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五章 變臉
沉默間,德西克艦隊已經抵達了跳躍點空域.

"首都衛戍第一集團艦隊!"薩勒加軍官們立刻看清了艦首的番號.

毫無疑問來的正是朗德.

作為第一集團艦隊第三艦隊的指揮官,他掌控第三艦隊的時間超過五年.

這支艦隊正是他發動政變並取得成功的最大保障.

看見第一集團艦隊傾巢而出,一些薩勒加將領的臉上都同時露出不屑的表情.

要知道在之前塞弗政權期間,首都第一集團艦隊可是不折不扣的塞弗親衛隊.幾次各地爆發的政治危機中都沖在最前面.短短半年時間,這支艦隊執行的"穩定秩序"任務比薩勒加其他艦隊加起來都多.

艦隊指揮官烏爾里克.拉姆齊上將今年已經五十三歲了.這是薩勒加軍方將領公認的一只老狐狸,不是什麼好鳥.他能一路青云直上,坐上集團艦隊司令的寶座,全靠拉姆齊家族的那幫政客抱緊了塞弗的大腿.

更讓人鄙夷的是,作為塞弗擁護者的他原本是朗德的上司,現在卻成了朗德的第一打手,這不能不說是一個絕妙的諷刺.在這個過程中,拉姆齊的身份轉換速度之快,態度之自然,實在讓人歎為觀止.

有個真實性無限大的傳言說,政變的當天夜里拉姆齊本來是打電話給朗德讓他立刻召集艦隊協助鎮丵壓政變的.可就在電話撥通的一瞬間,他的參謀向他報告了塞弗出逃,朗德領導的政變軍團已經控制了天網並贏得了軍部大佬和好幾個軍區的支持的消息.

只用了不到五秒鍾,拉姆齊就把到了嘴邊上的嚴厲斥責隨機被("隨機被"多余,手打按)丟到九霄云外,親切而恭敬地詢問朗德是否需要幫助,他願意成為朗德最堅定的支持者.

現在大家回想起來,朗德在政變成功之後的一系列動作很明顯有拉姆齊的影子在里面.而拉姆齊家族的幾位政壇老狐狸在塞弗倒台之後迅速出手,更是為朗德得到部分薩勒加政黨的支持提供了極大的幫助.

這個靠投機起家的薩勒加老牌政治家族,實在已經把見風使舵的招數玩到了爐火純青的境界.再鄙夷他們的人也必須承認,在這方面,他們的天賦和嗅覺是天生的,找遍整個薩勒加也無出其右.

黑壓壓的戰艦集群在漆黑的宇宙中漸漸變大.一艘艘戰艦明亮的舷窗也變得清晰起來,沒過兩分鍾,數以百計的戰艦已經在打著燈光信號的先導艦的引領下,圍繞著懸浮在虛空中的匪軍巡洋艦整列隊形.

似乎有意無意之間,首都第一集團艦隊的戰艦,將匪軍的巡洋艦團團圍在了當中.連一條通道也沒有留下.同時,在外圍的還有四支C級艦隊和十艘偵查艦飛向附近的小行星帶和行星背面探查.

如果沒有之前胖子和方香的話,大家或許只會覺得第一集團艦隊的動作有點怪異.這麼一點大小的空域根本不用派出這麼多的偵查力量,艦隊指揮官在陣型布置和偵察派遣方面太過于小心翼翼了.

而現在,這些動作只能說明一個問題——朗德心里恐怕真的有鬼!

不過,相較于對朗德的猜測,薩勒加將領們其實更在乎另外一件事情.

從他們面前的鏡頭畫面來看,顯然有另外一艘飛船在遠處監視.他們的視角就是這艘飛船提供的.不過,第一集團艦隊接連兩艘偵查艦和一支C級艦隊從鏡頭前不遠處飛過,竟然都沒有任何察覺.

這就是匪軍的隱形技術嗎?將軍們交換著震撼的眼神.大家都在期待著.不知道匪軍這支以一場場奇跡般的勝利橫空出世光芒奪目的軍隊,在這片距離長弓星域不遠的空域中還有什麼樣的埋伏.

既然有將鏡頭對准首都第一集團艦隊的飛船在,那麼,就可能有將艦首主炮對准第一集團艦隊旗艦【夢想】號太空母艦的無數匪軍戰艦.它們應該像幽靈一樣躲在漆黑的夜空中.隨時准備發動致命一擊.

誰也不會幼稚到相信匪軍憑一艘巡洋艦就來到了這里.

巨大的薩勒加【史詩】太空母艦【夢想號】緩緩靠近匪軍巡洋艦.艦橋燈光通明,渾身閃爍著警示燈的它,在數十家太空戰機的護衛下飛來,如同一座巨大的鋼鐵山峰從天外降臨.和夢想號太空母艦龐大的身軀比起來,匪軍的巡洋艦,就像是雄鷹身旁的一只小麻雀.

雖然大家都肯定匪軍一定有完全的布置,不過在看見這一幕的時候,包括王楠煦在內的每一名薩勒加將領都忍不住一陣心悸.

一艘小小的巡洋艦,在數百艘戰艦的陣列中央根本毫無還手之力.再精密的布置,也需要一定的布置,出發匪軍擁有瞬間拿下第一集團艦隊的本事,否則只要一點差錯,頃刻之間就是灰飛煙滅的下場!

瞬間干掉一支集團艦隊,這可能嗎?

將領們沉默地注視夢想號緩緩靠近匪軍巡洋艦.當她們看見分鏡頭上胖子和方香在幾名匪軍軍官和士兵的護衛下乘小型穿梭機離開巡洋艦飛入太空母艦腹部的通道口時,每一個人的心里都捏滿了冷汗.(話說,該是手里捏滿了冷汗吧,手打按)

夢想號的通道很長,也很寬闊.

穿梭機進入通道後就接上了引導器,順著引導器的滑行向母艦深處飛去.透過舷窗可以看見通道兩側冰冷的金屬牆壁,每隔十米就安置一顆的指示燈,長長的牽引軌道和戰機彈射時兩側機翼鑲嵌的滑槽.

穿過通道,一個巨大的大廳出現在以前.(眼前,手打按)

港口的穿梭機泊位邊,七八名身著薩勒加將軍制服的軍官正在十幾名參謀和數十名士兵的簇擁下等候在哪里.雖然已經好幾年沒有見面,但是方香還是一眼就把站在最前面的朗德給認了出來.

和當年相比,現在的朗德沒有什麼明顯的改變.唯一不同的或許就是他的眼神變得比以往顯得更加深沉而不可琢磨.再沒有多年前第一次認識的時候那種好色的輕佻和高官厚祿滋養出的傲慢.

時間和戰爭,總是會改變許多人.

走到穿梭機門口的時候,方香回頭看了一眼胖子.

在用易容液捏小了鼻子,捏薄了嘴唇,將臉頰上的肥肉推到顴骨部位,又將眼角斜斜地向太陽穴位置拉了拉之後,現在的胖子看起來已經完全變了一個人.

這個家伙夾著一份電子文件夾,穿著一身少校制服,以隨行參謀的身份站在自己身後.那刻意弄得很銳利的一雙鷹眼里,一對不安分的眼珠子上下左右地來回轉.見自己看他,他微微半張著嘴,困惑地看著自己,那摸樣十分可笑.

方香忍不住撲哧一聲,在胖子一頭霧水的注視下飛快地回過頭.

多年以前,自己曾經在【夢想號】太空母艦上學習了三個月.那時候,自己是怎麼也不會想到未來有一天,自己會再一個胖子的陪伴下,重新回到這艘薩勒加最強大的太空母艦來的.

如果沒有這場戰爭,這個胖子或許只是勒雷聯邦街上一個白白胖胖一臉憨笑,一雙眼睛色迷迷賊兮兮的死胖子罷了!

憑他的那點小聰明或許在某個方面會有成績,可是,他的性格讓他永遠都不可能成為一名英雄.

他的生活將充滿了市井小民的洋洋得意和口沫橫飛.

他不會變成現在這個聚集了西約和斐盟兩大陣營幾乎所有人目光的家伙,自己也不會遇見他,今天更不可能只憑一艘巡洋艦就到這里來,為了自己,為了東南戰局,在匪軍主力不在的情況下冒險.

方香輕輕地笑著,不知道為什麼,只要胖子戰在身旁,自己就覺得很安心.

哪怕前路再危險,也沒有絲毫的膽怯!

穿梭機艙門開始(開啟,手打按),方香走下舷梯.

胖子走在方香身後,身前的女人步履娉婷,下巴輕抬,脖子如同天鵝般修長優美.即便只看背影,也是千般妖嬈萬種風情.視線越過方香的頭頂,前方碼頭上等候的人群已經各個眼睛發直.

尤其是站在最前面的朗德,即便滿面堆笑,眼神中葉難掩貪婪**.

"方香,你終于回來了!"

朗德大步迎上來,張開手想給方香一個擁抱,卻不料方香搶先立正敬禮,笑臉盈盈地叫道:"朗德上將!"

朗德不露痕跡地改變姿勢還禮,熱情地為方香介紹身後的薩勒加軍官.在看見方香一邊和軍官們敬禮握手,一邊給了自己一個嗔怪的眼神時,笑著壓低了聲音道:"咱們見面還用這麼正式嗎?""將軍,你答應我出兵勒雷還沒動靜,又讓我先回來,我都依你了,你還想怎麼樣嘛?"方香咬了咬嘴唇,輕輕白了他一眼,低聲道.她的聲音本來就軟綿好聽,此刻一聲嬌嗔,頓時讓人骨頭都酥了.別說一直對方香垂涎三尺的朗德魂飛天外,就連身後的胖子都覺得有些受不了.

要知道,平日里方香因為年齡比胖子安蕾等人都大,又身居要職,一直是以冷靜從容的成熟丵女性指揮官外表示人.可她畢竟才剛滿三十歲,正是一個女人身體思想都日趨成熟,舉手投足風情萬種最有女人味的時候.

雖然平時和胖子在以前,她偶爾也會露出小女人的天性來,尤其是被胖子輕薄的時候,那霧氣氤氳的眼睛(表示胖子打錯字了,手打按),吐氣如蘭的香唇,臉上羞澀的暈紅和起伏的飽滿酥胸,更是讓人想入非非難以自持.可畢竟從來沒有在外面這樣過.

此刻她穿著一身剪裁合體的薩勒加軍服,身軀線條凹凸有致,一張俏臉美麗迷人顛倒眾生,就算是只抿著嘴不說話,眼波流動一顰一笑都能讓人心跳加速神魂顛倒,更何況這可以的撒嬌.

他媽的!胖子氣急敗壞地在心里罵了一句.

虧大了!這次根本就不應該叫香姐來,大不了自己易容成香姐的樣子,讓前面那眼睛發直的家伙占點便宜好了!撒嬌這種活兒,胖爺玩起來也挺嫻熟!媚眼一拋,迷朗德這樣的家伙迷上十個八個完全沒問題.

"好好,"朗德心癢難耐,舉手投降,笑著道,"你的話我怎麼敢不聽.走吧,去我的辦公室,關于出兵的事情,我正想跟你單獨交換一下意見."

單獨?胖子耳朵一動,立刻抓住了這個詞.心里一下子警惕起來.

眼前的朗德雖然表情自然溫和,可以精通心理學和騙子伎倆的胖子還是一眼就能看出他臉上的笑容和其眼神的反差.這正是典型的皮笑肉不笑.帶有這種笑容的人,通常心里都沒有起什麼好意.

"不行呢,"方香的通用語口音里很自然低帶著薩勒加特有的腔調,她瞟了身後的胖子一眼,向朗德介紹道:"東南局勢很緊張,盟軍處境艱難.這位馮少校時匪軍田行健將軍的特派代表,有機密要務和您商量."

朗德看了一臉茫然的胖子一眼,目光閃動,微微一笑道:"沒關系,既然是田將軍派來的人,那我就先跟他談談好了."

說著,朗德滿面堆笑地引著方香和胖子等人向辦公室走去.

從內部港口道艦橋,需要乘坐懸浮電梯並穿過長長的通道.一路上,見到方香的官兵都不約而同地立正敬禮.個個眼睛放光,興奮喜悅之情溢于言表.

有好幾個跟方香目光觸碰,被她微笑著點頭示意的士兵,都是一臉通紅手足無措,直到方香等人走出很遠海站在原地發呆.走著方香身旁的朗德更是神采飛揚.就連腰杆子也比以往直了許多.

看見屏幕上的這一幕,王楠煦和一干薩勒加將領們都是一陣唏噓.雖然第一集團艦隊被朗德所掌控,可是,艦隊的這些薩勒加官兵依然和其他的薩勒加軍人一樣,對方香有著近乎虔誠的崇拜和愛慕.

不知不覺之間,這個被軍人們掛在嘴邊反複提及的海軍之花,已經成為了這個國家的女神.擁有現在的地位,除了她天生的美麗外,還因為在她的身上,寄托著"中立"時期所有屈辱的薩勒加軍人的尊嚴和榮耀.

而朗德,正是利用方香在青年軍官們心目中的形象,為自己臉上貼金.

受邀與會的青年軍官代表們都是臉色鐵青.如果不是方香及時趕回來,如果不是她揭穿了朗德的謊言,那麼,或許這個未來回來薩勒加軍人榮耀的青年軍官團體就將成為朗德當上薩勒加獨裁者的幫凶.

一旦被他鞏固了權利地位,就不是現在這樣能輕易解決的了.

到那時候,想要撥亂反正,或許就要付出薩勒加爆發內戰,成千上萬民眾死于戰火的代價!

可是,朗德真的就是方香和胖子所說的那種人嗎?

安裝在胖子身上的微型攝影鏡頭,隨著行走而輕微地搖晃著.片刻之後,一行人已經穿過三道厚重的防爆門,到了艦橋三樓的中央辦公區門口.

作為太空母艦,也是首都第一集團艦隊旗艦的核心辦公區,夢想號在設計時就對這部分的防禦力做了加強.通往核心辦公區,不但需要經過四道專門防禦機甲破壞,就連驅逐艦的主炮轟上去也很難破開的自動門,還在辦公區設置了內部能量護罩,機甲守衛連和專用的逃生艙.

通往指揮官辦公室的通道,更是增加了三道同樣的防爆門,用固若金湯來形容,一點都不誇張.

看到眼前的這一切,薩勒加將領們都深為憂懼.

太空母艦辦公區的這種防禦體系,對于指揮官來說,這是其生命和指揮體系的保障,可對于進入其中的其他人來說,這無異于一個根本無法逃離的囚籠.胖子和方香進了這里面,在他們出來之前,匪軍埋伏的艦隊恐怕生命事情都不敢做.而一旦朗德有什麼異常舉動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胖子和方香,究竟想怎麼干?匪軍的計劃又究竟是怎麼樣的?

為了給那些青年軍官一個證明,為了不讓薩勒加處于混亂和內戰之中,他們如此行險值得嗎?

"你陪戰士們在到生活區休息,到這里,大家就和到家一樣,別拘束."鏡頭上,朗德交代身旁的副官,又沖方香和胖子身後的幾名匪軍警衛士兵點了點頭,然後開啟了自動門,對胖子和方香道:"走吧,我們去里面說."

方香面帶微笑,胖子一臉無所謂,都自然地根在朗德身後.又經過了幾道自動門,三人來到朗德的辦公室.一進辦公室,朗德就哈哈大笑著走到酒櫃前,倒了一杯酒,沖胖子和方香一舉杯,自顧自的一飲而盡.

"說吧,你們的田將軍,有什麼話想對我說?"朗德臉上的笑容,在放下酒杯的同時消失得無影無蹤.

他冷冷地斜睨著胖子,辦公室厚重的自動門緊緊閉合著.從一旁的休息室里,緩緩走出了拉姆齊和兩名荷槍實彈的衛兵,一臉木然地看著胖子和方香.

黑洞洞指向胖子和方香的槍口,讓氣氛陡然緊張起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