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卷 第六十九章 唯一的機會
第十卷 第六十九章 唯一的機會

"搞什麼飛機?"胖子站在巡洋艦艦橋外凸的平台上,看見一艘艘不同型號的盟軍戰艦,從自己的身旁,頭頂和腳下向後退去.胖臉上滿是詫異.

"西約艦隊正在接近,現在其前鋒艦隊已經逼近到距離我艦隊外圍第一防鏈只有六十萬公里的地方了."方香匆匆地走到胖子身邊,將一份文件夾遞給他.

"老頭子在搞什麼?"胖子有些想不明白.

他接過方香遞過來的文件夾,一邊翻看一邊問,"四十萬公里外的戰略要點有二十一個吧?"

"我看看........"方香俯下曲線玲瓏的腰身,在旁邊的天網終端上飛快地輸入命令.

隨著一聲電子音的輕響,一張光膜一般的電子星際平面圖在半空中驟然展開.雙角星走廊上,雙方對峙的這片空域地形地貌和戰略要點標注,一覽無余.

"對,二十一個."方香凝視著星際圖,然後欽佩地回頭看了胖子一眼.

由于是公共星系,因此,這樣的戰略要點圖每個國家手里都有一份.而為了應對這場戰役,匪軍北上迎戰班甯艦隊的時候,又派出偵查艦反複偵察測量,力求沒有絲毫誤差.障礙區後方,短距離躍遷通道,行星背面和引力暗礁兩側這一類的重點位置,都以綠色線條和白色光標作為標記.每一個地方的坐標,引力數據,航行路線和注意要點都清清楚楚.

方香自己對這些戰略要點很熟悉,不過,要像胖子這樣隨口就說出茫茫星空某一段空域戰略要點的准確數據,她卻自問無法做到.不光是她無法做到,恐怕這個世界上的大多數人都做不到.

這並非胖子天才,而是他這些日子以來,已經把全副身心都投入到了對東南戰局的思考之中,幾近走火入魔.

從回到勒雷聯辦以來,他每天都要在東南的不同星系,不同航段和跳躍點做無數次戰術推演.他的假象敵只有一個,那就是索伯爾領帶的西約聯軍.

面對那個所有斐盟將領都為之膽寒的敵人,他以一種飛蛾撲火般的方式在對抗.

在許多人看來,這是可笑的.

一個沒有上過軍校,沒有接受過正統的軍學教育的機修兵,居然幻想擊敗這個世界上最天才的軍事家.與其說他是勇氣可嘉,倒不如說是不知天高地厚.

和驚采絕豔的索伯爾比起來,這胖子怎麼看都像是一只癩蛤蟆.

可是,在這個癩蛤蟆的腦海里,已經無數次和索伯爾交過手了.

他研究索伯爾的生平,分析他指揮的戰役,推想索伯爾的戰術,猜測他的思路,並在推演電腦中和他作戰.

從墨提斯到A3星系,再從A3星系到勒雷中央,甚至到百慕大,長弓以及北上雷斯克的東南航道,每一個星系的戰略要點都已經隨著艱苦的推演牢牢地印刻在了他的腦海里

雖然迄今為止,方香還不知道胖子有沒有找到最終戰勝索伯爾的方法,可是她知道,隨著這家伙近乎于自虐的工作,他在軍事謀略戰術方面的造詣,正在以幾何速度攀升.

胖子在拼命.

雖然這個男人表面上一副什麼都不在乎的模樣,可為了捍衛勒雷聯邦,為了保護他身邊的這些人,他已經用盡了全力.

當他早晨嬉皮笑臉跟你打招呼的時候,你不會知道前一天夜里他工作到多晚,如何坐在推演電腦前眉頭深鎖,如何咬著牙關抓著頭發繞室徘徊.

當他穿著整潔的軍裝,和聯邦高官們談笑風生地走進會議室,坐在會議桌前包子臉上一本正經的時候,你不會知道,他其實才剛剛從匪軍的訓練場上下來,才剛剛與匪軍將士們一起完成了普通士兵難以想象的訓練.而當要求最嚴苛的匪軍官兵已經在休息的時候,他卻在為了勒雷四處奔波.

還有軍事實驗室的新型武器研究,還有匪軍後勤補給,前線作戰計劃,瑪爾斯工業基地的機甲戰艦的建造進度,新空間跳躍探索艦隊,勒雷移民工程.......

在他的身邊,永遠都圍繞著數不清的工作.每天找他簽字的人,簡直如過江之鯽.

在勒雷,這家伙和小屁孩躲道角落里抽煙聊天偷懶,已經人盡皆知.表面上,大家都會急匆匆地發動起來,滿大樓滿基地的尋找他,可其實沒有人希望很快找到他.許多次,人們明知道他在哪里,但就是不說.甯可跟隨眾人樓上樓下的到處找,也不願意讓這個每天只睡兩三個小時的胖子又開始他無休無止的工作.

沒有人知道東南戰局最終的結果是什麼.

可是,對于方香和胖子身邊的每一個女人來說,這些都已經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在這個亂世中,她們陪伴著這個男人,和他一起戰斗,一起經曆,哪怕最後一同死去,也沒有遺憾.

"不應該啊"胖子有些焦躁地原地轉了個圈,然後扭頭看著方香:"雙角星走廊中,最適合防禦的地方,就是這一段.而在這一段空域里,三十五個戰略要點,四十萬公里之前就占了二十一個.老頭子沒有理由讓艦隊停在原地等候,主動迎戰,遠比把敵人放到面前來再開戰要穩妥得多."

方香點了點頭.也覺得有些奇怪.

她猜測道:"元帥會不會已經在第一防鏈的幾個戰略要點設下了埋伏,誘敵深入?"

胖子凝神想了一想,緩緩搖頭道:"不會."

說話的時候,戰艦已經穿過斐盟聯軍指揮集群尾陣,正進入指揮集群中央的戰列艦主陣.身旁一艘艘巨大的戰列艦和這艘巡洋艦比起來,就像是一個個威武雄壯的巨人.

胖子趴在舷窗邊的欄杆上,用手托著下巴,看著一艘緩緩向後退去的斐揚【獨角獸】級戰列艦,說道:"以前我跟拉塞爾老師學習戰例.每一個戰例,老師都會讓我自己去分析,得出結論之後,他再更我掰開了一點點的講.那時候我就發現,曆史上那些由著名軍事家對陣的名局中,最終決定勝負的關鍵,並不是什麼陷阱和計謀."

他扭頭看著方香:"或許是陰謀和陷阱對于他們這種級數的指揮官來說,已經是融入骨髓里的東西,不起作用了,因此,他們更注重兵力的運用,情報的收集和後勤保障這樣的基礎部分."

"所以,你認為盟軍到現在還沒有動作,並不是出于黑斯廷斯元帥的戰術."方香問道.

"嗯.在這樣擺明車馬的對陣中,無論是索伯爾還是老頭子,更想較量的是指揮."胖子忽然微微一笑:"老頭子說過,索伯爾生性多疑而自負,這一戰,又是他期盼了三十年的複仇之戰,為了擊敗老頭子,他甚至放棄了親自率軍北上進攻特里弗蘭星系這場對西約來說更重要的戰役,所以,他絕對不會允許自己犯下錯誤."

飛船,已經緩緩靠近了旗艦【海德菲爾德】號.

"走吧,答案馬上就要揭曉了,"胖子嘴角勾起一絲玩味的笑容:"或許,這只是老頭子跟索伯爾開的一個玩笑."

玩笑?在這個時候,三百支*級艦隊對壘的陣前?

方香半張著嘴,看著胖子胖胖的背影,一時間覺得腦子有些打結.

盡管戰斗還沒有開始,可是她卻發現,自己已經跟不上胖子的思路了.

或許,在黑斯廷斯和索伯爾對弈的棋盤邊,有資格站在旁邊觀看並知道他們棋路的,只有這個一臉憨厚的機修兵

..................

..................

【海德菲爾德】號的指揮大廳里,將軍們張口結舌地看著天網屏幕.

三個小時過去了,西約艦隊的前鋒卻剛逼近到距離斐盟艦隊五十萬公里的地方.其主力,還在七十萬公里的位置上緩慢上壓.似乎在黑斯廷斯閉上眼睛的那一刻起,索伯爾就得到了暫緩開戰的默契.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就在大家不明所以的時候,指揮大廳的自動門開啟,一個長著一對招風耳,一雙小眼睛,相貌憨厚老實的胖子走了進來.

在這個胖子的身後,跟著幾名匪軍士兵和一位美貌絕倫的女少將.

"是薩勒加的方香我見過她"人群騷動起來,一位盟軍少將興奮地指著方香對身旁的同伴道.聽說是薩勒加之花,不少人都呼啦一下湧到了欄杆邊,向遠遠的自動門看去.

"真漂亮.......聽說她也在匪軍.她旁邊那個胖子是誰?"

片刻的沉默之後,所有人都同時低呼一聲:"田行健"

"是他,沒錯"人群的騷動在迅速擴大.不光是中央指揮台和一樓大廳,就連二樓三樓上作戰室,辦公室,會議室和聯絡室的參謀和各國聯絡官們,也紛紛走到圓形走廊上,探著身子往下看.

"終于來了"

"這家伙從哪里來,怎麼這時候才到?"

"鬼他**才知道.我就弄不明白,元帥干嘛非要等著他來?"

"沒看出這家伙有什麼好啊.瞧他那一臉憨相,那一身癡肥.瑪格麗特怎麼就看上他了?"

"原來勒雷英雄就是這麼個家伙.沒看出什麼了不起來."

"我倒覺得挺帥的."

看見胖子,眾人交頭接耳,議論紛紛.以藤井剛和巴拉斯為首的一干斐盟將領,則抱著膀子站在指揮台的欄杆邊,冷眼以對.

一走進指揮大廳,胖子就發現眾人的眼睛看自己的目光不對.

在西約艦隊距離越來越近的現在,大家卻似乎閑的沒事干,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的身上.眼神中有好奇,有冷漠,有不屑,還有不少女兵........嗯,那是愛慕

在眾人複雜的目光中,胖子走上指揮台.

"老頭,我來了."

胖子跟熟悉的匪軍及斐盟將領們點頭打了個招呼,站在睜開眼睛的黑斯廷斯面前,一臉的困惑.

"出什麼事了?"

"等你很長時間了,"黑斯廷斯看著胖子,微微一笑.笑容中,是難以掩飾的虛弱:"站在我旁邊,看我指揮."

他說著,用力撐起身體,忽然一手緊緊地抓住了胖子的手.

胖子低下頭,看著手中握著的這蒼老而顫抖的手,心頭猛地一顫.耳邊,傳來了只有自己才能聽見的聲音.

"這是我唯一教你打仗的機會"

.

.

.本來想把第二個場景寫完再發,不過今晚看來是寫不完了,只好又發一段.幾千字,對別人一天七八千來說很快,我一天一章節奏就很慢了.大家攢著看吧.

.

.

[w w w . b o o .c o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