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卷 第六十二章 宣言
"從來不跟死人計較?"

會議室如同被一塊大石頭砸進了平靜的水面.

將軍們或愕然對視,或嗤之以鼻,或啞然失笑.幾位站在馬奇亞和藤井剛身旁的斐盟將領更是誇張地一片嘩然.

能夠被選中參與盟軍艦隊的,都是各斐盟成員國的高級將領.哪一個不是精英中的精英,哪一個不是赫赫有名?一群驕兵悍將,早就在這南下途中積攢了一肚子的火氣,此刻第一次看見匪軍將領,更是怎麼看怎麼不順眼.

別說匪軍的指揮官田行健四年前不過是一個機修兵下士,運氣好沖天火箭一般爬到了現在的位置,論資曆名氣差的還遠.就算是東南名將拉塞爾,又算得了什麼?不過是一個上過名將排行榜的小**官罷了

要說起來,這名將排行榜上的人物,在這會議室里就不少.排在拉塞爾前面的,沒有十個也有八個

而要論在盟軍中的資曆地位,至少有更多上一倍的人排在拉塞爾的前面說句不好聽的,以當年拉塞爾在西約的地位,還夠不上和在場的這些斐盟將領們對話呢

如果拉塞爾是在剛剛拿下了墨提斯星系,擊敗了班甯率領的前鋒艦隊的時候說這樣的話,大家或許還服氣.可現在,匪軍已經以一連串近乎于屈辱的撤退,丟棄了他們原本獲得的榮耀和尊重.

一支連照面都不敢跟對手打,用最貼切的方式詮釋了什麼叫做聞風而逃的軍隊,有什麼資格在這里厲害哄哄?

"拉塞爾將軍說的死人不會是西約人吧?"一位盟軍上將臉上帶著譏諷地笑容,拉開椅子坐下來,昂著腦袋:"怎麼我聽起來,將軍卻像是在形容匪軍?"

這位盟軍上將的話一出口,會議室里的氣氛立刻變得緊張起來.

不少人都認識這位盟軍上將,他名叫烏特雷德.巴拉斯.來自西南的一個中型斐盟成員國,一向以脾氣暴躁囂張跋扈著稱.在這盟軍南下的途中,他就曾經不止一次當眾指責匪軍,甚至當著麥金利上將的面也不避諱.

如果不是黑斯廷斯元帥還能鎮住他,恐怕早在抵達長弓星系之前,就已經帶領他的兩支*級艦隊離開了

巴拉斯跳出來打頭炮,大家一點都不奇怪.

這個人的個性就是這樣,在其國內就說一不二,資曆既老權勢也大,哪里看得起小字輩的匪軍和拉塞爾?

巴拉斯說著,目光刻意避開了黑斯廷斯的方向,扭頭看著身旁的幾位同伴道:"人家都快到眼皮子下面了,自己卻連一支護衛艦隊都來不及派出去.這樣的效率速度,比起死人來也高不了多少"

既然有人當先開炮了,大家也就沒有了什麼顧忌.

"哈哈,拉塞爾將軍說的就是匪軍吧"

"難道是准備槍斃幾個指揮官?"

"一路逃到這里,都逃得不知道該怎麼戰斗了吧?拉塞爾將軍,還是給麾下鼓鼓勁,對面來的只是人家的偵查艦隊,別害怕"

"要我說,這是咱們匪軍故意呢.要的是誘敵深入.就是不知道人家從德西克深入到這里,偵查艦都深入到面前了,下一步該怎麼辦.估計下一步不是聚而殲之,而是來個欲擒故縱吧?"

"欲擒故縱之後呢?"

"當然又是誘敵深入,難道還指望他們跟敵人干一伙?"

"好計謀,好威風我還說萊恩艦隊干得漂亮,打出了威風志氣,沒想到,匪軍更長威風志氣啊"

"萊恩?萊恩算什麼,如果不是萊恩艦隊不自量力的阻擋敵人的話,人家匪軍誘敵深入,能把西約艦隊給全包了"

一些早就看匪軍不順眼的盟軍將領紛紛附和巴拉斯.滿肚子的不痛快一旦開始宣泄,就跟絕了堤的洪水一般不可阻擋.甚至顧不得黑斯廷斯就面無表情地坐在會議桌首席,只亂糟糟地一片揶揄奚落.

"眾怒難犯"

看到這樣的情景,藤井剛嘴角笑容的譏誚痕跡越來越深.一旁的馬奇亞則無可奈何地搖了搖頭,心下憂慮.

眼下發生的一切,已經超出了一支軍隊正常的秩序范圍.放在以往的斐盟聯軍中,這簡直是不敢想象的事情.別說一代軍神黑斯廷斯當面,就算只是他身旁的麥金利上將也是前盟軍總指揮,在座這些將領的頂頭上級

在軍隊這樣的系統中,一群下級不顧上級在座,不顧大戰在即,而向同僚群起發難,甚至情緒中還隱約包含著對上級的諸多不滿,這意味著什麼,性質有多惡劣,恐怕就是一名下等兵也知道

軍隊和普通的企業團體不一樣.

這是一個隨時都准備著上戰場,准備著犧牲的團體.在這個團體中,服從是每一名軍人最基本的准則.一名剛進軍隊的列兵,只要有不服從的傾向,就會被立刻打上危險的標簽.在他真正明白什麼是軍人,明白服從的重要性之前,他不會被信賴.任何晉升和重要的工作任務都與他絕緣.

誰也不願意自己的部下是一個犯擰的刺頭.這不僅僅是因為上級的權威受到挑釁,更重要的是,在軍隊這個互相交托生死性命的團體中,一個不服從命令,無法信賴的士兵,或許就會在某一天葬送身旁同伴的命

在座的這些將軍都是身經百戰,在軍隊里干了一輩子的軍人.他們從士兵開始,一步步走到現在的位置,誰能不明白這個道理?

可是,他們還是在這時候以近乎于集體發難的方式嘲諷匪軍.

究其原因,可以說是特里弗蘭星系的危機造成的對立,可以說是對黑斯廷斯的失望以及對南下戰略的不理解等情緒積攢到了臨界點,也可以說是他們不信任從德西克一路退到這里的匪軍.

而最根本的原因,卻是他們各自不同的立場,不同的利益訴求在驅使.這或許是有史以來斐盟組成成分最複雜也最不團結的一支聯軍了

喧囂聲中,黑斯廷斯面無表情地坐著,似乎對周圍的一切聲音都充耳不聞.會議室明亮的燈光下,他消瘦的臉龐上,一道道皺紋顯得比以前更加深刻了.他的身體有些佝僂,薄薄地嘴唇緊緊的抿著.

只是,他的那雙眼睛,還是那麼深邃,那麼明亮.

在黑斯廷斯的身旁,麥金利上將淡然而立.這位和李佛齊名的斐揚名將,正是一名指揮官最成熟精力也最充沛的時候,雖然他的頭發已經開始泛白,可是,他的身體依然強健,後背依然如同標槍般筆直.

還有跟隨黑斯廷斯的幾位盟軍將領,包括查克納的馮智上將,西利亞克聯邦的侯塞尼上將,普迪托克的哈文.赫斯特上將等等,都同樣一臉肅穆,默不作聲.似乎根本就沒有聽到身旁這些盟軍將領的冷嘲熱諷.

而最鎮定的,還是匪軍的幾位將軍.

拉塞爾說完話之後,就翻看著剛剛發到手中的會議文件.自降軍銜加入匪軍的布拉特等人,已經恢複了上將軍銜.此刻,布拉特正和切爾,費歐文,米奇等勒雷將領低聲說著什麼,連看也沒看發難的巴拉斯等人一眼.

如果說這群老家伙還有資格給這些盟軍將領們甩臉子的話.那麼,更讓人憤怒的就是跟隨在他們身後的那些匪軍年輕軍官了.

這二十幾名斐盟軍官,大部分都是大校或少將.

若是和平年代,這樣的軍銜別在一群平均年齡不過二十五六歲的青年肩頭或許有些刺眼,可在這積累軍功戰績如同飛一般的戰爭年代卻算不上什麼.各大盟國的年輕天才將領都不少,隨隨便便也能抓出幾十個來.

可是,這幫以瑪格麗特和斐揚少將萊希特為首的年輕人,似乎並不知道什麼叫收斂.更不知道什麼是規矩,是敬畏.

面對盟軍將領的嘲諷,他們雖然不聲不響,可那臉上輕蔑,不以為然,冷漠和譏誚的表情能把人給活活氣死誰要是看他們一眼,他們就直勾勾地把你給瞪著,瞪得你火冒三丈,恨不得一巴掌抽過去

隨著黑斯廷斯和匪軍將領們的冷淡沉默,會議室里的聲音漸漸小了.

可是,氣氛卻愈加的緊張起來.

發難的盟軍將領們面色陰沉,領頭的巴拉斯更是一臉鐵青.匪軍這幫家伙的不理不睬,讓他覺得自己就像憋足了勁揮出一拳卻打在棉花上,軟綿綿的虛不受力,那種難受勁兒簡直別提了.

而更可惡的,就是站在自己對面不遠處的一個匪軍軍官.小小的陸軍少將,竟然也敢一臉冷笑的瞪著自己,越瞪還越來勁

"哼"巴拉斯猛地一拍桌子,騰的一聲站了起來.

站在他對面的,正是一向天不怕地不怕,在瑪格麗特等黑家第三代成員中最驕傲自負的魅影軍團第三裝甲師師長艾薩克.

看見巴拉斯怒氣沖沖地拍案而起,青年嘴角的冷笑愈加明顯.半邊眉毛還輕輕一挑,表情要多不屑有多不屑.完全沒把巴拉斯看在眼里.

這麼多年來,巴拉斯何曾受過一個小小少將的如此挑釁,一時氣急,咬牙指著艾薩克的鼻子正要呵斥,忽然,他半張的嘴一下子凝固了.

就在他對面的天網屏幕上,一團刺眼的白光,正如同一朵明亮的煙花,在漆黑的宇宙中驟然綻放

"是左翼"

隨著一位盟軍將領的叫聲響徹會議室.眾人聞聲回頭.

只見左翼戰區,原本呈【品】字形逼近匪軍的三支西約偵察艦隊附近,一艘艘匪軍戰艦如同鬼魅一般從宇宙的無盡黑幕中浮現.還沒等大家回過神來,這些餓狼就已經咆哮著驟然加速,撲進了西約偵察艦隊的陣型.

三個西約偵察艦隊集群,在這一瞬間,遭遇了毀滅性的襲擊.

數以百計的能量炮,成千上萬的導彈,還有匪軍戰艦那猙獰的撞角,就像狼群的牙齒輕易破開獵物的喉管.

無數的白光在西約戰艦外殼上炸亮,無數的火光**而出.紛飛的碎片殘骸就像飛濺的水花般刹那間遍布整片空域.

所有人都被驚呆了.

匪軍的伏擊艦隊距離對方,最多不到一千公里的距離.他們的速度極快,攻擊動作又堅決狠厲.選的還是三支呈品字形前行的西約偵察艦隊的中段腰部位置這一口咬下去,實在是又狠又毒.

西約艦隊的混亂,從艦隊腰部開始向前後擴散.從遠視儀里可以清晰地看到,受到攻擊的西約戰艦在齊射的白光中融化,在匪軍戰艦的撞角下無聲地變形斷裂,在激射而至的導彈爆炸中破開一個個恐怖的大洞.

當西約艦隊陷入混亂的時候,匪軍開始了向縱深穿插.

人們目瞪口呆地看著大屏幕.不僅是會議室里的將軍們,還有指揮室來來往往忙忙碌碌的參謀們,各大艦隊的官兵們......每一個人都停下了腳步,仰著頭,死死的盯著天網屏幕,凝神屏息.

一艘匪軍巡洋艦,推開了已經被它撞成兩段的一艘西約驅逐艦,微微調整角度後毫不減速地切進了兩隊西約驅逐艦的中央空隙.它一邊前進,一邊開火.艦首的主炮和兩翼的六門副炮就像死神的鐮刀.

白色的能量炮光團切過正面一艘西約驅逐艦的左舷,在瞬間將其能量護罩打崩潰的同時,在艦體上狠狠轟出了四個大洞.

西約驅逐艦艦首靠上層甲板部位的炮塔在白光中直接消失,中部艦橋下方和尾部推進器部位的損傷直接引發了艦體內的殉爆.大量的氣體和火焰從裂口噴出,一道道蜿蜒的裂縫在艦體上延伸開來.

最後只見一道刺眼的白光亮起,這艘西約驅逐艦化作無數碎片,四散紛飛.

而在這白光和火焰中,匪軍的另外兩艘巡洋艦和六艘驅逐艦,卻在這艘領頭的巡洋艦的帶領下有條不紊地向前突進.

爆炸的光芒,在他們黑色的鋼鐵艦體上忽明忽暗.他們猙獰的艦首,厚重的裝甲,優美流暢的線條和那正閃爍著死亡之光的炮管,充滿了一種融合著現代機械工業和戰爭暴力的美感.

他們一邊開炮,一邊前進.

九艘戰艦排成了蜈蚣陣型,以三艘巡洋艦為頭六艘驅逐艦為足,向西約艦群的中央切入.在他們的左右,也有同樣的艦隊在進行同樣的戰術切入,外圍更有艦隊以環形路線配合,將西約艦群切割開來.

在周圍混亂的西約戰艦的對照下,這些匪軍戰艦看起來簡直冷靜從容到了極點.

他們每一艘戰艦的位置都保持得極精確,航行速度,轉向角度和同步時間簡直分毫不差.而那每一分三十五秒的火力齊射,更是讓人心驚膽戰這種火力齊射頻率,比起周圍的西約戰艦來,快了整整一分鍾

天網屏幕前的斐盟官兵,覺得自己簡直無法呼吸了.他們從來沒有見過如此精確如此冷靜的戰術切割,如此恐怖的火力齊射,如此狠厲毒辣的攻擊.在許多來自中小型盟國的官兵看來,別說那些已經在匪軍的偷襲中陷入混亂的西約戰艦全無還手之力,就是自己所在的艦隊和匪軍正面交鋒,恐怕也是被屠殺的份

虛空中,一支支匪軍艦隊就像是一把把手術刀,精確地切割著獵物.短短不到十分鍾的時間,數量少于他們的三支西約艦隊就已經被他們切割成了零碎

而匪軍顯然沒有就此作罷的意思,因為斐盟官兵們已經可以從天網遠視儀屏幕上清晰地看到這些匪軍戰艦的身後,兩個龐然大物,正隨著身體上流動游走的光絲,漸漸從黑暗中露出身形.

"末世級太空母艦"

早已經在【民主力量】要塞演習中見識過這種母艦的洛克薩妮驚喜地叫了起來.

會議室里,一陣無形的騷動.盡管天網屏幕很大,可是,不少盟軍將領還是情不自禁地上前幾步,擠到距離更近的位置觀看.

還沒等騷動平息下來,更大的騷動就爆發了.

虛空中,隨著一架匪軍【閃電隼】太空戰機那修長優美的機身如同破開烏云的海燕一般閃現,無數的銀白色太空戰機,同時電射出了宇宙的無窮黑幕.

斐盟將領們只覺得一股血液,一下子沖上了頭頂.

那不是戰機.

那是無數道白色的閃電

他們呆呆地站在原地,看著屏幕上那一條條白色的光絲在瞬間穿越宇宙虛空,卷入西約艦隊的尾部,然後如同一團砸在狂風中的銀沙般,驟然散開

那畫面,太美了.

數千架戰機,在西約艦群中蹁躚飛舞,在開火,在翻滾,在貼著西約戰艦的艦體噴吐著能量炮的光舌.他們的尾部推進器光流和能量炮光鏈,在空中纏繞成一團不斷游動的亂麻,直讓人眼花繚亂目眩神迷.

一個又一個刺目的白光,隨著在紛飛的戰機群中閃亮.

西約的六支D級護衛艦隊加上偵查艦和電子艦,總計也不到兩百艘戰艦.且護航的大部分都是驅逐艦和護衛艦.別說這樣的力量無法抵擋匪軍的進攻,就算是三支*級艦隊,恐怕也是瞬間覆滅的下場.

所有人都明白.

這是屠殺也是宣言——一種比右翼的萊恩艦隊更強硬,更囂張,更震撼人心一百倍的戰斗宣言

他們在用這種方式告訴敵人也告訴盟友.

這就是匪軍

會議室里,鴉雀無聲.

藤井剛,巴拉斯,還有所有對匪軍充滿了敵意的斐盟將領們,都是大腦一片空白.

這一刻,他們終于明白拉塞爾的話是什麼意思了.在這樣的匪軍面前,西約偵察艦隊指揮官逼近到不到六十萬公里的距離,簡直就是在找死

在遠方的恒星和幾顆行星之間的左翼戰區,周圍半徑一百萬公里以內,都是匪軍的防區.

越線者,死

這時,黑斯廷斯淡淡的聲音傳來.

"開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