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卷 第七十六章 太古號
第十卷 第七十六章 太古號

"來了"

斐揚共和國獨角獸級戰列艦【太古】號上,所有官兵們都緊緊地盯著漸漸進入主炮射程的西約艦隊,屏住了呼吸.

中央戰區正面一萬公里處,超過兩萬艘西約戰艦組成的龐大艦群,如同狂風卷起的巨*,在天際拉出一條恐怖的白線,黑壓壓洶湧而來.

"准備戰斗"

"能量注入,主炮瞄准,各就各位"

艦長劉慶的吼聲,在戰艦的每一個角落回蕩著.

【太古】號隸屬于斐揚四十五集團艦隊一九四艦隊.

這是一艘七年前建造,迄今為止已經參加過超過四十次大小戰斗的【獨角獸】級戰列艦.這樣的艦齡和參戰次數,即便是在戰艦如云的斐揚太空海軍當中,也算是排名前列的老資格.和她同時期的戰列艦,要麼在國內日複一日地戰斗值勤卻永遠不開一炮,漸漸老去;要麼就早已經在激烈的戰斗中化為宇宙的流星.

而【太古】號卻依然在戰斗著.戰爭爆發以來,這只黑色的【獨角獸】不僅沒有顯出任何老態,反而在與【獨角獸II】改進型戰列艦乃至技術性能遠超【獨角獸】的新一代【戰斧】級戰列艦的競爭中,力壓一頭,牢牢占據著一九四艦隊二十艘戰列艦中僅有的兩個特級戰列艦名額之一.

這不能不說是一個奇跡.

奇跡的創造者,叫劉慶.【太古】號的艦長,一九四艦隊最受尊敬和愛戴的戰艦指揮官.

劉慶是一個查克納族和肯太族的混血兒.身材魁梧,長著一張紅彤彤的大方臉膛.

作為一個從基層一步步成長起來的軍官,劉慶走上這艘被斐揚共和國一九四艦隊列為特級戰列艦的【太古】號當艦長,總共花了十五年的時間.這十五年中,他除了有兩年被抽調到阿弗里肯斯塔軍區任作戰參謀並接受進一步的培訓外,其他的時間都在一九四艦隊服役.

從護衛艦到驅逐艦,再從巡洋艦到戰列艦,可以說,這個身高一米九,體重超過兩百斤的方臉大漢,干過從太空海軍的所有崗位,也當過幾乎每一種老式的新型的斐揚戰艦的艦長.

在許多人看來,劉慶天生就是一個當艦長的料,帶兵打仗的好手

他經驗豐富頭腦靈活,且天生就有一種讓官兵們折服的領導力.他是【太古】號戰列艦的靈魂,四十多次生死戰斗,就是他將大家一次次從死亡邊緣給帶出來的跟隨他出生入死的這幫子弟兄打心眼里愛戴他,敬重他.誰要是敢在背後說他一句壞話,造一個謠,官兵就能把這人給砸成肉泥

如果不是他,【太古】號早就灰飛煙滅了.

有一個優秀的領導者,官兵們團結一致,再加之數十次戰斗的磨礪,【太古】號這艘普通的【獨角獸】級戰列艦的戰斗力,在艦隊中首屈一指.演習也好,競賽也罷,闖過四十多次鬼門關的【太古】號官兵,從來就沒有怕過任何一個人.

他們駕駛著外表老舊的【太古】號,打得新型【戰斧】滿地找牙的情景,對整個四十五集團艦隊來說都不新鮮

在一九四艦隊的二十艘戰列艦中,這艘毫不起眼的戰艦,就是領頭羊.她和她最強勁的對手也是最值得信賴的伙伴——【戰斧】級戰列艦【熊貓】號,共同領導著一九四艦隊的戰列艦集群.對于前方沖鋒的驅巡集群來說,他們是最有力的火力支持堡壘,對身後太空母艦來說,則是最堅固的防禦屏障

盡管已經是身經百戰,不過此刻,包括艦長劉慶在內的所有官兵的手心,卻已經攥出了汗水.

和今天的戰斗比起來,以往【太古】號參加的地區沖突,卡爾斯頓星河戰役,都成幼兒園小孩子的玩鬧.

"減速列陣,齊射准備"隨著艦長劉慶的一聲大喝,太古號戰列艦艦尾推進器粗大的離子光流驟然收縮,而艦首的轉向推進器則反方向噴出了電焊槍一般的藍光.高速航行的戰艦,在這一刻迅疾將航速從五級減到一級,而四周原本緊緊跟隨在她身後的戰列艦,則如同一團被風吹散的烏云,同時向兩翼展開.

眼前的敵人越來越近,官兵們的心跳也越來越快

左翼戰區,已經率先交火了.匪軍中的魅影第一集團艦隊,正在黑漆漆的【火衛二】星正前方一萬多公里的太空中高速游走,和迎面而來的西約艦隊來回絞殺.

一艘艘燈光通明的戰艦,就像是一條條深海中發光的熱帶魚.無盡的炮火在它們的身旁交錯縱橫;無數的導彈拉出蜿蜒的尾煙在艦群中亂竄;戰艦身上的能量護罩就像是風中殘燭;此起彼伏的爆炸讓整個空域都亮如白晝.

戰況空前的慘烈.雖然只是十四支*級艦隊之間的絞殺,可是,黑斯廷斯和索伯爾的指揮,依然讓每一名斐盟官兵都看得目眩神迷.

誰也沒想過,普通的狼群戰術,在指揮官的手中可以如此犀利,如此變幻萬千.更沒有人想過,在這種近乎于一團亂麻的戰團中,雙方指揮官的線路還那麼清楚,控制力還那麼強大.

星空中,一艘斐揚【狂鯊】級巡洋艦和兩艘【幼獅】級驅逐艦,從戰團左翼外圍繞過.

三艘戰艦的航行路線,讓兩艘比納爾特【謳歌】級巡洋艦發現了機會.體型修長的【謳歌】巡洋艦迅速擺尾轉向,在空中畫出兩條並行的弧線,咬住了三艘斐揚戰艦的側翼.

就在他們已經進入攻擊位置,准備開火的時候,四艘斐揚【幼獅】級驅逐艦,已經如同深海中的鯊魚一般,以一個近乎完美的四角伏擊陣型,猛地將他們包圍.

一個圈套

似乎是察覺到了不妙,兩艘【謳歌】巡洋艦迅速放棄了進攻,艦首微微偏轉,直接從攻擊位旁邊掠過.

毫無遲疑的轉向加速讓他們如同受驚的魚兒一般,在千鈞一發之際躲過了四艘【幼獅】的圍殺.

誘敵,圍殺,脫逃.

刹那間的變化,才只是這個區域一連串絞殺的開始.

就在兩艘西約巡洋艦剛剛躥出伏擊圈的同時,三艘同樣的【謳歌】級巡洋艦,已經從戰團的另一端游移到了四艘【幼獅】不遠處的攻擊位置上.他們遠比驅逐艦更加強大的火力,對四艘【幼獅】級驅逐艦來說,簡直是致命的.

可是,四艘失去了目標的【幼獅】卻一點也不慌亂,他們同樣從戰場中央交錯而過,通過一個雙U字形配合,迅速掉轉艦首,與從旁邊殺上來的兩艘【狂鯊II】級巡洋艦和一艘【幼獅】級驅逐艦一道,對三艘【謳歌】巡洋艦形成了局部兵力優勢,迫使三艘謳歌放棄進攻,轉而尋求與其他西約戰艦彙合.

大屏幕上,雙方就像是一群魚兒,在這方水域你來我往.

整個交鋒的過程不過短短的幾分鍾時間.從兩艘【謳歌】巡洋艦盯上斐揚的三艘戰艦開始到三艘【謳歌】巡洋艦規避結束,主角換了一撥又一撥.種種變化快如閃電,讓人眼花繚亂.雖然自始至終沒有發射一炮,可是,其中隱藏的殺機,卻比戰列艦集群的主炮齊射更加讓人毛骨悚然,更加驚心動魄

【太古】號上的官兵們,腦海里就只有一個念頭——幸虧有黑斯廷斯

如果不是黑斯廷斯坐鎮指揮,恐怕沒有一個指揮官會是索伯爾的對手.只有真正跟索伯爾交手,大家才知道,名將排行榜上第二的人物究竟有多麼恐怖

也只有黑斯廷斯,才能在這樣的戰斗中和索伯爾這樣的高手針鋒相對,甚至力壓一頭

左翼的戰斗進程領先于中央和右翼戰區.在魅影第一集團艦隊率先迎敵之後,隨著更多的匪軍戰艦從【火衛二】的側面插向敵人,左翼戰區即將進入【相持】階段

而與此同時,【太古】號所在的中央戰區和萊恩艦隊鎮守的右翼戰區,也即將和敵人接觸.雙星角走廊左起【火山星】右至一片Z字形小行星帶,無數的戰艦正如同兩排相向而行的巨*,奔騰湧動.

"嗶嗶"急促的電子音在劉慶少將的指揮席戰術電腦上響起.

"主炮准備,齊射倒計時........十,九,八........"

倒計時的聲音,讓整個戰艦的氣氛緊張得近乎于凝固了.手心已經攥滿了汗水的官兵們只覺得自己的心跳幾乎快跳出了嗓子眼.

"開火"

隨著艦長劉慶的一聲令下,【嗡】地一聲刺耳尖嘯,從【太古】號戰列艦的走廊,管道,天花板和牆壁中掠過,一下從艦尾躥至艦首當尖嘯聲在艦首漸漸低沉下去的時候,整艘戰列艦猛地一震.艦橋前方的能量主炮,**出一道毀天滅地地白光,彙集到友艦同時發射的主炮光團之中,向著距離不到八千公里的敵艦群撞去.

而與此同時,對方的戰列艦主陣,也同時爆發出一陣劇烈的白光.

"左舵500刻,急速下沉"

劉慶的臉,在戰術電腦屏幕的警報紅光中忽明忽暗,他大聲地吼著,鼻尖已經沁出了汗水.

【太古】號戰列艦所在的一九四艦隊,位于中央戰區第一艦群的中央突前位置.在【太古】號所在的這個戰列艦集群中,除了一九四艦隊的二十艘戰列艦以外,還有其他艦隊的另外四十艘戰列艦.總計六十艘戰列艦組成了一個呈傘形的齊射陣型.

傘形陣是錐形突擊陣的變種,常用于戰列艦艦隊.

因為在太空中,戰列艦的主要攻擊手段是依靠巨大的火力進行遠程齊射.因此,保持每一艘戰艦的艦首跟敵人之間毫無阻擋且各艦同時發射的能量炮能集中到一起發揮更大威力,就是戰列艦遠程攻擊時最基本的要求.

可是,大多數為了保持集中火力而猬集成一團的戰列艦攻擊陣型卻有一個致命的缺陷,那就是在遭遇敵人攻擊的時候,戰艦和戰艦之間沒有多余的空間可供其進行緊急規避.因此,在諸多戰列艦主陣中,由錐形突擊陣變化而來的傘形陣,就成了大部分艦隊的戰列艦主陣最喜歡用的陣型.

傘形陣比錐形陣散布得更寬,戰艦和戰艦之間前後錯落,艦首卻保持統一朝向.

在進攻的時候,各艦只需要按照打擊目標的距離微微調整艦首,就能如同放大鏡聚焦的光線一般,保持火力的協同和聚合.而在遭遇攻擊的時候,因為彼此錯開,因此,也有足夠的躲避空間.

【太古】號所在的戰列艦主陣,只是中央戰區八把"大傘"中的一把.

這是一個非常恐怖的數據.要知道,在劉慶經曆過的戰役中,四把"傘",就已經是極限了.一把"傘"的齊射火力,如果全部命中的話,足以讓五艘太空母艦或者數十艘戰列艦以下級別的戰艦在頃刻間灰飛煙滅

可是,在迎面而來的西約艦隊中,同樣的大傘,卻有整整十二把

別說西約的*級艦隊編制原本就比斐盟艦隊要大,就算編制相同,那也是七百多艘戰列艦組成的恐怖艦群他們發射的能量炮光,只要擦著一點,就是萬劫不複的下場

隨著敵人的齊射發動,戰艦被鎖定的警報開始了急促地尖嘯.劉慶面前的能量監控濃度表更是直接沖破了警戒區.那充斥在宇宙中的狂暴能量,讓劉慶渾身每一根寒毛都被危險的預感給炸得立了起來.

【太古】號在刺耳的警報聲和旋轉的紅光中飛速向下方空域飛去,四周的其他戰列艦,也在各自采取著規避措施.

一秒,兩秒.......劉慶和太古號的官兵們,都屏住了呼吸.

隨著敵人的能量炮光團脫離炮口沖進宇宙,距離越來越近,天網也終于跟蹤到了彈道.三道紅色鎖定框,鎖定了三發最具威脅的能量炮彈.規避警告和預計受損位置的警報聲愈發急促刺耳.

"快.....快......."劉慶口中喃喃地道,眼睛死死地盯著戰術電腦上的三個紅色光標,距離戰艦越來越近.

第一發,威脅排除

第二發,威脅排除

第三發.........一道巨大的白光,在戰艦舷窗外放大,吞噬了所有人的視野.隨即,戰艦就在一聲巨響後劇烈地顫抖起來,不少官兵都被震得東倒西歪.

"左舷第六區受損,裝甲強度下降百分之六十五,第二,第六副炮損毀......."戰艦電腦的電子音在急促地報告著自動檢測情況.

死死抓住扶手才沒有被甩出去的劉慶,還來不及慶幸,就看見舷窗外,一艘試圖向左規避的【獨角獸】級戰列艦先是被兩發接踵而至的能量炮打散了能量護罩,隨機又被第三發和第四發能量炮,貫穿了它的艦首和中部艦橋的下方.

沒有人能夠用語言形容舷窗外的一切.

失去了能量護罩之後,那艘【獨角獸】戰列艦龐大的身軀和堅固的裝甲,在流星般的恐怖光團下毫無抵抗之力.兩顆白色流星就像破開一張紙一般輕松地撕開戰艦右舷外殼,然後筆直地穿透艦體,再破開左舷外殼裝甲,沖進宇宙.

片刻之後,劇烈的爆炸席卷了整艘戰列艦.從太古號所在的位置看過去,大家甚至能清晰地看到那艘戰列艦的舷窗里絕望奔跑的官兵,翻騰沖突的烈焰.

劉慶死死地咬著牙關.

眼前這艘戰列艦名叫【火花】號,在一九四艦隊中,也是很有名的一艘戰列艦,曾經在卡爾斯頓星河的戰役中,獨自斷後,最後脫著近乎垮了一半的艦橋回到基地.受到英雄般的歡呼.當它從修複船塢走下來,重新回到一九四艦隊的陣列當中的時候,所有人都認為,這是一艘不會被摧毀的戰艦

而現在,剛剛修複好的【火花】號,已經隨著劇烈的殉爆徹底解體.那斷裂的艦體,就從太古號的舷窗邊飄過.

耳畔的警報聲,在急促地響著.

奔赴受損區域的損管負責人正在通訊頻道里大聲地回報著情況.

劉慶甩甩頭,紅著眼睛站直了身體.

舷窗外,一艘艘躲過了致命攻擊的戰列艦,又重新調整艦首,保持陣型.前方,成千的驅逐艦和巡洋艦,已經越陣而出,迎著氣勢洶洶撲來的敵艦隊風馳電掣.

"戰斗"

劉慶縱聲狂喝

................

................

當鏡頭中,中央戰區那艘艦首噴塗著【太古】號的戰列艦,重新在身旁另一艘戰列艦爆炸的光芒中擺正艦首,和一艘艘巨鯨般的斐揚戰列艦一道,向前挺進的時候,攝影師拉遠了鏡頭.

整個雙星角走廊,已經全面交火.

左翼,中央,右翼.

雙方艦隊,就像是兩群發狂的公牛,狠狠地撞到了一起.

沒有撞擊的聲音,沒有飛揚的塵埃.有的只是無盡的炮光和爆炸,只是無聲無息扭曲碎裂的鋼鐵艦體

他們知道,戰斗已經隨著黑斯廷斯和索伯爾短暫的試探結束後,全面爆發.

第一階段過去,後面的戰斗,將進入血腥而慘烈的第二階段.

在太空艦隊的戰斗中,第二階段,被命名為【相持】.這是一個毫無戰爭氣息的名字.而隱藏在這個名字下的,卻是另一種更形象的稱呼——絞肉機

在這個階段,雙方將不斷地投入兵力,用最凶狠的方式殲滅敵人的有生力量,在戰斗中一點點積累優勢.以最終擊敗對手.

誰也不知道這一階段會持續多長的時間.曆史上曾經出現過兩支艦隊相持階段戰斗超過十天,最終拼得只剩下幾艘彈盡糧絕的戰艦各自退去的戰役.

在那場戰役中,即便戰艦戰斗值班都是多班輪換,幸存下來的官兵也都完全變了形.畢竟,整整十天一刻也不停的高強度戰斗,足以讓任何一個人精神崩潰

蘇菲的目光,離開攝影機鏡頭,向指揮台看去.

隨著戰斗的全線爆發,更多艦隊的交戰,黑斯廷斯比之前更加忙碌了許多.而胖子,就坐在他的身旁,專注地看著他的每一個指揮細節,聽著他下達的每一個指令.

一老一少的身影,在屏幕閃爍的光芒中,忽明忽暗.

.

.

.

.

[w w w . b o o .c o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