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六章 給老子上!
"艾伯?"方香臉色一下子就變了,她看著朗德:"你這是干什麼?"

說話間,兩名士兵已經走上前來,將她和胖子身上都搜了個遍.不但摘去了配槍和衣兜里的所有東西,還用掃描儀上下掃描了一次.只不知道兩人制服肩章下那比芝麻還小的微型鏡頭是什麼制成的,被掃描儀漏掉了.

不光方香的臉色變了,通過鏡頭注視著眼前一切書書網的薩勒加將領們的臉色也都變了.尤其是王楠煦上將更是霍然起立大步走到虛擬屏幕前,仰起頭死死的盯著屏幕上朗德那張滿是陰冷笑容的臉.

夢想號太空母艦的左舷外,匪軍巡洋艦靜靜地懸浮著.一大一小兩艘戰艦,就像一只大象和一只小獵狗.永遠沒有抗衡的可能.更何況,在這頭大象的旁邊,還有數以百計的戰艦如同猛虎一般對可憐的小獵狗虎視眈眈.

遠方的恒星宛若一顆巨大通紅的火球,懸浮于宇宙的黑色幕布之上.她散發出的光芒在漆黑的虛空中無跡可尋.被夢想號,匪軍巡洋艦,以及密密麻麻鋪陳開來的數百薩勒加戰艦所阻擋,便灑開一片發白的清冷亮光.

光線穿過舷窗,投入辦公室里.褐色的木質書桌和書櫃,厚厚的羊毛地毯,黑色的皮質沙發和每一個人的面孔,都在這靜靜的光柱中半明半暗.生態平衡裝置特有的低沉嗚嗚聲讓這一刻顯得格外寂靜.

人生,總是充滿了各種各樣的意外.對于通訊屏幕前的薩勒加將領們來說,眼前恍若時光停滯的畫面,是他們永生難忘的.

方香的質問,在耳畔回蕩著.辦公室里冷笑的朗德,一臉茫然的胖子,目光陰冷的拉姆齊和臉上毫無表情的兩名持槍士兵,各據一方,就像是一副存在了千年的壁畫,凝固在時空之中.

誰也不明白,事情怎麼就急轉之下,演變成了現在的模樣.

無論從哪一個方面來看,朗德都應該大力拉攏方香討好匪軍才對.那是他權力的來源和軍事上最大的倚仗,是他空手套白狼的那根無形的繩索.無論如何,也輪不到他主動翻臉啊.除非.......

將軍們來回審視著屏幕上的與會者.

如果有人將這個會議的內容通過某種渠道告訴朗德的話,朗德的這種反應就不奇怪了.可是,以王楠煦的穩重,絕對不可能在這樣的會議中邀請朗德的死黨.就算是幾位青年軍官代表也是經過了嚴格審查挑選的.

再說,在場的人都不是傻子.從田行健上將和方香中將揭露朗德的那一刻起,這個國家的權力體系就已經不屬于朗德了.這里手握重權的將軍超過六十名,其中七八個都有能力獨力讓朗德完蛋.

朗德之所以能掌權,不過是搶先發動,又打著方香的招牌鑽了在場的這些將領們互相忌憚的空子而已.

一旦事情被揭穿,他就一文不值.

誰也不會傻到在這個時候冒著得罪在場所有人的風險,去幫助這樣一個事實上已經被淘汰出局的失敗者.

更況且,薩勒加軍方內部矛盾並不突出."中立"時期的屈辱,托爾斯泰上將的死,讓所有的薩勒加軍人空前團結.

只有經曆過屈辱的人,才知道尊嚴的重要.他們希望掌握更大的權勢,但並不被此所迷惑.他們更想贏得的是尊重.對他們來說,在這個大時代留下自己的名字,比升官發財更加重要.

王楠煦上將和屏幕上的不少人,其實在此之前就一直有聯絡.

至少在現階段,他們這個團體相較于朗德的吸引力更大.誰都能看出來匪軍力挺王楠煦的意圖.大家也知道,這場會議,與其說是揭露朗德,倒不如說是為王楠煦成為薩勒加的領導核心開路.

因此,說有人傻到在這個時候通知朗德,首先在邏輯上就講不通.

既然講不通,那麼,朗德為什麼要這樣做呢?薩勒加將領們凝神屏息,緊緊地盯著屏幕,眼見連眨也不眨一下.

凝固的時間,隨著朗德的一聲冷哼,恢複了流動.

鏡頭上,朗德的臉上早已經沒有了之前的溫和友善.他冷冷地看著方香,用居高臨下的口吻呵斥道:"方香中將,在薩勒加,你依舊是一名叛國者,對你的通緝令還沒來得及取消,你最好注意一下你的身份."他轉身又倒了一杯酒,搖晃著酒杯,走到沙發上坐下來,翹起二郎腿:"但凡聰明的女人都知道,在男人說話的時候應該把嘴巴緊緊閉上.更何況,是在自身難保的情況下,用質問的語氣說話,那簡直愚蠢到了極點."

說著,他一擺手:"請坐!"

胖子和方香對視一眼,在沙發上落座.胖子一臉不安地挪挪屁股,扭頭看著兩名將槍口對准自己的士兵,期期艾艾地道:"朗德上將,我不明白你這是......... "

"別緊張,"朗德微微一挑眉毛,淡淡地道:"我不過是為我們的談話,定下一個基調而已."

"基調?"方香微微抬起下巴,掃了兩名持槍士兵一眼:"你定下的基調,就是用槍口對准我和馮少校?"

"嗯,這是明擺著的事情."朗德臉上閃過一絲得意,目光在方香傾國傾城的美麗臉龐上來回審視,居高臨下而又貪婪饑渴:"談判有很多種方式,不過我相信,用這樣的方式表明我的態度,會有利于我們的交流."

"你讓我回來,就是為了脅迫我?"方香冷冷地扭開頭,把目光放在持槍士兵的臉上.她無法忍受朗德那如同毒蛇般淫邪森冷的目光.一想到這個人以前的種種求愛舉動,她就有一種忍不住惡心反胃的感覺.

"槍口是脅迫麼?"朗德搖了搖頭,飛快地道:"不不不,這是結果."

他探出身子,用手勾住方香的下巴,把她的臉轉向自己:"現在你是我的,這兩把槍的存在,只是讓你明白這一點而已."

"我不明白你為什麼這樣做.可是我必須要告訴你,我是匪軍的核心成員,盟軍的高級將領,"方香猛地一甩頭,玉牙緊咬,鄙夷地道:"你的這種行為,是在向匪軍和斐盟聯軍宣戰!"

"宣戰?"朗德哈哈大笑起來:"我以反西約掌握政權,麾下的軍官將領都是強硬的主戰派,做夢都想要重新回到這場戰爭中來.恢複薩勒加軍人的尊嚴和榮耀.為這個國家打出一個光明的未來.我又怎麼可能向盟友宣戰?"

"我說過,我只是為我們的談判定下一個基調."

朗德站起身來,繞著方香和胖子的沙發轉了一圈,最後把目光停留在從胖子那不知所措的臉上:"我需要讓現在自身難保的田將軍和黑斯廷斯元帥閣下明白,想要我薩勒加出兵,就必須聽我的!"

"聽你的?"方香愕然看著朗德,仿佛看見一個被權力沖昏了頭腦的瘋子.忍不住譏諷道:"你覺得你有這個資格嗎?"

"以前或許沒有,不過你回來了,我就有了!"朗德笑著,一口喝干了杯中的酒.

"什麼意思?"方香故作不解地問道,憤怒中忍不住帶著一絲困惑的表情惟妙惟肖.看到一向溫柔誠實的方香如此表演,胖子眼珠子都快凸出來了.心里唧唧歪歪:"女人都是天生的騙子!騙子!"

"簡單的說,就是我現在的地位並不穩.我需要你在薩勒加的聲望來為我撐一撐場面,換取時間坐穩這個位置."朗德嘴角彎起一條嘲諷的弧線,慢條斯理地道:"怎麼樣,需要我把前因後果都解釋一遍嗎?"

"你敢解釋給我聽嗎?"方香直視著朗德的眼睛.

"激將法對我從來都沒用,"朗德看著方香,目光放肆地在她的俏臉和豐挺圓潤的酥胸上徘徊:"其實,你到了這里,我原本就想把一切都原原本本的講給你聽.不然,我何必這麼干脆的攤牌,不如再多跟你兜兜圈子,大家都開心."

"因為我已經是你的階下囚了,知道不知道,對我來說都沒什麼意義.而對你來說,一來,這是你的得意之作,需要跟人分享.二來,你既然攤牌,定下這個基調,就是想讓我迅速看清形勢,丟掉幻想........."

啪啪啪啪.......在朗德的一陣鼓掌聲中,方香冷冷地道:"說吧,究竟是怎麼回事?!"

"事情,還得從你跟隨托爾斯泰上將阻擊蘇斯艦隊說起........"

認為自己已經掌握的大局的朗德沒有絲毫猶豫,將自己如何誤入軍官聚會,那些年輕氣盛而又傻乎乎的青年軍官如何崇拜他,後來又如何跟前來抓捕的憲兵起了沖突,又如何陰錯陽差發展成一次毫無預謀毫無組織,偏偏又成功了的政變,自己又如何利用青年軍官的誤會成為政變的領導者,其後又如何調動艦隊,控制天網,逼走議長塞弗,如何利用青年軍官團體和方香的影響力獲得軍部大佬們的默認,如何利用其他薩勒加將領對青年軍官團體的理解支持以及互相之間的忌憚,在信息不對稱的縫隙中游走,蹬上權力的巔峰..........所有種種,都一五一十的娓娓道來.盡管早已經在和王楠煦上將的通話中猜出了真相,可這畢竟是當事人的親曆講述,加之朗德本身口齒便給,對自己的得意之作極是自負,因此現在聽來,胖子,方香和屏幕前的每一名薩勒加將領都不得不承認,這個家伙真的是一個天生的投機者.

"就是運氣不太好."胖子在心里假惺惺地發出一聲惋惜地歎息聲,隨即覺得自己的人品很高尚.

"既然我以你的招牌起家,當然要把你掌握在手中.要怪的話,你應該怪現在的薩勒加軍人,已經淪落到把榮耀寄托到一個女人身上了."朗德最後理所當然地道.

"我還是不明白,"方香道:"既然我已經答應你的交易條件了,你大可不必用現在這樣的方式."

"當你坐上了權力的最高寶座的時候,你就絕對不會把保住位置的關鍵放在除開自己以外的任何一個人身上."朗德爆發出一陣囂張的大笑道"現在你已經屬于我了.我讓你干什麼,你就得干什麼!這樣對我來說,才是最安全的!"

在朗德猖狂的笑聲中,所有薩勒加將領都是一陣心悸.

大家無法想象,如果讓這樣一個家伙掌控了薩勒加,這個國家將會變成什麼模樣.或許,比塞弗統治時期,更加糟糕.

他不相信方香,就不會信任任何一個人.他可以對愛慕已久的方香翻臉,就可以對任何一個人翻臉.

這些手握軍權的將領,將會是他一個個下手清洗的對象.以他的心機城府,以他的心狠手辣,薩勒加難免血流成河!

"況且........"屏幕上,朗德直視著方香道:"沒有人比我更了解你了.從你答應嫁給我這個交易條件,換取薩勒加出兵那一刻開始,我就知道你打著另外的主意.因為,你絕對不是那種會接受這種交易的人."

"這家伙猜得挺准!贊一個!"胖子心道,臉上依舊是一副迷糊表情,好奇地扭頭去看方香.

方香冷冷地對朗德道:"哦?既然你這麼了解我,那你又何必提出這樣的條件?這不是脫了........."後面的話太過粗俗,以方香的修養,即便到了嘴邊,也實在說不出來.聲音嘎然而止.

"脫了褲子放屁——多此一舉!"胖子提示道,回首認真地沖朗德點了點頭.

盡管氣氛緊張,不少看著屏幕的薩勒加將領們還是忍不住笑出聲來.

這位田將軍,實在是一個妙人!很難相信,這個時候的他,正處于整整七道防爆自動門***的囚籠,並被兩支自動步槍指著腦袋.

屏幕上,朗德顯然沒想到眼前的這位馮少校會接上這句話,一時間愣在那里,臉上的表情精彩到了極點.

他深深地看了胖子一眼.

胖子似乎知道自己有些多嘴,尷尬地沖他笑了笑,隨即眼觀鼻鼻觀心.心里卻烏七八糟一陣亂罵道:"媽丵勒個逼.看什麼看,老子長得比你帥嫉妒是吧?香姐罵不出口,老子可沒那麼多忌諱!"

朗德的目光離開胖子,看向方香,微微一笑道:"提出這個交易條件的時候,我其實沒報什麼希望.不過是漫天要價就地還錢罷了.

我想要的,其實是你接下來提出的方案.以我對你的了解,你不會在東南局勢緊張的情況下,放棄這大好的機會.但是,你的個性又不允許你答應這樣的條件,因此,你最大的可能,就是向我提出一個新的報價."

"如果真是這樣,可以談得攏,或許我就跟你們合作了,"朗德抬頭跟一旁的拉姆齊對視一眼,會意一笑,悠悠地道:"可惜,你答應了我的條件,還自動送上門來,既然如此,我還怎麼好意思客氣."

"就算你不信任我,覺得囚禁我對你來說更安全.可是,你覺得你已經做好了和匪軍,和黑斯廷斯元帥為敵的准備了?"方香淡淡地問道,扭頭看了看胖子.胖子坐直了身子,盯著朗德,一臉嚴肅.

"田上將的名頭,現在的確很響亮,"朗德掃了胖子一眼,輕蔑地道:"不過在我看來,他就是一個垃圾!"

垃圾?胖子花了好大的勁才忍住跳起來掐死朗德的***.

"朗德上將,我可以把你這句話理解為對田將軍的侮辱以及對匪軍的開戰宣言嗎?"胖子漲紅了臉,一副義憤填膺的模樣."馮少校生氣了?"朗德冷冷地看了胖子一眼:"首先,這不是侮辱,而是事實.雖然匪軍打了幾場讓人驚訝的勝仗,可是,想要玩轉這場戰爭,匪軍的力量遠遠不夠.無論在西約還是在斐盟眼里,匪軍不過是一個馬前卒罷了.你們的田將軍,如果以為憑借匪軍這麼點實力就能耀武揚威,那就太不知趣了.別說一支匪軍,就算是勒雷聯邦在戰前的所有兵力加起來,也只有薩勒加兵力的百分之六十,更何況現在的勒雷聯邦,早已經打到山窮水盡的地步了."

他翹起二郎腿,手指在膝蓋上輕輕地敲打著,神情傲慢:"我說他垃圾,是對垃圾的侮辱,而不是對他的侮辱.想要跟薩勒加宣戰,他最好先解決掉已經兵臨城下的索伯爾大軍.在此之前,他沒資格管什麼閑事!"

"唇亡齒寒,朗德上將似乎忘了,薩勒加也是東南星域的一部分.您以抗擊西約為名義政變,東南戰役失利的話對你恐怕也沒什麼好處吧?"胖子道.

"當然沒好處,所以,我已經下令部隊做好一級戰斗准備了,"朗德微微抬了抬眼皮:"不過,合作是合作,前提卻是盟軍必須聽從我的指揮.否則,薩勒加艦隊,絕對不會出國境一步.當然,屬于我們的長弓星系,我們是會拿回來的.如果到時候有什麼誤會,那就對不起了."

他說著,站起身來:"馮少校可以回去告訴田上將.我很不理解匪軍和李佛上將作對的做法.現在的斐盟,已經不是黑斯廷斯的天下了,薩勒加回歸斐盟,將在李佛上將的領導下作戰."

他微笑著,臉上的表情在所有人眼里看起來,都是那麼的陰冷可惡:"現在,該知道我為什麼這麼有底氣了吧?"

說著,朗德一擺手,對身旁的士兵道:"送客!"

在持槍士兵冷漠的注視下,胖子慌慌張張地站起身來,看看方香,又看看朗德:"那........方香將軍........"

"這就不關你的事情了!"朗德走到方香的身旁,臉上的淫邪之意掩都掩飾不住:"她是我的人,我們干什麼,難道馮少校有興趣在旁邊觀賞一下?"

聽到朗德肆無忌憚的猖狂聲音,薩勒加將領們一片嘩然.

說實話,他們知道現在胖子和方香身處險境,朗德已經掌控了一切,有資格提出任何條件.

可是,他們還是沒想到,已經站到了權力巔峰的他,竟然如此下作!

或許,對他這樣的人來說,極端的權力,就是一種催化劑,讓他原本壓抑在心底的所有邪惡想法,在沒有制約的土壤上生根發芽,開花結果.當他品嘗了一次這種為所欲為的滋味後,他將毫無顧忌釋放出人生所有的陰暗.

屏幕上,方香的臉色一片蒼白.而朗德的臉正緩緩從沙發靠背向方香耳鬢貼近,他閉著眼睛,一臉的陶醉中,帶著一種得逞的得意和猙獰.大家甚至能夠清晰地看見他喉嚨上的喉結,因為吞咽唾沫而上下移動.

所有的人,都死死地攥緊了拳頭,王楠煦上將和幾位青年軍官代表,更是咬緊了牙關目眦欲裂.

他們從來沒有如此痛恨一個人.

如果他們在現場的話,一定會痛揍朗德,把他打成誰都認不出來的肉泥!

以方香的角度拍攝的畫面中,胖子傻傻地站在原地,拉姆齊推了他一把,兩名士兵似乎因為不敢去關注朗德的丑態,而將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齊齊從兩側走上來,試圖將他押送出門.

被拉姆齊一推,胖子腳下一個踉蹌.

忽然,眼尖的人發現,他踉踉蹌蹌沖出兩步,原本按照慣性應該在第三甚至第四步才止住勢頭的腳步,因為右腳的猛然一拐,而陡然停住.

石火電光間,只見他伸手一帶,已經將拉姆齊拉到了自己身前,擋住了一名士兵的視線,右腳一記窩心腿,直接蹬進了另一名士兵的心口.只聽喀喇一聲骨折的聲響,士兵連吭都沒吭一聲就如同一個破麻袋般倒飛出去.

還沒等第一名士兵落地,胖子已經閃身,上步,如同一只獵豹般從拉姆齊身旁急躥而出,撞彎曲的左腿膝蓋,就像是一個攻城錘,以一條急速躍起的弧線,撞上了另外一名士兵的面部.

這一下,實在狠到了極點.

只見屏幕畫面上,這名士兵的臉,就像一個爛西瓜一般,驟然變形,鮮血飛濺.整個人在劇烈的撞擊力中如同一根被斧子砍斷,又被狠狠揮了一錘的木樁,雙腳離地,在空中旋轉一百八十度,頭下腳上地載到在地.

即便隔著厚厚的地毯,大家也能聽見士兵的後腦勺猛然撞擊在地板上的聲響.讓人寒毛倒豎,頭皮發麻.

這幾下兔起鶻落,快疾無匹.從一個手足無措的低級軍官,變成一只咆哮下山的猛虎,這個白生生的胖子,只用了不到兩秒鍾.

當拉姆齊回過神來,當朗德聞聲抬頭,胖子已經撿起了地上的能量步槍,一邊丟了一把給微笑著從容起身的方香,一邊舔著嘴唇,向他們露出一個猙獰的笑容.

"你........."

"操!"

朗德驚慌失措的聲音剛剛響起,胖子已經掄起一槍托砸在了他的臉上.

鋼鐵槍托和人臉鼻梁正面的碰撞,就像石頭砸在雞蛋上.一潑鮮血和幾顆牙齒騰上半空.朗德淒厲到極點的慘叫聲頃刻間響徹整間辦公室.

"狗丵雜種!"胖子完全沒有停手的意思,上前一步,抓住蜷縮在地上,捂著臉哀嚎打滾的朗德,一把擰起來,反手就是一記耳光.

這一耳光的力道,和憤怒的黑熊揮出的巴掌沒有什麼兩樣.朗德的臉如同充氣不足的皮球,頓時變了形.身體也隨著這一耳光,直接飛了出去,撞在沙發的椅背上,將整個沙發都撞倒在地.

在一干眼睛瞪得溜圓,心跳每分鍾超過一百八十下的薩勒加將領的注視下.

畫面中,胖子獰笑一聲,直著青筋畢露的脖子,縱聲怒喝.

"直屬衛隊!給老子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