根本無法支撐這樣強度的戰斗.他和索伯爾的交手,從一開始就是一節針對自己的教學課.這也就是他為什麼要等著自己回來才開戰的原因

他將他畢生的指揮經驗傳授給了自己.而他付出的,是他最不想付出的代價——失利

想到這里,胖子的耳畔仿佛又響起了黑斯廷斯的哈哈大笑聲.他完全明白,當他說出"撤退"這兩個字,注定了這場交鋒的結果時,老人有多麼難受,又有多麼欣慰.

他用他最後擁有的不敗聲名,完成了這堂教學課.而他教導出來的學生,用"撤退"兩個字,證明了他的努力沒有白費.

麥金利靜靜地看著胖子的側面.或許是白白胖胖的原因,年輕的勒雷上將看起來,比實際年齡更小.

麥金利曾經在不同場合見到過他.他見過這家伙眼珠子亂轉,在通訊頻道上指著李佛的鼻子破口大;也見過這家伙一臉猙獰地提著狙擊槍在海德菲爾德市中心太空城樓頂大開殺戒,更經常看見他帶著一臉憨厚而諂媚的笑容,在黑斯廷斯面前唯唯稱是.

而現在,年輕人卻低著頭,眼眶發紅.那飛揚的神采被沉重所代替.

"有把握嗎?"麥金利無聲地歎了口氣,轉移開話題.

率領這支盟軍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即便是撤退,胖子也要面臨很多的困難.甚至可以說,現在撤退比正面作戰還要困難.畢竟,在索伯爾這樣的名將面前,只要有一點破綻就會萬劫不複.

"沒有."胖子搖了搖頭,抬頭看著戰術電腦,深吸一口氣道:"不過,他既然把這個位置交給我,我無論如何都不能讓他失望."

"別著急,也別給自己太大的壓力."麥金利拍了拍胖子的肩膀.

自始自終,他都站在黑斯廷斯和胖子的身旁,親眼目睹了黑斯廷斯教給胖子的一切.

他不明白為什麼黑斯廷斯奢侈地用這場曠世之戰做課堂,卻只教授胖子那些基本戰術;也不知道胖子能夠從中學到多少.不過,這既然是黑斯廷斯的選擇,那麼,他需要做的就是信任和執行.

"戰爭指揮最忌心浮氣躁.元帥閣下教給你的東西,你需要時間消化."麥金利道:"記住,在你的身邊還有我,有拉塞爾將軍和所有追隨元帥的將領.我們都是你的支持者無論什麼時候"

胖子抬起頭,看著麥金利的眼睛,嘴角緩緩勾起一條弧線.

盡管只是一個笑容,麥金利卻感覺到,那個駕駛一輛破爛機甲挑戰整個德西克獵人機甲團,在滄浪星淚流滿面地投降卻將敵人指揮官揍個半死的胖子,又回來了.

"那麼....."胖子正准備說話,忽然間,旁邊傳來一陣喧鬧.

胖子扭頭瞟了喧鬧聲傳來的方向一眼,對麥金利道,"麥金利將軍,恐怕有些人的想法和您不大一樣"

麥金利詫異地回頭,看見一群斐盟將領,已經不顧憲兵的制止,大步走了過來.

為首的,正是巴拉斯和藤井剛.

"麥金利將軍,"一走到面前,巴拉斯就自動過濾了指揮席上的胖子,對麥金利道:"元帥閣下出了什麼事?"

"元帥身體不適,醫療組正在進行治療.具體的情況我也不清楚."麥金利微微眯起眼睛,目光從一干神色不善的將軍們臉上掃過,口中淡淡地道,"現在正是和敵軍交戰的非常時期,關于元帥的病情,等戰斗結束了再說吧."

"戰斗時期?"巴拉斯冷然一笑:"我倒想問一下將軍,既然是戰斗時期,為什麼把我們留在大本營,不讓我們回去指揮作戰?"

巴拉斯的話,頓時引來了其他斐盟將領們的同聲附和.

"是啊,把我們留在這里是什麼意思?"

"我們犯了什麼罪?"

"..........."

整個指揮台頓時亂作一團.

"將軍們,"看著眼前的一切,麥金利面沉如水,憤然呵斥道:"請注意你們的言行.現在不是討論這個問題的時候.你們應該做的,是呆在你們的位置上,等待戰斗結束?"

"戰斗?"藤井剛冷笑一聲越眾而出:"誰指揮的戰斗?"

他把頭轉向胖子,面帶不屑地上下打量著,明知故問道:"是這位田將軍嗎?"

"是"麥金利面色嚴肅,斬釘截鐵地道.

麥金利的話音剛落,就見藤井剛就揚著頭,用比他更干脆的語氣飛快地大聲道:"對不起,我拒絕承認他的指揮權"

藤井剛的話,就像一顆炸彈落進了深水中,一時間掀起滔天巨*.

拒絕承認指揮權,這幾乎就是萊恩人在公然宣布脫離東南聯軍了

氣氛,一時間變得異常的緊張.

"藤井"不光四周的人目瞪口呆,就連馬奇亞也完全沒想到藤井剛會這樣做,他站在藤井剛身旁,低聲道:"你怎麼........"

"我沒有脫離聯軍的意思,"藤井剛淡淡地道:"別說我現在還在大本營,人家一個命令就能收拾了我.就算我在自己的艦隊,我也沒想過要在這樣的時候帶領艦隊脫離聯軍."

他環顧四周,目光最後落在憨厚的胖子臉上,冷冷一笑:"我只是拒絕承認這位田將軍的指揮權而已."

"為什麼?"

眾人聞聲回頭,卻見胖子探著頭,一臉的好奇.

"因為你不配接替黑斯廷斯元帥與索伯爾作戰"藤井剛面若寒霜道,"無論如何,我都不會讓東南聯軍的指揮權,落到一個為了保存自己的實力,不開一槍一炮就望風而逃,致使聯軍現在如此被動的小人手里"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