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卷 第七十八章 領軍【一】
第十卷 第七十八章 領軍【一】

"快看,出什麼事了?"

"是元帥,他的臉色好難看,一點血色也沒有"

一陣無形的騷動瞬間席卷了【海德菲爾德】號的指揮大廳.將軍們呆呆地看著沖上指揮席的醫護人員緊張地將黑斯廷斯抱下輪椅,送進一輛小型醫療機甲的緊急治療艙.

機甲從身邊經過的時候,透過醫護人員匆忙的身影,大家隱約看到黑斯廷斯枯瘦而蒼白的上身赤luo著,身上插滿了各種各樣的管子.整個身體沉浸在綠色的治療液體中,呼吸器占據了面部的一大半.他深凹而滿是皺紋的眼睛緊緊地閉著,一頭花白的頭發,在水中漂浮著.肌肉萎縮的小腿,就如同嬰兒一般.

時間,仿佛在這一刻凝固了.

這時候,指揮大廳正面高達二十米的天網屏幕上,無數戰艦正在激烈戰斗.

一門門口徑數米甚至超過十米的能量炮,向數千公里外的敵艦發射流星般的能量炮彈.巨大的光團在寂靜的虛空中縱橫交錯,橄欖形的頭部拖著長長細細的尾巴,不斷剝離的能量如同火花一般剝落.一架架戰機如同海燕般在星空下飛翔,它們時而扶搖直上,時而翻滾俯沖.成千上萬的戰機互相追咬,蜿蜒的尾部流光和激射的機載能量炮攪成了一團亂麻.

而在戰艦的指揮大廳里,也是一派忙碌景象.一排排控制台上,懸浮著各種各樣的圖表,滾動著密密麻麻的文字和數據.台前的參謀們正在忙碌地工作著.他們或抓著通訊器面紅耳赤地吼叫著,或拿著文件在過道上急匆匆地奔跑著.腳步聲,系統的提示聲和內網電話的鈴聲不絕于耳.

眼前的一切,讓所有將軍們都有一種恍若身在夢中的感覺.

白色的醫療機甲正從眼前經過.機甲透明的治療艙玻璃上,倒映著主屏幕的畫面和幾段如同魚兒一般游走的綠色文字.遠方虛空中此起彼伏的爆炸光芒一道接一道地橫掠過戰艦舷窗,將整個指揮台照的一片慘白.而黑斯廷斯,就在這喧囂和光芒的陪伴下,靜靜地漂浮在治療艙幽綠的液體中.

看著醫療機甲走下指揮台,看著指揮大廳的自動門隔絕了醫護人員和已經泣不成聲的瑪格麗特的背影,所有人的腦海都是一片空白.

黑斯廷斯,這位縱橫宇宙數十年,如同神一般的老人,就在這個時候,以這樣一種方式走下了他的指揮台?

"完了."一位來自北部成員國的中將面白如紙.他雙目失神地看著醫療機甲消失的自動門,嘴里喃喃地道,"為什麼是現在.......為什麼會是現在?"

中將的話,就像是一根刺,紮進了所有斐盟將領們的心頭.

面面相覷中,將軍們一時間心如死灰.

他們早已經知道黑斯廷斯病入膏肓,可他們做夢也沒想到,他竟然是在這麼關鍵的時刻倒下.

此刻,在雙星角走廊長達數十萬公里的戰線上,斐盟艦隊正在和敵人浴血鏖戰.從左翼到中路再到右翼,穩紮穩打的西約艦隊,就像是一個巨大的絞肉機,在吞噬著斐盟的有生力量.每一分鍾每一秒,都有戰艦在太空中化為燃燒的火球.

從兵力上看,斐盟本來就只有西約的一半.再加上黑斯廷斯在戰局最艱苦的【相持】階段忽然病危失去指揮能力,斐盟聯軍的失敗,已經是鐵板釘釘.

現在的戰損比是5:.一小時或兩小時後,又會是怎樣一個讓人不寒而栗的數據?

別說兵力不足,就算是在兵力是西約的兩倍,誰又是索伯爾的對手?

難道,是那個胖子嗎?

馬奇亞,巴拉斯,藤井剛幾乎同時扭頭向指揮席看去.他們驚訝的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那個白白胖胖的家伙,已經穩穩地坐在了黑斯廷斯的座位上.

....................

....................

"田將軍."

麥金利站在胖子身旁,凝視著這個一臉憨厚的年輕人.

隨著黑斯廷斯病重離開,整個指揮大廳已經亂成了一團.無論是大本營的參謀們,還是各成員國的將領們,都不約而同地將目光集中到了指揮席上.

看見胖子坐上黑斯廷斯的位置,大家又是驚愕又是不屑,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身為最了解這支聯軍的人之一,麥金利知道,在這個大廳中,很少有人會把勝利的希望寄托在這個貌不出眾的胖子身上.尤其是藤井剛,巴拉斯等對南下戰略抱有成見的將領更是如此.他相信,只要一有機會,這些人就會毫不猶豫地命令艦隊調頭經由勒雷中央星域沿東南主航道北上,回到特里弗蘭,加入到李佛的旗下.

對他們來說,那不但更符合他們國家的利益,而且,把希望寄托在成名已久且保持著對西約不敗戰績的李佛身上,遠比放在這個無論是聲望還是身份都有云泥之別的胖子身上更加實際.

戰爭爆發前,李佛就是斐揚五虎上將之首.現在,他更是斐盟的聯軍總指揮,黑斯廷斯之後斐盟軍方當仁不讓的第一人

而這個胖子,雖然是黑斯廷斯指定的接替人.可是,他並沒有得到斐盟最高統帥部和聯合議會的確認,也沒有在聯軍指揮部中擔任任何職務.

他所在的國家,不過是在全盛時期也沒有多少發言權的一個小國.他統領的軍隊雖然屢屢戰勝過強大的對手,可其本身的兵力卻只有十一支*級艦隊.這麼點兵力用來打一場局部戰役或許夠了,想要成為斐盟聯軍的核心主力,率領成百上千的斐盟艦隊贏得這場戰爭,卻無異于癡人說夢

黑斯廷斯倒下之後,但凡有一點理智的人,都不會對東南戰局心存幻想.局面已經不可收拾,現在大家唯一能做的,不是夢想擊敗索伯爾,而是想辦法保存手中的兵力

麥金利比誰都明白,一旦胖子決定繼續這場戰役,那麼,他首先面對的,就是來自斐盟聯軍內部的攻擊.

聽到麥金利的聲音,胖子轉過頭.

.

.

.這是半章,先不斷更.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