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九章 三份文件
"李佛任盟軍總指揮?"

軍事基地的機場指揮大樓露台上.

胖子側著腦袋驚訝地睜大了一雙小眼睛.紅燦燦的夕陽從加里帕蘭遠方的地平線照過來,讓這家伙左臉的一只招風耳紅彤彤地透著光.那圓嘟嘟的兩頰垮下來,表情驚愕木然,看起來就像一只莫名其妙被人搶走了包子的熊貓.

"是的斐盟議會已經宣布了.就在今天."站在胖子身旁的瑪格麗特點頭道.

夕陽光芒中的瑪格麗特穿著一身藍色的匪軍制服,收得很細的腰身愈發顯出**挺翹迷人.渾圓的美臀包裹在緊緊的套裙中,一雙筆直修長的**沒有絲毫瑕疵,秀美的腳上穿著一雙黑色高跟鞋,更顯嫋娜娉婷.

在她的身邊,安蕾懷抱著一份文件夾,亭亭玉立,如水般的眼睛靜靜地看著胖子.波浪般的黑色長發用白色手絹隨意一紮,那骨子里透出的溫婉沁人心脾.

一陣巨大的轟鳴傳來.一艘大型運輸艦隨著地勤人員的旗幟緩緩升空.巨大的艦體如同一座在地震中被拱起的大山,一點點越過露台欄杆,遮擋住遠方的夕陽,將整個大樓籠罩在一片陰影之中.

從空中看去,大樓旁,數以萬計的運輸機甲和重型卡車,正沿著機場公路源源而來.無數手提行李扶老攜幼的平民,在勒雷士兵的指揮下,井然有序地排著長隊向一望無垠的機場深處的起降坪走去.

以梅花狀分布的數十個大大小小的圓形起降坪上已經停滿了各種各樣大敞著艙門的飛船,不斷地吞噬著滾滾而來的人流和車流.一艘飛船緩緩升空,另一艘懸浮在半空中等候的飛船便隨即降落下來.整個機場都籠罩在飛船的轟鳴聲,地勤人員的哨聲,人群的喧嘩聲和孩子們的吵鬧聲中.一派繁忙景象.

這是一次史無前例的大移民.

一周之前,總統弗拉維奧發布電視講話,宣布移民的消息.

由于早已經知道西約大軍正在向勒雷撲來,也知道拉塞爾率領的盟軍艦隊正在德西克以絕對劣勢的兵力抵擋西約的進攻.因此弗拉維奧的決定並沒有在民眾中掀起什麼驚天巨*.

對于已經經曆了四年戰爭的勒雷人來說,沒有什麼是不能接受的.

四年前,他們中的許多人從加里略星系來到了米洛克或者勒雷的其他星球.一年多以前他們又參加了百慕大大撤退.而在不久之前的牛頓跳躍點戰役中,他們同樣駕駛著飛船向加里略飛去.

在這個戰爭的年代,能夠活著就已經是一種幸福了.和在戰火中哭泣比起來,遷徙算什麼.不過就是收拾些東西,苦一點累一點罷了.

每一個勒雷人都知道,政府和軍方已經竭盡了全力.能夠在凋零到這種程度的情況下還組織如此龐大的移民,任何人都只能心存感激.

沒有一個勒雷人想給政府再增添什麼麻煩.更沒有一個人敢于在滿懷感激的民眾面前出什麼亂子.公告發布之後,人們迅即按照事先公布的編號,在政府和軍隊的組織下井然有序的離開家,踏上旅程.

這個時代的機甲,無處不在的天網系統和從瑪爾斯調集來的飛船,保證了這一計劃的順利實施.短短四天時間,就已經有超過兩億民眾登上了飛船.

四年多的戰火,讓這個原本有十七億人口的國家此刻只剩下不到九億人.其他的人要麼就已經在戰火中喪生,要麼就已經乘坐逃難飛船遠赴他鄉.按照這個速度,要不了二十天,勒雷聯邦就將成為一個空寂的星域.

對此,每一個天性樂觀的勒雷人,都打心底里有一種惡作劇般的興奮.他們甚至在離開時,不約而同地在自家的窗口架上了只需要一小塊能量就能維持十年運轉的攝像機,就為有一天自己重回這片土地上的時候,能夠和家人一起歡樂地看那些西約人看見這些空蕩蕩城市時的表情.

他們毫不懷疑有這一天的到來,並對此充滿了期待

運輸艦已經升上了云霄,夕陽的光芒再度灑滿寂靜的露台.胖子表情奇怪地瞪著瑪格麗特,似乎到現在還沒回過神來.

說實話,他在聽到這個消息的第一時間就知道這件事絕對沒有表面上看起來那麼簡單.李佛能夠頂替麥金利成為盟軍總指揮,一定和黑斯廷斯的計劃脫不開干系.可是,正因為如此,他才感到吃驚.

黑斯廷斯的這種做法,絕對是一次弄險

當初算計李佛,是自己和黑斯廷斯共同的手筆.因此,對于李佛在這場戰爭中的作用地位,自己遠比除黑斯廷斯之外的任何一個人都明白.

只有自己和黑斯廷斯才知道李佛的身上有多少秘密——無論是二十年前的慘案,光明會會長還是小女孩和出現在海德菲爾德的那些紅色機甲,都和這個人連著一條條線,緊緊地包裹著一個大疑團.

這個疑團已經隨著匪軍研究部對改造者薩蒙的研究而越變越大.

在自己那近乎于科幻小說故事情節般的猜測中,它不但關系到過去,關系到這場戰爭,甚至關系到整個人類的未來

想要解開這個謎團,李佛就不能死.

而另一個方面,則是當時的局勢其實已經不允許拿李佛開刀了.

黑斯廷斯的身體在持續衰弱,勒雷聯邦更是危在旦夕.在西約的步步緊逼下,無論是黑斯廷斯還是自己,都沒有時間來完成對斐盟的改造.

自己跟隨黑斯廷斯回斐揚,是因為不能給李佛和他的團體掌控斐揚的機會.可是無論是聯合各大家族還是拿下了總統寶座,解決的都是斐揚的政治問題,而無法解決那個已經長成龐然大物的激進團體.

那是一群由無數憤怒而沖動的斐揚青年官兵組成的團體.他們在斐揚的和平年代,就已經成長壯大.極端的民族主義,擴張傾向,以及由對斐盟陳腐的制度的痛恨帶來的軍國主義,和讓許多青年官兵加入其中.

正是利用這些人,李佛才能擁有圍繞在他身邊的集團,才能成為民眾心目中的英雄.

可是,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就連李佛並不能完全控制這個團體.就像一個馴養獅子的人,無論他想讓獅子做什麼,都不能違背和獅子相處的規則,更不能違背獅子的本性.否則,後果就是被獅子所吞噬

李佛必須小心翼翼地利用這個團體,去達成他的目標.他永遠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去做和民意想違背的事情,更不敢帶領這些仇視西約的軍人造反.

他必須順著他鋪墊的英雄形象,一直走向斐盟的最高處,直到擊敗西約,掌握整個人類世界

而一旦殺了這個二十年前將人工智能送到比納爾特並一直暗中得到支持的"英雄",那麼,不但會白白浪費一把宰割西約的好刀,還會讓民眾憤怒,讓整個激進的青年軍人團體失控

到那時候,整個斐盟都會陷入動蕩和混亂之中.

因此,在從弗里德里希的口中得到二十年前的秘密的那一夜起,自己就和黑斯廷斯定下了利用李佛的計劃.

可是,沒想到的是,黑斯廷斯為了抵禦索伯爾的分兵戰略,為了抽調兵力南下,竟然不惜將李佛送上聯軍總指揮的寶座.萬一東南戰局有個什麼閃失............

胖子搖了搖頭,不敢再想象下去.

或許,到那個時候,面對統帥西約大軍的索伯爾和掌控了斐盟的李佛,自己唯一的選擇就是帶領匪軍和勒雷國民離開這個已經沒有希望的世界,在荒蕪而陌生的新世界開始新的生活.

可是,那個光明會會長,那個小女孩,真的會這麼簡單地讓勒雷如此逍遙嗎?

如果自己的猜測是真的,說不定某一天,一支從人類世界誕生,卻並非人類的艦隊就將出現在新的家園.

到那時候,勒雷將被迫為人類最後的文明而戰

夕陽已經在遠方的地平線上變成了一條紅色的弧形光暈.天色黯淡下來,機場的路燈,飛船的照明燈,運輸機甲和卡車的大燈,都陸續亮起.從露台看過去,無數的燈火在游動,璀璨迷人.

胖子正怔怔地想得入神,一旁的安蕾將懷里抱著的文件夾遞給了他,說道:"阿健,黑斯廷斯元帥發來了這份文件,最高權限加密,只有你能看."

胖子打開文件夾.

文件夾中,一共有三份電子文件.

看過第一份文件之後,胖子的眼睛微微眯了起來.事情果然和他猜測的一樣,雖然表面上萊恩,斐揚和查克納都已經倒向了李佛,可事實上斐盟還掌握在黑斯廷斯的手中.至少現在如此.

而第二份文件,卻和戰爭無關.只是一份病情報告.報告的開頭,寫著黑斯廷斯的名字.

胖子看完報告,一顆心慢慢地沉了下去.他努力地控制自己不去看瑪格麗特,打開了第三份文件.

第三份文件上,只有短短的一排字.

"胖子,我們沒有退路"

[