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卷 第六十四章 戰役的關鍵
辦公里里靜悄悄的.

年輕的參謀目光呆滯,似乎已經迷失在了小女孩清脆如泉水般的眸子里.

"上校."耳邊傳來索伯爾的聲音.穆爾一個激靈,飛快回頭.

"別為你所看見的感到驚訝",索伯爾看了他一眼,語氣平靜地道:"或許你聽到過一個關于帝國擁有人工智能的傳說.

穆爾機械地點了點頭.

這個傳說並不算什麼秘密.事實上,在比納爾特帝國三十年前敗于斐揚共和國,又于二十多年前開始奇跡般的騰飛,這個傳說就一直存在著.

沒有人對這個傳說較真.就像是人類有史以來的UFO記載一樣,信的人相信"不信的人不信.

可是現在——

"我想,你們可以認識一下."

穆爾順著索伯爾的目光看向舷窗邊.

其時,窗外的艦隊剛剛讓開一道縫隙,金色的光芒灑落在窗前.斜下的光柱宛若天堂的聖光.女孩蜷縮在沙發上.圓形的舷窗透下的光柱,仿佛在她白色的小連衣裙周圍鋪開了一圈大大的金色裙邊.

穆爾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這個小女孩又把頭扭向了窗外.

似乎從頭到尾"她就生活在一幅靜止的美麗畫卷中.沒有和索伯爾說過話,也沒有回頭注視過自己.剛剛發生的一切,都不過是自己的錯覺而已.

可是,耳邊卻傳來了索伯爾的聲音.每一個字,都敲打在他的心上.

"她就是我們的傳說."

穆爾的呼吸一下子就停止了.血液猛地一下從上大腦,腦子里嗡的一聲,一片空白.

"她的名字叫小女孩,是比納爾特帝國最大的秘密.知道並確定她存在的人,一共只有八個."索伯爾說著,從辦公桌後走了出來和穆爾並肩而立,看著小女孩,淡淡地道:"你是第九個."

"將軍."穆爾赫然扭頭,激動地看著索伯爾.

身旁,索伯爾負手而立.那張線各分明的側面,宛若刀砍斧鑿般的大理石雕塑.

穆爾有一種俯下身來,頂禮膜拜的沖動.眼前的這個要人,是整個西約軍事聯盟中身份最貴重也最有權勢的將領,是人類世界公認的軍事天才.在他麾下,何止千百猛將"千萬雄兵!

而此刻,他卻站在自己身邊,將一個如此重大的秘密用如此輕松的口吻告知自己.

似乎是察覺到了年輕上校的激動和感激"索伯爾微微一笑,輕輕拍了拍他的肩頭,走到沙發旁,對穆爾做了個手勢道:"坐."

穆爾在小女孩回頭好奇的注視下坐了下來.

小女孩好奇地看著他,他也好奇地看著小女孩.年輕的圓臉參謀此刻看起來,一點也不比一個孩子成熟多少.

"上校",索伯爾問道:"你是怎麼猜到匪軍會在左翼設置伏擊的?"

穆爾坐直了身體,沉默了一下"肅然回答道:"將軍,准確的說,我並沒有從我們的情報和推演中得出這個結論.之所以作出這樣的判斷,完全是基于我對匪軍作戰風格的了解以及對他們的警惕."

"唔",索伯爾點了點頭"若有所思的道:"你繼續說."

"是,將軍."穆爾接著道:"我分析了匪軍的所有戰役.包括我們能找到的關于他們在瑪爾斯自由航道時期的資料.我認為,匪軍並不是一支懦弱且不願意冒險的軍隊,事實上,這支軍隊英勇頑強,狡猾多變,且最善于冒險.這是他們的天性,是他們組建以來生而有之的基因!"

"而這一次,在面對我西約聯軍的時候,他們的表現卻顯得有些異常."穆爾垂下眼皮"目光幽幽如火地看著眼前的茶幾.

對于他來說,匪軍是他成為索伯爾身邊參謀的唯一因素,也走進軍東南最大的敵人.

這些天來,他幾乎將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對匪軍的了解和分析上.越是深入的了解這支軍隊"他就越發現這支軍隊的可怕.

這是一支無法用推演和經驗去判斷的軍隊.

他們的戰斗力,艦艇科技,凶猛和狡猾,根本不是普通人能夠想象的.而最重要的是,他們的那位傳奇般的胖子指揮官,在這支軍隊的身上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記.你甚至永遠也不會猜到"這幫家伙下一步會做什麼.

他們狡猾而卑劣.卻又英勇無畏.當你認為他們會選擇拼命的時候,他們卻會毫不遲疑的逃跑.而當你認為他們會逃跑的時候,在你前進的道路上,或許就有一個讓你發狂的陷阱在等著你.

他斟酌著用詞,繼續分析道:"從斐盟的局勢來看,南下的黑斯廷斯背負了很沉重的壓力,而匪軍更受輿論關注.無論是對斐盟聯軍的官兵還是對民眾來說,一支聞風而逃的軍隊,顯然是不值得尊敬的!"

"可是,他們還是跑了."穆爾的臉上情不自禁的露出一絲苦笑,其實在此之前,他一直認為匪軍會選擇用某種方式拖住索伯爾南下的腳步.從德西克的普羅米修斯星系,到赫拉星系"再到墨提斯星系,最後到這里.這一路上,他曾經無數次的以為會在下一個航段或者跳躍點看見那支軍隊.

可每一次,他等來的都是失望.

"這一路上,他們有無數的機會可以襲擊我們,拖住我們南下的腳步.可是,適合作戰的航段和跳躍點都被他們放棄了."穆爾道:"當我軍跟著他們的腳步抵達雙星角走廊,並遭遇斐盟聯軍的時候,我注意到了雙星角走廊的地猴我忽然意識到,這里,才是匪軍所選定的戰場!"

"因此,你判斷匪軍會在這里做一點文章?"索伯爾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是的,將軍."穆爾點頭道:"在我軍和敵軍開始對峙的時候,我重新審視了匪軍的行動路線."

他打開小臂上的記錄儀,將電子星際圖投射在索伯爾面前的茶幾上"用手指著匪軍撤退的路線道.

"我認為,雖然匪軍一路上都看似慌不擇路,根本沒有時間停下來.可是"正因為他們自始自終沒有和我們照面,所以,我們也無法監視他們的每一艘戰艦.匪軍用撤退,掩蓋了一個問題,那就是當所有人都在嘲笑他們落荒而逃的時候,卻忽略了他們其實還掌握著主動權."

"只要他們還沒有被我們纏住,他們就還掌握著主動.他們可以選擇轉身迎戰,也可以選擇繼續逃跑……"穆爾一字一頓地道:"當然,他們還可以選擇伏擊!","不錯……"索伯爾點了點頭,眼中露出欣賞的眼神.就連一旁的小女孩"也用清澈的眼睛看著穆爾,認真傾聽.

"如果結合黑斯廷斯艦隊南下的進度,斐盟內部暴露出來的矛盾以及匪軍選定這里作為戰場這幾方面來看,我認為,他們在這里設伏的可能性高達百分之九十……"

受到鼓舞的穆爾越講越有自信:"這支埋伏艦隊,一開始的目標並不完全是我們的偵察艦隊.他們更重要的任務是在斐盟聯軍沒能及時抵達的情況下把我們牽制在這里.而且,我有理由相信,這支艦隊早在匪軍主力還在墨提斯的時候"就已經脫離主力,先一步到這里來設伏了……"

"因為斐盟聯軍及時抵達了,因此,這支艦隊的襲擊目標,就變成了我們的偵察艦隊……"索伯爾和小女孩對視一眼"扭頭看向穆爾:"是麼……"

"是的,將軍.如果斐盟艦隊沒有抵達的話,匪軍一定不會再繼續後撤"他們會想盡一切辦法和我們周旋.襲擊我們的偵察艦隊只不過是他們在沒有暴露的情況下順帶的任務……"穆爾點頭道:"只不過,布拉齊爾將軍和我們的偵察視隊,都已經被聯軍前期勢如破竹的進攻所迷惑了……"

"思路很清晰……"索伯爾笑著站了起來.走到天網控制台前,調出了匪軍伏擊艦隊圍攻西約偵察艦隊的錄像.

"上校,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想聽聽你對匪軍在這場戰斗中展現出的戰斗力的評價……"

"當然,將軍……"穆爾急忙起身,走到索伯爾身邊.出乎他意料的是,那個一直蜷縮在沙發上的小女孩,也走到了自己身邊.

她仰著頭,漂亮的臉蛋在燈光下如同一個潔白的陶瓷娃娃.

半空中展開的虛擬光幕上再一次呈現了匪軍迅若雷霆的襲擊.一艘艘黑色的匪軍戰艦從虛空中躥出來,沖進偵察艦隊的艦群中大開殺戒.盡管這已經是第二次看到同樣的場面,可是,穆爾還是禁不住一陣心悸.

屏幕上,兩艘匪軍驅逐艦正在從側翼攻擊五艘一字編隊的西約驅逐艦隊.雖然在數量上處于下風,可是,這兩艘黑色的匪軍驅逐艦卻利用其高速和靈敏,以及精確的走位屢屢搶先占住攻擊位.

當匪軍一次又一次啟動艦首的能量主炮,向西約戰艦開火的時候,西約戰艦卻像幾只空頂著銳利的犄角的笨拙野牛,只能徒勞地轉動著流血的身體,一次又一次眼睜睜地看著目標從自己的炮口下溜走.

一艘匪軍驅逐艦回旋到了一艘西約驅逐視的尾部.

當這頭狡猾的餓狼迅即擺正艦首,發射出一團刺目的白光時,那艘緊急左轉舵的西約驅逐艦,還沒能逃逸出它能量主炮三十度的瞄准區.

結果不問可知.

西約戰艦靠近尾部的左側被直接開了一個大洞.匪軍驅逐視超過三百毫米口徑的加強型主炮威力,一點也不比一艘老式的戰列艦艦差.天網計算機可以從那團白光的直徑和亮度上面,很容易計算出其中蘊含的能量.

看著熒幕上跳出的主炮數據,穆爾很難相信那是一艘驅逐艦發射的.

和匪軍同等級的戰艦比起來"西約驅逐視完全處于下風.

無論是戰艦本身的火力,防禦力,速度,敏捷,還是戰艦之間的戰術和走位配合"雙方明顯不在一個等級上.

而就在不遠處的另一側,一支由兩艘巡洋艦和四艘驅逐艦組成的匪軍艦隊,已經在炮擊了一隊陷入困境的西約戰艦之後,順勢插了過來.他們航行的路線,在亂作一團的戰艦群中是那麼的清晰,也是那麼的致命.

不用看下去穆爾也知道,當這支匪軍艦隊橫移到被兩艘匪軍驅逐艦纏住的五艘西約戰艦的左翼時,就是這幾艘西約戰艦的覆滅之時.

他同樣也知道,如果是在當時瞬息萬變的戰場上,站在高高的指揮台上.自己或許永遠也別想看出這支忽然插上的匪軍艦隊的戰術意圖來.只有在這戰後經過了整理分析和標注的錄像回放中,他才能清晰地看見這支艦隊的航行軌跡.

那是虛擬屏幕上的一條蜿蜒的紅線.從外圍從容地穿過被其他匪軍戰艦拉開的縫隙,一路向中*央切入.當匪軍的戰艦編隊沿著這各線一路行來的時候,周圍的西約戰艦要麼剛剛被拉開了位置,要麼剛好撞到他們的炮口上.

而這條線,只是匪軍戰術配合中無數條環環相扣的線中的一各.無數的線構成了一個巨大的絞肉機,冷酷地將其中的西約偵察艦隊攪成肉泥.

三個人靜靜地看著屏幕,良久,穆爾才深吸了一口氣,對索伯爾道:"將軍,在我看來,匪軍的戰斗力已經超過了世界上的任何一支王牌軍.他們唯一的弱點"或許就是他們的兵力了……"

索伯爾沉默著.過了好一會兒,他才半眯著眼睛,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說得對,這是他們唯一的弱點.

說著,他轉頭看著穆爾,忽然道:"如果我告訴你,匪軍中也擁有一個人工智能存在"你相信嗎……"

這句話就像一顆炸彈,將穆爾整個人都炸懵了.

年輕的圓臉參謀瞪大了眼睛,呆呆地看著索伯爾.腦海中,瞬間浮現了匪軍戰艦編隊那精確的戰術配合和線路.同時,他也想起了剛剛走進辦公室的時候"索伯爾和小女孩那看似沒頭沒腦的對話.

他低下頭.

那個漂亮的小女孩靜靜地仰著臉,注視著他.

耳畔,是索伯爾的聲音在回蕩著.

"這不是一場普通的戰爭.不過,再特別的戰爭,也總有一些地方,一個時間或某個人,是其中的關鍵……"

"而這場戰役的關鍵,就是擊敗匪軍.",穆爾注視著小女孩的眼睛,在不知不覺之間,接過了索伯爾的話.

他喃喃地道:"我們必須要不惜一切代偷,摧毀敵人左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