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一章 交火
盡管早已經通過天網屏幕親眼目睹了事情的整個經過,可是,當匆匆趕來銀象星系的戰艦結束了最後一個航段的躍遷浮現在跳躍點空域盡頭的時候,王楠煦上將和一幫薩勒加將領們還是被舷窗外的景象驚呆了.

飛船漸漸減速.收縮的尾部推進器尾流和開啟的轉向推進器,讓飛船以一種如水一般輕柔的姿態緩緩接近跳躍點空域.前方,懸浮導航塔閃爍的燈光和四周的數百艘薩勒加首都第一集團艦隊,就像慢鏡頭一般在漸漸放大.

"這就是第一集團艦隊?那支戰斗力評定為一級的薩勒加主力艦隊?"將軍們呆呆地站在舷窗邊,看著一艘艘橫七豎八漂浮在空中的戰艦從眼前滑過,忽然間,有一種恍若夢中的感覺.

五百米外,一艘薩勒加【拿破侖】級戰列艦頭朝下倒立著.雖然在宇宙中沒有東南西北的區別,可是,從躍遷航道飛往跳躍點這條虛空中的無形航道形成的參照線,依然讓眼前的這艘戰列艦的姿態看起來淒慘而無助.

它的艦尾高高的翹著,就在清澈明淨的舷窗前面清晰可見.呈布局的尾部推進器完全炸爛了,就連艦首,飛翼,頂部和艦腹下的幾個轉向推進器也無一幸免,全都變成了殘缺不全的破爛.

戰列艦的艦橋燈光還亮著.艦體一半沐浴在恒星的金色光芒下,另一半則隱于背光的黑色之中,除了舷窗的燈光染開在窗口的光暈外,鋼鐵外殼上噴塗的薩勒加軍方標志,就只隨著導航燈塔兩秒一閃的光芒時隱時現.

距離戰列艦不遠處,橫著一艘【奮勇】級巡洋艦.這是一艘薩勒加最新式的戰艦,開戰之前還只存在于圖紙和技術儲備的數據庫中,幾個月之前才剛剛建造了五百艘,全都配備給了最精銳的薩勒加艦隊.

而現在,【奮勇】級巡洋艦卻側翻著.

它有著呈菱形布局的四個標志性炮塔的船底,沖著緩緩經過的飛船,艦橋塔樓則沖著那艘倒栽著的戰列艦.同樣,這艘巡洋艦的尾部推進器和轉向推進器也被摧毀了,大家甚至能看到上面縱橫交錯的刀痕.

飛船穿過戰艦之間的通道,向艦隊中心飛去.越往前,戰艦就越多.

首都第一集團艦隊是標准的3A艦隊編制.戰斗艦艇和電子艦,後勤艦等艦艇總數超過五百艘.

如果放在和平年代,這樣一支艦隊已經是地區沖突中的主力作戰單位了,無論它們是出現在移民星的大氣層外,還是出現在航道上,對它們的敵人來說,都是一種強大而恐怖的武力威懾.

即便放在現在這個宇宙戰爭年代,一支集團艦隊,也是大部分國家一個移民星系三分之一,甚至二分之一的防禦力量.

可是現在,這五百艘戰艦,卻如同五百艘死氣沉沉的幽靈船一般,橫七豎八地漂浮在銀象跳躍點空域茫茫虛空中.如果不是戰艦的舷窗燈光還亮著,大家甚至會以為這是一處地球聯邦時代留下來的戰爭遺址.

將軍們靜立于艦橋平台上,沉默地看著一艘艘失去了動力的薩勒加戰艦從自己眼前滑過.

沒有人能夠用語言來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

震驚,駭然,沉重........這就是離開戰爭僅僅一年的薩勒加的精銳艦隊.他們在一艘匪軍巡洋艦和數百名魔鬼機甲的攻擊下,毫無還手之力

雖然許多人都能夠輕易為首都第一集團艦隊的遭遇找出借口,他們會說這是因為艦隊沒有防備,陣型收縮得太緊.會說在真正的戰場上,匪軍的機甲絕對不可能如此輕易地從內向外進攻.

匪軍機甲想要接近艦隊,就必須首先擊垮比他們速度更快,更靈活的戰機集群的封鎖,顯然,那根本就不可能...........

理由有很多,可是,在薩勒加將領們看來,這些卻統統都是失敗者的借口

戰爭就是戰爭.只有勝負沒有借口.一個失去了自由,尊嚴乃至生命的失敗者,更不可能擁有辯解的資格和機會.

他們唯一做的,就只能帶著自己的憋屈和不服氣,靜靜地躺在這寂寥空曠的宇宙中保持沉默.當多年以後人類的飛船從戰場上經過時,人們會看著這些殘骸歎息,談論,指指點點,卻沒有人會關注這支艦隊是怎麼覆滅的.

更重要的是,從軍事的角度來看,這一仗匪軍事實上展現出來的遠比表面上大家看到的更多,也更發人深省.

勒雷聯邦是一個已經在戰爭中打到近乎山窮水盡的國度,在戰前,無論是他們的國力,武器科技還是軍力都不是薩勒加聯邦的對手.按理來說,他們應該比以前更虛弱,更不是薩勒加的對手才對.

可是,戰爭的磨礪,卻讓這個國度變得比薩勒加更加強大.他們的戰術,他們的大膽,他們的機甲,帶來的不僅僅是震驚,還是一種恐懼

大家不敢想象,再這麼過一年兩年,薩勒加會變成什麼樣子.或許到那時候,這個曾經在東南甚至在整個斐盟內部都占有重要位置的國家,就會褪變成一個挨了打連還手的力氣也沒有的弱者

王楠煦上將的旗艦【龍槍】號,已經駛入了第一集團艦隊的中央.

在近距離上,大家可以清晰地看見一輛輛黑色的機甲,圍在自己的身旁,隨著戰艦地移動而移動.

這是一群恍若地獄魔鬼般的鋼鐵猛獸他們或攀附在周圍戰艦的裝甲上扭過頭來,或立于戰艦的艦橋頂部靜靜地注視這這邊.或在戰艦之間跳躍,滑行,或跟隨著【龍槍】號,在薩勒加戰艦的甲板上奔跑.

接近,停船,對接通道,壓力平衡,開啟艙門........當一系列戰艦對接工作完成之後,王楠煦和數十位薩勒加將領走進了這艘首都第一集團艦隊的旗艦.

此刻的夢想號,已經和他們記憶中那艘強大的太空母艦完全不一樣了.

內部空港,控制室,動力艙,電子艙,機庫,升降梯,彈射通道乃至生活區都已經被匪軍占領,每一道自動門前,都有一個黑色的魔鬼機甲.每一個艙室都有匪軍士兵用冷冰冰的槍口對准投降的薩勒加官兵.

許多地方,還能看到戰斗留下的痕跡.尤其是在通往指揮室的核心區域里,隨處可見血跡和機甲的殘骸.

這艘原本應該是朗德設下陷阱囚籠的太空母艦,最終成了胖子和方香的保險箱.在內部入侵控制了母艦中央電腦之後,匪軍機甲一路橫行暢通無阻,而母艦自己的保衛機甲和衛兵則寸步難行.

這不得不說是一個絕妙的諷刺.

也難怪朗德氣得吐血,換做誰,在知道自己被別人這樣玩弄于鼓掌之間調戲得yu仙yu死,只怕都憋不住心口的那口血.更何況,朗德被胖子一頓痛揍,早已經打得皮開肉綻內外皆傷了.

戰斗在匪軍攻入母艦內部後迅速結束.

知道了事情原委的第一集團官兵,很干脆地放棄了抵抗.

沒有人願意將槍口對准方香.即便第一艦隊的不少軍官都是朗德和艦隊司令拉姆齊一手提拔起來的,可是,他們依舊不敢命令自己的士兵向母艦和匪軍巡洋艦進攻.甚至連一點念頭都不敢有.

他們知道,一旦自己下達這樣的命令,最先被*掉的,或許就是自己.

這就是方香的號召力.驚人的美麗加上跟隨托爾斯泰血戰長弓的傳說,就像一道炫目的光環籠罩在她的身上.

別說沒人願意冒挑戰所有方香崇拜者的風險,就算有,在王楠煦上將等人出現在通訊屏幕上後,也迅即打消了這個危險的念頭.削職貶官甚至接受調查蹲監獄,都比把小命白白送在這個地方來得好

通往母艦指揮室的走廊上,薩勒加將領們的腳步聲顯得異常清晰.

兩側的艙室和大廳里,隨處可見被匪軍士兵看管著靜靜坐在一起的薩勒加官兵.當數十名薩勒加將領從他們身旁走過的時候,他們抬起頭來注視著自己的長官,眼神複雜.

越往里走,將軍們的心情就越難保持平靜.

他們不得不承認,那個一臉憨厚的胖子,給他們上了他們軍事生涯中最震撼也最難忘的一堂課.

這家伙不但算計了艦隊的陣型,算計了朗德的心理,還算計了整個薩勒加軍方.就連這次通訊會議也是這個環環相扣嚴絲合縫的計劃的一環.

上百名薩勒加將領的出現,震懾了所有第一集團艦隊的官兵.而同時,第一集團艦隊的遭遇也震懾了所有薩勒加將領.沒有人想成為第二個朗德.因此,原本就極具威望的王楠煦上將成為薩勒加的領導者,將是一個無可爭議的共識.

從滿載【橫行】機甲的巡洋艦抵達銀象星系開始,大家就跟隨著這個胖子的指揮棒跳舞,一直到現在.而且,還會繼續跳下去.........

最後一道自動安全門開啟,忐忑不安的將軍們走進了指揮大廳.

迎面,胖子和方香含笑而立.

身穿藍色匪軍上將制服的男人長著一張胖嘟嘟的臉,一對標志性的招風耳.他微側著腦袋,看起來就像一只有些困惑的沙皮狗,一臉的憨厚.

而方香則依舊是那麼地美麗迷人.她那獨特的清雅氣質,讓人在面對她的時候,仿佛面對著的是一株迷人的幽蘭,生不起半點的褻瀆之心.

她是如此的美麗.更重要的是,她屬于薩勒加.這讓薩勒加的男人如何不迷戀她,崇拜她,並為此驕傲?

王楠煦上將停下了腳步.所有跟在他身後的薩勒加將領們,也停下了腳步.

眼前,方香迷人的笑臉上,一雙明亮的眼睛就像清晨的山林漸漸聚集起朦朧的霧氣,終于,淚水如同聚寶盆里驟然成形的珍珠般奪眶而出.

每一名薩勒加將領的心,都如同被一只手猛地揪了一下.

在這淚水中,他們仿佛看見了長弓星系托爾斯泰的旗艦爆炸的煙花,看見了長弓地方艦隊流落到自由世界時那傷痕累累的艦體和官兵們痛苦迷茫的眼睛.

可是,她卻一直在戰斗.

和她身旁的那個男人一樣,在為自己的祖國戰斗

王楠煦上將咬緊了牙,立正挺胸.

"敬禮"

...................

...................

胖子環顧四周.

會議室里,薩勒加將領們正襟危坐.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自己的臉上.

胖子有些不安分地在椅子上挪了挪屁股.雖然已經身為勒雷聯邦上將,又是軍神黑斯廷斯的指定接替人,可他還是覺得正經八百地坐在會議室里主持這種關系到一個國家的會議簡直是一種折磨.

他**的,什麼時候堂堂采花門的門主也要操心國家大事了........還有比這更不務正業的嗎?

"我知道,其實大家一直在猜測薩勒加重新參戰之後會面臨一個什麼樣的局面,軍隊會被派遣到什麼地方,會不會......."胖子眨巴眼睛,".......被當做炮灰."

薩勒加將軍們表情都有些尷尬.方香則直接瞪了胖子一眼.這家伙似乎一點都不知道什麼叫婉轉含蓄.

而比這更糟糕的是,顯然被他給說中了

其實,方香自己也明白,在如何使用薩勒加兵力這個問題上,胖子很難有其他的選擇.

首先從局勢來說,薩勒加艦隊正是目前兵力不足的斐盟聯軍絕佳的補充.朗德雖然卑劣,可他畢竟還是干了一件好事,那就是讓薩勒加擺脫了親西約派的議長塞弗的統治,並讓薩勒加各大軍區做好了一級戰斗准備.

按照之前王楠煦上將提供的資料來看,如果薩勒加參戰的話,三天之內就能向A3星系派遣二十支*級艦隊.半個月內,能再派遣出十到十五支*級艦隊.

這三十多支艦隊,對于現在的盟軍來說簡直太珍貴了.

方香完全可以想象,當薩勒加艦隊出現在A3星系的時候,對南下的斐盟聯軍將是一個多麼巨大的鼓舞.要知道,那不僅意味著雙方的兵力差距能夠縮小到7:0內,而且,那還意味著薩勒加這個國家的回歸.

如果戰爭繼續下去的話,薩勒加的資源,工業生產能力,運輸補給能力,將成為斐盟斷絕後勤補給,查克納自顧不暇,勒雷山窮水盡之後,南下聯軍在東南長期作戰的重要保障.

可是,這一切並不意味著薩勒加就能得到尊重.

畢竟在此之前的一年時間里,這個國家屈辱的宣布中立,脫離了斐盟.正是他們當初近乎于背叛的撤退,讓勒雷崩潰,讓蘇斯和傑彭得以騰出手來進攻查克納,將萊恩和斐揚的兵力大量牽制在東邊.

沒有人能夠迅速對薩勒加軍建立信任.盟軍的那些將領,將毫不猶豫地把薩勒加艦隊投入到最艱苦也是最危險的戰斗中.

對他們來說,那是理所當然的

方香當然不想看見自己的祖國和同胞受到這樣的待遇.可是,薩勒加犯下的錯誤,必須要償還.

因此,在她看來,自己的同僚們的擔心不無道理,而胖子,也別無選擇.

方香知道,胖子已經制定出了一個作戰計劃.

她並不知道作戰計劃的內容,所以,她此刻的心情和大家同樣的忐忑.瞪著胖子的眼睛,又是嗔怪,又是哀求和希翼,眼神複雜之極.

胖子向來沒什麼出息,被方香一瞪,渾身都酥了.那張胖臉上的猥瑣表情移植到一個古代人臉上,活脫脫就是一個電視劇里見著美女就走不動路目光呆滯口水滴答通常被英俊的男主角揍得屁滾尿流的二世祖.

他低眉搭眼地拿起會議桌上的遙控器,把頭扭向屏幕:"請大家先看看這張圖."

將軍們看向碩大的天網主屏幕.

高二十米,寬近六十米的天網屏幕散發著明亮的光芒.璀璨的群星,綠色的數據和線條,紅色的進攻箭頭,黃色的戰略要點坐標,還有白色的航道線,一一浮現.整個圖就像一個巨大的黑洞,吸引了所有的視線.

那是一份作戰計劃示意圖——關于進攻蘇斯和傑彭本土的作戰計劃示意圖

同時回頭的方香,一下子呆住了.

這個時候,拿出這樣一份示意圖來......

"田將軍,這是?"王楠煦上將收回目光,轉而緊緊的盯著胖子的眼睛,方正的臉膛因為驚喜激動而不由自主地血色上湧.

"這是我為薩勒加聯邦艦隊制定的作戰計劃."迎著方香驚喜交加的目光,胖子點點頭.

轟的一聲,會議室里一下子炸了鍋.

....................

....................

"交火了"

斐盟將領們目視著會議室的天網遠視儀屏幕,凝神屏息.

遠方的白光來自一艘斐揚的偵查艦.這艘長只有三十六米的小型飛船,被一艘比納爾特小型護衛艦盯上了,雙方經過短暫的追逐之後,比納爾特小型護衛艦一炮轟在了斐揚偵查艦的艦體左舷.

白光是偵查艦位于左舷中後部的一個副推進器被擊中爆炸發出的亮光.

從遠視儀上可以清晰地看到,偵查艦的艦體被撕出了一個巨大的傷口,燃燒的火焰在艦體內部隱約透出點光亮,大量的濃煙如同爬滿了破口處,隨著偵查艦的緊急轉向移動而湧向虛空.

在距離斐揚偵查艦和西約護衛艦不遠的空域中,雙方的偵查艦,電子艦和護衛著他們的戰斗艦艇,就像是兩團忽然遭遇的狼群,在互相追逐著,撕咬著,轉著圈的一邊搶占攻擊角度,一邊向對手高速逼近.

忽然,又是一道白光.

這次是斐揚的一艘高速驅逐艦開火了.

這艘【銀狼】級驅逐艦從一旁殺上來,如同一條黑夜里無聲無息跑動的餓狼,搶占攻擊位置之後二話不說立刻開火.

這一炮打得極准.

那艘正咬著斐揚偵查艦狂追的比納爾特護衛艦完全淹沒在了能量炮光團之中.

當光團化作遠方一條無限延伸的長線消散時,遠視儀屏幕上,只見殘骸紛飛

這一炮,吹響了雙方的戰斗號角.

已經逼近到足夠距離的雙方戰艦紛紛開火,艦首的主炮,兩舷側邊和飛翼上的副炮還有上下左右的旋轉炮塔,都在噴塗著筆直的光團.縱橫交錯的光鏈,瞬間點亮了虛空,一艘艘戰艦,在這穿梭的光芒中忽隱忽現.

雖然這只是雙方的偵查艦和少量護衛艦隊之間的戰斗,就連試探都算不上,無非是多爭取一點戰場控制區域,多一點釋放衛星,進行偵察的優勢罷了.可是,這樣的戰斗依然讓每一名斐盟將領心跳陡然加速

要知道,這並不是一場普通的集團艦隊級的戰斗.在這雙星角走廊的東西兩端互相對峙的,是超過三百支*級艦隊的龐大艦群.即便只是各自派出隊伍中不足百分之十的偵查艦和護衛艦艇,都是一場超規模的戰場屏蔽戰.

戰斗,最先在中央戰區爆發,緊接著,右翼的萊恩艦隊前方,也亮起了能量炮縱橫交錯的光芒.

因為雙方投入的戰斗單位都是以護衛艦和驅逐艦為主的小型高速艦艇,戰斗的目標也以護衛己方的偵查艦和電子艦為主,因此,交火的戰艦幾乎沒有什麼隊列陣型,而是以小型編隊高速游走,互相開炮.

這樣的場面,雖然沒有大艦隊主炮齊射,或者太空母艦釋放成千上萬的戰機時那麼壯觀,可是

這些高速驅逐艦和護衛艦閃電般的速度,眼花繚亂的戰術變幻,卻讓戰局看起來卻更加激烈.

因為是試探性的接觸,加之兵力上處于劣勢,因此,中央集群派出的是二十艘偵查艦,五艘電子艦和兩支以少量的巡洋艦和超過四十艘驅逐艦組成的D級艦隊.

而西約聯軍在中央戰區投入的是同樣數量的偵查艦和電子艦,有些針鋒相對的意思.不過,在護衛的戰斗艦艇方面,則派出了數量是斐盟聯軍艦艇兩倍的四支D級艦隊.表達的意思,頗有些囂張而戲謔.

這是正式戰斗前的試探,也是一種心理戰.

中央集群的指揮部相信,如果己方也加派同等數量的戰艦的話,那麼,敵人派出的艦隊就不是四支,而是八支了

兵力處于劣勢的情況下,有些時候,就只能忍氣吞聲.在不打算一次比一次升級的跟敵人比拼艦隊數量以至于最終全軍突擊的情況下,指揮部只能命令前出的偵查艦和護衛艦隊執行相對克制的策略.

不過,盡管中央的前出戰艦忠實的執行了指揮部的命令,在選擇偵察和衛星釋放的空域時,刻意避開了敵人,可是,這並不代表敵人不來找麻煩.

此刻,中央戰區打得如火如荼.

在護衛艦隊的掩護下,執行任務的偵查艦和電子艦只損失了一艘艦艇.其他的艦艇都順利的撤回到了護航艦隊的身後.

而前方的護航艦隊,則在敵人的圍攻下,應對得有些艱難.

右翼戰區,則恰好相反.

萊恩艦隊似乎並不准備一開始就讓敵人得意.他們不但派出了相同數量的護衛艦艇,甚至還讓兩支*級艦隊一左一右前出六十萬公里,在靠近一條小行星帶的位置構築了一道支援陣線.

戰列艦主陣猙獰的炮口和火控鎖定,如同獵豹一般蓄勢待發的驅巡集群,還有不斷釋放又不斷回收著戰機,仿佛流氓在耍著刀子一般的太空母艦,無疑不彰顯著萊恩人的態度.

在萊恩艦隊面前,西約人沒有占到什麼便宜.這使得會議室里的斐盟將領們在看向馬奇亞和藤井剛的時候,目光中都充滿了欽佩.

這兩位性格氣質迥然不同的萊恩青年將領,卻有著同樣強硬的作戰風格.他們的表現,讓人刮目相看.

而與之截然相反的,則是左翼戰場.

一種無聲的鄙夷,漸漸彌漫在整個會議室.

就在這幾分鍾時間里,西約的偵查艦和護航艦隊,已經大搖大擺地越過戰場中線,逼近到了距離匪軍艦隊不到八十萬公里的地方.

遠方的匪軍艦隊,毫無動靜.沒有派出戰艦,沒有針對性的調動,前出的偵查艦也在拼命後退,似乎根本就不知道該如何應對.而他們的指揮官拉塞爾上將以及一干匪軍將領,此刻卻爭先恐後的向黑斯廷斯問好.

"大家坐."黑斯廷斯的輪椅,停在會議桌首席前.老人環顧四周.

將軍們對視一眼,有些躊躇.

戰斗已經開始.雖然這只是雙方試探性的交火,可是,整個戰斗卻是在指揮部沒有統一指揮,沒有完整的作戰計劃下進行的.無論是左翼的匪軍,中路的聯軍主力還是右翼的萊恩艦隊,都是各打各的.

難道,元帥不想對現在的戰斗做出相應的指示嗎?

就在大家猶豫的時候,會議桌邊,匪軍將領們卻紛紛落座.那椅子移動和落座的聲音,聽起來分外刺耳.

"拉塞爾將軍"一位來自西南成員國的盟軍上將終于忍不住了,距離剛剛落座的拉塞爾最近的他提醒道:"西約的偵查艦隊,已經快碰到貴國艦隊的鼻子了,你們難道對此無動于衷嗎?"

這位上將的話,讓整個會議室變得鴉雀無聲.

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拉塞爾,馬奇亞微微皺著眉頭,目光困惑而憂慮.藤井剛則面無表情,只是嘴角帶著一絲譏諷的冷笑.

"他們很囂張."眾人的目光中,風度翩翩的拉塞爾微微一笑,抬抬眼皮,看了看天網屏幕,隨即移開目光不再關心:"不過,我從來不跟死人計較."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